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四章柳丝悲寄长歌 石生情感二妓

《第四章柳丝悲寄长歌 石生情感二妓》[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出园,松涛令小奚先回,三子带馀醺复入论痴院。二女引入一小阁内。生见碧槛红窗,绣帘罗幌,正中太湖石春台,两旁湘妃竹交椅,上面挂一幅吴绫裱的米家山水,左右衬一幅金花笺蕉叶对联,书云:
2
直把春偿酒,都将命乞花。
3
生顾云曰:「这是你的字?」云曰:「呈丑,呈丑。」又见香几上画屏闲整,铜炉内煮一缕青螺甲,胆瓶中浸一枝剪春罗,旁有一座花梨架。内列楸枰、册页、管弦、檀板诸物。生就坐。鸨儿出云:「从早直玩到这时候才来,相公们是那里遇见他姊妹?」松曰:「他们会躲,我们也会寻,怕遇他不著?早上便宜了你家一餐早饭,如今来补数了。」鸨儿指生问云:「这位相公贵姓?从没有来过。」梅曰:「是石相公。」鸨儿想一想云:「莫不是山老爷的亲么?石相公贵客光顾,不曾备得什么东西相待,怎好?」云曰:「另的一点不要,口乾了,快些取茶来!鸨儿连声说:「有,有,我去叫妮子们送来。」不一时,出茶啜毕,梅、柳高燃红烛,复令小鬟行酒。
4
松曰:「今日想有个酒鬼寻替身了。」柳曰:「酒鬼若寻著你,渴虹还想出世?」松曰:「如此花浓酒酾,那得不死!」云影将瓶花移近梅萼曰:「眼前一三字联,谁能解?谁能对?」松曰:「可是『花对花』么?」云曰:「然。」生曰:「我们今日岂不是『酒寻酒』?」众皆服其敏捷。生向二女云:「日间赏名花,对倾国,未及一聆清音。且喜红烛迎人,管弦在侧,二卿何吝阳春一曲,以尽赏心!」松曰:「莲峰识趣,倒像惯走陈留。一善四弦,一工横笛,请各奏所长。」柳曰:「恐巴歌污耳,贻笑知音。」梅曰:「石相公见爱,便丑也不敢不陈。」于是,梅横玉笛,柳抱檀槽以歌曰:
5
天丝一缕枝头袅,百舌撩人啼不了。
6
遣愁尽道莫愁家,谁识莫愁愁更悄。
7
琵琶切切笛凄清,不奏繁声与慢声。
8
几阕新裁幽恨曲,欲诉还悲调不成。
9
双鬟家在春风里,翠眉玉靥羞红紫。
10
犹忆当年发軃肩,名园妒杀闲桃李。
11
十三呵粉试新妆,十四穿针绣凤凰。
12
曾经捉句敲风月,曾经抱瑟辨宫商。
13
敛鬓梳鬟年十六,娇憨犹绕爷娘足。
14
学解连环笑脸生,深闺谁惯双蛾蹙。
15
一朝零落碾香尘,一朝飘泊逐春萍。
16
红楼无限伤心事,青眼谁为盻睐人?
17
章台姊妹多夭冶,争持红豆抛鸳瓦。
18
妾独含悲对夕阳,无言悄立帘栊下。
19
有时对镜倍伤神,退尽铅华影自亲。
20
我昔多情怜小小,人谁有意叫真真。
21
有时夜听参差品,冷月寒烟不成寝。
22
销尽屏前兰麝香,羞看帐里珊瑚枕。
23
有时拂拭枯桐枝,欲弹不弹意迟迟。
24
高山流水宛然在,赏音何处觅锺期?
25
百忧千虑心如捣,怨雨愁云天亦老。
26
白圭忍使青蝇玷,隋珠暗掷蜣螂抱。
27
奈何奈何天实为,鹤可煮兮琴可炊。
28
君不见王嫱与蔡琰,黄尘千里嫁胡儿。
29
寄将十八拍中泪,洒遍青青冢上蓷。
30
又不见梓泽梁、天宝杨,双双佳丽夺齐姜。
31
马嵬夜半胭脂血,还与楼前色共殷。
32
红颜命薄方难就,秋叶春冰尔何厚。
33
妾今谱作短歌行,能令泪湿英雄袖。
34
当筵且莫歌呜呜,移宫换商来欢呼。
35
金刀催动檀木奴,愁城百雉醉后屠。
36
杯深莫虑春宵促,犹喜相逢鬓皆绿。
37
歌声怨乱,满座唏嘘。石生合著眼如痴如醉,昏昏不语。云曰:「要快活,听你歌儿朝著我们诉苦,你看一个活泼泼的被你弄得不动弹了!」松推生云:「莲峰不要装假死!」生复与二子大呼索战,梅、柳殷勤陪劝。觥筹交错,直饮至夜分,松、云欲别,生已沉沉醉倒。二子遂留生而去。
38
松语柳曰:「今日他中酒了,你莫要不辞小官。」柳推松出阁云:「还你个坐怀不乱。」
39
二子既出,柳丝向生耳畔低叫云:「三相公!三相公!」石生不闻。二女将生扶入罗帏,覆以锦被。石生鼾鼾睡去。梅曰:「这生温润如玉,深可人意。」柳曰:「不但人物风流,更是才华出众。」梅曰:「世间女子若嫁得这样儿郎,也不枉一生。」柳曰:「日后若得托身如彼,情愿和你共事一人。」梅曰:「且莫要作此痴想!」柳曰:「今晚不要闲过他,你陪他罢!」梅曰:「他醉了,小伙子也未必惯经。」柳曰:「总是夜长难睡,且和你下局棋儿,等他醒来,将旧时笔作请政请政,与他话个通宵如何?」梅曰:「正有此意。」遂取棋枰对弈。
40
局犹未终,忽闻帐中喘嗽。二女悄至牀前,轻轻钩起帐子。石生蒙胧内闻得麝香扑鼻,惊开倦眼,方知睡在梅、柳牀上。见二女在旁,即问松、云二子,柳曰:「去多时了。」石生起坐帐中,梅曰:「好睡也。」生曰:「好醉也。」柳曰:「待我去取茶来。」遂抽身出外。
41
梅萼坐在身旁,持生手曰:「三相公今年贵庚?」生曰:「十八了。」梅曰:「原来还是我大一年。」生曰:「柳姊十几了?」梅曰:「他与三相公同年。」又问:「曾有大娘么?」石生摇摇头。梅曰:「每常在家晚上谁做伴儿?」生曰:「自己在书房里睡。」一面说著,打个哈欠,抬起手伸伸腰。梅萼轻舒玉臂,趁势抱住石生,低语云:「怎的这样倦?陪你再躺躺罢。」石生神性飞越,止不住目乱心迷,将口捂住香腮轻问:「柳家姊不进来么?」梅曰:「他不来。」
42
石生痴迷半晌,忽想松、云与二女既是旧识,平时必为所溺,遂捺定春心,低头良久不语。梅又低问云:「你心儿里怎样?」生曰:「今晚醉极了,蒙贤姊姊错爱,愿以异日。」梅抚生背云:「你敢是要走?起来身上冷了,我走开去,让你盖著被再睡睡。」生曰:「不冷,也不要睡了,口渴得很。」
43
梅见石生无意,站起身,轻喘一声。柳丝持茶入房,生接饮云:「茶冷了。」柳云:「比三相公的心是热些。」生曰:「子不知方寸如灼,正要借他一浇。」
44
饮完,柳丝接杯向生笑云:「这论痴院又不招贤良方正,为何来的都是道学先生?」生曰:「我不忍以烟花视卿,卿何甘以狂且待我?」梅曰:「青楼薄命,何幸垂怜!」生曰:「适听长歌,哀音悱恻,如清夜猿啼,雨中残角,能使有情者一齐下泪。」二女曰:「不嫌污目,残稿正欲求教。」生曰:「珠玉在前,恐无目者不能赏。」梅曰:「日间已曾窥豹一斑。」生曰:「那不过醉后狂书,」柳曰:「妙处正在此!」
45
遂收拾残棋,各出己作。石生下牀来细细评赏,多半是萦愁惹恨,触景伤心之句。生慨然曰:「丽情藻思,均不愧女中博士!何过抛堕风尘,使这一派杜鹃声都向笔尖啼出?」梅、柳长吁无语。生曰:「二姊以道韫之才,兼寿阳貌,张郎相得益彰,浩然寻之不得。陶彭泽尚窃芳名,林处士犹珍素质。晓风残月,何处不宜?茅舍竹篱,何方不可?奈何移向这章台翠馆中,忍教惊风骤雨剥落摧残?」二女曰:「自流落以来,脸儿上卖笑,心儿里含悲。只思跳出火坑,寻个清凉地面。想是孽债未完,没一人来引手。」
46
生问其家,柳曰:「妾家渭城。」梅曰:「妾家瘐岭。」复询其入楼之自,二女曰:「昔日根由每一念及,寸心如割,非不可言,实不忍道。」生曰:「自古花街姊妹只图眼下芳年丽色,车填马砌,名压平康。待香销黛减,欲寻个好好收场,百不得一。二姊具此慧心,胡甘自弃?若不趁此时早寻究竟,一旦尘侵歌扇,云散舞衣,人只爱你柳摇金缕梅如玉,谁可怜你梅子酸心柳皱眉!就如我们今日往园中玩赏,也不过慕他艳丽,若到得莺老花残,鸟啼春去,则园扉可阖矣。还有人提壶契榼,向空枝饮酒赋诗么?」
47
二女凄然泪落,曰:「娓娓名言,奚啻晨钟三撞?我姊妹从今以后誓不复作楼中人了。」生曰:「且慢,且慢!须知痼疾非盏药可除。」梅曰:「得遇神砭,宁不立起?」生曰:「譬如匣中镜被尘封垢渍,虽不怕到头来没有磨不出的光,却没有一举手便推得净的垢。」柳曰:「不是这样说。譬如天心月被雾掩云遮,只愁没一阵吹将来的风,那怕有一时扫不开的障。」生曰:「言虽妙,未必由衷。」二女曰:「我二人久怀此志,实非伪言。只是这铁网重重,不能得脱。」
48
生沉吟良久,曰:「你二人果能自惜其身,我当代为画策。」梅、柳闻言,双双跪向生前曰:「三相公,你若不辞援手,我姊妹死且不朽。」生扶二女起云:「只要你们把定此心,我断不悔今夜之语。」二女甚喜。梅曰:「数载尘埋,今日也有见天时节。」柳曰:「向来只慕才名,以未获一见为怅,不意初觐芝眉,即被大德!」生曰:「相彼投兔,尚欲先之,矧目击丽人沦没,何忍漠视?只怪二友平时并不提起,今日却恨相见之晚!」
49
三人话正缠绵,早是晓鸡乱唱。生携二女出步中庭,见花露阴阴,参横月落。梅曰:「每夜只恨更长,今晚偏觉其短。」生曰:「好处留人月易斜。」抚梅肩云:「只是神女有情,楚襄无梦,能不为贤卿窃笑!」二女曰:「君之情可称高出一世,自今以后,还望时来扳话。」生云:「既蒙雅爱,愿接清谈。」天将晓,生即辞去。
URN: ctp:ws72165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3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