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六十回讲法台群仙显法 剖奇案七窍惊奇

《第六十回讲法台群仙显法 剖奇案七窍惊奇》[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七窍自卧榻所,魂离躯壳,悠悠忽忽,不知属何地界,两峰对峙,下临江水,徒杠在目,垂杨覆焉。七窍思曰:「吾在衙内,为何到斯?」信步行来,竟立徒杠上面,眺望江水不已。
2 俄而徒杠转过,坦道一线,直牵数十里之遥。七窍是时未审坦道何去,遂坐于垂杨枝下,四顾踌躇。忽来一青衣童儿,笑谓七窍曰:「先生焉往?其殆不识路径而望洋悼叹者乎?不然,何默尔无词,席地不行耶?」七窍曰:「吾非有所行之地,乃不意至兹,特弗识坦道一条,所通何处。」青衣曰:「是道登天。欲观上天景致,可由此迳缓缓而登。」七窍闻说,忙相揖于道童曰:「吾正欲景观天上,祈为吾导可乎?」青衣曰:「尔欲登天一览,速随吾来。但不可回头望之,望则胆碎而惊,惊则必坠。」七窍诺,果尾其后,一步一趋。顷之,暗暗回顾,足离于地者约有数百丈焉。七窍畏甚,从兹不敢反视,俯首而上,愈上愈高。曾不几时,而河汉星斗已俨然在眉目间矣。
3 青衣曰:「吾力已疲,可于此暂息一刻。」青衣坐,七窍亦坐。坐已,环顾见所坐者,尽属云霞。以手抹之,细软非常,绵绵若絮。对面望去,数星排列,其大如斗,光明照耀,闪烁不停。七窍于斯自在逍遥,几忘己为郡守也者。青衣暗知其情,乃乘机言曰:「汝为郡守,荣华已甚,不知其乐有如此乎?」七窍曰:「吾身虽为郡主,其心实为万民,每遇疑难案情,百转忧思,食也而难于下咽,寝也而难于入梦,那得清闲半日,如汝辈之逍遥无累耶?」青衣曰:「汝既如宦途苦况,何区区恋此富贵,不作一出山想哉?」七窍曰:「吾亦常有此念,奈尘世道士无一可为我师。」青衣曰:「野方外道固不足为人师。彼《黄庭》经卷,习此而成者,代不乏人,独不可以为师乎?」七窍曰:「身为郡守,日理民情,即有《黄庭》,亦不暇阅。」
4 青衣曰:「汝深入迷障,妖部环伺,恬不为怪,所以入道甚难。在汝心中,以郡守为至荣至尊,视大道为可无可有,安知仙真荣耀,更甚于郡守耶?况郡守之荣,不过如花开谢,岂及为仙天上,与日月以同辉?然吾所言,知汝淡焉置之。欲不导汝登天,又念前生与吾为友。吾且导汝一睹天仙荣显,以冀脱此迷途。」言此,道童起,七窍随起。
5 复行数百步,有门在望,高大无比。额上现二字曰:「南天」。入得此门,其地皆玉砌金嵌,润诸可爱。行未数武,道童转导七窍,路向左行。但见仙鹤飞鸣,声清如磬;仙鸾飞舞,身美多文,仙蝶仙鹅,行来对对,仙羊仙马,走去双双。或有台焉,玉箫可听;时而阁也,玉笛堪闻。七窍暗自计曰:「上天美景,真如海市不胜收之。」道童曰:「汝在天上,所乐睹者何景?」七窍曰:「即今行处,触目所睹,皆非人间有耳。」道童曰:「还有佳境,汝随吾来。」七窍欣然,紧随其后。遥望一台高耸,台下概拥以五色云霞。七窍曰:「前面高台,何仙所住?」道童曰:「是乃讲道台也。」七窍曰:「台也,而胡以讲道名耶?」道童曰:「每逢佳期,道祖登台讲道,群仙环侍拱立而听之。」七窍曰:「不知何日是讲道之辰?」道童屈指计曰:「汝尚有缘,恰遇今日讲道耳。」七窍曰:「道祖讲道,又定何时?」道童曰:「如丙寅日,则定午时。今日丙寅,午刻必讲道也。急待毋缓,犹能得见道祖出宫之荣。」言已,奋力前驱。
6 七窍追踪而往。不知不觉,已至台下。极目四顾,寂然无人。道童曰:「时尚早也,可于台左坐以候之。」七窍果随道童坐于台左厢内。未几鸾凤齐鸣,仙真陆续而至,衣冠楚楚,尽属滚龙盘绕,一身锦绣,备极鲜华。俄而厢内仙童捧出仙衣二套,一以予七窍,一予道童服之。七窍衣甫披身,自觉遍体生凉,轻松之极。俯视衣上,绣龙缠定,彩色炫人。衣服而后,群仙毕集,列坐厢中。七窍杂坐其间,总不离道童左右,群仙无有问及,而彼亦俨然以仙子自居。坐约片时,霹雳一声,金光数道,左右厢内,如火如荼。群仙拱一拱手,乃金甲神祗六七,或执剑戟,或执金鞭,或执铜锤,或赤面黄须,或金面赤须,或粉面无须,形象森严,威然可畏,不言不语,高排于讲道台上。群仙济济,鹤班鹭序,恭立两旁。一时仙乐齐鸣,幢幡宝盖,翠羽宫扇,护拥道祖跨著青角板牛而来。七窍睨而视之,见其头带冕旒,身服八卦龙衣,晶光夺目。左右童子,一持拐杖,一捧《太极图》,齐拥台中。
7 鼓擂三通,钟鸣三匝,道祖登座。群仙朝参毕,一字排列。
8 道祖乃起顾盼之容,向群仙而言曰:「道在天下,习之则有,不习则无;道在人身,行之则升,忘之则坠。此以小者言之也。
9 若言其大,未有天地,先有此道,既有天地,道之弥纶。是充塞乎天地者,道也。道吾所道,仙佛成之;不道吾道,饿鬼堕之。吾愿世人道其所道,且乐吾道;道不忘道,以成吾道。吾道能成,自登坦道;逍遥自在,以安吾道,诸真诸圣,同享是道。」方言至此,群仙同声应曰:「大道周流,共沾所教,得其所教,乃成是道。道中之祖,阐此大道,伏翼道门,无息此道。」道祖闻言,欢欣下台,群仙拥护而去。
10 台下尚留二三仙子,年岁甚轻,向七窍而询曰:「汝乃南龙郡守,不在署内掌管符篆,来此窃听道语,应该罚入雷部诛之。」七窍不敢回言。突然雷声震动,雷光闪闪,直逼其身。
11 七窍跪地泣曰:「吾以区区凡体,岂敢妄登仙地训聆道祖哉。
12 以吾行至徒杠之前,垂杨枝下,为青衣道童所导至此,是以冒触仙容耳。」二三仙子曰:「既然如是,撤转雷霆,尔上前来,吾有以教汝。」七窍见雷部远去,兢兢战战,跪于仙子之前,曰:「仙子何论?吾愿敬听,不敢有违。」仙子曰:「汝前生亦此地人物,为阐道不服,私下尘世,迷于四害,何日回头?幸而有缘,得登天府,聆道祖讲论大道。汝速归衙辞官,入此道门,以还本位。否则仙根坠落,永无登天路矣。」言毕,用手一招,五色祥光,拥著仙子飘然竟去。七窍起视,前道童尚在厢内,命将仙衣卸下,曰:「汝可归矣。」七窍曰:「归从何处,路径不识,望仙官导之。」道童曰:「汝非道中人,吾慵导矣。」七窍再三哀求,道童怒目言曰:「来,来,吾送汝归。」行至一崖,七窍畏,却步不进。道童推之以掌,七窍惧坠,紧闭双眸,耳听风声浓浓,一惊而苏。举目视之,乃在榻上。起而静坐,详细思维,所见所闻,历历不爽。自此心心在道,厌弃官阶。
13 珠莲见夫近日行为殊于往昔,乃询之曰:「郎君官居郡守,三代荣封,宜尽乃心,以勤案牍,一日皇恩下逮,擢至宰辅,功安社稷,名震海宇,幸莫大焉。胡郎君近日不以案牍为勤,其心似别有所思者,何也?」七窍将梦一一述之。珠莲突曰:「妾以郎君为何疏于政治,却为一梦耳。妾闻之,至人无梦。
14 梦乃幻境,随有所思而成。所以妇女常梦产子,以其心之所望者,恒在于是。男儿不梦产子,而梦娶美妻,亦以所好于心者,而形诸梦寐也。妾劝郎君毋以梦兆为真,宜以现所得者为务,妾之望也。」七窍聆此,梦付流水,将仙子所教背而不行,仍恋名场,以希荣宠。珠莲见是情景,不胜欣喜,内庭设宴,劝酌殷勤。
15 正畅饮间,突来役吏禀曰:「衙外叫冤,祈大人发落。」七窍曰:「尔将叫冤者唤至大堂,吾即出询。」役吏领命出堂,呼曰:「大人即临公案矣,呼冤者立候审问?」无何,衙内木梆响亮,满堂役吏排列左右。闪门启处,炮声三震,呵道如雷。
16 七窍出堂,高坐公案,顾谓役吏曰:「叫冤者何人?」役吏将叫冤数辈,带至大堂跪下。七窍询曰:「尔数人叫冤何事?」一老叟曰:「前日吾女归宁,看顾母疾。未逾三日,彼翁寄信,言吾婿偶染微恙,吾即命子送归。吾女去已数日,不见于归,往问婿家,亦言吾女未返。吾闻惊甚,四处寻之不得。传言北雁山下有男女尸骸,急往视之,果吾子女也。但不知凶手为谁,望大人缉获凶犯,以偿吾子女之命,其心始甘。」七窍曰:「这是自然。然呼冤不止一人,凡有冤有,实陈其说。」左一妇曰:「吾夫前日饮吾父寿酒,三日不归。访已遍矣,不料在于北雁山下毙之。」右跪二人,皆言子赴市麈,亦在北雁山同殒。七窍曰:「吾已命役遍访凶人,如访得之,立决偿命。」询毕,数人拜舞而起。
17 七窍是夜设筵以询四妖,曰:「北雁山之事,可访得乎?」李赤曰:「吾等未能访确,惟总管尽得其情。」七窍询之总管,总管曰:「毙人者非人,乃妖也。」七窍曰:「何以知之?」总管曰:「李赤、徒能、马魁与吾四人分路查访,吾访至北雁山后老杨树下,席地小憩,忽闻丛林内济济人声。吾隐暗处窥之,乃一男一女,相对而坐,俱属髫龄。外有婢女二人,列侍左右。
18 男女谈论,言及北雁山得人血人首以为餐,甚是爽口。又命二婢再献,以为夫妇同饮。二婢去,男女携手,同至老杨树下,入土而没。吾紧记其处,忙来山前,见有二人奔走坦途。二婢潜近身旁,推倒在地,割下首领。以衣接血,向山后而去焉。」七窍曰:「尔察的乎?」总管曰:「所察是实,并无讹也。」七窍曰:「这妖又如何收之?」马魁曰:「大人出示,晓谕军民人等各执械器,候于北雁山中。吾辈护卫大人,收此妖孽。」七窍如计,遂命书吏出示晓谕。
19 临期日,不约而集者数千人。七窍乘舆而来,总管导至树下,命村人数辈,各持畚具以掘之。掘约一丈之深,果有男女四人,口中尚衔人首。村民禀于七窍,七窍命束手足,扛出坑外,厉声询曰:「尔属何妖,胆敢毙人性命?」四妖不答,各将人首吮之。七窍无奈,命以竹篓盛著,扛回郡内。百姓闻此奇异,争视妖孽者纷至沓来。七窍命人密密逻守,入衙息定,询及总管诸人曰:「此妖何名?」马魁曰:「此土煞也。借男女之精魂血肉而成形体。非用油火焚之,难除是孽。」七窍点首。
20 妖暗知觉,出篓而逃。逻守者忙禀七窍。七窍曰:「此妖逃去,安得而诛之?」徒能曰:「妖物即逃,定在旧处。但这次入土,较前更深,恐于一时难以得耳。」七窍曰:「必如何始得耶?」李赤曰:「可宰一豕,以盆盛血,并及豕首,放于老杨树前,命人暗处守之。彼闻腥气,断然出食。待彼出土,速将油火焚于其处,彼必畏而不动,可以篓盛归,当即用油泼之,自难遁去。然后焚之以火,而此孽可除。不然,得此一番挫折,愈肆淫威,彼境居民躯难保矣。」七窍曰:「是妖如此其毒,若不除却,胡以安及村人?」遂命役吏照此行事。果于三更后,四妖同出,共食豕血及豕首焉。村人胆壮者,急以油泼地,山林内外,遍燃火具,而四妖已僵卧不动矣。俟到天晓,仍将竹篓盛定,扛回南龙。七窍升堂,即以油淋之。四妖惧甚,相抱而泣,声如秋虫。七窍詈曰:「汝不食吾村人,吾弗汝诛。今食吾民甚众,王法难逭,天律在所不容!役吏,与吾举火焚之!」四妖得火焚身,圆圆转转,合而为一,化作斗大肉团。待火烈时,复化为肉虫千万,四方蠕动,似欲离此火坑。七窍见之,忙命加火炽之。顷刻间,肉虫尽化为烟,一毫无有。
21 七窍于是向村人言曰:「噬人妖孽,已为汝辈除矣。丧其子媳者,各领归里,为之超度焉。」村人齐声呼曰:「吾民郡守,真天人也。最怪妖物,尚能歼除,其他可知矣。」此声一倡,朝廷嘉其智慧,圣恩下逮,加升刑部员外,即刻日进都,以授此职。七窍得兹荣宠,厚设筵席,呼四妖而赏之,曰:「吾之官阶得以重升者,皆尔四人力也。但问尔等,何能剖案如神乎?」四妖曰:「是皆大人明鉴,吾辈不过效厥奔走,他何知焉?」七窍曰:「北雁山之妖物,若非尔等,即仙子不能知之,真足令人敬服不少。吾也力得尔等,迁升部官。尔四人可愿随吾,一游都下否?」四妖曰:「大人厚待吾辈,实不忍忘,俱愿相随,以酬盛爱。」七窍曰:「圣旨已下,吾将卜吉起程。今特设筵,赏尔辈收妖之劳耳。」四妖曰:「承恩多矣,誓必报之!」其时郝相闻得乘龙有此奇才,不胜欣喜,又兼夫人望女心念甚切,遂遣家丁星夜前来,迎接七窍。七窍即将符篆交与后官,率领四妖,望都进发。
URN: ctp:ws73919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