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交际〔一〕第三十

《交际〔一〕第三十》[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语曰:「人惟旧,器惟新〔二〕。昆弟世疏,朋友世亲〔三〕。」此交际之理,人之情也。今则不然,多思远而忘近〔四〕,背故而向新〔五〕;或历载而益疏,或中路而相捐,悟先圣之典戒〔六〕,负久要之誓言〔七〕。斯何故哉?退而省之〔八〕,亦可知也。势有常趣,理有固然。富贵则人争附之,此势之常趣也;贫贱则人〔九〕争去之,此理之固然也〔一0〕。
2 〔一〕○铎按:孟子万章下篇:「敢问交际何心也?」赵注:「际,接也。」此篇论朋友交接之道,尤贵久要,贫贱不改。乃汉世则有竞趋富贵,争去贫贱,交利相亲,交害相疏者矣。俗薄若此,故节信历举四难、三患而非之。其同时贞士有朱穆著崇厚论、绝交论二篇,与此文大旨弥近。其略见后汉书本传及章怀注所引,并可参观。
3 〔二〕书盘庚云:「人惟求旧,器非求旧惟新。」熹平石经作「人维旧」。○铎按:此本今文尚书。
4 〔三〕新、亲韵。襄廿六年左传云:「伍举奔郑,将遂奔晋。声子将如晋,遇之于郑郊,班荆相与食而言复故。」杜注:「布荆坐地,共议归楚事。」「朋友世亲」盖本此。
5 〔四〕鬼谷子内揵篇云:「日进前而不御,遥闻声而相思。」
6 〔五〕列女传晋赵衰妻云:「好新而嫚故,无恩。」御览四百九十五引东观汉记云:『陈忠上疏称,语曰:「迎新千里,送故不出门。」』
7 〔六〕「悟」当作「牾」。说文云:「牾,逆也。」
8 〔七〕论语云:「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书汤誓云:「尔不从誓言。」赵策云:「寡人与子有誓言矣。」新、捐、言韵。
9 〔八〕论语云:「退而省其私。」
10 〔九〕「人」字旧脱,据意林补。御览八百卅六同。
11 〔一0〕齐策:『谭拾子曰:「理之固然者,富贵则就之,贫贱则去之。」』风俗通穷通篇作「富贵则人争归之,贫贱则人争去之,此物之必至,而理之固然也。」○铎按:后汉书朱穆传论章怀注引蔡邕正交论云:『逮夫周德始衰,颂声既寝,伐木有鸟鸣之刺,谷风有弃予之怨。自此以降,弥以陵迟,或阙其始终,或强其比周。是以搢绅患其然,而论者谆谆如也。疾浅薄而携贰者有之,恶朋党而绝交游者有之。其论交也,曰:「富贵则人争趣之,贫贱则人争去之。」』所谓搢绅疾浅薄,绝交游,即指节信及朱穆等人也。
12 夫与富贵交者,上有称举之用〔一〕,下有货财之益。与贫贱交者,大有赈〔二〕贷之费,小有假借之损。今使官人〔三〕虽兼桀、跖之恶〔四〕,茍结驷而过士〔五〕,士犹以为〔六〕荣而归焉,况其实有益者乎?使处子〔七〕虽苞颜、闵之贤〔八〕,茍被褐而造门〔九〕,人犹以为辱而〔一0〕恐其复来,况其实有损者乎?
13 〔一〕「举」旧作「誉」,据意林、御览改。史记秦始皇纪:『赵高曰:「高素小贱,幸称举令在上位。」』汉书朱云传:「妄相称举。」盖宽饶传:「为太中大夫,使行风俗,多所称举贬黜。」萧望之传:「恭、显奏望之、堪、更生朋党相称举。」何武传:「有司劾奏武、公孙禄互相称举。」楚辞九辨:「世雷同而炫曜兮」,王逸注:「俗人群党相称举也。」皆其证。
14 〔二〕「赈」当作「振」。
15 〔三〕哀三年左传云:「官人肃给。」按「官人」荀子屡见,强国篇:「士大夫益爵,官人益秩。」杨倞注:「官人,群吏也。」正论篇:「士大夫以为道,官人以为守。」杨注:「官人,守职事之官也。」此则以为居官者之通称矣。○铎按:「官人」亦见下文。钱大昕恒言录卷三云:『杜田杜诗博议谓「官人」乃隋、唐间语,不知汉人已有此语。』
16 〔四〕「桀跖」见慎微篇注。
17 〔五〕史记仲尼弟子传云:「子贡相卫,而结驷连骑,排藜藿,入穷阎,过谢原宪。」
18 〔六〕「为」字据意林补。
19 〔七〕「处子」即「处士」。后汉书逸民传序云:「处子耿介,羞与卿相等列。」文选束■补亡诗白华篇:「堂堂处子」,李善注云:「处子,处士也。」
20 〔八〕汉书儒林传谷永疏云:「关内侯郑宽中有颜子之美质,包商、偃之文学。」「包」与「苞」通。
21 〔九〕老子云:「圣人被褐怀玉。」说文云:「褐,粗衣。」
22 〔一0〕「辱而」旧空,据程本。
23 故富贵易得宜,贫贱难得适〔一〕。好服谓之奢僭,恶衣谓之困厄〔二〕,徐行谓之饥馁,疾行谓之逃责〔三〕,不候谓之倨慢〔四〕,数来谓之求食〔五〕,空造以为无意〔六〕,奉贽以为欲贷〔七〕,恭谦以为不肖,抗扬以为不德〔八〕。此处子之羁薄〔九〕,贫贱之苦酷也〔一0〕。
24 〔一〕「得宜」意林作「为客」,御览「客」作「交」。按宜、适义同,吕氏春秋适威篇高诱注:「适,宜也。」后汉书冯衍传云:「富贵易为善,贫贱难为工。」
25 〔二〕论语云:「士志于道,而耻恶衣。」
26 〔三〕孟子云:「徐行后长者谓之弟,疾行先长者谓之不弟。」汉书诸侯王表序云:「有逃责之台。」
27 〔四〕「慢」意林作「敖」。候,谓进谒。汉书董仲舒传云:「主父偃候仲舒。」
28 〔五〕孟子云:「其志将以求食也。」
29 〔六〕见下「货财」句注。
30 〔七〕白虎通文质篇云:「私相见亦有贽何?所以相尊敬长和睦也。」
31 〔八〕「德」旧作「得」,据意林改。
32 〔九〕薄,读为「缚」。释名释言语云:「缚,薄也;使相薄著也。」
33 〔一0〕适、厄、责、食、贷、德、酷韵。
34 夫处卑下之位,怀北门之殷忧,内见谪于妻子〔一〕,外蒙讥于士夫〔二〕。嘉会不从礼〔三〕,饯御不逮众〔四〕,货财不足以合好〔五〕,力势不足以杖急〔六〕。欢忻久交〔七〕,情好旷而不接,则人无故自废疏矣。渐疏则贱者逾自嫌而日引,贵人逾务党而忘之〔八〕。夫以逾疏之贱,伏于下流〔九〕,而望日忘之贵,此谷风所为内摧伤〔一0〕,而介推所以赴深山也〔一一〕。
35 〔一〕诗北门云:「忧心殷殷。」又云:「室人交遍■我。」「谪」与「■」同。
36 〔二〕「士夫」谓士大夫。
37 〔三〕汉书贾谊传云:「富人大贾,嘉会召客。」
38 〔四〕诗六月云「饮御诸友」,毛传:「御,进也。」汉书蔡义传云:「以明经给事大将军莫府,家贫,常步行,资礼不逮众。」
39 〔五〕白虎通文质篇云:「朋友之际,五常之道,有通财之义,振穷救急之意。中心好之,欲饮食之,故财币者,所以副至意也。」定十年左传云:「两君合好。」
40 〔六〕汉书爰盎传云:「一旦有缓急,宁足恃乎?」李寻传云「近臣已不足杖矣」,颜师古注:「杖,谓倚任也。」
41 〔七〕汉书高后纪四年诏云:「驩欣交通。」「欢忻」与「驩欣」同。
42 〔八〕汉书外戚传:『子夫上车,主拊其背曰:「行矣!即贵,愿无相忘。」』
43 〔九〕论语云:「君子恶居下流。」汉书杨敞传杨恽报孙会宗书云:「下流之人,众毁所归。」
44 〔一0〕诗小雅。
45 〔一一〕僖廿四年左传。○铎按:已见遏利篇。
46 夫交利相亲,交害相疏。是故长誓而废〔一〕,必无用者也。交渐而亲,必有益者也。俗人之相于也〔二〕,有利生亲,积亲生爱,积爱生是,积是生贤,情茍贤之,则不自觉心之亲之,口之誉之也。〔三〕无利生疏,积疏生憎,积憎生非,积非生恶,情茍恶之,则不自觉心之外之,口之毁之也。是故富贵虽新,其势日亲;贫贱虽旧,其势日疏〔四〕,此处子所以不能与官人竞也。世主不察朋交〔五〕之所生,而茍信贵臣之言,此洁士所以独隐翳〔六〕,而奸雄所以党飞扬也〔七〕。
47 〔一〕「长」下旧有「救」字,衍。「长誓」即诗考盘「永矢」,郑笺云:「永,长;矢,誓。」
48 〔二〕「相于」注见释难篇。
49 〔三〕史记袁盎传云:「诸君誉之,皆不容口。」
50 〔四〕「疏」旧作「除」,据诸子品节改。尹文子大道篇云:「处名位,虽不肖,不患物不亲己;在贫贱,不患物不疏己。亲疏系乎势利,不系乎不肖与仁贤也。」
51 〔五〕「交」程本作「友」。
52 〔六〕楚语韦昭注:「翳,鄣也。」
53 〔七〕三略云:「奸雄相称,彰蔽主明。」淮南子精神训云:「趣舍滑心,使行飞扬。」高诱注:「飞扬,不从轨度也。」「党」当作「常」,「常飞扬」与「独隐翳」对文。程本作「党能臣」,误。○铎按:「党」与「独」正相对,本政篇:「此正士之所独蔽,而群邪之所党进」,其例也。能、态古字通。素问风论:「顾问其诊,及其病能。」「病能」即「病态」。「态臣」见荀子臣道篇。然则程本作「党能臣」,盖不误。又下文:「此奸雄所以逐党进,而处子所以愈拥蔽也」,义与此同,益知「党」字不可轻改矣。
54 昔魏其之客〔一〕,流于武安;长平之吏,移于冠军〔二〕;廉颇〔三〕、翟公〔四〕,载盈载虚〔五〕。夫以四君之贤,借旧贵之夙恩,客犹若此,则又况乎生贫贱者哉?惟有古烈之风,志义之士,〔六〕为不然尔。恩有所结〔七〕,终身无解;心有所矜,贱而益笃。诗云:「淑人君子,其仪一兮,心如结兮〔八〕。」故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雕,世〔九〕隘然后知其人之笃固也〔一0〕。
55 〔一〕旧空,据程本。
56 〔二〕风俗通穷通篇用此四语,事见史记魏其武安侯传及卫将军骠骑传。
57 〔三〕史记。
58 〔四〕史记汲黯郑当时传论。
59 〔五〕文选陆士衡齐讴行及沈休文冬节后至丞相第诗注:「载」,并作「再」。论衡讲瑞篇云:「少正卯在鲁,与孔子并。孔子之门,三盈三虚,惟颜渊不去。」
60 〔六〕汉书季布栾布田叔传赞云:「虽古烈士,何以加哉!」张汤传:「汤客田甲所,责汤行义有烈士之风。」「古烈」即谓古烈士。魏志鲍勋传上文帝疏亦云:「陛下仁圣恻隐,有同古烈。」
61 〔七〕汉书丙吉传云:「诚其仁恩内结于心也。」
62 〔八〕鳲鸠。
63 〔九〕「世」旧作「也」。
64 〔一0〕论语云:「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雕也。」释文云:『「雕」依字当作「凋」。』庄子让王篇:『孔子曰:「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陈、蔡之隘,于吾其幸乎?」』尔雅释诂云:「笃,固也。」○铎按:「笃固」已见遏利篇。
65 侯嬴〔一〕、豫让〔二〕,出身以报恩〔三〕;鱄诸、荆轲〔四〕,奋命以效用〔四〕。故死可为也,处之难尔〔六〕。庞勋、■貂〔七〕,一旦见收,亦立为义报,况累旧乎?故邹阳称之曰:「桀之狗可使吠尧,跖之客可使刺由〔八〕。」岂虚言哉?俗士浅短,急于目前,见赴有益则先至,顾无用则后背〔九〕。是以欲速之徒〔一0〕,竞推上而不暇接下,争逐前而不遑恤后〔一一〕。是故韩安国能遗田蚡五百金〔一二〕,而不能赈一穷〔一三〕;翟方进称淳于长,〔一四〕而不能荐一士。夫安国、方进,前世之忠良也〔一五〕,而犹若此,则又况乎末涂之下相哉〔一六〕?此奸雄所以逐党进,而处子所以愈拥蔽也〔一七〕。非明圣之君,孰能照察〔一八〕?
66 〔一〕史记信陵君传。
67 〔二〕史记刺客传。
68 〔三〕史记春申君传:『应侯曰:「歇为人臣,出身以殉其主。」』按「出身」犹吴王濞传云「弃躯」也。○铎按:此与赞学篇「出身」义别。
69 〔四〕并见刺客传。
70 〔五〕后汉书班超传超妺昭上书云:「超之始出,志捐躯命,冀立微功,以自陈效。」张皓后纲传云:「奋身出命,扫国家之难。」南匈奴传云:「耿秉因自陈受恩,分当出命效用。」董卓传云:「掌戎十年,士卒大小相狎弥久,恋臣畜养之恩,为臣奋一旦之命,乞将之北州,效力边垂。」皆「奋命效用」之意。
71 〔六〕史记廉颇蔺相如传论云:「知死必勇。非死者难也,处死者难。」按后汉书朱穆传论云:「至乃田、窦、卫、霍之游客,廉颇、翟公之门宾,进由势合,退由衰异;又专诸、荆卿之感激,侯生、豫子之投身,情为恩死,命缘义轻。皆以利害移心,怀德成节,非夫交照之本,未可语失得之原也。」语本此。
72 〔七〕「庞勋」未详,疑「竖须」之误。竖须即竖头须,晋文公守藏者也。■貂即寺人披,史记晋世家称为履鞮,李善注文选司马迁报任少卿书及范蔚宗宦者传论引史并作履貂,后汉书宦者传序作勃貂。古书「勃」多作「■」。■貂、竖须事并见僖廿四年左传。○俞樾云:『庞勋疑即庞涓。「涓」字缺坏,止存右旁,遂误为「勋」耳。庞涓与孙膑同学,及既事魏为将军,忌孙膑,乃以法刖而黥之,后卒为孙膑射死,与寺人勃貂皆反复小人。此言「一旦见收,亦为义报」,故下文言「桀之狗可使吠尧,跖之客可使刺由」,明以桀狗、跖客喻此两人,则此两人皆非良士可知矣。』○铎按:下文言「故邹阳称之」云云,则勃貂当作貂勃。齐策六:『貂勃尝恶田单。安平君闻之,故为酒召貂勃,曰:「单何以得罪于先生,故常见恶于朝?」貂勃曰:「跖之狗吠尧,非贵跖而贱尧也,狗固吠非其主也。」安平君任之于王。』其后齐王幸臣九人之属毁单,貂勃谏王,王乃杀九子而益封安平君以夜邑万户。是邹阳称之者乃齐之貂勃,非晋之寺人勃貂也。邹阳之语本于貂勃,而此文云:「一旦见收,亦立为义报」,则为貂勃事甚明。又庞勋,汪说固误,俞说亦未必然,阙之可也。
73 〔八〕史记邹阳传狱中上梁孝王书语。
74 〔九〕「背」旧作「辈」。汉书张耳陈馀传赞云:「何乡者慕用之诚,后相背之盩也?」
75 〔一0〕襄廿六年左传:『伊戾骋告公曰:「太子将为乱,既与楚客盟矣。」公曰:「为我子,又何求?」对曰:「欲速。」』
76 〔一一〕诗谷风云:「遑恤我后。」「恤」与「恤」同。
77 〔一二〕史记韩安国传。
78 〔一三〕「赈」当作「振」。「振穷」注见遏利篇。
79 〔一四〕汉书翟方进传。
80 〔一五〕「忠良」见实贡篇注。
81 〔一六〕韩非子显学篇云:「授车就驾,而观其末涂。」汉书晁错传云:「及其末涂之衰也。」
82 〔一七〕汉书元帝纪永光元年诏曰:「壬人在位,而吉士雍蔽。」颜师古注:『雍,读曰「壅」。』拥、壅古字通。后汉书朱晖后穆传崇厚论云:「务进者趋前而不顾后,荣贵者矜己而不待人,智不接愚,富不赈贫,贞士孤而不恤,贤者厄而不存,故田蚡以尊显致安国之金,淳于以贵埶引方进之言。夫以韩、翟之操,为汉之名宰,然犹不能振一贫贤,荐一孤士,又况其下者乎?」此文本之。
83 〔一八〕「照察」见爱日篇注。
84 且夫怨恶之生〔一〕,若二人偶焉〔二〕。茍相对也,恩情相向,推极其意,精诚相射,贯心达髓〔三〕,爱乐之隆〔四〕,轻相为死〔五〕,是故侯生、豫子刎颈而不恨。茍相背也,心情乖■〔六〕,推极其意,分背奔驰,穷东极西,心尚未快〔七〕,是故陈馀、张耳老相全灭而无感痛〔八〕。从此观之,交际之理,其情大矣。非独朋友为然,君臣夫妇亦犹是也。当其欢也,父子不能闲;及其乖也,怨雠不能先。是故圣人常慎微以敦其终〔九〕。
85 〔一〕王先生云:『「怨恶」当作「恩怨」。恩者相对也,怨者相背也。』
86 〔二〕礼记中庸:「仁者,人也。」郑注:『人也,读如「相人偶」之「人」,以人意相存问之言。』新书匈奴篇云:「薄使付酒钱,时人偶之。」
87 〔三〕汉书邹阳传云:「太后厚德长君,入于骨髓。」
88 〔四〕史记张丞相传云:「邓通方隆爱幸,赏赐累巨万。」
89 〔五〕史记陈馀传云:「安在其相为死!」荀子议兵篇云:「政修,则民亲其上,乐其君,而轻为之死。」
90 〔六〕「■」即「互」字。汉书外戚传杜钦说王凤曰:「轻细微眇之渐,必生乖忤之患。」王商传云:「父子乖迕。」后汉书乐恢传:『经曰:「天地乖互。」』忤、迕、互并通。
91 〔七〕「快」旧作「决」。易艮六二:「其心不快。」
92 〔八〕见史记。「全」诸子品节作「吞」。孙侍御云:『当作「殄」。』继培按:「全」盖「禽」字之坏。史记淮阴侯传:『蒯生曰:「常山王、成安君,此二人相与天下至驩也。然而卒相禽者何也?患生于多欲,而人心难测也。」』「卒相禽」汉书蒯通传作「卒相灭亡」。○铎按:汪说近是。陈深诸子品节好改古书,不出明人陋习,自不足据。
93 〔九〕注见慎微篇。
94 富贵未必可重,贫贱未必可轻。人心不同好〔一〕,度量相万亿〔二〕。许由让其帝位〔三〕,俗人有争县职〔四〕,孟轲〔五〕辞禄万钟〔六〕,小夫贪于升食〔七〕。故曰:鹑鷃群游,终日不休,乱举聚跱,不离蒿茆〔八〕。鸿鹄高飞,双别乖离〔九〕,通千达万,志在陂池〔一0〕。鸾凤翱翔黄历之上〔一一〕,徘徊太清之中,〔一二〕随景风而飘颻〔一三〕,时抑扬以从容〔一四〕,意犹未得,喈喈然长鸣〔一五〕,蹶号振翼,陵朱云,薄斗极〔一六〕,呼吸阳露,旷旬不食〔一七〕,其意尚犹嗛嗛如也〔一八〕。三者殊务,各安所为。是以伯夷采薇而不恨〔一九〕,巢父木栖而自愿〔二0〕。由斯观诸,士之志量,固难测度〔二一〕。凡百君子〔二二〕,未可以富贵骄贫贱,谓贫贱之必我屈也〔二三〕。
95 〔一〕注见梦列篇。
96 〔二〕史记司马相如传云:「人之度量相越,岂不远哉?」
97 〔三〕庄子让王篇云:「尧以天下让许由,许由不受。」
98 〔四〕韩非子五蠹篇云:「古之让天子者,是去监门之养,而离臣虏之劳也,故传天下而不足多也。今之县令,一日身死,子孙累世洁驾,故人重之。是以人之于让也,轻辞古之天子,难去今之县令者,薄厚之实异也。」
99 〔五〕「孟轲」二字旧空,据程本。
100 〔六〕孟子。
101 〔七〕亿、职、食韵。小夫,即孟子所谓「小丈夫」也。「升」当作「斗」。汉书百官公卿表:「百石以下有斗食、佐史之秩」,颜师古注:『汉官名秩簿云:「斗食,月俸十一斛。」一说,斗食者,岁俸不满百石,计日而食一斗二升,故云斗食。』汉隶「斗」作「●」。●、升字形相近,往往致误。论衡治期篇:「吏百石以上,若升食以下」,误与此同。
102 〔八〕游、休、茆韵。庄子逍遥游篇:「斥鴳曰: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释文:『「鴳」字亦作「鷃」。司马云:「鴳,鴳雀也。」』周礼醢人:「茆菹」,注云:『郑大夫读「茆」为「茅」。』此亦当读为「茅」。
103 〔九〕文选苏武诗云:「黄鹄一远别,千里顾徘徊。何况双飞龙,羽翼临当乖!」艺文类聚卅苏武报李陵书云:「乖离邈矣,相见未期。」
104 〔一0〕飞、离、池韵。礼记月令云:「毋漉陂池」,郑注:「畜水曰陂,穿地通水曰池。」按说苑政理篇云:「鸿鹄高飞,不就污池。何则?其志极远也。」是陂池非鸿鹄志矣。「陂池」当为「天池」。史记陈涉世家:『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索隐引尸子云:「鸿鹄之鷇,羽翼未合,而有四海之心。」汉书张良传:『高祖歌曰:「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翼已就,横绝四海。」』庄子逍遥游篇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
105 〔一一〕「黄历」疑「万仞」之误。淮南子览冥训云:「凤皇曾逝万仞之上,翱翔四海之外。」盐铁论毁学篇云:「翱翔万仞。」
106 〔一二〕淮南子精神训云:「游于太清。」后汉书蔡邕传章怀注:「太清,谓天也。」
107 〔一三〕尔雅释天疏引尸子仁义篇述太平之事云:「其风春为发生,夏为长嬴,秋为方盛,冬为安静,四气和为通正。此之为永风。」按「永」尔雅作「景」。御览八百廿引符瑞图云:「祥风者,瑞风也。一曰景风。」
108 〔一四〕中、容韵。楚辞怀沙王逸注:「从容,举动也。」
109 〔一五〕诗卷阿云:「雝雝喈喈。」
110 〔一六〕淮南子人间训云:「奋翼挥●,凌乎浮云,背负青天,膺摩赤霄。」高诱注:「赤霄,飞云也。」「斗」旧作「升」。按尔雅释地云:「北戴斗极为空桐。」
111 〔一七〕得、翼、极、食韵。楚辞远游云:「餐六气而饮沆瀣兮,漱正阳而含朝霞。」惜誓云:「吸众气而翱翔」,王逸注:「众气,谓朝霞、正阳、沦阴、沆瀣之气也。」
112 〔一八〕续汉书五行志云:「言永乐虽积金钱,慊慊常若不足。」「嗛嗛」与「慊慊」同。
113 〔一九〕史记。
114 〔二0〕皇甫谧高士传云:「巢父,尧时隐人也。年老,以树为巢而寝其上,故人号之曰巢父。」淮南子泰族训云:「山居木栖。」
115 〔二一〕礼记礼运云:「人藏其心,不可测度也。」
116 〔二二〕诗雨无正。
117 〔二三〕史记魏世家云:『魏文侯子击逢文侯之师田子方于朝歌,引车避,下谒。田子方不为礼。子击因问曰:「富贵者骄人乎?且贫贱者骄人乎?」子方曰:「亦贫贱者骄人耳。夫诸侯而骄人,则失其国;大夫而骄人,则失其家。贫贱者,行不合,言不用,则去之楚、越,若脱然。奈何其同之哉?」』
118 诗云:「德輶如毛,民鲜克举之〔一〕。」世有大难〔二〕者四,而人莫之能行也,一曰恕,二曰平,三曰恭,四曰守。夫恕者仁之本也〔三〕,平者义之本也〔四〕,恭者礼之本也〔五〕,守者信之本也〔六〕。四者并立,四行乃具,四行具存,是谓真贤。四本不立,四行不成,四行无一,是谓小人。
119 〔一〕烝民。
120 〔二〕「难」旧作「男」。
121 〔三〕大戴礼卫将军文子篇:『孔子曰:「恕则仁也。」』家语颜回篇:『回曰:「一言而有益于仁,莫如恕。」』孟子云:「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说苑贵德篇云:「夫仁者必恕然后行。」
122 〔四〕管子水地篇云:「至平而止,义也。」
123 〔五〕易系辞上传云:「礼言恭。」说苑杂言篇:『孔子曰:「不恭无礼。」』
124 〔六〕僖廿八年左传晋筮史云:「信以守礼。」成二年传:『孔子曰:「信以守器。」』十五年传申叔时云:「信以守礼。」十六年传申叔时云:「信以守物。」九年传:『范文子曰:「信以守之。」』襄十一年传魏绛语同。昭五年、六年传叔向并云:「守之以信。」
125 所谓恕者,君子之人,论彼恕于我〔一〕,动作消息于心〔二〕;己之所无,不以责下,我之所有,不以讥彼〔三〕;感己之好敬也,故接士以礼,感己之好爱也,故遇人有恩〔四〕;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五〕;善人之忧我也,故先劳人〔六〕,恶人之忘我也,故常念人〔七〕。凡品则不然,论人不恕己〔八〕,动作不思心〔九〕;无之己而责之人,有之我而讥之彼〔一0〕;己无礼而责人敬,己无恩而责人爱;贫贱则非人初不我忧也,富贵则是我之不忧人也。行己若此〔一一〕,难以称仁矣。
126 〔一〕王先生云:『「彼」下脱「则」字。』
127 〔二〕易丰彖曰:「与时消息。」王先生云:『「消息」疑「则思」之误。』○铎按:王说是。下文云:「凡品则不然,动作不思心。」即其证。
128 〔三〕淮南子主术训云:「有诸己不非诸人,无诸己不求诸人。」
129 〔四〕孟子云:「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130 〔五〕论语。
131 〔六〕春秋繁露楚庄王篇云:「今晋不以同姓忧我,而强大厌我,我心望焉。」淮南子泛论训云:「以劳天下之民」,高诱注:『「劳」犹「忧」也。』
132 〔七〕诗晨风云:「忘我实多。」方言云:「念,常思也。」
133 〔八〕汉书成帝纪建始元年诏曰:「凡事恕己。」
134 〔九〕书洪范「五曰思」,今文尚书作「思心」。汉书五行志云:「思心者,心思虑也。」
135 〔一0〕晏子春秋问上云:「有之己,不难非之人,无之己,不难求之人。」春秋繁露仁义法篇云:「夫我无之求诸人,我有之而非诸人,人之所不能受也。」
136 〔一一〕论语云:「其行己也恭。」
137 所谓平者,内怀鳲鸠之恩〔一〕,外执砥矢之心〔二〕;论士必定于志行〔三〕,毁誉必参于效验〔四〕;不随俗而雷同,不逐声而寄论〔五〕;茍善所在,不讥贫贱,茍恶所错〔六〕,不忌富贵;不谄上而慢下,不厌故而敬新。凡品则不然,内偏颇于妻子〔七〕,外僭惑于知友〔八〕;得则誉之〔九〕,怨则谤之;平议无埻的〔一0〕,讥誉无效验;茍阿贵以比党〔一一〕,茍〔一二〕剽声以群吠;〔一三〕事富贵如奴仆〔一四〕,视贫贱如佣客〔一五〕;百至秉权之门,而不一至无势之家〔一六〕。执心若此〔一七〕,难以称义矣〔一八〕。
138 〔一〕诗鳲鸠毛传云:「鳲鸠之养其子,朝从上下,暮从下上,平均如一。」
139 〔二〕诗大东云:「周道如砥,其直如矢。」程本「矢」作「砺」。大戴礼五帝德云:「日月所照,莫不砥砺。」○铎按:士礼居旧藏明刻本作「砥●」,费士玑跋云:『●,古矢字。即诗「周道如砥,其直如矢」,陈刻改作砥砺。』
140 〔三〕注见论荣篇。王先生云:『「志行」疑当作「埻的」。』○铎按:志行乃论士之埻的。下文「平议无埻的」以射喻,此以实言,语异义同,不当改此就彼。
141 〔四〕韩非子奸劫弑臣篇云:「人主诚明于圣人之术,而不茍于世俗之言,循名实而定是非,因参验而审言辞。」魏策:『魏文侯曰:「求其好掩人之美而扬人之丑者,而参验之。」』
142 〔五〕汉书杨敞传杨恽报孙会宗书云:「窃恨足下不深惟其终始,而猥随俗之毁誉也。」楚辞九辨云:「世雷同而炫曜兮,何毁誉之昧昧!」礼记曲礼云:「毋雷同。」汉书楚元王传刘歆移书太常博士云:「雷同相从,随声是非。」
143 〔六〕错,「措」之借。
144 〔七〕书洪范云:「无偏无颇。」
145 〔八〕王侍郎云:『「惑」疑「忒」。书洪范云:「民用僭忒。」』
146 〔九〕哀廿四年左传云:「公如越,得太子适郢。」杜注:「得,相亲说也。」
147 〔一0〕说文云:「订,平议也。」后汉书樊宏后准传云:「愿以臣言下公卿平议。」「埻的」旧作「敦均」。按说文云:「埻,射臬也。读若准。臬,射准的也。」一切经音义一引通俗文云:「封堋曰埻,埻中木曰的。」
148 〔一一〕管子重令篇云:「阿贵事富。」礼记儒行云:「谗谄之民,有比党而危之者。」
149 〔一二〕「茍」字疑衍。○铎按:上下文对句,字数皆相等,此不当少一字。
150 〔一三〕「群吠」注见贤难篇,程本作「群谀」,误。
151 〔一四〕史记货殖传云:「凡编户之民,富相什则卑下之,佰则畏惮之,千则役,万则仆。」
152 〔一五〕汉书匡衡传云:「家贫,庸作以供资用。」韩非子外储说左上云:「卖庸而播耕者,主人费家而美食,调布而求易钱者,非爱庸客也。曰:如是,耕者且深,耨者熟耘也。」「庸」与「佣」通。
153 〔一六〕管子明法篇云:「十至私人之门,不一至于庭。」
154 〔一七〕列女传赵将括母曰:「父子不同,执心各异。」诗小弁云「君子秉心」,郑笺:「秉,执也。」
155 〔一八〕「矣」字旧脱,依上文例补之。
156 所谓恭者,内不敢傲于室家,外不敢慢于士大夫〔一〕;见贱如贵,视少如长;其礼先入,其言后出〔二〕;恩意无不答,礼敬无不报〔三〕;睹贤不居其上〔四〕,与人推让;事处其劳,居从其陋,〔五〕位安其卑,养甘其薄〔六〕。凡品则不然,内慢易于妻子〔七〕,外轻侮于知友〔八〕;聪明不别真伪,心思不别善丑;愚而喜傲贤,少而好陵长〔九〕;恩意不相答,礼敬不相报;睹贤不相推〔一0〕,会同不能让〔一一〕;动欲择其佚,居欲处其安,养欲擅其厚,位欲争其尊;见人谦让,因而嗤之〔一二〕,见人恭敬,因而傲之,如是而自谓贤能智能。为行如此,难以称忠矣〔一三〕。
157 〔一〕「大」字疑衍。上云:「外蒙讥于士夫。」「士夫」与「室家」对。
158 〔二〕逸周书官人解云:「其礼先人,其言后人。」
159 〔三〕礼记曲礼云:「太上贵德,其次务施报,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160 〔四〕晏子春秋问上云:「睹贤不居其上,受禄不过其量。」
161 〔五〕旧作「德」。
162 〔六〕淮南子泰族训云:「民交让,争处卑;委利,争受寡;力事,争就劳。」
163 〔七〕「慢易」注见断讼篇。
164 〔八〕说苑尊贤篇:『田忌曰:「申孺为人,侮贤而轻不肖者。」』敬慎篇:『舟绰曰:「轻侮人者义乎?」』
165 〔九〕隐三年左传云:「少陵长。」
166 〔一0〕礼记儒行云:「推贤而进达之。」
167 〔一一〕管子八观篇云:「时无会同,丧蒸不聚,则齿长辑睦毋自生矣。」注云:「乡里每时当有会同,所以结恩好也。」
168 〔一二〕广韵云:「嗤,笑也。」按说文云:「●●,戏笑貌。」「嗤」即「●」字。
169 〔一三〕「矣」字旧脱。○铎按:上文云:「恭者,礼之本也。」则依上下文例,当云「难以称礼矣」。今言「称忠」者,「忠」亦「礼」也。礼记礼器篇云:「忠信,礼之本也。」是其义。
170 所谓守者,心也。有度之士〔一〕,情意精专,心思独睹〔二〕,不驱于险墟之俗〔三〕,不惑于众多之口〔四〕;聪明悬绝,秉心塞渊〔五〕,独立不惧,遯世无闷〔六〕,心坚金石〔七〕,志轻四海,故守其心而成其信。凡器则不然〔八〕,内无持操〔九〕,外无准仪〔一0〕;倾侧险诐〔一一〕,求同于世〔一二〕,口无定论,不恒其德〔一三〕,二三其行〔一四〕。秉操如此,难以称信矣〔一五〕。
171 〔一〕○铎按:吕氏春秋有度篇:「贤主有度而听,故不过。」高诱注:「度,法也。」
172 〔二〕史记邹阳传上梁孝王书云:「越挛拘之语,驰域外之议,独观于昭旷之道。」
173 〔三〕「墟」当作「巇」。楚辞九辨云:「何险巇之嫉妒兮。」七谏怨世云:「何周道之平易兮,然芜秽而险戏。」王逸注:『「险戏」犹「倾危」也。』文选广绝交论李善注引作「险巇」。
174 〔四〕史记邹阳传上梁孝王书云:「感于心,合于行,亲于胶漆,昆弟不能离,岂惑于众口哉?」又云:「不夺于众多之口。」
175 〔五〕诗定之方中。
176 〔六〕易大过象词。
177 〔七〕韩非子守道篇云:「怀金石之心。」后汉书王常传云:「心如金石。」大戴礼礼察篇云:「坚如金石。」
178 〔八〕「器」当依上文作「品」。
179 〔九〕淮南子人间训云:「内有一定之操。」汉书董仲舒传云:「所持操或悖缪。」
180 〔一0〕韩非子显学篇云:「行无常仪。」
181 〔一一〕荀子成相篇云:「谗人罔极,险陂倾侧此之疑。」说文云:「憸,憸诐也。」经典通用「险」。毛诗卷耳序:「无险诐私谒之心」,释文:『崔云:「险诐,不正也。」』汉书礼乐志:「贪饕险诐」,颜师古注:「言行险曰诐。」楚元王传刘向封事云:「坏散险诐之聚」,师古云:「险言曰诐。」翟方进传:「险诐阴贼」,师古云:「诐,佞也。」叙传:「赵敬险诐」,师古曰:「诐,辩也。一曰佞也。」按说文:「诐,辨论也。古文以为颇字。」王逸注楚辞离骚云:「颇,倾也。」九叹灵怀篇:「不从俗而诐行兮」,王注:『「诐」犹「倾」也。』「险诐」与「倾侧」同意。字亦作「陂」,汉书景十三王传:「赵敬肃王彭祖险陂」,师古注:「陂,谓倾侧也。」
182 〔一二〕「世」旧作「心」。
183 〔一三〕易恒九三。
184 〔一四〕诗氓:「二三其德。」
185 〔一五〕「矣」字旧脱。
186 夫是四行者,其轻如毛,其重如山〔一〕,君子以为易,小人以为难〔二〕。孔子曰:「仁远乎哉?我欲仁,仁斯至矣〔三〕。」又称「知德者■」〔四〕。俗之偏党〔五〕,自古而然〔六〕,非乃今也〔七〕。凡百君子,竞于骄僭,贪乐慢傲,如〔八〕贾一倍〔九〕,以相高〔一0〕。茍能富贵,虽积狡恶,争称誉之〔一一〕,终不见非;茍处贫贱,恭谨〔一二〕,只为不肖,终不见是。此俗化之所以浸败,而礼义之所以消衰也。
187 〔一〕诗烝民云:「德輶如毛。」楚策云:「国权轻如鸿毛,而积祸重于邱山。」○铎按:上引烝民诗发端,此遥应之。
188 〔二〕山、难韵。
189 〔三〕论语作「斯仁至矣」。后汉书列女传班昭女诫引与此同。
190 〔四〕「■」论语作「鲜」。按■,俗「鲜」字,见广韵二十八獮,说文作「鲜」。
191 〔五〕书洪范云:「无偏无党。」
192 〔六〕昭卅二年左传云:「自古以然。」
193 〔七〕诗载芟云:「匪今斯今,振古如兹。」「乃今」见边议篇。
194 〔八〕「消息于心」至此,旧错入德化篇。
195 〔九〕「一」当作「三」,诗瞻卬云:「如贾三倍。」
196 〔一0〕脱一字。
197 〔一一〕史记吕不韦传云:「来往者皆称誉之。」
198 〔一二〕以上文例之,「恭谨」上脱二字。
199 世有可患者三。三者何?曰:情实薄而辞称厚,念实忽而文想忧〔一〕,怀不来而外克期〔二〕。不信则惧失贤,信之则诖误人〔三〕。此俗士可厌之甚者也。是故孔子疾夫言之过其行者〔四〕,诗伤「蛇蛇硕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颜之厚矣」〔五〕。
200 〔一〕礼记表记云:「情疏而貌亲,在小人则穿窬之盗也。」按「想忧」疑当作「相爱」。
201 〔二〕后汉书独行传:『范式,字巨卿,山阳金乡人。去游太学为诸生,与汝南张劭为友。劭字符伯。二人并告归乡里,式谓元伯曰:「后二年当还,将过拜尊亲,见孺子焉。」乃共克期日。后期方至,元伯具以白母,请设馔以候之。母曰:「二年之别,千里结言,尔何相信之审耶?」对曰:「巨卿信士,必不乖违。」母曰:「若然,当为尔酝酒。」至其日,巨卿果到,升堂拜饮,尽欢而别。』「克」即「克」字,与「刻」通。
202 〔三〕汉书文帝纪三年诏曰:「济北王背德反上,诖误吏民。」颜师古注:『「诖」亦「误」也。』按说文:「诖,误也。误,谬也。」
203 〔四〕论语云:「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皇侃义疏本「而」作「之」。○铎按:论语泰伯篇:「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论衡问孔篇「而」亦作「之」。此别本用字之异,非「之」与「而」同也。
204 〔五〕巧言。
205 今世俗之交也,未相照察而求深固,探怀扼腕,拊心祝诅〔一〕,茍欲相护论议而已〔二〕,分背之日,既得之后,则相弃忘〔三〕。或受人恩德,先以济度〔四〕,不能拔举,则因毁之,为生瑕衅,〔五〕明言我不遗力〔六〕,无奈自不可尔〔七〕。诗云:「知我如此,不如无生〔八〕。」先合而后忤〔九〕,有初而无终〔一0〕,不若本无生意,强自誓也〔一一〕。
206 〔一〕燕策:『樊于期偏袒扼腕而进曰:「此臣日夜切齿拊心也。」』
207 〔二〕汉书翟方进传云:「胡常与方进同经,心害其能,议论不右方进。方进知之,候伺常大都授时,遣门下诸生至常所问大义疑难,因记其说。如是者久之,常知方进之宗让己,内不自得。其后居士大夫之间,未尝不称述方进。遂相亲友。」论议相护,皆如此类矣。
208 〔三〕诗谷风云:「将安将乐,女转弃予。」又云:「忘我大德。」
209 〔四〕「济度」注见务本篇。
210 〔五〕史记李斯传云:「成大功者,在因瑕衅而遂忍之。」
211 〔六〕赵策云:「秦之攻我也,不遗馀力矣。」后汉书卢芳传云:「不敢遗馀力,负恩贷。」
212 〔七〕淮南子人间训云:「夫物无不可奈何,有人无奈何。」高诱注:「事有人材所不及,无奈之何也。」庄子人间世篇云:「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
213 〔八〕苕之华。
214 〔九〕淮南子人间训云:「众人先合而后忤。」
215 〔一0〕诗荡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权舆序云:「与贤者有始而无终。」
216 〔一一〕○铎按:此盖本鲁诗说。详陈乔枞鲁诗遗说考卷十五。
217 君子屡盟,乱是用长〔一〕。大人之道,周而不比〔二〕,微言相感〔三〕,掩若同符〔四〕,又焉用盟〔五〕?孔子恂恂,似不能言者,又称「誾誾言,惟谨也」〔六〕。士贵有辞〔七〕,亦憎多口〔八〕。故曰:「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九〕。」与其不忠,刚毅木纳,尚近于仁〔一0〕。
218 〔一〕诗巧言。○铎按:二语述赦篇亦引之。
219 〔二〕论语。
220 〔三〕汉书艺文志论诗赋云:「古者,诸侯卿大夫交接邻国,以微言相感。」
221 〔四〕汉书王莽传云:「与周公异世同符。」方言云:「掩,同也。」○铎按:荀子儒效篇:「晻然若合符节。」义同,言契合无闲也。
222 〔五〕○铎按:此亦本鲁诗说。详鲁诗遗说考卷十一。
223 〔六〕论语作「便便言,惟谨尔」。按汉书万石君石奋传云:「僮仆欣欣如也,唯谨。」颜师古注:『欣,读与「誾誾」同。』奋传文本论语,论语古本盖有作「誾誾」者。史记孔子世家作「辩辩」,誾、辩或字形相近而误。○铎按:论语乡党篇郑注:「便便,辩也。」便、辩古同声而通用,故史记作「辩辩」。此作「誾誾」,盖涉乡党下文「誾誾如也」而误记也。至万石君传「欣欣如也」,正「誾誾如也」之异文。而缀以乡党上文「惟谨」者,亦如后世碎金集锦耳。汪说失之。
224 〔七〕襄卅一年左传云:「子产有辞,诸侯赖之。」
225 〔八〕孟子云「士憎兹多口」,赵注:「离于凡人而为士者益多口」,破「憎」为「增」,此则从本训。○铎按:憎恶义为长。翟灏四书考异云:『憎多口,即论语「御人口给,屡憎于人」之意。』
226 〔九〕论语。
227 〔一0〕论语。「纳」今作「讷」。○铎按:此即「君子欲讷于言」之「讷」,谓言语迟钝。作「纳」盖草书形误。
228 呜呼哀哉!凡今之人〔一〕,言方行圆〔二〕,口正心邪,行与言谬,心与口违〔三〕;论古则知称夷、齐、原、颜,言今则必官爵职位;虚谈则知以德义为贤,贡荐则必阀阅为前〔四〕。处子虽躬颜、闵之行〔五〕,性劳谦之质〔六〕,秉伊、吕之才,怀救民之道,〔七〕其不见资于斯世也,亦已明矣!
229 〔一〕诗召旻云:「于乎哀哉!维今之人,不尚有旧!」「呜呼」与「于乎」同。
230 〔二〕韩非子解老篇云:「所谓方者,内外相应也,言行相称也。」
231 〔三〕淮南子齐俗训云:「言与行相悖,情与貌相反。」逸周书官人解云:「言行不类,终始相悖,外内不合,虽有假节见行,曰非成质者也。」
232 〔四〕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序云:「明其等曰伐,积功曰阅。」伐,阀古今字。后汉书韦彪传云:「士宜以才行为先,不可纯以阀阅。」○铎按:「阀阅」上疑脱「以」字。
233 〔五〕汉书律历志云:「陛下躬圣」,颜师古注:「躬圣者,言身有圣德也。」
234 〔六〕易谦九三:「劳谦,君子有终,吉。」
235 〔七〕孟子云:「故就汤而说之以伐夏救民。」
URN: ctp:ws73841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