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十八

《卷十八》[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史館移置》

1
周廣順三年九月敕:「入厚載門內向東橫街東地房宇,宜令弘文館、集賢院于此分擘廨署。」

諸司送史館事例》

1
漢乾祐二年十二月敕:「故荆南節度使、南平王高從誨,宜令太常定諡。」故事:臣下請諡,故吏陳行狀,上考功,覆奏下,乃議諡。今降敕,新例也。
2
後唐同光二年四月,史館奏:「本朝舊制,中書并起居院諸司及諸道州府,合録事件報館如右:時政記,中書門下録送。起居注,左右起居郎録送。兩省轉對、入閤待制、刑曹法官、文武兩班上封章者,各録一本送館。天文祥變、占候徵驗,司天臺逐月録報,並每月供送歷日一本,祥瑞禮部逐季録報,並諸道合畫圖申送。藩客朝貢使至,鴻臚寺勘風俗、衣服、貢獻物色、道里遠近,並具本國王名録報。四夷入寇、來降,表狀中書錄報,露布兵部録報,軍還時并主將姓名,具攻陷虜殺級數,并所因由録報。變改音律及新造曲調,太常寺具録所因,并樂詞牒報。法令變革、斷獄新議、赦書德音,刑部逐季具有無牒報。詳斷刑獄、昭雪寃濫,大理寺逐季牒報。州縣廢置、及孝子順孫、義夫節婦有旌表門閭者,戶部録報。有水旱蟲蝗、雷風霜雹,亦戶部録報。封建天下祠廟,敘封、進封邑號祠,司封録報。京百長官、刺史以上除授,文官吏部録報,武官兵部録報。諸色宣敕,門下中書兩省逐月録報。王公百官定諡,考功録行狀並諡議,逐月具有無牒報。宗室任官課績,并公主出降儀制,宗正寺録報。刺史、縣令有灼然政績者,本州官録申奏,仍具牒報。應碩德殊能、高人逸士、久在山野、著述文章者,本州縣不以官秩,勘問的實申奏,仍具録報。應中外官薨已請諡者。許本家各録行狀一本申送。右乞宣下有司,條件施行。」從之。
3
長興三年二月,司天臺奏:「奉中書門下牒,令逐年申送史館十一曜細行歷并周天行度、祥變等。當司舊例,祇依申星曜事件,不載占言。」敕:「宜令司天臺密奏留中外,其餘凡奏歷象、雲物、水旱等事,及諸州府或奏災祥,一一並申送史館。」

前代史》

1
晉天福六年二月敕:「有唐遠自高祖,下暨明宗,紀傳未分,書誌咸闕。今耳目相接,尚可詢求,若歲月寖深,何由尋訪?宜令戶部侍郎張昭、起居郎賈緯、祕書少監趙熙、吏部郎中鄭受益、左司員外郎李為先等修撰唐史。仍令宰臣趙瑩監修。」其年四月,監修國史趙瑩奏:「奉敕同撰唐史起居郎賈緯丁憂,請以刑部侍郎呂琦、侍御史尹拙同修。」從之。尋改呂琦為戶部侍郎、尹拙為戶部員外郎,令與張昭等修唐史。其年四月,監修國史趙瑩奏:
2
自李朝喪亂,迨五十年,四海沸騰,兩都淪覆,今之書府,百無二三。臣等虔奉綸言,俾令撰述,褒貶或從于新意,纂修須按于舊章。既闕簡編,先虞漏畧。今據史館所闕唐書實録,請下敕命購求。
3
況咸通中宰臣韋保衡與蔣伸、皇甫燠撰武宗、宣宗兩朝實録,又光化初,宰臣裴贄撰僖宗、懿宗兩朝實録,皆遇國朝多事,或值鑾輿播越,雖聞撰述,未見流傳。其韋保衡、裴贄合有子孫,見居職任,或門生故吏,會託纂修,聞此撰論,諒多欣愜。請下三京諸道及中外臣寮,凡有將此數朝實録詣闕進納,請量其文武才能,不拘資地,除授一官。如卷帙不足,據數進納,亦請不次奬酬,以勸來者。
4
自會昌至天祐,垂六十年,其初李德裕平上黨,著武宗伐叛之書;其後康承訓定徐方,有武寧本末之傳,如此事類,記述頗多。請下中外臣寮及名儒宿學,有於此六十年內撰述得傳記,及中書、銀臺、史館日歷、制敕册書等,不限年月多少,並許詣闕進納。如年月稍多,記録詳備,請特行簡拔,不限資序。
5
臣與張昭等所撰唐史,祇敘本紀以綱帝業,列傳以述功臣,十志以書刑政。本紀以綱帝業者:本紀之法,始於春秋,以事繫日,以日繫月,以月繫時,以時繫年,刑政無遺,綱條必舉,須憑長歷,以編甲子,請下司天臺,自唐高祖武德元年戊寅,至天祐元年甲子,為轉年長歷一道,以憑編述本紀。
6
列傳以述功臣者:古者衣冠之家,書於圖籍,中正清議,以定品流,故有家史家傳、族譜族圖。江左百家,軒裳綴軌;山東四姓,簪組盈朝。隋、唐以來,勲書王府,故士族子弟,多自紀世功,貴載簡編,以光祖考。請下文武兩班及藩侯郡牧,各敘兩代官婚名諱、行業功勲狀一本。如有家譜家牒,亦仰送官,以憑纂序列傳。」
7
十志以書刑政者:五禮之書,代有沿革,至開元刊定,方始備儀,洎寶應以來,典章漸缺。其謁款郊廟,册拜王公,攝事相儀之文,車輅服章之數,請下太常禮院,自天寶以後,至明宗朝以來,五禮儀注,朝廷行事,或異舊章,出處增損,節文一一備録,以憑撰述禮志。
8
四縣之樂,不異前文,八佾之容,或殊往代。隋、唐以來,樂無夷夏,乃有文舞、武舞之制,立部、坐部之名。天寶之初,雲韶大備,天寶之後,音律漸衰,郊廟殿庭,舊章斯缺。及咸秦蕩覆,鍾石淪亡,龍紀反正之年,有司特鑄懸樂,旋宮之義,徒有其文。請下太常寺,其四懸二舞,增損始自何朝,及諸廟樂章舞名,開元十部興廢本末,一一按録,以憑撰集樂志。
9
刑名之制,代有輕重,隋、唐以來,疏為律令,累朝繼有制敕,相次增益,舊條格律之文,未能畫一。請下大理寺,自著律令以來,後敕入格條者,及會昌以來,所斷疑獄,一一關報,以憑撰述刑法志。
10
律歷五行,天文災異,史書實録,前代具書。自唐季亂離,簡編淪落,太史所奏,不載册書。請下司天臺,自會昌以來,天文變異,五行休咎,歷法更改,更據朝代年月,一一條録,以憑撰集天文、律歷、五行等志。
11
唐初定官品令,三公、三師為第一品,尚書令、僕射為第二品,兩省、御史、臺、寺、監長官,六尚書為第三品。自定令以後,官品繼升,比諸令文,前後同異。又有兼、攝、撿校之例,資授、册拜之文,軍容或盛於朝儀,使務漸侵於省局,以此官無定令,位以賞功,臺府之權,隨時輕重,求諸官志,前代無聞。請下御史臺,自定令以後,文武兩班品秩升降,及府名使額,寺署廢置,官名更改,一一具析,以憑撰述職官志。
12
唐初守邊則有都督、總管之號,開元命將,則有節度、按察之名,故四塞之內,刺史多沒于戎夷;九牧之中,乘寵遂邀於旄鉞。山河異制,名額實繁。請下兵部職方,自開元以來,山河地里、使名軍額、州縣之廢置,一一條列,以憑撰述郡國志。
13
唐初以降,迄于開元,圖書大備,歷朝纂述,卷帙實繁,若不統而論之,何彰文雅之盛。請下秘書省,自唐以來,古今典籍,經史子集,元撰人名氏,四部大數報館,以憑撰述經籍志。
14
右所陳條例如前,請下所司。
15
從之。其月,起居郎賈緯奏曰:「伏以唐高祖至代宗已有紀傳,德宗亦存實録,武宗至濟陰廢帝凡六代,惟有武宗實録一卷,餘皆缺畧。臣今捜訪遺文及耆舊傳說,編成六十五卷,目為唐朝補遺録,以備將來史官條述。」至開運二年六月,史館上新修前朝李氏書,紀、志、列傳共二百二十卷,並目録一卷,都計二十帙。賜監修宰臣劉昫、修史官張昭遠、直館王伸等繒綵銀器各有差。

修國史》

1
後唐天成三年十二月,史館奏:「據左補闕張昭狀:『嘗讀國書,伏見懿祖昭烈皇帝自元和之初,獻祖文皇帝於太和之際,立功王室,陳力國朝。太祖武皇自咸通後來,勤王戮力,翦平多難,頻立大功,三換節旄,再安京國。莊宗皇帝親平大憝,奄有中原。儻闕編修,遂成湮墜。伏請與當館修撰,參序條綱,撰太祖、莊宗實録者。』伏見前代史館,歸于著作,國初分撰五代史,方委大臣監修。自大歷後來,始奏兩員修撰,當時選任,皆取良能,一代之書,便成於手。其後源流失緒,波蕩不還,冒當修撰之名,曷揚褒貶之職。及乎編修大典,即云別訪通才,況當館職在編修,合令撰述。」敕:「宜依。」
2
四年七月,監修國史趙鳳奏:「當館奉敕修懿祖、獻祖、太祖、莊宗四帝實録,自今年六月一日起手,旋具進呈。伏以凡關纂述,務合品題,承乾御宇之君,行事方云實録;追尊册號之帝,約文祇可紀年。所修前件史書,今欲自莊宗一朝,名為實録,其太祖以上,並目為紀年錄。」從之。其年十一月,史館上新修懿祖、太祖紀年録共二十卷,莊宗實録三十卷。監修宰臣趙鳳、修撰張昭遠呂咸休各賜繒綵銀器等。
3
應順元年閏正月,平章事監修國史李愚與修撰判館事張昭遠等,進新修唐功臣列傳三十卷。
4
清泰三年二月,門下侍郎、平章事、監修國史姚顗上明宗實録三十卷。同修撰官中書舍人張昭遠李祥、直館左拾遺吳承範、右拾遺楊昭儉等,各頒賫有差。
5
漢乾祐二年二月敕:「左諫議大夫、史館修撰賈緯,左拾遺、直史館王伸,宜令同修高祖實録,仍令宰臣蘇逢吉監修。」至其年十月,修成實録二十卷,上之。其年十二月敕:「宜令監修國史蘇逢吉與史館修撰賈緯,并竇儼、王伸等,修晉朝實録呈進。」從宰臣竇正固奏請也。
6
周廣順元年七月,史館新修晉高祖實録三十卷,少帝實録二十卷,上之。
7
顯德三年十二月敕:「太祖實録並梁均帝、唐清泰二主實録,宜差兵部尚書張昭修,其同修修撰官,委張昭定名奏請。」至四年正月,兵部尚書張昭奏:「奉敕編修太祖實録及梁、唐二末主實録,今請國子祭酒尹拙、太子詹事劉溫叟同編修。伏緣漢隱帝君臨太祖之前,其歷試之績,並在漢隱帝朝內,請先修隱帝實録。又梁末主之上有郢王友珪,篡弑居位,未有紀録,請依宋書劉劭例,書為『元兇友珪』,其末帝請依古義,書曰後梁實録。又唐末主之前,有應順帝,在位四月出奔,亦未編紀,請書為前廢帝,清泰主為後廢帝,其書並為實録。」從之。
8
五年六月,兵部尚書張昭遠等修太祖實録三十卷成,上之。

修史官》

1
後唐長興四年正月十一日,史館奏:「當館承前修史事,例應合編録文書,分配在館修撰直館官員,逐人紀述。內修撰一員,充判館事,自除修撰外,應館中著述及諸色公事,都專主掌。監修宰臣通判。前修撰、直館等,其間勤恪者著述不閒,怠惰者自因循度日,祇藉館中敭歷,以資身事進趨,或別除官,或因出使,便將自己分合撰史籍,送付後人,後人效尤,依前懈墮,積疊不了公事,為弊滋多。須設規程,庶無曠敗。謹具起請如左:
2
自判館修撰以下,見充職任及此後充館,請以二周年為限。據在職館中文書繁簡,逐季分配纂修,如月未滿,公事未闕,即當館給與公憑,仍旋申中書門下,請別商量。其職限內,遇本官本省署有遞遷,請不妨其序進,即請令依前充職,終其月限,並請不許未終職限,特更除官。如職限滿,有公事未了,不計歲月,請不別與除官及差使,並與遞遷本官。其曠職甚者,仍請量事殿罰。如據所分配文書修撰外,別能採訪得無後功臣事實,及諸色合編集事,著撰得史傳,堪入國史者,請量其課績,別加酬奬。如當館於職限滿官員中,藉令充職者,則旋具聞奏,乞就加陞陟。應此日已前曾充館職,配過文書,除丁憂官員則請與均分代修撰。其未了別除官者,所欠文書,不計多少,並與令本官修撰,速須了畢。其今日已前曠墮之過,特乞矜容。起今後若更將已前未了公事,遷延不速修撰了者,則别具奏聞,仰候聖裁。」右奉敕:「宜依,仍付所司。」其年七月,以著作佐郎尹拙為左拾遺直史館,王慎徽為右拾遺直史館。從監修宰臣李愚奏也。故事,以本官直館者皆為畿縣尉,今諫官直館,自拙等始也。

史館襍録》

1
後唐同光二年四月,史館司四庫書,自廣明年後散失,伏乞許人進納,仍中書門下降敕條件。敕:「進書官納到四百卷已下,皆成部帙,不是重疊,及紙墨書寫精細,已在選門未合格人,每一百卷與減一選;無選減者,注官日優與處分。無官者,納書及三百卷,特授試銜。」
2
天成二年八月,起居郎趙熙奏:「今後凡公事及詔書奏對,應不到中書者,伏乞委內臣一人,旋具抄録,月終關送史館。」敕:「宜令樞密院學士月終録送。」
3
長興二年三月二十八日,史館奏:「當館應諸處及諸關送到合編録公事外,伏准舊例,國朝有時政記並起居注,並合送館,以備纂修。近代以來,缺行此事,祇以每遇入閤,兼內殿起居,朝臣待制,轉對公事,逐人抄送當館。如是顯有頒行,逐司關報到者,旋逐件於日歷一一收竪。其有直下所司,並不行之事,當館無由得知,若祇憑本官供到所奏狀本,,未免簡編不備,本末難窮者。前件待制轉對公事等,除顯有頒行關送到館外,應有直下所司,及不行、未行之事,伏乞宣付當館,旋依次第編録。其時政記、起居注並內庭逐日合書日歷,亦乞相次施行。」奉敕:「朝臣起居,入閤奏對公事,奏覆後宣付史館,宜依。其時政記、起居注,候別敕處分。」
4
其年十一月四日,史館奏:「當館昨為大中以來,迄于天祐,四朝實録,尚未纂修,尋具奏聞,謹行購募。敕命雖頒於數月,圖書未貢於一編。蓋以北土州城,久罹兵火,遂成滅絶,難可訪求。竊恐歲月漸深,耳目不接,長為闕典,過在攸司。伏念江表列藩,湖南奧壤,至於閩、越,方屬勲賢,戈鋋自擾於中原,屏翰悉全於外府,固多奇士,富有羣書。其兩浙、福建、湖廣,伏乞特降詔旨,委各於本道採訪宣宗、懿宗、僖宗、昭宗以上四朝野史,及逐朝日歷、除目、銀臺事宜、內外制詞、百司沿革簿籍,不限卷數,據有者抄録進上。若民間收得,或隱士撰成,即令各列姓名,請議爵賞。」從之。
5
四年正月十一日,史館奏:「當館先奉敕修撰功臣列傳,元奏數九十二人,館司分配見在館官員修撰。其間亦有不是中興以來功臣,但據姓名,便且分配修撰。將求允當,須在品量。其間若實是功臣,中興社稷者,須校其功勲大小,德業輕重,次第纂修,排列先後。今請應不是中興以來功臣,汎將行狀送館者,若其間事有與正史實録列傳內事相連絡者,則請令附在紀傳內,簡畧書出。其無功于國,無德于人,但述履行身名,或録小才末技,儻無可以垂訓者,並請不在編修之限。伏自有史傳以來,歷代咸有著述,皆存定制,不可更張。如前漢止述蕭、曹、絳、灌之流,後漢但書寇、鄧、耿、賈之列,並同翼戴,咸共匡扶,爵號功臣,先為列傳。其餘宗室、外戚、文苑、儒林、游俠、逸人、循吏、酷吏之屬,名目甚衆,各有篇題,並隨具次第撰述。其大惡大善之人,有善若周、孔、夷、齊,惡若敦、玄、莽、卓,亦各特為著撰,不附傳紀編修。或為世家,或為列傳,蓋欲取監前代,垂則後人,不可雷同,請令區別。其功臣未納到行狀者,館司見更催促,候到即更分配修撰。大凡行狀,皆是門人故吏敘述,多有虛飾文華,今請此後所納行狀,並須直書功業,不得虛文飾詞。其已納到行狀合著撰者,仍請委修撰官畧其浮詞,採其實事。」從之。
6
應順元年正月敕:「今後三館所闕書,並訪本添寫,其進書官權宜停罷。」
7
晉天福四年十一月,史館奏:「按唐長壽二年,右丞姚璹奏,帝王謨訓,不可闕文,其仗下所言軍國政事,令宰臣一人撰録,號時政紀;至唐明宗朝,又委端明殿學士撰録,逐季送付史館,伏乞遵行者。宜令宰臣一員撰述。」
8
周顯德元年十月,監修宰臣李穀奏:「今之左右起居郎,即古之左右史也。唐文宗朝,命其官執筆立於殿堦螭頭之下,以紀政事。後則明宗朝,命端明殿及樞密院直學士,皆輪修日歷,旋送史館,以備纂修。降及近朝,此事皆廢。今後欲望以諮詢之事,裁制之規,別命近臣旋具抄録,每當修撰日歷,即奉封送史臣。」從之。因命樞密院直學士,起今後于樞密使處,逐月抄録事件,送付史館。
9
二年十二月詔曰:「史館所少書籍,宜令本館諸處求訪補填。如有收藏書籍之家,並許進納。其進書人據部帙多少等第,各與恩澤;如卷帙少者,量給資帛。如館內已有之書,不在進納之限。仍委中書門下于朝官中選差三十人,據見在書各求真本校勘,刊正舛誤,仍於逐卷後署校勘官姓名,宜令館司逐月具功課,申中書門下。」

弘文館》

1
後唐同光三年七月,弘文館奏:「請依六典故事,改弘文館為崇文館。」敕:「崇文館比與弘文館並置,今請改稱,頗協舊典。」從之。時樞密院郭崇韜父名弘,豆盧革希意奏改之,故有「弘文並置」之言。

集賢院》

1
唐應順元年閏正月,集賢院奏:「准敕書創修凌烟閣,又奉正月二十二日詔,問閣高下等級。謹按凌烟閣,都長安時,元在西內三清殿側,畫像皆北向,閣有中隔,隔內面北寫『功高宰輔』,南面寫『功高諸侯王』,隔外面次第圖畫功臣題贊。自西京傾陷,四十餘年,舊日主掌官吏及畫像工人淪喪,集賢院元管寫真官、畫真官人數不少,自遷都洛京,並皆省廢。今將起閣,特請先定佐命功臣人數,下翰林院,預令寫真本,及下將作八作,與畫工相度間架修盖。緣院內有寫真官沈居隱、畫真官王武瓊二人身死,即日無人應用。伏候敕旨。」敕:「集賢御書院復置寫真官、畫真官各一員,餘依所奏。」
URN: ctp:ws707089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