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一○二回于大人私访民情 小素贵庙中诉苦

《第一○二回于大人私访民情 小素贵庙中诉苦》[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且说那些使女看见向氏要寻自尽,连忙上前抱住,才要究问,又见员外满身通红,躺在地下乱滚,面目焦黄,连忙报与主母。乌氏闻报来看,山贼著伤,眼内落泪,令人搀到牀上,细讯情由。山万里昏迷不醒,乌氏遣人请医调治,知是向氏为井纯报仇,吩咐绑起,又拿柳宁,天明送到河间府衙门审问。
2 知府康蒙登时动怒;把向氏、柳宁二人下监,等山万里养好伤痕再问。且说冉氏打发向氏出门之后,恸哭不止。次日,听得街上传扬这个凶信,连忙到监中瞧看向氏。再说贪财府尹把井纯屈打成招,问成死罪,随详报上司按察司观阅文卷,命案重情,禀明抚院。批文回府说:「井纯图财害命,赃证既全歹按律秋后在本地处斩。」康知府观毕,专等到期斩犯。
3 且表清廉贤臣这日退堂,书房独坐,腹中暗道:「直隶八府地方最宽,不无也有冤枉之事,何不前去私访,察其善恶?」
4 想罢,假扮寒儒,暗出衙门,扑东安县,到处留神访查民情。
5 晓行夜宿,饥餐渴饮。这日来到河间府,见旗幡招展,人声喧闹,手举高香,口中号佛。贤臣说:「原来是军民作会,虔诚最专。」跟著同行,至慈济寺内,神像威严,修盖齐整,贤臣瞧罢,随众朝参作会之人焚香礼拜,诸事已毕,散出庙外,锣鼓齐鸣,回香而去。贤臣乏倦,配殿歇息,刚然睡熟,一个年轻之人来到,礼拜佛像啼哭,惊醒贤臣,留神观看,幼童跪在佛前,拜毕平身,「咳」声不止。贤臣心内生疑:莫非有什么冤枉?本院何不追问情由!开言说:「在下请问一声,咱这里有件屈事,不知小哥知道否?」幼童听罢,流泪说:「实不相瞒,我家就有屈事,未知客人问他怎的?」贤臣说:「请问小哥姓字名谁?住居何处?」幼童说:「小人主人姓井,名叫井纯,丰村居住,小的是家童,名叫素贵,不知尊客何姓?问小的何故?」贤臣带笑说:「实不相瞒,我就是相公的契友,闻他近有含冤屈事,特问一声,果然不错!」素贵闻听,不由更恸,口尊:「老爷,听小的细禀。」始末诉罢。贤臣叹气说:「掌家,相公遭害,也该早些打点,为何袖手旁观,见死不救?」
6 素贵说:「老爷,小的虽是年轻,岂不知孝弟忠信?主人有难,就无打救之心?无如知府图财,为仇无门申诉。」贤臣说:「掌家,我既与你相公相交,他今遭此冤屈,心中深为怜念,指你明路,可回府商量告状。」素贵便问:「老爷,还是叫小的往那里去告状?」未知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URN: ctp:ws68092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