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上

《卷上》[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占城國第一》

1
其國在廣州之南可二千里。南際真臘,西接交趾,東北臨大海。福州長樂五虎門張十二帆大舶,西南善風十晝夜程。由福州而往,鍼位:取官塘之山。又五更取東沙之山,過東甲之嶼。又五更平南澳。又四十更平獨豬之山。又十更見通草之嶼,取外羅之山。又七更收羊嶼。海行之法,六十里為一更,以托避礁淺,以鍼位取海道。
2
國東北百里巨口曰新洲港。港之滸標以石塔。其寨曰設比奈,二夷長主之。戶五六十餘。港西南陸行百里為王之都城,其名曰佔城,壘石為之。四方有門,門有防衛。
3
其王修浮圖教。王之冠三山金鈒花冠,服五色花布長衣,下圍色絲帨。其出入乘象或小車,服以二牛。其臣茭蔁之冠,制如王。飾以金綵,辨品級。服冒膝上,色布帨下,跣足。其服色元黃紫無禁,白辟用。其遇天詔至也,王則花冠錦衣,束八寶方帶,腕金鐲,服玳瑁履,乘象出郊。介而從者五百人,或舞皮牌,或擊鼓,或吹椰筒,或執兵,皆夾王而趨。至,則王膝行以迎。其王之宮峻而廣,蓋以修瓦,繚以垣,以堊塈之。宮之門以堅木雕百獸以飾。其臣之居,高下有制。民檐過三尺用罰,蓋以茅。
4
其定歲以月生晦為一月,十二月為一歲,無閏。其俗午而興,子而寢。晝夜十更,記以鼓。以粉畫革為書記。性愛其首。羊皮搥薄,或樹皮薰黑,或摺削細竹為管,蘸白粉書字如蚯蚓委曲之狀。或誤觸其首,卽有陰殺之恨。
5
其婚禮先會于女家。旬之後,男之父母宗戚鼓樂以迎男婦,歸則飲酒以慶。其制刑五:一曰杖脊,杖以藤。二曰劓。三日貫削木,以堅木削銳,樹之舟,以貫罪人之後,末出于口,泛水而為警。四曰烙面,用之奸。五曰斷手,用之盜。
6
其國之怪異:一曰鱷魚,可以辨訟。二曰屍頭蠻,是食嬰孺。國有大潭,名曰鱷魚,凡訟不決,令兩造騎牛渡潭,曲者鱷魚食之,直者屢過不食。屍頭蠻一曰屍致魚,卽民家女子生而無瞳子者,夜寢,飛頭往食嬰兒糞尖,兒被妖氣,卽不育,頭仍飛回。若候飛去,移其軀別處,則回不得合而死。民生此女,不白之官,除殺者罪其家。
7
其常食曰檳榔,裹以蔞葉,包以蠡灰,食不絶口。飲曰甕酒。甕酒者,造以飯,和以藥,封之甕中,以生蛆為熟。凡飲,則截纖竹三尺,竅其中,插于甕。人則圍坐,視多寡而入水,輪次以咂飲。至味薄乃不入水。見月則飲酒而歌。其交易以淡金、以銀。其利魚鹽。其俗耕田,其穀宜三種,其畜宜六擾。國之馬如驢。三種:黍、稷、稻也。六擾:馬、牛、羊、豕、犬、鷄也。
8
其王元日沐浴,用人膽以和,部領獻以為禮,謂云「通身是膽」也。其家亦以酒飲。其王在位三十載,則齋戒於深山,一載而復位,國人稱為昔𠼝馬哈喇扎。入山,子弟攝國,日齋戒而誓天曰:「我為王不道,願虎狼食我,或病亡我。」期年不死,仍反位。昔𠼝馬哈喇扎乃至尊至聖之號。
9
其山有迦闌香,一曰奇南,其色紅紫。是產也,乃海外之特品,有視守,以禁私採,價以銀對。多降香、烏木,國以為薪。烏木黑潤,皆冠絶於他產。有竹焉,其狀如萪藤,色如鐵,寸有三節,高幾二丈,名曰觀音竹。有獸焉,其狀如牛,黑質無毫,麟紋而三跲,鼻戴一角,其長有一尺四五寸,曰犀牛。有象,有野水牛,必群而出。人之青衣者則觸而死。有鵝、鴨,其鷄足二寸,紅冠白耳,曲腰高尾,人置掌中亦啼。多梅、橘、甘蔗、椰子、芭蕉子,多茄、瓜、葫蘆。有果,然其狀如瓜,皮如荔支,黃肉如鷄卵,味如蜜,子如鵝腎,味如栗,其名曰波羅蜜。
10
其國之隸有賓童龍國,山地與占城相接。其國有雙溪之澗,水極澄澈。有目連遺址。其居喪之事有三:一曰縞服,二曰設佛事薦死,三曰擇地而葬。婚姻偶合。是多屍致魚之妖,民咸廟祀之以禳。其酋長出入從以百人,唱讚曰亞、曰僕。其衣服民俗與占城同。
11
有山焉,峻嶺而方,曰靈山。其俗耕田,田稻。山多黑紋藤杖,以斗錫條易之。紋疏者可一錫而三條。海舶常樵汲於此,或然水燈以求利涉。
12
其與占城鼎峙而望者有崑崙之山,盤礴千里。其北有弓鞋之嶼。山之下曰崑崙洋,其水不見山二十五托,溝內可五十托,過溝可三十五托。舶之往西洋者,善風七晝夜始盡此山。其民漁採而食,巢穴而處,其狀怪而黑。諺曰:「上怕七洲,下怕崑崙,針迷舵失,人船莫存。」
13
又有東西竺之山。東竺一案而兩嶼,西竺亦一案,而門內之水可三十托,外之水可三十五托。巃嵸對峙,人有蓬萊、方丈之稱焉。土不宜穀,資於淡洋。男女斷髮,繫占城之布。其物有木綿,椰簟臥之夏涼而冬煖。
14
淡洋者,四周皆山。有大溪焉,經帶二千餘里而注于海。其流清而甘,過舶汲焉。其田膏腴,田稻。民俗亦淳厚也。
15
其朝貢以三載。其傳位受皇帝之封。洪武二年,其主阿搭阿者首遣其臣虎都蠻來朝貢。詔遣中書省管勾甘桓等封為占城國王。四年,遣使奉金葉表來朝貢。十六年,復遣子來賀聖節,乃遣使賚與勘合文册。二十四年,復來朝貢。以其臣弒立,命絶之。永樂後,其國與諸國皆來朝貢,始定每三年一來。正統後,其國襲封,遣使行禮。其貢物:象牙、犀牛角、犀、孔雀、孔雀尾、橘皮抹身香、龍腦、薰衣香、金銀香、奇南香、土降香、檀香、柏木、燒辟香、花黎木、烏木、蘇木、花藤香、蕪蔓番紗、紅印花布、油紅綿布、白綿布、烏綿布、圓壁花布、花紅邊縵、雜色縵、番花手巾、番花手帕、兜羅綿被、洗白布泥。
16
論曰:周公云:「德不加焉,則君子不饗其質;政不施焉,則君子不臣其人。」信斯言也。乃觀占城,洪武中數與安南鬥爭;高皇帝降賜璽書諭令修睦,卒憬悟相調,保傳境土。及正統後,凡嗣王必請命而冊封焉,則德政之被於諸國者深矣,宜乎世世獻琛於天庭也。

真臘國第二》

1
其國在占城之南,東臨于海,乃海南都會之所。王居之城方七十餘里。有石河焉,廣二十丈。宮殿凡三十餘座,咸壯麗。其男女皆椎髻,服以衫。
2
其利魚、鹽、齒、羽。其穀宜五種。其俗富侈,飲饌之器皆以金銀為之。其土氣恒燠。歲時列玉猿、孔雀、白象、犀牛于前,名曰百塔之會。會之日則然香而禮佛。其刑有別、刖、刺配、斷支之等,有番人、唐人之等。番人殺唐人則誅,唐人殺番人罰金而已。
3
其土物多黃蠟、孔雀、翠羽,多速暫香、沉香。其沉香之品有三:緑洋為上,三濼次之,勃羅又次之。有木焉,其狀如松,老而脂溢,其名曰篤耨香,其氣清遠,土人以瓢取之。有木焉,其花如林檎,榆葉而李實,其名曰歌畢陀。其花如木瓜,杏葉而楮實,其名曰毗野。有木焉,其狀如菴羅,榆葉而長條,黃花而青子,其名曰蘇方,可用以染。有魚焉,其鼻如象,能吸水上噴,四足而無鱗,其名曰建同。其狀如䱉,口如鸚鵡,八足,其名曰浮胡。
4
其朝貢不常。洪武六年,其王忽兒那遣其臣奈亦吉郎等表獻方物。厥後朝貢不常。其貢物:象、象牙、蘇木、胡椒、黃蠟、犀角、烏木、黃花木、土降香、寶石、孔雀翎。
5
論曰:真臘肇自刹利氏,章矣。至宋慶元間,大舉於占城,墟其國,更王真臘氏。是時戰象幾二十萬,地方七千餘里,蓋南海盛強國也。洪武初乃自重譯而來賓,能不謂聖世盛靈之遠也哉!

爪哇國第三》

1
其國在占城南可一千里。由占城而往,針位:取靈山,靈山之水可六十托。又五十更曰蜈蜞之嶼。由嶼尾礁而西,五更平冒山。又十更望東蛇龍之山。貫圓嶼、雙嶼之中。經羅幃之山,山之水十有八托。又五更取竹嶼。又四更取雞籠之嶼。又十更至勾攔之山,可以治薪、水。又三十更平吉里門之山。又五更平胡椒之山。又三更平那參之山,由是而至杜板。又五更而至爪哇之新村。
2
其都曰滿者伯夷。滿者伯夷,地名。番舶來會,先至杜板,而新村,次蘇魯馬益,然後至王治所。按《元史·爪哇國傳》,八節澗上接杜馬班王府,其譯人訛為杜板耶。國無城郭。其王之宮室巍墻而重門。其制如樓,蓋以板,坐以簟席。牆高三丈餘,以磚為之,周二百餘步,以堅木板代瓦,宮室甚整潔。每三四人布板展細藤簞或花草席跏跌其上。其民之居蓋以茅。其藏百物咸以庫。庫以磚為之,其高三四尺,居止坐臥于其上。
3
其王被髮,或冠金葉花冠,躶而跣,下圍絲嵌帨,腰纏以錦綺,佩以刃,其名曰不剌頭。其出入乘象或牛車,其輔八人。其國人男子被髮佩刃。三歲以上無貴賤俱佩不剌頭,皆兔毫雪花最上鑌鐵為之,以金為柄,或以犀角象牙雕鏤人物之狀。女子椎髻,上衣,下圍帨。男女咸愛其首,触之則出刃以刺。國無鞭答,其刑惟戮。其戮也以藤反縛,擁行數步而刺焉。殺人者,避之三日則原;卽獲者死。
4
其番人居杜板者戶千餘。杜板之水曰聖水。杜板,番名賭班,《元史》曰杜馬班,夷長主之,其間多廣東、漳州流戶。海濱一池,國人傳云:元將史弼、高興征闍婆,經月不得登岸,絶水。高、史祝天,甘泉湧出,故名聖水。居新村者戶千餘,一曰革兒昔。杜板東行半日至革兒昔,原初亦古灘,以國人剏居,遂名新村。村主廣東人。番舶咸聚,貨寶俱備。村之人甚富,編茭蔁葉覆屋,鋪肆聯次為市。
5
居蘇魯馬益者戶千餘,一曰蘇兒把牙。新村南行一日,抵淺港,小舟行二十餘里始至。其地多猴,欲孕者禱之。港有洲焉,林木森鬱,中棲長尾猴萬餘,老黑雄猴為之長,一老番婦隨之。凡無子之婦,持酒肴花果飯餌禱於老猴。老猴喜則食,衆猴食其餘。隨有雌雄二猴前來交感。歸卽孕矣。不食不交則無孕。土傳唐之時有民丁五百餘口,皆無賴。有神僧至其家,噀化為猴,止留一嫗不化。舊宅尚存。按《宋史》,山多猴,不畏人,呼以霄霄之聲則出。或投以果實,則其大猴二先至,土人謂之猴王、猴夫人。食畢,群猴食其餘。無求孕事。居滿者伯夷者戶三百餘。蘇兒把牙小舟行七八十里,至一埠,番名漳沽,登岸西南行半日至國。
6
其國寢無榻,食無匕筯。其食也,嗽盥而團坐,盛以酥飯,撮而食;飲水以檳榔蠡葉灰,其饗賓也亦然。其國人惟三等:回回人、唐人、土人。回回人皆諸番商之流寓者。唐人皆廣、漳、泉人竄居者,服食俱美潔。土人形貌醜黑,猱頭跣足,崇信鬼教,飲食穢惡,蛇蟻蚯蚓火炙而食。食寢皆與犬同。其國有罔象之妖。
7
其上下移文稱一千三百七十六年。考之肇於西漢。共建歲首以十月。是月也,王乘塔車出,作竹鎗會。凡往會所,妃前王後,俱乘塔車。車高丈餘,四牖兩輪,服以馬。民各攜其妻伍列而執剡竹之槍,妻執三尺木梃。鼓嚴而鬥,緩而止。凡三交,妻各以木梃格之,曰「那剌那剌」則退。凡刺死敵人者勝。勝者以金錢一文與死者之家人而有其妻。
8
其婚禮會于女家,三日歸。歸則迎以樂,送以綵舟。男之父母迎歸,擊銅鼓、鑼,吹椰殼筒,環以火銃、短刀、團牌。婦被髮躶跣,圍絲嵌帨,項被金珠絡,腕有寶鐲,親朋鄰黨以檳榔葉絲紉草花插彩船送之為禮。至其家,開宴數日。其送死有三:一曰火化,二曰棄水,三曰犬食。其妻妾多殉死。父母將死,子先請所欲,以遺言終事。欲犬食者委屍于野,食盡則喜,不盡則悲號而棄于海。凡頭目妻妾之誓殉死者,架木塔積薪。焚棺之際,簪飾草花,披五色花帨,哭踴赴火同焚。
9
其民富。其交易用中國銅錢。其穀宜稻、菽,歲二穫。其富宜六擾。其書記以刀刻茭蔁葉,文字如鎖俚。凡為權衡,二分二厘為姑邦,姑邦四之而為錢,錢十六之為兩。兩二十之而為斤。凡為量,截竹為之,升之名為姑剌,其容一升八合。斗之名為捺黎,其容倍於升者八。其婦女以月盈之夕,歌於路,其音美軟。凡歌,番婦二三十人歡集,一婦為首,臂挽徐步,唱番歌一句,衆婦齊聲和之。過親故之門,皆贈錢物。其國人以圖畫相解說。紙圖人物、鳥、獸、蟲、魚之形如手卷,以三尺木為軸,坐地層圖朗說,番人環聽笑語。
10
其土氣恒燠。其土物多蘇木、金剛子、白檀香、肉豆蔻、鑌鐵、龜筒。多紅緑鸚鵡、珍珠鷄、倒掛鳥、孔雀、檳榔雀、珍珠雀、緑斑鳩。多白鹿、白猿,多蕉子、椰子、甘蔗、石榴、蓮房、茄瓜。有果焉,其狀如石榴,厚皮而肉白,其名曰莽吉柿。其狀如枇杷,內有白肉甚美,其名曰郎扱。有草焉,其葉如蒟醬,其莖如筋,三月而花,其子如椹而緊細,其名曰蓽撥,食之已痃癖,其根已核腫。有龜焉,其首觜如鸚鵡,大口盤背,甲有紅點斑文,其名曰瑇瑁,佩之可以辟蠱毒。
11
有山焉,峻而廣,內多熊豹,其名曰交欄之山,人以射獵為業。相傳高、史征爪哇時登此造船,留病卒百餘而蕃育者也。
12
其與爪哇相接者曰重迦羅,高山秀石,下有石洞,前後三門,是容萬人。煮海為鹽,釀秫為酒。是多羖羊、鸚鵡、木綿、椰子。
13
其山下水程有五:一曰孫陀羅,二曰琵琶施,三曰丹重,四曰圓嶠,五曰彭里。其人以寇鈔罵業,與吉陀、亞崎諸國相通,商舶少能至也。
14
其朝貢無常。洪武三年,其王昔里八連剌遣其臣八的占必等貢方物,并納元所授宣諭二道。十四年上金葉表來貢,及黑奴三百人。後絶其貢。永樂二年,其國東王遣使朝貢,且請印章。命鑄鍍金銀印,遣使賜之。正統八年,定每三年一貢。自後朝貢無常。其貢物:胡椒、蓽茇、蘇木、黃蠟、烏爹泥、金剛子、烏木、番紅土、薔薇露、奇南香、檀香、麻滕香、速香、降香、木香、乳香、龍腦、血竭、肉豆蔻、白豆蔻、藤竭、阿魏、蘆薈、没藥、大楓子、丁皮、番木鱉子、悶蟲藥、碗石、蓽澄茄、烏香、寶石、珍珠、錫、西洋鐵、鐵槍、摺鐵刀、苾布、油紅布、孔雀、火鷄、鸚鵡、玳瑁、孔雀尾、翠毛、鶴頂、犀角、象牙、龜筒、黃熟香、安息香。
15
論曰:淳化間,國使陀湛言,中國有真主,乃修朝貢禮云。故元世祖命史弼、高興發舟千艘,持一歲糧、虎符十、金符四十、銀符百、鈔錠四萬,費大且勞矣,而卒敗沒以歸。至高皇帝以來,不煩一旅,朝貢且百五十餘年,曾不厭怠。不遇真主,則彼高枕海外可矣,亦安肯低心遠汎以臣下于方內哉!

三佛齊國第四》

1
其國在占城南可一千里,東屬爪哇,西抵滿剌加,南倚大山,北臨大海,是為舊港。由爪哇新村而往,鍼位五更至杜板。又五更平那參之山。又四更平胡椒之山。又四更至吉里門之山。又三十五更至三麥之嶼。又五更至夾門大山。又五更至舊港。其淡港潮汐咸二。港之兩涯是多磚塔,自港而入為彭家門,由是至國。
2
其俗與爪哇大同。其土沃而民富,水多地少。民皆屋筏,維岸而居。水長而浮也,則遷于他。多習水戰。其博戲有三:一曰奕棊;二曰鬥鷄;三曰把龜。其交易用中國歷代錢及布帛。
3
穀宜稻,其畜宜六擾。其土物多黃速香。黃蠟、降香、沉香。有鳥焉,其狀如鳧,黑翼、鶴頸、鷺喙,腦骨厚寸餘,外紅內黃,其名曰鶴頂,可以為帶靶擠機。有鳥焉,其名曰火鷄,其狀如鶴,長喙,羊毫而圓身,紅冠而青翼,黑足利爪,喜食𤆮炭,擊之不死。有獸焉,其狀如巨豕,其高三尺,其毫前黑而後白,豕喙而三跲,其食草木,其名曰神鹿。
4
其朝貢無期。洪武四年,其國主哈刺扎八剌卜遣其臣王的力馬罕亦里麻思奉金字表文來朝貢。六年,復遣使賀正旦,并貢方物。八年,復遣使從招諭拂菻國朝使來貢。十年,遣使奉表請印綬。命齎駝紐鍍金銀印賜之。其貢物:黑熊、火鷄、孔雀、五色鸚鵡、諸香、兜羅綿被、苾布、白獺、龜筒、烏椒、肉豆蔻、番油子、米腦。
5
論曰:廣人陳祖義,國初竄舊港為酋長,以寇鈔為業,舶人苦之。鄭和至,有施進卿者白和,乃執祖義歸,之京師誅焉,而章紱進卿于其土云。然則和豈貿易珍寶之使哉!除異域之患,為天子光,和亦賢矣。又聞之和貌身長九尺,腰大十圍,洪音虎步。文皇帝初遣時谘諸相者袁生忠澈。袁生曰:「鄭三保姿貌材智,內侍中無與儔比。」故令統督以往,果所至畏服也。

滿剌加國第五》

1
其地在占城南可二千里,大海在其東南,老岸連山在其西北。由舊港而往,鍼位:十更過官嶼之左,又五更至長腰之嶼,見三佛之嶼、鱉魚之嶼。又五更至甘巴門之水。其溜迅急,右曰仁義之礁,左曰牛尾之礁,前曰鬼嶼。又五更平披宋之嶼。又五更取射箭之山。又五更至五嶼。循山而至其國。或曰入由龍牙山門,門之狀如龍角,是多寇鈔。以國有五嶼也,舊名五嶼。嘗羈事暹羅,而歲輸黃金焉。永樂初,詔賜頭目雙臺銀印冠帶袍服,名滿剌加國。暹羅遂不復擾云。
2
其土氣朝燠而暮寒。有溪焉,經帶王宮而入于海,王則作梁溪上。而齋戒,纏首以白布,服花青布,長衣而革履,出入肩輿。其民男纏首以方帕,女撮髻短衫,下圍色布帨。其俗淳朴。其語音、書記、婚喪與爪哇同。其居如樓,高可四尺許,片劈椰木,藤以緝焉。跏趺其上,竈榻弗殊。其刳舟以獨木。其交易以花錫,鑄如斗形,其重一斤而八兩。十斗小把,四之而為大把,以籐束之。
3
其利魚。其穀宜一種。其畜宜牛、馬、鷄、鴨。多甘蔗、蕉子、波羅蜜、野荔枝。多黃速香、烏木,多姜、葱、芥、蒜、諸瓜。有樹焉,其皮如葛根,搗之澄以為粉丸,如菉豆,日乾以鬻,其名曰沙菰米,可以作飯。有草焉,其狀如茅,其厚如笋皮,子如荔枝,其名曰茭蔁葉,子可釀酒,葉可織簟。有魚焉,足高四尺,龍首而鱗身脩牙,其名曰龍,是嚙人。有獸焉,其狀如虎而小,黑質花紋而善幻,其名曰星虎。有香焉,其脂如松香,可燃照為燈,鎔而拭舟,可以辟水,其名曰打麻兒。其明瑩如金珀,可為帽珠者,其名曰損都盧斯。
4
其與滿剌加接境有九洲之山,其中多沉香、黃熟香。永樂之歲,鄭和採香于此,獲六株焉。其徑八九尺,其長八九丈,是皆黑花細紋,人所未覩焉。
5
其屍頭蠻之妖與占城同。
6
其朝貢不絶。永樂三年,其頭目西利八兒速剌遣使奉金葉表來朝貢。詔封為滿剌加國王,給印及誥。其王慕義願同中國屬郡,歲効職貢。又請封其國西山。詔封為鎮國之山,御製碑文賜之。九年,嗣王拜里迷蘇剌率其妻子及陪臣五百四十餘人朝貢。命官往勞,上御奉天門宴之。十年,遣使來貢。十二年,國王母來。二十二年、宣德九年,國王復來。正統十年以後,屢遣使來貢。其貢物:番小廝、犀角、象牙、玳瑁、鶴頂、鸚鵡、黑熊、黑猿、白麂、鎖袱、金母鶴頂、金厢戒指、撒哈剌、白必布、撒都細布、西洋布、花縵、片腦、梔子花、薔薇露、沉香、乳香、黃速香、金銀香、降真香、紫檀香、丁香、烏木、蘇木、大楓子、番錫、番鹽。
7
論曰:傳云,海島邀絶,不可踐量。信然矣,況夷心淵險不測,握重貨以深往,自非多區略之臣,鮮不敗事也。予觀馬歡所記載滿剌加云,鄭和至此,乃為城栅鼓角,立府藏倉廩,停貯百物,然後分使通于列夷,歸䑸則仍會萃焉。智哉其區畧也。滿剌加昔無名號,素苦暹羅。永樂初始建碑封城,詔為王焉。其內慕柔服,至率妻子來朝,實若藩宗之親矣,則和之貯百物於此也,曷有他慮哉!智哉其區畧也!

浡泥國第六》

1
其國在占城西南可六千里。其所統十有四洲。其俗修浮圖教,像而禮之,善持齋戒。其王之宮室覆以貝多之葉,民居以草。其男女椎髻,以五綵帛繫腰,以花布為衫。
2
其俗好奢。其途遇中國人也,有醉者則翼之歸,寢其家。其土氣夏寒而冬燠。其利魚鹽。其穀宜稻秫。有秫酒,多降真香、黃蠟,有片腦、玳瑁。其鎮曰 「長寧鎮國之山」。永樂六年,國王麻那惹加那上言:「王爵境土,皆屬職方,國有後山,乞封表為一方之鎮。」王卒,其子遐旺復以為請。遂封今名,御製碑文刻石其上。
3
其朝貢不絶,洪武四年,國王馬謨沙遣其臣亦思麻逸進金表銀箋及方物。永樂三年,遣使封其國王麻那惹加那乃為王,給印符誥命。六年,王率其妃及家屬陪臣來朝,至福建。遣內臣往宴勞之,令所過諸郡設宴。至京,王奉金字表文及諸珍物,妃進中宮東宮箋及方物。上御奉天門宴王。是年,王卒于南京會同館,輟朝三日,祭賻甚厚。詔謚恭順,賜葬南京城南石子岡,以西南夷人隸籍中國者守之,樹碑立祠,命有司春秋致祭。復令其子遐旺襲封,遣內官及行人護送還國。十二年及洪熙元年,俱來朝貢。其貢物:珍珠,寶石、金戒指、金縧環、龍腦、牛腦、梅花腦、降香、沉速香、檀香、丁香、肉豆蔻、黃蠟、犀角、玳瑁、龜筒、螺殼、鶴頂、熊皮、孔雀、倒掛鳥、五色鸚鵡、黑小廝、金銀八寶器。
4
論曰:余嘗遊金陵,至石子岡,過勃泥恭順王墓,未嘗不嘆天子待島夷之至而慶恭順之遭也。高皇帝時命都事沈秩、御史張敬之往諭其國,至於撤王座令列拜于庭。且曰:「皇帝為天下主,卽吾之君父。」其致詞若此。而吾二臣者又却其金刀貝布之贈,則其慕中國而樂賓服者,非一日矣乎!

蘇祿國第七》

1
其國在東海之洋,其鎮曰石崎之山。其男女皆髡,纏首以皂縵,腰圍水印花布。其俗尚鄙惡,其田瘠,不宜于穀,以漁鹽為業。是食魚蝦螺蛤,有蔗酒。其利竹布、珠璣。珠徑寸者,價以千金。
2
其朝貢無常。永樂十五年,其國東王巴都葛叭答剌,西王巴都葛叭蘇里、峒王叭都葛巴剌卜各率妻子頭目來朝貢。十九年遣使來貢。其貢物:梅花腦子、竹布、綿布、玳瑁、降香、蘇木、胡椒、蓽茇、黃蠟、番錫。
3
論曰:余於《廣志》、《漠書》,觀二寸珠事。及讀《列仙傳》云,高后時下書募三寸珠,有朱仲者獻焉,賜五百金;魯元公主復私以七百金從仲求得四寸珠。以為誣矣。今《星槎篇》載蘇祿王所獻巨珠重幾八兩,迺始信之。宜乎金印之報錫也。雖然不寶遠物,則遠人格,天朝之致,此亦有由矣!

彭亨國第八》

1
其國在廣大海之南,石崖環之如城。其王好怪,雕香木以為神,以人為牲而禱。其土氣溫和。其王妃以金為圈,四五飾於頂髮。其民下以五色燒珠圈飾之。其男女椎髻,服以長衫,繫以單衣。
2
其利魚鹽。其土沃,其穀宜稻。有椰子酒,多花錫、降香、沉香。有樹焉,其狀如杉,其子如豆蔻,皮有甲錯,其脂名曰片腦,一曰龍腦,食之已痔。
3
其朝貢無常。洪武十一年,遣使奉金葉表,貢番奴及方物。永樂十二年,復遣其臣蘇麻固門的里等來朝貢。其貢物:金、水罐、檀香、乳香、速香、片腦、胡椒、象牙。
4
論曰:祖訓有之:諸夷限山隔海,得其地不足以供給,得其民不足以使令。真聖主之謨言也,迺復列不征諸夷國名示諸將來。而眇爾彭亨,亦得載著金匱,何其華榮也。其稱同居海中者,有浡泥國,有三佛齊國,有百花園。

琉球國第九》

1
其國在泉州之東,其地三分而多爭:一曰中山王,二曰南山王,三曰北山王。高皇帝嘗有北山王怕泥芝之諭戒。其略曰:「上帝好生,恐寰宇生民自相殘害,特生聰明者主之,以育黔黎。邇使者白海中歸云,琉球三王互爭,於農業少廢,人命頗傷,朕聞之不勝憐憫。今因使者往復琉球,特諭王體上帝好生,息征戰而育下民,可乎?」
2
其山多抱合而峙:一曰翠麓之山,二曰大崎之山,三曰斧頭之山,四曰重曼之山,皆峻極,不可以上。有黿鱉島、高華嶼、澎潮島。其土氣恒燠,耕田,田稻,膏腴宜穀。其利魚鹽。國無賦歛。其男女服大袖連袴之衫,造以花印之布。有甘蔗酒。
3
其土人善詩書,好中國圖書古器。洪武中,中山王遣子姪就業太學。其土物,多沙金、黃蠟。有石液焉,出于山谷,其色如鵝子,瑩淨而無夾,焚之有紫焰,其名曰琉黃,一曰崑崙黃,能化五金,傅之已疥。多善馬。高皇帝嘗遣使鬻馬於國王察度。諭略曰:「王居滄溟之中,崇山為國,環海為固。朕郎位十有六年,王歲遣貢,朕甚嘉焉。特命尚佩監奉御路謙報王誠禮;王復使來致謝。朕今更專內使監丞梁民同前奉御路謙賚符賜王鍍金銀印一顆,送使者歸。就于王處鬻馬,不限多少,從王發遣。故茲敕諭。」
4
其鼎峙大崎之山之東,曰三島之國,羈事疏球。其民壘石依崖而居,以蠶漁為業,多木綿。
5
琉球之貢以二載。洪武中,三王皆遺使奉表箋貢馬及方物。永樂以來,國王嗣立皆請命册封。後惟中山王來朝,每二年許貢一次,由福建以達於京師。其貢物:馬、硫黃、蘇木、胡椒、螺殼、海巴刀、生紅銅、錫、牛皮摺子扇、磨刀石、瑪瑙、烏木、降香、木香。
6
論曰:魏徵《隋書》言,琉球無馬。及洪武間,屢貢良馬。高皇帝遣使賜之符印,就令購馬,乃知前史多不足信也。蓋琉球漢魏以來,不通中華,至焬帝令朱寬入海求訪異俗,自是頻往掠取人物而還耳。未嘗安然揖讓於其地,又何以得其詳也。
URN: ctp:ws571392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