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之十八

《卷之十八》[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公署一
2 《周禮》國宅,今曰公署。郡署自晉嚴高於今屢易,而官不易。仰視高甍,上何以臨?俯視柱石質,下何以承?昔李華作《政事堂記》謂「作者甚勞,居者甚逸」,而亦何能逸也?測柯不遠,因鑒知人。有威武堂焉,曰蔡襄;有安民堂焉,曰燕度;有止戈堂、逍遙堂焉,曰二劉。蓋至元絳之忠義堂,圖古人之像,系以訓詞,彌深切矣,有懼思矣。豈曰坐嘯晝諾已乎?志公署,而以諸公所隸焉。
3 萬壽宮
4 在府治西門大街。國朝乾隆二年建,為朝正祝厘之所。
5 萬壽亭
6 在九仙山巔,國朝康熙五十二年,福建士民恭建,為階三重,建亭其上,鐫「萬壽無疆」四字於穹碑,以為祝厘之所。巡撫覺羅滿保記:臣嘗讀《豳風·七月》之四章,曰:「言私其豕從,獻豕開於公,」言馳逐郊原林藪間,獲小豕自私,而以其大者獻之於公云爾。匪獨求親媚於上也,尊卑上下之分,宜如此也。至其八章,則曰:『躋彼公堂,稱彼兕觥,萬壽無疆。」釋者曰公堂,豳公之堂也。兕觥,爵也,言置春酒於爵,奉羔羊升堂,田夫野老皆得舉觥勸飲,以致無疆之頌祝云爾。由此觀之,上以誠愛下,下以忠利上,君臣之間如一體然。蓋民所深願望於上者唯此,欲至萬年之忱于平日尚爾,其於儲祥誕降之辰,當更如何?夫民情,今猶古也,我皇上御極五十二年,凡勤恤民隱,謀所以衽席之者,靡不至,而如天好生,恭儉純一之德,又足以孚信於天下,而淪浹於民心,其漸被遠,其涵濡久,故天下之沐浴愛戴者真且摯。今適際萬壽六旬昌期,以博厚高明,符於悠久,以盛德大業,躋於日新。薄海內外,忭舞謳言金,鳧趨雀躍,而閩省之士夫兵民耆老,皆奔走悚踊,思有以仰酬萬一,且以為蹈舞嵩呼之所者,莫若建立萬壽碑亭。既有成謀,乃相與請於將軍臣祖良璧,總督臣範時崇、巡撫臣覺羅滿保、副都統臣王應虎、提督臣施世驃、楊琳,各衙門而凡九府之投牒文武官長者,咨報日至。惟臣等亦竊謂此出自民心,未可盡違。第恐費物力,非皇上愛民至意奈何,而億口同聲,皇皇然走且告曰:「吾閩僻處南陬,負山瀕海,固瘠土也。天子弗遐遺我,雨暘旱澇,時廑睿慮。其於民也蠲租賦,免逋欠,未已也,為轉漕以賑之,平糶以舒之,又積常平以備之。其於兵也,既厚其芻糧,又均其戍役,所以體恤者備至。凡聖天子至仁厚澤,被及於天下甚大,加意吾閩者更渥,以為吾儕小人得蔽風雨,饜稻梁者,伊誰之賜,而不知報,且天子,天下之大父母也。今一家中有大父母壽,為子若孫者,不能操一豚蹄,一壺漿以為獻,則心不安,而見非於鄉鄰族黨。今閩去京師六千里,不獲望見天顏,或藉此稍慰瞻雲就日之思,南山松柏之頌,若又不得請,是使吾閩人民之心不得自伸,而無以將其忠君親上之忱也。今將自為之,雖以此獲戾弗惜。因共卜地於城東南九仙山之巔,鳩工庀材,子來趨事,不日而成。隸在福治者咸齋肅畢,至登三重階,睹亭翼然。萬壽無疆碑屹然山立。光華上燭,耆耋歡欣,童齔歌詠,徘徊四顧,凡福之江山,皆若環拱於階戶已之前,而煙火之交於衢,原田之繡於野者,咸一覽畢收。洵乎江山得亭而加勝,若天造地設而預待之者。臣不敢壅民情,因遂以其事上聞,雖不獲奉俞旨,而碑亭告成既久,鱗集呼舞者益眾,臣不禁躍然興曰:聖主惜民力,雖一亭之費,不忍作無益以害有益,其儉德謙衝也如此。眾庶之中心愛結積於平日,發於一時,力出於子來之助,費成於絲粟之饒,不轉盻功成,其情摯而勤事也又如此,所謂上以誠愛下,下以忠利上,無以異於家人父子奉觴上壽之殷勤。臣於讀《豳風》時遇之,今於八閩之人情親觀之。臣等何幸,而獲與斯盛事耶?爰拜手稽首,而恭為之記。」
7 貢 院
8 在冶山東北。《福建通志》:「宋時在譙樓東。明洪武十七年,布政使薛大[HT5,6」SS]昉改建於城南,成化七年,布政使朱英建今所。正德十一年,巡按御史胡文靜購民居益之,東西各八丈,南倍之,更為正門南出。萬歷五年,火。六年,重建,中為至公堂,後為衡鑒堂,為掄才堂。堂後為主考官房,中為洗心亭,東西為五經考官房。外東為監臨公署,西為提調監試公署。又東列四所:曰對讀,曰受卷,曰彌封,曰內供給;西二所:曰謄錄,曰巡綽。至公堂前為東西文場,中為明遠樓,四隅有了望樓。出大門外,為『天開文運坊』,乾隆十八年,改為「為國求賢」。東西各有坊,一曰明經取士,今改為天衢。一曰為國求賢。今改為雲路。又東為三司公署,廢。今重建,匾曰『公署』。西為外供給所。仍舊。中有橋,曰登瀛。今有坊。有坊,曰天衢,曰雲路,今俱移建,見上。曰龍門,今移建貢院二門內,仍建坊,曰『天開文運』。達於通衢。國朝康熙十九年修。三十八年,學使汪薇,四十四年巡撫李斯義,四十七年巡撫張伯行,五十六年巡撫陳瑸先後增闢文場。乾隆九年,今上皇帝賜御書匾、聯各一匾,曰:旁求俊乂,聯曰:『立政待英才,慎乃攸司,知人則哲;與賢共天位,勖哉多士,觀國之光。』十八年,總督喀爾吉善、巡撫陳弘謀重修,寬展號舍,增高牆垣,又另築夾道,疏通溝渠,拓至公堂而新之。各堂所房舍俱加增建,規制肅然,福州府知府徐景熹、撫標參將竇寧董其役。明耿定向《重建貢院》記:「閩貢院肇宋元佑、乾道間,國初在郡庠北。成化丁卯,遷藩治東北隅。諸堂寢廨舍樓台、多正德已卯重建者,萬歷戊寅春,火。歲支千方一周,豈維新會耶?先是藩臬諸大夫詢謀經始,而侍御豫章敖君鯤銜命至,適當主賓興、奉簡書惟謹,檄下有司,謂規制宜宏,捍蔽宜肅。於是西拓址五十尋,徙堂基三十尺,鳩工程材,以是歲八月興事,越明年六月工竣。中為至公堂,內為衡鑒堂,東為監臨台,西為藩臬署,中為明遠樓,四隅為了望樓。其校舍則易板以甃,覆之瓦,其數增舊。重垣峻墉,自簾以外,閫之內,胥煥然鼎新雲。受功時,予嘗偕敖使君登明遠樓,周環四顧,視諸匠梓,並手偕作,日無慮數千百人。計諸什費,帑金七千緡有奇。因相與咨嗟,嘆曰:國家所為求賢者⑴何若斯重哉!吾儕咸由此進矣⑵,而不一繹思,豈夫耶?且士自束發列黌序已複其身,高等者餼之。三歲一比,此中費當幾何?率養千百人而致一人也。由此進士公車,則有司豐宴、飾幣、樹坊、表資、諸計偕,即一人計之,又不知幾何矣。夫士初與齊民齒耳,諸費貲咸齊民胼胝拮據,萬方苦辛所供者,而一旦取為諸士費,國家意指何以哉!誠思之,當不忍重負國家矣。雖然,士惟不自負也,而後能不負國家,士負國家者終自負也已。諸人士由此水[KG-*2]存躋崇月無,當審所處,即不偶而困滯,此中猶有所自樹也。陸敬輿曰:上不負天子,下不負所學。士誠有所樹,即顯晦殊軌,均之為不負矣。彼負國家與自負。原所學者盭也,閩士尚早辨哉!」陳弘謀《重修貢院記》:「閩省貢院在越王山之麓,自有明成化中移建於此。國朝以來,歷加擴治,通志可考也。地處山隈,山水匯積,連遇颶風、大雨,多所傾圯,號舍低淺,士子持筆硯入,不能轉側。卒遇風雨,上漏下濕,濡體塗足,艱難萬狀,甚至有攖疾不能終場者,至公堂,棟材薄弱,不稱觀瞻,亦將有頹廢之患。貢院之修治擴充,誠有不能已者矣。商之藩臬監司諸君,咸以為宜正擬人告請修,而通省紳士謂都人士蓄此志久矣,此吾儕進身之始,亦後來子弟觀光之地,宜自經理,不敢重耗國帑。維時少京兆陳君治滋,少銀台林君枝春等率都人士,呈請捐修,一時爭先踊躍輸將,不數月,而十郡二州計數至二萬六千八百兩有奇。爰委福州守徐君景熹、撫標參戎竇君寧董其事,其專司營治者為經歷董天柱、巡檢王成德。實工實料,必躬必親,經始於乾隆十八年二月,即於是年七月告成。至公堂概易良材,而重新之。其餘各堂所,俱加增修葺治,號舍俱重為改建。既高且深,足蔽風雨。而下通溝洫,使水有所洩,直達於城河,不虞阻塞為害。圍牆則增高培厚,以防弊竇。適屆秋圍,士子攜筐而入,俱欣欣有喜色,不似向來之局足脊而不寧矣,統計所需一萬六千兩有奇。餘貲建造城西浮橋,以濟行旅,尚餘六千兩,則為權子母,永為將來修理貢院之需,可以善厥後矣。閩中紳士樂士勸功,好善篤而趨義勇,實為十五省之冠。其急公之誠,不敢壅於上聞,謹以達之天聽。因敘其緣起,以勒諸石。而襄事茲役諸君,暨貢院堂所號舍坊表數目,一一具載碑陰。樂輸之紳士姓名數目,另碑志之,俾後有所考。自今以後,規制嚴肅,氣象光昌,三載賓興,偉奇特達之士連茹匯進,仰副聖天子旁求俊乂之盛心,國家於以收得人之效,又不獨里閈之光也,使者有厚望焉。」
9 總督部院署
10 在宣政街西,原按察司署,宋為提刑司署。《三山志》:「明道初,提刑劉立之建。乾道間,增置武提刑。淳熙中,葉南仲始分公宇為東西廳。」正德《府志》:「元為肅政廉訪司署,以東廳視事,以西廳為南台,監察分治行司。明洪武二年,改為福建提刑按察使司。十七年,僉事謝肅建福寧道署於儀門東,以舊分治行司為察院,巡按御史居之。正統五年,移福寧道署於錢局,移察院署於東街。前此大門東折。天順三年,按察使胡新更大門於儀門之南,以舊大門前地易民居,闢東為衢。成化元年,按察使馬文升複鬻民居,闢西為衢。弘治以後,按察使李貢、夏景和、陳珂、劉遜相繼營葺,拓其隘陋,更為閎敞,而門始南向。」《福建通志》:「國朝順治十八年,總督李率泰移駐於此。原署在東街,今為鎮閩將軍府。康熙二十年,總督姚啟聖市民居,拓南數十步,建牙置轅門。」
11 附舊跡
12 幸 堂宋熙寧五年建,宋道有記,後更名『虛靜』。
13 山 齋俞向名。
14 宿雲樓宣和間建。
15 繡衣亭嘉佑間建,後更名薰風。
16 欏木亭在西廳。
17 仁 亭在東廳。
18 樂 圃《俞向記》:「熙寧五年,宋公作憲於此,嘗為《幸堂記》。詢幸堂所在,今易名『虛靜』是也。自虛靜之北,園館連屬。明年,更新繕完之,名其北曰憲堂,南曰澄清,廊廡映帶,為樂圃之冠。庭之南,有二木樨,故亭其下曰『雙桂』。回廊之外,左右二亭:東曰熙春,西曰藏春。熙春之東,樓頗宏麗,時可奉親為游覽之地,目之曰『斑衣』。藏春之西,有樓遍植荔枝,命之曰『荔枝』。面樓一軒,北顧諸亭。左右二沼,手植瑞蓮,名曰清逸。幸堂既易,不欲廢其名。虛靜之東曰幸軒。幸軒之左乃治事之便室,小山聳翠,題之曰山齋。宣和四年。」按《三山志》,每歲二月,府開西園與民游玩,至三月,提刑司亦開樂圃各一月。
19 雙桂亭宣和間建。
20 澄清堂俞向名,康定間建。
21 憲 堂俞向名,又更名「中慶」。
22 靜寄軒俞向名,康定間建。
23 熙春亭嘉佑間王陶建。
24 藏春亭亦陶建,後更名「留春」。
25 清逸軒[HT6SS]熙寧間宋道建。
26 斑衣樓
27 荔枝樓
28 以上俱在樂圃內。
29 天眼堂在聽政之廳,明按察使陶垕仲劾布政使薛大日方貪墨,大昉亦誣垕仲,並逮至京。垕仲得直,還職。士民迎者數萬人,歡聲雷動,有「陶使再來天有眼,薛藩不去地無皮」之謠,後人因名其堂。
30 巡撫都察院署 在福星坊嵩山麓。《閩都記》:「其地為閩五州諸侯館,宋時尚書王祖道宅。」萬歷《府志》:明洪武初為駙馬都尉王恭公署。正統間,鎮守內官居之。嘉靖初,改為提學道署。江以達記。倭訌閩中,朝議設巡撫,開府於此。四十四年,毀於火。隆慶元年,巡撫塗澤民重建。萬歷三十二年,巡撫徐學聚改建,市西北民居百餘間,拓廣之。三十九年,巡撫丁繼嗣再葺。國朝因之。」
31 附舊跡
32 耐煩對境亭 在署內東偏。明萬歷間,巡撫耿定向建,書「耐煩說」於亭額。
33 提督學院署 在南門大街東。《閩都記》:「舊貢院地,明成化間遷貢院於平山,改為南察院。正德《府志》:「南察院在府學後,舊貢院地。成化七年遷建貢院於平山下,八年改創巡撫都御史公署,今為巡按察院。」嘉靖間,巡撫都御史居之,後為提學道。萬歷四年,改為清軍察院。尚書林燫[HT6SS]記。十七年,副使耿定力複修葺,為提督學校公署。二十七年,礦稅太監居之。《福建通志》:後改為督學道署。原有文館在烏石山北,國朝毀於火,地廢為城守營,乃於署中置東西文場試士。左有逢源亭。儀門外有寅賓館,雍正九年,督學戴瀚葺文場而新之。乾隆十七年,郡人何際逑捐建東西考棚,增置案座,煥然一新。」
34 附舊跡
35 觀 亭 在署後圃,明成化中巡撫張瑄建。明章懋記:「聖天子御極以來,勵精求治,監觀四方,深燭民隱,慮岳牧諸臣弗克以昭聖化,海隅蒼生容有不被堯舜之澤者,於是分命台憲重臣,撫治方岳,亦古者分陝之意。時則江浦張公以右副都御史實來於閩,公之始至。刬政之疵,剔民之蠹,癉惡彰善,敷和於下。既道大行,民用康止,爰命作亭於公署之後圃,名之曰『觀亭』,以待蒞事之暇,而宴休焉。蓋取柳子厚所謂君子必有游息之物,高明之具而為之者歟?然是亭也,非有花、竹、泉、石之勝,山、川、林、麓之適,而奚以為觀耶?在《易》有之『風行地上,觀先王以省方』。觀民設教,蓋古者天子親行巡狩以察四方,則命陳詩,以觀民風,是之謂觀。自王跡熄,狩禮廢,後世始命大臣巡省,以代親行。若漢之直指,唐、宋之安撫、宣撫,今之巡撫是已。是其職,固亦宜以觀民設教為事者也。或者知不出此,往往急於簿書,期會甲兵、錢穀之務而已。嗚呼!是果所謂一道德同風俗者耶?然則亭以觀名,公之志可知矣。閩之人庶幾其有瘳乎!夫以燕居閒適之地,而不忘是心,則其來旬來宣,咨諏咨詢,所以為下為民者,宜何如哉!雖然,觀未易言也。有所觀,必有所以為觀,所觀者民風,所以觀者,我生也。使民生之休戚,風俗之微惡,吏治之得失,皆生於我之所行何如耳?故曰觀我生,觀民也,而可以易言哉!觀公旦者以《周南》,觀公奭者以《召南》,觀畢公者以《東郊》,寧知異日之觀公者,不在閩南也耶?明聖當天,邁跡三五,將隆《二南》之化,以風四方,而公以耳目之臣,當分陝之任,其可使周、召諸臣專美於前耶?蔽芾甘裳,勿翦勿伐,必有賦是亭為公之所茇者矣。庸記此以俟風化之成。」
36 督理閩海關署 在府城外南台中洲,國朝康熙二十三年設,雍正二年,歸並巡撫兼理。雍正七年複設,今並歸鎮閩將軍兼理,衙署仍在舊地。
37 承宣布政使司署 萬歷《府志》:「當三山之中,後枕越山,前案方山,晉太守嚴高建為郡衙,唐為都督府,又為觀察使衙,為威武軍節度使衙,五代梁為大都督府。閩王氏時,改作逾制,及錢氏納土於宋,悉廢之,獨明威殿存,守臣以為設廳。天聖中,郡守章頻創都廳,鄭載建大廳,範亢更名『清和堂』。端宗即位於閩,以舊設廳為垂拱殿。元為中書省。明洪武初,改為福建承宣布政司堂曰政本堂,複改為紫薇堂,左右布政宅在堂西。萬歷二十九年,左布政使丁繼嗣、右布政使袁一驥重修。」《福建通志》:「國朝因之。康熙二十年,布政使佟康年重建。雍正十年內署火,布政使潘體豐重建。」
38 經歷司在署左。
39 都事廳在署左。
40 照磨所在儀門外。
41 架閣庫、廣積庫俱在司內。
42 龍亭庫在布政司儀門外東南。
43 譙 樓 在儀門南,即威武軍門。《三山志》:「唐元和十年,觀察使元錫建州門。乾寧三年,升為威武軍,遂為威武軍門。呂權書額。宋嘉佑八年,元絳更為雙門,上建樓九間。熙寧二年,始造滴漏,有鼓角更點,下為亭以翼之,左『宣詔』,右『班春』。」萬歷《府志》:「宋嘉佑間火,安撫使楊長孺重建。元泰定四年又火,重建。石柱四十四,長各二十八尺,廣二尺八寸,樓高九十八尺,深八十一尺,廣二百八十尺。明嘉靖四十三年,布政使陳大賓改建,南額曰:『海國先聲』,北額曰『拱辰』。萬歷三十九年,左布政使丁繼嗣、右布政使袁一驥重修,曰『第一樓』,南曰『海天鰲柱』,北仍舊名。門直方山,五虎對之,因杜中門,從左旁門出。」《福建通志》:「國朝順治十八年,火,石柱俱壞。康熙十一年布政使何中魁重修,規制卑狹,非前日之舊。」宋程師孟《滴漏新成》詩:「台門新漏一聲聞,從此朝昏百刻分。他日郡人思太守,也須談及蔡參軍。風雨雖昏漏不移,百年應未失毫厘。須知萬戶千門裡,正得人間凶吉時。」又《曉登威武軍鼓角樓》詩:「百尺譙門戍萬兵,黃昏初動畫龍聲。銅鉦猶是閩王點,銀秤才懸漢守更。四面僧誇金作界,半年人看玉為城。官程稍近千餘里,不可儂家向此行。」按《舊志》,建炎二年,江待制常申明約束,守漏四人,分兩番直日。貯漏水奩具中,侯魚珠落銅盤,乃移秤刻,即告戶外報時者。諸衙報牌九人,以鼓角匠輪差於戶外,只應告報。直漏五人,分直五更,並以撾鼓人輪差。奩具等物,五十日一滌。昏時鼓角八人,各二十六聲,為三疊。撾鼓八人,角聲止,乃各撾鼓千為三通。凡三角,三鼓而畢。四更三點及申刻,各吹角三疊,為小引,更以鼓,點以鉦。銅鉦款識云:梁開平五年,歲次辛未,七月壬午朔,十三日甲午造,重百二十斤。世傳閩王點,即此也。」
44 附舊跡
45 大都督府門 《三山志》:「唐上元二年創。錢氏歸宋,凡偽世門額悉廢,惟威武軍門、大都督門仍舊。慶歷間,成戩修,舊額蔡襄書,後張致遠重書。列戟十有四,謂之儀門,亦曰衙門。」
46 設 廳 在衙內,舊有之。慶歷六年,蔡襄重建,自書梁。宣和五年,俞向複修。通判黃琚記。
47 大 廳 在設廳西,舊有之。天聖九年,鄭載重建,東西創御書二閣。
48 都 廳 在大廳東,一名簽廳,天聖五年,章頻建。
49 小 廳 在大廳西,景佑四年,範亢建,熙寧中更名「清和堂」。靖康時,塑三清像,更名「三清堂」,旁有觀音堂。
50 修令堂 在都廳前,乾道二年,王之望立額。
51 自公堂 在修令堂後。宋王之望詩:「叢石當軒峙,橫池傍砌深。還將修竹繞,半入占松陰。晝賞風瀾皺,宵憐月影侵。聊舒滄海志,寄此小山林。」
52 九仙樓 樓下東衣錦閣,西為五雲閣,在小廳之西,舊有清風樓、爽心閣。宋蔡襄《登清風樓》詩:「郭外清溪溪外山,溪雲飛上破山顏。晴明天氣琉璃色,何處峰頭帶雨還?」
53 燕 堂 在大廳北。嘉佑四年,燕度建安民堂,熙寧間,又創談笑軒於安民堂北,後皆更名「燕堂」。堂之西廡有舫齋,紹興十三年,葉夢得以校理黃伯思摹索靖《急就章》一千四百五十字,刻於堂壁。宋林積詩:「濟川須用楫,網水或行舟。四海風波路,安眠是勝游。」
54 眉壽堂 在燕堂西,安撫使張浚為其母秦國夫人創。
55 雅歌堂 在眉壽堂北,乾道間王之望建。
56 和樂堂 在雅歌堂北,淳熙間創。
57 信美堂 嘉佑間元絳建。
58 筼簹軒 嘉佑間建。
59 愛山堂 紹熙間建。
60 萬象亭 在燕堂北。紹興間,葉夢得建,薛弼修。宋富直柔詩:「堂後山川面面通,向來奇觀有蒿蓬。元戎小試經綸手,萬象都歸指顧中。雨罷卷簾憑爽氣,酒酣極目送飛鴻。明年凰閣鸞台上,好賦新詩下北風。」李彌遜《留題》:「斷取方壺壯郡壕,鉤連野色上亭皋。星移日轉天容麗,江靜山明地軸高。下榻延賓供嘯詠,凝香罷寢動風騷。使君八九吞雲夢,小展風煙遺我曹。」
61 止戈堂 《三山志》:在燕堂東安撫廳後,架閣庫北,元豐四年,劉瑾建,舊為甲仗庫。建炎四年,建寇範汝為猖獗,程邁乞師於朝,韓少師世忠討平之,飲至於此,遂以名堂。」宋李綱《甌粵銘》:「相彼甌粵,民俗剽悍。負氣尚勇,輕生喜亂。巨盜挺之,蜂附蟻從。曾未期年,同惡內訌。王師之來,如雷如霆。討叛舍服,千里震驚。鋒[HT6,7」SS]蝟斧螗,猶敢強拒。轉戰逐北,嬰城自固。怒其鷇麛,以抗裔嶽。翹其萌芽,以激霜雹。肥牛僨豚,一舉碎之。宥彼脅從,戮其鯢鯨。凶徒逆儔,尸相枕藉。咨爾甌民,自今以往。愛育子孫,尊君親上。焚爾甲胄,折爾甌兵。服勤耒耒呂,以保爾生。孝慈以忠,砥礪名節。勒銘山河,敢告耆耋。」朱松《題止戈堂》詩:「高堂岩岩面勢尊,洞見萬井開重門。元戎務簡玉帳靜,緩帶酌客娛朝昏。憶初餓隸起篁竹,一嘯千里來黥髠。將軍攬鏡媚巾幗,何異搏虎驅孤豚。只今休父八州牧,劍佩重寄憂元元。驚塵錯莫羽書密,雖有美酒誰同樽?沈機且複長轡御,瀝懇何啻血面論。樓船一夕飛渡海,漢家上將來天閽。狂童束手赴烈火,雕戈不污妖血痕。坐譙飲至凱歌入,船粟往哺遺民存。五岳包裹高閣束,止戈新榜真成言。便當頻與方外吏,徙倚風月星河翻。幾年牡龠飛不守,河濟逆氣腥乾坤。知公快挽天河手,坐視黠虜方游魂。權輿閩越聊小試,寧複久此淹遐藩?農桑萬里望君等,願見四海無營屯。」李彌遜詩:「不識威名擅漢廷,雲仍今複見材卿。萬家桃李栽培盛,千里妖氛卻掃清。羽扇綸巾聊自適,風聲鶴唳已魂驚。向來雪鍔櫜藏地,剩築詩壇按酒兵。一麾局促楚江東,時喜鄰藩好信通。坐厭文書朱墨里,靜思談笑聖賢中。浮甌小試茶膏白,照眼分嘗荔子紅。想見高堂散鳧鶩,競追樂事賞年豐。」
62 凝翠堂 在止戈堂東。
63 逍遙堂 在甘棠院東,大觀中,羅畸修,徐競篆。
64 流觴亭 在逍遙堂西。宋元絳詩:「春風流水出岩扉,載酒輕舟揚彩旗。把得玉杯還自笑,老翁真個似童兒。」
65 佚老庵 在逍遙堂西北,宋元絳建,後改為「隱幾」,又改為「淨名」。元絳詩:「分得藩符近海濱,溪山深處養天真。幅巾隱幾春庵靜,直是羲皇以上人。」
66 會稽亭 在佚老庵西南,元絳建。以元公開國會稽名公出守,龐籍、王王[KG-*3]圭、範鎮、王安石、司馬光五十二人,賦詩五十七章以寵其行,刻其顯者置壁間。宋喬孝本《會稽亭》詩:「元侯選勝重經營,地取園心正且平。揆日募工逾再浹,創亭合樂落初成。亭開四面緣忠孝,榜揭新封記寵榮。隱隱湖山藏故國,漫漫煙火隔都城。低迷疊嶂回峰抱,繚繞芳叢列艷迎。台上臨風共瀟灑,花間夢蝶助淒清。枕流小檻欹前沼,散綺幽窗接後甍。舊景周環如有待,夕陽偏照似多情。縈紆碧水止通潮浦,左右幽篁拂畫楹。自昔甘棠雖足愛,會稽從此擅佳名。」
67 熙熙亭 在逍遙堂前。亭畔有池,政和元年,黃裳更名「得象」,自為記。
68 偃蓋亭 紹興十年,張浚理夢蝶亭故址,新之。二十二年,張宗元改為秀野亭。
69 清風亭 在秀野亭南,宋張宗元建。
70 雙松亭 在秀野亭東北,蔡襄建,並隸書額。
71 坐嘯台 在逍遙堂北,舊為養和亭,熙寧二年,程師孟建。初名玩月,宣和五年,俞向以得象亭材創,更名月榭。
72 怡山閣 在坐嘯台東,舊荔枝樓、望雲樓、閱射亭之地,元佑五年,柯述建。
73 懷隱庵 在和樂堂後,紹興十四年,葉夢得建。兩旁有亭,東曰『歸意』,西曰『柏悅』。夢得《自題懷隱庵》詩:「春風的的為誰來。繞舍閒花亦漫栽,庵內不知庵外事,夜來微雨小桃開。」
74 清閟亭 在九仙樓下。紹興十六年,薛弼建,又建亭於東,曰「與春」。
75 日新堂 在設廳北。慶歷六年,蔡襄建。
76 春野亭 在日新堂東南。慶歷六年,蔡襄建。蔡襄《新作春野亭》詩:「太守職民治,詔書勸吾農。載酒事緬邈,作室當廨中。況憑軒檻高,中視田野功。澹沲沐新澤,依微生柔風。江潮漲晚綠,山麓延朝紅。耕鋤時節動,歌謠聲意通。慚非共理才,幸遇頻年豐。未厭畎畝樂,駕言誰相從。」又《春野亭對月有懷》詩:「淅瀝涼風來,空郊生暮寒。山氣鬱蒼蒼,江流去漫漫。闔關行人稀,投棲夕鳥還。疏鐘度林際,華月吐城端。徘徊待遙夜,露下明河寬。心期隔萬里,獨坐起憂嘆。」
77 提刑按察使司署 在布政司東新街,舊都司署也。原署在宣政街西。詳見總督部院署。國朝康熙十三年都司缺裁,改建於此。堂宇、賓館、廊房、吏廨諸所咸備。《福建通志》:「康熙二十一年,儀門火,按察使趙進美重建。」
78 經歷司在司東。
79 照磨所在司東。
80 糧驛道署 在布政司儀門右。《福建通志》:「原清軍驛傳道署,國朝雍正四年,驛傳並歸鹽運司改為督糧道署,後仍兼驛務,今為糧驛道署。」
81 鹽法道署 在布政司西。正德《府志》:「即宋西外宗正司也。按舊記,宋轉運司在建州,建炎二年,以建寇移福州,紹興還建州,後複移福州,後複仍舊。其轉運行衙在威武門西南,東為運判司,西為轉運司,其南同一門,曰『西總』。熙寧既築子城,並二司為一,更門東向。時提刑二司在其北。政和間,並入提刑司,遷轉運行司於府東迎仙館。靖康初,移置試院西舊駐泊廳地,以迎仙館為轉運東行司,尋廢。元更置福建等處鹽課市舶都轉運使司於福星坊內舊福星館,後或為福建等處都轉運使司,或為福建鹽課都提舉司,更改不常。皇慶元年,始移置今所。延佑間,運使範德鬱改造公廳及兩廡、門觀、庫藏諸所,運使郭朵兒伯台為記。泰定間,儀門火,同知賀貞重建。明洪武元年,改為福建都轉運鹽使司。成化十四年,運使康驥重建堂東夾室。二十三年,運使金迪重建後堂及外門。」《福建通志》:「後毀於火。國朝康熙二十二年重建,今為鹽法道署。」
82 廣盈庫大使廳在署東,雍正七年建。
83 架閣庫在司內。
84 廣盈庫在司內。
85 錢 局 在按察司東,原觀風整俗使署,乾隆間改⑷。
86 火藥局 在三山驛東。
87 軍器局 在按察司東。
88 迎恩亭 在西關外,國朝乾隆十八年建,詔敕至閩,皆迎於此。舊在西湖濱,東西有二亭,西為「皇華亭」,其後為荷亭,三面跨湖,冠蓋送迎,皆觴於此。
89 接官亭 在洪山橋左,一在南門外。
90 柔遠驛 在水部門外。明曰『懷遠』,以為琉球諸番國使臣館寓之所。國朝因之。[HT6SS]《福建通志》:「琉球國在大海中,始名流虯,一作流求,《元史》曰『王留求』。明永樂中,改『流球』,在福州正東一千七百里,偏南三里。其地東西狹寬處數十里,南北長四百四十里,有三十六島。水程南北三千里,東西六百里。漢魏未通中國,隋大業中,遣羽騎尉朱寬訪求異俗,語言不通,掠一人而還。後遣武賁郎將陳棱率兵至其國,擄男女五千人還。唐、宋時未嘗朝貢。明洪武五年,遣行人楊載齎詔至其國,王察度遣弟泰期奉表稱臣,入貢方物,是為琉球通中國之始。先是元延佑中,琉球分國為三,曰中山,曰山南,曰山北,屢出兵相爭奪。十五年賜詔諭之,而山南王承宗,山北王怕尼芝亦相繼遣使入貢。洪武二十五年,始遣王子洎陪臣子弟入太學,是為琉球入監讀書之始。自察度三傳至尚巴志,永樂二十年嗣位,始並山南、山北之地。二十一年遣使請封,賜詔慰諭。洪熙元年,遣中官柴山,副使阮漸齎詔敕冊,封尚巴志為琉球國中山王,是為琉球請封冊立之始。《中山世鑒》云:『賜尚姓自茲始。』自是定例,二年一貢。洪永間,二次賜琉球國閩人三十六姓,終明世歷十二傳,至尚豐,世修職貢。崇禎十四年,尚豐卒,子尚賢嗣,遣使金應元入貢,請襲封,使者留閩中,恭遇本朝定鼎。順治三年丙戌,王師入閩,福州通事謝必振率留閩使者至貝勒王軍前投誠,隨至江寧府,投經略洪承疇,轉送入京,乃以謝必振為琉球招撫使,往諭。六年,尚賢卒,弟尚質稱世子,遣本國通事齎表,隨謝必振入朝請封。八年,世祖章皇帝令來使同謝必振齎敕歸,諭追取故明敕印。十一年,世子遣王舅馬宗毅等貢方物,隨繳前明敕印。朝命遣兵部愛惜喇庫哈番張學禮為正使,行人司行人王垓副之,賜詔書一道,鍍金銀印一顆,令二年一貢,進貢人數不得過百五十人。因海氛未靖,張學禮等回京待命,未行。康熙二年,仍遣張學禮、王垓奉詔敕至其國,封尚質為琉球國中山王,加賜文幣。七年,尚質卒,世子尚貞攝國事,,按期入貢。十九年,奉旨:『琉球國進貢方物,以後止令貢硫磺、海螺殼、紅銅,其餘不必進貢,又於常貢免其貢馬,著為例。』二十一年,世子上言請封,詔封尚貞為王,御書,中山世土以賜。二十五年,王遣官生梁成楫等四人入太學。二十七年,到京入監讀書,奉旨照都通事例,廩給優渥,特設教習一人,博士一員督課之。四十八年,尚貞卒,世曾孫尚敬嗣。雍正元年,王遣使臣齎表恭進,慶賀登極,御書、輯琉球陽匾以賜。嗣後按期入貢,聖恩浩蕩,體恤遠裔,錫予便蕃,溫綸稠疊,鮫島波臣,益修歲事於永永矣。又按:琉球國自前明歷朝入貢,舟楫往來,俱駐於泉州,特設市舶提舉一員,專理貢事,以內官領之,後移福州。本朝省,並其事於福州海防同知。百年以來,漸濡文教,國中彬彬弦誦,大有華風,我國家教化之盛,誠無遠弗屆矣。」
URN: ctp:ws698688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