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王隱晉書卷六

《王隱晉書卷六》[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王祥
2 王祥字休徵。琅邪人也。書鈔。
3 祥始出仕。年過五十矣。三國志注十 八。
4 本州呂虔。檄為別駕。以股肱之忠。糾合義眾。州境 獲寧。時人歌之曰。海沂之康。實賴王祥。邦國不空。 別駕之功。類聚十九。 書鈔。
5 祥遷至司隸校尉。三國志注十八。
6 魏高貴鄉公之入學也。將崇先典。乃命王祥為三老。 侍中鄭小同原誤童。為五更。祥 南面幾杖。以師道自居。帝北面乞言。祥於是陳明王聖 帝之軌。君臣政化之要。俯以訓帝。於是百闢卿士。聞 其格言。莫不砥礪。初學記十八又二十 一。御覽五百三十五。
7 遷司空、太尉、司馬。文王初為晉王。司空荀顗要祥 盡敬。祥不從。三國志注十八。
8 泰始元年。晉武踐阼。拜祥為太保。封睢陵公。類 聚四十八。三國志注十八。
9 三年春。御史中丞侯史光上言曰。祥久以疾病。闕廢 朝會。應免官。制曰。耆艾元老。高行清粹。朕所毗倚 。以崇道弘化者也。前後遜讓。不從所執。此非有司所 得議也。類聚四十八。初學記十一。
10 泰始四年。年八十九。薨。祥弟覽、字玄通。光祿大 夫。三國志注十八。
11 鄭衝
12 鄭衝字文和。滎陽開封人。有核練之才。清虛寡欲。喜 論書史。世說注二。
13 魏文帝時補陳留太守。鄭衝以儒雅為德。邪職無幹局 之譽。簞食縕袍。不營資產。世說注二 引作草食。原作衣縕袍不以為憂。世以此重之。御 覽六百九十三。
14 高貴鄉公時。累遷司徒。世說注二。
15 常道鄉公即位。拜太保。同上。
16 武帝踐阼。進太傅。同上。
17 何曾
18 何曾字穎考。書鈔。
19 魏明帝時。何曾上言。郡守之權雖輕。猶御千里。比 之於古。列國之君也。類聚。上 當奉宣國恩。以致惠和。下當興利除害。得其人則可安 。非其人則為患。書鈔。
20 曾為司隸校尉。撫軍都尉尹模。因校事作威。奸利盈 積。曾奏劾之。罪甚狼籍。書鈔。
21 阮籍負才放誕。居喪無禮。何曾因言於帝晉 文帝。曰。公方以孝治天下。而聽阮籍以重哀飲酒 食肉於公座。宜擯四裔。無令污染華夏。帝曰。此子羸 病若此。君不能為吾忍耶。曾重引據。辭理甚切。帝雖 不從。時人敬憚之。書鈔。
22 毌邱儉誅。孫女芝為劉子元妻。亦坐死。何曾云。在 家之女。從父之刑。既醮之婦。從夫之戮。書 鈔。
23 何曾為司徒。與高柔鄭衝 二公。將見文帝。時為晉王。曾 在中央。獨先拜。御覽五百四十二。
24 武帝時。以太尉領司徒。曰舊宰相之職。自古及今。 總論人倫。訓治之本也。書鈔。
25 武帝時。以太傅領司徒、何曾屢上書遜位。詔以司徒 所掌煩務。不可以久勞耆艾。其進位太宰。朝會乘輿。 劍履上殿。如漢蕭何魏鐘繇故事。類聚 四十五。
26 何曾遒一作尊。豪累世。人有 小紙為書者。曾敕記室勿報也。蒸餅上不作十字不食。 日□萬錢。一作曾食日近萬錢。猶 曰無下箸處。御覽四百七十一。 初學 記二十六。 類聚七十二。
27 何劭曾子
28 何劭字敬祖。書鈔。
29 以本官侍中尚書。領太子太師 。初楊駿以世祖每注意於廣陵王遹。而賈後無子。遂立 遹為太子。欲令親萬機。而年尚小。故盛選六傅。以劭 為太師。通省尚書事。書鈔。
30 劭驕奢簡貴。有父風。衣裘服玩。新故巨積。食必盡 四方珍異。一日之供。以錢二萬為限。時論以為太常宜 作大官。御膳。無以加之。御覽 八百四十八。
31 嘗語鄉人王銓曰。僕雖名位過幸。少無可書之事。惟 與夏侯長容諫授博士。可傳史冊耳。案 銓隱父也。自書自事。此段當有。故依晉書錄之。
32 何劭為司徒。薨。養此字疑誤。子 岐為嗣。袁粲吊岐。岐辭以疾。粲獨哭而出曰。今年決 下婢子品。王銓謂之曰。知死吊死。何必見生。岐前多 罪。爾時不下。今何公新亡。便下岐品。人謂中正畏強 侮弱。粲乃止也。御覽五百六十一。
33 何遵曾子。
34 遵子何嵩。善史漢。為著作郎。初學記 十二。 御覽二百三十四。
35 石苞
36 石苞字仲容。御覽八百十三。
37 苞初為縣吏。買鐵鄴市。市長沛國趙元儒見苞異之。 嘆苞當至公輔。便與結交。苞由是知名。書 鈔□□。 御覽八百十三。
38 石苞泰始之初拜大司馬。類聚四十七 。
39 石崇
40 石苞少子崇。字季倫。御覽四百四十二 。
41 季倫少多意智。敏捷有計略。類聚二 十一。
42 苞臨終。預分諸子財物。獨不及崇。其母以為言。苞 曰。此兒雖小。大自能得財也。御覽四 百四十二。
43 崇年二十餘。為修武令。有能名。書 鈔。
44 石崇為陽城太守。討吳有功。封安陽鄉侯。在郡雖有 職務。好學不倦。以疾自解。書鈔。
45 元康初。楊駿輔政。封賞過度。石崇與散騎常侍蜀郡 何攀。共為駁議。以為陛下聖德光被。皇靈啟祚。正位 宣化。萬國歸心。今承洪基。此乃天授。至於班爵行賞 。過於太始。御覽百九十八。
46 崇為荊州刺史。劫奪殺人。以致巨富。世 說注八。
47 石崇、潘岳、與賈謐相友善。及謐廢。懼終見危。與 淮南王謀誅倫。事洩。收崇及親期以上皆斬之。崇家河 北。收者至。曰。吾不過流徙交廣耳。及車載東市。始 嘆曰。奴輩利吾家之財。收崇人曰。知財為害。何不早 散。崇不能答。世說注八。
48 石崇百道營生。積財如山。初學記十 八。
49 崇雖有人才。而性粗強。貪而好利。富擬王者。有司 簿閱崇田宅、財物。及水碓有三千餘區。倉頭八百人。 他珍寶奇異。不可勝數。御覽四百七十 一。
50 歐陽建
51 歐陽建字堅石。渤海人。石崇甥也。為馮翊太守。趙王 倫之為征西。撓亂關中。建每匡正不從。私欲迎楚王偉 立之。由是有隙。石崇勸淮南王使誅倫。未行事覺。倫 收崇、建、及母妻。無少長皆斬。文選 臨終詩六臣張詵注。
52 孫鑠
53 東宮坊有醉相殺者。中丞奏郎當作都。 官從事孫鑠。杖一百。鑠奏東宮是行馬內。而推行 馬外官為違法。令詔中丞令史各一百。類 聚六十二。
54 羊祜
55 羊祜字叔子。書鈔。
56 祜同產姊配景帝。為弘訓太后。文選 讓開府表注。
57 祜為黃門郎。陳留王立。以少帝不願為侍臣。徙為秘 書監。御覽二百三十三。
58 太祖引祜為從事中郎。遷領軍。事兼內外。文 選讓開府表注。
59 祜遷中領軍。悉統宿衛入直殿中。執兵之要事監兼內 外。書鈔。
60 武帝受禪。進中軍。加常侍。祜以大事既定。辭不複 入。同上。
61 太始五年。出為都督荊州諸軍事。文 選讓開府表注。
62 太始八年。詔。使持節、都督荊州諸軍、衛尉將軍、 羊祜。歷位文武。有佐命之勛。其以祜為車騎、開府如 三司之儀。書鈔。
63 上以羊祜為開府儀同。讓表曰。吾不能取異於屠釣。 拔奇於版築。豈不愧知人之難哉。此節 依文選王文憲集序注引補。今光祿李喜。秉節高亮 。在公正色。光祿魯芝。潔身寡欲。和而不同。光祿李 胤。清亮簡素。正身在朝。皆服事華發。以禮終始。雖 歷外內之寵。不異寒賤之家。而猶未蒙此選。臣更越之 。何以塞天下之望。御覽四百二十四。
64 祜為征南大將軍。開府闢召。儀同三司。乃進據險要 。開建五城。收膏腴之地。奪吳人之資。於是江浦馳義 也。書鈔。 案據險開城。系因步闡之 役。貶為平南將軍後事。當在太始九年。而為征南大將 軍。在咸寧二年。
65 祜招攜以禮。懷遠以德。吳人悅服。稱為羊公。類 聚五十。
66 陸抗與羊祜。推僑札之好。抗嘗遺祜酒。祜飲之不疑 。抗有疾。祜饋之藥。抗亦推心飲之。御 覽九百八十四。
67 羊祜表伐吳曰。勁弩長弓。不如中國。長矛楯戟。不 如中國。馬騎凌厲。又不如中國。吳唯便水戰。一入其 地。則長江非複吳有。御覽三百三十九 。
68 又封南城郡侯。祜曰。昔張良請受留侯。漢高不奪其 志。請受鉅平。御覽四百二十四。
69 薨。遺令不得以南城侯入柩。御覽四 百二十四。
70 詔祜曰。固讓歷年。志不可奪。身沒讓存。遺言益厲 。此夷叔所以稱賢。季札所以全節。重違其志。令聽複 本封。御覽四百二十四。
71 杜預
72 杜預字元凱。京兆人。漢御史大夫延年十一世孫。祖畿 、魏太保。父恕、幽州、荊州、刺史。預智謀淵博。明 於治亂。常稱立德者非所企及。立功立言所庶幾也。世 說注三。
73 預以婚親之恩。尚文帝妹。擢 拜尚書郎。書鈔。
74 累遷河南尹。世說注三。
75 杜預啟建河橋於富平津。眾論以為殷周所都。經聖賢 而不作者。必不可作故也。預曰。昔造舟為梁。則河橋 之謂也。遂作橋成。上從百官臨會。舉杯勸杜預曰。非 君。此橋不立。預答詔曰。非陛下之明。臣亦不獲奉成 聖制也。眾咸稱善。初學記七。 類聚 九。 御覽七十三。
76 杜預在內七年。損益萬機。不可勝數。朝野稱美。號 曰杜武庫。言無所不有也。御覽四百四 十五。
77 杜預為鎮南大將軍。都督荊州諸軍事。給追鋒車第二 。駙馬、御府人馬錢三千萬。鎮襄陽。書 鈔。 世說注三。
78 杜預伐吳。軍至都督孫歆帳下。生將歆詣預。王浚先 列得歆頭。而預生送歆。洛中大笑。御 覽三百九十一。
79 以平吳勛。封當陽侯。荊州刺史。食邑八千。三 國志注十六。 正義二。
80 杜預初伐吳。吳人知預病癭。每見大樹似癭者。輒以 刀斬破白。題曰杜預頸。御覽三百六十 九。
81 預又修邵信臣遺跡浸田。公私同利。人號杜父。舊水 道惟沿漢達江陵。千數百里。君乃開陽口。起夏口。水 道洪洞達巴陵。經千餘里。內瀉長江之險。外通零桂之 漕。南土美而謠之。曰。後世無叛由杜翁。孰識一 作多。智名與勇功。類聚。 御 覽四百六十五。 郭茂倩樂府詩集八十七。
82 預無技藝之能。身不跨馬。射不穿札。而每有一 作任。大事。輒在將帥之列。一 作限。謀而鮮過。惠訓不倦。世 說注三書鈔。
83 杜預大觀群典。謂公羊、穀梁、詭辨之言。又非先儒 說左氏。未究邱明之意。而橫以二傳亂之。乃錯綜微言 。著春秋左氏經傳集解。又參考眾家。謂一 作為。之釋例。又作盟會圖。春秋長歷。備成一家 之學。至老乃成。秘書監一作尚書郎。 摯虞甚重二字一作賞。之。 曰。左邱明本為春秋作傳。而傳遂自孤行。釋例本為傳 設。而多所發明。何但左傳。故亦孤行也。三 國志注十六。 御覽六百十。 正義二。
84 時王濟解相馬。又甚愛之。而和嶠頗聚斂。預常稱濟 有馬癖。嶠有錢癖。武帝聞之。謂預曰。卿有何癖。對 曰臣有左傳癖。御覽四百四十五。
85 卒。贈征南將軍儀同三司。世說注三 。
86 杜預薨。遺令曰。吾往為公使過密縣。邢山之上有塚 。問耕者。云是鄭大夫祭仲。或云子產之塚也。遂帥從 者登而觀焉。其造塚居山之領。四望周達連山。體南北 之正。而邪東北。向新鄭城。意不忘本也。藏無珍寶。 不取於重深。君子尚其儉。小人無利可動。歷千載無毀 。儉之制也。制或作致。吾去春 入朝。自營洛陽城東首陽之南。為將來兆域。而所得地 中。有小山。上無舊塚。其高顯雖未足比邢山。然東奉 二陵。西瞻宮闕。南觀伊洛。北望夷叔。曠然遠覽。情 之所安也。故遂表樹開道。為一定之制。取法於鄭大夫 。欲以儉自完耳。棺器小斂之事。皆當稱此。御 覽五百五十四。
87 杜錫預子
88 杜錫字世嘏。書鈔。
89 錫為太子中舍人。性亮直忠烈。屢諫愍懷太子。同 上。
90 太子後取針著錫常坐處氈中。錫上床。刺足血流。御 覽八百三十。
91 補吏部郎。不敢用鄉親一人。書鈔。
92 仍遷尚書左丞。三國志注十六。
93 陳騫
94 陳騫字休淵。為晉佐命功臣。至太傅。封高平郡公。三 國志注二十二稱晉書。不知何家。姑錄於此。 案新晉 書脫其字。
95 裴秀
96 裴秀字季彥。初學記十一。
97 叔父徽有聲名。賓客詣徽出。則過秀。秀才年十餘歲 。一作歲餘。時人謠曰。後進領 袖有裴秀。類聚。 御覽四百六十五。
98 初武帝未為世子。文帝問裴秀曰。人有相否。秀曰。 中撫軍垂發至地。伸手過膝。人望既茂。天表如此。非 人臣之相也。類聚十六。 御覽三百七 十三。
99 裴秀為司空。刪定官制。損益多當。皆其所裁。禮無 違者。書鈔。
100 秀為司空。作禹貢地域圖。事成奏上。藏於秘府。為 時名公。初學記十一。
101 裴楷
102 吏部郎缺。文帝問其人於鐘會。會曰。裴楷清通。王戎 簡要。皆其選也。御覽四百四十五。
103 裴楷風神高邁。容儀俊爽。博涉群書。特精理義。時 人謂之玉人。又稱見裴叔則如近玉山。映照於人也。同 上。
104 裴楷嘗目夏侯玄云。肅肅如入宗廟中。但見禮樂器。 鐘會、如觀武庫。森迫見矛戟在前。傅嘏、汪翔。靡所 不見。山濤、若登山臨下。幽然深遠。御 覽四百四十五。
105 裴憲
106 裴憲字景思。陳郡謝鯤。潁川陳敳。皆俊朗士也。見而 奇之。相謂曰。裴憲鯁亮弘達。通機識命。不知其何以 如父然。至於深弘保素。不以世物嬰心者。其殆過之。 御覽四百四十五。
107 裴邈
108 裴邈字景遠。東海王越以為參軍。委以機密。書 鈔。
109 衛瓘
110 衛瓘字伯玉。書鈔。
111 瓘行鎮西將軍。監司鄧艾、鐘會、諸軍事。綏納新舊 。包合同異。華陽即敘。書鈔。
112 衛瓘監軍。護軍鐘會與瓘至厚。坐則同床。行則同輿 。會書板上。欲殺胡烈等示瓘。瓘言不可。會自削棄。 反問瓘何許聞消息。相疑益露。瓘廁上見烈故給使。令 出語三軍。會逼瓘不能議定。經宿不眠。各橫刀膝上。 御覽三百四十五。
113 衛瓘拜尚書令。加侍中。性嚴整。以法御下。視尚書 若參佐。尚書郎若掾屬。書鈔。
114 瓘為太保。領太子少傅。加千兵百騎鼓吹之府。書 鈔。
115 衛瓘為太子少傅。詔賜園田水碓。不受。御 覽七百六十二。
116 衛瓘以九品權時之制。宜複鄉舉里選。上言曰。崇賢 舉善。而教用彰。文選為宋公求加贈劉 前軍表注。
117 衛恆瓘子。
118 恆為四體書勢云云。韋誕以能書留補侍中。魏氏寶器銘 題。皆誕書也。類聚四十八。
119 衛玠恆子。
120 衛玠妻父樂廣。有海內重名。議者以為婦公冰清。女婿 玉潤。御覽四百四十五。
121 張華
122 張華字茂先。範陽人也。世說注一。
123 阮籍見張華鷦鷯賦。以為王佐之才也。中書郎成公綏 亦推華文義勝己也。初學記二十一。  類聚五十六。
124 張華為黃門侍郎。博覽圖籍。四海之內。若指諸掌。 世祖問華長安千門萬戶。畫地成圖。初 學記十二。 類聚四十八。 御覽六百十二。
125 華為中書令。加散騎常侍。書鈔。
126 華為中書監。永平元年。詔曰。華。體量清粹。才識 經濟。前任中書。有思謀之勤。機密之要。宜得其才。 以華為中書監。加侍中。書鈔。
127 元康元年。永平元年三月誅楊駿後改 。詔曰。中書監張華。歷代腹心。朕所憑賴。酬其 勛績。使儀同三司。給親信滿百人。書 鈔。
128 惠帝元年詔曰。中書監、光祿大夫、張華。虛衝挹損 。難為高尚。其以華為光祿大夫、儀同三司。同 上。
129 華以建策。加華右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固辭 不受府。詔聽。乃更論平吳之功。封華郡公。後封壯武 郡公。也當作邑。三千戶。主者 擇近郡平上。詳依典制施行。華讓前後十餘。辭義懇誠 。詔不聽。遂受封。御覽二百。
130 累遷司空。世說注一。
131 華少子韙。曉仰占。雲中台拆內懼。勸華遂遜位。華 言。餘惟修德以應之耳。開元占經六十 七。
132 為趙王倫所害。世說注一。
133 張華察牛鬥間有紫氣。雲乃豐城之劍氣也。御 覽十五。
134 安平獻王孚
135 安平獻王孚字叔達。宣帝次弟也。文選 齊竟陵文宣王行狀注。
136 世祖受禪。封安平王。四字依文選行 狀注補。為太宰。類聚四十五。
137 四年。正會。上見大宰。身執子孫之禮。輿車上殿。 上於阼階下迎拜。書鈔引作帝迎拜安平 獻王於殿前。王既坐。上又親奉上壽。孚雖見尊寵 。而常有戚容。類聚四十五。
138 薨。謚曰獻。詔喪事一依漢東平獻王蒼故事。文 選齊竟陵文宣王行狀注。
139 獻王一門三世。同時十人封王。二人世子。王 九子。邕世子。早卒。望。義陽成王。輔。太原成王。 翼早卒。世子。晃。下邳獻王。瑰。太原烈王。圭。高 陽元王。衡。常山孝王。景。沛順王。 望子河間平王 洪。隨穆王整。竟陵王楙。楙初封東平。後改。
140 父位極人臣。子孫咸居大官。出則旌旗節鉞。入則貂 蟬袞冕。自公族之寵。未始有也。類聚 四十五。
141 下邳獻王晃
142 下邳獻王晃字子明。孝友恭順。甚得名稱。書 鈔。
143 下邳王晃。起家為長水校尉。給千人。營置長史司馬 。御覽二百四十二。 書鈔引此作王晃 。一作允傳。又作屯騎校尉。
144 東安王繇琅 邪王□子。
145 東安王繇。美須髯。性剛毅。有威望。博學多才。事親 孝。居喪盡禮。誅楊駿之際。繇屯雲龍門。兼統諸軍。 書鈔。
146 扶風武王駿
147 扶風武王駿。少好學。能著文論。書鈔 。
148 梁孝王肜
149 梁孝王肜。宣帝之子。御覽六百九十一 。
150 梁王肜為驃騎將軍。置左右長史、司馬。高選佐史一 作參佐。也。書鈔。
151 拜為大將軍。督梁、雍、諸軍。領西戎校尉。同 上。屯好畤。督建威將軍周處、振威將軍盧播、等 。伐氐賊齊萬年於六陌。肜與處有隙。促令進軍。而絕 其後。播又不救之。故處見害。朝廷尤之。尋徵拜大將 軍、尚書令、領軍將軍、錄尚書事。肜嘗大會、謂參軍 王銓曰。我從兄為尚書令。不能啖大臠。大臠故難。銓 曰。公在此獨嚼尚難矣。肜曰。長史、大臠為誰。曰盧 播是也。肜曰。是家吏隱之耳。銓曰。天下咸是家吏。 便恐王法不可複行。肜又曰。我在長安。作何等不善。 因指單衣。補幰以為清。銓答曰。朝野望公。舉薦賢才 。使不仁者遠。而位居公輔。以衣補幰。以此為清。無 足稱也。肜有慚色。銓王隱父也。自記 自事。當有此節。故依新晉書錄之。
152 肜將書鈔引作常。單衣補車幰 以為清。參軍王詮該作銓。曰。 晏嬰大官。稱清者。以為御食七百家也。公無此費。宜 美衣服。使內外相稱。御覽六百九十一 。 案此數句。唐修晉書時刪去。
153 齊獻王攸文 帝子。
154 齊王攸字大猷。少以英奇見稱。長好經書。雅性嚴恭。 書鈔。
155 始除步兵校尉時。年十八。初授戎任職。虔恭法憲。 綏御有方。同上。
156 詔議、藩王。令自選國內長史。攸奏、諸選宜由天台 。書三上不報。書鈔。
157 齊王攸國中。文武下至士卒。法令不食廩賜者。皆以 秩賦與疾病死亡者。時有水旱。出租稅加十二賦以賑國 人。須豐年乃收入本直。初學記十。好 闢名士。降身虛己。待物以信。書鈔。
158 太康三年。詔。攸當出統方岳。遂撫其國家。加都督 青州。增封濟南郡。備物典策。軒懸之樂。六佾之舞。 賜金鉞朝車乘輿之副。類聚四十五。
159 齊王攸好學不倦。借人書皆為治護。時以還之。御 覽六百十九。
160 齊王攸子蕤、耽酒色。侈其府第。書 鈔。
161 王沉
162 王沉字處道。書鈔。
163 王沉為秘書監。著魏書。多為時諱。而善序事。御 覽二百三十三。
164 沉為豫州刺史。乃下教曰。若能舉遺逸。黜奸佞。陳 長吏可否。皆給穀五百斛。別駕主簿奉行。九郡施行。 書鈔。
165 王浚沉子。
166 王浚都督幽州諸軍事。成都王使和演發兵殺浚。單于以 演謀告浚。州府逼近。銜枚密嚴。夜與單于園演。演持 白幡請降。御覽三百五十七。
167 棗嵩用事於王浚。時語曰。十囊五囊入棗郎。御 覽七百四。
168 王浚在幽州。謠曰。幽州城門使或作 似。藏戶。中有伏尸王彭祖。同 上五百四十九。
169 王浚在幽州。有狐踞浚府門。中翟雄當 作雉。入廳事。遂為石勒所殺。同 上八百八十五。
170 荀顗
171 荀顗字景倩。書鈔。
172 文帝時輔政。顗外甥陳泰薨。啟顗代泰。顗代陳泰為 僕射。領吏部。四辭而後受。上三句依 初學記十一引補。顗承泰後。加之淑慎。綜核名實 。風俗澄正。書鈔。
173 荀顗議。少傅當稱臣。准古不拜。書 鈔。
174 荀粲
175 荀粲與傅嘏善。夏侯玄亦親。常調嘏、玄、曰。子等在 世業間功名。玄必勝我。識減我耳。嘏難曰。能成功名 者識也。天下孰有本不足而末有餘者。粲曰。功名局之 所獎。然則志自一物耳。固非識之所獨濟。一 作齊下同。我以能役子等為貴。未能濟子所為也。 文選廬陵王墓下作注。
176 荀勖
177 荀勖字公曾。文選王文憲集序注。
178 勖拜中書監。加典著作。與賈充共定律令。班下施用 。各加祿賜。書鈔。 類聚五十四。
179 荀勖以魏杜夔所制律呂檢校。定太樂總章鼓吹。八音 與律呂乖錯。始知後漢至魏。度漸長於古尺四分餘。而 夔依為律呂。故致不韻。部佐著作劉恭。依周禮制尺。 所謂古尺也。依古尺作新律呂。以調聲韻。以律量黍。 以尺度古器。皆與本銘尺寸無差。又故塚得古玉律鐘。 聲亦與新律暗合。遂班下太常。使太樂總章鼓吹。清商 施用。勖遂典知樂事。御覽十六。
180 初。荀勖逢趙郡商賈於路。懸鐸於牛。識其音焉。及 後為樂。勖曰。得趙之牛鐸。則善諧矣。於是下郡悉送 。果有諧者。世伏其才明。領秘書監。與中書令張華。 依劉向別錄。整理錯亂。文選王文憲集 序注。又立書博士。始書師鐘胡原 誤 朗。法。太康二年。又得 汲塚中古文竹書。勖自撰次注寫。以為中經。別在秘書 。以較經傳闕文。多所証明。御覽七百 四十九。 文選王文憲集序注。
181 時議省州郡縣半吏。荀勖議曰。省吏不如省官。省官 不如省事。省事不如清心。又云。君子心兢而不力爭。 文選頭陀寺碑文注。
182 勖為光祿大夫。儀同三司。開闢。時諸州郡大水。兗 土尤甚。勖陳宜立都水使者。其後門下啟通事令史伊羨 、趙咸、為舍人。對掌文法。詔以問勖。勖曰。增置文 法之職。適恐便耗擾蠹當作台。閣 臣。竊謂不可。書鈔。
183 惠帝為太子時。上素知太子暗弱。後必亂國。然不能 擇才。乃遣荀勖、和嶠、往觀之。勖還。盛稱太子德更 進茂。不同西宮之時也。嶠答詔稱。臣以為太子如故。 不見更勝。此自陛下家事。非臣所盡知也。於是天下貴 嶠而賤勖也。御覽一百四十八。
184 上聞賈妃酷妒。戟擲諸孕子者。皆墮。已治金墉外城 。當廢之。趙粲救於內。荀勖請於外。故不廢焉。同 上三百五十二。
185 勖性佞媚。譽太子。出齊王。當時私議、損國害民。 孫資劉放之 匹也。後世若有良史。當著佞幸傳。世 說注二。
186 馮紞子馮熊字文羆。文選謝平原內史 表注。
187 賈充
188 賈充為太尉。錄尚書。五年。伐吳。為大都督。吳平。 上遣侍中程咸犒勞。增邑八十戶。類聚 四十八。
189 賈充妻郭。產子黎民。三歲。乳母抱向合。充入。黎 民喜踊。充就乳母手中嗚一作戲。之 。郭遙望見。疑充。即鞭乳母殺之。兒思乳母而死。郭 又生一男。四歲。乳母抱在中庭。充過拈兒頰。郭又疑 之。複鞭殺乳母。兒又死。充遂無嗣。類 聚三十五。 御覽五百二十一。
190 初充既與李絕婚。更取陽城太守郭配女。名槐。李禁 錮解。詔充置左右夫人。充母柳亦敕充迎李。槐怒。攘 臂責充曰。刊定律令。為佐命之功。我有其分。李那得 與我並。充乃架屋永喜里中。以安李。槐晚乃知。充出 。輒使人尋充。詔置左右夫人。充答詔以謙讓。不敢當 盛禮。世說注六。
191 賈謐
192 賈謐字長淵。文選陸機答賈長淵注。唐 諱淵故修書作深。
193 元康末。起為秘書監。兼掌國史事。書 鈔。
194 謐以賈後之妹子。數入宮。與愍懷處。文 選答賈長淵注。
195 楊駿
196 楊駿以後父超居重位。自鎮軍將軍封臨晉侯。識者議之 曰。夫建諸侯。所以藩屏王室也。後妃所以供粢盛弘內 教也。後父始封。而以臨晉為侯。兆於亂也。御 覽一百九十九。
197 武帝疾病。未有顧命。佐命功臣。皆已沒矣。朝廷惶 惑。計無所從。而駿盡斥群公。親侍左右。因輒改易公 卿。樹其心腹。會帝小間。見所用者非。乃正色謂駿曰 。何得便爾。乃詔中書。以汝南王亮與駿夾輔王室。駿 恐失權寵。從中書借詔觀之。得便藏匿。中書監華廙恐 懼。自往索之。終不肯與。信宿之間。上疾遂篤。御 覽五百九十三。
198 初孫登、楊駿逼迎之。與語不答。賜布袍。登借刀截 斷。棄門中。大呼云。刺斫刺斫卒病死。後人見在貴馬 阪。御覽五十三。
199 魏舒
200 魏舒字陽元。任城人。幼孤。為外家寧氏所養。寧氏起 宅。相者曰當出貴外甥。外祖母意以盛事新 書作魏氏。甥小而惠。謂應相也。舒曰。當為外氏 成此宅相。舒容貌樸實。少名。遲鈍。人莫之知。唯叔 父衡知其奇。每有賓客。己常勸使過舒。言吾兄子。非 常人也。此節原引無少名遲鈍四字。依 御覽四百四十二補。使守水碓。每言舒堪八百戶長 。我願畢矣。舒不以介意。身長八尺二寸。不修常人近 事。少工射。著韋衣入山澤。每獵大獲。世 說注四。
201 魏舒為尚書郎。時欲沙汰郎官。非其才者罷之。舒曰 。吾即其人也。襆被而出。同寮素無清論者。咸有愧色 。談者莫不稱其高也。書鈔。
202 為後將軍鐘毓長史。毓與參佐射戲。舒常為坐畫籌。 後值朋人少。以舒充數。於是發無不中。加博措閒雅。 殆盡其妙。毓嘆謝之曰。吾之不足盡卿。有如此射矣。 世說注四。
203 轉相國參軍。晉王特加器敬。每朝罷。坐而目送之曰 。魏舒。堂堂實曰人之領袖也。世說注 四。 文選齊故陸昭王碑文注。
204 魏舒為冀州刺史。代山濤為侍中。為尚書。三娶妻皆 亡。是歲自表求還本郡葬妻。上曰。舒當左右朝政。不 宜遠還鄉里。舒素清貧。不營財產。頓舉眾喪。必無以 自供。其賜葬地一頃。錢五十萬。御覽 四百二十五。又五百五十四。
205 山濤薨。以舒領司徒。有頃即真。舒居位。簡亮持重 。為任職臣。書鈔。
206 舒為司徒。祿賜散之九族。家無餘財。同 上。
207 陳留周震累為諸王所闢。既下車。公輒喪亡。僉號震 曰殺公掾。莫有闢者。司徒魏舒因固闢之。果無患。時 以達命歸之。同上。
208 魏舒兼總十六州中正。同上。
209 魏舒為司徒。年過致仕。有謙謙之意。而無居宅。乃 漸以俸秩餘為第一所。未曾語親疏。當遜位。九年正月 。朝會罷。逕還家。奉送章綬。內外莫有知舒此情者。 類聚四十七。
210 司徒魏舒遜位。司空衛瓘與書曰。每與足下共論此事 。日日未果。可謂瞻之在前。忽然在後。於時皆有欲遜 位者。或先顯此意不能行。或以歸家。申喻複還。唯舒 知命。內定於懷。未嘗形之於言。論者以為晉興以來。 能辭榮令終。未有如舒者焉。御覽四百 二十四。
211 劉寔
212 劉寔字子真。平原人。少貧苦。糠飯繩索。作牛衣賣。 手繩口誦。御覽八百二十八。
213 劉寔為伐蜀人作爭功文書。得千疋絹。御 覽八百十七。
214 實性冰清。每還州里。鄉人載酒肉以候之。寔難逆其 意。輒共啖而返其餘。類函摘書鈔。
215 愍懷初原誤孝懷帝。以劉寔為 師。進為侯。四字原誤作特進開府。加 太子太保。書鈔。
216 寔加侍中。特進。右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領冀 州都督。同上。
217 劉寔拜太尉。不治產業。居無第宅。祿賜皆給付親舊 。家無餘財。書鈔。
218 王渾子濟。
219 王渾字玄衝。御覽四百七十五。
220 平吳後。督揚州諸軍。處斷明允。四 字或作處兩川。吳人新附。皆有畏懼之心。渾撫循 羈旅。勞謙接納。坐無空席。門不停賓。於是江東諸士 。莫不敬愛。御覽四百七十五。 書鈔 。
221 王濟為國子祭酒。文選傅咸贈何劭王 濟注。
222 王浚
223 王浚伐吳。吳人於江險要害之地。作鐵錐長丈餘。暗置 江中。浚乃作大筏先行。鐵錐輒著筏去。御 覽七百六十四。
224 太康中。伐吳還。拜王浚為輔國將軍。此 句依二百三十九補。欲以浚為五官校尉而無缺。始 置翊軍校尉。拜同長水、步兵。以梁益所省兵為營。御 覽二百四十二。
225 唐彬
226 唐彬檄為治中別駕。忠肅公亮。匡救違闕。盡規誨以納 善。不顯諫以彰主。當朝正色焉。御覽 二百六十三。
227 唐彬補鄴令。道德齊禮。期月化成。書 鈔。
228 山濤
229 山濤字巨源。河內人。年四十。始為州郡部河南從事。 御覽二百六十五。
230 山濤為吏部郎。文帝與書曰。足下在事清明。潔操邁 時。念多所乏。今致錢二十萬。絲百筋。穀二百斛。類 聚四十八。
231 山濤轉為冀州刺史。冀州舊名克俗。略無人士。二 句依御覽二百五十六補。
232 自濤居州。甄拔隱屈。搜求賢才。旌命所加三十餘人 。皆顯名當世。冀州之士。於是為盛。類 聚五十。
233 山濤為冀州刺史。裴君秀與濤書曰。處方伯之任。殊 亦為高。但論道之士。不宜處外耳。類 聚。
234 濤為北中郎將。守鄴。御覽二百四十 一。
235 山濤為太常。遭母喪。歸鄉里。濤雖年老。居喪過禮 。手植松柏。上亦略見事類賦松注。御 覽九百五十三。詔曰。今風俗陵遲。豈宜鎮以退讓 。山太常雖在諒陰。古人亦墨絰從戎。其以濤為吏部尚 書。濤用人皆先密啟。然後公奏。類聚 四十八。
236 咸寧初。濤轉為太子少傅。詔曰。濤秉德衝素。心思 潛通。清虛履道。有古人之風。雖使輔導東宮。宜兼督 朝事。書鈔。
237 山濤轉少傅。表疾求退。手詔不聽。尋講武於宣武場 。帝命乘輦導入。同上。
238 太康元年詔。依舊制置左僕射。以山濤清虛恬簡。轉 為僕射。類聚四十八。
239 武帝以山濤為司徒。頻讓不許。濤出。徑歸家。左丞 白□奏濤違詔。詔杖□五十。類聚四十 七。 案為司徒當是領吏部之誤。
240 濤不得已。領吏部。山濤為吏部。前後所選。周遍百 官。舉無失才。凡所題目。皆終如其言。稱山公啟事。 唯詔用陸亮。濤畢力爭之。不得。亮尋以賄敗。書 鈔。
241 初濤領吏部。潘岳內非之。密為作謠曰。閣中一 作東。有大牛。王濟鞅。裴楷秋。和嶠局踧一 作刺促。不敢一作得。休。 世說注二。 御覽七百七十六。
242 濤以年衰疾篤。上疏告退。云云。君臣父子。其間無 文武。帝詔山濤曰。勿複為虛飾也。文 選為齊明帝讓宣城郡公表注。
243 山濤以左僕射為司徒。詔曰。濤道高德茂。器宇淵濟 。宜贊三事。以敷五教也。書鈔。
244 妻韓氏有才識。濤未仕時。戲之曰。忍飢寒。我當作 三公。不知卿堪作夫人不耳。世說注二 。
245 王戎
246 王戎字浚衝。類聚四十七。
247 戎少清明幾悟。世說注四。
248 王戎隨父渾與太原王渾同名。在 郎舍時。阮籍亦為郎。每詣渾。輒云與卿語。不如阿戎 。戎時年十五。籍乃交焉。御覽四百十 。
249 王戎名位清貴。二十四為吏部郎。類 聚四十八。
250 王戎為荊州刺史。坐遣吏修園宅。應免官。詔以贖論 。御覽八百二十四。
251 惠帝元康元年詔曰。尚書、僕射、光祿大夫、王戎。 清虛履道。謀猷衝遠。□歷外任。宣力四方。入掌機衡 。文才允敘。將澄清風俗。顯一群望。宜崇其職。乃可 贊成王化。以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書 鈔。
252 王戎為左僕射。領吏部尚書。自戎居選。未嘗進一寒 素。退一虛名。理一冤枉。殺一疽嫉。隨其沈浮。門調 戶選。初學記十一。
253 戎代王渾即太原王渾。為司徒 。高選長史西曹掾。委任責成。常得無為。形狀短陋。 而目明澈。威儀不足。常乘馬輿。無日不出。類 聚四十七。
254 戎好營一作治。生。廣收八方 園田。水碓周遍天下。聚斂積實。不知紀極。初 學記十一。
255 翁嫗二人。常以象牙籌晝夜算計。家資遠及田牧。類 聚四十七。初學記十一。
256 戎性又至儉。不能自奉養欲。飲食取通。財不外出。 天下人謂為膏肓之疾。類聚四十七。  世說注八。
257 戎子綏欲娶裴遁女。綏既蚤亡。戎過傷痛。不許人求 之。遂至老無敢娶者。世說注六。
258 王衍
259 王衍字夷甫。戎叔父也。御覽八百二十 四。
260 王衍不治經史。唯以莊老虛談惑眾。文 選晉紀總論注。
261 以名門超為太子舍人。書鈔。
262 終於平北將軍。家故甚豐。親故借衍車馬帷帳器物者 。衍因與。不複錄資財。盡出洛城西先人舊園田土。御 覽八百二十四。
263 夷甫求富貴得富貴。資財山積。用不能消。安須問錢 乎。而世以不問為高。不亦惑乎。世說 注五。
264 王澄
265 澄通朗好人倫。情無所系。世說注四。
266 王澄在荊州。率眾軍次江陵之東。堂皇北救國難。飄 風折其節。後為王敦所殺。御覽八百七 十六。
267 樂廣
268 樂廣字彥輔。御覽二百五十二。
269 尚書令衛瓘有名理。及與何晏、鄧颺、等數共談講。 見廣奇之曰。常恐微言將絕。今複聞之。令諸子造焉。 謂曰此人之水鏡也。每見此人。則瑩然猶廓雲霧而睹青 天也。世說注四。 初學記二又十一。
270 樂廣為河南尹。類聚五十。
271 樂廣任誠保直。莫見其際。文選為宋 公求加贈前將軍表注。
272 河南尹故郡中廳前。多怪。後人皆於廊下郵傳中治事 。無敢數在廳事者。唯廣處之。上亦見 類聚五十略。嘗外戶自閉。二子凱模等懾怖。廣使 掘牆孔得狸。乃絕。代者乃相承入止。御 覽二百五十二。
273 樂廣為尚書令。所在無當時之功譽。然為後人所思。 類聚四十。
274 鄭袤
275 鄭袤字林叔。文選新亭渚別範零陵注。
276 為中郎散騎常侍。同上。
277 會廣平太守缺。宣帝謂袤曰。賢叔大匠渾。垂稱於陽 平。魏郡並蒙惠化。且盧子家、王子雍、繼踵此郡。吾 欲使郡世不乏賢。故複相屈。袤在郡先以德化。善為條 教。百姓愛之。文選新亭渚別範零陵詩 注。 御覽二百六十二。
278 太始七年。以鄭袤為司馬。新晉書作 司空。天子臨軒。遣使就第拜授袤。袤推讓。遣息 稱疾。上送印綬。至於十數。久之見許。以侯就拜第。 拜儀同三司。置舍人官騎。賜床帳簟褥錢五十萬。類 聚四十七。 御覽二百四十三。
279 鄭默袤子。
280 鄭默字思玄。初學記十二。
281 為秘書郎。刪省舊文。除其浮穢。著魏中經簿。陳留 虞松為中書令。謂默曰。而今而後。朱紫別矣。初 學記十二。 御覽二百三十三。
282 鄭默為東郡太守。值歲荒民飢。默輒開倉賑給。自上 待罪。朝廷嘉默憂國恤人。詔書□勸。比之汲黯。御 覽二百六十一。
283 默為散騎常侍。世祖出祀南郊。侍中已陪乘。詔曰。 使鄭常侍參乘。謂默曰。卿知何以得參乘。昔州內舉卿 十二郡中正舉以相輩。常愧有累清談。類 聚四十八。初學記十二。
284 默轉光祿勛卒。書鈔。
285 初。後父楊駿。欲以女妻鄭默子預。默忌其太盛。拒 而不婚。御覽五百四十一。
286 默寬中博愛。謙虛溫謹。不以才地矜物。事上以禮。 遇下以和。雖僮豎塚養之人。皆遇之以恩。書 鈔。
287 李胤
288 李胤字宣伯、遼東人也。上亦見文選讓 開封府表注。祖父敏。漢末河內太守。為賊公孫度 所迫逐。浮海不知所終。其子追索歷年。無所見。比居 與父同年者亡。制服行喪。燕國徐邈與之同州里。勸令 娉婦。一孕生胤。遂絕房內。常如居喪重之不堪其憂。 數年而卒。胤母更適牽招。胤不識父。母又改行。有識 之後。降居哀感。亦如遭喪之禮。以祖不知存亡。設木 主以事之。由是發名。御覽四百十二。 又五百二十一。 胤字原作徹。
289 李胤為吏部郎。精慎選舉。號為廉平。類 聚四十。
290 稍遷至尚書僕射。轉光祿大夫。文選 讓開府表注。
291 李胤轉太子少傅。領司隸校尉。胤屢自表讓。忝傅儲 宮。不宜兼監司之官。武帝以二職並須忠賢。故每不許 。咸寧初。皇太子出居東宮。帝以司隸內正百僚。外督 邦畿。事任峻重。而少傅有旦夕輔導之務。胤素羸不宜 久勞之。轉拜侍中。加特進。書鈔。
292 咸寧二年。李胤為尚書令。雖歷職內外。而在公退食 家室。至貧儉。兒病無以市藥。上賜錢十萬。類 聚四十。 御覽四百三十一。 又御覽九百八十四。引 作李涓。原注一作李鳳。皆字形之誤。
293 華表歆子。
294 華表字偉容。平原高唐人。遷此字原闕 。侍中石苞朝出。表問曰。國家何如。苞曰。武帝 更生也。表聞汗出沾背。御覽三百八十 七。
295 表以老病乞骸骨。詔以為大中大夫。門施行馬。秩與 卿同。書鈔。
296 華廙表長子 。
297 華廙為太子少傅。加散騎常侍。動遵禮法。九 字依書鈔補。甚得輔導之義。河南尹韓壽。賈後之 妹夫。欲以女配廙孫陶。不許。由是有恨。故不正三司 。疾篤。乃拜儀同三司。御覽二百四十 三。
298 華嶠表第三 子。
299 華嶠漢書十典未成。秘書監繆徵當作徽 。奏嶠少子暢為著作佐郎。卒成十典。御 覽二百三十四。
300 華簡表第六 子。
301 華表少子簡字奉駿。有智器文藻。官至中書郎。類 聚四十八。
302 劉毅
303 劉毅字仲雄。東萊掖人。漢城陽當作陽 城。景王後也。亮直清方。見有不善。必評論之。 王公大人。望風憚之。僑居陽平。當作 平陽。太守杜恕。逼迫舉毅為功曹。月餘。凡沙汰 郡吏三百餘人。三魏稱焉。僉為之語曰。但聞劉功曹。 不聞杜府君。世說注一。 御覽二百六 十四。
304 劉毅闢為司州都官從事。京邑肅然。彈河南尹事司隸 徐不過曰。躩虎之犬。鼷鼠蹈其背。毅曰。既能躩虎。 又能殺鼠。何損於犬。投傳而去。御覽 二百六十五。 書鈔。
305 王基薦毅方正亮直。介然不群。方當 作言。不苟合。行不苟容。御覽 四百二十八。
306 累遷尚書。世說注。
307 劉毅為司隸校尉。奏太尉何曾、尚書劉實父子、及羊 琇、張佗、所犯狼籍。司部守令事相連。及望風投印綬 者甚眾。貴戚斂手。眾以為毅能繼諸葛豐、蓋寬饒。書 鈔。
308 太康五年。龍見武庫井中。車駕親幸。有喜色。內外 咸議曰當賀。劉毅獨表舊典無賀龍之禮。詔報、政德未 修。慶賀之事。宜詳依舊典。御覽五百 四十三。
309 毅為司隸校尉。言議切直。無所回撓。故不至公輔。 御覽四百二十八。
310 年七十。告老。以光祿大夫致仕。門施行馬。賜錢百 三十萬。同上二百四十三。
311 和嶠
312 庾顗當作敳。見和嶠曰。森森如 千丈松。雖磊砢多節目。宜施之大廈梁棟之用。御 覽九百五十三。
313 惠帝為太子時。上素知太子暗弱。後必亂國。然不能 擇才。乃遣荀勖、和嶠、往觀之。勖還盛稱太子德更進 茂。不同西宮之時也。嶠答詔稱、臣以為太子如故。不 見更勝。此自陛下家事。非臣所盡知也。於是天下貴嶠 而賤勖也。御覽一百四十八。
314 劉頌
315 劉頌字子雅。文選晉紀總論注。
316 劉頌為河內太守。有公主水碓三十餘區。所在遏塞。 輒為侵害。頌表上封諸碓。民自便宜。御 覽七百六十二。頌轉吏部尚書。為九班之制。裴頠 有所駁。竟不行。文選晉紀總論注。
317 李重
318 重遷中書侍郎。每大事及疑議。輒參以經典處決。多皆 施行。書鈔。
319 重遷尚書吏部郎。詢朝眾而抑爭競。任公平而塞私謁 。一作務抑華競。不通私謁。與新書同 。時留心隱逸。由是群才罔不畢舉。海內莫不歸心 。同上。
320 時燕國中正劉沉舉霍原為寒素。司徒府不從。李重奏 曰。沉為中正。親執銓衡。陳原跡窮山。韞積道藝。文 選王康琚反招隱詩注。
321 李重為吏部郎。啟云。魏氏宗室屈滯。每聖恩所存。 太常博士曹嘉之才幹學義。不及志、翕。而良素修潔。 性業逾之。又已歷二郡。臣以為優先代之後。可以嘉為 員外散騎侍郎。三國志注二一。 書鈔 。
322 李秉重父新 書無傳。名見重傳。以唐諱作景。御覽引作康。形誤。
323 李秉字元胄。緒子。有俊才。為時人所貴。官至秦州刺 史。秉常答司馬文王問。因以為家誡。曰。昔侍坐於先 帝。時有三長史俱見。一作免。臨 辭出。上曰。為官長當清、當慎、當勤。修此三者。何 患不治乎。並受詔。既出。上顧謂吾等曰。相誡敕正當 。爾不侍坐。眾賢莫不贊善。上又問。必不得已。於斯 三者何先。或對曰。清固為本。次複問吾。對曰。清慎 之道。相須而成。必不得已。慎乃為大。一 作先。夫清者不必慎。慎者必自清。亦由仁者必有 勇。勇者不必有仁。是以易稱括囊無咎。藉用白茅者。 皆慎之至也。上曰。卿言得之耳。可舉近世能慎者誰乎 。諸人各未知所對。吾乃舉故太尉荀景倩、尚書董仲連 、僕射王公仲、並可謂為慎。上曰。此諸人者。溫恭朝 夕。執事有恪。亦各其慎也。然天下之至慎。其惟阮嗣 宗乎。每與之言。言及玄遠。而未曾評論時事。臧否人 物。真可謂至慎矣。吾每思此言。亦足以為明誡。凡人 行事。年少立身。不可不慎。勿輕論人。勿輕說事。如 此則悔吝何由而生。患禍無從而至矣。三 國志注十八。御覽四百三十略。
324 傅玄
325 傅玄為散騎常侍。及受禪。進爵為子。加駙馬都尉。與 皇甫陶共掌諫議。書鈔。
326 傅玄上疏曰。魏文慕通達而天下賤守節也。文 選晉紀總論注。
327 玄為太僕時。比年不登。羌胡擾邊。詔公卿會議。玄 隨詔所問。諫諍精灼。雖不盡施行。而常見優容也。書 鈔。
328 傅玄曰。論經禮者謂之俗生。說理法者名為俗吏。文 選晉紀總論注。
329 傅咸玄子。
330 傅咸字長虞。北地泥陽人也。舉孝廉。拜太子洗馬。文 選二十五贈何劭王濟注。
331 傅咸為司徒左長史。多所執正也。書 鈔。
332 傅咸為尚書左丞時。尚書郭弈。咸故將也。累辭疾病 不起。複不上朝。又自表妹葬乞出臨喪。詔書聽許。咸 舉奏之。初學記十一。
333 傅咸為右丞。殿中嘗火。百寮莫不趨救。而尚書東平 王懋、即楙。懷帝時改封竟陵。郎 溫宇、桓昆、等不赴台。咸以懋等職在機近。宜當風發 。先百寮。就在患疾。宜自扶力。而宴然在外。不赴警 急。奏免懋。咸前後所彈奏。辭皆深切。公卿及八座以 下。莫不側目。書鈔。
334 傅咸字長虞。遷御史中丞。奏劾少府夏侯陵、當 作俊。取官田。立私屋。近小人委以家計。令工匠 竊盜官物。附益於私。所營唯利。丑問充斥。大臣穢濁 。無以為訓。奏上。免陵官。書鈔。
335 傅咸再為本郡中正。遭繼母憂。文選 上蕭太傅固辭奪禮啟注。張華建議。起為司隸校尉 。書鈔。咸送還印綬。上書曰。 咸身無兄弟。到官之日。哀祭無主。文 選上蕭太傅固辭奪禮啟注。固辭不免。乃力疾視事 。每剛正直繩。師師嚴憚。書鈔。
336 為司隸校尉薨。文選贈何劭王濟注。
337 傅咸疾惡如讎。書鈔。
338 向雄
339 溫縣領校向雄送犧牛。不先呈郡太守吳奮。送牛值天大 熱多渴死。奮召雄與杖。雄不受曰。呈牛亦死。奮下雄 獄。後雄為黃門郎。奮為侍中。同省不相見。武帝敕雄 詣奮。王隱議曰。禮雖云君不君。臣不可以不臣。當為 小惡也。三諫不從則去。不見齒於其君。則不敢立其朝 。至如豫讓稱人以國士遇我。我以國士報之。人以凡人 遇我。我以凡人報之。惡猶輕於戎首。則可逢而避之。 至死不往可也。雄無詔敕。逢避未可非也。世 說注三。 通典九十九。 案雖未標名。因有王隱議。 故錄之。 又案世說。稱向雄與劉淮事。惟孫盛與此同 。
340 閻纘
341 趙王倫害張華之時。洛中震悚。惟閻續纘 字續伯。詣東市號哭吊尸。而撫之曰。早語君遜位 。而不肯去。今果不免禍。御覽四百二 十。
342 阮籍
343 籍鄰家處子一作女。有才色未嫁 而卒。籍與無親。生不相識。七字一作 不識其父兄。徑往哭之。盡哀而去。其達而無檢。 皆此類也。世說注七。 御覽四百八十 七。
344 魏末。阮籍有才而嗜酒荒放。雲頭散發。裸袒箕踞。 作二千石不治官事。日與劉伶等共飲酒。歌呼。時人或 以籍生在魏晉之交。欲佯狂避時。不知籍本性自然也。 以上亦見御覽四百九十八。依以校補。 其後貴游子弟。阮瞻、王澄、謝鯤、胡毋輔之、之 徒。皆祖述於籍。謂得大道之本。故去巾幘。脫衣服。 露醜惡。同禽獸。甚者名之為通。次者名之為達也。世 說注一。
345 阮瞻
346 阮瞻遷平南將軍、江州刺史。懷撫以恩。
347 阮孚
348 阮孚為東亭王珣所封。主簿。東 亭曰。卿無乃榮乎。我為宣武史。一日三易面皮。書 鈔。 案此疑有誤。
349 阮裕
350 阮裕除東陽太守。尋徵侍中。不就。還剡山。有肥遁之 志。或以問王羲之。羲之曰。此公近不驚寵辱。雖古之 沈冥。何以過此。時人云。裕骨氣不如逸少。簡秀不如 真長。韶潤不如仲祖。思致不如殷浩。而有諸人之美。 御覽四百四十五。
351 嵇康
352 嵇本姓奚。其先避怨。徙上虞。移譙國銍縣。以出自會 稽。取國一支音同本奚焉。世說注一。
353 兄嵇喜。為太僕廄騶。馮凌知其英俊。待以賓友之禮 。以狀表上。御覽四百五。
354 嵇康妻。魏武帝孫。穆王林女也。文 選恨賦注。
355 晉文王上書。請嵇康為博士。書鈔。
356 至汲郡見孫登。即阮籍所見者也。嵇康執弟子禮而師 焉。魏晉去就。易生嫌疑。貴賤並沒。故登或默也。世 說注六。
357 康之下獄。太學生數千人請之。於時豪俊。皆隨康入 獄。悉解喻一時散遣。康竟與呂安同誅。世 說注四。
358 劉伶
359 劉伶字伯倫。長六尺。貌甚醜悴。常攜一壺酒。使人荷 鍤自隨。以為死便埋也。御覽三百八十 二。
360 畢卓
361 畢卓為吏部郎。性嗜酒。比舍郎酒熟。卓因醉。夜至其 甕間盜飲之。為掌酒者所縛。旦視之。乃畢吏部也。御 覽七百五十八。
362 王尼
363 王尼字孝孫。洛中貴盛。名士王澄、胡毋輔之、李垣、 等。皆與尼交。時尼為兵曹。在大將軍幕。澄等持羊酒 詣軍門吏。疏名內請入見大將軍。澄等既入。語吏過王 尼。炙羊飲酒。訖而去。竟不見將軍。將軍聞之。與尼 長假。遂得離兵。初學記二十四。 御 覽六百三十。
364 王尼見太傅越曰。公負尼物。越答初不識此事。尼曰 。昔楚人失布。謂令尹盜者。以令尹執政。不能奉禮率 法。至使盜賊公行。是與自盜無異也。今君左右有屋舍 。尼舍資財。軍寇撥掠。公為宰輔。未能禁賊。令尼獨 窮困。是亦明公負尼物也。越意解大笑。與尼絹五十疋 。類聚八十五。御覽八百十七。
365 尼避難江夏。時荊土飢荒。尼不得食。乃殺牛斫車輻 以煮之。食既盡。父子俱餓死。書鈔。
366 曹志
367 曹志薦樂平太守。遷趙郡。不以郡務為意。晝則游田。 夜則誦詠。以聲色自娛。當時見者。未審其量也。書 鈔。
368 庾峻
369 庾峻字山甫。御覽二百三十三。
370 峻少好學。有文才。初學記十二。
371 轉秘書丞。遍觀古今。聞見益廣。一 作優。 初學記十二。 御覽二百三十三。
372 長安有大獄久不決。轉峻為侍御史。往斷之。朝野稱 當。書鈔。
373 時風俗趣競。禮讓陵遲。庾峻上疏曰。知足如疏廣。 在列位而居東野。文選褚淵碑文注。
374 庾峻遺敕子□曰。朝卒暮殯。幅巾布衣。葬不擇日。 □奉遺命。殮以時服。御覽五百五十四 。
375 庾顗今作敳 。峻次子。
376 庾顗見和嶠曰。森森如千丈松。雖磊砢多節目。宜施之 大廈梁棟之用。御覽九百五十三。
377 庾純
378 庾純字謀甫。御覽二百五十二。
379 太始六年。詔曰。河南京畿大郡。為四方之表則。中 書令庾純、清粹忠正。才經治化。其以純為河南尹。御 覽二百五十二。 書鈔。
380 庾純自劾曰。醉酒荒迷。昏亂儀度。即主臣。謹案、 河南尹庾純。云云。文選奏彈曹景宗注 。
381 皇甫謐
382 皇甫謐字士安。安定朝那人。漢太尉嵩曾孫也。祖叔獻 、灞陵令。父叔侯、舉孝廉。謐族從皆累世富貴。獨守 寒素。所養叔母嘆曰。昔孟母以三徙成子。曾父以烹豕 存教。豈我居不卜鄰。何爾魯之甚乎。修身篤學。自汝 得之。於我何有。因對之流涕。謐乃感激。年二十餘。 就鄉里席坦受書。遭人而問。少有寧日。世 說注三。
383 謐姑子梁柳。為城陽太守。或勸謐送之。謐曰。柳為 布衣過吾。吾送迎不出門。食不過鹽菜。貧不以酒肉。 為禮也。今作郡而送之。是貴城陽太守。而輕鴻季也。 豈中古人之道哉。類聚七十二。 御覽 八百四十八。又九百七十六。
384 又舉賢良方正。不起。表從武帝借書。上送一車書與 謐。謐羸病。手不釋書。歷觀古今。無不皆綜。御 覽三百八十六。 世說注三引。作武帝借其書二車。遂 博覽。
385 太子中庶子、議郎征。並不就。終於家。世 說注三。
386 皇甫謐篤終論曰。氣絕之後。便時服幅巾。以蘧蒢裹 尸。覆卷三重。麻繩約二頭。置尸靈床上。擇不毛之地 。穿坑十丈。長一丈二尺。廣六尺。坑訖。去床下尸。 平生之物。皆無自隨。唯賚孝經一卷。示不忘孝道。御 覽五百五十四。
387 摯虞附太叔 廣。
388 摯虞字仲治。當作洽。京兆長安 人。祖茂、秀才。父模、太僕卿。虞少好學。師事皇甫 謐。善校練文義。多所著述。世說注三 。
389 歷秘書、太常卿。從惠帝至長安。遂流離鄠杜間。性 好博古。而文籍蕩盡。永嘉五年。洛中大飢。五月。虞 遂餓而死。世說注三。 末三句亦見御 覽四百八十六。
390 虞與太叔廣名位略同。廣長口才。虞長筆才。俱少政 事。眾坐廣談。虞不能對。虞退。筆難廣。廣不能答。 於是更相嗤笑。紛然於世。廣無可紀記。虞多所錄。於 斯為勝也。世說注三。
391 太叔廣字季思。東平人。拜成都王為太弟。欲使詰洛 。廣子孫多在洛。慮害乃自殺。世說注 三。
392 束□
393 束□字廣微。平陽二字疑衍。陽 平人也。父惠、新書作龕。馮翊 太守。兄粲、新書作璆。與□齊 名。文選補亡詩注。
394 束□。太康中。郡大旱。苗稼敗。□乃命邑人躬共請 雨。三日中雨水二尺。眾人以其有術數。精誠於神明。 百姓歡喜。為之歌曰。束先生。通神明。請天三日甘雨 零。我黍以萌。我稷以生。何以疇之。報束先生。御 覽十一。
395 賈謐請為著作郎。文選補亡詩注。
396 太康元年。汲縣民盜發魏襄王墓。或言安厘王塚。得 竹書漆字數十車。皆簡編蝌蚪文字。束□為著作。隨宜 分析。皆有冥証。古書有易卦似連山歸藏。又有春秋似 左傳。類聚十又四十。
397 有銅劍一枚。長三尺五寸。書鈔。
398 太康元年。汲郡得竹書漆字科斗之文。周 時古文也。大凡七十五卷。晉書 有其目錄。其六十八卷皆有名題。其七卷折簡碎雜 。不可名題。有周易上下經二卷。紀年十二卷。瑣語十 一卷。周王游行五卷。說穆王游行天下 之事。今謂之穆天子傳。此四部差為整頓。詔荀勖 和嶠以隸字寫之。玉海四十七。 案此 明標束□傳。
399 嘗覽周成王詩。有其義。亡其辭。惜其不備。故作詩 以補之。文選補亡詩注。兼用六臣本校 。
400 郤詵
401 郤詵對策上第。拜朝議郎。母憂去職。母病苦車。及亡 。不欲車載。而家貧而以市馬。馬原作 買。因音致誤。一作得馬。乃於所住堂北壁假葬。 朝夕拜告。養雞種蒜。竭其方術。喪過三年。得馬八疋 。輿棺至塚。負土成墳。御覽四百十二 又九百十八。
402 郤詵為尚書左丞。推奏吏部尚書崔洪。洪曰。舉詵丞 而還奏我。此謂挽弩自射。詵曰。趙宣子任韓厥為司馬 。而厥以軍法戮宣子。崔侯為國舉才。我以才見舉。唯 官是視。各明至公。何故其言乃至於此。洪聞而悅服之 也。初學記十一。
403 遷雍州刺史。於東堂會送。武帝問郤詵。卿自以為何 如。詵對曰。臣舉賢良。對策為天下第一。猶桂林之一 枝。若昆山之片玉。帝笑。侍中奏免詵。詔曰吾與戲耳 。類聚二十五。
404 華譚
405 華譚字令思。廣陵人。書鈔。
406 譚為郟令。司徒王戎聞在政有稱。而時原 缺。民以役荒。以穀三百斛與譚。使給飢。原 缺。譚給無困者。書鈔。
407 袁甫
408 甫詣何勖言。能為劇縣。勖曰。不為台閣何也。甫曰。 人各有能有不能。譬繪中之好莫過錦。錦不可以為幍。 谷中之美莫過稻。稻不可以為●。書鈔 。
URN: ctp:ws58211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