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一回访恶霸途认义女 疑拐带路打不平

《第一回访恶霸途认义女 疑拐带路打不平》[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话说大清一统,世世笃生圣帝,代代不乏贤臣,所以人瑞既多,天和可召,遂致国富兵强,朝享太平之福,风调雨顺,丰衣足食。顺治皇帝驾坐北京,坐了十八载,弃位归五台山修行。二帝康熙老佛爷登极六十一年驾崩。雍正皇帝坐了十三年。
2 乾隆皇帝坐了六十年,让位于嘉庆皇帝,坐了二十五年,在热河行围打猎宾了天。宣宗成皇帝驾登九五,国号道光,自登极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有话则长,无话则短,道光皇爷临政至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驾登九五。静鞭三响,众文武大臣朝参已毕,列在两班。皇爷阅鉴各省奏章已毕,只见左班中走出一臣,手捧本章,跪在太和殿前,口尊:「吾主,臣有本奏。」向上一举。皇爷望下一看,乃是刘墉之孙,名唤刘焕芷。命太监接过本章,展在御书案上,皇爷闪龙目阅毕,心中不悦,暗思:「所参乃是黄士功弟兄,他不知系朕国戚,国舅焉敢知法犯法?必是两家有些不睦,才参劾他弟兄抢男霸女。
3 此乃妄奏不实,此本不准。」
4 刘焕芷无奈,退下殿来,心中著急。忽见东路王赵长清手托朝珠走上殿来,施了朝王之礼。皇爷口呼:「皇兄,免礼赐座,上殿有何国政议论。」东路王口呼:「吾主,刘焕芷所参黄士功弟兄劣迹不虚,吾主效历代先皇自行访查可也。当初康熙老主访过月明楼,于成龙访过梅花天竺宫及红门寺,施士纶私访淮安,刘墉私访山东,判断旋风案。嘉庆先主暗访过通州。
5 吾主何不亦出宫,访查那双关浦,黄家弟兄有无劣迹,方见水落石出。谁真谁妄,吾主裁度。」皇爷闻奏,曰:「皇兄下殿候旨。」遂散了早朝。
6 皇爷回宫,遂扮作算命先生的模样,头戴缨帽,身穿天蓝袍,外套亮青马褂,用包袱包了一本《百中经》。一本《麻衣相》并纸笔墨砚,腰中内藏铜锤两把,以防不测。道光爷乃是马上皇帝,力大无穷,拉弓射箭,武艺超众。收拾已毕,吩咐传宫太监:「朕当午时回宫。如过午不回宫,急命王公大臣派满汉兵丁前去接驾。」言毕出了宫院。
7 不移时走至交民巷,来到鼓楼大街,手执毛竹板敲了几下,高声念道:「算灵卦,占灵课,批八字,讲子平,前来问卦防身宝,祸到临头问卜迟。占课八个钱,算不准倒找二百钱。」
8 且言从迎面来了两个光棍,一名李桂,一名吴昭英,素日不作好事,以讹人为本。今日喝得醺醺大醉,往前行走。李桂口呼:「兄弟,你看这先生穿得体面,他所言算准了要八个钱,算不灵倒找二百钱。咱们令他算一算,算准了就说未算著,讹他二百钱,吃点心也是好的。」吴昭英说:「言之有理。」遂高声喊道:「先生别走,我弟兄来算命。」
9 皇爷闻言,抬头观看,见迎面来了两个人,前头这人盘著辫子,歪戴檐毡帽,身披鹦哥绿大袄,足登鳞鞋,小脑袋,长脖颈,细眉毛,小眼睛,看年纪有三十岁。后面那人光著头,小辫顶,身穿青小棉袄,闪披皮马褂,足登鱼鳞?鞋,大脑壳,小身量,浓眉大眼,看年纪有二十岁头里是李桂,后面是吴昭英。李桂说:「先生算算我吃了饭未?」吴昭英说:「先生算算我喝了茶未有?」两个无赖光棍,醉魔咕咚满口胡话。道光皇爷冲冲大怒道:「该死的奴才!你俩不用算,不能活过两天去。」两个光棍闻言大怒:「好大胆一个先生。出口伤人,今日你算碰在钉子上了!你在北京访一访,我哥俩不是省油的灯。咱哥俩打他。」皇爷怒道:「你若打了我,准教你全家开斩,灭门九族!」二光棍大怒,闯近前举拳打来。皇爷用顺手牵羊式,李桂闹了个嘴啃地。吴昭英见事不好,撒开腿跑了。皇爷问:「该死的奴才,起来与我再打!」这李桂被皇爷摔重了,躺在地上只是哼哼。皇爷说:「哪有闲工夫与你斗气!」
10 遂转身往前行走。腹内暗想,这座双关浦不知在于何处?怎访出凶徒恶豪之劣迹?
11 低著头信步行来,至东四牌楼,猛抬头见迎面来一女子,发髻蓬松,眼含痛泪,行走慌忙。来至皇爷面前,道了一个「万福」,口尊:「先生,你人家暂且慢行一步,我被冤的小女子问上王府从哪里而去?」皇爷问道:「这北京九门九关,街道衚同无数,皆可通连,且问你欲上那哪王府?有何事故?」
12 那女子说:「奴到东路王府前去喊冤告状。」皇爷说:「王府深大,门军拦阻,你告不成。何不去到刑部衙门或是都察院告去?」
13 那女子说:「别的衙门不敢准状。除非东路王敢准此状。若是东路王府告不成,奴那屈死的爹娘白白教人家害死。」言罢啼哭不止。皇爷问:「你的父母被何人害死,对我实说,我与你出个主意,好去报仇。」那女子止泪说道:「奴若说出,也是枉然,你作不了主。」皇爷说:「常言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别看我是算卦的,我常到五府、六部、公伯、王侯之府去算命。那时节我再到王府替你说一说,也能报仇雪恨。」那女子闻言,「咳」了一声,说道:「奴家住这北京宛平县草帽衚同,奴父汤明贵是嘉庆甲子年科的举人,乙丑年的进士,即山西知府。年近七十,膝下无子,告老还家。作官清正,不爱民财,到家还是贫穷。我母邱氏,生奴一人,名唤美容,素日指著奴家度日。」皇爷说:「指著你度日,我可不信。你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学生,做些生意买卖,你是一女子,这可奇了。」
14 汤美容说:「是指著奴的手巧。」皇爷说:「你的手巧,不过是扎花拧云子,每日赚几文铜钱。」汤美容说:「那个下贱活儿奴可不做,奴能画画赚钱度日。」皇爷问:「你画画能挣几何钱?」
15 汤美容说:「画一张卖银一两。」皇爷闻言,点点头,说:「这就是了。」汤美容说:「昨日我父上街卖画,我母女上井汲水。
16 别的井水苦,唯双关浦水甜。这甜水井乃是恶霸黄士功、黄士龙所制,此井挖在他大门旁,不准男子汲水。凡汲水之人中准其青年妇女。若汲水之妇女生得俊俏,令打手抢至家中成亲。
17 也是奴误同我母前去汲水,将奴抢进他府。奴爹娘找到他府拚命要奴,我的父母被恶霸令众恶奴一顿乱棍生生打死,将尸首抛在花园浇花井内,立逼奴家成亲。奴骂贼不休,二贼气怒,将奴吊打,只打得奴家浑身伤痕青紫,无处不伤。瞑目等死。
18 天至二更,众恶奴退去,多亏二强霸之妹黄桂英将奴救上后楼,与奴情投意合,拜了生死姐妹,今晨放奴逃出火坑,去奔东路王府告状,好与父母报仇雪恨。难女摸不清王府在于何处,故而借问先生一声。此系以往实情,并无谎言。你老可能替奴报得了仇吗?」
19 道光皇爷听了一遍,不由得龙心大怒,暗骂:「黄士功、黄士龙倚仗国舅皇戚,横行霸道,苦害黎民,竟敢打死四品黄堂!朕当今日访明他的劣迹,回朝抄拿黄氏满门才是。」遂说道:「原来是杀父的冤仇,该告状的,你告去罢。顺著大街走,望西一拐,那就是东路王府。」汤美容闻言,将脸一沉说:「我不说罢,非教我说不可。我已说了,你老闻听黄家的势力,又不敢管哩。」皇爷说:「你我一不系亲,二不系故,谁与你打这人命官司去?」汤小姐闻说是非亲非故,不管奴事,心中暗想:「此位先生人品端正,非是歹人,不如认了乾亲罢。」汤美容乃系红鸾星降生,受些折磨方可见天日,当享荣华。一时机灵,小姐口呼:「义父,女儿这里叩头了。」
20 皇爷说:「且慢!我自幼不爱认亲。」小姐含泪,口呼:「义父,你认了罢。若是不认乾女儿,奴就跪著哭。」皇爷一时动了恻隐之心,说:「罢了,我认下你了。你看冰雪在地,你跪著啼哭,别人观之不雅,立起来罢。」小姐叩头站起,口呼:「义父,女儿遭难,并无存身之处,奴家上哪里居住?你老领女儿到家,一来给俺娘叩头,二来认认门,女儿再去告状。」
21 皇爷说:「咱的家好认,北京城数著第一。随我来认你乾妈去。」言罢父女同行。
22 且言这北京宛平县太平衚同有一好汉,力大无穷,姓李名荣禧,行三。生平好打不平,人送绰号李三楞。素日以卖豆腐为生,正然挑担往前行走,猛抬头见正北走著一位先生,后随一女子,哭哭啼啼,不由心中纳闷,想道:「这先生必是不老成,拐来人家的幼女;不然就是使女、丫鬟。既然今日遇见,我李三岂有不管之理。」于是将担儿一放,未放稳,挑儿倒在地上,豆腐撒了一地,自己也不顾了,抽下扁担举起,恶狠狠望皇爷打来。皇爷身形一闪,扁担打空,落在地上,把地打一个深坑,扁担亦折了。遂拿著半节扁担,闯上去又望皇爷打来。
23 皇爷大怒,将小包袱扔在一旁,见半节扁担临近,身形一闪,用左飞脚照著大汉手腕踢去,将半节扁担踢飞;还过右脚,一个扫堂腿,把个李三楞踢倒在地。皇爷说:「好一个该死的奴才,青天白日在当街竟敢打杠子劫人。」李三楞说:「你疑我是打杠子的,你是在街巷假算卦,是真拐带人。你拐此女,遇见我李三楞,我才要打你。」皇爷闻言说:「你这人好愣呀!你为何不先问明白了,再打也不迟。那是我的乾女儿,你疑我拐带,不容分说,举扁担就打。若是人家接送姑娘,在街上行走,你都给打死不成?」李三楞说:「你接送闰女,为何不早向我说明,我就不动武了。」皇爷说:「我们父女行走,你举扁担就打,你问谁了?」
24 正然讲话,汤美容走近前,口呼:「爹爹,咱快走罢,休与他较量。」李三楞说:「今日遭咧!人家是父女,我这是何苦?扁担也折咧,豆腐撒了一地,收不起来哩,本钱也赔净哩。这买卖也作不了咧。」自己踌躇。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72532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