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二十卷

《第二十卷》[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见马抚髀
2
上问范延光见管马数。对曰:「见管马军三万五千。」上抚髀叹曰:「朕从戎四十年,太祖在太原时,骑军不过七千;先皇帝与汴军校战,自始至终,马数才万。今有铁马三万五千,不能使九州混一,是吾养卒练士将帅之不至也。老者马将奈何?」延光以马数多,国力虚耗为言,上亦然之。
3
受赂曲法
4
镇州士人刘方遇,家财数十万。方遇妻田氏早卒,田之妹为尼,常出入方遇家,方遇使尼长发为继室。有田令遵者,方遇之妻弟也,善货殖,方遇以所积财,令令遵兴殖也。方遇有子年幼,二女皆嫁。方遇疾卒,子幼不能督家业,方遇妻及二女以家财素为令遵兴殖,乃聚族合谋,请以令遵姓刘,为方遇继嗣。即令鬻券人安美为亲族请嗣。券书既定,乃遣令遵服斩衰居丧。而二女初立令遵时,先邀每月供财二万,及后求取无厌。而石、李二女夫教二女诣本府论诉,云:「令遵冒姓,夺父家财。」令遵下狱,石、李二夫族与本府要吏亲党,上至府帅、判官、行军司马、随使都押衙,各受方遇二女赂钱数千缗,而以令遵与姊及书券安美同情共盗,俱弃市。人知其冤。
5
府帅李从敏令妻来朝,惧事发,令内地弥缝。侍御史赵都嫉恶论奏,明宗惊怒,下镇州,委副使符蒙按问,果得事实。自亲吏高知柔及判官、行军司马及通货僧人、妇人皆弃市。惟从敏初欲削官停任,中宫哀祈,竟罚一季俸。议者以受赂曲法杀人,而八议之所不及,失刑也。安重海诛后,王贵妃用事,故也。
6
因事纳諌
7
冯道对:「太子食,有邪蒿,师傅以其名邪,令去之。况人事乎?」上退,问群臣「邪蒿」之义,范延光对:「无名之役,不急之务,且宜罢之。」自安重诲伏诛,而宦者孟汉琼连宫掖之势,居中用事,人皆惮之。因宰臣奏对,延光等深言「邪蒿」、「春冰」、「虎尾」之戒,欲惊悟上意也。上圣体乖和,冯道对寝膳之间,动思调卫。因指御前果实曰:「如食桃不康,翌日见李而思戒可也。」初,上因御李,暴得风虚之疾,冯道不敢斥言,因奏事讽悟上意。
8
秦王轻佻
9
秦王从荣之为元帅,轻佻浅露,狎近浮薄。列坐将帅,而与判官论诗;未跻大位,而许人祸福。由是中外忌惮,竟及诛败。上闻从荣伏诛,悲骇几落御榻,气绝复苏者再。由是不豫转增,以至晏驾。自云:「我今日自作刘窟头也。」
10
沈徽曲江吟温●附。
11
吴兴沈徽,乃温庭筠诸甥也,尝言其舅善鼓琴吹笛,亦云有弦即弹,有孔即吹,不独柯亭、爨桐也。制《曲江吟》十调,善杂画,每理发则思来,辄罢栉而缀文也。有温●者,乃飞卿之孙,宪之子。仕蜀,官至常侍。无它能,唯以隐僻绘事为克绍也。中间出官,旋游临邛,欲以此献于州牧,为谒者拒之。然温氏之先貌陋,时号「锺馗」。顗之子郢,魁形,克肖其祖,亦以奸秽而流之。
12
姜志认父
13
姜志,许昌人,自小乱离,失其父母,尔后仕蜀,至武信军节度使。先是,厩中圉人姜春者,事之多年,频罹鞭扑。一旦,告老于国夫人,请免马厩之役,而丐食于道路。夫人愍之,诘其乡贯姻亲,兼云:「有一子,随军入川,莫知存亡。」其小字、身上记验,一一述之。果志之父也。洎父子相认,悲号殒绝。志乃授父杖,俾笞其背,以偿昔日所误之事。举国嗟叹之。此事川蜀皆知。
14
王氏子知前生
15
唐四方馆主王鄑尚书,自西京乱离,挈家入蜀,沿嘉陵江下至利州百堂寺前。其弟年七岁,忽云:「我曾有经一卷,藏在此寺石龛内。」因令家人相随访获之,木梳亦存。寺僧曰:「此我童子也。」较其所夭之年与王氏之子所生之岁,果验也。其前生父母尚存。及长,仕蜀,官至令录数任,即王鄂。近闻殁于雅斜,往往灵语说事如平生。又言我为阴官云云,即记前生不诬也。
16
舒溥三斥三遇
17
舒溥者,万州人,麄解书记,事前恩州刺史李希玄,往广州谒嗣薛王,归装甚丰。于时,蜀兵部毛文晏侍郎、宣徽宋光葆开府、前陵州王洪使君,皆未宦达,舒子窃资而奉之。尔后三人继登显秩,而恃此阶缘,多行无礼于恩牧,因笞而遣之。始依陵州王洪,奏授井研令,寻为王公所鄙。次依宋开府,亦以不恭见弃,转荐于嘉牧顾珣。珣承奉贵近,误奏为团练判官,赐绯,转员外郎。未久失意,复疏之,俾其入贡,仍假一表,希除畿邑,实要斥远之。邸吏知意,表竟不行。淹留经年,乃诣堂陈状,只望本分入贡之恩泽。朝廷以其北面因依,莫测本末,优与拟议,转检校工部郎中。所谓三斥三遇也。愚尝览吴武陵为李吉甫相所误致及第,因类而附之。
18
杜何博士高讽附。
19
杜何博士,相国驸马悰之子,仕蜀至五转,无它才俊,止以贵公子享俸禄而已。耻其官卑,诣执政陈启,自述门阀,其末云:「昔年入贡,仕在花树韦吏部先德之前;即韦庄相也。今日通班,在新津冯长官小男之后。即少常锐也。」执政愍而慰之。
20
有高讽者,自云太尉诸孙,羁旅三川而多忤物。每叹求官不遂,遍告人曰:「何不还我罗城来?」盖以掌武所筑,蜀人安之。其疏阔皆如此也。
21
韦巽尪钝周仁矩附。
22
韦巽,太尉昭度之子也,尪懦蒙钝,率由婢妪。仕蜀,先主以其事旧,优容之,以至卿监。或为同列所讥云:「三公门前出死狗。」巽曰:「死狗门前出三公。」又能酬酢也。
23
周仁矩者,即蜀相庠之子,为驸马都尉,有才藻而庸劣。国亡后,与贫丐者为伍,俾一人先道爵里于市肆酒坊之间,人有哀者,日获三二百钱,与其徒饮啖而已。成都人皆嗟叹之。
24
中令忍欲王彦章附。
25
唐凤翔李曮令公,收蜀,充馈运使,于蜀城东门外下营。魏王与郭侍中入居蜀宫,玉帛子女,它人无复见矣。中令寂寞无以遣,适颍川陈昭符仕蜀,累剖竹符,早在岐山,微有阶缘,而得候谒,因求一美人以献之。有萧夫人者,乃蜀先主之宠爱也,曾赐与凤翔归降指挥使王胡忘其名。,赐名丞弇。王胡乃岐王赐姓,连「彦」字,卒后,萧氏寡而无子,其容态明悟,国人具闻。陈致媒氏,诱之而献。抱衾之夕,中令于窗隙中窥之,叹其妍妙,乃诘所来。左右方以王胡为对。中令止之曰:「王胡背恩投蜀,诚不可容。然其向来吾之子侄矣,此事不可。」遽令约回。时有知者,皆重中令少年而忍欲复礼,诚贵达人难事。颍川每为愚话之。
26
周彦章本姓王,以军功为金吾卫使。后主采选宫妓,王有女甚美,因命内人欲选入宫。王乃按剑曰:「某是先皇令与周氏作义男,本姓王,为众所闻也。岂有王氏女而事王氏乎?」因召左右小军将无妇者,以女衣襟结之,便为夫妻。尔后国变,王乃领兵于大安楼前,胁后主诛君侧韩昭等,即其事也。
27
何见鬼
28
王蜀时,阆州人何奎,不知何术而言事甚效,既非卜相,人号「何见鬼」。蜀之近贵咸神之。鬻银之肆有患白癞者,传于两世矣,何见之,谓曰:「尔所苦,我知之矣。我为嫁娉,少环钏钗篦之属,尔能致之乎?即所苦立愈矣。」白癞者欣然许之。因谓曰:「尔家必有它人旧功德或供养之具存焉。亡者之魂无依,故遣为此祟。但去之,必瘳也。」患者归视功德堂内本无它物,忖思久之。老母曰:「佛前纱窗,乃重围时它人之物,曾取而置之,得非此乎?」遽令撤去,仍修斋忏,其疾遂痊。竟受其钏之赠。
29
何生未遇,不汲汲于官宦。末年祈于大官,自布衣除兴元少尹,金紫,兼妻邑号,子亦赐绯。不之任,便归阆州而卒,预知死期也。虽术数通神,而名器逾分,识者知后主之政,悉此类也。
30
孙卵斋
31
嘉州夹江县人孙雄,人号「孙卵斋」,其言事亦何奎之流。伪蜀主归命时,内官宋愈昭将军数员,旧与孙相善,亦神其术,将赴洛都,咸问其将来升沉。孙俯首曰:「诸官记之,此去无灾无福,但行及野狐泉已来税驾处曰:『孙雄非圣人耶?此际新旧使头皆不见矣。』」诸官皆疑之。尔后量其行迈,合在咸京左右,后主罹伪诏之祸,庄宗遇邺都之变,所谓新旧使头皆不得见之验也。愚同席备见说,故记之。
32
冯见鬼
33
遂宁有冯见鬼忘其名。,似有所睹,知人吉凶。颍川陈绚为武信军留后,而刘令公知俊交替,摭其旧事,叠有奏论。冯生谓颍川曰:「府主虽号元戎,前无旌节所引,殆不久乎?幸勿忧也。」未逾岁而彭城伏诛。
34
有官人林泳者,本闽人也,尝谓僚友曰:「安有生人而终日见鬼乎?无听其妖。」冯闻之甚不平。或一日,对众谓之曰:「阁下为官,多不克终,盖曾杀一女人为祟,以公禄寿未尽,莫致其便。我能言其姓名,公信之乎?」于是惭惧,言诚于冯生,许为解其冤也。它皆类此。
35
休公真率
36
沙门贯休,锺离人也,风骚之外,精于笔札,举止真率,诚高人也。然不晓时事,往往诋讦朝贤,它亦不知己之是耶非耶。荆州成中令问其笔法非耶,休公曰:「此事须登坛而授,非草草而言。」成令衔之,乃遽于黔中因病以《鹤诗》寄意曰:「见说气清邪不入,不知尔病自何来。」以诗见意也。
37
冯涓大夫有大名于人间,沦落于蜀,自比杜工部,意谓它人无出其右。休公初至蜀,先谒韦书记庄,而长乐公后至,遂与相见,欣然抚掌曰:「我与你阿叔有分。」长乐怒而拂袖。它日谒之,竟不逢迎,乃曰:「此阿师似我礼拜也。」自是频投刺字,终为阍者所拒。休公谓韦公曰:「我得得为渠入蜀,何意见怪?」道门杜先生,亦以此疏之。
38
国清寺律僧尝许具蒿脯,未得间。姜侍中宅有斋,律僧先在焉,休公次至,未揖主人大貌,乃拍手谓律僧曰:「乃蒿饼子何在?」其它皆此类。通衢徒步,行嚼果子,未尝跨马。时人甚重之,异乎广宣、栖白之流也。
URN: ctp:ws73226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3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