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96回 搜相府貪贓敗露 証國賊瓜葛相連

《第96回 搜相府貪贓敗露 証國賊瓜葛相連》[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作惡難逃自古言,奸謀敗露命難延。
2 貪贓誤國欺君上,今日弗遮前日愆。
3 文武五位大臣帶兵一千把龐府圍了,不獨府中家人驚慌,連王仁太監困住府中,慌張無主,一字也說不出。這班家丁到底不知圍困他府中何故,只得開了府門逃走。王仁是心懷了鬼胎的,趨趨縮縮,正要踱出府門而走,豈知五位大臣進了府堂。有呼延千歲,環眼圓睜,喝令將他拿住,待遲一刻,拿去見聖上。這王仁道:「乃是貴妃娘娘打發我來探望國太的。呼延老千歲,不要認錯了的。」呼延千歲說:「本藩不管你,到聖上跟前你再講話!」此時,龐國太達未聽明白王仁之言,急急忙忙走出外堂,就說聲:「列位大人,我家不犯朝廷律法,為何眾大人帶兵前來吵鬧,是何緣故?」包爺叫聲:「國太休要心煩,我們奉旨而來,要取西遼國送來的幾件寶貝。聖上要拿去看看的,問國太藏在哪裡?快即拿出來罷。」國太說:「大人哎,這是沒有的。」包爺說:「送禮之人,現在金殿上,國丈親口說出是有的,國太休得推辭,快快拿出來,以免動搜。」國太說:「大人哎,實真沒有,叫老拙哪裡去覓來?」崔爺說:「包大人,諒他不肯拿出來。」文爺說:「不必理論了,且去搜來。」蘇爺即吩咐眾人速速分頭查搜。這百餘人即領命查搜,龐府家丁紛紛逃匿。
4 此時國太已心震膽寒說:「相公不知如何露出機關的,平日我時常叫他及早回家鄉去罷,可恨他日延一日,只說不妨回答於我。今朝倘然搜出了,其禍不小。望神明遮過眾人眼目,搜不了真贓,方保無虞的。」
5 此時,包公走進他書房,想這奸臣平日還有許多奸端,今日趁此機會,細細搜查,或者還有什麼私弊、破綻處也未可知。四處查檢,只見書房內桌子上有一小匣,包爺揭開一看,有拆碎封面家書兩封。包爺拿起細看,這封書乃龐洪送與王正的第十三次的原書。又一封乃是孫秀與岳父的。這兩封信一連今日敗露出來,由龐賊立心不善,作惡太過,所以,日久月長以來,失於檢點。當即拾起來看,龐丞相寫去回書也在此匣,未曾燒毀。只為這是他內書房中,除了龐洪妻子之外,家丁、使女俱不許進去。若樓外書齋,家人要進去,也得進去的。故二書留在內書房,他不以為意,今朝落來包公手內,平日機謀,如今一旦敗露。
6 包爺即將二書藏於身中,步出書房,說知四位大臣,俱各喜悅,說:「這龐洪往日用盡千般鬼計陷害狄王親,他今惡貫滿盈,反使奸謀盡露,雖有女兒勢力也不能遮蓋了。」如若聖上仍要寬恕他,我等眾人齊口合攻,必要除了他的。」五位大臣正在言談,只見眾兵擁進大廳,上前稟明:「搜了幾樁精奇物件,藏在國太房中,是小匣兩個,藏了此物,不知是否?請列位老爺分辨。」此時五位大人開了拜匣,內有西遼王禮單一紙,眾人看過,將物件照禮單對過,一點不差。眾大人各說:「龐國丈欺君大逆,固罪重如山,國太也不能無罪的。」即吩咐兵丁將國太押解了,跟隨五位大人出了府門,進了午朝門。五位大臣呈上贓物,奏明天子。當時龍心大怒,喝聲:「你這老狗才,如此欺孤,所行全無國法。如今真贓現在,還有何言抵賴?」此刻龐洪雖極奸刁,也刁不出來了,一見西遼物件搜到來,內心戰戰,呆呆俯伏金階之下,口也難開。又有呼延贊奏道:「臣等奉旨前往國丈府中,有內監王仁見了臣等慌慌張張,形狀甚是可疑,臣將他拿了,伏乞聖裁。」包爺也出班奏道:「臣在龐洪書房內,查了兩封書,一封是龐洪送與驛丞王正的;一封是雄關孫秀送與龐洪的。今臣帶進,上呈聖覽。」仁宗天子細看二書,罵聲:「老狗頭!好欺君誤國也,毫不念惜國恩厚享,只圖私利,謀害功臣。你與御弟均是寡人至戚,且同為一殿之臣,為何與婿同謀一心,必要除他,到底有何深恨?今已機謀敗露,快把真情招了,細細奏上來!」此時龐洪越覺戰戰兢兢,說:「陛下哎,老臣罪該萬死!只求恩典,赦臣木石之軀,免臣身首之分,臣百世沾恩!」
7 這奸臣已象磕頭蟲一般的,連連叩頭不住,千言萬語地求天子開恩。這仁宗終於仁慈,見他苦苦哀求,心中不忍,有些回心轉意的光景。呼延千歲一看,說:「不好了,聖心有赦放奸臣之意了。如今若不趁此除了奸賊,何日得朝中安靜?」即出班奏道:「龐洪罪行滿貫,死有餘辜,按以蕭何六律,碎粉其尸,不足盡其咎,我主何用多疑?不若發與包拯,審明正法,伏惟我主准奏。」此時又有眾王爺、各位忠賢一同俯伏金階,同聲合奏說:「陛下哎,凡百姓人家有罪,必須官員審斷明白,誰是誰非,從公定奪,國法森嚴。今若龐洪,乃官居極品之臣,孫秀職為司馬,二人既是王親,久蒙聖上恩寵,理該忠心報國,豈容私通外國?翁婿同謀,欲害功臣?倘狄王親身遭其害,西遼兵起,誰人退敵安邦?並且驛丞王正有無通同謀害之事,未曾明白。如若聖上親詢,恐費龍心,伏乞我主,發與包拯審斷明白,當罪則罪,當赦則赦,免使朝臣個個心懷深憤。伏乞我主參詳!」
8 當下龐洪一人怎經得二三十大臣眾口齊攻,憑你有女兒作泰山依靠,也難擋數十門推山大炮了。此日就是仁宗王聽了群臣之言,也再難分辯,只得允准奏言,就降旨:「命包卿審斷分明,回複寡人便了。」包爺奏道:「臣啟陛下,此段案孫秀也是同黨,必須降旨雄關,拿進京來,對質王正,也是應當審其詳。且王仁內監乃是龐娘娘打發進去的,臣疑必是通風藏寶之弊。龐娘娘也該到案質詢。」天子說:「包卿哎,若說孫秀,孤即降旨差官拿他回朝便了。若說宮中貴妃,諒也不敢欺寡人,豈有通風藏寶之弊?卿家休得心疑。」包爺一想,聖上心果偏愛龐賊。如今欺君悖逆,尚且還這等舍不得這奸妃子。又奏道:「難免臣心狐疑,如若貴妃娘娘沒有通風藏寶之意,因何王仁天色尚未大亮就在龐府中的?聖上若交臣審辦,娘娘必要到案的。」仁宗王聽了包公之言,不覺氣惱起來,即開言說:「包卿必要貴妃到案,眾犯不必審了!」包爺說:「陛下哎,如此欺君賣國的奸臣,若不審明正法,將來我朝文武俱可效此為由,臣也要私通外國了!」天子聽了一想,這句話又是不錯的,便說:「包卿若要貴妃口供,須詢王仁的。若果貴妃有了罪,孤准依正法便了。」包爺想來:「若逼他龐妃到案,尚恐連這班奸臣也審不成了,且待審斷後,再作理論罷。」只得稱言說:「領旨。」
9 又有呼延贊說:「臣有奏。」此時天子也恢恢煩絮了,便說:「呼卿又有何事奏聞?」呼爺說:「臣思龐洪私通外國,貪贓私己,屈害功臣,罪大如天。為此,臣將國太拿下,現有兵丁押在相府,作何定奪處分,伏乞聖裁!」當下,仁宗天子被大臣駁奏一番,心頭覺得不快,又見龐洪如此作為,龍心震怒,甚是不安,只聞呼爺奏說,已將國太拿下,嘆聲:「憑卿如何處分便了。」呼爺說:「龐洪罪逆已深,依臣愚見,其妻子均法不能容的。可將國太暫禁天牢,全抄家產入於國庫。其子亦須差官當即拿捉回朝牢禁了,待包拯審斷明白之後,問罪正法。」天子說:「眾卿之言,恰為不差,但罪名未定,也須從寬緩罷。」正是:
10 喪盡良心奸佞輩,過逾法律罪深臣。
URN: ctp:ws72630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3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