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瑶华传

《瑶华传》[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筒患埃蹂焓夏潜撸宄科鹄椿雇嗝飞塘浚硐爰撇撸窗诓佳U湃巳デ耄孛诺囊汛ń矗担�"公主昨晚接到旨意催促,不敢迟留,今晨五更早动身进京了。特遣人来禀知。"徐氏听了,一场扫兴,呆了半晌,忽指著北边恨道:"这丫头实实利害,但愿他到了四川,被贼千刀万剐,才趁我的心怀。"
2 萼梅忽然走来道:"这条计策白白的屈死了四个人。"徐氏本不知道,遂问萼梅道:"你说些什么?"萼梅道:"公主实在利害,前日席上的菜蔬,原来公主都是自己备的,我们送上的菜,被他们手下的掉换下来,整整的搁在厢房内地板上。膳房里人收去,快活得紧,都吃尽了,一会儿发作起来,救活了三个,死了四个。"徐氏发呆道:"原来如此,怪道没些影响,这丫头的用心也了不得。这屈死的四条性命,少不得又是我的罪孽了。"萼梅道:"娘娘本来为什么要去谋害他?亏他们还不知,不然到白做了冤家哩。"
3 正说著,只见徐汝成踱进来,对徐氏道:"你试试这丫头的手段,看利害也不利害?"大家都猜他怎么知道,徐氏道:"我听他们说,他有个师父,十分了得,想必是他藏著同行,或者晓得些妖法,也未可知。"
4 不讲他们私下言语,再说这瑶华走了十馀天,将到京城,有随行副史先进城去,租了寓所,然后迎上瑶华,一同进城。瑶华先将这些人安顿了,带著素兰先去宫门上报名,作计明日早朝面君。不想即刻宣召,只得随著宣召太监,引领入宫。走过了几重殿,到了一处偏殿,太监低声回道:"驾在这殿内。"即引得朝见,三呼起居毕,崇祯皇帝见了,龙颜大悦,问了起程日期,及在路上一切,瑶华一一奏对。帝自引了到皇后宫中,瑶华又进朝见了皇后,帝指著瑶华,说能文武技艺,皇后似乎将信不信的光景。帝出前殿后,即留在宫中住宿。素兰悄与瑶华说出一句话来,但不知所说何话?这是宫里,也不是乱说话的处所,看来必有大紧要的事,请快快揭过下回来,必然好看。
5 第十七回 御苑试文武技艺邻家逗男女春情
6 柏梁体古风诗曰:
7 瑶华文义贯且通,瑶华武艺壮且雄。面为小试舒心胸,敢将抱负陈九重。
8 天颜有喜授元戎,连朝乐事何其同,又听邻家话唧哝。
9 话说素兰知道,皇后要留瑶华在宫中住宿,断不敢辞,悄向瑶华说知,转奏皇后,将在外的使女,引领进宫伴宿。瑶华依著奏了,皇后即传旨,令太监们知会。
10 皇后细看瑶华,居止端重,十分优待。又敕传长公主们,来宫与瑶华叙姐妹排行。不一会都到,瑶华接见,也只得四个了,其馀皆下嫁或亡过。正要相叙称呼,忽报驾到,遂一同出宫迎接。帝见四个长公主在宫,遂道:"你们叙过排行没有?"都说还未。帝对瑶华道:"我指示与你晓得。"指著年约三十馀者道:"这是第七长公主,曾经下嫁,已寡居了。"指著年约二十馀者道:"这是第八长公主,还未下嫁。"指著年约十七八者道:"这是第十一长公主,也还未下嫁,其馀皆已下嫁了。第十二、十三两公主,皆早薨逝,你该排行第十四。"瑶华又跪下叩谢,帝令长公主们扶起,又问瑶华日常所学,有无伴读之人。瑶华一一奏明,并指著四婢,并在外四小厮,均系幼时同学。帝问:"你之所学,他们也能吗?"瑶华道:"都能。"帝又大悦,遂令小太监传宫正司郑贵妃来。原来这郑贵妃,名留仙,女宫中文才数为第一,诗歌词赋色皆能。帝欲面
11 试瑶华等才调,故尔敕传。不多时,小宫监引到。瑶华见郑留仙生得玉貌亭亭,居止闲雅,向帝后前起居毕,又与各公主请安。帝指著瑶华及诸婢道:"这是福王的郡主,如今已续在先皇驾下,加封为十四长公主,是个文武全材。
12 今日朕要试他的文义,这些婢女所学,亦复如是,卿来和他们唱和一首。"留仙道:"既有多人,便可联句。"帝道:"联句更好,朕出个题目与你们。"因见庭前玉兰盛开,遂指道:"以此为题就是。你起句。"
13 留仙遵旨,早有宫女们设下纸笔在案上,留仙想了一想,遂写下一句在纸上,进呈帝看,是:
14 本从御苑倚云栽,
15 遂令宫女递与瑶华看了,瑶华亦即趋至案前,提笔续上一句,进呈帝看,是:
16 寄体还是木笔胎。
17 遂传四婢女都到案前,道:"你们挨次联下去。"四婢女齐至案前,挨次应是:
18 素兰遂提笔写上:滴滴九天垂露重,
19 意欲进呈,帝止道:"你们四个都联了再送。"素兰遵旨,即将笔递与梅影,梅影不加思索,提笔直写:亭亭一树向春开。梨云接过笔来,沉吟了一回,才写上道:
20 含苞绝受黄金蕊,
21 将笔递与郁李,郁李也不思索,接过笔来写道:
22 初绽如擎白玉杯。
23 写毕一同进呈。帝逐句看了,道:"很去得。"仍令宫女弟与留仙,四婢女即时退下,留仙接著,前后看了一遍,遂又写道:
24 姑射仙姿何杳渺,
25 帝见留仙写完,即令瑶华结句,瑶华遵旨,遂接留仙手内之笔,写上道:
26 姗姗环自空来。
27 瑶华写完,自捧进呈,帝接览数四,喜盈眉宇,指道:"工律悉敌大家,都不相上下,且各有各的意思。如郑妃起句,即暗指瑶华,而瑶华顺著其意,直贯而下。这四婢的承转两意俱佳,不但得应制之体,且又得各人的身分。而郑妃结这一句,往前推去,推得妙极,似乎要瑶华照此结住。岂知瑶华更妙,偏又从空收回,真令人猜度不出。联句至此,可称绝唱。"又问瑶华道:"你读了几年书?"瑶华奏道:"自五岁上学,直到如今没有间断。"帝又指著四婢道:"他们呢?"瑶华道:"也如此。"帝道:"怪道文学如此甚深,可见工夫。"又向瑶华道:"文才已见,明日还要一试武艺。"瑶华领旨,遂出宫去了。于是皇后即令留仙在宫陪侍,一夜无话。次晨瑶华随著大众,四鼓起身,赶著梳洗,并即奏明皇后,恐皇上要宣召试武,令太监们往寓所取更换的衣服。天将平明,已有小太监来传旨,宣召说,在宫内小教场试武。恰好衣服亦已取到,遂将试武的锦袄著在里间,外边仍穿大衣,四婢女俱更换齐整。辞了皇后,随著小太监出了宁坤宫,即有宫中小车伺候,遂各坐车,一径到教场来。
28 到得教场门,遂下车步行,直至皇上宝座前,起居请安毕,帝问瑶华道:"骑射自然习熟的了?"瑶华答应,遂令各跑马箭一趟。瑶华们领旨,即将大衣卸下,早有太监们伺候。各各拴缚停当,扎起裙幅,辞下殿陛,上马到教场下边。瑶华领头,飞上马道射马箭,三枝没有一箭落空。这四婢女亦即接联而上,纵辔而飞,转眼间俱各上殿报箭。皇上深加赞赏,又问:"可敢与人比试么?"瑶华道:"遵旨。"帝问:"比何技艺?"瑶华道:"男女之间,别件不便比较,惟打弹丸最为得体。"帝即令赵王于京营内,挑选五名顶好准头的弹弓手武弁,进宫比试。不半个时辰,挑选得五名带领引见,帝谕道:"这是十四长公主,武艺甚强,你们敢同公主比试弹弓么?"武弁们领旨,又奏道:"万一伤损,要求赦免。"帝降旨道:"既要比试,那得保全无事。"遂对瑶华道:"如何比法?"瑶华道:"大家先对弹三弓,然后各受三弹丸,弹丸落地,即是输了。"帝令各起,就在殿庭之下斜立对弹。只见五个之中,走出一个高长大汉,携著弹弓,走到殿陛跪奏道:"臣敢与公主对弹。"帝俞允,遂走下西南角上站定,瑶华站在东北角,也执著弹弓,大家各持铁丸,开弓射来,两个弹丸在半路贴准打著,一声响亮,都落在地。又一弹弓也如此,再一弹弓又如此。帝喜得眉花眼笑。那武弁道:"请公主先打末将三弹丸。"瑶华道:"许你先打。"那武弁真个开弓打一弹丸来,瑶华用左手一张,弹丸正打在袖里,缩进右手,从衣内接住。武弁又发有弹丸来,瑶华用右手一张,也打在袖里,左手又在衣内接住。武弁又打第三个弹丸来,瑶华用口咬住,将三个弹丸缴在帝前,大加称赏。旁边站著一班亲王、近臣,各各喝彩。
29 帝令瑶华打武弁三丸,瑶华遵旨,照前立定,即取丸开弓打去。第一丸武弁接在手中,第二丸又到来,也接在手内,打三丸连著赶来,那武弁手脚略迟钝一些,早接了个空,急将身躲过,幸未被伤,那弹丸就落地了,遂于地上拾起,缴于帝前。帝略不顾视,又令四婢和那四个武弁对打。第二三四个还可支吾,到第五个武弁,更觉不济,早被郁李一弹丸打著眼睛,扑的倒了。赵王在旁,连忙挥令抬出。
30 帝怒目视赵王道:"京营将弁如此无能,皆由尔平日不加训练之过。"赵王免冠请罪。帝令太监进宫,取出花红表礼,赏与瑶华并四个婢女,各各谢恩甫毕。只见太监呈到通政司递进四川大将军求救的表章来,帝阅毕,遂谕瑶华道:"你父亲在川已将叛贼围裹,只少一支兵马,再当一面,你武艺出众,此去必定奏凯。"瑶华道:"仰赖圣王天威,兵将效命,自然不日内便可剿灭,毋烦圣虑。"帝即下旨,论兵部照例分拨随菅司员,并饬钦天监,选择出师日期,另行选兵随征。
31 瑶华也即陛辞出宫,暂告休沐,帝允准。瑶华仍坐小车回宫,再辞皇后,领同四婢回寓,早有小厮们接著,一同回到寓所,请安毕,瑶华坐定,埋怨郁李道:"在圣主之前比武,不过两不相亏就是了,何必打伤人家,连累赵王都担不是,成何体统!"郁李笑道:"这武弁技艺实在平常,婢子还是招架著他,不然三弹丸个个都打著了。"瑶华喝退,遍视寓所房屋,甚为湫隘。再往房间内看视,觉是隔著一层板片。就听见有女人声音,板缝内一张,乃又是一家居住,甚不安稳,便令张其德去责备随行副史,办理不善。其德进来禀复道:"京城房屋大概如此,实没有好似他的。"瑶华又到对面房间看时,也是一般,其板缝竟有一指宽,幸而两边俱用纸糊满,不然声息相通,如在一室。瑶华自小不曾见过这个光景,心上狠不自在,却也无法可施。只得令张周两人,多备帷幔遮掩。仍又走出前厅,令小厮们传谕副史,打听有几家亲王、郡主必须要到者,明日早往请安。
32 副史答应去了。不一会,副史飞奔来报:"皇上有旨意,并派长史官一员,令史官两员,护卫亲随六十名,金印一颗,即刻到了。快排香案接旨。"张其德和这此小厮们,手忙脚乱的铺设。瑶华入内更换朝衣,却好天使已到,遂从大门口接进,于前厅上俯伏听宣旨意。那天使捧著旨意念道:
33 奉圣旨,朕阅十四长公主,文才武艺,甚为出众,现令带兵赴川会剿叛逆。但既统兵领将,未便不挂职衔,不领印信,今特封为武威荡寇经略正使,独当西面,止听监军使节制。特铸金印一颗赐与,行军信守之用。仍循今主旧例,拨长史官一员,令史官两员,以备办理府中之事。护卫亲随六十名,为出入拥护之需。现在寄旅京师,无所栖止,查有抄没客氏房屋,赐为别第,便于休止。钦哉。谢恩。
34 瑶华拜舞谢恩毕,请过圣旨,令副史款待天使,茶毕即去。随有长史、令史三名,各具手板呈上,并即叩见。瑶华阅那手板上开:新拨长史官赵宜,又新拨令史官何鹏、高鉴。随令进见,即有随行副史带进,齐齐叩拜,请安毕。瑶华见那赵宜品貌魁梧,何鹏也还可以,只有高鉴生得短小,不甚出众,遂吩咐道:"蒙皇上天恩,赐有客氏房屋,你们速去查收明白,连夜赶紧修整。我这寓所很不便易。钦天监也不知择那一日起程,这里实实一刻难居。"长史、令史各各应诺,趋出去了。随后又有兵部拨来随征司员四名,各呈手板叩见,瑶华看那手板上开:兵部员外郎王濂,兵部额外员外郎李观成,兵部即开员外郎车驾司主事钱连壁,兵部郎中隆补员外郎毛一清。瑶华道:"此时且免参见,待点兵升帐时再见罢。"遂打发去了。又令荷香同随行副史将护卫亲随军点收,暂令各处居住。
35 瑶华自回房中休息,梅影笑向瑶华道:"如今是要称经略爷了。"瑶华笑道:"浮名浮利,与戏台上傀儡一般,妆什么就称什么,锣鼓一息,灯火一灭,依然是块木头,有何好处?"大家又说些闲话,就摆膳了。
36 膳毕之后,觉懒倦得很,盖瑶华从未经此数日拘束,故觉劳倦。遂令婢女们赶著铺设衾枕,先自安寝。仍是梅影在房伴宿,吩咐梨云、郁李在中间守夜,素兰和周青黛在对面房住,张其德守门,就于门房内歇宿,四小厮令在前厅耳房内住,各各遵令安息。
37 瑶华睡得太早,一觉醒来,听那更鼓还止三更四点,自家屋里寂静无声,只听见隔壁那家有男女唧哝悄语之声,偏偏这炕床并在一绺,只隔得一层薄板,虽低声悄语,也听得明白,是小夫妻两口。先还说些家常,恐怕老的听见,所以唧哝,以后渐涉戏试,响动起来。京中风俗,凡作此事,女人必要将得情处随口道出,以男人之兴十分明朗。瑶华长了十六岁,从未听见这样声息,遂把梅影推醒,也教他听著。隔一会,就不响了,渐闻鼾声大作。
38 瑶华对梅影道:"这是什么怪声?听得教人好不难过。"梅影道:"想来男女同室,自有这些怪声了。"瑶华道:"不知怎么样的好处?就不顾忌惮如此。"梅影道:"若无好处,那肯作此奇形怪状之声。"两个人说得高兴,大家搂做一堆,也乾燥脾了一回才睡著。瑶华同梅影第二日倒起得迟了,素兰来敲门才醒觉,一面伺候梳洗,一面问道:"公主昨晚早睡,为何今日倒起得迟?"瑶华和梅影两个笑将起来,素兰细问因由,才悄悄把昨晚所听之事,说个不了。素兰道:"这边还只是听,我那边还好看哩。"于是两个又细问素兰,素兰道:"教我说不出这些形状,若今晚还住在此,请到那边看就晓得了。"瑶传道:"听已尽够,还经得起看?"素兰道:"听只有声,看就有形了。"梅影道:"周青黛也见了么?"素兰道:"他倒好,睡还来不及,那有工夫去看。"
39 正说著,张其德进来禀道:"副史来说,亲王只有赵宋两王,都在这边不远。若郡王甚多,恐怕看不了许多。据长史说,均可差人致意,不必到门,下嫁的长公主们到京都如此。"瑶华道:"既如此,差人致意就是了。"又见周青黛来报说:"长史又来禀知,钦赐的房屋连夜已将上房修整三进,公主要搬,先可搬住。"瑶华道:"再问长史,今天日子可好?"周青黛去了一回,来禀道:"长史们说,今日是黄道,不将是大好日。"瑶华遂令迁移过去。一面叫人收拾,一面摆膳。小厮们禀命,进来搬东西,没半刻的工夫都搬完了。瑶华们膳毕,就有长史们在外传进话来:伺候齐了,请公主上轿进新屋。
40 瑶华更换了衣服,四婢女亦一齐打扮,簇拥著上了八人大轿,也不垂帘。婢女们另坐后挡车,四小厮骑马前导。早有京营将弁打著经略将军的执事,前呼后拥,导子打有一里路长,好不荣耀,引得六街三市的人拥挤不开,都说从没有见过这么一位公主,到封拜了经略将军,会领兵出征。又有在旁的道:"你看他不出,这么一位娇嫩的公主,他的武艺好不了得,前日京营里挑了几个绝顶好武艺的将官,在皇帝面前与他比试,他把那将官打得满头脸都是血,连眼乌珠都闹了出来,他如何做不得经略将军。"瑶华在轿内听见,到觉得好笑。众人听得都一个个羡慕不已。不多一会,将到新屋,只见街路两旁停的轿马也不计其数,又见那人头挨挤得结结实实,前面步军将手中鞭子木棍打出一条路来,轿子才走得过,那人声嘈杂,嚷成一片。好容易才到得新屋门口,进得门楼,迎接的男女又是一大群,也不知是那处来的。瑶华在轿中,令长史将各人手中所呈的手板、帖子一概接下,另立门簿一一登记,众人才起去,让轿到正厅中间歇下。才要下轿突见四五个一身褴褛,像个求乞者女人在轿前跪下,口里嚷道:"求公主救命!"
41 瑶华不和头脑,到吃了一惊,遂令传唤长史,而长史已到轿前,瑶华道:"这班是什么人?在此求救。"长史道:"公主,这几家妇女,都是从前客氏看门的家口,夫男俱已正法,房子抄没闲空,这几个老妇无处栖身,仍在外间门房内挨著。今房屋已是公主之业,小官不容他们在此,故来喊救。"瑶华道:"既有这段因由,即应预为驱逐,或有哀怜他们无处依傍的意思,为该预先禀明。今我轿尚未下,乃被这班妇女唐突,这都是你这狗官办理不善,著实该打。"长史听见发怒,立刻跪下,免冠认罪求饶。瑶华喝退起去,那长史才敢起立。瑶华方走出轿,长史掇转身来,就去赶逐,这些妇女又喊哭起来。瑶华回身吩咐长史道:"我既知道,且听我处置,不容你擅主。"长史喏喏连声而退。
42 两旁的执事护卫人员道:"阿哟,这位公主年纪虽轻,好不利害。"内中一个道:"不利害如何去做经略将军。"
43 不提外边七言八语,再说瑶华进到第二层,厅堂十分爽亮。又转到第三层,更觉高大宏敞,都是七大间,院落深邃,且有园亭气象,又是楼房,修理如同画上一般,铺垫陈设,应用什物,色色俱备,且都是上细之物。遂问张其德道:"这都是我们发价置备的么?"张其德回道:"我们并没有发价置备。"瑶华道:"这么是那里来的?"其德道:"奴子方才也曾问过长史,他说当日抄没客氏房屋家产,并未奉指变价,所有屋内物件,只原旧封锁,只登册记数。昨日长史往户部请领,也照原旧交割,所以一切家伙物件富足有馀。只这三进屋内器皿什物,因匠工修理,思怕遗失,满满的都封贮在大楼上。"瑶华道:"皇上的恩典大极了,房子的价值有限,倒是存贮物件,数倍于房价了。可令长史将档册送来查阅。"
44 其德答应出去了。不多一回,又来禀道:"长史请公主到前厅禀话。"瑶华带了婢女走出前厅,只见长史手中拿著一大摞手板、帖子,上前禀道:"亲王赵宋两王爷有帖请安,并送贺礼。"另外又各送宫女四名,应否收下,请公主定夺。"瑶华道:"赵宋两王是我嫡堂兄长,不必客套,竟收了就是。与来使重重的一个赏封。"长史答应了,又送上十九家郡王的请安帖。也有送贺礼的。
45 瑶华道:"郡主们疏远了,不便收他的,可写帖致谢,一概璧还。"长史又答应了,又呈上外戚及内阁六部九卿翰詹科道各朝臣的官衔帖请安。瑶华道:"都说有劳。"长史又道:"有京营中五军二十四卫武弁手板请安。"瑶华道:"他们都来做什么?"长史道:"听得他们说,二月二十日奉旨大阅,今日兵部有信知会出来,圣意要委公主代阅,就请这日点兵。"瑶华道:"圣意下了没有?"那长史回出一句话来,毕竟旨意下与不下,不要忙,下回自然晓得。
46 第十八回 游赐第淫心毕露缴资财库藏充盈
47 调寄〔调笑令〕词曰:
48 个侬,个侬,忒煞风流兴浓。整日夜将情纵,家财没为公共。共公,共公,今朝入我囊中。
49 却说瑶华听说有旨代上大阅,所以京营中都来请安,因问旨意下了没有,长史道:"还不曾下来。"瑶华道:"且待旨意下了,再上门来请安也未迟,何必这等著忙?"郁李在旁道:"这些营弁得知利害,所以不敢怠慢。"瑶华吩咐长史道:"都替我说有劳。"长史答应,又禀道:"公主要看交割档册,但档册有两大箱,查阅需时,现有点册簿一本,先呈查看。如要那一项档册,遵示缴进。"瑶华道:"使得。"令张其备将点册簿收下。长史出去了。
50 瑶华仍回到大楼下,在一张书案边坐下,将那点册簿随手翻阅,第一项就是房屋门,共七处总计二千五百八十间,瑶华对梅影道:"不得了,竟是分了一分大大的家私,与我住房不算,还要取房租钱哩。"梅影道:"公主将来事业大了,也得这些进益。"瑶华又翻到后边,见有一条木器门,总共三万八千五百四十一件,笑对梅影道:"你看这些木器,连嫁你们的装奁都有了。"引得众丫头们都笑起来。正笑著,张其德来禀道:"这些老女人还在前厅伺候,公主怎么个处置他?长史们来请示。"瑶华道:"我倒忘了。"就对素兰道:"你们看有穿不著裙袄,每人赏他们一件,叫他们穿了进来,我有话问他。"素兰即去找寻。
51 梅影在旁道:"这些老妇人不过客氏手下看门的仆妇,公主与他并不认识,有什么话问他?"瑶华道:"他们方才在门外混闹了一顿子,也不知是为什么,故要问他一个明白。"
52 正说著,已见素兰捡了些旧衣服出来,遂交与周青黛,转递与张其德,发出去了。又见周青黛来禀道:"令史们来禀:两位亲王送的八个宫女,要进来叩见公主,并请示下拨在那处承值?"瑶华道:"且传他们进来,见了再说。"
53 周青黛出去,引了进来,齐齐的向瑶华叩了头分班站立。瑶华先看左边的四个,只有一个面貌还清秀,其馀三个都是粗用的人。右边的四个,更不如左边的,约来年纪都有二十以外,粗腰短项,似不像个处女,遂问道:"那四个是赵王府的?"左边的道:"婢子们是。"回头问那右边的道:"这么你们是宋王府中的了。"众皆答应,又道:"你们在府中,平日当甚职役?"左边的禀道:"婢子们自幼拨在郡王宫中伺候,后大了,也有分在局内当差的。王爷知道公主没有多带人来,所以拨来伺候。"那右边的道:"婢子们都是在宫中伺候王妃的。"
54 瑶华道:"好的狠,多承你们王爷费心,拨你们来替我帮忙,且暂出去歇息,等我想了职司,分派你们承当。"八个宫女答应,瑶华令周青黛,引他们到二层厅上耳房内暂居,令荷香将八个名字开来。青黛应著引出去了。瑶华对梅影、素兰道:"八个之中,只有一个稍觉可以,这七个只可膳房、洗膳局内使用。"梅影道:"这两位王爷狠不讲究,这样的人物都派伺候王妃、郡王。"梨云赶著道:"这王爷们不但不讲究,还不吃好食呢。"素兰问道:"你那里晓得?"梨云道:"你不见这八个,一个个奶高臀大,声粗眉散,那还像个女儿家。"瑶华道:"你这丫头的嘴也太快了,这样话都大声的讲,且也不是你女儿家说的。"梨云自知失言,红著脸退过一边去了。
55 瑶华令传随行副史查问,现在膳房内何人承值,可将这八个宫女应派在何处,著同荷香斟酌妥当,都开在单了送阅。张其德听了,即传出去,随后又领进那五个老妇女来叩见,站在一旁。瑶华细看,也就收拾得干乾净净,不似前番的模样了。内中有最老的一个,两个中年的,又两个约来还不过二十来岁,瑶华问那老的道:"你们这五个人,是一家呢,还是几家?"那老的道:"是三家。老婢和这年轻穿粉红袄的是婆媳,姓张。这两个中年的是妯娌,他家姓罗。那个最年轻的,穿著绿绸坎肩的,是黄贵的妻子。老婢们夫男都正法了,从前都是老祖太太千岁府中的老仆。"瑶华道:"那个叫做什么老祖太太千岁?"老妇道:"就是这里的旧房主。"梅影道:"你就说是客氏罢了。"瑶华道:"他不过先皇的一个乳母,那有这样大的称呼,这也可笑。他是问什么罪?"老的垂泪道:"是凌迟碎剐的。"瑶华道:"怪不道受此刑戮。你们在惯这样人家,我本不欲留你,但看你们孤苦伶仃,却也不忍。罢了,你这老妇同这两妯娌,仍在大门上照应。这妯娌两个要嫁人可向长史说知,看他可有管事人相配,不许另嫁府外的闲人。你两个小媳妇且暂在里间,伏侍我几天,俟我启行后,再与你们设处。"那五个妇人都趴下叩头道谢。遂令张其德传谕长史知之,当将那三个人先引出去了。瑶华见天色尚早,欲往后边巡看周围的房屋,梅影道:"须要传长史引路,不然无人认识。"瑶华道:"长史不便。"那两个妇人道:"婢子们自幼在府中长大,都可以引路。"瑶华道:"狠好,你们不必都去,恐外间有事来,只梅影随我去罢。"众婢答应,梅影欲去更衣,瑶华道:"呆子,只算在自己家里,更什么衣。"那黄贵媳妇回道:"婢子先去把长巷门拴上,并看看可有杂作人在内,然后再请公主进去。"瑶华道:"使得。"
56 去不多时,只见黄家媳妇走来道:"都查了,没有闲人在内。婢子想宅中各处查阅,恐公主走不动,特取了一辆车来,这个车也是旧主人在时所制,款式甚好。"瑶华道:"你且推进来我看。"这媳妇忙去推到厅中,大家一看,果然制造玲珑,推动之时,叮叮,宛如奏乐。又见其中多少小横档,都是活动的,其搁手也是可上可下,没一人懂得。张家媳妇从旁道:"请公主上车,且到路上待婢子禀知。"瑶华坐上去,宽绰有馀,遂叫梅影也坐上,还不甚挨挤。黄家媳妇一人推御,张家媳妇也坐上车沿,叮叮的从旁门推出,往北首而去。
57 瑶华问话,张家的不甚仔细,盖被这些事件声响,所以听不明白。只见张家的下车来,在车后把关捩子一扭,这些事件都不响动了。梅影道:"这车的工夫实在精巧。"瑶华遂道:"在家中乘坐的车,何用这样精巧?"张家的道:"婢子要禀明白,不知公主可许么?"瑶华道:"路上无人听见,你只管说。"张家的道:"这个车原是男人御女的如意车,后来旧主自御,改名叫好春消息车。"梅影道:"你说的我们都不懂。"张家的道:"说原不懂,要做出势来,就懂了。"瑶华道:"如何做法?"张家的道:"要请公主下车,待婢子坐上,做出便见。"他两个一齐走出,这张家的坐上,黄家的推动,把关键一抻,只见那些小横档,自自然然拦的拦,勾的勾,把那张家身子推倒,手也勾住了,脚又架起,不能动惮。张家的道:"这么一个架子,可是任凭男人戏弄,没有遮拦掩护的工夫了,所以叫做如意车。"瑶华看了道:"好心思为什么不放在正经应用的家伙上去。"梅影道:"你再做那好春消息的架子看。"张家的遂叫黄家的将关键扭转,然后坐将起来,复令将别的关键又扭将转来,那两块搁手板便落下去了,张家的坐在板上,后臀落空,指著车垫之下道:"这里睡一男子,男女两窍正好凑著,再将车子推到那鹅卵石的花砌上,往来其间,不费气力,自然动摇,岂非至乐?"说罢仍将关键扭好,走下车来。
58 他两上仍然坐下,已到一个处所,崇楼邃阁,忽然上楼,忽然平地,高下其间,也有大间,也有小室,那车都可以随著弯转,全无一点隔碍。自东穿出西首,也不知有多少房屋,也不知如何起造,若不认识的,必定要迷路。
59 瑶华道:"这是什么处所?"张家的道:"这叫做西洋台,都照外国的款式造的。"推出屋来,就是花园,从假山洞内曲折著走。张家的指道:"这是石室,内中有石床、石几,夏月天取乐的所在。"瑶华等从里望去,真个制造得雅致非常。穿出石室,又是座花楼,再由花楼,又上假山,山尖之上,又一座小楼。张家的指著道:"这是畅春坞,请公主下车来,上楼去一看。"瑶华同梅影先行,两个随后,走上楼来。中间的一间,比两头的两间又低二尺多,中间有个木榻,几案条椅齐全,走到榻上一看,是个空的,望下又有一小间,平屋有斜梯可以直到榻上。梅影道:"这又不懂了。"黄家的道:"也是取乐的地方,底下这间是藏人的。"瑶华见榻后板壁上,嵌有一面大铜镜,径里不过三尺来高,横里足有八九尺长,问道:"要这何用?"黄家的笑道:"无非助兴的意思。"梅影道:"难道还要把自家的丑态照出来么?"瑶华笑道:"这淫妇从早到晚,大约总不离这件事。"
60 两个又上了车,从西又转到东北角来,又是一座大楼,雕梁画栋,辉耀异常。张家的在车后向瑶华道:"这里是堆贮金银衣饰的库楼,这些东西都还在上。"又稍转南,从一个圆圈门进去,见是一个大空院,四围都是游廊,遍栽梅树,中间一个大亭子,也有一层楼,四围栏杆都走得转,大长格子到得亭子边,遂下车上亭,一切铺设几案都在。黄家的道:"这是旧主人的梳妆亭,夏月天最凉爽,楼上可以赏月。"瑶华道:"自然还可以藏人。"说得大家都笑起来。张家的指道:"那对面游廊后,却还有一所,也是取乐之地,也可通到西洋台,又可直到二层厅上。"梅影道:"还有房屋没有?"黄家的道:"那西首还有五大进,不过平常房屋,是侯爷住家的。"瑶华道:"那个什么侯爷?"梅影道:"我记得客氏的本夫,原姓侯,他的儿子叫侯国兴,想起来也曾封过侯爵,所以称侯爷。"瑶华道:"若然该称侯侯爷。"大家又笑了一回,天色将晚,遂从原路而回,已是排晚膳的时候。素兰接著道:"游得好乐吓!"梅影道:"乐的人已乐死了,我们只看得气,有什么乐?"瑶华便把这些所见之处说与这些婢女听了,没一个不狠骂两声。
61 一宵无事。次日一早,长史已传进钦天监选的日期条子来,瑶华等已自起身梳洗,见那纸条上开著二月二十三日辰时大吉。瑶华道:"又要收拾起程了,明日恐怕要大阅,今日先要把这里府内的事,分开办理才来得及。"梅影道:"今日可缓,大阅后还有两日闲空,正好料理。"瑶华道:"今日先要派拨定了,然后教他们好分手办理。"梅影道:"极是。"
62 瑶华梳洗毕,刚要和梅影们商议派拨,只见张其德来禀道:"长史禀请公主到前厅,面禀要事。"瑶华只得搁下,带同婢女们走出厅来,只见长史率著两个令史,一同请安毕,长史道:"钦天监已定有出师日期,多不过三四天工夫,府中之事甚多,先请公主派拨,多人分理,才来得及。"瑶华道:"我已想著,正要动手分派,你们来请,故尔停止。你们有何话说?"长史道:"今日令史们收得各庄田租子,同各处房屋租息,共有五年零八个月计算,总其收得二万九千八百馀两,此项银两还是收贮,抑或随带?特请示下。"瑶华道:"府中本有库藏否?"长史道:"客氏原有未动金银两大库,零用金银两库,都收在档册上。"瑶华即令取那档册来,长史随叫令史去取。只见外边又传进兵部抄录旨意送来,接递到瑶华面前,看是:
63 奉圣旨:本月二十日大阅京营武备,著十四长公主代朕查阅,并即挑选出师兵三千,照依额设府卫都司各弁统领,随同进剿。钦此。
64 又兵部循例,制造出师将军盔甲十三副,挑选骠壮马十三匹,鞍辔十三副送来。瑶华即令收下,打发赏封去了,已见令史持到库藏档册,瑶华看那册,开发银门广积丰盈四字号,广字金库,共兑现黄金二十四万两。积字银库,兑现白银五十一万两,俱未开动。丰字金库,系贮零星条块叶子不等成色,共兑现一千五百四十六两有零。盈字银库,系贮各路不等样式定件成色银,共兑现五千八百七十九两有零。
65 瑶华遂道:"这银数不少。"又查见册上物件,亦甚繁多,遂道:"皇上止赏我房屋,不及东西,况抄没客氏家产,原应入官,不便存留。你们可代我写个奏章,将银两物件抄还,连这租息,一概并缴。"长史答应了,又禀道:"公主现在动用,无从支取,作何打算!"瑶华道:"我另有携带银两,你若用度不来,先来支取便了。你先赶办这个奏章要紧。"长史们退出去了。
66 瑶华仍旧到楼下,一同商量道:"我的意思,这右边空房,先教两个令史搬在屋里看守,就不必带他们去。这三进修好的内屋,只令这八个宫女住在这里看守。外间群房,仍交与那护卫们居住。这些人原是平常日子使唤的,军前原用不著他们。"梅影道:"只好这样安顿,但日常用度,也要打算存留。"瑶华道:"这容易,我提出一万两银子:交与令史,或买庄子,或存放大典铺,生出息来,每人每日额定口粮,教他们就散给够了。"素兰在旁笑道:"这都容易,只有一件最难。"瑶华道:"那一件?"素兰道:"这八个女人,关在这几进屋内,也不知我们几时班师,只怕一个不安静起来,甚觉不便。"瑶华道:"也虑得是,只把他们仍寄在那两家去,俟我回来,再唤来亦未为不可。"梅影道:"也处的是。"瑶华道:"长史要带去的,我们随行副史也要去的,日常应用之事,令这两个办事。现在行装一切随路自有,也不必狠再备办,馀下也没甚要紧事了。"素兰道:"就目前光景,原没有什么事办,若皇上将这些东西仍旧赏给我们,那事就多了。"瑶华道:"到那时再商量。"
67 回过头来,见十三副盔甲,排在叠衣桌上,瑶华令周青黛一件一件的打开,看这几个人可合式。周青黛都打开了。瑶华看只有一件制得最细,对素兰道:"这副甲想必是我的了。"素兰道:"自然,有金片镶在上头,别人也不敢穿。"瑶华道:"明日跟我去的人,都要戴盔穿甲,先捡四副与小厮们,叫他去请教人,怎样穿法,习学成了,好来教我们穿束。"周青黛拿出交付了。一会儿,长史来禀:"京营五军都督,二十四卫都来禀请,明日五鼓下御教场。"瑶华道:"晓得了。"又呈兵部军政司送来大阅仪注,瑶华接著看,那仪注内开:主上大阅,升阅武楼第一层。随驾文武俱在第三层伺候,俟奉旨钦点何员代发号令,即升第二层施行,今公主奉命代阅,应升第二层阅武楼,随从人员在第三层伺候。当时签点兵部堂官一员,传宣号令,著其另点总兵一员,代执号旗布阵毕,各演技艺。演毕,即选领兵府卫都司各员弁,再委挑选马步军兵三千名,先撤去存营兵丁,其出师军兵另结队伍伺候,祭大纛神祭毕,随营司员同领队武弁等,齐集禀恭,听候号令毕,入朝覆旨,回府。
68 瑶华道:"阿哟哟,好劳叨的仪注。"随先点出兵部堂官一名钱人龙,著令随至御教场伺候登答。长史传出去了。天已傍晚,催促排膳,一面将跟下教场人员派定,亲随婢女四名,小厮四名,值膳张其德、周青黛二名,长史一名,随行副史一名。将单发出然后用膳。吩咐明日三更起身,四更梳洗、排膳,五更下教场。于是各各膳毕,赶著就寝,自有梨云、郁李守更。
69 一交三更四点,即传唤伺候人等,赶办茶汤饭食,一面唤起梅影、素兰,一起人来请瑶华起身,先自手脚忙乱的赶著梳洗,再来伺候梳妆。瑶华对梅影、素兰道:"一个女儿家,不学什么文才武艺,到这时候,在床上正好翻身再睡第二觉哩。我们偏偏生长王家,又习了这些技艺,身是女身,乾的都是丈夫家的事,岂不好笑?"梅影道:"公主荣膺王命,统领兵权,身历其境,似乎不觉,若寻常丈夫家,梦也做不到一个。所以不遂者无非是个女身,但也有女身为帝王者,只要干得出功业来,千载留名,又何分于男女?"
70 瑶华道:"事虽如此,但我的本怀只求清静无为,得一至道,免受轮回之苦,于愿足矣。这样虚浮荣耀,不过如电光石火,在人眼中一亮而过,徒增威福之罪,有何益哉?"素兰道:"公主立定这个主意,更是深进一层,惟愿守一不二,自然有志竟成。"
71 梳洗毕,即请用膳,大家膳毕,早有小厮们来禀:装束停当,禀命进来说知束缚甲胄条勒的顷。瑶华即命进来,早听得一片声响,到得跟前,只见蕉叶等一个个顶盔贯甲,面容修整,威武异常,对梅影道:"看他们四个,觉得又高了多少。"瑶华先令张其德穿甲,令周青黛看明了,进来禀知伺候。瑶华遂入房更衣。不一回,周青黛进来,先与这四婢穿好,然后四婢又来与瑶华束缚,诸色停当,外边已来禀请。其时天色已微明了,都出到前厅上马,一声钲铎,鼓乐齐鸣,远远的听见放了三个大炮。出得大门,前导已过去一里多路了,前有曲盖,后有障扇,结末撑著一面绣龙正黄大纛坐旗,随后官员也不知多少,云腾雾驾的已到教场,又放了三个营门炮,进得营门,早见两旁排齐队伍,合计京营五军都督府共有十万额兵,明盔亮甲,见曲盖伞将到,俱齐齐跪倒,口称迎接经略爷。一声起去,应响若雷。遂上了第二层阅武楼,先谢了恩,然后公座。忽见将台上红旗一招,突然听见阵内一片铁甲声响,不知究竟何事?且看下回,必然有异样的热闹。
72 第十九回 大阅归来传相术陛辞就道耀兵威
73 填词曲调〔黄莺儿〕词曰:
74 莫笑女娇娃,受皇恩意气,排雄兵十万尘埃拜。叱风云口开,挥须眉手抬,一番威武,旋旌旆过长街。精明相士,直与写形骸。
75 话说军营内,一队将官上前恭谒,即时挥去,军政司早送上名册,仍点兵部侍郎钱人龙。军政司即将宣令、号旗交付。那钱人龙跪接了令旗,遂往下一展,阵内早有十馀员将官,飞奔前来迎接宣令官,那钱人龙就下楼去,也是一般公座了。又点上一名总兵官,即到当厅跪下,然后将令旗传下来交付。
76 那总兵接了令旗,就站在将台之东角,将旗一展,炮声轰起,军中鼓乐齐鸣,队伍阵脚即时挪动,人马齐齐调转,排成阵势,各展技能,真个雷霆布令,山岳动摇。不一回,蚁聚蜂屯变化不测。约有两个时辰,阵完归队,又发号令,各兵将试演杂技,如马步箭、一切器械之类。瑶华看有技艺出众之兵将,于册内暗暗用笔记出。又有三四个时辰才完。
77 遂有军政司请入阅武楼后暂时休息。一会儿,排下膳来,瑶华于用膳之顷,将册内记出之兵将,发交兵部堂官,按名再加挑选足额,定为出师弁兵。用膳毕,已据各官,将令缴回,禀明挑选齐全,另结队伍伺候。又一会,兵部军政司禀请祭纛神。瑶华遂下楼,坐马到教场之中,祭了纛神,回身就在第三层公座,早有随营文武分做两班禀恭。
78 瑶华见固原镇总兵祖世英,气象峥嵘,点为中军。又点大名镇总兵孙朝贵与保定镇总兵叶新同挂先锋印,就当厅给付扎谕。又宣了号令,著军政司立了榜文,如有违反条款,即按军法从事。晓谕于二十三日辰时启行,各各遵依。
79 遂即起身,入朝复旨。有旨传出,暂免朝见,俟陛辞时另有谕旨。瑶华遵旨回第。一路上看的人比前一发多了,你道为何?就是那日进新屋之时,众人见了这一位花容月貌的公主,,又是出征的经略使,且其手下一班子女,个个都是画上人儿,一传两,两传十,遂把个京师城都哄动了。这日又听见要代皇帝阅兵,料想是戎装打扮,骑马下教场,比那一日坐轿更看得滋味,所以不止城中人,连城外远乡的人都来看热闹,如何不挤。前面这些步兵,拿著皮鞭、木棍,一味混打,那里打得开,除非打死,要躲避退让,断没有一点空隙,那中军没了法,只得传了一百名马兵,放辔冲开,才得回到府中。进到里面,还听得外边人声沸腾,直到二更后,才得清静。
80 再说瑶华一到楼下,连连的唤婢女来,快些替我把盔除下。随将盔除了,又令人速速卸甲,这几个手忙脚乱,才卸下去了甲,即奔入房间,倒在榻上喘息。婢女们也各卸除了盔甲,梅影连忙的进来,问道:"公主怎么不自在?"瑶华道:"我长了十六岁,那里受这般苦。这那里是盔,分明是脑箍,甲也不是甲,只算捆缚了一天,若穿戴了这个东西,还想去杀贼,只好去送把贼杀。"
81 梅影道:"公主是金枝玉叶,自然禁受不起,就是婢子们,虽是下贱,却自幼伴著公主长大,又何曾受过这样拘束,如今事已到此,恐还不止这一日哩。"正说著,素兰们三个也进房来问安,瑶华只是躺著,问起情由,大家都一齐叫苦。只见周青黛来道:"我也打听了,这兵部送来的盔甲,原是藏著不穿戴的,遇有什么迎喜神迎霜降时,叫人抬著把人看的。要穿须要自家另做衬盔软甲,才能时常穿戴,我们那里晓得。后日起程,听见说还要这样装束哩。"瑶华道:"这班死人,没有一个打听了,进来回一声的。快叫张其德来。"
82 周青黛应了出去,隔了老大一会,才同张其德进来,已有人来请用膳了。瑶华歇息了一回,觉得平复了,才起来到厅上用膳。已见张其德进来,便问道:"你在那里?叫这半天不来。"其德笑道:"在大门口,听那些街上人在那里议论公主,到说得好笑,故此站著呆听。"瑶华道:"他们谈论些什么?"其德道:"他们说:这一位公主,前日坐在轿内,我们看得文文雅雅,绝风流娇嫩的一位美人。今日戎装了,坐在马上,不知怎样,就有一种威武气象,令人畏惧。就是手下的这些姐儿个、小爷们,前日也各清清秀秀,粉嫩绝娇的脸蛋子,今日怎么都是雄纠纠,威武逼人,这也奇怪。又一个人说道:你们都没有看清,所以疑惑。这些人道:我同你一样的一双眼睛,一样的看过两遍,怎么你就看得清,我们就看不清?倒要请教个明白。那一个道:老兄们不要著急,我说来各位都服我。你们不过见人一看就是了,不去细辨五官,察看气色,所以不能像我清楚。这些人道:怪不道,这却看你不过,但是怎么看个清楚法子?也要说与我们知道,才肯服你。那个道:"这个自然,你们不要喧嚷,听我细说。这位公主的品貌,美是不消说了,美中还带一股清气,实是奇相。看他眼梢、眉梢,都往上豁起,额际又高,两鬓又阔,少年必定掌握兵权。其风流秀丽,都不在上停,乃在中停,如两颧隐起,鼻准圆平,山根不陷,泪堂丰满,虽哭如笑,似喜若,即王嫱西子,也不过如是。下停甚奇,两颐笑靥常存,口角如菱而小,耳轮贴服,地阁方圆。故上中下三停,各不相顾。这些人道:这各不相顾这句话,我们就不懂了。那人道:所以我说是奇相。若上停,不消说是文武全材,声名赫奕了。中停又是丰韵四溢,一笑倾城,不像掌握兵权到底的,可是与上停各不相顾。至于下停,更令人难测,一股清气,束在两颐下颔,直超过耳根,宛然菩提满月之相,竟有仙籍的福分,与中停妩媚之态,更不相顾。不瞒各位说,我吃了这一辈子的相面饭,人也相过了整千整万,却没见过这位公主的异相。你们那里辨得真。那些人听了道:你若不说,到也糊涂过去,你说明了,我们回想起来,却一点也不错。这些人又问,他手下这些姐儿、小爷们呢?奴婢正要听下去,听得副史来传,就进来了。还有蕉叶们躲在旁边的著哩。"瑶华听得中心悦服,与无碍子平常日子透露一两句话儿,倒是相合的,口里却说道:"我不听这些野话。方才周青黛说,我们今日穿戴的盔甲,是兵部制办,本用不得的,闻得都要自家另备,你快传与令名,叫他作速照样制造衬盔软甲十三副,后日一早就要用的,断不可误。"张其德传出去了。
83 隔不多时,长史来禀道:"昨日的奏章已批回了,一切银两物件,仍旧赏给我们,请公主速派人检点,后日好起程。"瑶华一面点头,一面接著那所抄批语,看是:
84 据缴回抄没客氏所存什物,俱见廉洁,但此项原拟赏给功臣之用,今该经略娴熟韬略,鞍马勤劳,今日之颁赏,即异日之酬用,尔其毋辞。钦此。
85 瑶华对长史道:"不敢违命,可再缮表谢恩。"长史应诺而去。瑶华又写条谕,并将点册簿发交四个小厮,同随行副史钱金易,一同经手点明回复。又令张其德发出去了。
86 这一天各人都有些辛苦,遂各早睡,瑶华与梅影仍是一床共枕而卧。梅影悄问瑶华道:"方才张其德所传相面的三停之说,公主以为何如?"瑶华叹口气道:"今生已是女身了,要想保全童身到老,恐万不能。中停之说,似乎不谬,只要下停之说,得如所言,愿亦足矣。但不知相你们如何,明日可叫蕉叶来一问。"梅影答应了,又问瑶华道:"公主今日祭纛神,可曾见纛神的神像么?"瑶华道:"我拜下去了,抬起身来,他们就把神像卷起,再拜下去,等到抬身,又卷起来了,约摸看见神像是侧面站著,又像个女相。你见了么?"梅影道:"见了,实在是个女相,不知怎么,是赤身露体,对著一匹马站著,却不晓得这个缘故。"瑶华道:"我向年听见师父说过,这女子救父情切,向马祝告,如能到敌营中,救父驮回,情愿与马结为夫妇。那马竟把他父亲于敌营中救回,以后怎么样,就记不清了。"梅影道:"这又奇了,一个怎么与马结为夫妇,想来必然死后的事。"瑶华道:"这不过是一片孝心,所以能够成神,也是劝奖之意。"两个又说了些闲话,就睡著了。
87 一觉醒来,已见日高三竿,又急急起来梳洗。用膳毕,就有张其德来禀道:"小厮们在外禀知,要到库楼各处查点东西,还有脚夫挑著册箱进来,请公主到房中坐罢。"瑶华笑道:"你又奇了,我昨日在教场中,人也见了千万,今日倒要躲避这脚夫了,叫他只管挑进来罢。"其德即忙令小厮们,引著副史、脚夫进来,将点册查明,就从箱内捡出在楼物件的册子,令史、脚夫抱著查去了。
88 瑶华又吩咐张其德,传知长史,将这收回租息银两,随带用度,所有看守府第人口,共有多少,作何散给口粮,在何处开销,叫他开明单子送来,查明给发。又令将王府送来的八个宫女,俟我起身后,著令史暂带他,寄在那两家王府中,待班师回京,再来请发。张其德传出去了。又唤张黄两家媳妇来,吩咐道:"你两个且仍往门前屋里依栖著,我自有口粮给发。你这两个年纪更轻,孤身只影,究竟不好,我教令史替你们作配的为是。"两个叩头领命出去了。
89 一会儿,张其德传送新制的盔甲进来,瑶华看了,果然做得好,都是新款花样的顾绣,且同锦袄一般,可以穿著,到临阵时再下铁片,盔帽里也镶著一条装绵的红缎勒额,不比昨日那盔的铁沿,要嵌入肉里去了。令周青黛各各分给。又传知长史,令其将家眷搬入这三进屋内居住,好照应库藏。一一吩咐出去了。
90 隔不多时,这些小厮们来回道:"各处东西都查点了,并没有短少,止有田房屋契未见,想在册箱内。"遂各于箱底捡出一大捆来,瑶华交与荷香,挨顺年月,分别田房同出息租子租钱,每年若干,共录一本带著,仍将契券发交长史收执。荷香答应,领著副史们都出去了。
91 转眼之间,天已将黑,张其德传进长史来禀的话,道:明日四鼓入朝陛辞,五更出城。中军官打听得,有七长公主奉旨,代行推毂礼,公主务必要坚辞。"瑶华道:"晓得了。"遂摆膳,用完安寝,各就寝所,临睡时,瑶华问梅影道:"可曾问过蕉叶的话?"梅影道:"问是问过,讲得不甚著实。"瑶华道:"他怎么说?"梅影道:"据他们听见相士说,姐儿们内中,有一位同公主一样面庞的,就该同公主一样了。岂知又是两样的,这就要看气色了,这位姐儿面上的气色有媚无威,但秀不清,坐在马上不见臀尖,恐怕有始无终。那三位不过平平常常,多还长寿。小爷们里边,也只得一位可以做到三四品的官,但是秀不深藏,性多佻达,也不是个长久的相儿。"瑶华道:"说你的相是无疑了,小厮们里,到底说哪个?"梅影道:"我想来只怕是荷香。"瑶华道:"却是他,别个都还老实,惟有他好做张致。还说别人没有?"梅影道:"据他们后来又听见门房里的老女人说,他听见相面的说,公主马后还有一男一女跟著,这两个倒成点小气候。老女人道:难道也会做官?那相面的道:官是没他的分儿,这个小太监将来就成个鬼仙,这女的可以成个地仙。其馀的人,不过和我们不差什么。"瑶华道:"这不是说张其德、周青黛了。"梅影道:"他说后边的两上,是明指著他两个人。"瑶华道:"这个相面的著实有些意思。他两个,师父略在我面前提起过,后来有些好处。"一面说,一面就睡著了。仍是梨云等守夜,照依那晚的更次,就传唤这些人起来料理,赶著请了瑶华起来梳洗、用膳,外边已来催了。瑶华一面装束,又吩咐小厮们同副史收拾行装,先行出城,只带四个婢女入朝。张周两人远远的跟著伺候。
92 出了大门,就有中军官护卫军打著官灯、火炬,前后簇拥,瑶华同婢女们一起上马,直到朝门外下马,早有太监们奉了皇后的懿旨,前来照应,通知御前校卫,皇上升殿,即来招呼。
93 等了半个时辰,已奉宣召,瑶华带著四婢上殿,三呼舞蹈毕,帝传令至前,把军情细细的宣示了一遍,又说:"你此去非比他人,务与叔父同心戮力,早报捷音。"瑶华一一遵领。帝又道:"我已令七长公主代朕推毂,聊尽遣将之礼。"瑶华听说,忙又跪下叩首,再三坚辞。赵宋两王也从旁代奏道:"这是自家宗支,非比臣宰,既皇妹坚辞,伏乞皇上俞允。"帝才允免。又令近侍赍出一面认旗赐于瑶华,瑶华跪接了,展开看时,有五尺多长,三尺五六寸多宽,用金黄缎围绣著三爪龙,又用黑剪绒横头贴著五个小字是:第十四皇女。中门又贴十二个大字是:钦命四川武威荡寇经略正使。瑶华看毕,即时叩道领。
94 帝道:"朕特令宫女连夜绣起,与妹军前耀武。出宫时又得有两首截句,聊为饯行。"遂令近侍于案上递与瑶华,瑶华双手接著,朗诵一遍,其一曰:
95 天潢毓秀建奇勋,文武才能经纬分。为绣认旗当殿赐,追奔行阵荡妖氛。
96 其二曰:
97 唐代争传娘子军,曾开幕府露红裙。土司且得前茅列,后劲凭卿捷奏闻。
98 瑶华复又叩首谢恩,奏道:"臣妾寸功未效,已荷恩赉叠颁,且蒙宸翰褒嘉,并增惶悚,臣妾唯有矢志歼灭丑类,上慰圣怀,以报天恩于万一。"遂即陛辞,帝道:"行军以迅速为贵,可勉兵将早抵蜀中,朕当计日以待。"瑶华领旨,辞出殿廷,仍诣宁坤宫叩辞皇后及各公主,不敢久留,即出朝门,天已大亮,方欲上马,只见御前校卫来禀:奉旨意差来,代公主打认旗。瑶华即令婢女将认旗交执,那校卫早带有旗杆,即时拴上,在马后打著。瑶华即同四婢上马,径出平则门,已见候送者纷纷,直到营门才止,一一道意致谢。各兵将整齐队伍迎接,瑶华入帐升坐,发了起行号令,遂放了三个抬营炮,即刻发行,旌旗招展,杀气奔腾,浩浩荡荡的星驰而去。
99 自此晓行夜宿,途中号令森严,秋毫无犯,将抵荆州城,即在城外驻扎。
100 忽有太监两名到营投信,瑶华意中已知无碍子遣兵来此,著令进见。中军官带进营中,太监请安毕,呈上书子,瑶华一面拆书,吩咐小厮引领后营暂歇,遂展阅内开:
101 尔启程后,一切情事我都知悉,现领大军将次进剿,我已精练亲随兵四百名,令其间道,直趋荆州相待,谅刻下可以会合。宜先暗遣荷香、蕉叶二名,带同技艺出众之营弁四员,拨精壮兵丁五百名,由辰州铜仁、思南径渡汉江,报知王爷。先将彼处军情探明细底,精选捷足,仍由原路寄知。此五百兵同荷香、蕉叶营弁等,可致明王爷,预埋于相近贼营之后,仍暗暗令石柱女土司知之。以壮其胆,俟会剿之日起发,尔在大营,宜先发檄招安贼党,探其动静若何,再明文知会石柱女土司,订期会剿。如其诈降,即就其诈降之意,设计破之。至会剿之日,虚打认旗,即令大军冲阵,尔等七人率同亲随军,埋伏左侧,以短兵相接,巨逆必不能出我所料,可一鼓而就擒也。行军日先令军政司,多备囚车,先军前驱,使贼匪睹之胆寒,亦可阻隔马阵。班师后,主上必然择人下嫁,断不可在京师成礼,须奏明,俟回庄省墓后,择吉成亲,再行具奏,主上亦必允准大假。情形不过如此,临时当以机变行之可也。无碍子手泐。
102 瑶华看毕,即传中军同太监将亲随兵领回,守护大营。中军同太监赍令前往。将及二鼓,兵都到营安置,瑶华已将书信写好,密谕荷香、蕉叶照行。又密传中军进帐示知,选将拨兵,弗使信息透漏,交四鼓即要启行。吩咐毕,中军官自去,暗暗承办,人衔枚,马摘铃。一交四鼓,悄然而去,中军交令讫。
103 瑶华次晨升帐,传集兵部司员及统兵将弁共议,先发抬安文檄,遣员飞马赍去,并谕荆襄二府,赶紧多备囚车,并另制绿布帐房,解赴军前听用。又谕统兵将弁,遍传众兵,自今日为始,要兼程行走,限十日务抵重庆,如违,军法从事。遂即拨寨启行,不题。
104 且说石柱女土司,姓秦名良玉,先系伊父袭职土司,因病身故,诸弟皆幼,奏明即以长女暂署,俟抚弟长成,再行启奏沿袭。秦良玉为人刚正,宣抚有方,诸土番毕服其法度,故诸弟虽俱长成,仍未归正。嘉靖年间奢崇明作乱,自请征伐,朝廷嘉其忠义,假其节铖征讨。无如奢逆狡狯,乍叛乍降,迁延窃踞,秦良玉诸弟战死四人,力不能支,奏请发兵会剿。奢逆恐惧,率众投降,大兵甫撤,复又啸聚。李建泰奉命征剿,奈失之懦弱,观望不前,幸有秦良玉与之撑持,但兵力单薄,亦不能剿灭,故福王奏请添兵,令瑶华统兵相助。
105 近日奢逆见大营无所动静,仰天大笑道:"明朝皇帝看来朝内无人矣,先差一个没用的文官,在这里打了许多日的瞌睡。今日又差个毛丫头来看热闹,檄文上写著十四皇女,待我临阵时擒来受用受用,亦未为不可。"众贼将道:"大王不可小觑这丫头,将官们久已闻得,是个文武全材,并不是天启皇帝的公主,就是现在监军使福王的女儿。"奢逆道:"也不过是藩王的郡主,这么我还不要他哩。你们众将好没志气,传来之言,无非要与福王挣脸面,你想十几岁的毛丫头,凭他冲天武艺,也就看得见,难道你们倒怕他不成?"众贼将道:"怕是不怕,也不可轻视。"奢逆道:"略加防备就是了。"
106 不说奢逆肆意骄纵,再说荷香等初奉差遣,俱各勇往直前,拿出私囊买些酒肉,与这些弁兵们吃了,又说了一大些好话,骗得这些人各各欢喜,一路上情投意合,因各献计道:"承小爷这样恩待我们,明日不是这样走法。"荷香等问道:"依你怎么个走才好?"那弁兵们道:"我们如今不要拘定按程按站,也不必一定要下店房。"荷香等道:"如何宿食呢?"那弁兵们说出一句话来,真个大得其益。要知如何得益之处,不要忙,自有下回可看。
107 第二十回 灭寇成功留后劲施金普赈赎前愆
108 七言截句两首诗曰:
109 十年学业远驰名,何物妖魔敢弄兵。我有横空千丈帚,扫除小丑享升平。
110 世间可恨守钱奴,堆积金银与命俱。争似一朝挥霍尽,消除罪孽洗卑污。
111 话说弁兵们道:"我们只要多带乾粮,随路食宿就好。"荷香们依允,不拘白日昼夜,醒了就走,倦了就歇,该应十日的路,四日已经赶到了。所以到重庆时,比别人快到五六天。到了大营进见福王,请了安,将瑶华的书子呈上。福王看了,想著筹画军情有条有理,十分欢喜,遂与李建泰商议妥当,连夜将军情备细写明,又于军前选了一名善于跑路的捷足,无分昼夜,赶到瑶华营中,呈上书子。瑶华知道李建泰一无筹画,石柱女土司独力难支,而奢逆十分猖獗,遂传诸将,把这件事商酌,如何进兵。于是各人都来进计,瑶华一个个听了,有说得切当处顺著他们,有无关紧要处另与计议,总不离无碍子所定之大局。遂当著大众,订定四月初二日期约会合剿,但听号炮,一齐进兵。写书与福王知道,另修一书与石柱女土司知之。当时封好,传进来人,重加赏赐,又限他照依时刻投到,如时刻无误,大功告竣,许他议叙职衔。那人也千肯万肯。瑶华道:"我还有一人,也要到王爷那边去,与你同行。"那人允诺。瑶华己先令张其德,于亲随军内选得一名善走的,与那来人同行,监押著不许停留之意。遂各起行。
112 瑶华此时尚在夔州与重庆相连之界口扎住,恐被贼知,在一处山岙内,将另制绿色布的帐房取出支开,将白布帐房一概收起,旗帜也不设立,不放炮,不支更。有人远远望来,帐房与山色相似,并不知有人马扎住在内。打听得离重庆只有天半的路,尚有汉江阻碍,遂令先锋孙朝贵,暗暗带领二百名兵,入山砍伐树木,在上头扎排,同候渡兵。等到三月二十八日夜二更时分,拔寨悄行,连夜渡了汉江,仍拣一个山岙内扎住。
113 那奢逆时刻遣人探听,大路上并未见有人马,接连四五起的探报,如出一口。奢逆又大笑道:"毛丫头起先是一团高兴而来,路上听听风声不好,自然回去了。"那些贼将道:"大王不可如此猜度,万一是他使的诡计,突如其来,又有那大营同石柱司三面围将扰来,如何抵敌?"奢逆道:"他们的那两支人马,一在南,一在北,这丫头来自东,如三面齐来,杀得过安如磐石,杀不过我正好往西回家,那里崇岩峭壁,莫说赶不上,就赶上了,两个眼乌珠只好望著我。你们都放心,他若不回去,这支人马总在大路上,难道又藏躲得别处去么?"众将道:"藏躲也容易,这一路处,深山邃岙,那处不可以藏躲。"奢逆道:"我也虑过了,所以探报的来,我就问他,可曾在各山顶上望过?他们都说逐处望过了,只不见有什么人马驻扎在那里。"众将道:"既如此,他果真回去了,我们明日就要起兵,去杀那秦家婆娘子。"奢逆拍手道:"好吓,这才是正办。可速传下令去,明日五鼓,都要齐集出城,听候调拨。城内只留下五百兵同一个将官把守就够了。"众将一齐允诺,明日五鼓准备遣调厮杀。
114 且说福王这边,于四月初一日午刻,接得瑶华之信,遂与李建泰说知,暗传号令,明日五鼓悄悄齐集,但听东路发有号炮,一同杀出,又传与秦良玉知道,一体预备,却不可透漏消息,各各理会。
115 瑶华到了三更天,即传下令来,衔枚疾走。直到五更时分,将近重庆城池了,忽听见炮响,疑是福王那边已启营了,遂令炮接应,杀奔前去。那秦良玉听见号炮,也杀将出来。炮声相应,三路齐到。奢逆那边不过因出城放炮,还未点兵,猝地里围杀拢来,那里还有战心,只辨得往西逃遁,回头一看,见一面高高的认旗上写道:"第十四皇女"等字,飞奔而来。奢逆知是这丫头在内,心上忽想起高兴念头来,回兵抵敌,阵内飞出两员将官来,彼此对垒。奢逆的手下人众,见两将敌他一个主儿,遂一齐哄上,围住了厮杀。不想荷香、蕉叶同弁兵正埋伏在左边山涧内,听得喊杀之声,遂同领著五百个兵军,斜刺里杀入围中,也有砍马脚的,也有纵身杀马上将官的。这奢逆看了,也不知是何处来的兵。这荷香灵变,杀倒马上的将官,就他手里夺过枪来,飞身上马,就战马的将官,勇不可当。蕉叶同营弁见了,也学荷香办法,率同五百个步兵,在阵中如入无人之境。
116 奢逆急了,把枪一招,贼人蜂拥而来,恰碰著李建泰同秦良玉,南北两头一拥而至,倒把奢逆的人马冲得七零八落,方才被围的两员将官,见奢逆的人马冲散,遂引兵死命来战。奢逆遂见四下里围裹拢来,只得往东首败将下来,那三路兵马那里肯舍,紧紧追杀。奢逆领著数千兵将且战且走,忽听得旁边山岙内一声锣响,推出几百辆囚车来,截住去路。又见一队乌簇簇的步兵,疾地飞卷而来,也无旗号,也无长刀阔斧,手里只拿著牌刀纵跳如猿。那些马兵见了都慌了,要杀回去又杀不过官兵,要往前逃遁,又被这些囚车挡住,只得下马来往两边峭壁上逃走,这却是他们的绝技,再没有别处人赶得上的。那知就有对付得过的人来了。瑶华见了,招呼这八个子女,抽出铁条,一齐爬上,各使流星弹子,标枪,远者用流星锤抛去,将绳一收,连人卷下,往山下一扔,自有各兵抓住捆缚,就往囚车内一撇。近者用弹弓打去,无不应弦而倒。那四百个步军,打从山脚上兜将上来,帮著砍杀。可怜奢逆数千人马,杀伤大半,馀剩者逃的逃。降的降,有武艺的将官,自谓有恃无恐,不想撞著这一班孩儿兵,竟能追蹑其踪,生擒活捉了一百馀名,只有奢崇明逃走了。秦良玉知他的去路,恐怕瑶华夺了他的头功,引著五六十骑飞奔入山去了。瑶华想得其情,遂招呼这八个子女同四百名亲随兵,死命往山里追赶,大兵亦即随后跟来。
117 瑶华同这一班子女跳跃如飞,将已赶及秦良玉,忽地里望见奢逆的伏兵四起,箭如飞蝗。见又秦良玉从马上掀下来了,瑶华著急,阻住后来的军马,只唤亲随军沿著山脚抢步进去,尚见贼人还在那里放箭,遂令牌刀手护著身子,令素兰等各婢,俱用流星锤,蕉叶等俱用弹弓,两下齐施,打倒者打倒,被流星绳捆倒者捆倒,又拿了五六十名。大军随后也到,将拿著的贼人遂个捆缚,有人认得奢逆亦在其中,其馀俱爬山过岭逃了。
118 瑶华令大军兵卒,将拿住的贼人挑断脚筋,扛抬出山,与福王合队,才得相见。李建泰也来请安,瑶华说:"可惜秦良玉中箭身死。"遂同到死的处所,众兵俱已被箭受伤,又一齐扛抬出来,招呼他的手下料理。遂鸣金聚集兵马,另扎个大营驻扎。一面令两个先锋去攻城,务要取胜。遂带领两千人马,飞至城边。城上还要放箭,孙朝贵在城下喊道:"你们班不知死活的毛贼,你们的贼头都被我们公主擒住上了囚车,明日就要解京献俘了,谅你们也无能为。我看这一城百姓面上,不来围城,许你们逃走,若再拿住,定不饶恕。"正说著,早有败回来的小贼来招呼道:"还不快走,大兵又要来了。"城上百姓看这光景,真个哄的一声,城门大开,贼匪乱窜。孙朝贵指著道:"且绕你一死,快快回头,做个好百姓。"只见城内拥了多少的老人,执著香上前迎接,孙朝贵道:"大营还在前面,你们走上去,迎接王爷、公主入城。"孙朝贵遂将兵马扎住,只带都司千百户百馀名,各带弓箭,背著枪入城巡哨。百姓都沿街跪接,查明贼人俱已外窜,遂令将府衙打扫洁净,安排庆贺筵席,一面差官迎接王爷、公主同大将军入城。
119 去不多时,大军齐到,仍扎住在城外,福王、瑶华同李建泰进城,即时令司员写表报捷,并报秦良玉阵亡,又饬查秦良玉宗族内应行袭职之人,奏请除授。
120 瑶华吩咐李建泰,安抚城内百姓,又查四乡被贼蹂躏处所应抚恤,以便奏闻。早有省城各官递手板请安,遂令委员来署,府事县事承办善后事宜,李建泰出兵数年,毫无树绩,只得督著各宫办理善后事宜,聊以塞责。
121 瑶华对福王道:"先遣一个先锋,拨兵五百名,押解逆犯进京。再令中军向省城官说知,拨一名向导官来,领兵搜山,务要将贼匪断绝根株,免贻后患。"福王依著瑶华的主意,一一发去了。且按这一边。
122 再说纪世英领著人马搜山,又撞著馀匪啸聚,被纪世英大杀一阵,死者无数,生擒有一百馀名,解到城中来。又往四下里搜寻了一遍,俱已净尽,才回兵缴令。府县把这些贼匪审明,来请示是否解京,抑或就此正法。福王来问瑶华,瑶华道:"此番徵剿,已大伤天和,可做一个胁从,充发往各边安插,开他们一条生路。"福王随即吩咐各官,照此办理。
123 瑶华又悄令中军,于四百名亲随兵丁内,挑晓事者六七十名,听候差遣。又密嘱荷香等四个小厮,各带领十数名兵,往四乡查看民情,光景如府县官查不到的,你可另造一本册来,算为我的私账,务要查得确实,不要被人冒领了去。四个小厮,各各领命而去。
124 不一日,李建泰回来告知,民情大为疲敝,今得赈济,皆安衽席矣。又据府县官查明,被贼蹂躏之处,应行赈济两个月口粮,并修理住屋,共应给银二十八万四千三百馀两,造明册籍送核。瑶华细细看了一遍,也还周到,遂令赴布政司库支发。
125 隔了半个多月,四个小厮前后回来,各将所查册籍呈上,核见又得银六万七千馀两。瑶华亦令一并赴司库支出,交与府县官转给。除发赈之项,馀银悉令解来,以济军饷。
126 瑶华在川抚恤赈济,见民情安贴,意欲先撤大兵回京,然后沿途赈济而回。中军即忙来禀道:"闻得流贼正在湖广窥视襄阳,我们回京乃必由之路,若将大军撤去,或遇著贼兵,如只抵敌?"瑶华闻知,只得终止,仍行文与贵州省,将银解赴军前应用。一面择吉班师。众地方官同百姓,皆送出三十里外,概行辞回。领著大兵,一径仍由荆襄回京,仍发报子四路探听贼兵消息。
127 福王于途次问瑶华道:"你此番来川,主上倒发这些兵饷来赈济,共有多少银两?"瑶华道:"主上征剿流贼兵饷,还接济不来,那里还有发来川省用度。"福王道:"这么,你各处行文所调的是何项银两?"瑶华道:"女儿晓得此番来川剿灭贼匪后,地方必定残破,若不赈济,百姓何以为生,必致仍为流寇。故于未起身之前,将库藏内金子提了十万,发在这几省布政司库内,易换得饷银一百四十馀万。如今所用的,就是这项。"福王道:"我们出了力,还费了若干银两,觉得划算不著。"瑶华道:"主上的恩典也大,女儿到京,蒙赐客氏房屋并田产租谷,约来也有四百馀万,怎样划算不来?"福王听见了这句,方得欢心。这一日,将抵襄阳,忽有报子探明,流贼李自成在大路欲取襄阳城。瑶华令将人马扎住,细询了情由,心中暗暗计画定了,遂传中军谕知,明日遇见贼兵,你们扎住阵脚,切不可移动,但看我们得有进步,你们也缓缓跟进。如贼兵乱箭四射,各执护身牌挡住,徐徐退后。若然骤退,贼兵必来冲阵。若果冲来,你们就取牌上所受的箭射回。若我们将他杀败,你们就放起号炮,骤发战鼓,令众兵并力冲杀,鸣金才止。中军即传下去了。又唤亲随兵吩咐道:"你们明日遇见贼兵,都一字排开,如贼营放箭,第一要紧护卫著各人身子,我们自有战法。如贼兵一败,只顾追砍贼兵的马脚。"又密谕这八个子女道:"明日的战法不同,与贼兵对阵时,不用军器,各人多带弹丸,凡取弹丸总以五个钳在手内,连连发去,不可歇手,打倒一排,我们就趋进一步,紧紧打去,贼兵再无不退的。"俱各理会了。
128 福王在旁道:"我闻得流贼并无纪律,一味冲杀,若照你号令,万一四面兜冲将来,如何是好?"瑶华道:"原为他们无纪律,所以我们要纪律严明,他一见兵旅齐整,必然也会度量意思的。"福王道:"你们这九个人,弹子虽好,贼兵势大,那里打得尽许多?"瑶华道:"擒贼擒王,打了他大头目,小卒谁去打他。"福王点头,一夜无话。
129 次日行到草沟地方,已望见贼营,遂将兵马列成阵势。瑶华等同这四百名亲随兵,都穿著一身黑,蹲在地下,一步一步的进入。早有一队贼兵前来冲杀,被瑶华等觑定领队贼将,一人一弹子,都倒撞下马去了。这里开弓发弹,个个连弹五丸,这弹丸如雨,打得那些贼兵抱头鼠窜的逃去了。不一会,贼兵大至,箭如雨发,瑶华们躲过一排箭,乘空即打弹丸。箭要抽矢、扣弦、弹丸随手便发,早把那些弓箭手打得八落。那些贼将大怒,传令冲阵。瑶华忙令亲随兵四散,奔入贼阵砍马脚,这九个齐放弹丸。瑶华遥见贼队里有个贼将,头上打著伞盖,一马冲将出来,想必是贼头,于是趋进数步,看个准,一弹丸打去,正中那贼,往后就倒了。冲阵的贼兵马脚砍断,一个个颠下马来,亲随兵随手一刀一个。只见贼兵看贼头被伤,无心恋战,各回马救护。我阵中一声号炮,战鼓骤发,众兵并力赶杀。这一阵,把贼兵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赶上五十馀里,贼兵都慌逃遁。
130 瑶华驰马在后,鸣金收军,暂进扎住,看沿路贼匪所遗辎重甚多,令各兵收回,都是银饼,每个重五百多两,饼内有孔穿索,令军扛抬,遂拔寨而起,赶到荆州住下。早有荆州文武前来迎接,被瑶华当面申饬。"贼兵来往如入无人之境,亏我兵甲坚利,杀退贼人,并不见你们一兵一卒前来策应。倘被贼围,岂不尽丧你们这班狗官之手。我回去奏明主上,定然把你这班狗头个个砍下来。"骂得这些文武叩头流血。
131 一面入城,一面差遣中军及手下小厮,督同府县,查明被贼焚抢处所,安抚百姓,仍发文令赴武昌领银赈济,又将贼匪所遗之银饼充在数内。各各领命遵办去了。
132 却说李闯并未统领全军,只带得一万四千人马,想襄阳城内并无大兵驻守,可以不劳而得。不料行至草沟地方,忽遇瑶华这支兵马,殊出意外,前军被陷,误听敌军被陷,故冲上前来,人马还未站定,被瑶华打中了一弹丸,正打在额角上,登时晕倒,幸亏众贼救起,而队伍错乱,不防敌军反来冲阵,一万四千人马去了一大半。那些残兵落荒躲避,幸而敌军不加追赶,见已直往荆州去了,方敢聚集残兵,暂时扎个营寨驻歇。
133 那李闯直到半夜才苏醒转来,恨如切骨,问这些手下的人,究竟是何处兵马,是从那里来?那手下的小贼回道:"已据探子查明来禀,是河南封藩福王同将军李建泰,�
URN: ctp:ws63876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