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三十五回三英雄庙前逞力两孝子遇水无灾

《第三十五回三英雄庙前逞力两孝子遇水无灾》[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云:「土谷城隍之社」。一人走进里边,房屋宽大,可惜荒落无人,未免东坍西倒。正在观看殿廓,听得外面有人进来,仔细一看,见走进三个人来,个个生得形容古怪,十分丑陋。两眼露出金光,亦是铁汉金刚模样。白面者道:「我三人看谁举得起这两只石狮!」黑面者道:「你这个瘦弱书生,量不能举起,看我二人各举一狮,与你看看。如果举不起来,我从今再不习武,二人入山修真去了。」白面书生道:「你二人先举我看,我随后再举与你看便了。」原来这白面者姓秦名宝,黑面者姓徐名刚,魁梧者姓王名比,三人俱有谋略,而且膂力过人。于是徐刚向那石狮四面看过,然后下手。乃用坐马之势,把那石狮拦腰用力一移,却又移不动。再用尽平生气力,把石狮扳倒,再用一个拔山塞海之势,把石狮抱起来,紧行三步,已是气力不加,只得放下。秦宝道:「不算好力!」再著王化上前,把石狮左手挟住,揽在腰间,随手在腰一顶,又把石狮移向右边来。左换右换,转得四五回,方才轻轻放下,毫无声响,面不改色。那秦宝道:「此有何难!二位且看我把左边狮子移向右边去,右边狮子移向左边来。」二人道:「此易事耳!能将此石狮单手抱起,丢在前边戏台上,不许抖手,仍要放回原处,可能做得否。」秦宝道;」此亦易事耳!」于是整衣卷袖,扎定坐马势,把石狮用右手夹定,将膝一项早已夹起,一步步行往戏台上来。再回庙前,把这一只用左手夹住,又走往戏台上,面不改色。复后即将石狮照前搬回原位,气息不喘,神色不变。圣天子与日青看了,伸舌道:「真是重生项王了。」心内好不钦敬,乃上前问道:「请问三位贵姓大名?贵乡何处?」秦宝说:「我姓秦名宝,这位姓徐名刚,这位姓王名化,俱是本处人氏。自小学习些武艺功夫,不期今日闲行到此,故略一试耳!偶然举起石狮一项,适逢二位看见,十分失礼,休要见怪!访问二位贵客官尊姓大名,从何处至此?乞道其详。」圣天子答道:「我乃北京人,姓高名天赐,与舍亲周日青来到贵处探友,闲行到此,见三位如此英雄,令人敬爱。何不与朝中出力?」秦宝说:「有此心久矣!争奈无人荐引,只得守株而已。如欲在科场上取功名,只因多是家贫,亦难事也。」圣天子说:「英雄矢志,千古同悲。我与本省在巡抚大人是世家,如有例职,即来荐引便是。」说罢,五人来至酒店坐下,吩咐排下些酒馔,席间谈些兵机战策之事,他三人对答如流。席上把平生志略尽行讲出来,五人论得有昧,极其相投。酒罢,秦宝三人俱向圣天子谢过留心荐引之意,各各辞别去了。次日,又与日青来至息劳亭,是来往生民车马倦歇之处。有人摆卖什物,谈古说今,引经援典,极其有致。听有人说水浒传,于是慢步上前,听他正说高俅与那柳士雄报仇,执罪王庆之事。天子与日青坐下,听了半日,忽然天降大雨,平地水深尺馀,于是各各散了。圣天子在遇安客店住下,甚是忧闷,只见附近海边因之而水患遭难者不少,有低陷庐舍尽为倾波焉。有个张孝子,父母年近六旬,娶妻李氏,生有二子,约有四五岁,家贫,挑负为食。所住是低舍茅庐,而且近海边之地,见水骤至,无可如何,搬运不及,乃急背其父,妻背其母,两儿幼小,亦难再负,只得救了父母,两儿不顾矣。谁知水退,左右庐舍荡然,惟此家独存。数日间,夫妻同父母回家,两个儿子安然无事,岂非孝感天心者哉!茫茫大水中,惟子无恙,谁谓天公无皂白耶?暂且不提。且说松江府有人姓胡名凑,其父孝廉早卒,其弟胡二尚幼。胡凑娶妻陈氏,小字碧连。极其贤孝,然家姑悍恶不仁,碧连无怒色,每早旦必靓妆朝往。适值夫病,家姑谓其冶容诲淫,怒呵责之。不知碧连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72557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3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