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明語林卷十

《明語林卷十》[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術解
2
劉誠意少嘗與夏煜、孫炎輩遊西湖,望西北雲成五色,光射湖水。眾謂慶雲,擬賦詩。劉獨引白,慷慨曰:「此王氣也。在金陵。後十年有英主,我當輔之!」
3
高祖與友諒鏖戰鄱陽,劉誠意忽躍起大呼,上亦驚起,誠意手揮,急令更舟。坐未訖,顧前舟已為炮碎。
4
劉青田在建德,適張士誠來伐。李岐陽文忠奮欲戰,青團固止,曰:「不三日,賊走矣。」三日登城,望顧其下曰:「賊走,急追勿失!」眾見壁壘旗鼓如故,疑不敢發,往視,果空壁,竟追取其帥。
5
周顛仙自南昌從太祖時,自言入火不熱。上命巨甕覆之,積蘆五尺許。火盡啟視,端坐如故。寓蔣山,與寺僧怒,不食已半月。帝幸翠微,召之,步趨如常。帝曰:「能不食一月乎?」對曰:「能。」乃坐之密室,廿有三日,上至賜食,乃食。
6
太祖將援南昌,問顛仙:「陳氏方強,吾此行何如?」顛仙仰視良久,曰:「此上無陳氏也。」因命從行,舟次皖城,無風不能進。上問之,曰:「行且風矣!」不數里風作。
7
張三原缺,豐不修邊幅,人謂之邋遢。日行千里,靜則瞑目旬日。一啖斗升俱盡,時或辟穀,數月不饑。
8
孝陵嘗微行至一寺,群僧悉出,伏迎道左。上問:「若何以知朕至?」對曰:「鐵冠道人云。」因召至,上方食餅未半,問:「道人能先知,當言我國事。」道人乃誦語數十,有曰:「戊寅閏五龍歸海,壬午青蛇火裏逃。」後悉如言。
9
建文之生,高帝知其不終,乃以匣錮之,戒曰:「嬰大難乃啟。」及金川失守,內璫捧匣至。發視,得僧牒楊應能名,及髡具緇衣,遂髡髮從隧道出。
10
程編修濟有奇術。建文小河之捷,勒名紀功,濟時在軍中,夜起祭,人莫解者。及成祖至徐州,見碑大怒,趣左右椎碎之。椎再下,遽命止,籍其名後按族之。濟名正當椎脫,遂免。
11
姚廣孝嘗游嵩山佛寺,袁珙相之曰:「寧馨胖和尚,目三角影白,形如病虎,性必嗜殺,它日劉秉忠之流。」燕王聞之,因召至燕,與使者飲酒肆。王易服,雜衛士中入肆,珙一見,趨拜曰:「龍姿鳳質,天高地厚,大明麗中,神略內蘊,真太平天子!」王曰:「度何時?」對曰:「年踰四十,紫髯過臍,其候也。」世傳二語曰:「辨宰相子嵩山佛寺,識天子子長安酒家。」
12
徐武功陰陽方術,無不精貫。正統末,熒惑入南斗,徐語其友劉溥曰:「禍作矣!」急遣其室以行。及南宮復辟,眾就武功謀。武功升堂而視象緯,曰:「事在今夕,不可失也!」
13
英廟北狩,瞽者全寅筮得乾之復寅,附奏曰:「大吉四,初應也,初潛四躍。明年,歲在午庚。午,躍候也;庚,更新也。龍歲一躍秋潛,秋躍浹歲也。明秋,駕當復繇勿用,應或之。或之者,疑之也。還而復也,幽然象龍也,數九也,四近五躍,近飛龍在丑。丑曰赤奮若,復在午,午色赤也;午奮于丑,若順也,天順之也。其于丁象,大明也。位于南,火方也。寅其生也,午其王也,壬其合也。其復辟,當九年之後,歲丁丑,月寅日午,合于壬乎。」後悉如言。
14
韓公雍總督兩廣,獲術者,懼惑眾,命斬之。公試問曰:「知斬汝者誰?」曰:「緋衣人。」公命更白衣斬之,問其人,乃裴姓也。
15
劉偉知府比病,命其子曰:「即死毋埋我。」死後,鄉人往往見之。劉氏聞之,發棺視,唯一履在。
16
嚴分宜日集天下堪輿,遍求吉壤,有術者指一地曰:「葬此,後子孫當相天下。」如言啟土治窆,內有古冢,按碑識,乃是分宜遠祖。
17
巧藝
18
冷起敬少從沙門,更業儒,初不解畫。一日,于四明見李思訓筆法,忽發胸臆,效之月餘,山水人物,尤加工麗,遂入神品。尤精音律,為太常協律郎,郊廟樂章,多所裁定。
19
王安道畫師夏圭,評者謂行筆秀勁,布置茂密,作家士氣咸備。及游華山,見奇秀天出,乃知三十年學畫,不過紙絹相承,指名家效。于是屏去舊習,以意匠就天則。人問所師,曰:「吾師心,心師目,目師華山。」作圖四十,記四篇,詩百五十首。云:「文章當使移易不動,匆與馬首之絡相似。」
20
宋文憲一黍上能作十餘字。
21
高廷禮詩既有名,山水尤妙。或求畫者,輒自戲曰:「令我作無聲詩耶?」時稱廷禮「二妙」。
22
謝孔昭每營一障,庋或踰年,舉筆立就。蘇性初為人畫,一幅終歲不成。時人語曰:「謝速蘇遲,各極其致。」
23
岳季方書法高簡,旁通雕繢。嘗戲畫蒲萄,遂稱絕品。
24
周文安洪謨嘗手製《旋璣玉衡圖》,以木代之,規劃精巧。
25
沈石田每營一障,長林巨壑,小市寒墟,高明委曲,風趣冷然。使覽者若雲霧山川,集於几上。
26
王敬夫將填詞,以厚資募國工,杜門學按瑟琶、三絃,曲其技而後出之。康德涵於歌彈尤妙,每敬夫曲成,德涵為奏之。
27
豐道生坊家蓄古碑刻既富,一一臨摹,自大小篆、古今隸、草,無不明了。其中年得意處,殘篇小碣,人驟見之,莫以為今人。
28
周伯器界畫烏欄,信手與目,未嘗折紙為範,而毫髮不爽。
29
梁辰魚善度曲,囀喉發響,聲出金石。崑有魏良輔者,造曲律。世稱崑山腔者,自良輔始,而辰魚獨得其妙。
30
祝希哲少度新聲,傅粉登場。即梨園子弟,自謂弗及。書法自《急就》迄虞、趙,上下千年,具臻神妙。
31
楊忠愍受樂于韓苑洛,閉戶耽思,夢舜授以黃鐘,遂合呂律試樂之。日有九鶴,飛集於庭。
32
諸生汪宗孝有義概,好拳捷之戲,緣壁行如平地,躍而騎屋,瓦無聲。已更自簷下屹立,不加於色。偃二丈竹水上,驅童子過之,皆股栗,乃身先往數十過,已復驅童子從之。
33
馮子履備兵雲中,屬彞酋那吉人市操強弓,請與戲下士角射。公曰:「吾與若射。」鹵射利近,乃特選其侯。公連射皆中,酋盡輸其衣裘鞍馬。已乃前其侯,使自射而賞之,復盡予所奪,酋大愧服去。
34
方子振八歲知弈,時于書案下置局布算,專藝入神。年至十三,天下無敵。
35
西洋人利瑪竇,精歷象推算、勾股圭測之術,規玻璃為眼鏡,燭遠者見數百里外物,顯微者能鑒疥蟲毛爪。范銅為小鐘,以繩貫懸之,機關相輸軋,應時自叩,周十二辰,刻漏不失。他所製器,皆機巧眩人,從來未有。
36
企羨
37
楊鼎鄉薦,聞陳祭酒敬宗之賢,乃求入南監。不攜一僮,躬執爨事。
38
楊仲舉講道胥溪,生徒日眾。楊文貞自廬陵來,邂逅求館。公叩其中而善之,乃告主人曰:「吾不足為若師,當求我所師者事之。」遂辭去。
39
文清初授御史,文貞當國,令人邀文清一識面。文清謝以糾劾之任,無相識理。一日,楊于班行中識之,曰:「薛公見且不可得,況可得而屈乎?」
40
楊東里一日新修廳事,戒家人亟治具。往邀楊仲舉過飲,曰:「門戶初闢,必一君子先行。」
41
張益初與夏昹同年,俱喜作文寫竹,後累見益作《石渠閣賦》出己上,遂不復作文;益見昹竹妙絕,亦不復寫竹。
42
張司馬悅任留都,雖中官皆敬禮之。守備陳某嘗設席,獨延公置上坐,子弟問:「更召何入?」曰:「他人那可同此席?」
43
賀給事欽聞陳白沙議論,歎曰:「至性不顯,寶藏猶埋。世即用我,而我奚用焉?」即日解官歸,執弟子禮。既歸,肖白沙小像,懸於家。有大事,必咨啟而行。
44
劉閔恭日無二粥,身無完衣,而處之裕如。徐貫、劉大夏每拜其門,輒曰:「今之顏子。」
45
耿文恪為禮書時,嘗謂人曰:「吾暮自部歸,必過三原王公門,見蒼頭每持秤市油。吾雖貧,入仕未常市油,見之不能無深媿。以是每過,輒面城而行。」
46
陳粹之按察豫章罷歸,無以朝夕,月廩於公三石。南州人過者,輒望其閭而拜。
47
有朝鮮使,於鴻臚寺見舉人劉甲,問知其貫,曰:「是劉公鄉人耶?公起居何似?」劉問故,曰:「吾聞中國李西涯、劉東山久矣!」後劉公遠戍安南,使貢者問廣令曰:「劉司馬遠戍西鄙,得毋恙否?」
48
嶺南人遊國學,北中人士必問之曰:「遊白沙先生門否?」以一字一墨為驗,而因以輕重其人。
49
蔡虛齋友寧永貞、孫九峰,拜何椒丘,願為弟子。既又友儲殖庵、楊月湖,好古獨信,貞風淵軌,使人躁息妄消。
50
徐健嘗與白良輔論學,不合而罷。比曉,白詣徐,叩門揖曰:「吾中夜乃思得之,始知吾子賢予遠甚。」
51
邵二泉寶云:「論名臣,于正統、景泰間,劉忠愍敦君臣大義,章恭毅明國家大紀,于肅愍建社稷大功;皆願為執鞭,而不可得!」
52
許襄毅謂邢知州曰:「吾遙知關西有二高,一為華岳,一為雍世隆。」
53
劉瑾慕康德涵才名,欲招致,康不肯往。及獻吉繫獄,康慨然詣瑾。瑾大喜過望,延置上坐,急趨治具。康曰:「僕有所言,許我乃得留。」瑾曰:「惟先生命。」康曰:「昔高力士為李白脫靴,君能之乎?」瑾曰:「請即為先生脫之。」康曰:「僕何敢當李白?李夢陽之才,百倍于白。一不當公,遂下之吏,亦安肯屈白乎?」瑾從屈謝。明日,夢陽得釋。
54
王龍溪少年任俠,日耽飲博。陽明欲一晤,不可得,令弟子六博投壺,歌呼飲酒。因命密瞷龍溪,隨至酒肆,索與共博,龍溪笑曰:「腐儒豈能爾?」曰:「吾師門固日如此。」龍溪大驚,求見陽明,一接眉宇,便稱弟子。
55
廖道南曰:「予在翰林。見有亭一區,曰『柯亭』,有柏二株,曰『柯學士柏』。抑何流風遺澤,令人永矢勿諼?」
56
胡原荊為御史,言事侵中貴人,削藉從戶部給繻。跨一驢,都門客爭勞之,一中貴人沃之酒,以好罽衫強被原荊背,曰:「毋謂我曹無人,即從君死不難也!」
57
文徵仲望隆朝野,周王以古鼎、古鏡,徽王以寶缶珍貨幾數百鎰,求餽曰:「王無求于先生,不爾,仰慕之私無以自致。」先生固謝勿啟。四夷貢道吳門者,爭望里而拜,以不得見文先生為恨。
58
黃憲副卷孤介悃朴而甚好客,常服犢鼻衣,身自臨庖。一日,耿楚侗來詣,縱談名理,因及疆場,奮臂自矢。已,有婢從屏間曰:「烹雞已熟。」時劇談方適,應曰:「少需。」如是者三,乃起入治具,盥手更出,歡笑移日,胾肋狼籍,了不為意。楚侗出語人曰:「吾乃今遊羲皇世矣。」
59
陸子淵云:「章楓山樂易不事邊幅,喜與後生談論,終日忘倦。言若不甚切深,而其應皆如景響,所謂國家之蓍蔡。」
60
李尚書古仲嘗言:「劉清惠觴予峴山逸老堂,了無夙具,旋以乳羊博市沽,風雨蕭蕭,欣然達夜。」
61
顧涇陽憲成曰:「自予十歲時,聞海忠介名,真如天上人,不可及;既稍知學,讀忠介《直言天下第一事疏》,其有功於社稷,可千萬世。」
62
唐荊川以古文負重名,胡梅林嘗出徐文長所代,謬謂己作。荊川驚曰:「此殆輩吾!」後又出他文,荊川曰:「向固謂非公作,然其人果誰耶?願一見之!」乃呼文長偕飲,結歡而去。
63
一直指按粵,惡萬公士和,欲捃摭之。時黃公佐家居,高不可致,忽出謁直指。直指心喜能致公,自起迎公,公入揖曰:「老夫久不詣公府,今為萬君來。聞欲涅之,其人亦安可緇?」
64
萬士和之饒,唐原缺以雙磁罌贈之,曰:「饒非乏磁,而予以磁贈,知君不取磁於饒也。」
65
山人陸中行,吐納風流,寄詞逸婉。弄扁舟五湖間,信風來遄。一日過吳門,黃淳甫異之,灑灑晨夕,拍浮曰:「見陸生,引人自遠,何必山水?」
66
趙高邑吏部南星,過王半庵司空原缺,圖史縱橫,異香絪繞,少為流連。歸歎曰:「司空故有佳致,不及陳少宰口口於廷自有香也。」一日,語葉福清向高曰:「冢宰不足喜,喜與陳孟諤同官。」
67
袁公安宏道,于陶石簣望齡樓架上,得一闕編,惡楮敗煤。挑燈讀之,驚呼問:「誰作?今耶,古耶?」已知徐文長,兩人躍起,燈影下且叫且哦,僮僕皆錯愕起。公安向人或作書,必首稱文長先生。有來詣者,即出詩與讀。
68
陳臥子子龍舉進士,客來賀,則曰:「一第不足喜,所喜者出黃石齋先生門下。」
69
劉念臺宗周家居,閉門掃軌。給事中徐耀請見,念臺謝之。耀曰:「昔人不得見劉元城,以為如過泗州不得見大聖。耀若徒返,亦何顏對鄉里父老?」都督劉應國見,輒涕泗再拜,自言:「不遠萬里,接遘名賢,喜極難為情,不自禁其悲哽。」
70
周仲馭見劉念臺,念臺留飯。仲馭語人以匕著長短若何,杯盤小大若何,為一生未有之榮。
71
沈徵君遊金陵,年未弱冠。時鄭玄嶽為司農,於同邑徐生得其文,嘖嘖欣賞。便投刺相訪,折節定交。嘗命其於留之書舍,子適他往,公怒笞之,曰:「沈生天下士,可同他客乎?」
72
徵君足跡不涉城市,垂四十年。當事委曲納交,罕得見面。有別駕跡其在僧剎,潛追躡及之。退語人曰:「今年晤沈耕岩,前年捫黃山天都峰,都忘塵世。二者,吾任寧國大快事,亦生平大快事!」
URN: ctp:ws73237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