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三十三回  告终养一棹返金陵 放封疆众官辞玉阙

《第三十三回  告终养一棹返金陵 放封疆众官辞玉阙》[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话说王兰闻江公请他有要话商量,不知何故,忙套车来至江府。早见伯青、汉槎接出,先与王兰道喜。方知奉上谕:江苏巡抚著云从龙补授;浙江藩司著王兰补授,又吏部题奏冯宝补了淮安府知府;江汉槎由兵部主政推升兵部郎中,亦补了山东兖沂曹济道;鲁鹏挑选了知县,分发江苏省试用;鲁鹍上年捐了中书科俸满,亦外授扬州府通判。奉旨俱依议。各人得了信,皆打点赴部领凭到任。惟云王江三人是奉特旨简放的,又系封疆司道大员,须预备召见请训,方可出京。
2 祝伯青见众人皆得了外任,不日出京。惟有自己没有外放;他虽然毫不介意,究竟旁观难以为情。不若借此告请养亲,归乐田园。想定主见,即与他丈人议定。又去请了王兰等人,过来商酌。少顷,从龙,二郎皆至,彼此见面,各道了喜,坐下。
3 江公说到伯青欲告终养的话,自己亦要趁此结伴回籍。并将代伯青呈请的奏草取出,与众人观看。从龙道: 「伯青今番虽未外放,不过一半年中都可有望。若径告了养亲,未免可惜。」伯青笑道: 「在田何以直至今日尚未知我,向来我原无意名途,因迫于父母之命幸已邀荣,可慰堂上。此外夫复有何求?纵然外放,我也娈乞退的。与其奔竞宦途,作登场之傀儡,莫若飘然归去,乐我林泉。兼之弟本无才,窃恐尸位民上,反有侦事之愆。非比诸君留心吏治,为国为民,皆能安谧,自当出仕。」众人见他立志甚坚,不便过劝。江公留众人吃了饭方散。
4 婉容,小黛闻得丈夫放了外任,各各欢喜。王兰回到洪府,洪鼎材早得了女婿放藩司的信,忙来说与他女儿知道。静仪,洛珠也自喜悦非常。洪鼎材见王兰回来,赶著与他道贺,又吩咐摆酒代女婿贺喜。
5 次日,江公上了奏折,代伯青告请养亲,自己亦奏明回籍。不数日,上渝准了伯青呈请,并恩赐予告大学士江丙谦,在家坐食全俸,所过各州县均著沿途地方官迎送,又赐了若干物件。江公即忙著具折谢恩。恰好从龙,王兰,汉槎皆召见过了,大众料理出京。在朝同寅等官,纷纷饯送,忙个不了。
6 单说柳五官闻得众人出京,又闻伯青也要回去,甚是割舍不下。前几日即备了一席酒,邀请伯青等人过来小饮。五官满斟了一杯酒,恭恭敬敬双手捧至伯青面前道: 「我由苏州入京数年来竞未遇著一个知己。除了东府里王爷待我甚好,就算你是我的知音,能深悉我们做戏的苦处。前次又蒙你一力成全,迄今感戴不已。自以为脱却樊笼,无拘无束,又有你们在京朝夕盘桓,正可作乐。不料你要请假回南,而且你呈请养亲是件大事,又不好阻拦你。况在田等人亦要同时出京,丢下我一人在此,冷冷清清合谁叙说。不然我也可和你们同行,因置了这些产业一时抛弃不下,真正行止两难。你可吃了这杯酒,愿你此行舟车妥善,身体康强。我若得便即到南京来寻你们,你也要时常寄信于我,不可离了此地,即忘却了我。」说著,眼圈儿一红,几乎落下泪来,勉强将头别了过去。
7 众人听了都觉凄然,惟伯青尤甚,不由眼眶儿也红了,接过酒来,仰著脖子吃酒的时候,私用衣袖拭了眼泪。放下酒杯道:「多蒙雅嘱,谨遵台命。但我也有一言转劝,千祈垂听。」亦敬了五官一杯酒,五官立起,双手接过吸尽。伯青道: 「你此时虽说赎出身子,没有拘束,平日亦要自家留神,各事谨慎。想你到京直至今日,也不知得罪过多少人。非你好为得罪,皆巾你性情太傲,看著而今那一班鄙琐龌龊的人,不屑与伍。倒是君子受你几句抢白,惟有付之一笑,断不能因此小节即计憎你。那些小人生性心地偏狭,最喜趋承,试问平空的受了你的怄气,他何能干休?又碍著东府里情面,不好难为你,他心内却忘不了你。虽然你有东府靠背,还怕谁出你的花样?不知俗语说得好,宁失一人喜,不结千人怨。他等遇便即发,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在京,遇事尚可劝阻;若有人算计到你,我们得了消息还可暗中排解,化有为无。如今你一人在此,除了王爷以外,竞没有与你合契的,都要想拿你的空子,你一人见闻有限,那里防备得许多。诸凡都要留心,总宜谦和为是,切勿倚著昔日高傲的性子去做,自然无事。」
8 从龙听了,点首道: 「所言深中五官平日之病,足可书绅铭座,五官不可忘了斯言。」柳五官道: 「伯青言言金石,我当铭之腑肺。你说我爿:不好意得罪他们,真深知我心者。事后我未尝不悔,无奈身处其境,有欲罢不能之势。他们那一班东西,不是以势压我,即是以财傲我;或白命风流挑我诱我;或以优伶娈童待我,以为可狎可玩。那时我心头的气,任凭怎样都捺不下去。虽怪我性躁,我也怪他们来意不善。我非不知京中恨我的人极多。皆因王爷分上不敢奈何我,然而亦非善策,我不能一辈子靠著王爷。此番主见我久已想定,俟你们起程之后,我即将置的房产出脱去了。到你们每人任所住个一年半载,想你们都要做个饭舍主人,算你们轮流供应著我。」
9 二郎笑道: 「你果真出京,我情愿一人供应,你不要舍不得京中知己。此时说得热闹,到了那个时候,又进退不可了。」五官冷笑道: 「我倒要问你,京中谁是我的知己?想必你亲眼见过的。可笑你也学那一班人奚落我。」二郎见五官认起真来,忙陪笑道: 「哎哟!我同你取笑的,怎生动起气来。你果有知己在京,我又不这样说了。」王兰笑道: 「本是楚卿不好,怪不得五官动气。人家此时心内不知怎生难过,你还取笑仙。明日五官到了你任上,罚你出城四十里迎接,每日要加倍供应,还要早晚问安。若错了半点,五官给个信,我们人众都不答应你。」二郎笑道: 「应该,应该,算我以功赎过,没说供应他,迎接他,那怕罚我代五官倒马桶提尿壶的服侍,我总愿意。」引得满座纵声大笑,五官也「嗤」的一声笑了。
10 五官又起身与众人把盏,无非彼此谆嘱些别后的言语。伯青又嘱咐五官, 「置的房屋,若真欲脱手,可以得价即售,就是短缺少许,也只好看破些。好在你这几年,收的房租也过头了。实在出脱不去的,不妨恳求王爷代为照管,谅王爷也不能不应许你。你即可挟资到南京来,我家房屋甚多,不乏你的住处。你也可以不必到他们任上去,究竟带著财帛四路行走,终属不便。况金陵山水不减京中,那些名胜之所也很够你逛的。」五官道:「我也懒得东奔西走,受那无辜的风霜,不过我嘴里这么说。我自然到南京来投你的为是,你却要收拾出一进幽雅的所在让我栖止。不然即与你府中金小臒同住,也可以使得,我久闻他亦是个怪有趣的。」  
11 从龙摇头笑道: 「伯青未免欺人太甚,五官倒有心念旧,不忘故交,每处居住一年,可以大家盘桓。伯青偏要招揽他常住在南京,又不许五官到我们任上来,分明你嫉妒太深,要琼枝独占。不知五官出京,非走山东不可,我先知会子蹇留住五官,不放他到南京去,试一试我们当路而要的手段。窃恐伯青彼时,也无可如何!」五官笑道: 「我又不是个香荷包,你们争著什么呢?我爽性连京都不出,你们大众亦无可如何!」说得众人人笑了一回,反觉愁肠顿扫。传杯递盏,直饮到三更以后,大醉而散。
12 且说洪鼎材夫妇连日料理女儿行装,好随他丈夫赴任;静仪与洛珠亦各自收拾。惟有洛珠闻得出京,更外欢喜。此次由南京经过,可以与母姊重聚。况伯青也要一同出京,回了南京正可代姐姐完合终身人事。洪夫人又摆了一席酒,为洛珠饯行,嘱托「到了任所,你们夫妇三人须要和睦,切勿偶伤和气。即是我女儿倘有言语不慎,你当原谅,请事都要推我的情分。静仪我亦训诫过了,不可有意欺你」。洛珠起身敛袖答道:.「老太太但请放心。太太虽然性子急躁,不过一时半刻,待人是极宽厚的。况同住将近半年,彼此都知道性情,没有说不来的事。」洪夫人听了,拍手道: 「好呀,好孩子,你既理会得,我从此即放下这一条肠子。」又回头叮咛了静仪一番。  
13 那边程婉容也忙著与小黛检点出京物件。小黛先发了一封信与他母亲穆氏,说及二郎放了淮安府, 「不日出京赴任,临时打发人来接你。如今妹子已嫁了人家,没甚牵绊,大可早为收拾,到淮安来母女完聚」。
14 又隔了一日,从龙等人去禀明了江公,择定来日起程。先叫人雇定了几十辆骡车骡轿,在城外伺候。各人又分头至诸同寅、戚好处告辞。次日黎明,在京各官齐来走送。到了城外,各府内眷上了轿车,行装在众车上配搭好了。江公领著众人,向各官再三力辞,方纷纷回城。
15 只有五官依依不舍,直送到十里以外,犹不肯回去。伯青等人下了车,齐向五官道: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也好回城罢,不然离城太远,你一人回去,反叫我们不放心。」伯青又执著五官的手,劝他不必再送。五官含著一包眼泪,哽咽道: 「我恨不能即送你们直至南京,就此同行,我方快意。我正高兴送你们,怎么倒不叫我送了?我也知再送下十里去,亦要分手,无如多送一程,多捱一刻都是好的。」二郎道: 「五官不要呆气,此行不过暂时分别,好在你把京中产业脱去,即要到我们那里去的。那时聚的日子长著呢!」众人齐声称是,均劝五官速回。五官也不开口,望著众人怔怔的半晌道: 「我也回去了,你们好生走罢。我也无多他嘱,沿途加倍保重便了。」说罢,跨上了车,即吩咐转车回城。那车夫因耽搁过久,怕的赶不上交易,将牲口加上一鞭,如飞而去。
16 五官回到寓所,犹自呆呆的闷了几天,杜门不出。还是王爷差人叫了他去,在东府住了两日,才抛去了挂念众人的心肠,遂四处托人脱售房屋。不上数月,已售去八九所,有几处变卖不出的,一齐交与东府里收管。先去禀明了王爷, 「要出京走一遭,不过一年半载就回来的。这几所房子求王爷照管著,恐的有人糟蹋」。若论王爷本不愿意五官出京,又见他卖去?多少房子,明知这一去不晓得何年方可回来?因五官性急,若拦他不去,他必不敢拗强,定然要急出病来。岂不把平日爱他的一番情意,白白扫掉了。只有再三叨嘱,「早早回京。一路宜小心为是,不可使我记挂」。五官见王爷应许,好生欢喜,忙去将应用行装收拾。所有不用的物件,以及负重的东西,全数寄存东府,好待王爷相信他必来之意。又贴身带了两名用人,雇下骡车向兖州进发,先奔汉槎任所。下文自有交代。
17 且说伯青等人见五官去远,急吩咐开车,赶上江公同行。众人倒也罢了,惟有伯青闷恹恹的短叹长吁,一路无言无语。晚间下了坊子,吃过饭,勉强到江公处道了安置,回房也不与众人谈笑,倒身即睡,有时梦中还要唤「五官」几声。从龙等人恐伯青思念成疾,多方婉劝,伯青始略略解开心事。众人又搜罗出多少闲话,逗他说笑,伯青却不过众人,也只得回答一言半句。
18 这日晚间,正是十五夜,月色当天,虫吟四壁。伯青、汉槎伺候江公睡下,退了出来。伯青背著手望著天,在院落月地上踱来跛去。回忆在京与五官朝夕相聚,何等欢乐,一旦分开令人眷眷不忘。其实我平日最是个旷?达的情性,各事都解脱得开,单单五官横来竖去,都在我心上。又想到南京慧珠,数年不见未知近来身体若何?此番回去,又未知心愿可能偿否?不禁百绪纷来,心如乱丝。信口微吟,作成短歌一章,急急回转房内,写了出来递与众人观看。从龙接过,念道:
19 月圆则缺,花繁则折。人生三万六千日,有如镜花与水月。朝赴神京,暮辞玉阙。关山迢迢,飘蓬兮吴越。今日言别离,明日又离别。日复一日午复年,我心终日徒郁郁。莫若高卧南山中,不计人间之得失。随他春去与秋来,随他生离与死诀。我则乐吾之乐兮,明吾之节。
20 从龙看毕,大笑道: 「伯青今日可算大彻大悟,不至于入魔了。」王兰道: 「他倒不是疯魔,只怕要成情魔的。」伯青听了,也笑将起来。时已二鼓,众人收拾安睡。
21 次日,已抵山东地界,从龙、二郎、王兰、汉槎等四人是急欲赴新任的,沿途不敢过于耽迟。江公与伯青是告假回籍的,可以缓缓行走。况江公一路的门生故旧甚多,到处都有款留。江公因自己年迈,不惯辛苦,亦欲到处少歇两日再行,方不吃力。遂命汉槎等先行, 「好在有伯青在我身旁伺候,可以代你之职。你有君命在身,不可以私废公」。汉槎不敢违命,即与从龙等辞别江公,专程进发。那鲁鹍,鲁鹏兄弟二人另是一起,出京的时候早分路先行了。
22 不数日,汉槎已至兖州,各属府县早米迎接。汉槎进城住下,择吉接印任事。从龙等人俟汉槎接了印,不能久延,作辞开车。在路非止一日,已抵王营,众人开发了车辆。二郎早有淮安府屈各官,前来迎接赴任。小黛与婉容,洛珠相处已久,不舍分别,便硬留住,过了几日,从龙,王兰再四催促,方肯动身。又与二郎约定, 「待到南京渴见督宪,必要顺往苏州去谒抚台,那时我们再会罢」。二郎笑对从龙道: 「现在小儒与你俱是我的上司,明日我去谒见,你们不要装出上司身分来待我,那是不依的。」从龙笑道: 「彼一时此一时,你若有半点参差,我定与小儒联疏劾奏,都要你跪求到我们辕门上来,才肯罢休呢!」二郎道: 「我也不怕你们上司不上司,拚著不做这官,亦要扰得你们不能安静。」王兰道: 「不用闹笑话了,天色不早,我们行罢。」二人作辞上轿,二郎直送到码头方回衙门。又早早封下几号大船,在河边伺候,从龙,王兰各自携眷,扬帆开行。数日到了南京,云王二人登岸去拜小儒,旧雨重逢,分外喜悦。方夫人又请了程洪二位夫人,及洛珠到衙内相会。
23 次日,洛珠回家见了母亲姐姐,骨肉团聚悲喜交集。又与小风,小怜姊妹两人各叙别后情况。洛珠说到在京与静仪如何大闹,后来洪夫人又如何调排,请他回去,现在打成结识,倒彼此相安了。慧珠听了,昨舌摇头道: 「妹妹比男子家还胜一筹,数千里外,孑然一身,又在他们龙潭虎穴之中,你竟敢独逞威风,反把人家的头磨了下来,真真甘拜下风。若是我处你这境界,惟有一死而已。不被他家磨死,也应自己愁死了,还能与人家争强斗狠么!」洛珠笑道: 「大凡天地生人,何等境遇即生何等材质。若姐姐秉性懦弱,断不会处我的那等境界,这是一定的道理。」小凤、小怜皆点首称是。
24 王氏道: 「自从你起程以后,我日夜愁烦。常同你姐姐闲谈,王大人待你是没有说的,还有什么不放心。所虑者洪小姐不能相容,你的性格又生来傲强,绝不肯受人家半分委曲。况你到京中,认识的不过林姑娘一人,他也不能十分完护著你。今日听你所说,我从此这一片愁烦也可抛去了。细想起来,却也亏你有那样胆量,不怪你姐姐说,倘若替了你,是真个儿不行的。」
25 洛珠又说到伯青已告终养回来, 「大约迟个十日八日,即可到南京了,母亲须要预为斟酌,完了姐姐终身要紧。在田等人皆说,大众同到南京撮合此事。如今各人有了省分,何能耽延。母亲等伯青回来,还是去与陈小儒计议为是」。慧珠听他们说到自己身上,忙自走开。
26 王氏点头道: 「我此时也没有别的心事,就是你姐姐的终身一件心事,放不下来。惟有求陈大人去说通了祝老头儿,断无不成之理。只怕祝老其中扦格,即有些费手脚了。料想陈大人谆谆的向他说,祝老也不便过于推却。待你姐姐出了门,我即到你任上去住几时,看看名山大川,以娱老景。那时天就蹋了下来,我也不问了。」母女二人谈谈说说,王氏又留著吃了午饭。洛珠恐王兰悬望,辞别母亲姐姐等人,上轿回船。来日,洛珠接了王氏、慧珠、小凤、小怜到船上盘桓了一天,傍晚方散。
27 从龙,王兰至各亲友处走了一遭。从龙又私自到小风家绸缪了两日,临行嘱咐小风在南京少待, 「我一至苏抚任上,即遣人来接你」。次早,鸣锣开船,向苏州进发。从龙是本省抚台,封疆大吏,谁人敢不来奉承,沿路接待款留,请酒请宴,纷纷不已。王兰虽系隔省藩司,因与抚台同行,落得去殷勤他,?也好留著日后会路。况苏杭相隔不远,杭省各官早得了信,藩司大人已至苏省地界,焉有不接之理。大小各官一路迎出境来,上手版的送酒席的,一起甫去一起又来,沿途甚为热闹。
28 从龙到了苏州,早有旧任抚台王立身,差了苏州府与中军参将赍送王命印册文卷等件过来。从龙当即恭设香案,望阙谢恩,跪受各件。文武各官上来道喜请安。从龙重赏了来员,又留了饭。随即坐轿排执事登岸进城,去拜旧任抚台,又往各乡宦家走了一遭。次日吉时,接了抚篆,即由驿驰奏谢恩的折子,并呈报到任日期。
29 公事已毕,请了王兰入衙,商议发寄南京的信。遂与王兰联名写了一封信与小儒,托他成全伯青、畹秀的婚姻。第一祝老面前须要婉转而说,使他推辞不得方妙。王兰因赴任在即,不能久延,别了从龙向杭州而去。从龙待王立身让空衙门,方接了程夫人入衙。
30 王兰到了杭州,择吉接受藩篆,新旧交代。一切烦文,毋须重叙。谒过本省抚台,亦由驿拜了谢恩奏折。随后也接静仪,洛珠进署。暂且不提。
31 单说陈小儒一日接到云王二人的信,拆开看毕,笑道:「在田,者香太多心了。」恰好甘誓走了进来,小儒起身让坐,遂将来信递与甘誓看道: 「他们倒会使巧,落得说两句不吃力的好话,轻轻把这重担全卸在我一人身上。难道他两人不寄信来,伯青回时,我就不料理这桩事么?我也知怨女旷夫,终非了局。」甘誓笑道: 「伯青而今虽非旷夫,畹秀此时真如怨女。而他等又皆是你的管辖下子民,若使一夫失所,一女无依,均有关教化。」小儒笑道: 「又盘先生复为他等下一激词,此事竟使我万无推诿了。惟有速以图成,俾旷者得所,怨者含欢而已。」说罢,宾主鼓掌火笑。
32 自是小儒每日盼望伯青回来,又想如何与祝老说法?「我深知此公古怪,虽说爱惜伯青,有请必从。无如伯青甫经新婚数年,又不是正室不育子女,那纳妾的话如何说得出口?纵然不忍拂他的儿子素愿,他岂不虑及江府理论。祝老平日是个谨慎小心的人,断不肯落半点瑕疵。倘若执意不行,固屈孤负了伯青、畹秀两地情痴,岂非又被在田、者香笑我无能!」正坐在书房出神呆想。
33 忽见双福进来道: 「今早家人在外面听得,刘蕴刘御史家出了一件新闻,现在传说的合城都知道了。」小儒忙问何事?双福遂从头至尾细说一遍,要知刘蕴家出了什么新闻,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58486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