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卷二十·古今人表第八

《卷二十·古今人表第八》[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师古曰:「但次古人而不表今人者,其书未毕故也。」
2
自书契之作,先民可得而闻者,经传所称,唐虞以上,帝王有号谥。辅佐不可得而称矣,文颖曰:「言远,经传不复称序也。」师古曰:「契谓刻木以记事。自唐虞以上帝王有号见于经典,其臣佐不可得而称记也。」而诸子颇言之,虽不考宓孔氏,然犹著在篇籍,归乎显善昭恶,劝戒后人,故博采焉。孔子曰:「若圣与仁,则吾岂敢?」师古曰:「此孔子自谦,不敢当圣与仁也。」又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师古曰:「言能博施于人而济衆者,非止称仁,乃为圣人也。」「未知,焉得仁?」师古曰:「言智者虽能利物,犹不及仁者所济远也。」「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师古曰:「困谓有所不通也。」又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师古曰:「言中庸之人渐于训诲,可以知上智之所知也。「唯上智与下愚不移。」师古曰:「言上智不染于恶,下愚虽敎无成。自此已上皆见论语。凡引此者,盖班氏自述所表先圣后仁乃智愚之次,皆依于孔子者也。」传曰:譬如尧舜,禹、稷、禼与之为善则行,师古曰:「传谓解说经义者也。」鮌、欢兜欲与为恶则诛。师古曰:「鲧,擣扤也。欢兜,浑敦也。」可与为善,不可与为恶,是谓上智。桀纣,龙逢、比干欲与之为善则诛,师古曰:「关龙逢,桀之臣也;王子比干,纣之臣也:皆直谏而死也。」于莘、崇侯与之为恶则行。师古曰:「于莘,桀之勇人也。崇侯,纣之佞臣也。」可与为恶,不可与为善,是谓下愚。齐桓公,管仲相之则霸,竪貂辅之则乱。师古曰:「竖貂,即寺人貂也。」可与为善,可与为恶,是谓中人。因兹以列九等之序,究极经传,继世相次,緫备古今之略要云。
3
张晏曰:「老子玄默,仲尼所师,虽不在圣,要为大贤,文伯之母达于礼典,动为圣人所叹,言为后世所则,而在第四。田单以即墨孤城复强齐之大,鲁连之博通,忽于荣利,蔺子申威秦王,退让廉颇,乃在第五。大姬巫怪,好祭鬼神,陈人化之,国多淫祀,寺人孟子违于大雅,以保其身,旣被宫刑,怨刺而作,乃在第三。嫪毐上烝,昬乱礼度,恶不忍闻,乃在第七。其馀差违纷错不少,略举扬较,以起失谬。独驰骛于数千岁之中,旁观诸子,事业未究,而寻遇窦氏之难,使之然乎?」师古曰:「六家之论,轻重不同;百行所存,趣拾难壹。张氏辄申所见,掎摭班史,然其所论,又自差错。且年代乆远,坟典隟亡,学者舛驳,师论分异,是以表载古人名氏,或与诸书不同。今则特有发明,用畅厥旨。自女娲以下,帝鸿以前,诸子传记,互有舛驳,叙说不同,无所取正,大要知其古帝之号而已。诸人士见于史传,彰灼可知者,无待解释,其间幽昧者,时复及焉。」
URN: ctp:ws689405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