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卷三

《卷三》[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钦定四库全书
2
古今纪要卷三
3
宋 黄震 撰
4
后汉光武中兴髙祖九世孙出自景帝初刘𤣥在平禁兵中立为更始而光武为偏将军建武元年即位光武大度马深几答明谟书雄㫁外不灌赤眉臣行铜 营 窦融 抑 戚 退功昆阳之战寻邑兵号百万秀光武讳奔之莽兵大溃于是四方豪杰响应秀持节镇慰河北除莽虐政复汉官名吏民喜恱更始元年 北至蓟㑹王郎据邯郸秀欲发还用邳彤说进攻邯郸㧞之 击铜马降之南徇河北亦降 命冦恂守河内以拒洛阳朱鲔遣邓禹西入闗自引兵北徇燕赵二年 围朱鲔降之入都洛阳建武元年赤眉入长安邓禹兵败遣冯异代之勑曰征伐非必畧地攻城要在平定安集之耳 冯异大破赤眉馀衆东向宜阳帝亲率六军待之赤眉降以盆子为赵王郎中二年 耿弇伐张步降之降五校馀党齐地平五年来歙袭攻隗嚣据陇为其所围上亲征十馀万衆皆降嚣奔西域死子纯自立后降八年 岑彭大破蜀兵见刺呉汉八战八克刺杀公孙述其将延岑以城降十一年摹右取天下规 事 召伏湛为尚书典定旧制卓茂为太傅建武元年 封诸将使冯勤典封事莫不厌服元年召侯霸拜尚书令明习故事奏行前世善政法度四年起太学稽式古典修明礼乐五年 立五经博士礼严光五年 并省四百馀县吏职减损十置其一田租三十税一如旧制元年 罢郡国车骑士材官楼船及军假吏令还民伍七年 既平蜀表李业之闾徴处士费贻任永冯信西土归心十二年 非警急未尝言军耿弇等亦上大将军印绶   文书简寡十存一焉十三年 梁统奏死刑太轻请定律令不报十四年治天下亦欲以柔道十七年 第五伦每读诏书曰真圣主也二十一年 初建三雍中元元年节右偃武修文及 约事 西域十八国遣子入侍请都护弗许二十二年 日逐王遣使称臣臧宫愿得五千骑立功不从二十四年 匈奴求和亲臧宫马武请击报非其时不如息民自是诸将莫敢言兵事者二十七年事右不事边功 朱浮言守宰数易自是代易颇简六年 郑兴愿留言柔克之政帝颇伤严急故及之七年 命司𨽻督察三公陈元请以王莽罔宻为戒七年 韩歆直言帝不能容宣诏责之歆自杀十五年 欧阳歙张级及郡守十馀人皆坐度田不实下狱死十五年 废郭后太子强避位立太子庄十九年大司徒戴涉坐入奚涉罪下狱死帝以三公连职策免大司徒窦融二十年 上以赤伏符即位由是信䜟桓谭谏帝以为非圣无法出为郡丞道死中元元年 右督察严急等事
5
将一邓禹杖策追及于业业救万民之命 说帝延揽英雄庙立髙祖之西入闗谒祠髙 收十一帝神主缓二十四为司徒命任用多诱之荐贾冦呉究 欲 取赤眉迫于君 屡失利 入闗功虽不然能为汉得人心张披图对在徳厚薄过大度渊谟君臣同德 比 良智勇不及学行 之 逺权势后家法传 世子训罢石臼河平抚乌丸卑鲜 诸羌孙隲外戚孝兄弟忠不免
6
将五冦恂守河内比萧何伪屈贾复类蔺相如峻不从王郎从光武识真 杀皇甫文降髙 亦兵家刳肠涤胃之法足有大臣之徳 取上谷印绶经明行修文武备光武不任功臣如邓冦皆用不尽其才颖邓禹荐守河内 川借㓂
7
将七冯异败赤眉定闗中功最大定谨逊行恩徳 光武敇异平 安集 异说光武施君臣契合处用心同如邓禹 荐姚期知人不及邓禹隂初间去就不劝光武结曹竟父子 条二千石长吏同心与不附者说李轨三事皆权术 用兵智计亦髙
8
将六岑彭以诚信降朱鲔让以智计破秦丰出移檄江南班行诏命 邓 等遣使入蜀绕 延岑军后述大惊公持军秋毫无犯因荆门事一由征南 彭见刺呉汉 之平蜀
9
将三贾复勇数破青犊五校解自请击郾十征伐未尝败 与诸将溃围 急 身被 二创以其轻敌希令逺征为每论功复未尝言复剽甲兵敦儒学以功臣不 祖 参议大事惟 与邓禹李通将二呉汉质厚少文常为先锋 邓禹荐其勇智有谋从北击郡贼初说彭宠以幽州兵 光武北发十郡兵斩幽州牧苖曾而发其衆述收其守长而鬲县五姓降 八战八克斩公孙 而蜀平 北击匃奴分意气自若隠若敌国入朝受诏夕引道 田宅 昆弟 愿无赦 初 蜀请罢三郡棹卒帝不聴而胜胜帝欲罢诸郡甲卒汉不遣而 刘尚分营
10
葢延与呉汉同谋归光武封勇而兵精永所将亦幽州与 㧞敖仓酸枣 丘 破刘 胜董宪授勇而寡谋以两以违指 败 帝数 书戒之
11
陈俊从光武河北齐镇抚齐地 以坚壁困五校百佐耿弇平抚贫弱表有义 姓歌之臧宫以下江兵从光武得佐呉汉岑彭平蜀 请击匃奴 愿 五千骑亦失之轻将四耿弇以上谷兵从光武称北道主人而说光武无从更始罢兵北发幽州十郡兵引 南因请北收上谷兵未发者以定彭宠于渔阳竟取张丰于涿郡 东攻张步 平齐地 有志 成功比韩信名凡平郡四十六屠城三百未尝摧折邑累叶功 击祝阿 溃录城 修攻具致费 㧞幽灾走西安无激怒张步战临淄料敌制胜 算 遗策 二十八将最优
12
耿国弇弟北立呼韩邪为单于由是乌桓鲜卑保塞自守 虏逺遁中国少事然害见于两晋之世耿秉国子功上书显宗言兵事战成 度辽将军七年 与窦固北伐不匃奴怀其威信耿䕫秉弟自伐匈奴出塞五千里 汉出师未尝至
13
耿恭国弟广之子氏守疏勒衰比苏武 耿 与汉盛姚期从河北李呼䟆出蓟掠守魏郡三盗清犯信义 不杀 熊 不虏 服丧 年 顔谏争
14
王霸有信义斩从光武不去箭疾风知劲草永合 王郎 苏茂 及酒樽不动 度河不战屈人兵北守上谷二十馀歳与匃奴乌桓大小数十百战 边无事 言冝和亲 臧宫不见大敌故请五千骑立功
15
将九祭遵从平河北杀孝义恭俭儿亷洁儒雅丰诸将中最贤 格 光武舍中 椎破张 肘石军旅不忘爼豆私克己奉公赏赐尽与士卒家无 财 征蜀卒
16
祭彤幼至孝独在冢侧盗贼哀之北治县无盗贼守边能以夷狄攻夷狄威声扬 方胡夷皆来附野无风尘能在辽东三十年衣无兼副京孝能感盗贼故信 感夷狄 乌桓鲜卑每朝 常过冢号泣边辽东立祠奉祭弟东汉 吏第一 遵从
17
任光 李忠 万修王郎起光武自蓟狼狈还独光为汉守信都与忠修迎谒光武藉以起兵妻系汉兴亡功最大丹光定计发兵忠不顾母 杀马宠之弟 守 阳课第一任隗光子与贤宰相心和帝初窦宪秉权隗清浄寡欲 袁安同 持重处正 谏窦北伐邳彤王郎时以和成郡为汉守迎光武㑹信都决䇿不容光武西还长安最系汉成败之机 不顾家与李忠同
18
刘植王郎起㨿昌城迎光武大说降刘杨 皆于平王郎有 功耿纯见官属兵将法度自结纳破王郎起烧庐舍举族从光武 从平邯郸又 铜马 治郡见思将八朱佑质直儒学不得虏掠 将兵多受降克定为本禁士卒请改诸王为公三公去大名将十景丹将上谷突骑从光武丹羣臣推大司马惟呉汉及丹帝以 为骠骑将军王梁与呉汉葢延同从光武别助㓂恂守河内尹以䜟为大司徒 降赤眉 校 破五校 河南穿渠不流
19
杜茂归光武于河北田击五校于魏郡清河东郡三郡清静 屯 晋阳卢芳遁匃奴稍降马成追从光武河北北平李宪代杜茂屯北边 方无事
20
刘隆追从光武河北恳助冯异拒朱鲔李轶交讨李宪 守南郡以 田下狱 副马援伐 趾代呉汉大司马
21
傅俊从河北彭从破王寻助岑 平秦丰
22
坚镡从河北拒董欣反宛城取之年邓奉反新野镡南 奉北当欣劳苦一 卒全之马武从昆阳自平羣盗尉战为锋意败为殿对降射犬 言可守 不谕帝 邓禹所 谦右二十八将显宗永平中图形云台按东汉精华云髙祖功臣皆跅跎之士光武功臣皆信义儒学之士又论二十八将次第邓冦贾复才德兼优最髙次冯异岑彭呉汉耿弇勲髙次姚期王霸祭遵朱佑之属皆贤馀亦忠义勇敢智略之士全无奸雄厠其间惟马武人物不及亦无过皆起河北樊崇号赤眉异攻之 立刘盆子自入㨿长安之光武使冯崇出闗帝 将盛兵降 待以不死王郎本傅名昌据卜相以河北有天子气诈称成帝子入 邯郸 汉兵㧞邯郸斩之刘永梁孝王八世孙呉更始令绍封斩更始败亦自称天子 汉围之永将 永降龎萌更始以牧兾州属谢躬败降延帝以其逊顺可托孤 击董宪诏独下盖 萌疑乃反张步以琅琊反㧞刘永立为齐王据郡十二 耿弇 之而降 后逃奔斩之
23
李宪据庐江自立马成㧞之
24
彭宠王郎死宠恃功过望封反称燕王 宠苍头领宠降 不义侯卢芳诈称武帝曾孙结匈奴自立匈建武十六年降封代王 后复反死 奴中隗嚣起兵应汉士大夫皆归之入待用王元计欲专方面 击冯愔有功述子后称臣公孙 汉平之武嚣最无识说就更始不就公孙述叛光 马援初 从光武 聴而援去
25
公孙述据蜀自立为天子 呉汉平之
26
右一时僭窃者又铜马左距鹿青犊五校尤来大抢五幡
27
刘伯升名演社稷 光武长兄稷破家厚士谋复敇部将刘 更始并诛之李通以䜟结帝权常居守京师谢娶帝女弟谦恭避 势 为宰相 病上印王常以下江兵属光武击知义识真蘓恭俭遵法 共破寻邑 邓奉董欣 茂龎萌邓晨以䜟结知州光武自蓟走晨请从铜马于兾 给军不絶以常山主 帝追北道来歙使隗嚣不辱命嚣 倾廪赈饥 袭畧阳嚣惊其神坚守以弊被刺自书表荐叚襄骨鲠而絶有●缨气象歙曾孙太事安帝 事 子
28
窦融河西翕然归之恭因班彪说决意归汉大司空 卑 已甚数辞爵邑子固明习兵事羌胡服其恩信事明章曾孙宪外戚专权不勒功燕然和帝诛恶 至弑逆𤣥孙章顺帝朝校好学有文章下入东观为 书郎 谦虚 士
29
马援不能守章句就推财散施似论公孙述光武智将识过人识去 论光武 髙祖 说降隗嚣守聚米为山谷零来歙奏陇西非马援不能定边 陇西撃破先 置金城边邑耕牧乐业 为守最得大体姓务用恩信以待下拒任吏以职但总大体 大 侵小民黠羌饮旅 乃太守事平交趾怯又平五溪蛮苡马革裹尸上马矍铄皆勇不能 之过 载薏 铸五铢钱 铜马式戒兄子当学伯髙子廖劝马后节俭显不训诸子 事 宗事肃宗乐破羌迎气 骄侈兄子严学问有行义清守陈留盗贼族孙棱行义水利 赈贷守贤太卓茂専务德化言初拜丞相府吏与误认者焉受迁宻令人有 亭长受米肉者茂曰遗之而 何故言耶数年教化大行道不拾遗情视人如子法莽居摄病免 律设大夫礼顺人 二语足尽律之说十二人 光武访之为太傅封褒德侯常云台三二十八将起河北封李通王 佐南阳附窦宪以河西 独茂以德选
30
伏湛伏生九世孙原世传经学宠清浄无竞异饥歳食麄保全平 谏征彭 时贼徐 卿等据富平唯 子隆奉 愿降司徒伏公死节张步杀之
31
侯覇全临淮前百姓乞留奏明习故事察收拾遗文 世善政皆 行之 明 守正宋宏止繁声覇戒淫色寛风易妻人与伏湛之造次卿射侯 之奏行 大此三 皆中兴明相韩歆好直言欧尝证歳将饥免归复诏责之自杀 后 阳歙戴涉相代为司徒下狱死蔡茂不仕莽朝徒守广汉有政绩 位司 清俭匪懈
32
郭贺晓习故事赐荆州刺史有殊政章后显宗到南阳 三公服去襜帷以 有徳冯勤吏事精勤差次封爵
33
赵熹少有节俭之 战功 舞隂大姓李氏愿降守青州 中封禅宣秉不仕王氏无少修髙节以迁司𨽻务举大纲牧养亲族 担石储 下四人皆行义士张湛好礼谏遇妻子若严君太下公门尽礼父母之国 光武惰容 为 子太傅郭后废称疾王丹居家载酒劝农人皆兼功自厉择不交陈遵 不许子奔同门生 交
34
为大司徒恢恭俭以妻子不入官舍不妻布裙曵柴鲍 拜之 友人不肯见后 应召杜林不屈隗嚣更始妻子 义感刺客功曹荐代 发更始䘮司求谒永平中为 徒桓谭博学好古论数与刘歆扬雄所为相类仕莽朝黙然 时政辅佐抑末 非䜟 新论冯衍光武即位衍为更始不时至帝怨之归后交隂兴帝惩西京外戚賔客得罪西申屠刚𤣥直不慕直鰌汲黯武对策刺王莽罢归说隗嚣 报汉 谏光 出㳺 谏帝自选举法理严宻言言太子宜简贤保免时羣臣莫敢正 刚切谏并不内病 归
35
鲍永叱狗去妻孝富知更始亡方罢兵诣河内云不忍以其衆幸 贵忠 守鲁郡撃破董宪禆将恢牧扬州缓其衘辔司隷刻赵王良与鲍 为二鲍 哭更始冢 争韩歆 子平盗 为司𨽻守正有父风 守汝南有水利 为司徒言楚狱事章帝 孙南阳神父 兴学事章帝
36
郅恽上东门候拒帝不内善举孝子古初谏光武说太子引退 处父子之际苏竟说降邓仲况刘龚不伐其功
37
刘平孝感贼赋拜全椒长人増赀就 减年就役郭伋守渔阳颖川易乱为治盗贼销散匃奴逺迹牧并州竹马交迎 言不当专用南阳人杜诗安集洛阳杀萧广心南阳杜母临水利农器复虎符 身在外 在朝廷 事献纳孔奋姑臧长身不自润守武都清平
38
张堪先守蜀一毫无取岐渔阳撃匃奴麦两樊宏光武之舅甫谦柔畏谨 仲山 后 子不交賔客好以大儒为师 隂兴 施接賔而门无侠客二者皆贤 族曾孙励志行儒修儒术安邓太后朝上 学疏 流民
39
隂兴光武后弟为辞封谓将帅有功者多竈不肯代呉汉 大司马 祀管仲 祀朱浮幽州牧以渔阳守彭宠不从宻奏之激成其变 言不任三府 守宰数易 广博士选梁统与窦融同事以河西归光武复刚毅好法以王嘉减死刑太轻 欲尽 旧制 子议礼徙九真悼骚序 内二女 州郡徒劳宗七事显宗肃竦孙秉政 外戚进贤辟巨览陈龟李固周举要无大臣之道帝交宦寺 载租救饥妇人之仁 事顺商之子事冲帝质帝诸质帝言其䟦扈见弑十恒帝与中常侍谋诛之 梁皆弃市 收财三 馀万万减天下半租
40
张纯安世之后帝明习故事制位司空慕曹参无为光武非惠 时比 礼 多出纯 议禘祫昭穆合礼禅最非 按七经䜟立明堂辟雍非国奏封传奋甫吉 自安世凡传 八世
41
郑兴劝隗嚣不称王不为䜟几得罪 日食疏用郭伋言春秋之学子衆奉使不拜 事明帝
42
范升言左氏不祖孔子而丘明师徒相传又无其人名奏左氏失十四事不可录三十一事并及史记戾五经
43
陈元与范升辩难卒立左氏 谏司察三公冯鲂与郏贼延褒力战降皆赦之仁勇司空桓荣为利之学得大陈车马非光武时贤极多而荣独 以傅太子 知人之明子郁尚书学授肃宗和帝经时纳忠言正论郁子焉授安帝顺帝经至三公焉孙典骢马御史与何进同谋诛宦官焉弟子鸾陈五事牾内官鸾子晔不舍宿杨氏焉兄子彬蔡邕齐方不与曹节壻冯 共酒食彬父麟侍讲以直道牾左右
44
张宗勇鬬与邓禹表为偏将军眉 冯异破关中营堡 为禹后拒拒赤定颍川青兾盗班彪沉重好古荐王命论儆隗嚣论为窦融画策归汉 以融 见召 良史才 迁史得失最详固之所以赞迁者皆其说 请为东宫置贤傅子固史能继父业有馀于文章不足于志操引著汉书衆两都赋死賔●典 寛和容 坐窦宪 狱中
45
明帝 议定南北郊冠冕车服制度 宗祀光武 登灵台辟雍大射养老观听者亿万 画云台 诸王子弟外戚四姓至期门羽林悉令通经匈奴亦遣子入学 奉建武制度无变 后妃家不封侯与政儒学文物盛处 祭彤破赤山乌桓塞外震讋 班超斩鄯善于置西域复通 天下太平人无徭役 歳比丰稔百姓殷富 白狼盘木百馀国前世所不至皆称臣奉贡白狼王作诗颂徳逺近畏服事褊察大臣数被诋毁尚书以下至提拽 朝廷争为严切惟锺离意谏请缓刑上亦不时用之 天竺求佛得其书及沙门来楚王英首奉之以逆诛楚狱死徙者以千数赖马后及寒朗言始悟其滥右苛察好佛等事过横经自讲撞郎皆失 文物 文景之世寛厚恭俭之化不及 施刚于燮友之世
46
锺离意光武时解罪徒桎梏尅期皆至北以张恢赃物不受珠玑之赐 大旱谏起 宫而雨解衣忧格免郎过误之罪侯忠厚亷直初以直谏出相鲁以爱利为化 本 霸所辟 为督剰不按亭长谓宜先请所内后徳阳殿成明帝谓意在不得立
47
宋均立学禁淫祀辰阳长山娶皆取巫家守九江去槛穽虎渡河 蝗不入境 迁河内政化大行法为尚书令不畏威失正苛寛和不喜而文 吏能寛离 未害 察者虽廉 毒
48
寒朗以死争楚狱理出千馀人
49
邓训见禹传
50
祭彤北伐逗遛下狱 馀见前
51
东平王苍议定礼乐还谏猎为以至亲辅政不自安 国 善最乐窦固击匃奴通西域
52
牟融为司𨽻百僚惮之方经明才髙善议论帝以为司空举动 重甚得大臣节郭丹司徒
53
范迁在公辅有田一顷与兄子 四子无立锥之地呉良为郡吏斥王望忠正 争徐正自系
54
承宫拾薪虏朝廷惮其节 使求见
55
亷范收薛汉守守云中执炬斩虏 蜀五袴歌虞延伏腊遣囚徒徒诛隂茂客 司
56
宗室有节行谏止常平仓
57
章帝 除楚狱禁锢 诏劝农桑 有司选举 进柔良理寃狱 陈宠请涤烦苛第五伦戒严酷皆深纳之 白虎观议五经称制临决 诏及秋冬治狱朱晖称疾不署均输之法帝遣问起居赐钱物衣服孔僖崔駰为人告讦帝诏弗问 诏三公曰俗吏矫饰朕甚厌之安静之吏月计有馀 幸鲁祠孔子作六代乐褒宠郑均毛义之行义 报囚止用十月郭躬为廷尉条可轻者四十一事行之 曹褒定礼制 帝厌明帝苛察事从寛厚又体以忠恕文以礼乐 魏文称章帝长者右长厚处 窦宪骄横夺沁水公主田园帝切责之不能绳其罪 信窦后废太子庆立肇为太子异日女主临朝外戚用事皆此基之右帝失处
58
第五伦守㑹稽㫁滛祀守西门豹第五伦宋均狄仁杰皆是一理 蜀选孤贫 章帝擢为司空长论贵戚马窦最切时能虽峭直然疾俗吏啬帝 者褒称以劝 在家 弭盗保乡里 为夫平徭赋理寃结祀为市椽市无阿枉风移俗易㑹稽淫 絶 蜀郡赇赂絶 为太守为三公奉公尽节斩比贡禹过之用不尽其才中史论其在㑹稽自 刍妻执㸑为矫激然虽非 道惟无欲故能无私
59
傅毅廸志诗贤七激诗讽肃宗不好 作显宗颂韦彪孝苛议论多忠厚之论选举二千石妄论吏治 刻宜谨尚书 选 二千石勿 迁鲍昱请除楚狱禁锢馀见鲍永传
60
郑均谏兄受遗帝召迁尚书数纳忠言 幸其舍赐禄郑宏所陈有益皆著之南宫辟后为太尉见伦曲躬 初第五伦所帝置云母屏贾逵入讲左氏春秋谓证刘氏为尧后者独左氏左氏自刘歆陈元之争未得立今始立丁鸿让国因白虎殿无双卒后和帝朝 日食言窦宪 诛之
61
朱晖年十三遇贼㧞刀况在太学闭门不见隂就不从太守阮况市牛 卒厚赠之 夺隂就主簿璧与东平王苍堪守临淮强直林散家赈饥均以知己之言恤张 妻子 争张 铸钱鬻盐 输之议不署不开口帝悟寝其事
62
乐恢随焦永之官皦然不汚宪为功曹选举不阿为仆射举刺无避 不附 上疏谏不聴宪胁杀之
63
郭躬守法平恕命为廷尉轻刑条四十一文不及亡 奏谳法科多所生全 论赦昌盛陈宠通法律兼经术刑辞讼比益劝章帝涤荡烦论三微月 㫁 条法 于甫刑者除之礼刑相表里温为广汉显用良吏为廷尉寛为司空奏议 粹号任职祖 不献遗 窦宪所谓寛而栗 子忠事安帝
64
班超彪少子任投笔十开西域五十馀国不费中国兵财 事三 一年 荡佚简易寛小过举大纲击子勇复西域帝又发诸国 匃奴 当安 时李恂督使贾胡不受西域遗物杨终在明帝朝论广陵楚淮阳济南狱论徙者数万帝从诏还徙者 白虎殿 经王充市肆书一阅辄诵其论衡汉蔡邕得而秘之王朗得而方进 书谓 太平过前代崔駰博治文学踈与班固齐名正直过之识客窦氏以正谏 然客于窦亦不得为逺 子字子玉乔系狱问椽礼按文字似駰兼有政迹而清 杜 为八使以赃 之非其罪 事安顺帝子事桓帝寔政论多未当别汉政寛于权戚急于忠贤 欲加严而不 白 无道之世当劝之明别忠邪不当教之严刑五谓文帝严谓孝宣优于文未当守 原
65
秦彭循吏耻辱 万石秦氏麟迁山阳以礼训人不加守颍川感 鳯等瑞肃宗亲行之和帝 窦太后临朝 窦宪用事破北单于勒功燕然又破之金微山既立大功兄弟专权日甚外戚始此帝乃与郑衆谋诛宪自是衆常预政宦官用权始此 太后崩帝始知梁所出乃封梁竦十三人为侯梁氏自此又用权袁安和帝朝最贤相东汉亦未易比郡明帝时自为县功曹不为从事持书 守楚 出楚狱四百人人 章帝朝尹河南十年京师肃然虏不以赃罪为九卿议事不阿三公 还北 生口事为司徒和帝立立谏窦宪为三公隗劾窦景擅发边兵 争窦宪 北单于 与任 贬免窦宪党二千石四十人窦天子及大臣皆恃赖之任以安之公忠不能制 氏呜咽流涕 光武不 大臣之弊无最得待夷狄之道还北虏生口西窦宪北伐谏 劳师 宪立北单于谏以失信 单于陈宠不遗窦宪少为廷尉寛厚刻弊之风 衰 馀见前
66
魏霸守钜鹿简恕不及人之短
67
贾逵为侍中甚信用 馀见前
68
汝郁为鲁相以德化
69
丁鸿日食言窦氏
70
何敞守汝南以春秋㫁狱 立礼官
71
徐防司空试五经章句 士
72
袁安子孙子京经学汤京子彭清洁信彭弟汤诸儒称其节 子逢寛厚笃 为三公 逢弟隗奢以坠子安子敞为三公亷勤不阿失邓氏㫖杀身 敞 盱不附梁兾 彭孙闳以兄弟骄阳狂避难变宏弟中清亮与范滂友贤中弟洪耻賔族贵势 石门师 中子秋 七 同死太守之
73
张酺侍讲有史鱼节徒拒窦景害郑据观全窦瓌 不杀盗 为太尉无可韩棱议欲伏拜窦宪称万歳棱正色斥之母窦氏败典案之 守南阳严平 司空 孝 推财与从昆弟与劾王就上窦宪牛酒章谏宪北伐 平生 宪立敌 荐应顺吕 周纡
74
周荣与袁安奏论窦氏夫不惧刺客之胁 大丈 子文学之士掌诏令 兴子公忠有荣风十为司空奏奸猾将军牧守以下五 馀人 黜侯览等 荐士
75
李法言宦官椒房史不实坐免八年迹拜谏议正言如旧 守汝南有声王涣令洛阳寛猛得宜民祠之
76
许荆守桂阳以礼化十二年人立庙
77
殇帝 立数月崩 邓后与邓隲立安帝年十三安帝 以日食策免三公徐防尹勤等 中常侍郑衆蔡伦等预政 令民入钱谷拜爵 邓骘击凉部叛羌推进何熈李合杨震陈禅等天下称之 邓骘欲弃梁州虞诩言不可出为朝歌长 邓太后崩上始亲政以谮废邓氏五侯为庶人 宦官樊丰周广谢恽用事 杨震连谏不用遂无顾忌诈为诏发司农钱谷震所言转切丰谮自杀丰等与阎后谗废太子保 帝崩立北乡侯数月薨宦官孙程等迎立所废太子保
78
邓骘立安帝杨求还第天封上蔡侯惟叶侯辞至五六 荐 震朱宠 下复安 宫人诬告不合死
79
杨震年五十始仕 子孙蔬食 邓骘辟之赂畏四知却王宻金论伯荣奸 帝舅耿寳荐中常侍后兄阎显亦荐所亲震皆不受等上书攻中常侍樊丰周广等救赵腾死 得丰 诈诏上之大竟以谮去 乌集䘮前 夕阳亭饮醉卒秉 赐 彪
80
鲁恭父卒年十二弟丕七歳礼过成人人间事 中牟三异 虫不犯境 居太学絶嘉禾生庭中初为光禄勲选举清平安帝 为司徒 请冬月㫁狱
81
陈忠宠之子依世典刑法务在寛详未初宠言为人议法当 于轻请除溢于甫刑 行忠依之上二十三条为决事比锢 狂易杀人减重 除蚕室刑相解赃吏三世母子兄弟 代死聴赦所代者容荐隠逸直道之士马良杜根周燮圣预上疏请 直言 搢绅先生论风封阿母王 勿㫁人臣行三年丧司言伯荣之威重于陛下 请重三府 拜 𨽻近侍惮之出守九江法雄为青州刺史撃破海贼不奉法者解印绶去 守南郡毁坏槛穽而虎害息刘恺让爵与弟行三年丧 为司徒拜请二千石陈忠荐 为太尉周磐感汝坟就禄授母丧终不仕不可为 教 门徒常千人 蔡顺至孝皆和帝时
82
班勇撃匈奴安城郭皆
83
梁慬委以西方事河西复安
84
陈禅守汉中夷贼即降匃奴退还数百里 谏设夷狄之乐不加兵但遣谕 守辽车于学说道义
85
龎参督三辅军屯奏记邓骘欲徙边郡不能自存者 守汉阳谒任常有薤水抱儿孙之事 马融明其失期帝虞诩荐有宰相器 顺 时为太尉
86
周燮丑帝不读非圣之书修举孝亷贤良特徴皆辞安 以𤣥纁聘之云 道者待时而动竟归顺帝 封宦官孙程等十九人为列侯 虞诩为司𨽻劾三公阿附及宦官张防 张防欲害诩寻败封乳母宋娥为山阳君安帝以王圣为野王君 又封梁兾为襄邑侯左雄谏不聴 李固对策请抑外戚宦官固弃官归 以梁兾为大将军弟不疑为河南尹 遣八使杜乔周举张纲周栩冯羡栾巴郭遵刘班分行天下张皓六世祖良当辨疑狱十顺帝时为司空多荐达 上书 死者八 馀人谏免之 皓子张纲埋轮以劾梁兾兄单广陵贼张婴杀二千石兾 纲守广陵 车入婴垒尉安之虞诩说无弃凉州破定朝歌之盗以二科募士顺迁武都以増竈 羌 开漕道省四千万 帝永延初为司𨽻奏三公马石刘喜阿附议又劾宦官张防弄卖 迁尚书仆射乞除义钱 好刺举九见谴考三遭刑罚年自悔杀朝歌贼数百人二十馀 不增口
87
张衡二京赋讽逾替十年乃成问安帝召为太史著灵宪篇 顺帝初作应 篇造侯风地仪左雄虞诩所荐锢之终身 上疏请守相有显效者久任否者崇经术 谏封宋娥 梁美奏举孝廉限四十惟公直能劾真伪折徐淑 选举多得人 谏扑罸
88
周举短陋黄吊子推革太原之寒食书与 琼同心辅政左右惮之 左雄才为尚为入使劾奏贪猾表荐公清雄初左雄举之枉子合为直而直坐赃举以此劾 以韩厥戮赵宣 之仆比之黄琼奏行籍田不奏孝弟及从政为四科首议覆试不可改 阿梁氏 梁兾既诛琼 居公位奏素行贪汚死徙者十馀人称既而五侯左倌徐璜等擅权琼遂 疾
89
李固合之子尚对当世之弊声求寛博戚 择 书 中常侍 振天下 阿母其外帝见 对即时出阿母常侍请罪朝廷肃然始奏议梁商令退辞髙满 为荆州刺史与贼更 六百馀人皆缚归守令 徴用诸贤与八使所劾急加罚蒜诏劾奏汉名臣 梁兾争立清河王 兾欲立桓帝为兾诬杀 此在桓帝朝
90
杜乔李固谓其学深行直当世良臣见狥察兖州太山守李固第一 桓帝初李固 废羣臣侧足而立惟乔正色无挠及清河王事起为兾诬死与李固同暴骨云
91
苏章兾州刺史按故人清河守
92
王龚刺青州劾贪极守汝南礼贤 拜太尉 言宦官王符无外家侈力学耿介不得进述潜夫论掖贵忠 浮 实贡 爱日 赦 缝霍諝奏记梁商出其舅俗长皆所居成市五门徒守金城恩信化殊 弓木常百人 里雾翟酺安帝时諌外戚歳守酒泉斩叛羌谏顺帝时迁将作监省经用 四五十万 多 正 起太学
93
郎顗占候明经台灾异上疏琼封尚书十事 对 诰 荐黄 李固杨厚推步求雨
94
龙川论曰在和帝时外戚则窦宪兄弟而宦官则郑衆为之首在安帝时外戚则邓骘兄弟而宦官则樊丰周广为之最在顺帝时外戚则梁冀兄弟而孙程张防又宦官之尤横者也然犹有骨鲠之臣忘身狥国袁安之正色折奸杨震之慨叹自杀虞诩以尸谏自陈张纲以埋轮自见以至左雄之封事李固周举之对策八使之所奏劾此汉所以虽衰而未坠欤
95
冲帝元年崩 质帝太后与梁兾立梁兾弑之立一年 桓帝太后又与梁兾立之 初质帝之立也李固所言多从梁兾疾之固策免帝目冀䟦扈遂遇弑 立桓帝年十五太后犹聴政以杜乔为太尉正色无挠朝野倚重寻以灾异免兾诬杀李固杜乔并桓帝建和元年 和平元年太后归政张陵劾兾帯劔入省诏以一歳俸赎罪冀威行内外天子拱手帝召宦官单超左悺等五人诛之封五人为侯延熹二年 黄琼为太尉奏贪汚者海内翕然二年而权归五侯尤贪纵李云上书谏受诛嬖宠愈横二年 是时封赏逾制陈藜上疏谏时宦官方炽周景杨秉上言请罢斥贪残于是条奏五十人免死天下肃然六年 初令郡国有田者亩敛税钱 李膺为司𨽻宦官屏气八年 周福房植二家賔客各植朋党由是甘陵有南北部党议始此九年 太学生郭泰贾彪等与李膺陈蕃更相褒重中外承风以臧否相尚九年成瑨刘瓆翟超黄浮皆以太守诛奸得罪陈蕃谏不纳九年帝笃好黄老浮屠宫中立祠 张牢修上书告李膺等交结生徒为部党诽讪乃逮捕党人下膺等狱陈蕃极谏䇿免之并九年 窦式申理党人乃赦归田里禁锢永康元年
96
李固杜乔黄琼并见前
97
崔寔见崔駰传下
98
荀淑弃官闲居八荀卿十一世 龙
99
李膺为青州刺史守令多望风弃官先荀爽得御为喜 为度辽将军声振逺域 是免归教授常千人出拜司𨽻破张让之柱杀其弟朔黄门休休不敢 官省 龙门 遭党事颇引宦官子弟得赦桓陈蕃免太尉朝野属意荀爽贻书勉其逺害 帝崩陈蕃窦武得政膺复为长乐少府陈窦败收党人膺诣狱考死
100
陈蕃为太尉刘宦官苏康管霸排䧟忠良蕃请理膺等 理 瓆成瑨 又上疏讼李膺范滂之罪帝讳其言策免之望灵帝即位窦后委用蕃与窦武同心用贤天下 太平而帝乳母赵娆与曹节侯览共乱天下谋杀之事泄见杀
101
锺皓九辟不就
102
陈寔坐党人请囚人灵帝初窦武辟为掾乡独弟张让后复诛党 让感寔多所全宥 闾求判正之梁上君子车及党禁解何进袁隗欲表以不次 位闭门悬 不复起 中平四年卒海内赴者三万人三子纪谌共号 君
103
延笃徙京兆寛仁经遭党锢卒 解 传
104
史弼平原相独钩党平原 无
105
皇甫规持节闗西絶诸羌降服 恶 宦官杜宻居家多陈托亦与李膺名行相次 号李杜刘佑练故事朝政为三河表杜拜司𨽻威行 廷 后乞归 门夏馥不交富人为党魁须闻张俭亡命叹其空讦善良乃截 隠为冶家佣范滂揽辔澄清埋首阳山 劾权豪因投劾去千不祭臯陶愿事释南归迎者数 万 不谢諝以羊舌不谢祈奚为比灵帝建宁二年诛党人自诣死
106
岑晊穷诛张泛以雕巧得官者 李杜诛逃窜贾彪按母杀子武贾子贾女 说窦 解党人郭太始见李膺为名震京师应辟 不 危言激论 夜观昼察遂不宦官不能伤茅容避雨危坐杀鸡供其母 林宗劝之成徳
107
孟敏甑堕不顾不太劝之学知名 应辟
108
庾乗太㧞之游学宫 不应辟
109
魏朗九真破贼党迁尚书陈便宜 以 徴自杀贾淑太受其来吊终成善士
110
左原郡学生见斥言太慰之愧负前
111
符融林宗始入京师时人莫识融一见叹服介之李膺 察晋文经黄子文非真 不应辟刘宠一钱
112
仇览一名香化陈元
113
蔡衍决乡讼弟鼎臧 按曹腾之不见梁氏应奉五行蛮四十二县录囚姓名无遗其叛 兴学 司𨽻不避豪贵 守武陵降谏立田贵人退党事起慨然以疾自 著感騐 子豫
114
爰延对桓帝汉中主黄门豫政则乱封客星经帝座对以邓万龙潜之旧 侯黄宪年十四荀淑竦然异之谓顔子生载良罔若有失 陈蕃周举相谓不见鄙吝 林宗谓若千顷波到劝之仕亦不拒暂 京师而还
115
徐稺非其力不食谢下陈蕃榻束桓帝安车聘不至 林宗 刍 吊林宗姜肱与弟季江更欲死卖桓帝使画工图之不得 卜给食
116
申屠蟠字子龙坑范滂等非朝政蟠云处士横议卒有 焚乃絶迹梁砀间超然独存杨秉震之子官计月受俸馀宦官方炽秉条奏牧守以下宦 所任五十 人天下肃然谏计吏留拜公諌止诏除三 无所不统 劾奏侯览兄弟言三不惑酒色财
117
王畅天下俊才王叔茂諌陈蕃荐为尚书行守南阳奋威纳功曹张敞 更寛大教化遂 布衣羸马矫郡中之奢靡
118
种暠顺帝时宦官单车迎太子手劔斥之辽守益州凉州汉阳羌戎感服 乌桓反转守 东望风服然桓帝擢为度辽将军边方晏 迁司徒荐桥𤣥皇甫规
119
栾巴西守桂阳立学兴礼窦迁豫章以道袪除淫祠 后理陈 冤得罪自杀刘陶上书讥切梁兾乞还朱穆李膺言谏铸大钱 顺阳募勇力 言张角不聴 宦官见诛李云露布上书言小人 死狱中
120
刘瑜言宦官女宠窦武败被诛
121
尹勲诛梁兾职部分衆
122
周勰梁兾三辟不出
123
黄琬琼之孙用志士 与陈蕃共典选举显为权势郎所谮禁锢襄楷言灾异瓆之罪 理瑨被刑
124
张陵梁不疑所举公叱梁兾带劔入省 申 宪报私恩朱穆晖之子贵专愚失然后 仁义 作崇厚论矫时兾中云徳性又絶交论 为 州刺史印去者四十馀人千按宦者赵忠之僭太学生刘陶等数 人救 蔬食布衣
125
刁韪在朝鲠直容相鲁东郡陈称神锢家人不见惰 救黄琬 蕃见灵帝 窦太后临朝委政陈蕃与窦武同心辅政时宦官曹节王甫等謟事太后蕃武疾之谋诛宦官事泄节等收蕃武等杀之士大夫皆䘮气建宁元年 初李膺等废锢有三君八俊八及八厨八顾之名宦者疾之党狱再兴李膺范滂等死者百馀人二年立三互法婚姻及两州人不得任为官蔡邕谏不聴熹平四年 再诏禁锢党人门生故吏及五属五年 诸生文赋者待制鸿都门下宋松江览等图形立赞六年 西邸卖官西园立库贮之光和元年 黄巾张角起始赦党人中和元年灵台灾张让说帝敛天下田亩千钱修宫室刺史二千石等官迁除皆责助军修宫钱之官先至西园议价二年 帝崩子辩立何太后临朝袁绍说何进诛宦官进召董卓召兵诣京卓将至而进不决宦官张让等斩进袁绍何苗闻进被害引兵尽诛宦官二千馀人董卓乃废少帝立献帝中平元
126
窦武陈蕃 李膺 范滂并见前李燮固之子邵姊托孤王成帝奏刘续不当复王笞甄 父不肯立 子不肯立王房植事马融未尝转盻垂守九江蛮夷賔服罪日食陈八事 征黄巾 㧞之不赂黄门得 止何进召董卓三卓废立植独抗议作尚书章句 礼觧 东观校书
127
张奂迁定安属国都尉休屠各 守武威 破左薁鞬军不受金马斩迁度辽将 幽并清节节奂去鲜卑乌桓入塞封奂至相率降曹 矫令围窦武因不受 以党锢禁锢辽东都尉斩获鲜卑斩迁护羌都尉羌出塞二千馀里然西羌弭定 先零八千东 悉平百八十战 曲意宦官
128
刘淑五经讲授占对䇿第一拜议郎议又陈时政灾异之 皆效 迁尚书建 多禆益巴肃与陈窦谋诛宦官坐党不敢逃刑
129
羊陟兾州肃然惮荐举 京师 之
130
刘儒林宗谓口拙心辩武桓帝朝极言得失 㑹窦 事死何顒陈蕃败匿汝南为董卓所系死 袁绍为奔走反知曹操安天下许邵称许郭曹谓陈寔道广陈蕃性峻皆不造之 操奸雄 旦评 去陶谦张俭党难逃避徳所经歴诛者十数后见曹氏世 巳萌 阖门悬车窦武融之元孙狱女桓帝后谋清直谏内官専宠出李膺杜宻 与陈蕃 诛宦官见杀蛇同生何进元舅辅政琳与袁绍谋诛宦官 以陈 之言狐疑见杀
131
郭太养士诛諌何进召卓不聴去之谏 卓不遂归袁术而死皇甫嵩破黄巾梁却阎忠而破王国凉贼州董卓忌之 却 衍之说 就召谏益五百馀事朱隽讨黄巾斩赵宏 嵩以功归之止董卓西都
132
陆康谏铸铜人免 子续
133
董卓何进召之安废少帝吕白波郭太起迁献帝长 王允 布谋斩之羊续守南阳震慑三悬鱼与縕袍不登 公
134
贾琮交趾歌贾父来晚兾州刺史褰帷
135
杨璇囊灰阳火马破桂 贼
136
赵●孝感贼勿计日受俸 敇 厚𦵏
137
杨赐秉之孙忤曹节 蛇为女妖灵谏微行三论虹霓谏造毕圭 琨苑 叶相杨彪赐之子为诛王甫忌争董卓西迁太子修以鸡肋 曹操所 见杀 四世 尉谢弼对青蛇所为曹节家 杀
138
盖勲羌戎不敢害争守汉阳 与卓 立
139
傅燮讨黄巾勤以疏论宦官赵忠故不封辱后司使弟致殷 正色 崔烈欲弃凉州廷 徒汉范津举燮后燮代津守 阳 开屯田懐羗人
140
蔡邕孝卓 三世不分财允七事之十意用琴卓死而叹王 并杀 谏 鸿 文董 学五不亲郊汉书 经 著 书
141
韩韶太山贼不入境入开赈流入者云含笑 地服䖍左传解
142
何休朴讷守注公羊十七年不窥门疾公羊墨 左氏膏肓 榖梁废三君窦武修刘淑言陈蕃兴党狱始于牢 之一 再 于曹节八俊李膺刘佑 荀昱魏朗 杜宻赵典 王畅朱禹八顾郭林宗宗慈范滂 尹勲 巴肃蔡衍 夏馥羊陟八及张俭孔昱 岑晊范康 刘表檀敷 陈翔翟超八厨度尚母班 张邀秦周 王考向刘儒章胡蕃● 王张俭乡人朱并承侯览意上书告俭及檀彬 鳯张肃薛兰冯禧魏𤣥徐乾为八俊田林张隠刘表薛郁王访刘祇宣靖公绪姓也为八顾宋楷 盘疎耽薛敦宋布唐龙嬴●宣褒为八及
143
献帝 袁术等起兵推袁绍为盟主共讨董卓初阙元卓 帝迁长安时卓未至朝政皆委王允外相弥缝内谋王室天子倚之元年 王允使吕布诛董卓三年曹操迎帝都许建安元年 时政在曹氏荀恱志在献替而谋无所用作申鉴五篇奏之曹操进爵为王操死子丕袭爵帝禅位为魏二十五年
144
荀恱奏屏四恶俗伪章私养生 正 化 放威奢统崇五政书秉 法著汉赵岐中常侍唐衡兄法尹京以岐轻议已杀其家岐逃难卖饼北海 孙嵩战藏复壁 诸唐灭拜刺史并州坐党事免磾守墩煌为贼所执诡辞免 献帝西都副马日 抚天下所至皆喜贻书公孙瓒绍等各引兵去州说刘表卫朝廷死荆
145
拜司徒与何进谏诛宦官傕西迁收图书秘要内外倚赖焉 卓部将李 郭汜等攻䧟长安允谓朝廷恃我独不去傕杀之
146
孔融孔子二十世孙卓十歳造膺门正十六舍张俭欲代襄死 董 废立融有匡 之言出相北海于立学举郑元等备黄巾贼来融使太史慈求助 平原相刘备 表融领青州刺史 为袁谭所攻而奔封諌复肉刑枉多侮慢曹操言王畿不 诸侯路粹 奏操杀之
147
荀彧去绍从操锡操谓子房器劝操迎帝都许 止九 操馈空 彧饮药卒刘虞牧幽州民夷感化徐平渔阳斩张纯者罢省屯兵 寛政劝农青 士庻避黄巾归 百馀万约韩馥袁绍遣张岐等上尊号虞厉色叱之粮节 陈公孙瓒讨乌桓侵扰 瓒亦奏虞廪 不周竟为瓒所斩
148
公孙瓒乌桓逺窜之然侵害百姓害名士袁绍攻 自焚 元据幽州袁绍好交立据河北州劝何进召董卓卓诛宦臣卓议废 绍奔兾 起兵勃海 讨 者以为盟主贼 逐韩馥自领冀州牧引沮授为别驾击破诸授劝迎驾至邺挟天子以令诸侯不从 曹操迎天子都许下诏责之上书自陈北平公孙瓒定幽士 绍进军攻许言操罪状曺操败之官渡以忧死子谭尚相攻曹操取之
149
刘焉建议立州牧因据蜀益鲁恭王后竹董挟谓益州有天子气 请为 州 治绵 与马腾通谋腾败徙成都 子袭位张杀张鲁母不曹操定汉中劝璋使 松诣之操 接礼松 松通刘豫州璋璋令法正送兵助先主先主进围之迁 于公安后孙权使驻秭归
150
袁术起兵攻董卓奢为操所破自领扬州败攻刘备以争徐州 淫 重敛 为操所 资实空虚自烧宫室奔部曲陈简不纳呕血死
151
吕布据兖州攻初事丁原杀原绍继事董卓杀卓卓将李傕 长安布败投袁 击破张燕 为袁术败刘备以备为豫州刺史自称徐州牧术求婚 术攻备救之絶术婚 使陈登诣操求徐州牧之操云养鹰得操攻杀 云缚虎不 不急
152
刘表据荆州平为党人之八顾土党禁解为荆州刺史 悉 江南冦贼 开 南接五岭表据汉川相地方千里欲养士爱民变从容自保曹操袁绍 持于官渡 观天下之 韩嵩蒯越劝之归操不从卒子琮举州降
153
张鲁据汉中府五斗米山建安二年三年操征之 封 库奔南 操慰之封阆中侯张燕本姓禇号归张角角之死衆奉之故改姓衆至百万 黒山灵帝 操定兾州燕求助王师拜平北将军
154
张绣与刘表合贾降操复复袭操破操拒袁绍于官渡 繍从 诩谏 降 迁 羌将军 从破袁谭增二千户
155
陶谦徐州牧十馀城 掩袭曹嵩杀之嵩子曹操击谦攻㧞遣精兵三千助留隽讨董卓 谦疾笃谓别驾麋竺曰非刘备不能安此州刘备兼领徐州牧
156
张邈与曹操袁绍友善同起兵操为绍击已叛操迎吕布 责绍有骄色下畏操围之为其 所杀
157
公孙度据辽东军𫝊子康为康死子渊立懿魏朝拜扬烈将 自立 燕王 司马 击斩之应卲奉之子定守太山击黄巾袁绍 律令 汉官仪 畏操奔风俗通
158
郑𤣥发墨守公针膏肓左起废疾谷古学遂明有孔融为𤣥特立郑公一乡曰昔齐置士乡越 君子军賔黄巾皆拜袁绍 客皆嗟服
159
徐璆奏张忠赃污术袁术却杀以上公之位印以龚鲍自况 破 犹存汉汝南柬海仲长统知髙干必败益昌言诫理乱篇 损 法
160
说张超诛董卓絶袁绍不救张超 与绍 见杀王烈字彦方父盗牛者恐王彦方知其盗后为老 守遗剑 不就公孙度祢衡马融荐与刘表 轻曹操复侮表 操召为鼓吏表送之黄祖 大骂操送复不逊见杀
161
古今纪要卷三
URN: ctp:ws632965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