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三十七

《卷三十七》[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附錄
2 後序雅堂夫子既作臺灣通史,將付剞劂;璈讀而喜之。已而歎曰:「嗟乎!夫子之心苦矣!夫子之志亦大矣」!始璈來歸之時,夫子方弱冠,閉戶讀書,不與外事。既而出任報務,伸紙吮毫,縱橫議論。又以其餘力網羅舊籍,旁證新書,欲撰臺灣通史,以詔之世;顧時猶未遑也。越數年,去之廈門,游南嶠,鼓吹擯滿,瀕於危者數矣。事挫而歸。歸而再任報務,復欲以其餘力撰通史。每有所得,輒投之篋;而時又未遑也。中華民國既建之年,夫子矍然起,慨然行,以家事相屬,長揖而去,遂歷禹域,入燕京,出萬里長城,徘徊塞上,倦游而歸。歸而復任報務。茶餘飯後,每顧而語曰:「吾平生有兩大事,其一已成,而通史未就;吾其何以對我臺灣」?於是發篋出書,積稿盈尺,遂整齊之,每至夜闌始息。如是三年而書成,又二年而後付梓。嗟乎!夫子之心苦矣!夫子之志亦大矣!臺自開闢以來,三百餘載,無人能為此書;而今日三百餘萬人,又無人肯為此書。而夫子乃毅然為之。抱其艱貞,不辭勞瘁,一若冥冥在上有神鑒臨之者。而今亦可以自慰矣。然而夫子之念未已也,經綸道術,煥發文章,璈當日侍其旁,以讀他時之新著。
3 民國九年庚申元夜,歸連門沈璈少雲氏敘於稻江之棠雲閣。
4 連雅堂先生家傳我始祖興位公,生於永曆三十有五年,越二載而明朔亡。少遭憫兇,長懷隱遯。遂去龍溪,遠移鯤海,處於鄭氏故壘之臺南,迨先生已七世矣。守璞抱貞,代有潛德,稽古讀書,不應科試,蓋猶有左衽之痛也。故自興位公以至先祖父,皆遺命以明服殮。故國之思,悠然遠矣!
5 先生諱橫,字武公,號雅堂,又號劍花。生於光緒四年正月十六日亥時,先祖父永昌公季子也。少受庭訓,長而好學;秉性聰穎,過眼成誦。先祖父痛愛之。嘗購臺灣府誌一部授之曰:「汝為臺灣人,不可不知臺灣歷史」。後日先生以著臺灣通史引為己任者,實源於此。
6 甲午中日戰役,清師敗績,訂馬關條約,割臺灣以和。臺人不服清廷之命,遂於光緒二十一年五月朔,獨立為臺灣民主國。是年六月,先祖父去世,先生時年十八。奉諱家居,手寫少陵全集,始學詩以述家國淒涼之感。當是時,戎馬倥傯,四郊多警,縉紳避地,巷無居人,而先生即以時蒐集臺灣民主國文告,後竟成臺灣通史中珍貴史料。越二年,先母沈太夫人來歸。
7 沈太夫人,外祖父德墨公長女也,明詩習禮,恭淑愛人。上奉姑嫜,旁協妯娌,一家稱賢。於先生之著作,尤多贊助。是年先生主臺南新報漢文部,寫作之餘,學日文焉。
8 馬兵營在臺南寧南坊,為鄭氏駐兵故地,古木鬱蒼,境絕清閟。自興位公來臺,即卜居於此。割臺前七年,先祖父擴而新之。割臺後,日人在此新築法院,全莊被遷,吾家亦遭毀。危牆畫棟,夷為平地。從此兄弟叔姪,遂散處四方,故先生有過故居詩云:
9 「海上燕雲涕淚多,劫灰零亂感如何!馬兵營外蕭蕭柳,夢雨斜陽不忍過」!
10 日俄戰後,先生憤清政之不修,攜眷返國,在廈門創福建日日新報,鼓吹排滿。時同盟會同志在南洋者,閱報大喜,派閩人林竹癡先生來廈,商改組為同盟會機關報。嗣以清廷忌先生之言論,飭吏向駐廈日本領事館抗議,遂遭封閉。先生不得已又攜眷歸臺,復主臺南新報漢文部。越三年,移居臺中,入臺灣新聞漢文部,因與林癡仙、賴悔之、林幼春諸先生創櫟社,以道德文章相切劘。臺灣通史亦經始於此時。
11 先生久居東海,鬱鬱不樂。辛亥秋,病且殆。癒後,思欲遠遊大陸,以舒其抑塞憤懣之氣。時中華民國初建,悲歌慷慨之士,雲合霧起。先生亦由東瀛蒞止滬濱,與當世豪傑名士相晉接,抵掌譚天下事。縱筆為文,論當時得失,意氣軒昂,健康恢復矣。於是西溯長江,至於漢;北渡黃河,而入燕京。時趙次珊先生長清史館,延先生入館共事,因得盡閱館中所藏有關臺灣建省檔案,而經其收入臺灣通史。未幾,去館遨遊。出大境門,西至陰山之麓,載南而東,渡黃海,歷遼瀋,觀覺羅氏之故墟,弔日俄之戰跡。甲寅冬,倦遊而歸,仍居故里。翌年,先祖母逝世。
12 家居時,先生將其征途逆旅所作之詩,編為一卷,名曰大陸詩草。集中有至南京之翌日登雨花臺弔太平天王詩曰:
13 「龍虎相持地,風雲變態中。江山歸故主,冠劍會群雄。民族精神在,興王事業空。荒臺今立馬,來拜大王風。
14 漢祖原英武,項王豈懦仁?顧天方授楚,大義未誅秦。王氣驕朱鳥,陰風慘白燐。蕭蕭石城下,重見國旗新。
15 早用東平策,終成北伐勳。畫河師不進,去浙敗頻聞。同室戈相鬩,中原劍失群。他年修國史,遺恨在湘軍。
16 玉纍雲難蔽,金陵氣未消。江聲宣北固,山影繪南朝。弔古沙沈戟,
17 狂歌夜按簫。神靈終不閟,化作往來潮」。
18 又有柴市謁文信國公詩曰:
19 「一代豪華客,千秋正氣歌。艱難扶社稷,破碎痛山河。世亂人思治,時乖將不和。秋風柴市上,下馬淚滂沱。
20 宏範甘亡宋,思翁不帝胡。忠奸爭一瞬,義節屬吾徒。嶺表驅殘卒,崖門哭藐孤。西臺晞髮客,同抱此心朱。
21 忠孝參天地,文章自古今。紫雲留故硯,夜雨寄孤琴。景炎中興絕,臨安半壁沈。巍巍瞻廟宇,松柏鬱森森。
22 我亦遘陽九,伶仃在海濱。中原雖克復,故國尚沈淪。自古誰無死,寧知命不辰。淒涼衣帶語,取義復成仁」。
23 章太炎先生讀之,歎曰:「此英雄有懷抱之士也」。
24 先生歸臺後,即孜孜矻矻,潛心述作。旋移居臺北,越五年而臺灣通史成。刊行時,日本朝野頗為重視。祖國人士則因隔閡,反有漠然之感。唯章太炎先生以為民族精神之所附,謂為必傳之作,先生亦頗以此自許。通史既刊,復集古今作家之詩,刺其有關臺灣歷史山川者,編而次之,名曰臺灣詩乘,凡六卷。是書之成,沈太夫人與有力焉。陳藹士先生近讀其稿,為題四詩,其一曰:
25 「難得知書有細君,十年相伴助文情。從來修史無茲福,半臂虛誇宋子京」。
26 先生作史時,蒐集先民有關臺灣著作甚豐。其中三十餘種,均係海內外孤本,極足珍貴,乃編為雅堂叢刊。筆墨餘閒,頗事吟詠,因集大陸詩草以後之作,都為一卷,名曰寧南詩草,誌故土也。其登赤崁城曰:
27 「七鯤山色鬱蒼蒼,倚劍來尋舊戰場。地剪牛皮成絕險,潮迴鹿耳阻重洋。
28 張堅尚有中原志,王粲寧無故國傷?葉日荒濤望天末,騎鯨何處弔興亡」!
29 民國十二年春,先生以通史已刊,詩乘亦纂成,思欲暫息其著作生活,因偕沈太夫人東遊,以詩自寫其心境曰:
30 「五嶽歸來已七秋,又攜仙眷上蓬洲。此行為愛櫻花好,料理詩篇紀俊遊」。
31 時震東適留學東京,隨侍先生及沈太夫人漫遊於鎌倉、箱根間,天倫之樂,莫過於是。回憶海濱白沙,湖上青松,猶歷歷在眼前也。
32 先生嘗曰:「余嘗見古今詩人,大都侘傺無聊,淒涼身世。一不得志,則悲憤填膺,窮愁抑鬱,自戕其身,至於短折,余甚哀之。顧餘則不然。禍患之來,靜以鎮之;橫逆之施,柔以報之。而眷懷家國,憑弔河山,雖多迴腸盪氣之辭,絕無道困言貧之語。故十年中未嘗有憂,未嘗有病。豈天之獨厚於餘,蓋餘之能全於天也」。其善養生也如此。故體雖清瘦,而絕少疾病。先生與沈太夫人感情極篤,對震東姊弟尤為慈祥。御下寬,待人恕,數十年未嘗見其稍有慍色。性嗜茶而遠酒,以茶可養神,酒能亂性也。親朋至,必親汲泉瀹茗,暢談古今,而議論新穎,以是人咸親之。
33 民國十五年春,攜眷游杭州,住西湖。蓋欲了其「他日移家湖上住,青山青史各千年」大陸詩草之宿願也。是年暑假,震東由日來杭省親,朝夕侍先生,優遊於六橋、三竺間。每至一處,先生必為震東說明其歷史。未幾,北伐軍興,江南擾動,因又返臺。是時,日人在臺已厲禁國文,且不許學生使用臺語矣。先生為保存臺語計,復賈其餘勇,作有系統之分析。舉凡臺灣方言,無不博引旁證,窮其來源,遂成臺灣語典四卷。嘗謂:「臺灣文字傳自中國,而語言則多沿漳泉。顧其中既多古義,又有古音,有正音,有變音,有轉音。昧者不察,以為臺灣語有音無字,此則淺薄之見耳。夫所謂有音無字者,或為轉接語,或為外來語,不過百分之一、二耳。以百分之一、二,而謂臺灣語有音無字,何其慎耶」?
34 先生性喜遊,所至輒有吟詠,尤多弔古傷時之作。晚年好學佛,其遊臺北觀音山詩,讀者謂其深得佛家之玅諦。詩曰:
35 「我家在城陰,觀音日對門。我來此山中,觀音寂無言。色相雖可參,妙法不得聞。譬如掬水月,水去月無痕。又如觸花氣,花謝氣何存?我身非我有,萬物同其源。萬物非我有,天地分其根。天地非我有,大造闡其元。大造非我有,佛法轉其輪。上窮億萬劫,下至億萬孫。唯佛心無畏,唯佛道獨尊。湛然觀自在,一洗眾生喧」。
36 民國十八年,震東畢業東京慶應大學經濟學部,歸佐家務。趨庭之際,並為講授國文焉。越二載,先生諭震東曰:「欲求臺灣之解放,須先建業祖國。餘為保存臺灣文獻,故不得不忍居此地。汝今已畢業,且諳國文,應回祖國效命。餘與汝母將繼汝而往」。震東奉命,攜先生函回國,進謁張溥泉先生於南京。溥泉先生見函,深為感動,因命留國內工作。
37 二十二年,先生以震東已在國內服務,家姊亦在滬上,舍妹又已畢業高等女學校,因決意攜眷返國,居滬上,蓋欲遂其終老祖國之志也。時震東居西安,聞訊來滬省親。多年違侍,一旦相聚,骨肉之情,倍覺深切。因將回國後,至京、赴平、入陝之經過,詳為稟聞。先生與沈太夫人均極喜慰,並諭震東曰:「餘自臺灣淪陷,吾家被毀,三十餘年靡有定處。而對於汝姊弟之教育,尤煞費苦心。今餘之著作已次第告成,而汝輩亦皆有所造就;且一家均居國內,餘心稍慰矣。餘雖年事漸高,而精神尚健;此後當繼續著作,以貢獻於國家也」。
38 二十四年春,先生偕沈太夫人來遊關中,終南、渭水,足跡幾遍。是年夏返滬。
39 二十五年孟春,先生在滬患肝臟病,經中西名醫診治,而藥石罔效,遂於六月二十八日上午八時逝世,享壽五十有九。彌留之際,諭震東曰:「今寇燄迫人,中日終必一戰。光復臺灣即其時也,汝其勉之」!震東俯首涕零而對曰:「敢不遵命」!翌日,依佛教式典,將遺體謹付荼毗,從遺命也。二十八年三月一日,沈太夫人棄養於西安,享壽六十有六。
40 先生有子一,即震東也,娶瀋陽趙氏。孫一,名戰。女三:長夏甸,畢業臺北靜修高等女學校,適林;次春臺,早殤;三秋漢,畢業淡水高等女學校,適黃。
41 先生畢生盡瘁於保存臺灣文獻,冀維民族精神於不墮,其精神思想流露於著作間,讀者無不歎為三百年來海上之傑作也。
42 今春震東在重慶中央訓練團受訓,適徐旭生先生自昆明來團講學,告震東曰:「臺灣收復在即,國人多欲明臺灣歷史。先德遺著,急須在國內重版。頃已商之於商務印書館王雲五先生,君其速攜書往訪」。震東遵囑修謁雲五先生。嗣得來書謂:「臺灣為我國最早淪陷區,而臺灣通史一書,油然故國之思,豈僅結構之佳已哉?敝館亟欲將其重版,藉廣流傳,以彰先德」。讀之心喜。顧震東自奉命回國,於今十五年矣,雖兢兢業業,未敢自廢,而對祖國、對臺灣,殊少貢獻,愧無以仰承先志。今經旭生先生之介紹,蒙雲五先生之雅意,於吾父逝世十年後,得在國內將其遺著重印,震東雖不肖,庶幾稍慰吾父在天之靈乎?中華民國三十四年六月四日,震東謹述於重慶李子壩。
43 連雅堂先生年表連震東光緒四年一八七八年
44 正月十六日下午十時生於臺南府馬兵營。
45 光緒二十年一八九四年
46 中日開戰。
47 光緒二十一年一八九五年
48 三月二十三日中日簽和約,五月一日臺灣獨立為民主國。先祖父永昌公逝世。手抄杜詩,始學吟詠。
49 光緒二十三年一八九七年
50 赴上海,南京,擬入某學堂;旋奉先祖母命回臺,與沈太夫人結婚。與陳瘦雲、李少青等十人結浪吟詩社。
51 光緒二十四年一八九八年
52 入臺澎日報社後改為臺南新報。生長女夏甸。
53 光緒二十七年一九0一年
54 生次女春臺。
55 光緒二十八年一九0二年
56 赴福州、廈門。
57 光緒三十年一九0四年
58 日俄開戰。生震東。
59 光緒三十一年一九0五年
60 赴廈門,創辦福建日日新報;不久該報被封,回臺,又入臺南新報。
61 光緒三十二年一九0六年
62 與趙雲石、謝籟軒等十餘人創南社。
63 光緒三十四年一九0八年
64 移居臺中,入臺灣新聞社漢文部,開始撰寫「臺灣通史」。秋,赴日本。
65 宣統元年一九0九年
66 入櫟社。
67 宣統三年一九一一年
68 武昌起義。生三女秋漢。秋大病,冬癒。
69 民國元年一九一二年
70 三月赴日本,轉上海,遊南京、杭州等地。主編華僑聯合會發行之華僑雜誌。
71 民國二年一九一三年
72 春,赴北京參加華僑選舉國會議員。遊張家口及平漢鐵路沿線,暨漢口、九江、蕪湖、安慶等地。秋,赴牛莊,轉奉天、吉林,入新吉林報社。次女春臺殤。
73 民國三年一九一四年
74 春,回北京,入清史館。冬回臺南,再入臺南新報社,發表「大陸遊記」。
75 民國四年一九一五年
76 編完「大陸詩草」。
77 民國五年一九一六年
78 「臺灣贅談」完成。
79 民國七年一九一八年
80 「臺灣通史」告成。
81 民國八年一九一九年
82 移居臺北。
83 民國九年一九二0年
84 十一月,「臺灣通史」上冊出版。十二月中冊出版。
85 民國十年一九二一年
86 四月「臺灣通史」下冊出版。六月「大陸詩草」出版。「臺灣詩乘」告成。長女夏甸結婚。
87 民國十二年一九二三年
88 與沈太夫人同遊日本。
89 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年
90 二月,發刊雜誌「臺灣詩薈」;發表「臺灣漫錄」「臺南古蹟誌」;校訂泉南夏琳著「閩海紀要」。
91 民國十四年一九二五年
92 六月,「閩海紀要」出版。十月「臺灣詩薈」停刊,凡出二十二號。編完臺灣叢刊三十八種。
93 民國十五年一九二六年
94 夏,移居杭州西湖。編完「寧南詩草」。
95 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年
96 春,回臺北。
97 民國十七年一九二八年
98 開辦雅堂書局。
99 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年
100 停辦雅堂書局。開始寫作「臺灣語典」。
101 民國二十年一九三一年
102 回臺南。「劍花室文集」完成。在三六九文藝小報發表「雅言」。九一八事變發生。
103 民國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年
104 「臺灣語典」編至第四卷。春,移居上海。
105 民國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年
106 震東結婚。
107 民國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
108 三女秋漢結婚。與沈太夫人遊關中。
109 民國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
110 六月二十八日上午八時在上海逝世。
URN: ctp:ws66871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