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卷三·高后纪第三

《卷三·高后纪第三》[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高皇后吕氏荀悦曰:「讳雉之字曰野鸡。」应劭曰:「礼,妇人从夫谥,故称高也。」师古曰:「吕后名雉,字娥姁,故臣下讳雉也。姁音许于反。」生惠帝。佐高祖定天下,父兄及高祖而侯者三人。师古曰:「父谓临泗侯吕公也。兄谓周吕侯泽、建成侯释之。」惠帝即位,尊吕后为太后。太后立帝姊鲁元公主女为皇后,无子,取后宫美人子名之以为太子。惠帝崩,太子立为皇帝,年幼,太后临朝称制,师古曰:「天子之言一曰制书,二曰诏书。制书者,谓为制度之命也,非皇后所得称。今吕太后临朝行天子事,断决万机,故称制诏。」大赦天下。乃立兄子吕台、产、禄、台子通四人为王,苏林曰:「台音胞胎。」封诸吕六人为列侯。语在外戚传。
2
元年春正月,诏曰:「前日孝惠皇帝言欲除三族辠、妖言令师古曰:「罪之重者戮及三族,过误之语以为妖言,今谓重酷,皆除之。」,议未决而崩,今除之。」二月,赐民爵,户一级。初置孝弟力田二千石者一人。师古曰:「特置孝弟力田官而尊其秩,欲以劝厉天下,令各敦行务本。」夏五月丙申,赵王宫丛台灾。师古曰:「连聚非一,故名丛台。盖本六国时赵王故台也,在邯郸城中。」立孝惠后宫子强为淮阳王,如淳曰:「外戚恩泽侯表曰皆吕氏子也,以孝惠子侯。」晋灼曰:「汉注名长。」韦昭曰:「今陈留郡。」不疑为恒山王,如淳曰:「今常山也,因避文帝讳改曰常。」弘为襄城侯,朝为轵侯,师古曰:「轵音只。」武为壶关侯。秋,桃李华。
3
二年春,诏曰:「高皇帝匡饬天下,师古曰:「匡,正也。饬,整也。饬读与敕同,其字从力。」诸有功者皆受分地为列侯,师古曰:「分音扶问反。」万民大安,莫不受休德。师古曰:「休,美也,音虚虬反。他皆类此。」朕思念至于乆逺而功名不著,亡以尊大谊,施后世。今欲差次列侯功以定朝位,师古曰:「以功之高下为先后之次。」臧于高庙,世世勿绝,嗣子各袭其功位。其与列侯议定奏之。」丞相臣平言:师古曰:「陈平。」「谨与绛侯臣勃、师古曰:「周勃。」曲周侯臣商、师古曰:「郦商。」颖阴侯臣婴、师古曰:「灌婴。」安国侯臣陵等议,师古曰:「王陵。」列侯幸得赐餐钱奉邑,应劭曰:「餐与湌同。诸侯四时皆得赐餐钱。」文颖曰:「湌,邑中更名算钱,如今长吏食奉,自复媵钱,即租奉也。」韦昭曰:「熟食曰湌,酒肴曰钱,粟米曰奉。税租奉禄,正所食也。四时得闲赐,是为湌钱。湌,小食也。」师古曰:「餐、湌同一字耳,音千安反。湌,所谓吞食物也。餐钱,赐厨膳钱也。奉邑,本所食邑也。奉音扶用反。」陛下加惠,以功次定朝位,如淳曰:「功大者位在上。功臣侯表有第一、第二之次。」臣请臧高庙。」奏可。春正月乙卯,地震,羌道、服虔曰:「县有夷蛮曰道。」师古曰:「羌道属陇西郡。」武都道山崩。师古曰:「武都道属武都郡。」夏六月丙戌晦,日有蚀之。秋七月,恒山王不疑薨。行八铢钱。应劭曰:「本秦钱,质如周钱,文曰『半两』,重如其文,即八铢也。汉以其太重,更铸荚钱,今民间名榆荚钱是也。民患其太轻,至此复行八铢钱。」
4
三年夏,江水、汉水溢,流民四千馀家。师古曰:「水所漂没也。」秋,星昼见。
5
四年夏,少帝自知非皇后子,出怨言,皇太后幽之永巷。如淳曰:「列女传周宣姜后脱簪珥,待罪永巷,后改为掖庭。」师古曰:「永,长也。本谓宫中之长巷也。」诏曰:「凡有天下治万民者,盖之如天,容之如地;上有驩心以使百姓,百姓欣然以事其上,驩欣交通而天下治。今皇帝疾乆不已,乃失惑昬乱,不能继嗣奉宗庙,守祭祀,不可属天下。师古曰:「属,委也,音之欲反。」其议代之。」羣臣皆曰:「皇太后为天下计,所以安宗庙社稷甚深。顿首奉诏。」五月丙辰,立恒山王弘为皇帝。晋灼曰:「史记惠帝元年,子不疑为常山王,子山为襄城侯。二年,常山王薨,即不疑也。以弟襄城侯山为常山王,更名义。丙辰,立常山王义为帝。义更名弘。汉书一之,书弘以为正也。」师古曰:「即元年所立弘为襄城侯者,晋说是也。」
6
五年春,南粤王尉佗自称南武帝。韦昭曰:「生以武为号,不稽古也。」师古曰:「此说非也。成汤曰『吾武甚』,因自号武王。佗言武帝亦犹是耳,何谓其不稽古乎?」秋八月,淮阳王强薨。九月,发河东、上党骑屯北地。
7
六年春,星昼见。夏四月,赦天下。秩长陵令二千石。应劭曰:「长陵,高祖陵,尊之,故增其令秩也。」六月,城长陵。张晏曰:「起县邑,故筑城也。」师古曰:「此说非也。黄图云长陵城周七里百八十步,因为殿垣,门四出,及便殿掖庭诸官寺皆在中。是即就陵为城,非止谓邑居也。」匈奴寇狄道,攻阿阳。师古曰:「狄道属陇西。阿阳,天水之县也。今流俗书本或作河阳者,非也。」行五分钱。应劭曰:「所谓荚钱者。」
8
七年冬十二月,匈奴寇狄道,略二千馀人。春正月丁丑,赵王友幽死于邸。己丑晦,日有蚀之,旣。以梁王吕产为相国,赵王禄为上将军。立营陵侯刘泽为琅邪王。夏五月辛未,诏曰:「昭灵夫人,太上皇妃也;武哀侯、张晏曰:「高帝兄伯也。」宣夫人,高皇帝兄姊也。如淳曰:「皆追谥。」号谥不称,其议尊号。」丞相臣平等请尊昭灵夫人曰昭灵后,武哀侯曰武哀王,宣夫人曰昭哀后。六月,赵王恢自杀。秋九月,燕王建薨。南越侵盗长沙,遣隆虑侯竈将兵击之。应劭曰:「竈姓周,高祖功臣也。隆虑,今林虑也,后避殇帝讳,故改之。」师古曰:「虑音庐。」
9
八年春,封中谒者张释卿为列侯。孟康曰:「宦官也。」如淳曰:「百官表谒者掌賔赞受事。灌婴为中谒者,后常以阉人为之。诸官加中者,多阉人也。」诸中官、宦者令丞皆赐爵关内侯,食邑。如淳曰:「列侯出关就国,关内侯但爵耳。其有加异者,与之关内之邑,食其租税。宣纪曰『德、武食邑』是也。」师古曰:「诸中官,凡阉人给事于中者皆是也。宦者令丞,宦者署之令丞。」夏,江水、汉水溢,流万馀家。
10
秋七月辛巳,皇太后崩于未央宫。遗诏赐诸侯王各千金,将相列侯下至郎吏各有差。大赦天下。
11
上将军禄、相国产颛兵秉政,师古曰:「颛读与专同。」自知背高皇帝约,师古曰:「非刘氏而王,非有功而侯。」恐为大臣诸侯王所诛,因谋作乱。时齐悼惠王子朱虚侯章在京师,以禄女为妇,知其谋,乃使人告兄齐王,令发兵西。章欲与太尉勃、丞相平为内应,以诛诸吕。齐王遂发兵,又诈琅邪王泽发其国兵,并将而西。产、禄等遣大将军灌婴将兵击之。婴至荥阳,使人谕齐王与连和,待吕氏变而共诛之。师古曰:「变谓发动也。」
12
太尉勃与丞相平谋,以曲周侯郦商子寄与禄善,使人劫商令寄绐说禄师古曰:「绐,诳也。」曰:「高帝与吕后共定天下,刘氏所立九王,吕氏所立三王,皆大臣之议。事已布告诸侯王,诸侯王以为宜。今太后崩,帝少,足下不急之国守藩,师古曰:「之,往也。」乃为上将将兵留此,为大臣诸侯所疑。何不速归将军印,以兵属太尉,师古曰:「属音之欲反。」请梁王亦归相国印,与大臣盟而之国。齐兵必罢,大臣得安,足下高枕而王千里,此万世之利也。」禄然其计,使人报产及诸吕老人。或以为不便,计犹豫师古曰:「犹,兽名也。尔雅曰『犹如𪊨,善登木』。此兽性多疑虑,常居山中,忽闻有声,即恐有人且来害之,每豫上树,乆之无人,然后敢下,须臾又上。如此非一,故不决者称犹豫焉。一曰陇西俗谓犬子为犹,犬随人行,每豫在前,待人不得,又来迎候,故云犹豫也。𪊨音几。」未有所决。禄信寄,与俱出游,过其姑吕嬃张晏曰:「嬃音须。」师古曰:「吕后妹。」嬃怒曰:「奴为将而弃军,吕氏今无处矣!」师古曰:「言见诛灭,无处所也。处字或作类,言无种类也。」乃悉出珠玉宝器散堂下,曰:「无为它人守也!」
13
八月庚申,平阳侯窋行御史大夫事,师古曰:「窋,曹参子也,音竹出反。」见相国产计事。郎中令贾寿使从齐来,因数产师古曰:「数,责之也,音数具反。」曰:「王不早之国,今虽欲行,尚可得邪?」具以灌婴与齐楚合从状告产。师古曰:「齐楚俱在山东,连兵西向,欲诛诸吕,亦犹六国为从以敌秦,故言合从也。从音子容反。」平阳侯窋闻其语,驰告丞相平、太尉勃。勃欲入北军,不得入。襄平侯纪通尚符节,张晏曰:「纪通,信子也。尚,主也,今符节令也。」晋灼曰:「纪信焚死,不见其后。功臣表云纪通纪成之子,以成死事,故封侯。」师古曰:「晋说是也。」乃令持节矫内勃北军。师古曰:「矫,诈也,诈以天子之命也。」勃复令郦寄、典客刘揭说禄,应劭曰:「典客,今大鸿胪也。」师古曰:「揭音竭。」曰:「帝使太尉守北军,欲令足下之国,急归将印辞去。不然,祸且起。」禄遂解印属典客,师古曰:「属音之欲反。」而以兵授太尉勃。勃入军门,行令军中曰:「为吕氏右袒,为刘氏左袒。」师古曰:「袒,脱衣袖而肉袒也。左右者,偏脱其一耳。袒音徒旱反。」军皆左袒。勃遂将北军。然尚有南军,丞相平召朱虚侯章佐勃。勃令章监军门,令平阳侯告衞尉,毋内相国产殿门。产不知禄已去北军,入未央宫欲为乱。殿门弗内,俳徊往来。师古曰:「俳徊犹傍偟,不进之意也。俳音裴。」平阳侯驰语太尉勃,勃尚恐不胜,未敢诵言诛之,邓展曰:「诵言,公言也。」乃谓朱虚侯章曰:「急入宫衞帝。」章从勃请卒千人,入未央宫掖门,师古曰:「非正门而在两旁,若人之臂掖也。」见产廷中。餔时,遂击产。产走。天大风,从官乱,莫敢鬬者。逐产,杀之郎中府吏舍厠中。如淳曰:「百官表郎中令掌宫殿门户,故其府在宫中,后转为光禄勋。」
14
章已杀产,帝令谒者持节劳章。师古曰:「慰问之。」章欲夺节,谒者不肯,章乃从与载,因节信驰斩长乐衞尉吕更始。师古曰:「因谒者所持之节,用为信也。章与谒者同车,故为门者所信,得入长乐宫。」还入北军,复报太尉勃。勃起拜贺章,曰:「所患独产,今已诛,天下定矣。」辛酉,斩吕禄,笞杀吕嬃。分部悉捕诸吕男女,无少长皆斩之师古曰:「分音扶问反。」
15
大臣相与阴谋,以为少帝及三弟为王者皆非孝惠子,复共诛之,尊立文帝。语在周勃、高五王传。
16
赞曰:孝惠、高后之时,海内得离战国之苦,君臣俱欲无为,故惠帝拱己,师古曰:「垂拱而治。」高后女主制政,不出房闼,师古曰:「闼,宫中小门,音他曷反。」而天下晏然,刑罚罕用,民务稼穑,衣食滋殖。师古曰:「滋,益也。殖,生也。」
URN: ctp:ws617699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