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 检索 "处"
檢索內容:
检索范围: 元史
条件: 包含字词“处”
Total 158

卷六十三

1
湖广等行中书省,为路三十、州十三、府三、安抚司十五、军三,属府三,属州十七,属县一百五十,管番民总管一。本省陆站一百,水站七十三
3
武昌路,上。唐初为鄂州,又改江夏郡,又升武昌军。宋为荆湖北路。元宪宗末年,世祖南伐,自黄州阳罗洑,横桥梁,贯铁锁,至鄂州之白鹿矶,大兵毕渡,进薄城下,围之数月,既而解去,归即大位。至元十一年,丞相伯颜从阳罗洑南渡,权州事张晏然以城降,自是湖北州郡悉下。是年,立荆湖等路行中书省,并本道安抚司。十三年,设录事司。十四年,立湖北宣慰司,改安抚司为鄂州路总管府,并鄂州行省入潭州行省。十八年,迁潭州行省于鄂州,移宣慰司于潭州。十九年,随省例罢宣慰司,本路隶行省。大德五年,以鄂州首来归附,又世祖亲征之地,改武昌路。户一十一万四千六百三十二,口六十一万七千一百一十八。至元二十七年抄籍数。领司一、县七。
91
广西两江道宣慰使司都元帅府大德二年,广西两江道宣慰司都元帅府言:「比者黄圣许叛乱,逃窜交趾,遗弃水田五百四十五顷,请募溪洞徭、獞民丁,于上浪、忠州诸开屯耕种,缓急则令击贼,深为便益。」从之。
107
庆远南丹溪洞等军民安抚司,唐为龙水郡,又改粤州。宋为庆远府。元至元十三年,置安抚司。十六年,改庆远路总管府。大德元年,中书省臣言:「南丹州安抚司及庆远路相去为近,所隶户少,请省之。」遂立庆远南丹溪洞等军民安抚司。户二万六千五百三十七,口五万二百五十三。领县五:
177
中嶆百纳等
178
底窝紫江等
179
瓮眼纳八等
180
独塔等
181
客当刻地等
182
天台等
184
党兀等
185
勇都朱砂古等
186
大小化等
187
洛甲洛屯等
188
低当低界等
190
百眼佐等
203
六寨等
204
帖犵狫等
205
本当三寨等
206
山斋等
207
羡塘带夹等
208
都云桑林独立等
209
六洞柔远等
210
竹古弄等
211
中都云板水等
214
万平等
216
丹竹等
218
李稍李殿等
219
阳安等
221
恭焦溪等
223
平溪等
225
李崖等
226
阳并等
227
卢山等
229
顺元等路军民安抚司。至元二十年,四川行省讨平九溪十八洞,以其酋长赴阙,定其地之可以设官者与其人之可以入官者,大为州,小为县,并立总管府,听顺元路宣慰司节制。
230
雍真乖西葛蛮等
231
葛蛮雍真等
232
曾竹等。大德七年,顺元同知宣抚事阿重尝为曾竹蛮夷长官,以其叔父宋隆济结诸蛮为乱,弃家朝京师,陈其事宜,深入乌撒、乌蒙,至于水东,招谕木楼苗、狫,生获隆济以献。
234
骨龙等
235
底寨等
236
茶山百纳等
237
纳坝紫江等
238
磨坡雷波等
239
漕泥等
240
青山远地等
241
木窝普冲普得等
242
武当等
243
养龙坑宿徵等
244
骨龙龙里清江水楼雍眼等
245
高桥青塘鸭水等
246
落邦札佐等
247
平迟安德等
248
六广等
249
贵州等
251
朵泥等
260
德胜寨偏桥四甲等
261
思印江等
262
石千等
263
晓爱泸洞赤溪等
264
卑带洞大小田等
266
省溪坝场等
267
金容金达等
268
台蓬若洞住溪等
269
洪安等
270
葛章葛商等
271
平头著可通达等
272
溶江芝子平茶等
278
杨溪公俄等
281
大万山苏葛办等
282
五寨铜人等
283
铜人大小江等
285
鸟罗龙干等
286
西山大洞等
310
会溪施容等
311
感化州等
317
客团等
322
沿边溪洞宣慰使司。至元二十八年,播州杨赛因不花言:「洞民近因籍户,怀疑窜匿,乞降诏招集。」又言:「向所授安抚职任,隶顺元宣慰司,其所管地,于四川行省为近,乞改为军民宣抚司,直隶四川行省。」从之。以播州等管军万户杨汉英为绍庆珍州南平等沿边宣慰使,行播州军民宣抚使、播州等管军万户,仍虎符。汉英即赛因不花也。仍颁所请诏旨,诏曰:「爰自前宋归附,十五馀年,阅实户数,乃有司当知之事,诸郡皆然,非独尔播。自今以往,咸奠厥居,流移失所者,招谕复业,有司常加存恤,毋致烦扰,重困吾民。」
325
平溪上塘罗骆家等
326
水军等
327
石粉罗家永安等
328
六洞柔远等
329
锡乐平等
330
白泥等
331
南平綦江等
332
珍州思宁等
333
水烟等
334
溱洞涪洞等
335
洞天观等
336
葛浪洞等
337
赛坝垭黎焦溪等
339
倒柞等
340
乌江等
341
旧州草堂等
343
水囤等
344
平伐月石等
356
沿河佑溪等
359
落葛谷鹅罗椿等
360
昔不梁骆杯密约等
361
乾溪吴地等
362
哝耸古平等
363
瓮城都桑等
364
都镇马乃等
365
平普乐重墺等
366
落同当等
367
平族等
369
三陂地蓬等
370
小葛龙洛邦到骆豆虎等
373
大小田陂带等
375
洪安画剂等
384
平伐等。大德元年,平伐酋领内附,乞隶于亦奚不薛,从之。
399
雍郎客都等
400
雍门犵狫等
401
栖求等仲家蛮。
402
娄木等
403
乐赖蒙囊吉利等
404
华山谷津等
405
青塘望怀甘长不列独娘等
410
茅难思风北郡都变等
413
潘乐盈等
414
诚州富盈等
416
罗章特团等
418
允州等
420
硬头三寨等
422
水历吾洞等
434
雍门客当乐赖蒙囊大化木瓜等
438
洛河洛脑等
442
孤顶得同等
451
大青山骨记等
452
百佐等
454
当桥山齐朱谷列等
455
虎列谷当等
456
真滁杜珂等
457
杨坪杨安等
458
棣甫都城等
460
百也客等
464
三寨猫犵剌等
473
林拱章秀拱江等
479
恭溪望成崖岭等
481
焦溪笃住等
482
草堂等
486
令其平尾等
488
特团等
489
征东等行中书省,领府二、司一、劝课使五。大德三年,立征东行省,未几罢。至治元年复立,命高丽国王为左丞相。
501
河源古无所见。《禹贡》导河,止自积石。汉使张骞持节,道西域,度玉门,见二水交流,发葱岭,趋于阗,汇盐泽,伏流千里,至积石而再出。唐薛元鼎使吐蕃,访河源,得之于闷磨黎山。然皆历岁月,涉艰难,而其所得不过如此。世之论河源者,又皆推本二家。其说怪迂,总其实,皆非本真。意者汉、唐之时,外夷未尽臣服,而道未尽通,故其所往,每迂回艰阻,不能直抵其而究其极也。
503
河行昆仑南半日,又四五日,至地名阔即及阔提,二地相属。又三日,地名哈剌别里赤儿,四达之冲也,多寇盗,有官兵镇之。近北二日,河水过之。思本曰:「河过阔提,与亦西八思今河合。亦西八思今河源自铁豹岭之北,正北流凡五百馀里,而与黄河合。」昆仑以西,人简少,多山南。山皆不穹峻,水亦散漫,兽有髦牛、野马、狼、麅、羱羊之类。其东,山益高,地亦渐下,岸狭隘,有狐可一跃而越之。行五六日,有水西南来,名纳邻哈剌,译言细黄河也。思本曰:「哈剌河自白狗岭之北,水西北流五百馀里,与黄河合。」又两日,水南来,名乞儿马出。二水合流入河。思本曰:「自哈剌河与黄河合,正北流二百馀里,过阿以伯站,折而西北流,经昆仑之北二百馀里,与乞里马出河合。乞里马出河源自威、茂州之西北,岷山之北,水北流,即古当州境,正北流四百馀里,折而西北流,又五百馀里,与黄河合。」
504
河水北行,转西流,过昆仑北,一向东北流,约行半月,至贵德州,地名必赤里,始有州治官府。州隶吐蕃等宣慰司,司治河州。又四五日,至积石州,即《禹贡》积石。五日,至河州安乡关。一日,至打罗坑。东北行一日,洮河水南来入河。思本曰:「自乞里马出河与黄河合,又西北流,与鹏拶河合。鹏拶河源自鹏拶山之西北,水正西流七百馀里,过札塞塔失地,与黄河合。折而西北流三百馀里,又折而东北流,过西宁州、贵德州、马岭凡八百馀里,与邈水合。邈水源自青唐宿军谷,正东流五百馀里,过二巴站与黄河合,又东北流,过土桥站古积石州来羌城、廓州构米站界都城凡五百馀里,过河州与野庞河合。野庞河源自西倾山之北,水东北流凡五百馀里,与黄河合。又东北流一百馀里,过踏白城银川站与湟水、浩亹河合。湟水源自祁连山下,正东流一千馀里,注浩亹河。浩亹河源自删丹州之南删丹山下,水东南流七百馀里,注湟水,然后与黄河合。又东北流一百馀里,与洮河合。洮河源自羊撒岭北,东北流,过临洮府凡八百馀里,与黄河合。」又一日,至兰州,过北卜渡。至鸣沙州,过应吉里,正东行。至宁夏府南,东行,即东胜州,隶大同路。自发源至汉地,南北涧溪,细流傍贯,莫知纪极。山皆草石,至积石方林木畅茂。世言河九折,彼地有二折,盖乞儿马出及贵德必赤里也。思本曰:「自洮水与河合,又东北流,过达达地,凡八百馀里。过丰州西受降城,折而正东流,过达达地古天德军中受降城、东受降城凡七百馀里。折而正南流,过大同路云内州、东胜州与黑河合。黑河源自渔阳岭之南,水正西流,凡五百馀里,与黄河合。又正南流,过保德州、葭州及兴州境,又过临州,凡一千馀里,与吃那河合。吃那河源自古宥州,东南流,过陕西省绥德州,凡七百馀里,与黄河合。又南流三百里,与延安河合。延安河源自陕西芦子关乱山中,南流三百馀里,过延安府,折而正东流三百里,与黄河合。又南流三百里,与汾河合。汾河源自河东朔、武州之南乱山中,西南流,过管州,冀甯路汾州,霍州,晋甯路绛州,又西流,至龙门,凡一千二百馀里,始与黄河合。又南流二百里,过河中府,遇潼关与太华大山绵亘,水势不可复南,乃折而东流。大概河源东北流,所历皆西番地,至兰州凡四千五百馀里,始入中国。又东北流,过达达地,凡二千五百馀里,始入河东境内。又南流至河中,凡一千八百馀里。通计九千馀里。」
509
畏兀儿地。至元二十年,立畏兀儿四站及交钞库。
537
阿里麻里。诸王海都行营于阿力麻里等,盖其分地也。自上都西北行六千里,至回鹘五城,唐号北庭,置都护府。又西北行四五千里,至阿力麻里。至元五年,海都叛,举兵南来,世祖逆败之于北庭,又追至阿力麻里,则又远遁二千馀里。上令勿追,以皇子北平王统诸军于阿力麻里以镇之,命丞相安童往辅之。
540
别失八里。至元十五年,授八撒察里虎符,掌别失八里畏兀城子里军站事。十七年,以万户綦公直戍别失八里。十八年,从诸王阿只吉请,自大和岭至别失八里置新站三十。二十年,立别失八里和州等宣慰司。二十一年,阿只吉使来言:「元隶只必帖木儿二十四城之中,有察带二城置达鲁花赤,就付阔端,遂不隶省。」至是奉旨:「诚如所言,其还正之。」二十三年,遣侍卫新附兵千人屯田别失八里,置元帅府,即其地以总之。
602
吉利吉思、撼合纳、谦州、益兰州等。吉利吉思者,初以汉地女四十人,与乌斯之男结婚,取此义以名其地。南去大都万有馀里。相传乃满部始居此,及元朝析其民为九千户。其境长一千四百里,广半之,谦河经其中,西北流。又西南有水曰阿浦,东北有水曰玉须,皆巨浸也,会于谦,而注于昴可剌河,北入于海。俗与诸国异。其语言则与畏吾儿同。庐帐而居,随水草畜牧,颇知田作,遇雪则跨木马逐猎。土产名马、白黑海东青。昴可剌者,因水为名,附庸于吉利吉思,去大都二万五千馀里。其语言与吉利吉思特异。昼长夜短,日没时炙羊肋熟,东方已曙矣,即《唐史》所载骨利斡国也。乌斯亦因水为名,在吉利吉思东,谦河之北。其俗每岁六月上旬,刑白马牛羊,洒马湩,咸就乌斯沐涟以祭河神,谓其始祖所从出故也。撼合纳犹言布囊也,盖口小腹巨,地形类此,因以为名。在乌斯东,谦河之源所从出也。其境上惟有二山口可出入,山水林樾,险阻为甚,野兽多而畜字少。贫民无恒产者,皆以桦皮作庐帐,以白鹿负其行装,取鹿乳,采松实,及劚山丹、芍药等根为食。
603
月亦乘木马出猎。谦州亦以河为名,去大都九千里,在吉利吉思东南,谦河西南,唐麓岭之北,居民数千家,悉蒙古、回纥人。有工匠数局,盖国初所徙汉人也。地沃衍宜稼,夏种秋成,不烦耘耔。或云汪罕始居此地。益兰者,蛇之称也。初,州境山中居人,见一巨蛇,长数十步,从穴中出饮河水,腥闻数里,因以名州。至元七年,诏遣刘好礼为吉利吉思撼合纳谦州益兰州等断事官,即于此州修库廪,置传舍,以为治所。先是,数部民俗,皆以杞柳为杯皿,刳木为槽以济水,不解铸作农器,好礼闻诸朝,乃遣工匠,教为陶冶舟楫,土人便之。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