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96回 搜相府贪赃败露 证国贼瓜葛相连

《第96回 搜相府贪赃败露 证国贼瓜葛相连》[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作恶难逃自古言,奸谋败露命难延。
2 贪赃误国欺君上,今日弗遮前日愆。
3 文武五位大臣带兵一千把庞府围了,不独府中家人惊慌,连王仁太监困住府中,慌张无主,一字也说不出。这班家丁到底不知围困他府中何故,只得开了府门逃走。王仁是心怀了鬼胎的,趋趋缩缩,正要踱出府门而走,岂知五位大臣进了府堂。有呼延千岁,环眼圆睁,喝令将他拿住,待迟一刻,拿去见圣上。这王仁道:「乃是贵妃娘娘打发我来探望国太的。呼延老千岁,不要认错了的。」呼延千岁说:「本藩不管你,到圣上跟前你再讲话!」此时,庞国太达未听明白王仁之言,急急忙忙走出外堂,就说声:「列位大人,我家不犯朝廷律法,为何众大人带兵前来吵闹,是何缘故?」包爷叫声:「国太休要心烦,我们奉旨而来,要取西辽国送来的几件宝贝。圣上要拿去看看的,问国太藏在哪里?快即拿出来罢。」国太说:「大人哎,这是没有的。」包爷说:「送礼之人,现在金殿上,国丈亲口说出是有的,国太休得推辞,快快拿出来,以免动搜。」国太说:「大人哎,实真没有,叫老拙哪里去觅来?」崔爷说:「包大人,谅他不肯拿出来。」文爷说:「不必理论了,且去搜来。」苏爷即吩咐众人速速分头查搜。这百馀人即领命查搜,庞府家丁纷纷逃匿。
4 此时国太已心震胆寒说:「相公不知如何露出机关的,平日我时常叫他及早回家乡去罢,可恨他日延一日,只说不妨回答于我。今朝倘然搜出了,其祸不小。望神明遮过众人眼目,搜不了真赃,方保无虞的。」
5 此时,包公走进他书房,想这奸臣平日还有许多奸端,今日趁此机会,细细搜查,或者还有什么私弊、破绽处也未可知。四处查检,只见书房内桌子上有一小匣,包爷揭开一看,有拆碎封面家书两封。包爷拿起细看,这封书乃庞洪送与王正的第十三次的原书。又一封乃是孙秀与岳父的。这两封信一连今日败露出来,由庞贼立心不善,作恶太过,所以,日久月长以来,失于检点。当即拾起来看,庞丞相写去回书也在此匣,未曾烧毁。只为这是他内书房中,除了庞洪妻子之外,家丁、使女俱不许进去。若楼外书斋,家人要进去,也得进去的。故二书留在内书房,他不以为意,今朝落来包公手内,平日机谋,如今一旦败露。
6 包爷即将二书藏于身中,步出书房,说知四位大臣,俱各喜悦,说:「这庞洪往日用尽千般鬼计陷害狄王亲,他今恶贯满盈,反使奸谋尽露,虽有女儿势力也不能遮盖了。」如若圣上仍要宽恕他,我等众人齐口合攻,必要除了他的。」五位大臣正在言谈,只见众兵拥进大厅,上前禀明:「搜了几桩精奇物件,藏在国太房中,是小匣两个,藏了此物,不知是否?请列位老爷分辨。」此时五位大人开了拜匣,内有西辽王礼单一纸,众人看过,将物件照礼单对过,一点不差。众大人各说:「庞国丈欺君大逆,固罪重如山,国太也不能无罪的。」即吩咐兵丁将国太押解了,跟随五位大人出了府门,进了午朝门。五位大臣呈上赃物,奏明天子。当时龙心大怒,喝声:「你这老狗才,如此欺孤,所行全无国法。如今真赃现在,还有何言抵赖?」此刻庞洪虽极奸刁,也刁不出来了,一见西辽物件搜到来,内心战战,呆呆俯伏金阶之下,口也难开。又有呼延赞奏道:「臣等奉旨前往国丈府中,有内监王仁见了臣等慌慌张张,形状甚是可疑,臣将他拿了,伏乞圣裁。」包爷也出班奏道:「臣在庞洪书房内,查了两封书,一封是庞洪送与驿丞王正的;一封是雄关孙秀送与庞洪的。今臣带进,上呈圣览。」仁宗天子细看二书,骂声:「老狗头!好欺君误国也,毫不念惜国恩厚享,只图私利,谋害功臣。你与御弟均是寡人至戚,且同为一殿之臣,为何与婿同谋一心,必要除他,到底有何深恨?今已机谋败露,快把真情招了,细细奏上来!」此时庞洪越觉战战兢兢,说:「陛下哎,老臣罪该万死!只求恩典,赦臣木石之躯,免臣身首之分,臣百世沾恩!」
7 这奸臣已象磕头虫一般的,连连叩头不住,千言万语地求天子开恩。这仁宗终于仁慈,见他苦苦哀求,心中不忍,有些回心转意的光景。呼延千岁一看,说:「不好了,圣心有赦放奸臣之意了。如今若不趁此除了奸贼,何日得朝中安静?」即出班奏道:「庞洪罪行满贯,死有馀辜,按以萧何六律,碎粉其尸,不足尽其咎,我主何用多疑?不若发与包拯,审明正法,伏惟我主准奏。」此时又有众王爷、各位忠贤一同俯伏金阶,同声合奏说:「陛下哎,凡百姓人家有罪,必须官员审断明白,谁是谁非,从公定夺,国法森严。今若庞洪,乃官居极品之臣,孙秀职为司马,二人既是王亲,久蒙圣上恩宠,理该忠心报国,岂容私通外国?翁婿同谋,欲害功臣?倘狄王亲身遭其害,西辽兵起,谁人退敌安邦?并且驿丞王正有无通同谋害之事,未曾明白。如若圣上亲询,恐费龙心,伏乞我主,发与包拯审断明白,当罪则罪,当赦则赦,免使朝臣个个心怀深愤。伏乞我主参详!」
8 当下庞洪一人怎经得二三十大臣众口齐攻,凭你有女儿作泰山依靠,也难挡数十门推山大炮了。此日就是仁宗王听了群臣之言,也再难分辩,只得允准奏言,就降旨:「命包卿审断分明,回复寡人便了。」包爷奏道:「臣启陛下,此段案孙秀也是同党,必须降旨雄关,拿进京来,对质王正,也是应当审其详。且王仁内监乃是庞娘娘打发进去的,臣疑必是通风藏宝之弊。庞娘娘也该到案质询。」天子说:「包卿哎,若说孙秀,孤即降旨差官拿他回朝便了。若说宫中贵妃,谅也不敢欺寡人,岂有通风藏宝之弊?卿家休得心疑。」包爷一想,圣上心果偏爱庞贼。如今欺君悖逆,尚且还这等舍不得这奸妃子。又奏道:「难免臣心狐疑,如若贵妃娘娘没有通风藏宝之意,因何王仁天色尚未大亮就在庞府中的?圣上若交臣审办,娘娘必要到案的。」仁宗王听了包公之言,不觉气恼起来,即开言说:「包卿必要贵妃到案,众犯不必审了!」包爷说:「陛下哎,如此欺君卖国的奸臣,若不审明正法,将来我朝文武俱可效此为由,臣也要私通外国了!」天子听了一想,这句话又是不错的,便说:「包卿若要贵妃口供,须询王仁的。若果贵妃有了罪,孤准依正法便了。」包爷想来:「若逼他庞妃到案,尚恐连这班奸臣也审不成了,且待审断后,再作理论罢。」只得称言说:「领旨。」
9 又有呼延赞说:「臣有奏。」此时天子也恢恢烦絮了,便说:「呼卿又有何事奏闻?」呼爷说:「臣思庞洪私通外国,贪赃私己,屈害功臣,罪大如天。为此,臣将国太拿下,现有兵丁押在相府,作何定夺处分,伏乞圣裁!」当下,仁宗天子被大臣驳奏一番,心头觉得不快,又见庞洪如此作为,龙心震怒,甚是不安,只闻呼爷奏说,已将国太拿下,叹声:「凭卿如何处分便了。」呼爷说:「庞洪罪逆已深,依臣愚见,其妻子均法不能容的。可将国太暂禁天牢,全抄家产入于国库。其子亦须差官当即拿捉回朝牢禁了,待包拯审断明白之后,问罪正法。」天子说:「众卿之言,恰为不差,但罪名未定,也须从宽缓罢。」正是:
10 丧尽良心奸佞辈,过逾法律罪深臣。
URN: ctp:ws72630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