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续水浒传

《续水浒传》[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呛我饧!本诱ψ诺溃骸敖判模车扔胝沤锞闼刀耍愣ㄓ谡略碌状笸跄舷率保车冉5幸唤冢б砸迤兀蝗涛于帕饺嘶盗舜蠹颐俊R焕唇薪苄Γ从辛诮魃秸职鱿嗾嫒说美臀疵馐懔恕Tе猓馀勺判母谷送┯雍钐厝ィ兴挂勒涨耙椋<鑫业龋业纫辔Ц隽Γ几銮胧堋5谝环嚼笆堑逼降模浯紊蕉胁皇赝趸哉家环降模迟轿泄偌业囊庵迹び杞顺D鞘币膊└銎薹庾右瘢倩皇溃慰嘁孕值芨鞘烙⑿郏髡馍皆舻挠兀课业刃吮晃献铮阎旃蟮瘸瘟吮阃炅耸隆!弊拊ù笙驳溃骸叭鞜松鹾茫匙拊ㄕ飧鋈耍钍羌毙裕蠹乙饩投质保匙飨确妗0巢还苌跹耍羰怯胱拊ú欢裕蛩厝沼谐鹣毒】梢悦髯爬矗慌乱园兹薪ズ烊谐隼矗匙弈持辶嗣迹遣皇怯⑿酆煤骸5且髯牛桓野道锷巳耍髂锹聿戳墓芳隆0承兆薜模霾荒苋谩!彼底牛愦蛹苌先×顺で梗乔褂衅叱叨喑ぃ就非垢硕蕉艘嗑阌星雇罚磺雇废挛抻星褂В庞腥鐾涔场>诱笫樱植皇枪沉梗拊ㄖ傅溃骸鞍尘褪钦飧饲梗前承悦衲暌蚜妨硕辏⒃诖希堑糜谩!迸宋逡步恿丝垂挛实溃骸罢查故悄睦镅У模堪持查故呛V菀晃挥忻难罾嫌⑿郏逃氪У模峡梢苑涝簟0酬僭诤V菔保捅涣苏飧龊Γ抢镉婊Ъ壹叶蓟要拐查梗还沉舜涂梢运噬砩先ァ2恢阆率撬诘摹!弊奕蛐Φ溃骸疤崞鸹岸ぃ≈萦幸桓龊蜕校思迤;苏土竿鞔斡锸└舴赋浴=衲昵镌拢兜秸饫锢矗婕衷АJ前骋惨皇被煦纾旨馊宋湟粘鲋冢退椭链笳锶プ鹘塘贰:罄匆膊恢醯模胧侵旃蠹迪投誓埽馊擞中郧槠婀郑侨找盐潘荡巳吮鸫θチ耍查故钦馊私痰摹4耸比艋乖谡饫铮问撬耍蟾乓驳兴还?上Т笳裁挥惺痘醯摹!本诱Φ溃骸罢馐乱参手朐俳玻煜掠⑿郏恢嗌抳舫弦查笕耸保抑兀赜兄倚拧0辰褚膊晃时鸬模慌删涓鞣讲樘剑热缬忻嫔梢傻模叫肱涛省2灰虮鹗拢侵于帕礁鋈耍钗跸眨谥芯剩魃鳌D窃А⒅旖峭蛐遥舯涣舜蹋参薜厮噅┤ァ0车冉袢找膊辉谡饫锼蓿秩硕嗫谑窃拥模热缬幸パ源觯煌贰=骷牵蘸笠源伺拼睿抻写伺疲灰送!彼底牛梢陆罄锶〕平幻娼苗疲肆偾褰诙仁谷纪持频暮帕睿拊幢希糇啪诱榷嗔粢蝗眨诱堑溃骸跋刑甘滦。姑蟆4巳ネ礁纯创炭停呷找阅冢挂赜C魅沼辛跫矣辛趵瘛⒘跞实模峭е莶芟兀牍厥ぁ⒍降纫榇笫氯ィ热缇脖匦肟畲蚋觥!彼底虐荽橇耍肱宋辶礁鋈舜似痛樱胗下恚艘褂制鹕砣チ恕�
2 且说邹渊,自听了居用仪一番激励的言语,又密为嘱告道:「留神刺客。」邹渊心小,自是有一连三日不曾合眼。这日将寝,忽见那案上灯烛半明半灭,结了有寸大的灯花,正欲剔剪,忽暴的一声响,惊得邹渊打一寒战。只见那蜡也裂得四围坠泪,幸而还亮,照得那架上铠甲并头盔战靴等,都像要动摇一样,壁上宝剑也露寒光。又听有一阵风,吹卷得那地上砂石,撞著窗纸。有纸条处特楞楞响,无豁隙处亦刷拉拉的不住价响。正然欲睡,忽见有一人进来,唤声哥哥,睁眼一看,正是邹闰,满身都带著血迹,蓬松头发,袒著胸脯儿,指著那外面说道:「朱贵来了。」邹渊一见,好象是知道邹闰已被了害,急著要拔那宝剑,又寻那三钩枪,寻了半日,为邹闰止住道:「哥哥,俺不能见你了,俺这身体已被那朱贵鸟贼剁了肉馅。哥哥与我报这仇恨,俺暗里助著你。止有一件不可吃酒,要提备姓史的。这两句话,务要紧记,俺这时回去了。」说著这话,又听有刷拉拉窗纸风响,开目一看,那蜡已蜡芯多长,阴惨惨的,不甚明亮。定神一想,却是一梦,恍恍忽忽,记得邹闰满身是血,颈际尤多,所告的话,还一句一句的,记得清楚。一边思索,毛发悚动,亟唤著承局的,叫中军宿卫的牙将、虞候都进来,细说道:「俺作一梦,甚是奇异。」因将那梦中光景,述说一遍。那宿卫的小牙将,名叫伍元,外号叫小猕猴,心思巧密,事事都省得一二,一听这话,便叫了一声道:「啊呀,不好!这梦可不大吉利,俺见著二将军手下承局,那日由这里经过上大寨了,据说有要紧公事要找寻朱贵去。那日我又问潘五身后的伴当们,据报也知道二将军回大寨了,但是已去了多日,临清又正在打仗,左翼馆陶,右翼高唐,目下又事事不利。邹二将军哪能耽搁,莫不在朱贵酒店里遇了横祸不成?」说到这里,邹渊已哭了半日,洒著泪道:「俺这兄弟,是俺性命,若端的不在了时,却是苦也。」说著大哭不止,伍元劝著道:「相公勿伤,这事还未定真假,且派妥人细去打探,如果实确,我们再设法报仇。」邹渊亦无可奈何,只得收泪。当日无话。
3 次日,就遣派心腹回去打探。隔了二日,只有山芋蛋史亮,著有朱贵公文来查酒店,本地酒店乃孙二娘一个义妹,外号叫大母猪,因她那两个乳囊,垂著有一尺多长,一袒了胸,直像是母猪一样。嫁个男子,乃东平徐蕴华家一名小厮,姓耿名顺,外号混矢虫,只因与毛江两个最相投契,自幼也刺枪使棒,有些膂力,唯因好赌,蕴华也不时教训,只不能改,后来因带些庄客,在徐家万宝山采掘金银。不想梁山俱收没了,这时也无可聊生,仗著孙二娘提拔,荐举在张秋镇口上开座酒店,所有用度,俱是官的。那日有海州的一个客人,据说有利市买卖,要耿顺带著作,住了多日,东伙甚和。书中交代,这人是海州宫振铎,他奉了父亲宫本初教的计策,叫把那梁山印信及各地将军印的形状都画了去,今在此间,因见了大礼使司林大虎的公文印信,正然于墙上粘著,振铎问道:「你能将那个纸帖揭了不能?」耿顺因随了多日,见他的一切举动,十分蹊跷,只因又贪他利益,感他恩惠,在心里嘀咕道:「这人奇怪,看他来历,也不是买卖人,买的那乾枣货物,并不计价,卖的绸缎,又都是价钱很低。只对于公文字帖上异常注意,看他这样,不是与哪个山寨里来作细作,就与将要上任的侯蒙侯太守有些关系。」因与浑家暗地谈论:「你说像这个买卖人多么奇怪?」大母猪道:「俺不是瞎著眼,有什么不省得的,俺实告你,那人可十分了得。那日俺暗在酒里下了麻药,次日他把酒泼了,反谢我道:俺谢谢耿大嫂赐的美酒。他这句话把奴倒羞的脸红,后无奈何,只得把俺们来历和他说明,他也说道:且不要忙,梁山也喜爱好汉,等著日久,必有发迹。俺当时发誓道:有谁要愿意当贼,天诛地灭,但是已入了贼窝里,跳入黄河亦洗不清。那日又劝我半天,听他语气,已然明晰,目下已看待我等,十分亲信。只还有一件甚事,不肯明说。」耿顺道:「方才要揭那帖子,不知何故?」两人正说,只见有店中伙计进来,说道:「外面有一位军官,自称是大寨来的,要见东家。」耿顺听了,急出来看,只见也不是别个,正是史亮,急忙让坐。那史亮沉著脸色,带著一天怒气,问耿顺道:「你这里怎么样?俺奉著大寨钧旨,特来查你。因你也没有谍报,这几个月,只是赔钱,是怎的一桩事,与俺说来。」耿顺还未及答言,见浑家大母猪走来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史家叔叔,几时来的,这路上辛苦了。」遂唤著伙计们整备酒饭,那史亮怒著道:「俺不吃饭,俺知道你这里发了大财,你们实说,这里住一个贩乾枣儿的客人,他是兀谁?」耿顺闻言,知他是有意恫吓,先用个下马威,随著要打点打点,予些利益,事事也俱都不问,这事也全是梁山近来弊病,当稽察俱是如此,以此也不言不笑,只忙著打脸水,献茶伺候,大母猪道:「你又是敲吓人,你这是哪里话?有什么贩枣子的碍了我们事,你这番话由哪儿说起,俺告与叔叔说,你今和我也都是一样人,左右也都是喽罗,作什么吹五喝六辖治我们。我们也不是家奴,受你挫辱,俺待你是个情,不理也正是本分。你这是何苦来呢?」说著,两手叉著腰,坐在一旁。耿顺也木在那里,骂的史亮一语皆无,只气的顿顿脚。大母猪道:「你不用不服气,俺这儿接著你的。」史亮亦不住冷笑,站起来道:「回来见罢,你们也不用臭美,俺自能惩治你。」说著,拂袖便走。那耿顺伙计等又不敢拦,望著去远,都埋怨大母猪道:「你这是惹乱不?他一来时,必然要找些事故,麻喝我们不是。恁的有谁打点,我们要慢慢说著,许些钱帛,还照著每常办理,有什么天大事完结不了?这么一来,怕到了大营去,必要吃苦。」大母猪笑著道:「这有何妨?这里不养爷,还有养爷处,这个穷酒店,开不开的倒也罢了。」遂唤著伙计等赶著收拾,将细软的捆个包袱。工夫不大,振铎也自外归来,一闻此事,也惊得变了色,问耿顺道:「这里往寿张水军营去共有多远?」大母猪道:「你不用再问他,奴家倒有个去处。在刘家营有一个赛麻姑孟二姐,是奴的结义姊妹,投到那里,他等不知,这时也不能泄露。」遂笑著道:「俺这里有些事,尚未办完,若恁的一走时,岂不把事又误了。」大母猪道:「相公干的事,俺怎的不省得?在这里时,必受拖累,不如往刘家营去,暂且安身,遇有机缘,再作打算。」振铎笑了笑,知她已觑破自己有四五分,如此忠诚,亦殊可敬。遂牵了自己马,从行李中取了十两重的一锭纹银,与耿顺道:「些小之物,聊表寸心。俺今往寿张县去,不宜耽搁,再延宕时,那厮要报了大营,多少不便。不如就由此分手,后会有期,俺不是负义的,你们若不相弃时,在海州北门外二十五里,就询问宫家寨,无不知者。」说著又拜谢大母猪,即欲上马。大母猪急的道:「啊呀好狠!你这样人,还恁的不晓事,俺们若不是因你,哪能逃走?这时倒弃了我们,还说是不负义,世上亦没这道理,俺不是耍泼赖,若这样时,索性都等著官兵一锅儿烂去。」说著,赌著气喝著耿顺,伙计俱放了行李担。振铎吓得不敢则声,沉吟半晌,力挽著耿顺道:「如此也好,你们亦随了我去,但有一件,须依我三宗事,不许反悔。」大母猪道:「有什么不依的,慢言三件,就三百件、三千件,俺亦不悔。实告相公说,俺尚有心腹话,未曾说哩!等离了这里时,必然奉告。」振铎亦事无可奈,见他也忠诚直爽,只得允诺。只是又唯恐官兵随后就到,立催耿顺等担了行李,一个一个踱出酒店,寻著僻巷,绕道而行。
4 只见有不少兵船,揭著旗帜,把一个河口子布的极严。四人也不敢唤渡,沿著河岸往西行走,至一个僻静处,振铎下马,欲细问耿顺等有甚的心腹话,这里四静无人,何不细说。大母猪道:「俺不用细说,相公若信得我们时,便携带著,何苦又这么盘诘。」振铎笑著道:「不是那话,俺今为乾的正事,实告你等。」因就将海州目下如何准备,如何往各处寻探,如何要扫荡梁山的话,说了一遍。那酒保道:「这端的正经事,相公要收下俺时,俺也要出出气。」宫振铎道:「多不用忙,俺看著你三人十分诚笃,以此也不便隐瞒,都实说了。惟今有一桩大事,须在于半路上等候一人投一封信,不知你们两个谁为我出点力。」大母猪笑了笑,对耿顺道:「俺猜的什么来?果然不出俺所料。」指酒保道:「这人是梁山好汉草刺猬毛江的哥哥,世上都叫他毛毛虫毛大,有甚的事,他有胆量,也豁得这条命。俺虽女子,谅著有三五十个男子,还未必敌得我。」于是把袖子一挽过来,就挟起耿顺,猫挟老鼠一般,尽力一抛,闻扑的一声响,掷倒地上。振铎因见他鲁莽,又恐要摔伤筋骨,行路不便,急扶著耿顺坐起,瞒怨说道:「这就是嫂嫂错了,要试武艺,亦没有这么试的。」问耿顺道:「你没有摔坏呀。」耿顺亦笑著爬起,掸了身上土,大母猪道:「你不肯相信吗?俺的外号叫大母猪,只是我不养猪仔是个缺欠。」说的振铎等俱都笑了,毛大催道:「俺们都快著走罢,追兵到了,须不是耍。」遂替著振铎去解了缰绳,紧了肚带,耿顺亦担了行李,从小路上往西行走。振铎因肚里饥饿,天气又冷,欲投一酒店里歇息一刻,耿顺拦道:「相公也太颠倒不知事,路上你没有见吗?在酒望上系著红葫芦,那个葫芦便是俺梁山暗号,尽是俺梁山开的。只有一处,在这个村子西面三皇庙的对面门外,也设著马槽,那酒店里是个英雄,姓乔行一,外号叫飞天石子,今年有七十馀岁,彰德府人,少时也充过虎骑,当过教头。只因有一个徒弟,名叫张清,绰号叫没羽箭,在东昌府颇有大名。那次与梁山打仗,只仗飞石,将郝思文、燕顺、韩滔、彭,打了个额破血出。刘唐也因此被擒,杨志亦因而丧胆,连朱仝、雷横、关胜、董平都吃了老大亏,后来投降在梁山大寨里,作了大将军。唯他师父,抵死不肯。梁山亦请过多次,只不肯去,就在这三皇庙外开个酒店。我们要投到那里,却无妨碍。」宫振铎点点头,四人就来至酒店,将马上了槽,将一进门,只见有几个庄客与一个白须白发的老叟,在一个方桌上正然喝酒,见有人来,都忙站起,内中有一个庄客是服侍宫本端的一个小厮,叫做包祥,见了振铎,急忙拜下,又指与老叟道:「这正是俺家的大官人。」振铎亦忙的唱喏,请问尊姓。那老叟笑著道:「俺与你父生死之交,姓乔行一,有呼为飞天石子者,正是老朽。」振铎亦久知其名,急拜下道:「久仰大名,如雷灌耳,不期在这里相遇,真乃天缘。」耿顺与大母猪、毛大等亦来拜见,乔老儿道:「你们也怎的来了。」宫振铎道:「提起话长,这时也不能细讲,他们因恋著侄儿,不忍离别,要随到海州去。」乔老儿心里明白,急忙让坐酒保亦搬来酒饭,乔老儿道:「这里也不能讲话,请到后屋。」遂叱著庄客酒保陪著众人,自领著宫振铎到一屋内,包祥禀道:「似这位老太公端的了得,今与濮州有一位姓裘的太公发了宏愿,只凭武艺,要扫灭梁山泊,制伏了各山寨。现今布置已有头脑,只望著俺们那里劫了宋江,这里有他老一人自能戡乱。」振铎亦细将前话叙了一遍,乔老儿道:「俺不用别的法,孙武子说,上将伐谋,其次用间,俺用的几条计,不知怎的。今闻各寨已中了你家老人那条计策,现俱有撤兵之意。但恨有林大虎者,为人机警,那厮儿又变尽方法,游说各寨。那日又往见张迪,不知有甚的计划,若一漏了,多有不便。」宫振铎道:「俺今要等候李逵,具有一封书,是制伏姓林的,但不知是否此人?」乔老儿笑了道:「这却错了,是不是的,先不肖说,那信是甚的计策哩!」宫振铎道:「是俺那费姑丈的主意,小侄也不知备细,只叫在寿张等候,派人投送。」乔老儿笑了道:「这事不妥。李逵在兰封一带驻兵已久,就使回寨,亦不从这里走。依俺之见,那书也不必投送,须知贼里向未有识字的,凭著笔墨,不能鼓动。俺知你那位费姑丈韬略过人,但是要对于盗贼,未免过高。古人说的过犹不及,此之谓也。若依著老朽说,你今日不要走,在俺店里且先商议,老朽倒有个计策,可以行得。等夜里无人时,俺再细说。这时且吃杯酒去。」说著,便引振铎仍至前院,与耿顺几个人一同饮酒。至晚都宿在店里,如何计议,先且不提。
5 单说邹渊,因记得那一日梦中言语,把姓史的记在心头。可巧有人报说,有朱贵所派,叫山芋蛋史亮的,前来拜见。邹渊气的道:「什么史亮矢蛋的,亟忙传入。」只见那史亮,面貌果然狞恶,身高七尺,膀大腰宽,戴一顶紫毡笠儿,穿一件绿绸袍,手捧公文,进来行礼。邹渊也并不答礼,寒暄的话一字不说,开口就问他来历,所捧何物。史亮以大寨所差任,到了哪营里,都是恭顺的。不期这里,先受了酒店里一场恶气,这里又恁的怠慢,心里暗道:「你不用这样美,不出三日,俺叫你两世为人,再投胎去。」遂蔼然和气的回道:「将军在上,小人因奉著将令,往黄河两岸上,巡查酒店有不法的或失了大寨规矩,不尽职的,要请著将军令,立地正法。今查有市上酒店头领耿顺,暗藏有一名奸细,图谋不轨,望将军派了人,随俺前去,将那人捉了来,尽法究问。」说著把朱贵公文及护身牌照等呈至案前。邹渊也素不识字,略看了看,因记著梦中言语,看著史亮,十分著恼,只是又不会措辞,怎的要将他拿下。沉吟半日,忽望著左右军卒微笑了笑,对史亮道:「你是鸟人,有俺的兄弟来叫俺留神,俺不管这些事。」遂将公文护身牌照等嗤的一声,撕了两半,接著又嗤嗤几声,吓得史亮,魂不附体,一来也心里有亏,不知要怎的才是。二来又听说邹闰,直如见鬼,登时毛骨不觉悚动,那腿也立著乱颤,作不得声,邹渊喝道:「你也敢行刺吗?」史亮亦只得扎挣,料著强硬不能,讨好即跪于公案前,叫著苦道:「小人苦也。哪里有这样大胆,不知有谁来造谣,诬害小人。」又连著叩头道:「将军明鉴,小人也奉公来的,所说言语,小人也一字不知。将军不察,却苦了小人也。」邹渊笑了笑,见他已这般害怕,喝叫左右过去按倒,又命将绳子缚好,钉了铁镣,又指著檐下大柱,叫牌军等将他就捆在柱上,一面打著,一面追问。众人答应,急有一军卒解下史亮之刀,又细从袍服里检出数物,一封书信,一颗铜印,另外有一个纸包,包些药末,有人认识,此物是害人毒药,急递与邹渊看。邹渊喝道:「你还来口硬吗?」军卒也不容分说,横拖倒拽,捆在柱上。邹渊也走下公座来,手持皮鞭,一手还托著药包,指著问道:「你这是什么药?你这颗印是作甚应用的。」史亮已见势不佳,只得央道:「将军息怒,要留下小人时,俺都供认。不但实供,还替著将军相公出谋划策,以报那杀弟之仇。只是要留我性命,我才报效。不然也但凭将军。」说著低下头去,邹渊也本无主意,一听有杀弟之仇,遂想那梦中光景,定是不虚。遂叫著军卒们将他松下,问他有怎的实供,若说了时,万事全休。若不说时,因嘱著牙将伍元:「执著皮鞭,若一有虚供时,便与俺打。」伍元奉命,指著喝问道:「你就是快说来,免得受苦。」史亮供道:「将军也不必著急,冤各有头,债各有主,俺是在人的部下,叫俺怎的,不敢不依。只因朱贵暗奉了大王钧旨,叫监查各寨里怎的行动,查了多日,各人都没有劣事。朱贵急的睡不得安,一来要借著这事官报私仇,二来因自己权位不及别人,不免暗怀著忌恨,遂差了心腹人二十馀名,日夜谋划著怎么树党。可巧又聘个谋士,这人是张休的军师,叫刘尖子,因他反复,与熊五熊六等反过汶上县,以此在汶上县里系拘多日,至后因有人疏通,叫朱贵要了来,留在营中参谋大事。又派有袁大成往刺朱仝,又假著鲁智深名目,委两个小和尚去刺林冲。别的奸谋,小人也不大知道。最主要的如林冲、朱仝、关胜、董平等,水军是张横、李俊和将军相公兄弟两个,俱在于应斩之内。闻说有大王钧旨,因目下各将军皆极跋扈,不早除治,恐为后患。吴用也曾经建议,将在位将军俱封公侯,只贪厚禄,各地主官悉行更换,用亲信及堂上列虞候前去镇守。定于正月,大王要敦请各位回山饮酒,借著要解去兵权,这是俺素日所闻大寨的新计策。朱贵也笼络我们,尽心作事,日后成事,与我一节度使的权位。如今这印,是害了将军时,当时用的。」邹渊问道:「那一包毒药呢?」史亮已迫到这里,不能隐讳,将那日酒店里遇了邹闰,及怎样的用了麻药,一齐醉倒,怎样与张鸿两个回了朱贵,及怎样下的手,邹闰是怎么唾骂,一五一十,叙说一遍。将自己作的恶,摘的很清。把一天罪都推在朱贵、张鸿两人身上。并又说道:「俺向来嫉恶的,就是阴险小人那个张鸿,助纣为虐,这药也俱都是他出的主意。俺想邹将军相公为人公正,若恁的害了时,天也不容,以俺讨的将令,到这里来,正要密禀,不想倒把俺拿下,当了奸细。俺这个心真要屈死。」说著连连碰头,好象是怎样忠直,不逢鉴谅的神色。伍元笑道:「你端的好口齿,这样一说,你倒是好人了。」邹渊亦笑了笑道:「俺且问你,那个张鸿,现今往哪里去了。」史亮禀道:「现今也带著这药,上了东平,大王要赶紧派人知会鲁太守,恐他要爱饮酒时,不免被害。」邹渊笑了道:「你倒是有心人。」遂叫著参军等,立即修书,把史亮供的话,一一写明,遣派牌军赶即前去。又命著伍元等监了史亮,吩咐说道:「暂时也并不杀你,不难为你,只等将来作为质证。」又当日传了令,命全军将校以至于军卒人等,即日与邹闰二将军穿白挂孝,并在营里设了灵牌。一面又差派妥人,与林冲、张横等各去报信,言有史亮,现今还拘在营里,留为质对。据他所供,连大寨若多人,俱有干连,宜如何对待之,望祈矜怜,速赐教诲。这信也不分昼夜,命军卒们火速投递,沿路要遇了酒店,有葫芦的不许投入,以免为朱贵探去,误了大事。
6 单说这日,有一个跑报军卒往寿张去,行了一路,只见有座南朝北一座酒店,正对著三皇庙,望上也没有葫芦,遂忙著下了马,叫著酒保买碗酒吃。那酒保看了看,忙接了马,替著喂好。一面将酒肉搬来,没话说话,询问那客人上姓,那军卒道:「俺不相瞒,俺是张秋镇跑军报的。」酒保怪问道:「这也奇了,你们跑报的,向来有官的酒店白吃白喝,怎的往这里来呢?」军卒笑道:「是你们不知道,如今有一件新闻,出在营里。」酒保问道:「是甚的新闻事?」军卒把酒杯拿起,将那日中营里拿了史亮,身边还带著毒药,怎样要谋害邹渊,及朱贵酒店里害了邹闰,如何要走动文告,反叛大寨的话说了一遍。酒保因记著乔老儿嘱告言语:于来往梁山的格外注意,今闻此信,赶急往后院报告,乔老儿道:「如此甚好。俺正欲水军里有个内应,事不宜迟。」遂唤著毛大、耿顺与大母猪道:「你等要果有胆量,俺今有要紧事情,分派你等。」因问著宫振铎讨了书信,与耿顺道:「这一封书,要你于半路途中递与林大虎。这数封书,」又嘱告毛大道:「要你往寿张范县阳谷投递,今夜起身,急速前往。」众人都一一应诺,宫振铎道:「小侄亦料著计策应该改变,既然这样,我们也省了事情,乘虚而击,一鼓成擒,这倒是爽快方法。」乔老儿笑道:「正是这话。你今也不必久留,宜乘著今日晚上赶回海州,以防那宋江南走。俺于今夜,也要起身,要帮助裘老儿干些功绩,事不宜缓。」遂吩咐酒保道:「你照常作生意,如果有梁山来人,或来接我,你就说俺家主人临濮去了,几日回来,并无一定。」吩咐已毕,到晚就各理行装,分头起身。
7 话分两头,且说梁山泊因闻有邹渊等揭了白旗,据说要为弟报仇,惊得大家面如土色。宋江亦一惊非小,亟唤朱贵至后帐,责备道:「你是怎的乾的?这事怎么也不知道慎重,用这些混沌的坏了大事,你的事小,俺他娘的为你冤不冤哩!」朱贵已伏在地上,作不得声,只听骂道:「你端的要我命,若这么混闹时,俺也完了。」朱贵也伏地说道:「俺实无脸,大王就杀了俺时,也无怨恨,谁教俺不生眼睛用,袁大成亦被了擒,两个和尚亦被了捕,俺没说的,也算是大王没眼,看著小弟,如泰山重,只当是股肱心腹,谁想小弟不能全脸。」宋江亦不住跺脚。是时,那合寨头领尽来质问,宋江无奈,欲调著公孙胜回来商议。思索一会,又恐那光州吴翊,无人抵挡。欲请吴用,又想这暗杀谋划,未与商议,这时就请了他来,亦为无益。急了半日,叫吕方、郭盛等传出言语,只说是大王有病,不能升座,且请著二王代理,又叫把安道全唤至房内,一边流泪,唤著安道全道:「贤弟,你是我活命恩人,有话亦不能瞒你。」因指胸部道:「俺这颗心,都要碎了。」道全亦诊了脉息,握著手道:「兄长勿忧,这病是急怒冲肝,不至有害。」宋江道:「俺岂是为治病?实告贤弟说,俺为著一件事正著急哩!」因就将邹渊等怎样谋反,及怎样起的缘由说了一遍。后又说道:「若仅邹渊一个人,俺派著张顺去,也能平定。只是俺恐怕此事愈闹愈大,倘若众家贤弟不肯相谅,齐来责我,叫我又怎的答对?」安道全道:「这事是兄长误了,有常言说的好,一人作罪,一人偿命。这时就应把朱贵赶急杀了,省得有大家借口。」宋江愁道:「这事俺怎的得手,只因林冲与朱仝几个人,无缘无故,谋为不轨,以此我派著朱贵暗中监视,这时已到这地步,叫人倒有了巴鼻,闹的朱贵成了奸细。这时我再一杀他,更不是了。」安道全笑著道:「兄长仁慈,这事可任凭兄长自家作主,杀了一人,塞了众口。有常言道的好,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又道是:当断不断,其丝乃乱。兄长要再不肯时,众人要因此灰心,都解了体,岂不是更难治了。」宋江亦寻思半晌,吃一盏茶,又唤著吕方、郭盛进来商议,安道全道:「这事要不然这么办,权把朱贵寄押狱内,立派个妥当人,前往宣抚,要告予各营说,无论如何,顾全义气,此事由军政司内依法办理。捕的刺客,亦各交大寨里严刑拷问,省得因胡说乱道,坏了弟兄和气。不知兄长和吕郭二将军意下如何?」郭盛道:「这事也只好如此。」宋江也寻思一会,吩咐郭盛,悄悄由后营出去,唤了朱贵,一同商议。朱贵应道:「俺就是下了狱,也无埋怨。只是那安抚之人,兄长派谁。」宋江又寻思一会,当时议定,于次日升厅,先降一令,将朱贵、杜兴等捉拿入狱,并又下令,以二王卢俊义及李应、柴进、金大坚、安道全等,为审讯此案头领。又降一令,以大礼使光禄大夫林大虎为特差安抚使,往各营中宣布德意,本想是有人宣慰,和好如初,不想是已有裂痕,团结不易,倒闹的天翻地覆干戈起,水陆军兴血肉飞。后事如何,下文分解。
8 第十八回 兄弟失和各怀异志 神人共愤誓铲妖魔
9 话说邹渊,为被害的兄弟报仇赍告各营,同伸义愤。那各营闻了信,如张横、李俊等,虽然与大寨大王无甚嫌怨,要知于富贵两字亦无恶感,俗语说的好,共患难的难共富贵,如今又享受惯了人的欲望,如影随形,人一尺的影高尺半,人高一丈,欲望有一丈五强,不到死时,不能息止。再说又作贼出身,不惯拘束,在当日时弟兄都一样身分,并无贵贱。不想今日,又有个林大虎乱出主意,立了文官,又定了武职阶级,好端端的分了上下,因此于心里气愤,暗著说道:「什么鸟官,左右是信口一说,何谓功臣?反正是一群盗匪。如今俸禄又分了等,似李俊等,只赚个二品俸,何如自己也去为王。因此于素日心中很不舒展,今闻有邹闰这事,即叫军中写了文告,先赍与邹渊道:「凡是水军,一同列名,怎样报仇,望祈示告。」第二又赍书大寨,询问那邹闰被杀,所犯何罪?又问那几处刺客是何缘故。这是那张横、李俊两人动作。又飞报阮小二弟兄三人,及童威、童猛等,一时喧遍。那水军各寨里,无有不知,并各遣一只船,满载著香烛纸陌,各种祭品,并派个大头目前来致祭。那林冲大营里,更不肖说,这日有朱仝、鲁智深各将那刺客言语取了招供,分赍与各营各寨,大家传阅。林冲大怒,立命著传令官背了令旗,叫左翼高唐的雷横,右翼馆陶的李衮,并备公文赍与各寨,自即日起,罢兵停战,如遇有官军攻打,尽可支持,不许出战,只候著帅营里军令施行,违令者斩。那朱武闻了信,赶回帅府,当日朱仝已奉著林冲令,为三军左右翼防御制置使,并命朱武为三军制置府兵马参谋,以江天彪为行军都转运,自在校场点起雄兵,要前往梁山泊生擒杜兴,活捕朱贵。以夫人江金兰为三军统制府留守参谋,以刘锦娘为中军节度使,布置已毕,以兵马先锋使梁大猛部引著步兵三千,马军二千,至张秋镇会合邹渊,一直往梁山进发。自引大军为三军总司令,在后接应,并派刘信为梁山下书使,捧了文书,往梁山来。
10 且说邹渊,这日已接到林冲来的军报,又报有先锋使梁大猛不久就到,随派军队鼓乐相迎,又忙于大军场里从事预备。正然忙乱,忽见有军卒来报,大寨有大王专使,特来安慰。邹渊问道:「来的兀谁?」那伍元谏著道:「无论为谁,我们也不能接见。既这么干,要乾到底。」邹渊因没有主张,踟蹰不定,伍元发话道:「来了也不管兀谁,拉了就打。」那军卒闻了命,一声答应,转身就走。一来也闲逸惯了,二来也该是林大虎应当有难,军卒闻命,如吃了蜜蜂似一般甜蜜,呜的一声,全行跑去。行至河岸,只见有一只官船,将拢到岸,在前有卫士引导那大使,林大虎戴著是一顶乌纱,圆领红袍,腰横玉带,跟著有四执卫士,四个虞候,刚上得马,只见有一水夫头领,过去喝道:「你是兀谁?也著这大夫服色,全撕个鸟的。」说著用手便扯,又一个小校来揪了玉带,那卫士等急欲喝止,哪知有无数水军,一齐动手,更有一人,举刀便砍。已早将林大虎牵落马下,众人要打,只见有一人喊喝:「不可,不可。」卫士也急忙护庇,见林大虎已然著伤,那水军喝著道:「你休袒护,俺是奉将军命,叫俺打的。什么大夫?俺们是上应天星,在碑上刻著的数内人物。他是兀谁?也要来坐把交椅。」卫士也自觉人少,又兼是郭盛部下,与林大虎不是一心,个个当时都只叫苦,唯幸有邹渊之令,叫把那林大夫拖至校场,等候林元帅到来发落。将卫士等带营问话,众人领命,将卫士虞候等都解了甲,除了器械,引至于中军跪下,卫士供道:「俺奉是大王令,特来安慰。那官船里带著重礼。不知有甚的缘故,见了就打,若这样时,也太无法度了。」邹渊问道:「你等也知道朱贵害了人么?」卫士等道:「俺怎的不知道,如今朱贵连杜兴两个人,都下了狱,派的是二王千岁和李柴二将军并神医安大夫详为推问,如有其事,怕不要正了法。」邹渊也本无主见,一闻此言,深悔是自己孟浪,不该造反。如今大寨还恁的厚待我,我却把大使伤了,这便怎好?遂唤著军卒等将卫士带下去,好生款待。一面又派著心腹往校场里安置房舍,赶急把林大虎林相公移至房中,尽心安慰,并即请医服药调治。又唤著伍元来,命著坐下,伍元道:「小人不敢。」邹渊道:「俺现有重要事与你商议。坐下好讲。」因一同坐下道:「你看这事有多么难,如今大寨还这么礼待我,人既死了,不能复生,已然把朱贵拿了,也就是了。若要再反,岂不亏心。」那伍元笑道:「相公主意怎的?还不是一定,如今这事,已然都举动大了,各州各县人已共知,若再生翻悔时,太不易了。一来已禀了元帅,发了大兵。二来已联了各军,一同举义。这时若再欲改变,怎得罢手?依我之见,这事是一不作,二不休,既然这样,难得各将军如此义气,借著这事,相公也露露名色,叫各寨里知道。知道省得镇日价在人底下,有常言说,人过留名,这时也没有礼义,不分上下,俗语说的成者王侯败者贼寇,遇这个好机会,如何不大乾一干?成就成了,不成也没从家里带什么东西来,左右是站起一根儿,躺下一条儿,不会流芳也能遗臭。凡事要大处著眼,反正死的都是百姓,我们至万不得已,抹头一跑,以相公本领,说到哪个山寨里,不能立足?何苦今时这么犹豫。」邹渊笑了道:「你这篇话俺倒知道,但是要如此绝交,没了义气,那江湖上的人谁不耻笑?」伍元笑了道:「相公痴气,自古江湖,俺说就没有义气,同利害的皆是朋友。你不知宋太祖是怎么成的功吗?若讲义气,那除为了王,对以下的,再那么讲,这时还用不著哩!」邹渊笑了笑,见他有这样高论,好生欢喜,心里说道:「这人可真是大才。」又点首道:「话是不错,只是要怎的处置,却难煞我。」伍元笑了道:「相公不弃,看我是心腹之人,这么重用,小人也不敢自爱,当得效力。只有一件,」说著把舌头伸一伸,眼又闭一闭,心里暗道:「人要升官,敢就是这时候才是机会。」只是已话到舌边,不好开口,迟延半晌,邹渊也莫名其妙,催促说道:「只哪一件?」伍元又道:「不是别的,小人因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邹渊道:「你这话怎么讲?」伍元道:「小人也职位卑小,难图大事。」邹渊笑了道:「这有何难?俺今也没有参谋,没有军师,你就混充著罢了,这有何难。」伍元摇著首心,虽喜悦因恐是冒膺巨任,将士不服,再说也出身微贱,自幼就服侍水贼,只因有一个胞妹素极淫荡,今嫁个小头领作了老小,因能交接,把一营的军官们应酬个够,以此把兄弟荐著作了牙将。论其武艺,原不会的,只因有一副好嘴脸,又极伶俐,想著升官已非一日,就有那口最刻的指著骂道:「你这小崽,也要作官?忘了你叠被铺床洗秽布了。好在一节,世人都是你妹丈,有些照应。」伍元但笑,这话也全属情实,不能分辩。这时一想,自己要作了军师,固是高贵,但是有这些讥笑,怎能服我。遂忙著推却道:「相公恩厚,小人要作了军师,诸多碍难。」说到这里,往下因那些笑话不能出口,邹渊骂著道:「混沌魍魉,你这是什么话,俺既派了,即是军令。令出山摇动,接令鬼神惊,以后就由你调动,俺都依你。你就是快快的出个主意,省我在心里不安。」伍元笑著道:「不是那话,小人是小厮贱役,有谁服我?」邹渊气的道:「你净胡说,什么叫贱?自有俺一句话,都是命令,有不服的,立即枭首。不信你立时看看。」说著便叫承局唤了那参军主簿,立时传令,晓喻那合军将士,一体周知,自即日起,点列牙将伍元,为军务都参赞,命参军校尉等,于明日升帐时,一体谒见。吩咐已毕,伍元谢了道:「俺感谢大将军这样抬举。只有一件,那先锋梁大猛,明日就到这里,又管待林大虎,究竟将军有何心意?」邹渊皱眉道:「俺正自著急呢,叫你参谋,应有计策。依俺之意,要两面见和气不伤才好。」伍元想了想,献计说道:「这也不难,恩相要两边见好,必须于先锋到时如此如此,少时恩相宜亲至校场里,要如此如此,这样施行,俺不相瞒,这事俺得俺胞妹许多指教,对于八面也要见光。」邹渊跌脚道:「这真是好主意,不意女流,敢真有大英雄大本领的。」因忙传令,把梁山赍的礼及祭奠邹闰的礼物全行撤下,即日往校场里来,依了伍元的话,安慰大使。
11 且说河岸有打过林大虎的几名水军,闻了此事,大惊不止。各人都恐怕见罪,急谋逃跑。内有一名乃曩在水军里伺候张横的,姓牛第二,外号叫牛二驴子,出营一想,无处可逃,只得往张横营里,将所有邹渊事说了一遍。张横怒道:「这厮可不顾义气,俺等为他都起了兵,他今倒受了大寨若多贿赂,又管待林大虎,这样行为是何居心?」遂连夜派著人,知会客寨,要朱仝几个人慎重将事。林冲闻报,也赶著下了寨,与朱武计议道:「这便怎好?」朱武说道:「俺想也不用回去,且到大寨相机行事。若朱贵伏了罪,倒也罢了。不如是时,俺乘著这时侯推倒宋江,叫众兄弟另举贤才,那时也不怕大家不举元帅。」林冲笑了道:「这话错了。俺林冲所为的赶紧招安,往平方腊,若企望为王时,有谁服我?」朱武道:「话虽如此,为人要不掌大权,难图大事。倘如那大家推举又是公明兄那样奸诈,我等又怎受招安?」林冲道:「不要别个,只要是二王当位,就能听话。宋江党羽那时有不遵命的,全行杀戮。像黑铁牛,你说都省得什么?如今也加了节钺,作了节度使。若这样时,俺梁山的好名色丧失尽了。」朱武笑了道:「何止铁牛?元帅也没有见呢。」因将那唐牛儿等几个知县,曩日都怎的得宠,往寨里辇银解米,那大寨里自是欢喜,那当地百姓们怎能不骂?林冲叹著道:「应该替天行道,俺早知这样时,」正说这话,帐外有一片喧哗,捉了奸细。缚来一看,那人有卅多岁,自称姓毛名叫毛大,据说是馆陶防御使毛江兄弟,林冲问道:「你要作什么,快与说来,一字差疑,立即正法。」毛大叫著道:「将军饶命,俺奉大王命,往各营里密为查访,又奉有军报司几件公文,叫俺往各营投递。今来这里,有一件密文书要见见各副将当面拆看,不争有小校搜索,将小人牌照并公文盘费等全都搜去,又喝著打。」说著,有一小校将牌照公文等捧送案上,林冲一看,见上面写著是忠义军领骠骑将军宿卫将军四方廉访使,又大书临清等处军粮转运使,三四寸大一个朱字,原文写道:「为喻知事,今奉大王钧旨,近闻有蓄意谋反、行同背逆之林冲、朱仝等十二人,除喻令军政司斥夺其职,即行拿办外,为此特悬信赏,如有本军将士及各地军卒人等能将案内所开人犯擒获,或献其首级来营者,除提升外,按后开各赏格,立时给赏。如各营将士等不能擒贼,反随叛逆或商民人等隐匿不报徇情纵放者,一经查出,即地正法。仰各营将士暨各地诸色人等,一体知之,此喻。除分令外,为此密派毛大持喻,前往仰各营各将士一体遵照,切切,此令。」下面又开写林冲、朱仝等容貌、年岁,连朱武、邹渊等共十二人,又盖著数颗印,写著年月。林冲看罢,气的啊呀乱叫,朱武虽细,这时有公文人证,哪得不信?随叱令军卒等要斩毛大。林冲拦道:「这倒不可,这人是毛江兄弟,尚须有用。」因命军卒将毛大捆缚著,解问临清,叫夫人江金兰珍重办理。
12 且说贾奕,这日于前锋帐里见有军报,言梁山各军队暗已撤退,不知有怎的内乱。柳少权道:「这倒凑巧,也该俺大营里干些功绩。」随忙传令,叫烟燎灶君。周黑子带领著五百官兵明日攻城,又檄告各营里同时备战。
13 单说杨进,这日也见了军报,正欲进兵,只见有孟康、裘剑韬陪了个老人进来,童颜鹤发,好不威武。据说与剑韬祖父最为投契,姓乔行一,外号叫飞天石子。相见已毕,那老人发言道:「时不可失,俺今为此事前来,特为报喜。」因就将怎样定计,使其内乱,又那邹闰被害,怎样已激恼众人,现欲谋反的话说了一遍。杨进喜道:「这真是天子洪福,贼人该灭。」当日摆宴,又与文天柱、张毓宗等二人报信,约与五日会师临清,并引著乔老儿见了贾奕,即日起兵,往临清来。已早有探报的报知毛江,说官军各营里怎样移动,毛江叹道:「这真是苦了我,俺想作官可以享福,不争倒造了大罪。」随命军士与各营各寨里都去报信。
14 且说各寨这时有铁幡杆吕大章,一声雷裴老玉,并副将甄爱乾、参谋吴有义,连少华山的刘有道、清风寨的凤凰张七、二龙山的秦太保,共计是五个寨里十个头领,俱因与梁山同盟,在此助战。这日已得有军报,俱聚于裴老玉的营里,大家计议,张七便道:「眼见那官军调动,不比往日,倘如要进兵攻击,如何是好。」众人都默默不语,内中有二龙山秦太保,曩日与刘家兄弟已有联络,又因各寨已早有宫振铎赍的书信,所用是朱贵、林大虎、吴用名目,那上面道:「愚弟朱贵、林大虎、吴用等拜上各营各将军兄台尊鉴,敝寨大王,深念各寨主扶助之力,赖各营各将军效力边陲,一心捍患,地方亦赖以安静,百姓亦赖以安宁。每欲大行赏赍,以答厚意,无如有元帅林冲屡次挠阻,并常言各将军并不出力。昨又陈请将阵前畏怯者俱行斩首。弟等以言语支离,诚恐与各位将军有何仇隙,或竟被林冲所算,殊为骇惧,是以由大王降喻,致书于各寨寨主,并促弟等火急万急,促请各将军早亟撤兵,各回各寨。俟将此嫉妒林冲正法之后,当必诣各寨答谢。」等语,望各将军宜早为计,众人看毕,又有林大虎的一封书信,信中言语,大是不同。且叫与林冲商议,会师北上。众人都怪闷之至,不知真假了。当下商议,各人亦目目相视。秦太保道:「兵已临城,这时也该有决断。」张七说道:「俺看那两封来信,俱是假的。如何行止,依俺把李衮请来,问个详细。这时若或有官军进兵攻打,俺们也只有退让,是个上策。」秦太保笑了道:「你这话混沌了,俺不打人,你能保各官军不打我么?再说撤退,按我们行军之道,也该有常便计算,若依俺说,林帅是一等英雄,这是有人故为拨弄,遗书于我,叫我也激起变来,乱相攻打。不过一件,官军又没有这样人,使这间计,赍这信的,定也是那梁山泊人。他们里边真是好乱,如朱贵等,绝非善类。俺遍看各头领,只有林冲为人义气,就迭配沧州时,使他要不是英雄,哪能感动了鲁智深那样护庇?」说著,探子又报:「如今官军已然于城外扎寨,又闻有杨进、裘剑韬任中军都指挥使进攻临清,现下兵到油坊镇。东面有文天柱、张毓宗与冯有德、马小乙等,进攻高唐,现下已进攻腰站。高俅大军现驻于武城县内。」又有探报:「有先锋周黑子城下叫战,城里也不见有人出来应战。又闻官军如今业已布兵四处,一路由邱县前进取南馆陶;一路由尖庄前进夺取辛集;一路往北经金滩进攻冠县,现今已四面被围,请令定夺。」吕大韦啊呀大叫道:「啊呀,这可不好,俺们军师外号叫妙悟禅师,如何也不来文报,却是怎的,若这样时,官军已入俺边境,俺须回去。」说罢起身,部引军卒们连夜去了。张七急道:「这时已不容缓了,我们大营在辛集镇,在初有刘家营守住尖庄,如今毛江只派有一队人马驻在那里,大军一到,如何支架?」众人都惊慌不已,裴老玉等更形焦灼,这时因彼此换防,所部军卒皆在于城外屯住,遂忙下令,叫军卒将士等赶急撤退。这时李衮亦忙著带了人巡守城池,四面闭门,将滚木擂石弩箭金汁等预备停妥,一面叫人走报各寨,又忙与毛江等各城巡视。
15 且说官军,这日因骂了一日,不见出战,又报有张迪营卒纷纷撤退。周黑子叫骂道:「这囚囊的,怎么也不来交战,莫非已怕了爷爷不成。」遂叫军士四面放火,这令一下,这时又正值天冷,环城百姓,哪逃得开。但闻那女的悲号,男的乱叫,烧了个墙坍屋倒,骨肉成灰。直到次日,那火还兀自烧著,不曾息止。这日又正是西北风,有逃难的黎民等,携男抱女,扶老携幼,正无去处。见几个当军的上前喝住,是兵是匪,这时也无法辨认。有的衣服剥了精光,随手一刀砍于地上。这时那男女死的不知其数,那乡村里更不肖说,本来有各寨驻兵,搅了数月,一时撤退,忽又有官军赶到,按家翻索,名为搜匪,甚至把地掘三尺,唯恐有金银财宝埋于地下。内中有不会应对或因著没了柴米,无法管待的,随手一刀,如死个蝼蚁一般。黎民都含著眼泪,暗里咒怨,什么叫官?哪又叫匪?只争有一些善念,不害百姓,那就天高地厚有德的帝王了。
16 且说有一处太平庄,有个富户,家中有良田百顷,房舍甚多。只因有少华山的刘有道住在那里,平日扫荡,比著一般喽罗稍有差异。主人姓于名叫富有,夫妻两口带著三个儿子、三房媳妇,因为兵祸,家里已九次被抢,住过有八次大兵,所有家财,早已抢净。只有囤里还藏有不少粮食,打的烧柴也还未动。如今有大王在此,日夜吃烧父子轮流过来承应。这日也不知何故,大王要走,又疑著军卒等随意抢掳,只这一日,把一座太平庄掘地三尺,抢个罄净。有的喽罗还带著妇女走,于有富等吓得胆战,忽有一军官嚷道:「你有妇人,怎么不孝敬一个?」说著这话,领著有几个喽罗扑进房去,工夫不大,将于家三个媳妇全缚了来,喝叫上车,那媳妇哭叫道:「俺们良民,大王也饶了我罢。」一言未了,有于大、于二、于三等三人,见人把老婆缚去,都红了眼,吆喝大众,各人都拿了木棍,聚著有一百馀人,都来拼命。一声喊喝,只见那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打得喽罗东逃西窜。众人正骂,只闻有一声呼哨响,大队赶到。当先一人,手执大斧,喝叫著众人道:「你等鸟民,好生无礼。」说著便砍,只见那大斧到处,头破血出,随人一挥,杀人无数。又叫著车夫等赶车先走,命喽罗们后面放火,这一声喊,惊得那老少人民骤然四散,到底要没有练习,不能打仗,人无知识,心也不齐。只于二一个人,还在那里骂。地上有无数死尸,全是百姓。他父亲揪了他,夺了木棍,仆的又倒在地上。一边落泪,眼见那长子、三子俱已遭害,叫著天道:「哎呀,天爷!你怎么害民呢?」于二亦唯恐有失,慌忙扶起,望著由自己家里已先起火,欲回营救,只见有执斧那人还在那里,众喽罗等先后起身。于有富道:「俺已是不能活了。」说著这话,狠著命咬著牙,要自己撞了死,惊得于二赶忙拦住,这时那庄上之火,已然齐起。于二又惦记母亲,还在家里,抛了父亲又不放心,急的于二转跺脚道:「这样年月,活又怎的?」又哄著父亲道:「父亲安心,且在这里。俺看了母亲去,随后就来。」遂望著火焰里三步作两步,两步作一步的奔了去。只见有人都向外跑,到了门首,见里面各房舍俱已起火,疾忙奔入,往东西各院里寻找母亲,将至上房,只见已满屋浓烟,不能开目,料著母亲必在这里,才一开门,闻呜的一声响,满屋黑烟,全已变火。在窗棂上望著有母亲尸身,挂在那里,心知已死,遂当的一抬腿踹了房门,那烟也兀的扑出来,燎的两眼瞎了一般,又拨拉几声响,墙壁窗棂已然坍倒,急忙跳出,以手来擦著眼。这时房顶也扑拉倒下来,于二无奈转身,又奔至庄外寻找父亲。寻了多时,这时已两眼发直,精神错乱。忽有一个人扯了问道:「老二,你这是怎的了?怎么把身体、发肤烧得这样儿?」于二也闻言猛醒,亦扯了那人道:「俺老爹呢?」那人亦眼见庄中俱失了火,又见有避难之人俱向西去,料他父亲也必向西去了,遂答应道:「俺看见了,二哥你倒是怎的?」于二慌的急往西跑,那人已知他中了(此处似有脱文)俱都焦红,急撮了地上雪,放在脑上拍了半日,才放声哭出来。那人细问,才知他一家被害,他娘也吊死屋里。于二哭道:「俺不想老天爷这么无眼,若止是一人如此,可算是心术坏了,该遭报的。如今合庄就各村庄俱是如此,莫非要灭了世界不成?」那人劝著道:「二哥也不必著急,这事也全是人民该遭的劫运,若要望好,须我们百姓们真知醒悟,合在一起,努力协心,那时就什么兵来,也没有畏惧了。」于二亦太息叹道:「不盼别的,只望有一个大英雄出来救世,把一般害民贼全惩治了。不到那时,绝无宁静。」遂一面抹著泪,别了那人,将向西去。只见有若多男女,都背包握栊的往东面来,于二询问,有一人叹著道:「该是晦气,那面又净过兵哩!」于二问道:「是谁的兵。」那人冷笑著道:「谁的怎样?天下乌鸦一般黑,左右是害民贼。」又一人道:「闻说到不是好汉爷,这回是高俅派的宣武大军,昨已过了一整夜,今日来的又有数千。」于二喜得道:「若是官军,倒是好一些,若再像刘有道那便坏了。」因随了这般人,再往东来。逢人便问,可见了老爹没有?众人都笑,忽闻有一阵鸾铃响,又一片画角声,言有官军,已进了西村口。众人急的都忙奔跑,于二因惦著父亲,不知何往,忽想有舅父王六壬与父亲两个人最相投契,素日又能文会武,在一座古庙里教些徒弟。近日以时荒世乱,常常与父亲商议,自练乡勇,保护闾阎。大众也出些钱钞,办了几日,不想那村里农民多不晓事,有向官的,有向匪的,其形和散沙一样,经到了这步田地,犹不醒悟。因想父亲或者要寻了他去,也未可定。遂一路访问著到了王六壬家,王六壬道:「你父亲没有来,俺们村中也尽都逃避了。」于二哭著,把家中遇了害,母亲也自尽身死,并怎样烧了合庄的话说了一遍。王六壬劝道:「这事也总归天数,该是如此。在初我常有志愿,想著要绥靖地方,非仗著团练不可。如今一想,可大大的错误了。」说著咨嗟叹息。于二也本无学问,听这样说,未深介意,倒太息一声道:「难得舅父一片热心,以这样乱世界,不知于何年月日,才出有大英雄,像舅父这样人,救民水火,解其倒悬。」王六壬道:「你这话想错了,俺在原先亦曾是这么想,如今一看,近世已不同昔比,就有英雄,目下也无能为力。古人说一人仁一国与仁,以如今年月说,宜在于兴字上,大家体会,书经上说,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我们要不自图谋,只望有英雄救世,啊呀,这叫什么话。英雄自己大致也必先利己,而后利人,即便成名,那名也只算英雄一人享有,与大家伙仍无利益。往好里说,人在政举,人亡政亡,并不是长久之道。往不好说,其人要假借公权,自私自利,如历代的昏君奸相,有谁去纠正他?正当位时,我等是顺之者生,逆之者死,久而久之,激起公愤,这时又必有奸徒,乘机而起。像楚汉两个人争图天下,似的成之者侯,败之者寇,名儿是吊民伐罪,与民更始,其实在每次改革里,全是人民自己吃苦,不过为去个穿红的,来个挂绿的,与百姓家毫无利益。反因著大乱后,多了凶年,即如眼前,幸而也没练乡团,若有时节,俺们乡村里又多一害。」说著,走出庙外,看了那西庄之火,红焰已消,天色已黑,有几个老乌鸦落在树上。忽闻村外有一片啼哭声,于二叹道:「这又是逃难的。」因隔了破墙头,望外观看。只见有老的少的,无数乡民都蹲伏庙后头,正相嗟叹,又一妇人在那里临了蓐,旁一老妇,那里张罗。又向著王六壬乞求滚水,于二叹道:「这都民遭难,哪有生人在路上的,又这样大的风天。」因告那妇人道:「你叫产妇往这里避风处移动移动。」因指著山门左右,于二又道:「这里好一点儿。」那妇人取了水,千恩万谢的去了。于二又看那里,又有一老人顿著脚哭,众人解劝,因他有一个孙子,年方四岁,他娘已被著少华山劫夺了去,父亲也新被军人一刀搠死,只剩此子,又两日未吃饭,天气又冷,有老人倒负著,并不知道逃至这里。只见已肢体冻僵,不能活动,看他小嘴儿,还兀的微微笑。那老人唤只不答应,摸了摸,胸际已没了出入气。老人哭道:「俺是几辈子没作好事?落得这样儿。」众人都劝解说道:「谁不一样?这都是兵闹的、匪闹的,大宋天下眼看完了,我们还算得什么?」那老人笑了笑,看那心意,很有决断,急收了泪,背了那孙子死尸,往东去了。王六壬叹道:「这人也不能活了,人在危时,按理我应当援救。但是像这宗年月,救了怎的,活了倒叫他受罪。」于二亦顿足哭道:「俺与这贼不共戴天,若不报此仇时,狗也不如。」王六壬道:「这话很是,我今就愿人人皆抱此心,若只仗一个人,万不行的。适才所说也就是这句话,凡事仰人,或指望英雄的,那都是活废物。人生世上,只当自立,遇有了水火兵灾,也要自防。你没见金国吗?那金国当兵的,人人奋勇,个个逞强。即我有什么大将,也不过三两人。人家是人人骁勇,个个能干,总而一言,不由著百姓本身出头谋利,那英雄作了事,是英雄自己的。如今日梁山泊,俱是与宋江一人作牛马的,纳粮交米,也俱是供养他。贤甥要省得这个,就省得守望相助,自匡自治的好处了。」于二毅然道:「舅父放心罢,俺去不多少时,必有消息。唯有吾父,要得了踪迹时,望乞照顾。俺在今世不能报德,来世亦必作犬马。」说著,洒著泪拜辞舅父。一路行乞,就投了寿张县施恩那里,当了军卒。
17 闲话少说,这日那施恩升帐,忽报有梁山使至,亟忙迎请。只见有两个随从,一个官员,讯问名姓,据说是朱贵部下,新近擢升的中军指挥使,姓刘名友,乃殿前都虞候刘双的族弟。施恩暗道:「怎的这些鸟人也作得大使官?」遂面呈不悦道:「大使今来,有失迎迓,不知有甚的传喻?」那刘友笑了笑,请著施恩叱退左右,随著把乌纱帽整一整,由一边袍袖里取了公文,又低声问著道:「这里有什么消息吗?」施恩已看了公文,上面写道:「今派刘友面为喻知,仰即与刘友接谈,勿违,特喻。」因笑答道:「这里倒没有别的事,只闻有朱杜二人在大寨被了禁,又闻邹渊有为著兄弟报仇起兵之事,以外也没有别的。」刘友又道:「这里也不知林元帅怎个动静吗?」施恩道:「那日倒见了传檄,拿了刺客。又见有东平招状,这人是哪个唆使,殊为奇怪。怎的朱仝那里也拿了刺客,又闻关胜也屡次遇著险。这端是异怪事,你在大寨,必然知道。」刘友又端了玉带,笑著说道:「这都是胡造作,大王为人,有多么重义气。莫说诸位是上应天星的,诸位星宿,即俺刘友就因著家兄举荐,很蒙抬举,才一拜见,就擢为承信郎。随著又怕俺无钱,治办衣履诸多不易,即命著朱将军赐了银两。这样明君,真是有天子之分,杀人之事,他哪里作得出?全是二王那部下造作的,因蔡福、蔡庆和浪子燕青等总未得权,不由得不抱怨,常向人说,二王是龙行虎步,该有大位。说宋大王怎么嫉妒,其实大王哪有那事,即俺在京作鸨儿服役时,也闻得宋大王叫及时雨。如今还有人查明,说拿的刺客们全是假造,以林冲那样人一言不和,就讲拔刀杀白衣秀士等,何等情急,焉能有捉了刺客留命之理。这明是造的假局,明眼之人,一看便知。朱贵也自己说了,要杀林冲,在当日上山时,何不早杀?何苦于这时杀呢?杜兴也说俺与林元帅本无冤仇,对于朱仝更无嫌怨,焉能有不发粮草、贻误大事之理。」施恩道:「这也作怪,怎么俺得的消息正与相反,莫不俺林兄长真个反了不成?」刘友道:「实不相瞒,大王亦为著此事特来求恳。一来因各处官军现已进兵,须要小心提备。二来要见了林冲大军时,放他过去。我们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由后面兜著打。」施恩笑了笑,佯为允许,即命著副将们摆宴款待,自推病道:「小弟有小病在身,不能奉陪。」随回后营叫一个精细小厮,往张秋镇上去探听一切。
18 这日正盼,忽报有一伙官军自西杀来,施恩惊道:「是哪里来的人?这么凶勇。」急点了马步兵,提枪上马,一径往西面迎来。那军也怪,一见有施恩兵到,转身便走。施恩叫道:「是哪里来的人?这样讨死。」急命追赶,有军士拦住道:「相公莫追,有常言道的好,穷寇莫追,这时要追了前去,恐遭暗算。」遂命鸣金,叫留了一员副将领兵二百名,在此驻守。将欲回城,又见有哨马报道:「现有官军打的济州军的旗帜,分为三路左右杀来,目今有一员大将,叫粪里蛆常永的,簇拥著马步兵杀至北关。」施恩在马上大惊,急派著心腹将士回去守城,自领著偏将二员,一名浪里蛟张桐,一叫八面风韩老,分左右翼各引著马步兵丁二百馀人,往背面迎了来。行不多时,两军相遇,各各都勒马驻足,布成阵势。施恩出马,只见有对面站立一员大将,旗上写著粪里蛆常永字样,施恩骂道:「你是何人,敢来我这里厮搅。先说来历,然后受死。」常永道:「俺乃济州军都统制麾下,现授为防御之职,姓常名永,只因梁山泊层生叛乱,戕戮生灵,如今又占据县城,图谋不轨。今奉著高太尉相公钧旨,大军人马,四面环攻。你若是知大义的,速速下马受缚,俺解往大营去,任其裁处,或犹有一条生路。倘尔顽抗,管叫你命在顷刻,死于咱手。」施恩大怒,挺枪便刺,常永亦拍马舞刀,两下冲杀,战不数合,左胁有张桐杀到,右胁下有韩老杀到,三面夹攻,常永又本无本领,哪敌得三路人马围裹,将来部下军卒先自奔溃,施恩就挥军追赶掩杀,至暮方才住兵。
19 且说城中,自施恩出马后,知县吴仁带兵巡守。忽报有梁大猛至,带领著二千人马,城外扎寨。刘友慌得道:「这便怎好?」吴知县道:「相公勿惊,这里有一座三皇庙,可往暂避。」因差于二就陪著刘相公迁于庙内,知县领兵,一径往东郊迎接。拜伏于地,梁大猛道:「你家施将军哪里去了?」吴知县禀道:「适才有粪里蛆前来犯境,出兵去了。」梁大猛道:「俺有大事与他商议,俺奉著元帅钧旨,特来筹款。这里有甚的富户,快与拿来,有敢违者,立予枭首。」说话时声音嘹亮,如雷震耳,惊得吴知县不敢仰视,又想一想,叩头禀道:「这事可关乎重大,须禀了施将军,才好定夺。」梁大猛大叱道:「混沌狗奴,俺说了这个话,便是军令。俺限你一日的期,将城里各富户一律抄检,四乡富户,俺宽你两日,限一律收齐,违令者斩。」说著用鞭一挥,叱著吴知县速去理事。小校亦帮著吆喝,吓得知县急退入城,就吩咐公差等遍行搜索,将所有城内富户以及铺户都拿至县衙里,鞭打索拷,勒令纳款,有俄延者,都一律背剪著解送大营,听候发落。梁大猛讯问道:「尔等有什么本领,敢不纳款?」众民户哭道:「俺等人民,有甚的大本领?只因本地屡闹兵灾,如今已不得过度,哪有银钱献与官府?」梁大猛大喝道:「尔等刁狡,俺这样体恤你等,你等不知,我军若进了城去,有什么不能抢?莫说银钱,就要你老小时,你也无法。今款待你,你们倒如此撒赖。」随吩咐知县道:「你去监斩。」就每人身背后插了招子,大书著逆民,某某字样,无分老少,尽斩于东门外。将所有赀财,尽行入库。次日,又各乡抄检,每一村落,派兵一队,有违拗者,即行正法。这事也该著各地遭此浩劫,军卒又本无纪律,淫人妻女,夺人财货,甚而有杀伤老幼,焚毁房屋等事。军卒所过,闾里为墟,将有的银钱粮食先抢一空,哭喊之声,震于天地。梁大猛与同伴等道:「俺等为替天行道,吃尽辛苦,此地有什么粉头娼妓,可叫来弄一弄。」吴知县慌的道:「这个容易。」口这样说,心里嘀咕道:「这样地方,哪有粉头?」遂骑马回了衙,对夫人愁著道:「俺早知这样时,绝不作官。名为知县,直比著龟奴不如。是人的气都要受了。」遂唉声叹气的皱眉不语,小厮劝说道:「这有何难?有常言说的好,是官就不怕百姓,这县城里有多少美女子,相公下令,有多少弄不来?」就劝著知县道:「相公不用著急,这事也别无良策,只有明抢。」知县也一言惊悟,即叫著士兵等各处去抢,有上好的拿来验看。工夫不大,果然将姿首好的全行拿到,共计有五十馀人,挑挑选选,内中有哭喊叫骂的,俱加杖责,暂行收狱。其馀妇女,吓得已不敢再动,即用车轿载至大营。叫营里军卒们领去叩见,一军卒道:「你这个小知县,倒端的有本领,照这么干,准要升官。」知县亦心里高兴,躬身笑著道:「列位抬举,小人也本无本领,只因刘双是俺姑丈,仰仗著各位将军,皆不嫌弃,才委署这个事。以后升迁,还仗著诸位哩!」说著,面貌之上很透得意。忽听嚷道:「那知县吴仁呢?」又一边连声的里面叫道:「叫吴知县,叫吴知县。」吴仁也不知何故,疾忙答应,一承局道:「你可要仔细著。」吴仁答应,往里边来。原来那抢的妇女,个个都面貌憔悴,衣服不整,头上又本无簪珥,散著头发,叫著陪酒,几人又战兢兢的,偷著抹泪。大猛大怒,就摔了瓷酒杯,唤知县道:「这都是什么人,弄来赚我?」叱左右道:「快与我打。」那知县吓得道:「将军息怒,这里因没有美女,所弄来的皆是绝色。」大猛喝著道:「一派胡说,这既是绝色人?怎么都并不梳洗,衣履也这么褴缕。」知县俯地道:「不是不穿,她们因没有衣服,哪能齐整?」梁大猛道:「一派胡说,这明是欺哄我风流不惯,叫著斟酒,又都害怕。这叫作什么粉头?」知县也借著禀道:「将军虎威,实是怕人,等侍候日久时,自然好了。」遂告那妇女道:「你们有福,这伺候梁将军多么荣耀。」妇女都含著眼泪,低头不语。大猛叫道:「你们也唱一支曲来,孝敬洒家。」众人泣禀道:「奴等是良家妇女,不会唱曲。」知县因听了这话,唯恐那将军发怒,即岔解道:「小人会唱,将军要恕我放肆,俺孝敬一支曲儿。」大猛大喜,有帐下军卒等送来鼓板,有会弹的,大猛就叫著弹弦,听著念道:「轻盈袅娜一娇娃,俊眼娥眉貌若花,域势鬼形心鳖蝎,饴言蜜语毒含沙。这一首诗,单道那妇人嫉妒心计狠毒,在汉末时,有个故事,且说那奸相董卓,被司徒老王允诛戮之后,有李郭汜执掌朝纲,内中恼怒了太尉杨彪,大司农朱隽,暗奏献帝,想待要招致,曹操剿除奸党。又献一计,教李郭两个人自相残害,献帝大喜,亟开了龙唇问道:计将安出?杨彪奏道:臣闻郭汜之妻最是嫉妒,可令人于汜妻处用反间计,则二贼自相害矣。」说到这里,大猛已早生厌倦,大叱著道:「这叫什么曲儿,光说不唱,有何意味。」吴仁陪笑道:「将军休急,小人是说了再唱,一则清晰,二则是说书规矩,不得不然。」大猛道:「原来如此,既这样时,你先将这件事说与我听,郭汜是谁?以后是怎么中了计?后又怎样?都说与洒家知道。」吴仁说道:「这书是汉朝故事。」梁大猛道:「什么汗潮?要真的汗潮了,必要生疥。」吴仁道:「这朝是朝代之朝,乃从前汉王刘邦,坐了天下,刘秀又中兴一回,这曲是后汉三国的故事,原题是李郭汜大交兵一段节目,因他两个本都是强盗出身,后来作官,于董卓被诛后,又造了反,强著天子封了官职。后来因两下交兵,俱皆失利,两人又合在一处,一同造反。至后因李专权,他等事败,两人又望西逃去,忙忙如丧家之犬,自知也无地可容,只得又作了强盗。」梁大猛道:「那李是兀谁?」吴仁道:「也是强盗。」大猛笑了道:「这可是胡编排,既已作官,怎么还算为强盗?」吴仁笑了道:「书上说的,一字不假。将军是不大识字,于这宗俚俗的小曲儿上,又不理会。李郭汜原是强盗,一向做官,也全是强盗行为,如李韩暹等,更不肖说,本是强盗,想著作官,既做了官,仍想著做强盗,所以有后人编曲儿,作笑话说。」大猛笑了道:「这也不难,俺们也不知将来怎个说法?」因命军士在一旁设了座,叫吴仁道:「俺不知你却是个博学多闻、有智谋的,怪不得捐的钱谷这么爽快,容俺将来提拔于你。」吴仁谢了谢,忙与斟酒。正然欢饮,忽报县城里民都变了,吴仁大惊,急叫著士兵往探,因何而起。
20 原来于二因被著兵匪搅的人亡家破,逃至这里,当一名兵。这日因伺候刘友,忽闻著各家哭喊,同说把一城富户俱已抄检,有美妇女全行抢去。于二气得道:「这样活著,有何滋味?不及都一齐死了,倒也乾净。」因觅了一条木棍,进来也不管兀谁,劈头就打。刘友要跑,此时已躲闪不及,脑浆迸裂。于二又大声呐喊,众人一齐响应,先进县衙杀了吴仁老幼,亟命将城四门紧闭。众人都聚集议事,先开大狱,放了那富绅妇女。即举一人,作为首领。这人是寿张富户,又是秀才,姓孙名,表字玉珩,是年已八十馀岁。本不喜事,只因有众人逼迫,先点府库,将聚积各钱谷先行付还。一面商量,叫公差士兵等保护城池,孙玉珩道:「只有一件,如今也一无兵卒,二无器械,大军又现在城外,倘如杀入,如之奈何?老朽已这大年纪,死不足惜,可叹全城男女,性命岂不是自速其死。」说著泪流如雨,众人亦悲苦相对,并无计策。于二抗声道:「有古人说的好,二人同心,其力断金。又道是,一人拼命,万夫难当。今我们这么多人,又有城池,只要心齐,有何畏惧。」孙玉珩叹道:「话是如此,你看在四周各县,哪有救应?在贼窝里,焉能济事。」阶下有一人说道:「诸位勿忧,洒家倒有个计较。」众人看时,此人是马兵都头兼行刑刽子尹三旺,众人问道:「你有甚计?」尹三旺道:「俺不相瞒,俺也是公门中人,谁肯做贼?相交又有个朋友,叫混屎虫耿顺,他的妻子叫大母猪,只因与梁山离叛了,现今与粪里蛆常永来作内应,在圣人庙埋了地雷。不意因冰雪一化,湿了火线,如今还藏在我家,避人眼目。昨日又搜寻美女,亏了大母猪生的丑陋,倒占了便宜。不想常永已然兵败,他们也好生烦闷,等著官军那济州张三的军、李四的军,可巧又不能就来。今若有这人出来,我等要结了官军,定然无事。」孙玉珩大喜道:「如此甚好,就邀了这人来。」众人亦欢喜鼓舞,急延了耿顺夫妇到公厅上,大众商议,怎样破贼。这名叫人急作反,只因为水火刀兵,不堪其扰。谁能在德,将所有饥寒困苦,一概昭苏。语有云,何谓英雄,但堪心术,何为盗贼,只看行为。后事如何,下文分解。
21 第十九回 高俅杨进北面进兵 郭盛吕方南边备栈
22 话说耿顺本来与娘子两个欲投海州,因奉了宫振铎的军令,叫投了济州来。先取寿张,遂对著众人道:「俺有一计,可使那梁大猛全军崩溃。」众问何计?耿顺与尹三旺道:「事须严密。将圣庙所埋的那一木匣,连夜就埋于东门和这里大厅上。就请孙太公往大猛大营里禀告吴知县,就说这民变之事并非民变,只因有于二、尹三旺因见这库里银钱起了歹心,如今已辇运金银落西逃走。俺想要若如此说时,他等必信,就请著梁将军一同入城,俟著入座,俺们于四下埋伏,一同放火,地雷一炸,不怕有多少勇将一齐崩倒,岂不是灭了全军?」众人道:「此计甚妙。」遂一面安排下。次日一早,央著孙太公往营里来。
23 且说吴仁,因昨日关了城欲逃跑,大猛亦点派兵将正欲来打,忽有报道:「有城里孙太公辕门求见。」亟叫传入,有吴仁引领著跪于阶下,梁大猛喝道:「你是甚人?敢要谋反。」太公叩头道:「俺是良民,只因有于二、尹三旺见财起意,将库里金和银劫抢一空,害的小民十分痛苦。今乞著大将军赶紧进城,安抚百姓。」大猛还未及说话,吴仁先道:「下官的家眷哩?」孙太公道:「相公不幸,俱遭害了。」说毕,叹一口气,梁大猛大怒道:「好个刁民,等俺去捉了来,碎尸万段。」即点了军卒等,叫留了一队人看守妇女,自引全军,于这日正午时同了知县与孙太公,一直往县城里来。入了大厅,先察府库。忽又有施恩所派守城的将士等齐来叩见,吴仁哭的泪人一样,因看著老小等俱遭残害,跪下求道:「俺求著大将军,与俺报仇。」梁大猛道:「俺不杀尹三旺,誓不回头。」遂在阶前上了马,一来是不该绝命,二来是寿张百姓该遇此劫。将一出衙,闻轰的一声响,如山崩地裂之状,将一座大公厅,崩的坍倒。内里有吴知县等,俱皆砸毙。大猛大叫,情知已中了奸计。亟叫军卒随著快走,一语未了,四面已全然火起,大猛大叫,率领军卒们往东逃走。正遇耿顺领著有不少士兵截住厮杀,大猛因无心恋战,叫声看斧,随著把缰绳一带,向西便走。耿顺也紧紧追赶,杀至西门,只见有施恩部卒正来救应,忽一声喊,左边尹三旺,右�
URN: ctp:ws72583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3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