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二十七回贝锦箕芳双入室 青裳丹棘两同归

《第二十七回贝锦箕芳双入室 青裳丹棘两同归》[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业向人寰障翳氛,全凭臭味判莸薰。
2
楚腰若肯夸莲步,早逞凌波蹙绣裙。
3
却说耿朗道破耿服心事,回至家中禀知康夫人,康夫人道:「男大当婚,自然有些思虑。你何不先禀明叔母,再作商议。」
4
耿朗遂乘便禀过荆夫人,荆夫人亦有些看出来。虽令媒的各处撮合,奈一时难得相当。延至八月初间,耿服渐渐露出病形。若痴若狂,常门窗几案上写三个字道:「溱与洧」,人都不解其意。这日耿朗看病回家,和云屏、梦卿追究。梦卿想够多时,忽然道:「是了!大娘可悟得『溱与洧,方涣涣兮』否?」云屏听了大惊道:「是,是。不错,不错。」耿朗道:「这是怎样解?」云屏即将涣涣在梦中如何哭笑,如何声叫之处,细说一遍。耿朗道:「若如此说来,则四弟之病竟是为涣涣而起,可笑天下有如此痴人。且涣涣人才又不甚好,何至如此劳思?」
5
梦卿因劝耿朗道:「大凡人情意相投,纵容貌寻常,也生怜爱。况涣涣尚有几分人才,四叔既垂青盼,自然要动心怀。官人何不将涣涣送去,万一四叔之病因此而起,岂非快事?」耿朗听了欣然道:「二娘所言甚是,只恐送去四弟不受奈何?」梦卿道:「若明明相送,或恐四叔碍于世俗,执拗不收。若预先禀明叔母,教涣涣前去事奉汤药,又安有不受之理?」耿朗点头应允。梦卿又向云屏道:「五娘房内,只有侍女四人。今除去涣涣,只剩得三个。且望大伯父家去,五娘又不另带别人,素日却最喜猗猗,前日已随过一次,我想就将猗猗送给五娘何如?」
6
云屏道:「这益发处治得周到。」于是耿朗、云屏禀明棠夫人、康夫人、荆夫人,将猗猗替了涣涣,定于初十日送涣涣前往。
7
到得初十,云屏将涣涣妆饰的玉琢花团,又赏许多衣物,涣涣拜别而去。过了数日,已是八月十四,果然耿服一日好似一日。耿泗国日喜梦卿颖悟过人,忠厚行事,又送两个侍女来:一名贝锦,一名箕芳。耿太仆因喜梦卿劝夫行义,换婢全情也送两个侍女来:一名青裳,一名丹棘,俱是十五日一同进门。
8
耿朗大喜,一则四弟病好,处治得宜。二则尊长慈恩,井得厚赏。三则正逢嘉节,燕乐相当。于是命康爵大备酒筵,晚间赏月。康夫人亦要看他小夫妻团圆快乐,就令在萱花坪前设筵。这萱花坪周围数亩,栽满萱花。坪前一座小桥,池水是从九臯亭引来。池南曲曲折折,一带游廊,便是往梦卿房内去的路迳。
9
相离正楼甚远,故至月色转西,亦无遮碍,却与康夫人寝室东西相对。内有角门相通,东边亦开一角门,通著葡萄园,萱花坪北即是爱娘住楼。爱娘先命侍女在楼前供上月光遍照菩萨的神纸,姊妹五人俱各拜过。爱娘又教枝儿、春畹、喜儿、汀烟、绿云来拜。枝儿笑道:「我们拜个甚么?」爱娘道:「呆丫头。镇日家服事,难道分不得一分福物?」喜儿道:「我们只作谢赏,便拜拜何妨!」因合枝儿、汀烟、绿云扶定春畹,七手八脚,春畹不防就拜了一拜。爱娘道:「今日大喜,又有了六娘也。」众人一齐好笑。
10
须臾耿朗从康夫人那边走来,夫妻六人席地团团而坐。侍女行酒,每人满引一杯。耿朗道:「值此佳节,月朗风清,一乐也。事少心闲,二乐也。人情欢洽,三乐也。酒馔丰美,四乐也。试想人生百年,此景此情,此人此物,兼得者能有几时?此而不乐,更何待耶?」于是又满引一杯,然后慢慢畅饮。爱娘令彩癗、彩菽、彩葑、红雨、渚霞等歌舞,歌道:弄玉萧郎迭主宾,霓裳一曲谱翻新。广寒寂寞愁今古,料得嫦娥也爱人。
11
五个人珠翠缤纷,钗环铿响。月光照处,甘露盈襟。花影来时,奇香满袖。耿朗大悦,又满饮数杯,且道:「二娘今日连得四婢,明岁中秋,想将「羽衣霓裳曲「按得熟也!须大娘分拨。」云屏道:「若于四娘五娘房里各添一人,彼此皆足使令矣。」梦卿于是将四个都叫至面前,听香儿、彩云自择。香儿要贝锦,彩云要箕芳,青裳、丹棘便随了梦卿。是时香烛已尽,烧却神纸。云屏将供的饼果分作六分,自及梦卿、爱娘、香儿、彩云各取一分,所剩一分,给与枝儿五人。耿朗笑过:「枝儿辈亦是有名人焉矣!但五人再分,毕竟有些参差。我今另备一分,将这一分作个筹儿,令五人掣取,掣得者给一全分,其馀四人再分。我这另备之物,且看他们彩兴何如!」
12
爱娘道:「不但是他们的采头,且可作我们的酒令。如掣不得者,将他主人各罚一大杯。」于是耿朗又备了一分饼果,云屏随将席上箸子借作五枝筹,作上暗记,令五人自掣。谁知恰被春畹掣得。爱娘因笑道:「畹娘适才拜得著也!众侍女亦一齐笑道:「三娘才说他是六娘,如今真成六娘了,」当下云屏、爱娘、香儿、彩云各饮一杯,耿朗亦满饮一觥。外面康爵由颐传进许多酒肴劳赏侍女,鼎儿、养氏俱铺设在桥北池边,五房二十八人,一代儿向北坐了欢饮。平素间云屏爱娘见春畹居心行事颇似梦卿,便有不舍之意。且又私相议论,宁娶大家奴,不娶小家女。若使春畹居四娘五娘之位,必不在他两人以下。今见耿朗大有垂青之意,因向耿朗道:「二娘房内,春畹、春栏、春亭、春台,固可称四时皆春,然无甚意味,官人何不更改一二,以新耳目?」耿朗道:「我正有此意,且一派皆春,四时不备,亦觉偏枯,今竟改作四时可也。」
13
因将春栏改为夏亭,春亭改为秋阶,春台改为冬阁。多时众侍女饮食已毕,爱娘又命洗盏更酌。是时纤云不作,素月停空,画栏边萤火低飞,芳迳里蛩声迭奏。爱娘令贝锦、箕芳、青裳、丹棘四人各献所能。贝锦道:「奴婢自幼学得几首歌词,或可以供清听。」耿朗道:「何不歌来!」贝锦乃轻开细口,徐转娇音歌道:去年云掩冰轮皎,喜今岁,微阴俱扫。乾坤一片玉琉璃,怎算得清光多少,无歌无酒痴顽老,对愁影翻嫌分晓。天公元不负中秋,我自把中秋误了。」
14
耿朗大悦道:「正对今日行乐之意!」于是满饮一杯。急抬头见月影生阑,因道:「今夜固好,明朝恐有风也。然佳节已过,风亦无妨矣。」因又向箕芳道:「你有何能?」箕芳道:「自幼学得戈阳腔数出。」耿朗道:「唱来!」箕芳固作《西厢记》莺莺的科白,乃唱道:人间玉容,深锁绣帏中,是怕人搬弄。想嫦娥西没东生,有谁共?怨天公。裴航不作游仙梦,劳你罗帏数重。愁他心动,围住广寒宫。
15
耿朗拍掌道:「妙,妙!今日之乐,诸卿胜却嫦娥多多矣!怪得三娘有『料得嫦娥也爱人』之句。」于是又满饮一杯,贝锦箕芳走过一边,青裳丹棘立而不动。耿朗道:「看你两人,似无所能者光景。」两人一齐道:「偏长薄技,何人不有?但奴婢所学,皆不急之务,非今日所可取也。」耿朗道:「总非今日所可取,亦不妨说来,以备他日。」青裳道:「我自幼学得弹琴。」丹棘道:「我自幼学得舞剑。」耿朗听毕,放下酒杯道:「这一发妙极,弹琴舞剑,正是韵事。何反谓不急之务?且此月白风清,正适其时,又何谓非今日所可取乎?」因命侍女取琴剑来,青裳正襟端坐,援琴弹道:猗猗兰兮,植彼中阿。有馥其芳,有黄其葩。虽曰幽深,厥美弥嘉。之子之远,我劳如何!」
16
耿朗道:「哀而不伤,雅颂之遗也。」于是连饮三杯,再叫丹棘。丹棘从楼下走来,另绾一个乌蛮髻,插一支金凤钗,穿一领紫绣窄袄,系一条碧锦长裙,按剑而前,但见:
17
进则苍龙入海,退则骏鹘归林。
18
高举玉柱擎天,低压银虹插地。
19
横拖处澄江舒练,倒曳时碧汉垂波。
20
既如饿虎趋人,又似凶虬博物。
21
寒生四座,叶落满庭。
22
耿朗愕然良久,乃道:「柔而能刚,闺阁之奇也!」于是又连饮三杯。因想公明达之琴,季狸之剑,皆士君子之所仰慕,今又见于两女子,真梦想所不到也。于是再连饮三杯,不觉大醉,直走入梦卿房里,云屏等送至房中而散。梦卿服事睡下,春畹退出。到攒点后忽然大吐,梦卿令春畹换了枕褥。耿朗复睡,梦卿守坐,直至日出。这一来有分教:情多处反致疑生,疑深时更招愤起。
URN: ctp:ws68642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