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三十九回 射飞鸦太子受辱 买雨具得遇东宫

《第三十九回 射飞鸦太子受辱 买雨具得遇东宫》[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当下陈进笑道:「襟兄可知,愚蠢不须夸祖德,英雄莫论出身低。他今日身虽贫困,在此服役,焉知后日发迹,不如弟与兄之今日乎?」马迪哈哈大笑。及至席终,这胡家与东门相近,众亲友乘兴步出东郊玩景。马迪自夸箭称神射,百发百中,众亲友请试射一回观看。马迪取弓箭在手,道:「看我射那第三株柳树。」及开弓射去,果中第三株柳树,众亲友齐声喝彩,马迪扬扬得意。闪过进兴道:「姑爷射这柳树,乃是死的。我能射空中老鸦颈上,落下来与众位大爷发一笑何如?」胡发道:「狗才,你敢与姑爷比射么?全没规矩!」陈进道:「何妨,逢场作戏,论甚规矩!」就取弓箭付与进兴。进兴接搭弓箭,「嗖」的一声,正中老鸦,穿颈而落。陈进喜极道:「手段真真高强!」众亲友一齐喝彩道:「进兴手段高于姑爷。」马迪满面羞惭,胡发怒视进兴。
2 一齐回家,马迪忿怒,作别而去,众客一齐散去。胡发大怒,喝骂进兴:「好大胆奴才,你与姑爷比箭,叫他生气而去!」取过板子便打,英娇也骂。胡发举起板子,尽力乱打,打得皮开肉绽。鸾娇闻知,慌忙出来,扯住胡发道:「母舅,这比箭之事,我听得说,都是我家的废物惹起来的祸根,看我薄面,饶恕了他罢。」胡发喝声:「奴才,若不是陈家姑娘分上,定打死你这奴才!」可怜把个进兴打的一时爬不起来,叫人拖往柴房,丢在铺上,遍身疼痛,身都翻转不来。文氏与凤娇闻此知事,悄悄来到柴房,纷纷泪下,叫声:「贤婿,打是你这般狼狈,如何是好?我暗地取些粗饭在此,你好歹吃些,将养将养罢。」进兴道:「岳母,这也是我命定该受此苦。把饭放在此,且放心请回。我虽打坏,却不至伤命,不久就有出头日子。」文氏放下饭,悄悄回去。
3 次日,鸾娇悄地来看文氏、凤娇,叫声:「大舅母,凤妹,我听得绣娘说,比合朱砂记,妹妹许了进兴,如今被二母舅打坏了,睡在柴房。须用心看待他,将养好了,早些离此地,在此毒狠人家做么?」文氏、凤娇含泪点头。自此文氏不时常到柴房来看看进兴,进兴在柴房睡了半月有馀,也全亏文氏与绣娘,私下与他将养好了棒疮,依然在店中料理不提。
4 且说曹彪奉马周之命,带了几个军士,四下寻访太子下落,寻到通州,忽然下雨,要买雨具,打从胡家门首经过,看见太子,惊喜交集。太子见是曹彪,丢个眼色,曹彪会意,闪在僻静处等候。进兴假作出恭,来至无人之处,曹彪跪下,口称:「千岁,臣奉马爷将令,迎请圣驾。马爷现屯兵翠云山,专候驾到,即举大事。请千岁即行。」太子扶起曹彪道:「我在胡家,已有七月。难得胡大姆相待,又将女儿许孤为妻,受他许多恩惠,岂可不别而行?你们且退,待至晚间,可到后门等我。」曹彪道:「千岁,须要谨慎,不可泄漏风声。」太子点头,依旧回店。
5 到了晚上,店中内外人都睡了,太子来至厨下,恰好绣娘也来,太子上前,泪如雨下道:「岳母,我叔父差人来接我,我令他晚间等候同去,顷刻就要离别了。」文氏闻言,悲喜交集,凤娇看见丈夫纷纷泪下。文氏道:「贤婿,你令叔是谁?」太子道:「我叔父现在边庭为官,故此差人前来接我,同到边庭,图一出身。若得身荣,即差人来迎接岳母小姐,同享荣华,不必悲伤,安心等待。」不知文氏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7173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