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七回 女公子避祸生祸 店丫头捉奸惹奸

《第七回 女公子避祸生祸 店丫头捉奸惹奸》[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且说徐知府微服简从,暗藏春药,出得后门,径向拥芳楼走去。才出得巷口,恰逢一个公人模样的人走来,上前施礼道,「大人可是本府老爷,小人打扰有礼了。」徐知府看那人时,约有四十开外,四方脸膛,一副笑嘻嘻模样,却一向不曾相见。心中不悦,问道:「你是从哪里来?」
2 那人仍笑嘻嘻说道:「小人乃昆山顾老爷门人,几番拜访,不曾相见,这里不是说话之处,但屈尊驾僻处一谈。」原来那徐知府自从同徽王结识,除衙门理事之外,私下同徽王寻欢作乐,学修春药,概不会客,所以顾府家人虽几次拜访,不得相见。今无奈被阻于路,且又知道那顾琼乃昆山一大家族,世代为官,心下虽不悦,也不好不见。竟随同那家人,向一酒楼走来。
3 八仙醉酒楼,可称是阖城最大最有名的一家,已是数十年老店。这时已是黄昏薄暮,四方酒客纷至沓来,楼下散座,先就挤了个八成满。店小二穿梭般来往,席上谈笑喧哗,真个是热闹成一片。
4 二人上得楼来,拣那僻静雅座坐下,那顾家门人先将一两银子付与店小二,唤他尽将上好酒菜奉上。随取出一封书信并礼单向涂知府呈上。知府并不看那书信,却见礼单上写道:白米三百石,玉狮一件。自欢喜道:「顾大人有何尊教,敢烦如此破费?」
5 那家人说道:「只是府中私事。因我家小姐来苏州玩耍,近十馀日不归,我家老爷派小的四处探听寻找,只是不见踪影。老爷心急如焚,夫人更是终日啼哭,茶饭不进,思念出病来。事出无奈,特来烦劳大人相助查寻,或有不测,只望大人提携关照,或日后知其下落,也相烦通报得知。」
6 徐知府道:「这却不难,只是你家小姐也自太任性,如今世道,一女孩儿家,怎敢独身私游?或遇强人生事,或被坏人勾引,如何了得!不敢动问,小姐出走不归,或许有甚内清,也未可知?」
7 家人苦笑道:「大人明察极是。小姐在家之时,我家老爷曾将她许配巡按郑爷之子,小姐极是不愿意,几欲退亲不成。后值我家老夫人侄儿自京来省亲,小姐慕他风流少年,当今名士,言语之中,便倾心于他。后来那书生道是旧友有邀,来苏州玩耍,他走那日,小姐和丫环一并不见了。」徐知府听罢笑道:「如此说来,伯是二人相邀私逃了。若仍在此城,寻他踪迹不难;若远走高飞,那就踏被铁鞋难觅寻了。」
8 店小二献上酒菜,二人边饮边谈。忽听得楼下悠地几声檀板轻敲,把许多说笑压下,便有一女子清音委婉,唱起曲来。二人俯首看时,却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腰肢袅娜,眉梢间风情骆荡,唱著小曲。身旁怯生生两个少女,俱各手持乐器,侍立一旁。虽则背著身子,看不清脸庞,但看那背影姿色,已是月媚花娇,叫人心头油然。因此楼下众多食客,个个停了喧哗,忘却手中之杯,直勾勾望著她们。那妇人一曲方罢,便闻采声如雷。自有那轻薄少年,更是怪声道好。妇人却自但然,唱罢敛衽一福,举手掠鬓,微微一笑道:「献丑!献丑!我姊妹三人,自是卖唱糊口,哪位大爷,肯帮衬则个?」
9 大凡天下男子,都是一样心理,见了美貌女子,巴不得自逞多情豪爽,还有不肯帮衬的?立时便有几个价钱也不问,起身摸得散碎银子赏赐那妇。几个客商,被唱得骨头轻了,殷勤说道:「小娘子唱得累了,先请坐下歇息,莫站累了。下面该是两位姑娘唱了,便教我们一饱耳福?」
10 两个姑娘,自然不推辞,轮流献唱,互以琵琶伴奏,真个是法曲仙音,弹唱双绝,清音雅韵,荡腑回肠。正有《水红花》为证:檀板声敲,启红唇,动仙音,人世难闻。酣歌畅饮妙绝伦。意频频,弹泪卖笑何人?怎知主仆无奈,被迫学红尘,愁山怨海,泣琵琶魂。
11 两少女唱罢,满座食客,从心底叫出好来,一叠连声地夸赞,喧笑之声,几乎将楼板震塌。那徐知府二人,也自忘了饮酒,径直朝下面望,脖子也看酸了。
12 见众人纷纷赐赏银两,那妇人谢赏欲领两少女去。门人为讨徐知府欢喜,向下高喊一声道:「请小娘子上楼来,老爷正要听曲。」楼下听得上面呼唤,知是非同寻常之人,皆自哑了声音。那妇人先自抬头望楼上一笑,应道:「老爷至此饮酒,理当助兴伺候。」说罢扭转腰身,带著两个少女便上楼来。
13 那妇人掀帘而进,两个少女紧紧跟随,刚刚走得几步。忽地那家人似猫见了鼠儿,蹿身扑上前去,竟把盘盏打翻,也全不顾,一把抓住一少女惊呼:「小贱人,你却在这里,害得我们受尽责骂,跑断了腿脚。你倒落得自在逍遥。」那少女蓦地一惊,认出那家人,唬得傻了一般,哪里说得出话来。
14 徐知府蓦地也被惊愣,正欲寻问,又听那门人吼道:「小贱人,你且说,如今小姐在哪里?」
15 那妇人倒沉得住气,上前笑笑劝道:「老爷怕是认错人了。想我们卖唱之人,都是下贱之辈,这姑娘是我妹妹,哪里来得什么小姐?」
16 那门人哪肯听他罗嗦,一把将她推个趔趄,只是抓住少女不放,一叠声问道:
17 「说,小姐现在哪里?你不说时,便打死你。」
18 那少女见是人多,倒也不伯,冷冷笑道:「大爷怕是酒醉认错人了吧?我们来此卖唱,哪晓得什么你家小姐?」女子说罢,挣脱身子,甩袖欲去。那家人哪里肯放,紧紧抓住,向徐知府道:「请知府老爷做主,此女便是我家小姐丫环翠荷,只休放她走。」徐知府得了许多银两,又见顾府家人绝顶认真,不似有诈,唬下脸来喝道:「你这女子,究竟是何人,』还不从实招来?」
19 少女听得是知府老爷,扑通跪在地上,叩头说道:「小女实是卖唱之人,求大人开恩则个。」那家人见她不招,益发气愤,俯耳对徐知府说了几句,徐知府点一点头,便命带回衙中。
20 楼下座客先是听得楼上喧闹,便团团围在楼下观看。后见楼上带下人来,又听说是知府在此,哪个敢吭气,慌忙闪开条通道,眼巴巴望著那如花似玉少女被带往府衙。正是:
21 都被六丁收拾去,芦花明月意难寻。
22 徐知府耀武扬威,家人沾沾自喜,少女愁苦不堪,同往府衙走来。街上看热闹之人,团团尾后相随。不期将至府衙,忽见一英俊少年,劈面走来,蓦地看见那卖唱少女,先自一惊,冲进入群,将那围观的人儿,撞得东倒西歪,大声喝道:
23 「该死的东西,怎得青天白日,象强盗般抢劫起人来。」那家人仗势喝道:「你这人好大胆子。知府老爷在此,还不下跪。」那少年仰天笑道:「我道是皇帝在此,原来却是个知府,如何见我不拜。」那徐知府被他羞辱,正要恼怒,却见家人直勾勾望他一会儿,认出来人,便咬著知府耳朵说道:「此人便是老夫人侄儿,现有他与丫环同在,小姐下落可明了,只是休放他走。」原来家人刁钻,并不道出世贞的名字与身世。
24 这时衙门里拥出帮衙役,徐知府见时,顿时张牙舞爪,威风起来,也不问来人姓名,只冲衙役喝一声道:「将他给我一同拿下,一并带入衙中审讯。」衙役听得吩咐,便一齐拥将上来,逞强耍蛮,要扭住世贞。世贞按捺不住,便放开手,略略动得手脚,便将众人打得落花流水。家人充作好人,忙上前劝阻道:「公子不必动手,事情闹大了,却是不好开交,且到衙门再说。」
25 世贞息下火气,待停住手看时,那知府早将那女子,一同带入衙门去了。
26 世贞到得衙前,也不言语,竟自走到鼓架面前,擅袖挥拳,将那堂鼓敲得咚咚乱响。那衙役早吃过亏,也不敢近前,只是远远喝道:「你且莫乱敲鼓,有话说时,到堂前同老爷去讲。」世贞走到堂上,先自见那少女,跪在堂下,便上前不拜也不跪,只拱手道声:「请了。」知府问道:「你是何人,因何击鼓闹堂?」,世贞冷笑说道:「我是何人,却不干你事,也自不必说,但为此女而来:」那知府先自被他嘲弄,已自心怒,又见他大堂之上,不跪而立,言语甚狂,心下又添几分火气,怒声喝道:「大胆狂徒,现在顾府家人,告你借探亲:之名,忘恩负义,拐骗官家妇女、你是招也不招?」
27 原来这却是顾府家人的心计,只为自己好办事交差,借得知府权势,将丫环与公子拿下,并不道破世贞的身世,却把知府蒙了。知府哪知就里,却是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既得了顾府许多好处,也只道是帮顾府办事,不想偏又撞到茬口之上。
28 世贞听他讲出忘恩负义,拐骗字句,顿时火起,咆哮说道:「好糊涂狗官,你升上堂来,并不曾问此女子一句,只听奴才一面之词,便血口喷人,道什么拐骗?想一婢女,又不是爱妾,便拐骗有何用?若是爱妾时,尚可献媚邀宠,便拐骗也值得。」世贞含沙射影,一番话语正中徐知府痛处,当著众多衙役,自是恼羞成怒,拍案大怒道:「这是朝廷设立的公堂,你是何人,胆敢如此放肆:」世贞开怀笑道:「果真好大个口气,好大个公堂!
29 便是那奸相之子独眼太岁说出这话,也当用猫尿灌他,看他敢放出个屁来。」
30 原来徐知府和文华交往之时,谈及严嵩威势及敌对之人,曾闻王世贞酒戏严世蕃,以及主持杨继盛殡丧,写悼诗骂严之事;因见他言语相近,大惊问道:「敢问兄长可是刑部主事王世贞么?」
31 世贞冷冷说道:「知府既知敝下贱名,何故出言不逊?」
32 徐知府见果是王世贞,心下虽恼恨,却不敢得罪,陪起笑脸,下堂深深施礼道:
33 「大人尊名,一向如雷贯耳,下官只恨福浅,无缘拜会。今辱大驾光临,却又受此委屈,得罪大人,该死该死,万望恕罪。」一面看座,令将少女释放。顾府家人自讨个没趣,却也无奈,急忙回府通禀。正是:
34 猴冠加额变色颜,肘腋生奸笑亦甜。为官何须有正义,翻云覆雨只偷安。
35 徐知府性虽奸诈,倒也会处事。一面于后堂设宴款待世贞;一面又使人遣书回禀顾琼,待把各方责任推尽,自己落个好人,遂把那婢女交与世贞带去。
36 且说世贞把那少女带出府衙,至一僻处问道:「翠荷姐姐何以至此光景,去那酒楼卖唱,凭空生出许多事来?」
37 翠荷见问,还没言语,先自雨泪涔涔,吟泣说道:「奴婢受些委屈,却算得什么?若非遇著公子,怕是我家小姐性命休矣。」世贞惊道:「何出此言?」
38 翠荷含泪摇头叹道:「不说也罢!公子自图一人清静欢快,撇下我家小姐,便是说也无用了。」世贞被她话语一激,又急又气,连连催问道:「我只当你与小姐,早已安然回府,却又怎地转回这里?」
39 翠荷沉吟片刻,叹息说道:「我原以为公子本是多情仗义之人,因此便冒得许多风险,跟小姐委身相随。不料公子心下并无我主仆,背弃拜月之盟,只恐自身受牵连,名为劝送回府,实为脱身之计。此时便问,想也无益,也罢,公子还是洁身自爱,以免受累。便是我主仆沦落天涯,或生或死,也只听天由命罢了。」
40 世贞听罢,犹如万箭钻心,愈发情急,连连问道:「小姐现在哪里?」
41 翠荷含泪苦笑说道:「小姐现已有病在身,意冷心灰,身困乡郊野店,已是进退无路。公子若见得小姐,定受牵连累赘,我主仆二人之事,公子还是不管的好。」世贞闻罢,心如油煎火燎,愤然说道:「你把我看作何人?小姐既有难,纵然拼得一死,也当相救。只是不知为何至此尴尬地步?」
42 翠荷说道:「当初听得公子相劝,我们也本欲回府。船至途中,小姐想到我家老爷势利,回到家时,定然苦苦逼婚,那时便是鸟儿入了笼子,决无出头之日,生死也由不得自己了。万股无奈,才又回转苏州,寻找公子,一连数日,那里见你踪影?小姐本纤纤弱质,且又心急似火,遭此磨难,不想一病就起不得床,困于荒店之中。我们本是仓惶出走,哪里顾得带许多盘缠?如今莫说是花饯买药,便是店租,也付不起了,万般无奈之中,那日我独自上街寻找公子,却碰到本家一个姐姐,便与我时常出来在酒楼茶馆中穿插。奴婢昔日也学会唱得几个曲子,便与她结伴卖艺,只图得些零碎赏银,为小姐寻医买药。不想今日和公子偶然相遇,想是小姐的灾难已满了:」世贞听罢,心下凄然,不是个滋味,半晌方道:
43 「小姐为我,受这许多风波,只是委屈翠荷姐姐抛头露面,吃尽百般酸苦,多是我世贞的不是了。」翠荷见世贞心诚,破涕为笑道:「什么时候,还只讲苦与不苦,是与不是?你若见小姐,快随我去,只怕小姐等得心急了。」世贞哪敢怠慢,当郎随同翠荷,往郊外野店中走来。来到小店,只见甚是破旧。未进门时,便听店家逼账喝斥:「开店开店,把钱吃饭!如今碰到你个白吃的,又死厌厌病得不起,只是坑害了我。怕是前世作孽,便碰到你两个孽障,你若死在店里,怕不是又赖一副棺木钱?」
44 店家喝罢,只听房内一柔软凄惨声音乞求道:「店家伯伯,还望见怜则个,若是找到我家哥哥,银两一并清算便是了。」店家哪里肯听,冷冷笑道:「今日寻你哥哥,明日寻你哥哥,却怕你哥哥死去几时也未可知,只是今日留不得你了。」
45 世贞听罢大怒,欲待上前教训那老儿,倒被翠荷拉祝翠荷枪先一步,进得店内说道:「店家伯伯息怒,连日打扰,甚是过意不去。现今找得我家哥哥来了,有话便好说。」
46 那店家见是一美貌女子领进一俊美少年。甚是惊讶,揉著眼圈问道:「你是哪个?」
47 原来翠荷每在店时,只是男装打扮;入城卖唱,便又换女装。今日寻到世贞,说不尽高兴,一时忘了换装之事。翠荷见店家诧异,笑笑只是不语,挑帘领世贞人内,伏在榻前轻轻说道:「小姐可放心了,如今王家哥哥已来了。」
48 世贞更不迟疑,紧步到得榻前看时,只见柔玉小姐,仍著男装而卧,神情惨然,面色苍白消瘦,嘴角几丝苦笑,心下一酸,失声唤道:「表妹……」店家本在隔帘偷望,暮地见世贞呼声表妹,心下又一惊,暗思忖道:「不想有这多鬼名堂,原本认他两个是读书公子,不料竟是一对雌儿。」此时柔玉听得世贞一声呼唤,恍惚之中,只当是梦,定睛看他许久,见果然是世贞,心下惊喜,昏昏沉沉,欲将挣扎坐起,却被世贞按下道:「贤妹勿须动,世贞自是悔愧,劳贤妹为我吃了这许多艰苦。」
49 柔玉淡淡一笑,只是目不转睛盯住他不放,恰似看不够一般。心下痴情泛起,眼里也闪出光亮,一时忘却自身危难,反怜惜问道:「哥哥近日可好么?」
50 世贞微微点头,心中话语上涌,一时又不知从何说起。两情如醉,紧紧注目相望多时,柔玉又含泪叹道:「哥哥总算来了,我们寻你寻得好苦哇,我这一病,又寻你不著,害得翠荷妹妹,也受了许多苦楚。」翠荷勉强一笑,近前劝道:
51 「小姐怎说这些,只安心养病便是了,今日王家哥哥一来,一切便全都好了。」
52 柔玉闭目喘息一阵,又睁开眼睛,痴痴望他一会说道:「你替我在背后垫个枕头,待我坐起好好说话。」
53 世贞扶她坐起,垫好枕头,见她情深,益发感动说道:「只是世贞不好,害妹妹受了许多苦楚。」
54 柔玉听不得这话,心下一热,竟就势依在他怀里,鸣咽说道:「我心已属哥哥,若是生不能相聚,便是死也要相随了。」世贞心下热浪涌动,喉头便咽、半晌劝道,「妹妹有病,且莫哭坏身体。」
55 柔玉在他怀里拭去眼泪,破涕为笑,道:「我哪里是哭,只是高兴呢!哥哥,我们今日便可去么?」
56 世贞瞧她苍白憔悴神气,安抚劝道:「你身体病弱,还须养息几日,待康复之后,我们便同走。」
57 柔玉心急,巴不得立时随他去,一刻也不分开,便欲挣起身子说道:「我只是受些风寒,本无大病,便今日就走,也可下床了。」
58 世贞慌忙把她按住,劝道:「便是下得床,也走不得,还要调养几日,待能吃得东西,气力强壮时,方能远行。想那京都千里迢迢,要走一两个月功夫,你这样哪里行得?」
59 柔玉想上一想,兀自笑了,稍停说道:「只是我等不及了,便是一刻也熬煎不过。」
60 世贞见她累了,劝她躺下,替她盖好被子,两人四目合情,久久相视。正是:
61 万缕柔情千分娇,一点春含豆寇梢。人间相思皆如此,不辞凉月坐深宵。
62 且说三人谈得忘情,不想其所在,也忘记本是乔装改扮的身份,只是哥长妹短,倒把帘外偷望的店家,看得傻了。抓耳挠腮,好生诧异。暗寻思道:「当初他二人来店,只道是寻亲访友,都是书生打扮。今兀地变成两个雌儿,原来是偷偷勾得风流公子来我小店野合相会。如此看来,这定是哪个老爷家的小姐丫环随人私奔。我若知情不报,待到日后事发,少不得受此牵连,也好,待我报与她家知道,若得许多银两赏钱,怕不比在这小店忙碌数日要强得多。」想到这里,便咳嗽一声,挑帘而进,又是送茶,又是问饭,赔笑脸献殷勤,也不提讨账之事,反倒找一洁静房间,劝得世贞歇宿下来。诸事毕,方才回到内室,唤出女儿商议。
63 那女儿唤作荔枝儿,年方一十八岁。虽是乡野之人,倒也出落得水灵俊秀,甚是伶俐精明。平素只帮爹爹照料店面,那老儿看她也恰似掌上明珠一般。荔枝儿见过爹爹,问道:「爹爹唤我有何事?」
64 店家望定女儿,却只是笑,半晌方道:「我儿,买卖来了。」荔枝问他何事,老儿又不肯讲。荔枝儿性发,调转身子,撅起嘴儿欲去。慌得老儿连连喊道:「我儿莫走,我儿莫走。」待荔枝回转身子,方才如此这般,悄悄叮嘱起来。荔枝听他言语,先是惊讶,继而跺足,羞得掩面说道:「这,这如何使得?」老儿瞪起眼睛说:「若是我眼力佳时,如何用你?」随后又千哄百劝。荔枝儿仍是不信,嗔道:「哪个便如你所猜,只是你自己没生好心罢了。」老儿发急道:「女孩儿家晓得什么?我是过来之人,便走的桥,比你行的路还要多;若不成时,便抠出眼珠当泡儿蹦给你看。」荔枝儿半信半疑,不再言语。只因这一番话语,正是:
65 无端窥破鸳鸯扣,欲调鹦鹅入樊笼。贪心难持方寸乱,长舌搅起风雨惊。
66 是夜三更时分,夜静风轻,帘外残月凄迷,窗上竹影扶疏,屋内幽光微晴。
67 荔枝儿掩衣起床,也不点灯,静坐谛听一会儿,但闻客房内酣声微微起伏,甚是清冷寂静,便忍住怦评心跳,蹑手蹑脚,溜到柔玉房前。原来白日作下机关,此时弄根棍儿,轻轻一拨弄,这门上吊扣先自落了。待轻轻推开道门缝,从那缝隙看时,心下一惊。险些叫出声来,果见一男一女,同榻而卧,只横盖一床被儿,四条腿儿相叠错,各露出小半截来。荔枝儿眼见奸情,转羞作怒,砰地踹开门儿,喝斥一声:「你们是什么人,怎敢在我店中不顾廉耻,做这偷鸡摸狗之事。」榻上二人闻声惊醒坐起,却并不曾脱衣。那女子揉揉眼睛,残梦迷离,幽暗之中,认出是店家女儿,起身问道:「姐半夜至此,却有何事?」
68 荔枝几不敢看那榻上男人,只将眼睛盯住那女子斥道:「偷了鸡儿,摸了狗儿,又要提起裤儿充好人,你们作的好事。」那女子神情诧异,道:「店家姐姐何出此言,但请坐下,有话好讲。」嘴里说时,便一手扯住她胳膊,拉她同到床前坐下。
69 荔枝儿又羞又气,只道拉她下水,同做一伙,掩其奸情,便愤愤挣脱胳膊,道:「休要无耻,放老实些,只将你二人奸情,从实招来,要敢刁赖,我便喊叫起来,唤人将你二人绑了,一同拿下送官问罪。」
70 那女子听她言语,惊讶片刻,却不慌乱,反哧地笑出声夹。一面点上灯烛笑道:
71 「姐姐果真英雄,只是错认了人,怎将两个女儿家捉起奸来?」
72 荔枝儿借烛光看时,却见那床上公子,也笑出眼泪儿,正自狐疑,却被身旁女子乘她不防,一把推至床前笑道:「店家姐姐且不要伯,看看我家相公是真的还是假的。」荔枝欲待恼时,却见床上公子除去冠巾,露出满头云髻翠钗,端的一个艳丽娇娘,倒痴痴看得呆了。惊道:」呀,原来是位天仙,比这位姐姐还要好看。」女公子扯住她手儿讪讪一笑,唤道,「翠荷与我和店家姐姐斟杯茶来。」
73 翠荷献上茶来,递与荔枝儿一杯,笑道:「只怕店家姐姐夜里孤独,想找个公子作伴,便撞到我们房里,生出这许多事来。」荔枝儿先自羞红了脸,心下自怨爹爹贪财生事,倒弄得自家槛尬难堪。端著茶杯,却并不喝,直盯盯又望柔玉半晌,好奇问道:「姐姐如何这般打扮?」
74 柔王倒喜她娇憨野性,便不相瞒,一一将身世对她诉说一遍。
75 荔枝听说是昆山顾老爷家小姐,慌忙起身施礼相拜,羞傀说道:「哎呀呀,倒是我该死,眼拙识不得金枝玉叶,斑鸩识不得凤凰,刚才多是无礼,姐姐要生气,便骂上几句,打上几下,只是莫当我是坏人就好了。」柔玉见她性直,并不见怪,反当一件趣事,与她笑谈起来。正是:
76 暗窥鹊桥渡双星,误将自身坠瑶宫。梦醒不见巫山客,空留明月笑春风。
77 但说那店家老儿,一夜不曾睡,只是捺下性子,等候女儿佳音。初时听得女儿入房责斥,心下半惊半喜,拍掌笑道:「此计成矣!眼见捉得双双在床,不怕他二人抵赖,况且都是大家出身,哪里不顾脸面,便讹上他三两银子,也不怕他不依。」后来渐渐听得动静细了,只当是讨价还价,忍耐片刻,只不见荔枝儿出来,反听得三人窃窃笑谈之声,心中猛地一惊,拍额叹道:「天老爷,错了,错了!想那荔枝儿,也是情窦初开,定是被那两个好人哄骗,入伙做成一团儿了。」
78 越想越乱,心下叫苦不迭。一时火气攻心,欲将闯进门去,将那奸夫淫妇并小贱人痛打一番、又觉不妥,天下哪有老子捉女儿奸情的道理?胡思乱想无良策,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煎熬多闲,听得门外脚步声响,一路哧哧偷笑,正是荔枝儿走了回来。只见她脸上笑意盈盈,神意儿甜甜蜜蜜,老儿越看越是不假,越看越是当真,一时怒从心头起,一句话不曾说得,先抡起老大巴掌,左右开弓,啪啪向她脸上扇来。那荔枝儿不曾提防,哪里躲闪得及,一时被打蒙了,只觉脸上热辣辣火烧火燎,眼前金星乱晃,跌倒在地上,半晌惊醒问道:「爹爹却是为何?」
79 那老儿恶气未消,只是挥拳吼道,「小贱人,你做的好事,丢尽祖宗脸面。」
80 荔枝儿犹自懵懂,含泪说道:「爹爹却是为何?」
81 老儿也不直说,只把手掌一伸:「你只把银子与我拿来。」荔校儿如梦初醒,嗔怨叹道,「爹爹错了,哪里有什么银子。」老儿憨气益盛,喷著唾沫骂道:
82 「无耻贱人,白白被他人沾了便宜,却一两银子也不曾拿来?」
83 荔枝儿听得这话儿,恰似劈头雷击一般,竟跳将起来,怒目而视,步步逼向老儿,又是羞辱,又是恼恨,哽咽在喉,泣不成声,半晌方道:「你,你——便是猪狗,也还知些情意,你财迷心窍,只把银两做爹娘,哪里认得女儿,把我当作什么人看待。」老儿见荔枝这般光景,反倒呆傻起来,一面连连退步,一面赔笑央告道:「我儿这是何必,有话好悦,有话好说,爹爹错怪了女儿,也是为孩儿著想。你只说那客房中男女,竟是何人。」
84 荔枝儿含泪哭泣只得说出小姐两人遭遇。老儿听罢,半晌不语,望著那灰蒙蒙屋顶思忖片刻,却又扑地一笑,转忧为喜。心下想道:「原来这两人,却是私奔的小姐丫环。如此看来,他家中定是不知,一定四处派人寻找。且喜那昆山离此不远,我若告知他家中,自然得许多赏银,也不枉教我费了心机,委屈女儿一场:」想至此处、便又赔下笑脸,打著自己嘴巴,左一个不是,右一个不是,哄得荔枝儿消了气,自去房中歇息。
85 次日清晨,那老儿多了个心计,只不告诉女儿,假说进城办些菜蔬,嘱咐她照料好店面,竟往昆山而去。正是:
86 世间清意有多重,只认金钱作爹娘。
87 后事如何,下回待叙。
URN: ctp:ws69291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