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十九回

《第十九回》[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是时,灵宅子查得三缄久绝求道心念,依山傍水,选地而居,株守庭帏,事亲与耕田共乐。因发叹曰:「枉劳群仙议及,虚无临凡脱化数年之久,前幽关,后命门,上黄庭,下关元,一毫不解,安望玉池之水灌及灵根哉!紫霞当日不命根深蒂固者肩此巨任,而偏选及虚无子,计殊左矣。倘久任其悠游道外,一旦为财色所迷,不惟阐道难期,而且坏道弗少。吾不预为整顿,有负道祖一片慈仁。」遂命守洞童儿约集诸仙,再议问道之士。童儿领命,四处洞府拜请仙真。
2
一时虎啸龙吟,鸾飞凤舞,同集灵宅子洞内,列坐其间。
3
中有丹法子、法海子、金胎子、子丹子、神室子、阳神子以及至等子、至空子,同声问曰:「灵宅真人命得童儿来洞相邀,或论道于三关,或讲玄中昆仑,吾等愿领略之。」灵宅子曰:「明性教人,灵通在汞之窍,诸真深造,过于吾者多矣,何敢班门弄斧,贻笑大方?吾之约集诸真来吾敝洞者,特为大道计耳。」子丹子曰:「所计为何?」灵宅子曰:「前岁王母见世之求道者不知前降后升,乃自然坦道,尽以左上右下,正轨不遵,始请道祖阐明,归于画一。道祖传命群真,确议阐道之仙,共推紫霞。紫霞选及门人虚无子脱胎入世,引诱学道者以从正轨,灭却邪宗。忆自虚无临凡廿馀载矣,犹然一团顽石,毫道未知,而今株守在家,访道之心已灭。吾欲另遣各家弟子化身阐发,俾道速明,不识诸真以为可否?」阳神子曰:「倘另遣弟子,仍似虚无弃道不求,又将何说?」至空子曰:「尘世陷人,深有万丈,以虚无子仙根孔固尚且如此,而尔我之门人可知矣。不如请及紫霞,同催阐道,彼必有法以督三缄之为愈焉。」丹法子暨诸真曰:「至空子之计甚妙。」即命童儿驾动飞车,往请紫霞。
4
紫霞闻诸真相招,知为阐道之说,遂驾祥光来灵宅子洞府。
5
诸真迓入坐定,至清子曰:「曩者真人领旨,独任阐道之劳,遣得虚无换骨临尘,已廿有馀岁,道中底蕴,大约精习,可以引人入胜,能灭旁迕之门矣。」紫霞曰:「自领旨后,聚仙台前众真议及虚无,各以此子仙根深厚,临凡入道不难。孰知以至深至厚之根,偏易陷于名利。弟子使彼受辱匈奴,今虽名利淡然,而求道无心,恨不能化及一时,缓缓俾伊父母辞尘,然后引入道门,谅自易耳。」至空子曰:「此任匪轻,宜急教尔门徒食彼胎津,以得道妙,使之阐于人世,方不负道祖雅意与众真推尊。」紫霞曰:「谨领雅教。俟三缄脚跟立定,弟使一虚无圈子固彼灵根,自然蕴结胎婴,借外功以为阐道计。无如事在缓而不在急,未可以一蹴而企也。」诸真曰:「紫霞之言固是,总宜放诸胸次,不可以度外置之。」言已,纷纷散去。
6
紫霞知是灵宅子举此一番异议,因谓之曰:「吾弟子即尔弟子,尔亦宜代为设策,引以入道,奚以袖手坐观成败乎?」灵宅子曰:「尔弟子之教之自尔,应是道高根固,不染泥涂。吾辈何人,敢训尔之佳弟?」紫霞曰:「尔不敢教,何起异议以约诸真?推尔之心,既约诸真,谅必欲夺阐道之任。吾即复道祖命,将虚无子撤回,让尔又遣门人脱胎尘世。」灵宅子曰:「此心吾固有之,奈诸真不从,同奏道祖耳。」紫霞曰:「何必群真,尔我亦可。」即携其手,竟投八境宫中。群仙得知,相阻云头,解劝而罢。紫霞归洞,暗思灵宅子有此异议,又是一坏道之根也,咨嗟太息者久之。
7
却说灵宅子心病既被紫霞指出,复见诸真己议弗从,静坐洞中,闷闷不乐。适有门徒总真童子外出归来,询及灵宅子曰:「吾师今日相约群真,若何计议?」灵宅子曰:「诸真不从吾言,反受紫霞一番斥责。」总真童子曰:「前有虚心子,不服虚无子肩此大任,故脱生七窍以坏道门。师欲仇复紫霞,不若迷弄此人而教以坏道之策。」灵宅子曰:「尔言甚合吾意,但不知七窍此刻作何事故?」总真童子曰:「吾愿四处访之。」灵宅子曰:「尔如访得,急回洞府告吾,吾自有以教七窍焉。」总真童子遂站上云头,欣然而去。
8
七窍自九柏庄归后,负疾已愈,又别萱庭,由东而西,以访良友。征途内凡遇名山古刹,必盘桓玩赏,或一二日、三五日不等。时当二月下旬,禁火之天,家家拜扫。七窍得此春气和暖,策马缓行,不觉午烟炊馀,日影西逝。正觅息肩之所,前行六七里,瞥见丛林高耸,境界不同。询之老农曰:「前面丛林,刹耶,观耶?」老农曰:「观也。」七窍曰:「何名?」老农曰:「是观名心神,观内之门有三:首重门曰关元,次重门曰中极,三重门曰会阴。三重能到,内有池为中池,有厅为神厅。厅极洁净,原无渣滓,外人不准入之。」七窍曰:「是观有此佳境,可以游览数朝矣。」老农曰:「不特此也,中一老道号子精子,能养神火,能积坎水,以受精符,不比凡胎。
9
如入是观而得晤,可以延龄益寿,长生为老焉。」七窍曰:「此道寿算几何?」老农曰:「自有天地,此道已在,乌得计其寿算哉!」七窍闻老农言,急欲入观以觇其异,于是加鞭策马,竟奔丛林。
10
刚到山麓,钟声一杵,直与天外红霞而并落。七窍入于耳而醒于心,曰:「声从空处来,仍从空处散;释门了空空,道由空际炼。是空又非空,欲见不得见;此理究如何,总在心头愿。」其在七窍虽信口歌之,而不知道即寓乎其中也。歌声甫毕,拾级而登,已到观前。门外一坊,上鎸二大金字曰「幽关」。
11
过坊回视,坊后又鎸二字曰「命门」。由坊直进,阶级赴上,即是观之首门,额曰「先后分天」。从首门而入,则正观在焉。
12
极目视去,两旁窗棂排列,知为左右厢房。七窍来至正观之中,人影渺无,大声呼之。左厢来一老道,黄发儿齿,近而询曰:「子为谁?呼吾何事?」七窍曰:「吾族常氏,贸易归来,迷却途程,兼之天晚难行,欲于此借宿一宵,祈道长容纳。」老道曰:「敝观甚阔,借宿何妨。」言讫,转身入内,捧茗出献。
13
茗后,询曰:「行人食乎?」七窍曰:「未也。」老道似已先知,即抬黍出。
14
七窍食毕,闲坐厢内,老道陪之。七窍曰:「闻得贵观有长生老道,其信然欤?」老道曰:「吾观本有此道,住于殿后神庐,从不与人轻相晤对。」七窍曰:「敢烦道长先为致意,俾吾一晤,可乎?」老道曰:「此道性情奇古,要晤彼者,自去晤之,但神庐外有门三焉,能入关元门,则中极门难通,能入中极门,则会阴门难进;如三门能入,至于会阴,历神庐不远矣。」七窍曰:「长生老道号子精子乎?」老道扫:「尔何知?」七窍曰:「闻之老农耳。」老道曰:「子精子常谈四语,尔如能解,必辟门以待。」七窍曰:「四语如何?」老道曰:「无中生有有生无,有有无无一笔涂;有若无时无若有,大道传来未有初。」七窍吟咏数十遍,不解所说何事,俯首沉思。
15
老道曰:「子能解乎?」七窍曰:「不能。」老道曰:「如不能解,休望晤彼也。夜深矣,子受况瘁之劳,可就寝矣。」遂持红炬,导入密室,牀榻帐被,极其洁净。老道将炬置于案上,飘然竟出。七窍亦倒榻而眠。
16
至晨钟初撞,七窍方醒,老道捧水净面,旋又呼餐。七窍曰:「道长无徒乎?」何炊烟自任,如斯之劳也。」老道曰:「而今年幼子弟,惯于逸乐,不惯劳苦。吾前陆续招徒,已至四五之多,不惟不耐苦劳,兼厌道家淡泊,曾不几载,又易道服为俗服焉。所以吾至老境,尚属一人。」七窍曰:「观中尚清闲自在,有何劳苦耶?」老道曰:「子毋言清闲二字。凡学道人入此观内,采薪汲水,皆要一身任之。」七窍曰:「吾欲在观消闲数日,目睹道长劳劳碌碌,心实不安。」老道曰:「欲在观游玩,只管任意。如言吾劳,尔不来兹,亦犹是也。」七窍自此在观久住。紫霞已知总真童子奉灵宅子命,欲传七窍坏道之方,遂化一田舍老翁以俟七窍,如其在观必有游及村郭之时。
17
一日,七窍独入观后丛林,意欲偷窥三门以及神庐等处。
18
殊极目观望,野雾蒙蒙,神庐在若隐若现间,不能明视。望之已久,转过观左,林外现出万顷良田,鸡犬桑麻,俨然农家风景。于是且行且止,竟来村郭。但见星罗棋布,居民散处,不断炊烟。七窍暗自思曰:「田家有至乐,胜过游人多矣。而且陌头高处,风摇嫩柳,笑带山花,小埠平原,草绿如缛,牧子横骑牛背,吹笛声声,更足令人赏玩不置。」七窍信步刚到陌头,忽一田翁撰杖而来,见七窍散步郊原,田翁伫立凝视。七窍游行已倦,正属无聊,思欲与之闲谈世故,遂上前而揖曰:「老翁万福。」田翁亦拱手,询曰:「相公何来?」七窍曰:「闲游至此。」田翁曰:「年尚轻轻,好此闲游,必不恋红尘富贵而心慕大道者,可敬可敬。」七窍曰:「论道则一无所知,不过淡于名利,探访良友,以定趋向耳。」田翁曰:「聆先生言,果非庸流。但尔此行栖身何地?」七窍曰:「现于心神观暂止征车。」田翁曰:「是观仙子常游,非凡境也。」七窍曰:「吾初来时,询及老农,言有子精子已成仙品,吾欲见之,祈指前程,而观中老道又言难于晤面,故迟迟未去,以冀相见有期。奈此观中不堪寂寞,是以今日散步村郊看看风俗如何。兹一极目,真所谓风淳俗美,仁厚之乡也。」田翁曰:「地俗粗鄙,见笑高人。然君既临敝村,吾之茅舍历此不远,如弗嫌尘垢污体,山肴薄卤,可以言欢。」七窍曰:「翁如见容,贵舍仙居,正欲登堂一拜。」田翁曰:「既尔慨然愿入吾门,吾当设筵以待。」遂携杖前导,由村转郭,行约里许,数椽茅屋已在即焉。田翁导入,厚设筵席,款待殷勤,杯酒之间,语语相洽。
19
席将终矣,田翁曰:「吾与相公一面初交,谈论如故。尝见红尘世界,贪名好利,作出无算奸谋,即得名利如心,转眼消化。诚弗若修身炼道,超凡入圣,不生不灭,快乐无穷也。惜吾老矣,此志不能遂耳。」七窍曰:「大道之说,耳闻熟矣,究不知径从何入?」田翁曰:「吾于大道稍识一二,今日得遇知音,不妨侃侃而谈。以相公天授之聪,如或解得,由兹上达,亦未可知。」七窍曰:「翁试言之。」田翁曰:「清心养气入虚无,精固神凝在本初;有若无时无若有,第一功夫在此乎。」七窍曰:「第一功夫者,必走入门要诀,而第二步又如之何?」田翁曰:「气聚神凝子精固,灵根坚稳防异误;除得旁迕入幽关,其中方步逐相逐。」七窍曰:「翁之谈玄,奥妙深微,恐难得径而入也。」田翁曰:「心如在道,道即在心;心不炼道,道若海深。如得一径,循序以登;顺天之气,随地而行;久久自熟,能结胎婴。」七窍曰:「翁非道中人,能知道中妙;既知道中妙,即属道中人。敢求略指法门,俾吾得以修持。倘有寸进之功,翁赐不少。」田翁曰:「尔其欲得正轨乎?欲得旁迕乎?」七窍曰:「旁迕何用,须得正轨,方遂吾怀。」田翁曰:「尔也切欲求吾指示,吾虽不才,敢吝所知?但以相公气色而论,不久即有旁迕坏尔正轨也,尔宜防之。」七窍曰:「任彼旁迕相引,吾心不入,彼又其奈我何?」田翁曰:「旁迕之道在道内者,尔或知得,在道外者,尔又乌乎知之?」七窍曰:「如事属道外,更难以诱吾矣。」田翁曰:「道中引人人不入,道外迷人易入骨;莫说名场利薮空,其中常把仙子误。此四语相公谨记勿忘。」七窍唯唯。
20
田翁曰:「日将西坠,子欲归观,是其时矣。」七窍遂辞,向观而去。暗思田翁言语,知为不凡,欲转而再叩之,惜乎日之夕矣,忙忙促促,竟入观中。
21
老道见彼归来,进以酒食。七窍曰:「今日得遇田翁,深谢厚意,已醉饱矣。」遂入净室,解衣就寝。魂离躯壳,似乎尚在村郊,意欲复入田翁之家,奈路径宛然,而茅屋不见。正盘桓陌上,恍闻田翁吁饭声声,寻声而至,极目审视,果田翁也。遥而呼之,田翁伫立待之。七窍趋近身旁,田翁携手,附耳言曰:「假冒三缄休识认,教入名场遂乃心;尔是道门仙子骨,休去坠落陷人坑。」言罢,掌推七窍,倒地而醒,忙然起榻,细细思忖,不解其故,仍复卧之。
URN: ctp:ws73290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