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四十三回

《第四十三回》[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說話太夫人命雙福往聘金臺,眾小使一同出外說道:「阿哥,兄弟,我裏太太真好石亢子,我裡的水浸木梢,只要金臺聘到,就拿和尚打掉。雙福兄弟,是你年紀還小,勿應該叨攬這個差使啊。曉得貝州末?上南去的?落北去的?不問頭路就跑?」雙福道:「阿哥勿要道我年紀小,年紀雖小,難道勿生百吊呢?況且貝州到過,及其在道。」那個道:「住了,住了。既然在道,我且問你,貝州地方是什麼省分?」雙福道:「啐,一點點也難勿倒。浙江省過去,陜西省過來,兩搭界。雲南省該管的。」那個道:「阿,埋的!,雲南省該管的勿曾在道的。來告了你落個罷,貝州是山東省分,在太原府城當中。我前年見過金臺的,他留我過了冬走的。」雙福道:「如此,金臺你倒認得的?」那個道:「燒做子灰也認得的。」雙福道:「你到說說看,長的呢,短的?胖的呢,瘦的?有須呢,無須?多少年紀哉?」那個道:「入娘賊,虧得我當真見過的,難勿殺的。他身體足有一丈七八尺長,大頭大腦,黑答麻子,眼烏珠,足有葡萄大,太陽里兩個大瘡疤,眉毛豁起,塌鼻頭,大下巴,大肚皮,好像彌陀佛,兩只粗臂膊,胖得來肉多,坍得下竹根。髭須長,大耳朵,上秤稱稱足有三擔半重。還有一只其長大個大雞巴。我問他多少年紀,他說六八四十八。那城王廟前兩隻石獅子,晦子娘的氣,被他常弄,好像跋東瓜。鐵香爐托在手中團團的走,那石碑牌被他彈脫過兩隻角的。因此各處聞名多叫他金好漢,他相與的多是官府。」雙福道:「啊唷,唬唬唬殺哉。如此大氣力自然打盡天下無敵手的了。阿哥既然認得金臺的,你去了罷。」那個道:「我勿去。」雙福道:「為何勿去?」那個道:「我若一去,金臺必要留牢我,非魚即肉,要他破鈔。」又一個道:「少住幾天便了。」
2 正是你一句,我一句,卻好金臺立在旁邊,含笑說道:「大家不必吵鬧,可曉得金臺就在眼前?」一個道:「啥個,啥個?眼面前多是我里自家的兄弟,那裡有啥個金臺在此?要你噴蛆削舌!」金臺道:「可笑你們人也不認得的。在下就是金臺。」那個道:「呸,那間勿色頭哉!一點點金氣多無得到來,冒認英雄,該當何罪?」金臺道:「哈哈,列位,我正是金臺,天下聞名,打過了多少英雄好漢,何怕一個少林和尚!」那個道:「住了,住了。你是軍犯林和,說啥個貝州好漢。一個人的說話勿相信的。」金臺道:「你們如若不信,大家不可聲張,看我打掉了少林僧,便知真假了。」多道:「哈哈哈,這句說話倒也勿差。幾時打呢?」金臺道:「不是今晚,即是明日。」一個問道:「如何打法?」金臺道:「只消見景生情,有何難處?」一個道:「哈哈哈,這也快活死哉,你若果然打掉了少林和尚,太太必定歡喜你,我們大家再送你銀子,太太賞你金子。」金臺聽說,笑道:「我卻不是貪財之人。」說了幾句,便抬身走去。
3 再說小使們等說道:「阿哥,你道林和的說話,真的呢,假的?」一個道:「據我看得起來,只好半真半假。」那個道:「啐,出來真末,索性真;假末,索性假。有什麼半真半假?」一個道:「勿呀,聽他的說話硬掙,又像真的;看他的身坯瘦弱,又像假的。勿得知到底真假如何。勿要管他,且看他打得掉呢打勿掉。打掉了和尚呢,是真的;打勿掉和尚,假的。」那個道:「說得勿差。」
4 且說金臺走出外邊,心內一想:「這羅漢拳已經被我偷學完全,如今少林和尚要當災的了。若還太太不出主意,權且容他多住幾日,如今太太出了主意,叫這和尚少住幾天便了。我今打退少林僧,乃是太太的主意,不怕竇總兵出頭。」
5 少說金臺心內思想,再談竇虎獨坐廳上,吩咐家人排開酒席,與少林僧共飲談心。僮兒斟酒,旁邊侍立。飲過三杯開口說道:「和尚,我想你們少林的僧家卻也不少,未知拳棒精通者共有多少?」法通道:「呵呵呵,老大人,若說少林的和尚很多,若講到拳棒精通的,一百個之中沒有兩個,不過曉得幾下就是了。精通兩字,好不難哉。不是我今朝誇口,頂魁拳法,要算灑家了。教了多少徒弟,沒有一個及得我來的。」竇總兵聽說,笑道:「我聞得拳師還有四個名家,那田楷、何同等,只怕和尚的拳頭也及不得他們呢!」法通道:「啊,大人,若說田楷、何同等,雖只會打幾套拳頭,教下許多徒弟,也不過虛張聲勢而已,那裡及得我少林的拳頭?」竇虎道:「嚇,還是你們少林的拳棒好。」法通道:「呵呵呵,好得多咧。」竇虎道:「下官還聞得眾人傳說:貝州有一個小英雄,曾在何同門下,名喚金臺,拳法精通,不知打掉了多少英雄好漢,多說他無敵手的。」法通道:「老大人若說起那貝州金臺,真正可發一笑。他在貝州做個馬快,混稱何同是他師父。他而且是個酒色之徒,拳不精而功不坐,這算不得是英雄的。」竇虎道:「這等說起來,金臺是個不中用的了?」法通道:「他的本事到得那裡?」竇虎道:「既然是個沒本事的,怎麼這些人把他的名聲傳得很大呢?」法通道:「大人有所不知,他是廣交朋友,買伏人心,拜為弟兄羽黨,招搖說他是小輩之中要算英雄的了。其實是個無能之輩,一個欺善怕兇的人。」竇虎道:「嚇,如此說來也是虛張聲勢。」法通道:「原不過虛張聲勢而已。」貝州好漢立在旁邊聽了其言,二目睜開,把和尚一看,恨不得將他一記送他歸天。意欲動手,到底主人在此,只得奈著性兒立在一旁。總兵又說:「下官原是久聞和尚大名,故而聘請到來傳受小兒,務求用心教道。若得小兒拳法精通,乃是師父面上的光彩也。」法通道:「這個自然。酒寒了,請酒。」竇虎道:「請。」二人飲一回,講一回,那少林和尚便喚道:「啊,林和,你家老爺叫你伏事我的,怎麼動也不動,是何道理?」金臺道:「你要我伏事麼?哼哼哼,休得想差了念頭。」總兵接口道:「狗才,挺撞師爺,該當何罪?」金臺道:「啊,老爺,若是真正名功拳教,小人原不敢挺撞的,因他的本領見得平常,說他幾句卻也不妨。」竇虎道:「怎見得師爺本事平常呢?」金臺道:「大凡名功拳教,自家總不肯誇張大口的。可惱這僧人自家誇口稱能,看他人總無本事,再把一個貝州好漢這般輕看。」總兵正要開口,那和尚心頭火起,橫輪二目,抬身起來,叫道:「啊,林和,你道我師爺沒有本事麼?」金臺道:「騙酒吃的和尚,什麼師爺,羞也不羞?」法通道:「呵呵呵,可惱可惱啊,大人恕灑家造次了。」便把衣袖捎起,輪拳來打金臺。竇總兵連忙立起來勸道:「狗才無禮,看下官之面寬恕他第一遭。」少林和尚看見竇爺討饒,不好動手,只得捺住了心頭的火氣。
6 那曉得一班小使們紛紛說道:「不曾奉養太太之命。」假意說道:「太太吩咐,打得翻和尚算你真的金臺,重重有賞,打殺了和尚勿要你抵命的。打末戰,打末戰?」竇爺問道:「誰是金臺?」多道:「老爺,喏,他是金臺。」竇爺道:「他是林和。」多道:「曉得的。林和就是金臺,金臺就是林和。太太吩咐叫金臺打和尚。」竇爺道:「你到底何人?」金臺道:「小人實是貝州金臺。」竇爺道:「住了!你既是貝州金臺,身犯迷天大罪,為何改叫林和配軍到此呢?」金臺道:「老爺聽稟,小人罪犯迷天,死有餘辜,原不可免。虧了安南國把一個石猴獻到中原,說有人打得掉猴兒者,送降書降表進來,而且年年進貢;打不掉石猴要動刀兵,奪取江山的。」竇爺道:「石猴乃一畜生有何利害,竟作難邦之物?」金臺道:「老爺不知,那石猴雖是畜生,好不利害。幾個武官打他不下,反被他眼珠多挖去吃了。急得那萬歲主意全無,幸虧得楊元帥保舉金臺,把猴兒打掉在金鑾殿上。萬歲禦目見那使臣抱首回到安南。」竇爺道:「呵呵呵,這也妙極了。但是你乃是個有功之人,為何問了軍罪呢?」金臺道:「萬歲爺要把小人封做八百禁軍教頭,乃是澹丞相不肯,把小人配到這裡來的。」竇爺道:「既是金臺,為何改叫林和呢?」金臺道:「乃是萬歲然後封官,故而把小人問軍三年,三年無故。把小人改做林和,不知什麼緣故。」竇爺道:「呵呵呵,如此說來,你是貝州好漢了?」金臺道:「不敢,不敢。」百壽道:「太太吩咐叫金臺打和尚。」竇爺喝道:「休得羅皂。」少林僧叫了一聲:「大人,他若果是金臺,貧僧倒要與他見個高低了。」竇爺不得不允,吩咐小使們搬開棹椅,收去筵席,出空一座大廳,看二人交手。和尚自恃拳法高妙,把金臺看得甚輕,便一拳照著金臺打去。好漢不在心上,撇開和尚,連忙還手。公子聞知急忙走出來,立在父親旁首觀看。這旁邊數十家人小使們等,還有二十餘個丫頭婦女,大家立在那廂,唧唧噥噥,話個不停。有的說:「林和好。」有的說:「和尚好。」沒有半個時辰,只見和尚朝天跌倒。竇總兵見了大悅,眾人大家拍手,才曉得「金臺」兩字果然真的。一個道:「太太吩咐的,打殺了和尚勿要抵得命的。打末哉,抹末哉!」金臺卻不動手,叫聲:「和尚,你如今可認得我麼?」法通道:「認得的了。」金臺道:「再敢放肆麼?」法通道:「再不敢了。」金臺:「容你起來罷。」和尚爬起來,心中暗恨金臺,想此地不能久住,便氣沖沖進書齋,就將行李收拾到廳上,交還聘禮,辭別總兵,肩馱行李去了。竇爺也不留他。一眾家人笑說:「啥個少林和尚拳頭好,那裡曉得打勿過金臺!」竇總兵喝退:「休得亂講。」回頭對金臺道:「久慕貝州好漢,英雄無敵,常思一見,那曉就在前面。打掉石猴,其功不小,理當封官受職。那知君王聽了澹丞相,發配到此。下官是有眼無珠,不識好漢。」便吩咐家人快將酒席安排。金臺曲背呼腰說道:「若是大人不計金臺之罪,小人沒世不忘。」竇爺道:「哈哈哈,說那裡話來。僮兒伏侍金二爺更衣相見。」書僮答應一聲。金臺道:「啊,老爺,金臺奉旨配軍,不敢受老爺這般抬舉。」竇爺道:「與國有功,三年之後必封侯爵。下官還望英雄照顧,休得過謙,更衣相見。
7 此刻金臺喜歡非常,僮兒不敢遲延,同金臺到書房中把衣巾換好。金臺氣概昂昂,走到外邊,與總兵賓客相見。竇爺就道:「我兒過來見禮。」公子道:「曉得。」金臺道:「啊呀呀,公子,公子。」二人見禮已過,總兵就叫:「賢才請坐。」金臺不敢坐,竇爺道:「休得客套。我兒也坐了。」公子道:「是,坐了。」二人告禮坐下。送出三杯香茗,吃罷收杯。總兵開口問英雄道:「各處聞名,名望甚重,天涯人人慕你威風,只可惜少年犯了王法,隱沒他方,多多虧了安南國的石猴,好漢罪名才能松動。聞得你義交四海,未知共有多少弟兄?」金臺道:「大人在上,容金臺告稟:父故娘存,家道窮苦,無奈充個馬快。早前何同收我為徒,學習拳頭坐功。只因揚州打死了澹臺豹,各處官差拿捉,難歸故土,拋撇娘親。朋友約有數十人,如今分散無蹤。」竇爺道:「賢才犯罪於先,幸叨恩赦於後。自今以後,須要安分守己,奈過三年就有官做了。下官膝下一子,名喚秉忠,一心要學拳頭,只為沒有明師。聞得少林和尚拳頭好的,因此聘他到此。豈知上不得賢才的手。下官如今即命小兒拜從賢才,望乞用心教道。」金臺道:「這個,金臺不敢。」竇爺道:「下官主意已定,不必推辭。」小使走來道:「啟上老爺,酒席完備了。」竇爺道:「花廳伺候。」小使應聲:「曉得。」總兵手挽英雄,秉忠後面跟隨,走到花廳坐席,美酒佳肴格外豐盛。席上講講拳法,竇爺滿面春風,飲酒之間,吩咐家人西書房安排牀帳,金二爺安歇。
8 且談雙福去見太太道:「小男磕頭。」太太道:「叫你前往貝州聘請金臺,怎麼還不動身,又來見我則甚?」雙福道:「小男去了來的了。」太太道:「狗才胡說,敢是還有什麼說話麼?」雙福道:「少林和尚被金臺打得吱吱的叫,自覺無顏,存身勿牢,送還聘禮,背了行禮就跑,太太,喏,三百兩聘金、十兩路費銀原封勿動,一齊呈繳。」太太道:「啊,這是什麼緣故,我卻不解?」雙福道:「太太勿懂,聽小男告稟。」太太道:「便什麼樣?」雙福道:「太太,配來的軍犯林和就是金臺,打得少林僧魂魄消磨,拜服金臺,真正有趣。老爺大悅,將軍犯不知叫了多少好漢英雄,叫他又更衣,賓主行禮,吩咐安排酒席。現在花廳上吃酒,要將公子拜他為師。」太太道:「有這等事麼?這也可喜。丫環那裡?丫環那裡?唔,怎麼一個也不見啊?雙福,這十兩銀子賞了你們眾小使,須要分派均勻,不可爭論多少,外邊去罷。少停酒完,請老爺進來見我。」雙福答應一聲:「噢,多謝太太,小男外面去哉。三百兩花銀太太收好。」外邊丫頭來了,太太問道:「何處去的?為甚人人氣喘?」丫頭道:「太太勿要氣了頭,瞞了太太在外面看勝會,真正好看得勢。」太太道:「什麼勝會,何等好看?」丫頭道:「太太,喏,一個長長大大兇和尚倒打勿過鬼瘦伶仃的金臺。好看啊,好看,真好看。看得來眼花了亂的了。」太太道:「知道的了,不必多講。」丫頭道:「口夭,太太各著的了。」太太道:「巧蓮,拿這銀子去收拾好了。」巧蓮應聲:「是。」太太道:「紅杏取杯茶來。」紅杏應聲:「口夭。」不說閑文,再講正經。那總兵敬重金臺,在花廳飲酒,談論拳頭。竇爺聽他講來,一句無錯。怪不得他天下聞名,真是小輩英雄,與少林僧天差地遠。秉忠公子也是歡喜,願拜為師。一席酒完,太陽西沉,便送歸書房安歇。竇爺道:「啊,天祥,著你伏事金二爺,須要當心。」天祥道:「口夭,蒲鞋伏事草鞋哉。」竇爺道:「狗才胡說。」父子二人一同進內,雙福稟明太夫人有請,竇爺請安來見太夫人。要知太太吩咐有何事情,請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73380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3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