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二十二回 假道童韩府丧命 死乞丐法场受刑

《第二十二回 假道童韩府丧命 死乞丐法场受刑》[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话说韩生见承光怒打道童,连忙上前劝解,小塘言道:「这孩子论来该打,且看韩贤弟分上,饶了他罢。」承光故意的把假怒收了,说:「只是便宜这个顽皮。」言罢落坐,四个人彼此叙读,这且不提。且说道童站了会子,把书童拉到二门外头说:「咱们顽罢。」书童说:「怎么顽呢?」道童说;」咱说大话顽罢,谁比谁说的大,谁打三刮子。」书童说:「我就先说。我是个财主。」道童说:「我是大官员,管著财主。」书童说:「我是个皇帝,又管著官员。」道童说:「我是个神仙,不服皇帝所管。」书童说:「我是个玉皇大帝管著神仙。」道童说:「我是玉皇老子。」书童说:「我是玉皇老子的老子。」道童拍手大笑,说:「你输了,从没见有老子的老子,过来受刮子罢。」道童就要去打,书童不服,两个人你争我嚷,立时反目,打将起来。小塘四人正然闲谈,听的外面连声吵嚷,四个人出来一看,乃是书童与道童厮打,韩生上前把书童拉开,扇了几掌,才要去安置道童,只见那道童往后一倒,绝气而亡。承光一见故意的双脚乱跳,说:「韩庆云我把你这个没规矩的恼徒,你奴才打伤人命,该当何罪?咱二人同去见官,我看你这个秀才有什么能处!」说罢,拉住韩生往外就走。小塘上前劝道:「徼贤弟,你且撒手,咱到书房之中有话慢慢商议。」承光闻言将手放开,同到书房之中,小塘向韩生言道:「韩贤弟,你惹的这祸不小,你约束不严,使书童打死道童,徼贤弟岂肯与你干休,纵然徼贤弟不告你,也不能私了这个人命。依著我说,你不如同俺出家,天下云游,也就没有事了。徼贤弟的话是好说的。」韩生说:「仁兄这话小弟不敢从命,我想出家人赖教乞食,除非是精一无二的人肯去走此道,小弟虽不算是财主,也还颇可过了。等著时来运转,一举成名,还要改换门风。今日纵然不依,就是成了官司,小弟也是不出家的。」小塘听说哈哈大笑说:「贤弟,你也太痴心了,既然不愿出家,跟我出去把那道童看看再作商议。」言罢四人出了书房,小塘用手把道童一指,说:「韩贤弟,你看那个道童是什么东西。」韩生走到跟前,低头一看,并非道童,原来是个中箭而死的兔子。韩生看了,呆呆的只是发怔。小塘说:「贤弟不必疑惑,无非是与你取笑,算是官司结了案吧!」言罢一齐大笑。韩生这才知道是小塘弄的法术,说:「兄长,叫你吓杀我了!宁可是取笑罢,不是真的才好。」四个人说笑一回,到了书房之中,用了晚饭。天晚各自安歇。一枝梅睡了会子,听了听天交二鼓,将近午夜,悄悄的爬将起来,开了房门,走出去,反身把门掩上。使出当年的手段,将身一纵,跳在房上,虽有两三层房子,哪里隔的住他?他又在院中来过,知道景氏太太在上房内住著,约摸著细软东西尽在上房,走到跟前,轻轻的将门撬开,掩身进去,翻箱倒柜,将那衣服首饰银钱等物,拾在一处,有小塘给他的神符,贴上了一道,出来将门端上,又把其他各屋内使用的东西,也俱拾在一处,贴上灵符,将他粮房中粮食囤上也贴了一道灵符。诸事已毕,找了一块黑炭,在影壁上画了一枝梅花,回到书房将门关上,仍旧睡觉。及至到了天明,书童把门乱敲,说:「相公,可不好了,不知哪里来了个狠贼,把咱偷的一无所有了。」韩生听说,魂不附体,爬将起来,开开门,往后就跑,小塘故意的惊道:「这是怎说,贤弟莫慌,待俺与你同去看看:「言罢一齐出门,来到后边,各处里一看,真真是精一无二。急的个韩生捶胸跺脚,几欲寻死。小塘说:「贤弟不必如此,奶奶也莫要悲伤,贼打火烧皆有一定之数,韩贤弟同我且到书房,有话和你商道。」言罢回至书房,向韩生言道:「贤弟,你昨日说若要出家,除非是精一无二,今日看将起来,乃是神差鬼使,应了你的言语。依著我说,急早回头,同俺出了家罢。」韩生听了,满眼落泪,说:「兄长,我现有老母在堂,如何能以出家?纵然讨饭乞食,也是不修行的。」小塘说:「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强你,你且再到后边看看,那贼又回来了。」韩生闻言连忙跑到上房一看。只见那些细软东西,尽在柜旁边里,接著又到各房里看了一看,原旧物件一概不少,喜的他眉开眼笑,跑至书房说:「兄长,小弟造化多了,诸样东西皆未拿去,如今俱已有了。」小塘说:「既然有了,我们也都心净,就此告别了罢。」言毕取过笔来,在墙上画了一只小船,同徼、苗二人跳将上去,说:「韩贤弟,你也上来罢!」韩生摆手,言道:「小弟胆小,不能上去。」小塘说:「既不上来,我们要告辞了。」言罢抛下一个柬帖,忽然不见。韩生愣了会子,伸手拾起柬帖,拆开一看,原来是四句诗词,朱笔写著:劝你出家头不回,闭门家内遇神贼。偷者原来是苗庆,去观墙上一枝梅。韩生看罢,走到后边,见那影壁墙上,果有一枝梅花,这才知道又是小塘弄的法术。吩咐书童把堆著的物件俱各收拾起来,见了景氏大奶奶,仍回波若寺去,这话不提。且说小塘三人,用遁法离了隐仙庄,不消半日,早到了北直保定府交界。一齐收了遁法,脚踏平地,小塘往东北一著,见有一股怨气,占一课,早知其意,说:「二位贤弟,我要上北京去救一位忠臣,你二人可到通州北门外店中等候。」言罢双足一跺,顿时之间,遁到北京城外。手上吹了一口仙气,往脸上一摸,当下变了形像,进了平则门一直走到四牌楼前,见有许多军校扎下法场。走至切近,问及众人,俱说是太常寺正堂慕怀古因得罪严嵩的儿子,被奸臣陷害,问成死罪,今日处决。小塘听说,往法场一著,只见桩橛上捆著一人,面如古月,鼻似悬胆,虽然是身有大难,却倒是并无惧色。小塘看罢点头赞叹,回身从帝王庙南夹道出砖塔胡同,过了石桥,低头一看,见桥下有个乞丐的死尸,看了看左右无人,照那死尸吹了一口仙气,立时变成慕怀古的模样,爬将起来。小塘又从囊中取出一道灵符,给那乞丐贴到头上,跟著小塘上了石桥,直奔法场而来。此时慕爷在法场以内,只等三道驾帖一到,就要开刀,小塘看了看,天将近午,急忙领著死乞丐来在法场之外,用手往西北一指,猛然间狂风大作,飞砂走石,迷人眼目,刮的刽子手、监斩官一些军兵人等俱都是袍袖掩面,不敢抬头。小塘趁势领进死尸,与慕爷解了绳锁,把死尸绑上,抓了一撮土尘往慕爷脸上一撒,借著土遁与小塘出了法场,小塘叨念真言,把风沙息了,同慕爷往通州而去。这且不表。且说风砂方定,三道驾帖已到,刽子手才要开刀,看了看,已经是个死人,连忙报与监斩官。监斩官说:「不论死活,给他一刀罢。」刽子手答应一声,走到死花子跟前,揪住头发呵哧一刀,人头落地,地下流了些紫血,监斩官验了首级,回朝交差。再说小塘同慕爷借著土遁来在通州北关无人之处,收了遁法,但只见慕爷昏迷不醒。小塘唤了他几声,慕怀古渐渐醒来,把眼一睁,看了看四顾无人,面前惟有一个儒者,心中不解,怔怔的只是发呆。小塘说:「大人不必狐疑,我学生救你脱了大难,逃到此处来了。」慕爷闻言,定醒多时,心中方渐明白,向小塘言道:「先生贵姓尊名?仙乡何处?素日并不识面,因何前来救我?还求先生说个明白。」小塘说:「学生姓济名登科号小塘,原籍辽阳人氏,只因功名不遂,弃家访道,曾遇真仙点化,普救众生。今知大人有难,所以特来搭救。」慕爷说:「虽承先生的美情,只恐歹人不甘心。」小塘说:「大人无虑,已有替身,在法场受刑,包管无事,请与学生同行,再作计议。」言罢迈步,方进了店,正遇徼、苗二人也是才到。四人合在一处,复出了店街。找在一块高粱地里边坐下,小塘把慕爷的姓名来历与二人说了,又把二人的姓名出身与慕爷说了,彼此谦逊了一回,小塘给了苗庆一块银子,立时叫苗庆买来道衣、道巾,与慕爷把囚衣换了,又叫苗庆到下店雇来四个驴子一齐骑上,直奔山海关的大道。往前行走。小塘说:「慕大人如今要速离北直,远走高飞,得保无事,但一路同行,须得改名更姓方好称呼,这如今趋吉避凶,你就改名为化吉罢。」慕爷说:「多谢美言,往后就以道友称呼。」小塘说:「化道友,你这官司倒是因何起呢?」慕爷说:「济兄,这个官司提起来,令人可恼。当初一日,老夫下朝回家,正遇见天降大雪,轿至草帽胡同,见一人冻倒雪内,是我一时起了善念,叫人把他扶到私宅,用热汤把他灌醒,他说他是苏州人,专会裱画,叫作杨振,昔日因投亲不遇,无有盘费,所以冻在雪中。我听了这话,叫人与他换换衣服,留在府内,时常裱些字画,吃穿之外,还加手工。谁知这个奴才不是好人,偶然看见贱妾玉娘有几分颜色,他就生了歹心,不知怎的投在严嵩门下,在严世蕃跟前暗进谗言,说我藏有的玻璃盏,价值千金,叫那狗子来与我要。那狗子听了这话,竟自写字差人前来。那时老夫不睬,给他来人空回。狗子因此怀恨在心,上本参我私通倭寇,朝廷不察详细,遂至屈打成招,问成死罪,所以绑赴法场。若非济兄打救,早作无头之鬼。」济小塘三人听了,因此嗟叹。四个人在路行走,非止一日。那日到了山海关上,商议过关,小塘又作起难来了。要知后事,下回分解。
URN: ctp:ws72661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