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之八 辯太陰病脈証並治法

《卷之八 辯太陰病脈証並治法》[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桂枝加芍藥湯方
2 此方自原論中第十卷採附於此
3 於桂枝湯方內更加芍藥三兩。通前共六兩。餘根據桂枝湯法。
4 琥按上方。乃治太陽表邪未盡。太陰裏氣虛熱。而腹痛者也。武陵陳氏云。上証原從誤治。引太陽之邪入里。其邪未盡離乎太陽。未全歸於太陰。自表而入。還欲其自表而出。故仍用桂枝湯。驅太陽未盡之邪。況桂枝辛溫。建中亦可溫中而救。誤下之害其加芍藥者。專主腹痛。腹痛宜和。凡屬寒之痛。宜姜附之熱以和之。而芍藥在所不用。屬熱之痛。
5 宜芍藥之寒以和之。而姜附又非所宜。此陽經之邪。侵入太陰作痛者。故當以芍藥和之。芍藥性寒。寒能禦熱而瀉侵脾之熱邪。芍藥味酸。酸能收斂脾氣。使不受外邪所侵。此其所以用桂枝湯而加芍藥也。後世不論寒痛熱痛。而概用芍藥者。豈不謬哉。
6 大實痛者。桂枝加大黃湯主之。此承上文而言。如腹滿痛甚。又為大實之証。其用桂枝湯。不可加芍藥以治之。何也。以其人胃家本實。雖因太陽病誤下。熱邪傳入太陰之經。然太陰之邪。已歸陽明而入於府。此非里虛痛。乃里實痛也。成注云。大實大滿。自可下除之。故加大黃以下裏實。其仍用桂枝湯者。以太陽之邪。猶未盡故也。
7 桂枝加大黃湯方
8 此方自原論中第十卷採附於此
9 桂枝三兩去皮 大黃一兩 芍藥六兩 生姜三兩切 甘草二兩炙 大棗十二枚擘
10 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日三服。
11 琥按上方仲景既云。加大黃。則不當加芍藥矣。而方中用芍藥至六兩。所以條辯云。此皆後人之苟用者。當斟酌也。內台於上方。止用赤芍藥一兩。雖變仲景之法。實得用藥之旨。
12 內台方議曰。表邪未罷。若便下之。則虛其中。邪氣反入里。若脈虛弱。因而腹滿時痛者。乃脾虛也。不可再下急與桂枝加芍藥湯。以止其痛。若脈沉實。大實而痛。以手按之不止者。乃脾實也。
13 即胃實急宜再下。與桂枝湯以和表。加芍藥大黃。以攻其里。且赤芍藥性涼而能瀉中。大黃苦寒而能除其實。瀉其脾也。
14 內台方疑問曰。桂枝加芍藥湯用白芍藥。加大黃湯用赤芍藥。二証皆同。何得有異答曰。白芍藥能補脾止痛。赤芍藥能瀉脾利痛。前証加芍藥湯。乃治虛邪。後証加大黃湯。乃治實邪。以此虛實之不同。故補瀉之有異。非明智者孰能辯之。
15 琥又按上桂枝加大黃湯。仲景雖入太陰經例實則治太陽陽明之藥也。與大柴胡湯治少陽陽明証義同。
16 太陰為病脈弱。其人續自便利。設當行大黃芍藥者宜減之。以其人胃氣弱。易動故也。此承上兩節而言。太陰病者。
17 腹滿時痛是也。但腹滿痛者。其脈未必盡弱。今者太陰之脈既弱。其人腸胃之氣。必不能固。其大便必接續。自利而通。
18 設於未利之先。當行大黃芍藥者。方中宜減用之。以其人脈弱。則胃氣亦弱。大便易於動利故也。診其髒脈。可以知腑。
19 醫人用藥。可不詳慎。以保其中州之氣乎。或問大黃能傷胃氣。故宜減芍藥能扶脾陰。何以減之。餘答云。脈弱而胃氣弱者。弱則氣餒不充。仲景以甘溫之藥能生氣。芍藥之味酸寒。雖不若大黃之峻。要非氣弱者所宜多用。以故減之亦宜。
20 按以上方論。乃仲景治太陰病法也。要之人病太陰傷寒。其脈証實不止此。學人須於昔賢方論。參合用之。
URN: ctp:ws60400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