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三十五回三英雄廟前逞力兩孝子遇水無災

《第三十五回三英雄廟前逞力兩孝子遇水無災》[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話說聖天子與日青二人別了店主,一路尋山問水,觀之不足。-日來到一個地方,抬頭見一座古廟,上有金字匾額云:「土穀城隍之社」。一人走進裡邊,房屋寬大,可惜荒落無人,未免東坍西倒。正在觀看殿廓,聽得外面有人進來,仔細一看,見走進三個人來,個個生得形容古怪,十分醜陋。兩眼露出金光,亦是鐵漢金剛模樣。白面者道:「我三人看誰舉得起這兩隻石獅!」黑面者道:「你這個瘦弱書生,量不能舉起,看我二人各舉一獅,與你看看。如果舉不起來,我從今再不習武,二人入山修真去了。」白面書生道:「你二人先舉我看,我隨後再舉與你看便了。」原來這白面者姓秦名寶,黑面者姓徐名剛,魁梧者姓王名比,三人俱有謀略,而且膂力過人。於是徐剛向那石獅四面看過,然後下手。乃用坐馬之勢,把那石獅攔腰用力一移,卻又移不動。再用盡平生氣力,把石獅扳倒,再用一個拔山塞海之勢,把石獅抱起來,緊行三步,已是氣力不加,只得放下。秦寶道:「不算好力!」再著王化上前,把石獅左手挾住,攬在腰間,隨手在腰一頂,又把石獅移向右邊來。左換右換,轉得四五回,方才輕輕放下,毫無聲響,面不改色。那秦寶道:「此有何難!二位且看我把左邊獅子移向右邊去,右邊獅子移向左邊來。」二人道:「此易事耳!能將此石獅單手抱起,丟在前邊戲台上,不許抖手,仍要放回原處,可能做得否。」秦寶道;」此亦易事耳!」於是整衣卷袖,扎定坐馬勢,把石獅用右手夾定,將膝一項早已夾起,一步步行往戲台上來。再回廟前,把這一只用左手夾住,又走往戲台上,面不改色。複後即將石獅照前搬回原位,氣息不喘,神色不變。聖天子與日青看了,伸舌道:「真是重生項王了。」心內好不欽敬,乃上前問道:「請問三位貴姓大名?貴鄉何處?」秦寶說:「我姓秦名寶,這位姓徐名剛,這位姓王名化,俱是本處人氏。自小學習些武藝功夫,不期今日閒行到此,故略一試耳!偶然舉起石獅一項,適逢二位看見,十分失禮,休要見怪!訪問二位貴客官尊姓大名,從何處至此?乞道其詳。」聖天子答道:「我乃北京人,姓高名天賜,與舍親周日青來到貴處探友,閒行到此,見三位如此英雄,令人敬愛。何不與朝中出力?」秦寶說:「有此心久矣!爭奈無人薦引,只得守株而已。如欲在科場上取功名,只因多是家貧,亦難事也。」聖天子說:「英雄矢志,千古同悲。我與本省在巡撫大人是世家,如有例職,即來薦引便是。」說罷,五人來至酒店坐下,吩咐排下些酒饌,席間談些兵機戰策之事,他三人對答如流。席上把平生志略盡行講出來,五人論得有昧,極其相投。酒罷,秦寶三人俱向聖天子謝過留心薦引之意,各各辭別去了。次日,又與日青來至息勞亭,是來往生民車馬倦歇之處。有人擺賣什物,談古說今,引經援典,極其有致。聽有人說水滸傳,於是慢步上前,聽他正說高俅與那柳士雄報仇,執罪王慶之事。天子與日青坐下,聽了半日,忽然天降大雨,平地水深尺餘,於是各各散了。聖天子在遇安客店住下,甚是憂悶,只見附近海邊因之而水患遭難者不少,有低陷廬舍盡為傾波焉。有個張孝子,父母年近六旬,娶妻李氏,生有二子,約有四五歲,家貧,挑負為食。所住是低舍茅廬,而且近海邊之地,見水驟至,無可如何,搬運不及,乃急背其父,妻背其母,兩兒幼小,亦難再負,只得救了父母,兩兒不顧矣。誰知水退,左右廬舍蕩然,惟此家獨存。數日間,夫妻同父母回家,兩個兒子安然無事,豈非孝感天心者哉!茫茫大水中,惟子無恙,誰謂天公無皂白耶?暫且不提。且說松江府有人姓胡名湊,其父孝廉早卒,其弟胡二尚幼。胡湊娶妻陳氏,小字碧連。極其賢孝,然家姑悍惡不仁,碧連無怒色,每早旦必靚妝朝往。適值夫病,家姑謂其冶容誨淫,怒呵責之。不知碧連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72557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