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四十二回王虔婆花言騙烈婦 狄巡撫妙計遣公差

《第四十二回王虔婆花言騙烈婦 狄巡撫妙計遣公差》[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卻說馬榮見懷義同眾人忽然不見,知是下入地窖,見四下無人,當即走身出來,與喬太並在一處,側耳細聽。但聽道婆到了裏面說道:「王家娘子,還在這裏麼?我看你們這些人,為什不打盆面水來,快為娘子淨面?就是想娘子在此,也該殷勤殷勤些,令人心下舒服。常言道,不怕千金體,三個小殷勤。人心是肉做的,她看你這溫柔苦求,自然生那憐愛的心了,而況懷義有這樣品貌,這樣人物,還有這樣聲勢富貴,旁人還想不到呢。目下雖是個和尚,可知這個和尚,不比等閒,連武后也是來往的,王公大臣,哪個不來恭維?只要武則天一道旨意,頃刻便官極品,那時做了正夫人,豈不是人間少有,天上無雙。到那時我們求夫人讓兩夜,賞我們沾點光,恐也不肯了。總是你們不會勸說。你看哭得這可憐樣子,把我們這一位都疼痛死了。你們快去,取盆水來,好讓我為娘子揩臉。凡事總不出情理二字,你情到理到,她看看這好處,豈有不情願之理?」
2 正說之間,忽聽鈴聲一響,馬榮兩人吃了一驚,趕著用了個蝴蝶穿花勢,躥至竹園裏面隱身。向原處一望,早有兩個人來,捧著一個磁盆,向東而去。馬榮道:「你聽虔婆這張利口,說得如此溫柔,想必取水之後,便要動手了,你我索性在此聽個明白。」兩人在私下議論。未有一會工夫,那人已取了水來,依然鈴聲響動,入內而去。馬榮復又出來,但聽道婆又道:「娘子且清淨面,即便要去,如此夜深,也不好出廟,我們再為商議。還有一句不知進退的話,娘子既來此地,就是此時出去,也未必有乾淨名聲,若是清潔,最好不來。現在至此,你想懷義的事情,誰不知道?那時落個壞名,同誰辯白?我看不如成了好事,兩人皆有益處。這樣一塊美玉似的人,還不情願,尚要想誰?我知道你的意思,昨日進來,羞搭搭的不好意思,故此說了幾句滿話,現在又轉臉不過來,其實心下早經動情了。只總是懷義不好,不能體察人的意思,我來代你收拾好,讓你兩人親熱親熱的在一處。」說著好像上前去代她揩臉解衣的神情。
3 馬榮正是怒氣填胸,只聽得「光」一聲,打了一個巴掌,一個高聲罵道:「你這賤貨,當著我是誰,敢用這派花言巧語?可知我乃金玉之體,松柏之姿,怎比得你這蠅蛆逐臭的爛物!今日既為他困在此地,拼作一死,到陰曹地府,同他在閻王前算帳。若想苟且,也是夢話。他雖是武則天來往,可知國家也有個興敗!何況這禿廝罪不容誅,等到惡貫滿盈,那時也要碎骨粉身,以暴此惡!你這賤貨,若再動手,先與你拚了死活。打量我不知你的事情?半夜三更,亂入僧寺,你也不怕羞煞!」喬太向馬榮耳邊說道:「這個女子,實是貞烈,若果這虔婆與懷義硬行,也只好冒險的前去了。」馬榮道:「怕的懷義到別處去了,這半時不聞他言語。且再聽一會,看是如何。」喬太只得將腰刀拔出,專候廝殺。
4 誰知虔婆被她這一頓痛罵,並不動氣,反哈哈笑道:「娘子你也太古怪了,我說的是好話,反將我罵這一頓。我就不叨手,看你這要死不死,要活不活的樣子,幾時是了。我且出去,免得你生氣。」說罷向眾人道:「你們在此看守,我去回信。遙想禿驢,不知怎樣急法呢!」當時又聽鈴聲一響。馬榮兩人疑惑裏面有人出來,復又隱入竹內,誰知聽了一會,並不見有動靜。馬榮道:「這下面地方,想必寬大。方才懷義下去,不聽他的言語,此時鈴聲一響,虔婆又不出來,想是另有道路,到別處去了。你我此時,且到後面尋覓一番,看那裏有什麼所在。現已打四更了,去後也可回城通報。你我兩人在此,雖知其事,終於無益。」二人言定,由竹園內穿出院牆躥上廳房,向後而去。但見瓦屋重重,四面八方,皆有圍牆護著,欲想尋個門路,也是登天向日之難。看了一會,知是他的暗室,當時只得出來,躥過護河,向城內而去。
5 到了衙前,卻巧天色已亮,自己吃了飲食,正值狄公起身,當即到了書房,狄公問道:「汝等去了一夜,可曾訪出什麼?」馬榮道:「大人聽了此事,也要氣煞!世上有這等事件,豈非是君不成君,臣不成臣。」當時兩人便把白馬寺的話,從頭至尾,說了一遍。狄公自是氣不可遏,忙道:「今夜汝等可如此如此,先將這老虔婆殺死,本院一面命陶乾前去,將王家的原主喚來,本院自有章程。」馬榮領命出來。登時狄公將陶乾喊進,又將剛才的話,訴說了一番,命他立刻出城,如此如此。
6 陶乾當時出了衙門,飛馬向城外而來,一路問了鄉人,約至辰牌之後,已到了王員外莊上。趕緊下馬,在樹上掛好,自己走到莊前,是有四五個莊丁,在那裏交頭接耳,不知說什麼東西。陶乾上前問道:「你這莊可是姓王?你且進去通報一聲,說是有個陶乾,特由城內而來,同他有機密商議。從速前去,遲則誤事矣。」
7 卻說那些莊丁,見他是公門中打扮,不知是好是歹,乃說:「天差到此,雖是正事,可巧我主人現臥病在床不要見客,且請改日來罷。」陶乾知他是推倭,乃道:「你主人的病由,我是知道的,若能見我,不但可以治病,而且可以伸冤。這句話,你可明白麼?近日你家莊上,出了何事,你主人的病,就因此事而起。是與不是,快去快去,莫再誤事。這個地方,非談心的所在,到了裏面,你們便知我來歷了。」眾人見了他如此說法,明明指著白馬寺之事,當時只得說道:「且請天差稍待一刻,我進去通報一聲,看是如何。」說著那人走了進去,稍停一回出來,向著陶乾道:「我主人問你是何處衙門的天差?」陶乾道:「俺乃巡撫衙門的狄大人那裏前來,還不知道麼?」那人聽了此言,遂說道:「既然是巡撫衙門,我主人現在廳前,就此請見吧。」陶乾當即跟他進去,穿過了幾處院落,來至廳前。只見一個五六十歲的中年老者,站在廳前,見那陶乾來,趕著說道:「天差光降,老朽適抱微恙,未克遠迎,且請坐奉茶。」陶乾當時說道:「小人奉命前來,聞得尊處現有意外之事,且請說明,敞上或可代為理恤。但不知員外是何名號?」王員外道:「老朽姓王名毓書,曾舉進士,只因鈍朽無能,家中有些薄產,可以度日,因此不願為官,居於是鄉。然村莊田戶,見老朽有些薄產,妄為稱謂,此莊喚王家莊,遂稱老朽為員外,其實萬不敢當。但狄大人雷厲風行,居一官清正,實是令人欽慕。此時天差前來,有何見教?」陶乾見他不肯說出真情,乃道:「當今朝廷大臣,半皆張武兩黨,狄大人削除奸佞,日前已將兩人懲辦。小人前來,正為白馬寺之事,何故員外見外,尚不言明?豈不有負來意!」王毓書聽了此事,不禁流下淚來,忙道:「非是老朽隱瞞,只因此事關著朝廷統制,若是走漏風聲,性命難保。目下哪一個不是奸黨的爪牙,獨恐冒充前來,探聽虛實,以致未敢直言。其實老朽這冤枉,無處伸訴的了。」說罷流淚不止。
8 陶乾道:「員外且莫悲傷,這其中細情,俺俱已知悉,幸而令媳此時並未受污。」當時將馬榮喬太,昨夜去訪的話,說了一遍,然後道:「大人命我來此授意員外,請員外如此這般,大人定將此事辦明,所有沉重,皆在大人身上。外面耳目眾多,實是要緊,千萬勿誤。小人不能在此久待,回衙還有別的差遣。」說畢,起身告辭而去。王毓書聽畢,心下萬分感激,雖然猶豫不決,不敢就行,復又想了一會道:「我家不幸出了此事,難得狄公為我出力,若再畏首畏尾,豈不是自取其辱麼?」當時千恩萬謝,將陶乾送出大門之外,依議辦事。
9 且說陶乾回轉城中,稟見狄公,各人在轅門伺候。到了下半天,忽然堂上人聲鼎沸,有許多鄉人,擁在大堂之上,狂喊伸冤,一個中年老者,執著一個鼓槌,在堂上亂敲不已。當時文武巡捕,不知為何事,趕緊出來問道:「你這老人家有何冤抑事,為何帶這許多人前來喊冤?明日堂期,可以呈遞控狀,此時誰人代你回稟?」那老者聽了此言,抓著鼓槌,向巡捕拚命說:「來擊鼓鳴冤,說是白馬寺僧人,將他媳婦騙入寺內,現在死活存亡,全未知悉,特來請大人伸冤。」狄公道:「白馬寺乃懷義住持,是武后常臨之地,豈得有此不法之事!他的犯詞何在?」巡捕道:「小人向他索取,他說請大人升堂,方才呈遞。不然就要轟進來了。」狄公假意怒道:「天下哪有這樣事件?若果沒有此事,本院定將這乾人從重處治,若是懷義果真不法,本院也不怕他是敕賜僧人,也要依律問罪。既這原告如此,且傳大堂伺候。」巡捕領命出來,招呼了一聲,早見許多書差皂役,由外進來,在堂上兩旁侍立。頃刻之間,暖閣門開,威武一聲,狄公升堂公座,值日差在旁伺候。狄公問道:「且將擊鼓人傳來。」下面聽了這句言語,如海潮相似,異口同聲,八九十人,一齊跪下,口稱大人伸冤。為首一個老者,穿著進士的冠帶,在案下跪下,身邊取出呈子;兩手遞上。狄公展開看了一遍,與馬榮回來說那山門的和尚所說的話無異,然後問道:「汝叫王毓書麼?」老者道:「進士正是王毓書。」狄公道:「你呈上所控之人,可是實事麼?懷義乃當今敕賜的住持,他既是修行之人,又是武后所封,豈不知天理國法?何故假傳聖旨,到汝家化緣,勒令你出五千兩銀子?又命你合家入廟燒香,將你媳婦騙入在裏面,此是罪不容誅之事,若控不實,那個反坐的罪名,可是不輕。汝且從實供來。」
10 王毓書聽了此言,說道:「進士若有一句虛言。情甘加等問罪。只求大人不畏權勢,此事定可明白。」說罷放聲大哭。不知狄公如何發落,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72492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3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