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五十六回自安张公会夜宿三站儿

《第五十六回自安张公会夜宿三站儿》[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却说鲍自安大喜道:「有个主意。」众人道:「有何主见?」鲍自安道:「即挂皇榜考取天下才女,而天下进京者自然不少,我等进京亦无查考了。以应考为名,得便将奸谗杀他几个,以为进见之功﹔况狄公现在京中,叫他作个引进,我等出头则不难了!」众人道:「我等一去,家眷、物件怎样安排?」鲍自安道:「口说无凭,拿一张红全简,骆大爷执笔。我等相好者,尽皆在此,愿去之人,书名于简,亦立出一个首领来,听他调遣。同心合意,方可前去﹔若不同心,则其事不行,皆因不一耳!」看官,这些人皆当世之英雄,生于荒淫之朝,不敢出头,无奈埋没于林下,岂昔真是图财之辈耳!今日一举,各自显姓扬名。正是有诗为证:
2 埋没英雄在绿林,祇因朝政不相平。
3 今朝一旦扬名姓,管教竹帛显威名。
4 却说骆宏勋执笔在手,铺下红简,尊鲍自安为首,写道:鲍福、花振芳、胡琏、胡理、巴龙、巴虎、巴彪、巴豹、巴仁、巴义、巴礼、巴智、巴信、任正千、徐苓、骆宾侯、濮里云、濮行云。
5 骆宏勋将在坐之人写完。鲍自安道:「还有一位忠义之人余大叔同行,不书名简上么?」众人道:「正是!」骆宏勋又写上「余谦」,其简上十九位英雄。书毕之后,鲍自安道:「凡书名于纸上,皆是忠义之人也。逢有患难,俱要同心解救,勿要畏缩而不前!」众人道:「那个自然。」鲍自安道:「将才花振芳的报子道,皇榜于八月十五日考试。我等初间即到,方才不慌迫。此刻已是七月二十五日了,各自回家,将细软物件打起包裹,桌椅条台并不值钱的粗物,仍封锁家中,连家眷一并进京,各寨喽罗,但愿随去而慕想功名者,叫他跟随前去,不愿去者,每人与他百金,各去为农商,也是跟随一场。」又道:「此去,潼关必得一人先为把守方妥。」众人道:「老师,潼关防备正是须得一英雄先去,望老师量材点用。差那个,那个就前去!」鲍自安道:「此大任,非胡二弟不可!我等也许不赴长安。女眷中有武艺者进京,无武艺者不可前去,都交付胡二弟带赴潼关等候,包裹行李连寨内愿随喽兵,亦先赴潼关。胡大弟亦在潼关等候,俟我等进京得手反出来时,你可向前抵挡一阵,我们等待稍歇。」胡琏兄弟二人一一领命。鲍自安道:「再烦骆宏勋大爷将进京并留潼关女将,亦要开出名来。」骆宏勋又提笔书名,写道:花奶奶、胡大娘、巴大娘、巴二娘、巴三娘、巴四娘、巴五娘、巴六娘、巴七娘、巴八娘、巴九娘、鲍姑娘、花姑娘、胡姑娘。进京者共十四位。又举笔开写留潼关者,写道:骆太太、徐大娘、修素娘、桂小姐。一共四位。
6 商议已定。次日,各自回家收拾物件,开发寨内喽兵。鲍自安亦著人自济南码头上,将所带来百十人唤来,公用调遣。未有五七日,各寨之人俱至老寨聚齐,计胡家凹带喽兵六百人,巴氏九寨共带两千一百馀人,花家寨愿随去七百馀人,共计喽兵三千四百馀人。定于八月初三日起身。鲍自安道:「我等许多人口,许多车辆,不可同日起身。喽兵中拣选干办者数人,跟我们进京,赶车喂马,馀者各把盘费,令他分开行走,在潼关聚齐,莫要路上令人犯疑。」众人深服其言。及至初三日前后,不日起身,奔京的奔京,赴潼关的赴潼关,一行人众,纷纷不一。这正是:各寨英雄离虎穴,一群好汉出龙潭。
7 鲍自安等在路非止一日。那日到了长安,进了城,祇见长安城内人烟凑集,好不热闹,天下也不知来了多少男女!众人行到皇城,才待举步进城,门兵拦住道:「什么人,望里乱走?」鲍自安道:「我等是送女儿来考的,欲寻歇店。」门兵道:「寻歇店在城外寻,此乃内皇城也,岂有歇店么?你既来应考的,现成公会,房屋又大,又有米食,不要你备办,岂不省你盘费!反要自寻饭店,真是个痴子!」鲍自安道:「我等外地人不晓得,望从中指教。」门兵用手一指道:「那两头两个过街牌楼当中,那个大门不是公会么!你到门前,说是来应考的,就有人照应。」鲍自安道声:「多谢指教。」领了众人倒回来至牌楼,举目一看:大门上悬了一个金字大匾,上写「公会」二字。鲍自安道:「你们门外站立,待我进去。」
8 将入大门,祇见门里立一张大条桌,上放著一本号簿,靠里边坐著两个人,见鲍自安走进,忙问道:「寻谁?」鲍自安道:「借问一声,这是公会么?我们是送女儿来应考的。」那二人道:「你既是送考人,还有同伴来否?」鲍自安道:「却还有人,亦系至戚,祇算得一起。」那人道:「报名上来。」鲍自安自想道:「我两人之名无人不晓,若说真名姓,不大稳便,须要混他娘的头!」乃答道:「我姓包名裹,字高象,金陵建康人氏﹔那个系我妻弟,姓化名善,字动恶,山东济南府人氏。那个系我一同相随到此。」那两个人写了个「孔曾严华」的个「华」字。鲍自安道:「不是这个字,他是化三千的『化』字。」那人连忙改过。花振芳在外暗骂道:「老奴才最会捣鬼,他自己弄出半个,将我弄掉半截。」那个人又问道:「几位应考的姑儿?」鲍自安道:「三个。」那人道:「多少送考的男女?」鲍自安道:「男连车夫共二十三个,女除应考三个外,还有十一个。」那人道:「三个应考姑儿,怎么就来了这些送考的男女?」鲍自安道:「长安乃建都盛京,外省人多有未至者﹔今乘考试,至亲内戚一则送考,二则看景致,故多来几个。」那人道:「不是怕你人多,祇是堂食米粮,恐人犯疑。三人应考,就打三人的口粮,岂有打三四十人的米粮,难于报名!」鲍自安道:「祇是有了下榻之所,米粮俺们自办罢了。」那人道:「且将人口点进,再为商议。」鲍自安道:「你们都进来,大叔要点名哩!」鲍金花在前,花碧莲居中,胡赛花随后。鲍自安指著道:「这三个亲身应考的。」上号的二人一见三位应考的姑儿,皆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三位之中,头一位姑儿尤觉出色。上号人道:「这三位姑儿芳名亦要上号。」鲍自安道:「头一个是小女包金花,第二个是化碧莲,第三个胡赛花。」上号之人欢天喜地上了号簿,将众人男女点进,拣了一处大大房屋,叫他们住下。
9 看官,你说那上号之人因何见了三位姑娘就欢天喜地?祇因张天佐兄弟二人,惟天佐生了一子,名唤三聘,定了武三思之女为妻,今岁已打算完娶,不料武三思之女暴病而亡。那武小姐生得极其俊俏,张三聘素曾见过,因此思想得病。张天佐自道:「我身居相位,岂不能代子寻一佳妇?」因启奏武后:做赛花教场,考试天下女子进京﹔又建一所公会,凡应考者,上号入内歇住,要拣选与武三思之女一样人品与儿子为妻。著了两个心腹家人:一名张得,一名张兴,专管上号。倘得其人,速来禀报,重重有赏。二人一见鲍金花生得身材人品与武小姐仿佛,故此大喜。将众人点进之后,张得对张兴道:「你在此照应,我进府通报,并请公子亲自前来观看。」笑嘻嘻的竟自去了。正是:欲获婵娟医人病,谁料佳人丧儿身。毕竟不知张三聘果来点看鲍金花否?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72946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