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卷三十

《卷三十》[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钦定四库全书
2
黄氏日抄卷三十     宋 黄震 撰读周礼
3
孟子生于周末周室班爵禄之制已不可得而闻刘歆生于汉末乃反得今所谓周礼六官之书故后世疑信相半如张横渠则最尊敬之如胡五峰则最摈抑之至晦庵朱先生折衷其说则意周公曾立下规模而未及用近世赵汝腾按惟王建国以为民极数语意周公作洛后所为然亦不可考矣惟程氏谓有闗雎麟趾之意然后可以行周官之法度此为于其本而言之学者明乎此则不必泥其纷纷者然窃意周官法度在尚书周官一篇而未必在此书六典尔今以先儒考订聊笔其一二云
4
设官之多
5
陈及之云或谓乡遂设官最冗六乡之民不过七万五千家今设官至万八千九百三十人为大夫者百八十人六遂之民亦不过七万五千家而设官乃三千九百九十八人为大夫者四十人乡遂共十五万家官吏乃至二万三千人十五万家之所入能几何而足以养二万三千官吏愚按吕氏緫计地官公卿大夫士通用三十万夫府史胥徒又不预焉则又不止陈氏所计二万三千之数而已使此书果出于周尚不过尚书周官一篇之䟽况又说之不通如此官之交互
6
陈君举曰如大史内史掌六典八灋八则八柄之贰宜属天官乃属春官大小行人司仪掌客宜属春官乃属秋官宰夫掌臣民之复逆矣则大仆小臣御仆之掌复逆宜属天官乃属夏官宰夫掌治朝之位矣则司士正朝仪之位宜属天官乃属夏官地官掌邦畿之事凡造都邑建社稷设封疆既悉掌之矣而掌固司险掌疆候人又见于夏官天官掌财赋之事自天府至掌皮既悉领之矣而泉廪人仓人又见于地官自膳夫至腊人不过充君之庖者悉领于天官至外朝百官之廪禄府史胥徒之稍食畨上宿卫之给乃见于地官自内司服至屦人凡王宫服饰之用悉领于天官而司服司常典瑞巾车之属乃见春官此其分职皆有不可晓者愚按书作于周而定于孔子大如三宅三俊书所载也周官无之小如三亳阪尹书所载也周官无之而此乃至于交互重复何哉天官冡宰
7
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设官分职以为民极此祖商邑翼翼四方之极之义而说者以为主周公作洛邑而发周礼一书关渉义理者在民极一句故每官必以此为篇首
8
乃立天官冡宰使帅其属而掌邦治以佐王均邦国此本书冡宰掌邦治统百官均四海之说治官之属
9
此句緫下六十官今并太宰小宰凢六十三官太宰掌六典一治典二教典三礼典四政典五刑典六事典
10
愚按书六卿分职此以太宰掌六典六典即六卿之职虽曰冡宰无所不统此下自分六官然与书不同小宰掌宫中之刑凡太宰之职皆掌其事宰夫掌治朝之法
11
宫正掌王宫之戒令纠禁
12
宫伯掌王宫之士庶子凡在版者
13
士谓适子庶子谓支庶在版谓子弟名籍膳夫掌王之食饮膳羞 庖人掌共六畜兽禽 内饔掌割烹 外饔掌祭祀之割烹 烹人掌共鼎●愚按膳夫以下五官凡五百三十一人均为饮食设亦岂无可并省者耶
14
甸师掌耕藉田
15
愚按藉者借民之力也今官与其徒凡三百三十有五人岂千亩之田王自置人耕之耶似当考也兽人掌罟田兽
16
愚按此以共膳也然古者自有田狩共君之庖人掌取鱼
17
愚按此官除士府史胥之外其徒三百人今世取鱼于市不养一人亦足供膳
18
鳖人
19
虽不设官亦可
20
腊人
21
庖人一小事耳
22
医师 食医 疾医 疡医 兽医
23
此通古今决不可废者古人世其官则精矣酒正 酒人 浆人
24
此亦古今不可阙者今世有酒而已浆以水为主以米汁将之所以止渴稍厚则为醴甜酒也又醲则为酒辛辣矣
25
凌人掌氷
26
笾人
27
奄与奚掌之
28
醢人 醯人 盐人
29
皆奄与女奚
30
幂人掌巾幂
31
宫人掌寝
32
皆女也
33
掌舎掌出入 幕人掌幕帟 掌次掌王次皆侍御之细事
34
太府 王府 内府 外府
35
皆掌守藏财赋太府緫收王府掌玉内府掌良货外府掌帛布
36
司㑹 司书 职内 职嵗
37
皆掌㑹财赋职岁者歳杪计其数也世称六典之书大半理财然尚书周官一书不及此也职币掌用币 司裘掌共裘 掌皮掌敛皮革 内宰掌隂礼而首均其稍食分其人民以居之内小臣掌王后服位
38
阍人 寺人 内竖
39
皆奄官竖则未冠者之名
40
九嫔 世妇 女御 女祝 女史
41
皆妇人为之
42
典妇功 典丝 典枲
43
外官为之
44
内司服 缝人
45
皆妇人为之
46
五峰疑官吏与妃嫔杂处
47
染人 追师 屦人 夏采
48
皆男子为之夏采者夏翟羽色与染人固异官然皆𤨏𤨏甚矣
49
陈君举曰冡宰一职惟宰制天子左右之人一则环卫之人二则供奉饮膳酒浆之人三则出纳财贿之人四则宫中使令之人又曰自玉府内府而下今皆入内藏库自宫人掌舎而下今皆入修内司自医师食医而下今皆入御药院自膳人庖人而下今皆属御前供奉官愚按本朝之制为简但权不属宰相宫府不一体耳
50
地官司徒
51
此本尚书周官司徒掌邦教敷五典扰兆民为义自大司徒而下凡七十八官
52
天地之所合也四时之所交也风雨之所㑹也隂阳之所和也然则百物阜安乃建王国焉
53
按此周礼中精语形容卜洛之美也然此书首言惟王建国以为民极乃立地官是卜洛而后设司徒之官岂先有司徒而后卜洛耶若以此为司徒之职掌则卜宅洛中无再卜再宅之事继此云诸公地方五百里则汉人之言异乎孟子俭于百里之说矣说者以为周官兼山川附庸而言则依附鲁颂形容之说而曲为之回护也百里指土地而言岂包山川之虚数附庸各自为国何闗诸公之封域耶小司徒掌建邦之教灋
54
乡师掌其所治乡之教而听其政 乡老 乡大夫各掌其乡之政教禁令 州长掌其州之教治政令之灋党正各掌其党之政令教治 族师掌其族之戒令政事 闾胥各掌其闾 比长掌其比之治乡一万二千五百家州二千五百家党五百家族百家闾二十五家比五家自乡至比次第聮络俱乡师乡大夫州长党正皆于五岁教民以法斯民若奔走四处恐力不及各教于州党则受教于乡者谁欤同教于乡则受教于州党者谁欤歳时人民杯酒奉亲一时和悦人情然也而奔走于有司不暇亦未知如何耳
55
封人掌设社壝士府史胥二十四人徒六十人按设社壝有时常养此衆何为
56
鼓人掌教金鼓 舞师掌教舞
57
牧人掌牧祭祀之牲 牛人掌养公牛 充人掌系祭祀之牲
58
窃意充人之职牧人可兼充可免四十八人之廪禄载师掌任土 闾师掌任民 县师掌地域田莱三职相类凡二百二人愚按禹尝任土作贡不过区画而止不闻常设官
59
遗人掌委积 均人掌力政
60
师氏掌以媺诏王与教国子 保氏掌谏王而教国子似今师儒之官而吏胥之外其徒共百八十人岂无烦冗之职欤
61
司谏正民之行 司救防民之非
62
不知如何廵察孔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调人掌平民之争
63
然则不剖其是非欤
64
媒氏掌万人之判
65
司市凡百七十四人
66
虽曰必立之乎多亦恐扰夫人世子过市有罚亦可疑夫人世子无游观市井之理若出而经从何罪罚之质人掌市货 㕓人掌市布 胥师 贾师 司虣 司稽 肆长 泉府 司门 司闗
67
通司市凡士一司无不为市而设得无烦苛否易惟曰日中为市交易而退
68
掌节守邦节而辨其用
69
遂人掌邦之野 遂师掌遂之政令 遂大夫各掌其遂之政令 县正鄙师鄼长里宰又各掌其政令又有邻长
70
何掌政令者之多不其烦欤
71
旅师掌野之粟
72
恐粟各有主野安得粟而旅师掌之
73
稍人掌合丘乗之政令
74
委人掌敛薪刍
75
土均掌平土地
76
草人掌土化之法
77
盖除草者恐民各自除之不待官
78
稻人掌稼下地
79
盖种稻者恐民各自为之亦不待官
80
土训掌诏地事 诵训掌道方志
81
山虞掌山林林衡掌林麓川衡掌川泽泽虞掌泽薮山者岂不可以兼林泽者岂不可以兼薮与迹人掌邦田之地政 卝人掌金玉锡石之地角人掌徴齿角 羽人掌徴羽翮 掌葛徴絺綌之材掌染草徴染草之物 掌炭徴炭灰之物 掌荼以时聚荼 掌蜃敛互物蜃物
82
凡皆琐屑甚矣似不必立之官
83
囿人掌囿 场人掌筑场
84
囿人掌囿可言也场人掌筑场恐亦农人自为之不待官
85
廪人凡三百八十四人 舎人掌用榖 仓人掌藏粟司禄 司稼掌廵邦野之稼
86
舎人仓人似可并于廪人若司稼之廵稼虽不必可也
87
舂人 饎人 槁人皆主食
88
槁者冗食之名
89
陈君举曰地官掌教难晓以属官考之自乡老至比长自遂人至邻长皆乡遂之官自封人至充人皆疆塲畜牧之官自载师至均人皆掌财赋征役之官自司市至泉府皆掌市井自司门至掌节皆掌门闗自旅师草人稻人虞衡以至掌染草炭荼蜃极于场人囿人无非山林川泽田畴之官几近六十官所谓教官者师氏保氏司谏调人司救鼓人不过六七而已其他则整顿田畴分擘郊里征敛财赋掌管山泽纪纲市井管钥门闗而已当时谓之教典何也王次㸃曰司徒所掌大抵田赋等事似与天官大宰九贡九赋大府以下等官相类黄氏曰地官卿一人中大夫五人下大夫十五人上士四十八人中士一百三十人下士二百八十八人王之门闗十二下士各二人则又四十八人府一百三十人史二百十九人贾八人胥二百二人徒二千四百五十六人又舞徒四十人奄十二人女舂抌二人女饎八人女槀十六人奚八十五人是皆著于数者也山虞林衡泽虞场人皆中下士又其府史胥徒又司市立胥徒贾师司虣司稽肆长皆不能计其数者也乡老皆公即三公乡大夫皆卿即六卿六卿三十州州长皆中大夫州五党党正皆下大夫党五族为七百五十族族师皆上士族四闾为三千闾闾胥皆中士闾五比为万五千比比长皆下士六遂大夫皆中大夫六遂之县视州鄙视党鄼视族里视闾其馀各下于六乡之一等六乡之馀民居四郊其官为四郊之吏稍不为邑县都不为都有吏主之皆不可以数计也吕氏曰緫计地官公卿大夫士通用三十万夫有竒府史胥徒不在数虞衡迹人等亦不在数据畿内之地似难容许多官畿内户口亦难供许多官愚谓尽畿内之人不为民而尽为官亦无此数春官宗伯
90
乃立春官宗伯使帅其属而掌邦礼以佐王和邦国此本尚书周官宗伯掌邦礼治神人和上下之说自宗伯至家宗人及凡以神仕者凡七十官大宗伯掌天神人鬼地示之礼 小宗伯掌神位名物肆师掌祀礼
91
肆言陈也
92
欎人掌祼器 鬯人掌酿秬
93
然此岂不可并之酒人耶
94
鸡人掌共鸡牲
95
亦岂不可并之牧人之末耶
96
司尊彜自下士至其徒凡三十人 司几筵凡十三人 天府掌祖庙之守藏 典瑞掌玉瑞玉器之藏 典命掌诸侯之五仪与诸臣五等之命
97
司服掌王吉㐫之服
98
然既曰祀昊天上帝又曰祀五帝亦如之五帝汉人之言恐周无之也夫帝一而已
99
典祀掌外祀之兆守凡五十四人
100
窃意偶有葺理募用民力可也常廪其徒恐虚费守祧掌庙祧
101
世妇每宫卿二人下大夫四人中士八人既曰世妇而以卿大夫士为之何也周礼六官每官不过一卿而世妇每宫乃卿二人何也天官既有世妇矣此春官又有世妇何也说者以春官者为外命妇然外命妇各于其夫之家而云每宫何也若内命妇二十七世妇每宫二卿是为五十四卿何卿之多也既命卿大夫士矣又有女府史奚凡二十人又若何而共事也皆未可晓
102
内宗凡内女之有爵者 外宗凡外女之有爵者是特泛言内外命妇何以宗言而指为官守亦合考冢人掌墓地凡死于兵者不入兆域
103
注云战败无勇而罚之然岂有无勇而战死者耶是死守封疆者皆罪人也岂义各有在欤墓大夫掌邦墓之地域凡二百三十六人冡人共百四十四人已繁矣似合并省以合圣人节用爱人之义官事不摄非俭之训也
104
职䘮掌诸侯之䘮
105
然治䘮已见天官宰夫之职恐此亦可省大司乐 乐师 大胥 小胥 大师 小师 瞽蒙眡了 典同 磬师 钟师 笙师 鏄师 韎师旄人 龠师 龠章 鞮鞻氏 典庸器 司干凡二十官皆掌乐虽曰各类其能岂不可緫为一官而各列其属以稍减其人耶
106
太卜 卜师 卜人 龟人 菙氏 占人 筮人凡七官皆掌卜筮实则卜筮列两官亦可矣占梦
107
似不必置官
108
眡祲
109
似宜属保章氏
110
大祝 小祝 䘮祝 甸祝 诅祝 司巫 男巫女巫
111
八官皆掌祝似可并省若诅祝则春秋以后之事恐非盛世所宜有
112
太史掌邦之六典 小史掌邦国之志然大宰亦掌建邦之六典矣外史亦掌四方之志矣且二史列于巫祝冯相氏之间亦不知何义冯相氏掌歳月辰日
113
冯音凭乗也凭髙而相视之
114
保章氏掌天星以志星辰日月之变
115
保安也章明也云保安时变章明天意内史 外史 御史
116
内史掌八枋诏王然此太宰之职也特彼作柄此作枋耳外史掌四方之志然此小史之职也特彼言诸侯此言四方耳御史则进书于王者其史百有二十人似多耳
117
巾车掌公车之政令 典路掌王及后之五路 车仆掌车之萃副也与倅同
118
凡三官皆主车者
119
司常掌九旗之名物
120
主车之旗
121
都宗人掌都祭祀之礼 家宗人掌家祭祀之礼凡以神仕者无数
122
陈及之曰六官中惟春官典礼职事无可疑者然司服掌外朝之服当与内司服并在天官典瑞掌玉器之藏当与掌节并在地官司常巾车典路亦当在夏官今列春官者以礼仪所系黄氏曰春官之属七十自大宗伯至职䘮为一节自大司乐至司干为一节自太卜至御史为一节自巾车至凡以神仕者为一节卿大夫士緫五百九十有四人府史胥徒工又緫二千五百十四人女奚百有二十人男巫为数女巫为数凡以神仕者无数夏官司马
123
乃立夏官司马使帅其属而掌邦政以佐王平邦国本尚书周官司马掌邦政统六师平邦国之说自大司马而下凡六十九官
124
军将皆命卿
125
此语见文武不分最切薛平仲乃谓六官中特司马掌兵馀卿无与窃恐不然六乡之民皆以什伍为军则六乡之卿皆为军将若独司马一卿为军将岂他乡之民不为兵耶岂司马兼将他乡之兵耶必不然
126
大司马掌建邦国之九法以平邦国以九伐之法正邦国
127
小司马掌小祭祀㑹同飨射师田䘮纪之事军司马舆司马行司马皆缺
128
司勲掌六乡赏地之法
129
陈君举谓独属之司马者以军赏不逾时免司存散隔回复壅底之患
130
马质掌质马
131
质平也主买马平其贾直
132
量人掌建国之法
133
小子掌羞羊 羊人掌羊牲
134
职似可并
135
司爟掌火政
136
掌固主修城郭 司险掌九州图 掌疆主疆界 候人迎賔客 环人掌政师
137
挈壶氏
138
不详刻漏之制而挈壶以令军井挈辔以令舎挈畚以令粮
139
射人掌射位
140
服不氏掌养猛兽 射鸟氏掌射鸟 罗氏掌罗乌鸟掌畜掌养鸟
141
凡四官似皆不见为民设官之意
142
司士掌羣臣之版 诸子掌国子之倅 司右掌羣右之政令
143
谓凡车右之长也
144
虎资氏掌先后王而趋 旅贲氏掌执戈盾夹王车而趋
145
节服氏掌祭祀朝觐衮冕
146
似于司马无闗
147
方相氏掌傩
148
以相视而攻疫者非一方故名方相
149
太仆掌正王之服位出入王之大命 小臣掌王之小命相王之小灋仪 祭仆掌受命于王以眂祭祀 御仆掌羣吏之逆及庶民之复 𨽻仆掌五寝之埽除粪洒之事
150
似皆于夏官司马无闗于天官冡宰之属则近之弁师掌王之五冕
151
似宜属春官
152
司甲 司兵 司戈盾 司弓矢 缮人 槀人 戎
153
皆司马之属宜也
154
齐右为祭祀陪乗 道右掌前道车 大驭掌驭玉路戎仆掌驭戎车 齐仆掌驭金路 道仆掌驭象路田仆掌驭田路 驭夫掌驭贰车 校人掌王马之政 趣马賛正良马 巫马掌养疾马 牧师掌牧马廋人掌十有二闲之政 圉师掌教圉人养马 圉人掌养马刍牧之事
155
右十五官似不必尽属夏官恐亦有可并省者职方氏掌天下之地 土方氏掌土圭之法 怀方氏掌远方之民 合方氏掌逹天下之道路 训方氏掌道四方之政事 形方氏掌制邦国之地域 山师掌山林之名 川师掌川泽之名 邍师掌四方之地名凡九官于夏官司马亦迂虽以之属地官可也且亦多可并省以寛民力
156
匡人掌灋匡邦国 掸人掌王志以语之天下邦国掸与探同言探王之志此二官似不宜属司马都司马掌都之车马兵甲戒令以听于国司马 家司马各使其臣以正于公司马
157
公司马即国司马
158
陈及之曰司马一官与军政者半不与者半自大司马至行司马自诸子至旅贲氏自司甲至槀人自校人至圉师其他则环人戎右戎仆都家司马皆与戎事者也自掌固至掌疆则司疆界者也自服不氏至掌畜则掌鸟兽者也自太仆至𨽻仆则左右侍御仆从者也自职方氏至掸人则掌舆地及四方诸侯外夷者也小子掌祭祀则系焉司爟掌行火则系焉候人掌賔客则系焉挈壶氏掌司夜则系焉司士掌朝仪则系焉弁师掌冠弁则系焉与夫齐右之属射人之属则又系焉夫既曰典军政而官府错居互相闗系 右夏官卿大夫士六百九十有一人府史胥徒工贾医四千一百五十有二人不命之官凡四方相氏狂夫四人圉师乗一人圉人良马匹一人驽马丽一人家司马各使其臣以正于公司马
159
秋官司㓂
160
乃立秋官司㓂使帅其属而掌邦禁以佐王刑邦国此本尚书周官司㓂掌邦禁诘奸慝刑暴乱之说凡六十七官然书曰刑暴乱可也此曰刑邦国则非辞矣
161
大司㓂掌建邦之三典以佐王刑邦国诘四方小司㓂掌外朝之政以致万民而询焉一曰询国危二曰询国迁三曰询立君
162
按此官亦可疑万民岂可致之外朝耶如盘庚登进民于庭止于国中之民犹可也国危国迁与立君皆外诸侯之事其民岂得而致之耶国之危与迁及立君询之卿大夫可也而询之民何耶
163
士师掌五禁之法宫禁官禁国禁野禁军禁也 乡士掌国中各掌其乡之民数而纠戒之 遂士掌四郊各掌其遂之民数而纠其戒令 县士掌野各掌其县之民数 方士掌都家之狱讼 讶士掌四方之狱讼凡六官次第甚明但胥徒太多耳
164
朝士掌建邦外朝之灋
165
其曰凢报仇雠者书于士杀之无罪既书于士矣士何不正其罪杀之而纵其人自相仇杀耶司民掌登万民之数 司刑掌五刑之灋以丽万民之罪 司刺掌三刺三宥三赦之灋 司约掌邦国及万民之约剂 司盟掌盟载之法
166
凡五官亦有次第但盟恐非盛世事耳职金掌凡金玉锡石丹青之戒令
167
其徒八十人似多亦不宜属刑官
168
司厉掌盗贼之任器货贿
169
此属刑官可也
170
犬人掌犬牲
171
宜属兽人鸡人之列然犬亦岂所以名官耶司圜 掌囚
172
司圜掌收教罢民然徒百有六十人何多耶掌囚掌守盗贼凡囚者徒百有二十人亦多今世守囚未有满数人者其害已甚若周盛时囹圄空虚而繁杂如此欤
173
掌戮掌斩杀
174
司𨽻掌五𨽻之法
175
其徒至三百人五𨽻者罪闽蛮夷貉也罪𨽻蛮𨽻闽𨽻夷𨽻貉𨽻又各百有二十人盛时蛮夷于中国之王都何闗而收𨽻如此之多不可晓也布宪掌刑禁 禁杀戮掌司斩杀戮 禁暴氏掌禁乱野庐氏掌逹国道路至于西畿 蜡氏掌除骴蜡音措雍氏掌沟渎 萍氏掌水禁 司寤氏掌夜时 司烜氏掌取火于日取水于月烜音毁 条狼氏掌执鞭 修闾氏掌互𣝔互者今行马𣝔即击柝 㝠氏掌设弧张庶氏掌除毒虫 冗氏掌攻蛰兽 翨音翅氏掌攻猛鸟柞氏掌攻草木 剃他计反氏掌杀草 硩他折反仓独反氏掌覆夭鸟之巢 翦氏掌除蠧物 赤叐氏音䟦掌除墙屋 蝈氏掌去鼃黾鼃即蝈黾者耿黾也黾莫幸反壷涿氏掌除水虫 庭氏掌射夭鸟
176
按自野庐氏至𡨕氏凡九官宜分属天官地官自庶氏至庭氏凡十一官皆主杀害禽虫恐无此理衔枚氏掌司嚻 伊耆氏掌杖
177
大行人掌賔客 小行人掌賔客之礼籍 司仪掌摈相之礼 行夫掌传遽之小事 环人掌送逆 象胥掌夷国 掌客掌礼牢 掌讶掌等籍掌交掌节币掌察 掌货贿
178
凡十一官皆为賔礼设岂无可并省者且于义合属春官夏官
179
朝大夫掌都家之国治 都则 都士 家士凡四官一律
180
易氏曰秋官刑官也司㓂掌刑而士师则掌禁自乡士以至司𨽻用刑者也自布宪至衔枚氏用禁者也若大行人掌客之类疑于春官之掌礼者朝士掌交之类疑于夏官之掌政者右卿大夫士百三十有五人府史胥徒贾庶子二千七百三十有六人
181
冬官考工记
182
此本尚书周官司空掌邦土居四民时地利之说而名冬官郑注云司空篇亡汉兴购求千金弗得先儒据所闻记之王次㸃曰以周官司空之掌放之司空未可以为亡也夫周官言司空掌邦土居四民时地利凡经言田莱沟洫都邑涂巷者非邦土而何农工商贾市井里室庐者非居民而何桑麻榖粟之所出山泽林麓之所生非地利而何及考小宰言六官设属各有六十今治官之属六十有三教官之属七十有八礼官之属七十政官之属六十有九刑官之属六十有七意者简编错杂先儒莫之能辨遂以考工记补之其实司空一官未尝亡也愚按周礼出于汉末郑氏谓汉兴购求司空篇不得恐未可信今以五官所馀之数合考工三十之数自可足本篇六十而谓先儒莫之能辨此岂难见之事而先儒莫之能哉或疑此书正因晩出故为错脱以示其为古未知然否然五官之属皆差互不伦非特司空一官而已也轮人为轮 轮人为盖 舆人为车 輈人为輈 筑氏为削 冶氏为杀 桃氏为剑 凫氏为锺 㮚氏为量 叚氏 凾人为甲 鲍人之事治革之工也字本作鞄 韗人为臯陶字本作 韦氏 裘氏 画缋之事 锺氏染羽锺聚也取其色之聚也 筐人㡛氏练丝㡛言治之使熟也 玉人 栉人 雕人 磬人 矢人 陶人 旊人为簋 椊人三为笋虡为饮器为侯 庐人为庐器
183
庐者緫合衆体而成积竹为之取其坚固匠人三建国营国为沟洫 车人为耒为车 弓人弓有六材独言角干饬者胶漆丝为之辅而已也孔子删诗定书系周易作春秋此四书正经也礼记虽汉儒所集而孔门之中庸大学在焉乐记等篇亦多格言若周礼未知其何如夹漈郑氏尝谓周礼一书详周之制度而不及道化严于职守而阔畧人主之身后来求其说而不得或谓文王治岐之制或谓成周理财之书或谓战国隂谋之书何休云或谓汉儒傅㑹之说乃刘歆作或谓末世渎乱不验之书林孝存作十论七难以排之至孙处又独为之说曰周礼之作周公居摄之后书成归丰而实未尝行惟其未行故建都之制不与召诰洛诰合封国之制不与武成孟子合设官之制不与周官合九畿之制不与禹贡合凡此皆预为之而未尝行也愚恐亦意之之言按周礼实汉成帝时刘歆始列之七畧王莾时刘歆始奏置博士尔周礼始用于王莾大败再用于王安石又大败夹漈以为用周礼者之过非周礼之过是固然矣然未有用而效者恐亦未可再以天下轻试
184
黄氏日抄卷三十
URN: ctp:ws72328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