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元曲选

《元曲选》[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起早。臣起早。来到朝门天未晓。长安多少富豪家。不识明星直到老。下官殿头官是也。今有王枢密奏知圣人。因为官道窄狭。车驾往来不便。奉圣人的命。就著王枢密立起标竿。拆到杨家清风无佞楼止。如有违拒者。依律论罪。令人传与王枢密。只等拆徧了。可来报知。好回圣人话。〔校尉云〕理会得。〔殿头官诗云〕奉命传宣下玉阶。东厅枢密要明白。修街先把标竿立。事完回奏圣人来。〔下〕〔净扮王枢密领祗候上云〕下官姓王名钦若。字昭吉。方今大宋真宗皇帝即位。改元景德元年。下官现为东厅枢密使。这里也无人。下官本是番邦萧太后心腹之人。原名是贺驴儿。为下官能通四夷之语。善晓六番书籍。以此遣下官直到南朝。做个细作。临行时萧太后恐怕下官恋著南朝富贵。忘了北番之恩。在我这左脚底板上。以朱砂刺贺驴儿三个大字。下面又有两行小字道宁反南朝。不背北番。下官自入中原。正值真宗皇帝为东宫时选文学之士。下官因而得进。今圣人即位。宠用下官。升拜枢密之职。掌著文武重任。言听计从。好不权势。只有一事不能称心。现今有一员名将。乃是杨令公之子。姓杨名景。字彦明。更兼他手下有二十四个指挥使。人人勇猛。个个英雄。天下军民。皆呼他为杨六郎。因他父子每尽忠报国。先帝与他家造下一座门楼。题曰清风无佞楼。至今楼上有三朝天子御笔敕书。大小朝官。过者都要下马。天子春秋降香。杨六郎母亲封为畲太君。有先皇誓书铁券。与国同休。免他九个死罪。那杨景镇守著瓦桥三关。所以北番不能得其寸尺之地。近来有萧太后使人。将书来见下官之罪。说我忘了前言。我今无计可施。想来萧太后连年不能取胜。皆因惧怕杨景。不敢兴兵。若得杀了杨景一个。虽有二十四个指挥使。所谓蛇无头而不行。也就不怕他了。那时等我萧太后尽取河北之地。易如反掌。岂不称了下官平生之愿。前者圣人曾言。御街窄狭。车驾往来不便。下官就要乘此机会。谋杀杨景。令人与我唤将女壻谢金吾来者。〔祗候云〕理会的。谢金吾安在。〔丑扮谢金吾上云〕我做衙内不胡涂。白银偏对眼珠乌。满城百姓闻吾怕。则我倚权挟势谢金吾。小官谢金吾是也。官拜衙内之职。你道我是使著那个的权势。我丈人是个王枢密。谁敢欺负我。我打死人。又不要偿命。到兵马司里坐牢。今有丈人呼唤。须索走一遭去。可早来到门首也。令人。报复去。道谢金吾下马也。〔祗候云〕报的大人知道。谢金吾来了也。〔王枢密云〕著他过来。〔祗候云〕著过去。〔谢金吾做见科云〕父亲。唤你孩儿。有甚么公干。〔王枢密云〕唤你来别无甚事。前日圣人曾言。官道窄狭。车驾往来不便。我今日早间奏过。在这京城里外。立下丈二标竿。但抹著标竿者。不问军民房舍尽行拆毁。拆到杨家清风无佞楼止。你不晓得。那杨家须是我的对头。我如今把这个到字。添上个立人。做个倒字。则说拆倒清风无佞楼止。差你丈量官街阔狭高下。一例拆毁。金吾。你可用心著志。务要拆倒清风无佞楼住。早些回我的话来。〔谢金吾云〕孩儿此一去。随他铜墙铁壁。也不怕不拆倒了他的。〔王枢密唱〕
2 仙吕赏花时我可甚的要拆倒清风无佞楼。也只为咱与杨家话不投。〔云〕我料得杨景那厮。闻知拆倒了他家门楼。必然赶回家来。与我诘奏其事。那时节我预先差人拏住他。奏过圣人。责他擅离信地。私下三关之罪。〔唱〕但赚的离雄州。便好将他斩首。〔云〕此事只好我和你知。休要泄漏者。〔谢金吾云〕我好不乖哩。要你分付。〔王枢密唱〕这的是六耳不通谋。〔同下〕
3 〔音释〕
4 枢处平声 白巴埋切 券音劝 赚音湛
5 第一折
6 〔谢金吾领夫役上云〕自家谢金吾的便是。奉圣人的命。说这街道窄狭。车马往来不便。不管大小官员房舍。但是侵占官街的。尽皆拆毁。来到这所门楼根前。这楼正占著官街。夫役每向前与我拆倒者。〔院公上云〕老汉是杨令公家的老院公。是什么人在门前大呼小叫。我去看咱。〔见谢金吾云〕众夫役您且住者。为什么敢拆我家府里的清风无佞楼。〔谢金吾云〕你这老奴才。那里知道。我是奉圣旨开展街道。现今你这楼正占著官街。应得拆毁的。〔院公云〕既然是这等。我去请老夫人与你说话。太君有请。〔正旦扮畲太君引七娘子八娘子上〕〔正旦云〕老身畲太君的便是。正在中堂闲坐。只听的门首大惊小怪。不知为何。〔七娘子云〕老院公为什么这般慌慌的来。〔院公云〕告的夫人知道。谢金吾领著众多夫役。拆毁房舍。到咱这无佞楼根前了也。老夫人何不与他说去。〔正旦云〕谁这般道来。〔院公云〕现今正在那里要拆毁哩。〔正旦云〕上面见有先皇的御书。他怎敢拆毁。此人好是大胆也呵。〔唱〕
7 仙吕点绛唇则俺这百尺楼台。是祖先留在。功劳大。更打著个郡马的名色。那厮也怎敢便来胡拆。
8 混江龙这楼呵起初修盖。也不知费他府藏偌多财。上面有御书的玉札。钦赐的金牌。莫说朝省里官员皆下马。便是春秋天子也要降香来。〔院公云〕这早晚敢动手哩。老夫人行动些儿。〔正旦唱〕只听的闹垓垓。越急的我气咍咍。脚忙抬。步难捱。半合儿行不出宅门外。我这里挡不住夫役。逩不的尘埃。
9 〔谢金吾云〕老夫人。你来做什么。〔正旦云〕我这清风无佞楼。是奉圣旨盖的。你怎敢拆毁俺这楼来。〔谢金吾云〕老夫人。你差矣。当初是圣人命替你家盖。如今我也奉圣旨替你家拆。是碍了我走路。我要拆来。夫役每先把那门楼上的砖瓦乱摔下来。〔正旦云〕这厮好无礼也。〔唱〕
10 油葫芦我只见他带瓦和砖拥下来。〔谢金吾云〕夫役每将这椽木都屈拆了。等我拏家去做柴烧。管他怎的。〔正旦唱〕他他他将椽木拆做柴。〔谢金吾云〕上紧的拆。〔正旦唱〕他他他催迸的来不放片时刻。则他这满城人那一个不添惊怪。偏我这一家儿直恁的遭残害。〔谢金吾云〕老夫人。上命差遣。盖不由己。我直从朝门外拆起。多少王侯宰相家。连片拆了。单单拆的你这一家儿也。〔正旦唱〕我这里急问他。他那里硬挣。向前去手揝住腰间带。〔谢金吾云〕老夫人。你好没意思。我是奉圣人的命。你揪住我待要怎的。〔正旦唱〕你敢是没圣旨擅差排。
11 〔谢金吾云〕老夫人。谁敢说谎。现有圣旨哩。〔正旦云〕有圣旨在那里。我与你面圣去来。〔唱〕
12 天下乐咱两个厮扭定向君王前奏去来。〔谢金吾云〕我和你去不妨事。夫役每不要管他。则管拆著。〔正旦唱〕则你个乔也波才。直恁歹。俺虽是随朝的武官十数载。〔谢金吾云〕只因你这楼正占著官街。方才拆了你的。〔正旦唱〕这门楼谁不曾过去。这门楼谁不曾到来。偏你这谢金吾嫌道窄。
13 〔谢金吾云〕老夫人。你也只乱嚷。那圣旨上明明写道。拆倒清风无佞楼止。须不是我私造的。你要请看。我就与你看。今日好歹定要拆毁了。〔正旦云〕敢不是圣旨么。〔谢金吾云〕难道我哄你。那里有个圣旨是好假的。你只管言三语四。信口儿骂谁哩。敢不中么。〔正旦唱〕
14 那吒令这都是王枢密王枢密的计策。故意教谢金吾谢金吾来拆坏。强把著宋真宗宋真宗来顶戴。上不怕天理该。下不怕人情骇。你也启奏的忒不明白。
15 鹊踏枝割舍了我个老裙钗。博著你个泼驽骀。遮莫待挝怨鼓撅皇城。死撞金阶。觑了他拆的来分外。不由我感叹伤怀。
16 〔云〕谢金吾。我家和你往日无冤。旧日无雠也。〔唱〕
17 寄生草咱和你又无甚别雠隙。怎这般狠布摆。领著火顽皮贼骨浑无赖。也不问个朱楼画壁谁家界。霎时间早雕栏玉砌都安在。似你这不忠不信害人贼。那里也有仁有义朝中客。
18 〔谢金吾云〕且莫要说起圣旨。便是我谢衙内现做的朝中臣宰。你也不该挺撞我。〔正旦唱〕
19 村里迓鼓那厮道朝中臣宰。则俺杨家也不是民间宗派。〔谢金吾云〕你还不认的我哩。我是王枢密的女壻。那里看的你个白头迭雪的在眼儿里。〔正旦唱〕元来你倚著丈人行的气概。就待欺负咱年华高迈。〔金吾云〕你这个老人家。好不知高低。我尽让你说几句便罢。则管里倚老卖老。口里唠唠叨叨的说个不了。你便就长出些个胡子来。我也不理你。你去。〔谢金吾推正旦倒科〕〔正旦唱〕不堤防被他来这一摔。错闪了腰肢。擦伤了膝盖。争些儿磕破了脑袋。哎。你也可怜俺个白头的这你你。
20 〔谢金吾云〕夫役每把那金钉朱户。虬镂亮槅。拆不动的都打烂了罢。〔正旦唱〕
21 元和令他他他把金钉朱户生扭开。虬镂亮槅。尽毁败。〔谢金吾云〕把那柱子就砍拆了。〔正旦唱〕把沉香柱一似拆麻秸。土填平多半街。〔云〕你拆了我们楼也罢了。怎么将这御书牌额都打碎了。〔唱〕怎生的打碎了这牌额。〔谢金吾云〕我便碎了这面牌额。打甚么不紧。你要告。告了我去。〔正旦唱〕难道你有官防无世界。
22 〔谢金吾云〕我奉圣人的命在此。你骂了我就是骂了圣旨一般。你骂圣旨该得何罪。〔正旦唱〕
23 青哥儿那厮拆坏了咱家咱家第宅。倒把著大言大言图赖。教我便有口浑身也怎劈划。哎。谁想我到这年衰。值著凶灾。被他推倒当街。跌损形骸。直从鬼门关上孩儿每喳喳的叫回来。他也忒欺人煞。
24 〔谢金吾云〕夫役每今日也拆不了。明日再来拆罢。〔下〕〔正旦云〕嗨。这个那里是谢金吾敢来这里撒泼。明明是王枢密与俺家做对头。故意使他来的。我那六郎孩儿。好个性子。他若知道。怕不跑回家来。一发著他道儿了。老院公你近前来。只今日我修下一封书。你直至瓦桥三关。说与六郎孩儿。若有明白的圣旨。著他下关来。若无明白圣旨。著他休下关来。小心在意者。〔唱〕
25 赚煞若不除得那昧心贼。依旧把俺那门楼盖。则除非把俺杨家姓改。他则待赚俺孩儿寻罪责。则今朝将你个都管亲差。这书上已明开。休的胡猜。就儿里关连著大利害。虽则是被那厮抢白。嘱付俺孩儿宁奈。休得要误军机私下禁关来。〔下〕
26 〔音释〕
27 畲音蛇 色音筛 拆钗上声 偌人夜切 垓音该 咍海平声 刻揩上声 音债 揝簪上声 窄斋上声 挝庄瓜切 撅与掘同 霎音杀 贼则平声 摔音洒 虬音求 镂音漏 槅皆上声 秸音皆 额音崖 宅池宰切 划胡乖切 煞音晒
28 第二折
29 〔冲末扮杨六郎领卒子上〕〔杨六郎诗云〕雄镇三关二十秋。番兵不敢犯白沟。父兄为国行忠孝。敕赐清风无佞楼。某姓杨名延景。字彦明。祖贯河东人氏。父亲是金刀教手无敌大总管杨令公。母亲畲太君。所生俺弟兄七个。乃是平定光昭朗景嗣。某居第六。镇守著三关。是那三关。是梁州遂城关。霸州益津关。雄州瓦桥关。此乃三关。某受六使之职。是那六使。边关里外点检使。界河两岸巡绰使。关西五路廉访使。淮浙两场催运使。豳汾二州防御使。河北三十六处救应使。此乃六使之职。尀奈北番韩延寿无礼。自与某交锋。不曾得某半根儿拆箭。我手下有火结义兄弟。自岳胜孟良而下。共总二十四员挂印指挥使。也不是我褒奬他。真个出来的都一个个精通武艺。善晓兵机。冠簪金獬豸。甲挂锦𤠯猊。厮琅琅弓上箭。扑刺刺马攒蹄。忘生舍死安邦将。大胆雄心敢战儿。某今日在元帅府升帐。令人。辕门外倘有报紧急军情者。报复咱家知道。〔院公上云〕老汉是杨令公家老院公的便是。因为谢金吾拆毁清风无佞楼。将老夫人推下阶基。跌破了头。老夫人的言语。将著书呈。直至三关见六郎哥哥走一遭去。说话中间。可早来到也。把辕门的。报与元帅得知。有老院公在于门首。〔六郎云〕著他过来。〔卒子云〕著过去。〔院公做见科云〕老汉有紧急事来见你哩。〔六郎云〕院公。你来有何紧急事。〔院公云〕元帅。有老夫人的书呈在此。你是看咱。〔六郎拆书跪读云〕将书来我看。母亲太君寄书与六郎孩儿。今有王枢密令女壻谢金吾。拆毁清风无佞楼。又将老身推下阶基。跌破了我头。好生烦恼。著你知道。虽然如此。边关重地。如无明白圣旨。是必休念老身。私下关来。反堕王枢密奸计。你紧记者。〔作怒科云〕院公。你吃了饭先回拜上太君。好好将息咱。我自有个道理。〔院公云〕老汉不敢久停久住。回老夫人话走一遭去。〔诗云〕传送书呈便转身。路遥不敢避辛勤。愿借顺风吹的去。一日回家见太君。〔下〕〔六郎云〕我如今要私下三关。看母亲去。争奈不敢擅离信地。此恨痛入骨髓。不可不报。待我慢慢寻思一个计策来。令人。紧把著帐门者。〔外扮焦赞上诗云〕镇守三关为好汉。杀的番兵没逃窜。军前阵后敢当先。则我是虎头鱼眼焦光赞。某焦赞是也。适才巡边回来见哥哥去。令人报复去。道有焦赞下马也。〔卒子做报科云〕喏。报的元帅得知。有焦赞来了也。〔六郎云〕著他过来。〔卒子云〕著过去。〔焦赞做见科云〕哥哥。焦赞巡边无事。特来回话。〔六郎云〕兄弟。既然无事你回去。〔焦赞做出门科云〕您兄弟知道。往常时见我来。便欢天喜地。今日见我来。甚是烦恼。我也不去。我则在这里听他说甚么。〔六郎云〕焦赞去了也。我是再看这书咱。母亲太君寄书与六郎知道。今有王枢密令女壻谢金吾。拆毁了清风无佞楼。又将老身推下阶基。将我头来跌破了。著你知道。〔焦赞云〕原来哥哥有这般烦恼。尀奈王枢密无礼。拆毁了清风无佞楼。又将太君的头都跌破了。比及哥哥要回去。我先到京城。将他一家老小。诛尽杀绝。与哥哥报雠。走一遭去来。可不好也。〔诗云〕虽则是接境西番。险隘处自有巡拦。岳排军紧守营寨我瞒六郎先下三关。〔下〕〔六郎云〕嗨。似此雠恨。何日得报。我要私下三关去。争奈众将无人掌领。此事不好泄漏。若被焦赞知道怎了。则除是这等。令人。与我唤将岳胜孟良来者。〔卒子云〕岳胜孟良安在。〔外扮岳胜上诗云〕赤心一片佐皇朝。日夜巡边不惮劳。随你番兵三百万。著谁当咱岳家刀。某乃双刀岳胜是也。佐于杨景麾下为将。正在演武场中。操练军卒。有哥哥呼唤。不知甚事。须索去走一遭。令人报复去。道有岳胜下马也。〔卒子报科云〕报的元帅得知。有岳胜来了也。〔六郎云〕著他过来。〔卒子云〕著过去。〔岳胜做见科云〕哥哥。唤您兄弟有甚事。〔六郎云〕且一壁有者。〔外扮孟良上诗云〕两军相对堵。三通催战鼓。则我身背火葫芦。肩担蘸金斧。某乃加山孟良是也。佐于杨六郎麾下为指挥使之职。恰才哥哥呼唤。不知有甚事。须索走一遭去。令人报复去。有孟良下马也。〔卒子做报科云〕报的元帅得知。有孟良来了也。〔六郎云〕著他过来。〔卒子云〕。著过去。〔孟良做见科云〕哥哥。唤您兄弟那厢使用。〔六郎云〕唤您两个来。别无甚事。今有王枢密令他女婿谢金吾。拆了俺杨家府清风无佞楼。将老母推下阶基。跌破了头。我要私下三关。探望母亲走一遭去。岳胜兄弟。你掌领著众将。紧守营寨。堤备番兵。只说某抱病。一时不能即出。众将不许一人跟随。某星夜一人一骑。私下三关看母亲走一遭去。〔诗云〕骤徵𩣵星夜奔还。众将校休离营盘。若不为太君跌坏。我杨景也怎敢的私下三关。〔下〕〔岳胜云〕哥哥去了也。孟家兄弟。我奉哥哥将令。著我紧守营寨。著你整搠军马。巡绰各边。堤备番寇。等哥哥回来。小心在意休违误者。〔孟良云〕哥哥放心。我自理会得。〔岳胜诗云〕元戎早晚便回还。整搠兵戈不暂闲。〔孟良诗云〕但得巡边留我在。番兵谁敢向南看。〔同下〕〔焦赞上云〕自家焦赞。有哥哥私下关来。探望老母。我在这城门外守著。只等他过来呵。我和他说知。这早晚敢待来也。〔六郎上云〕某杨景。瞒著众将。离了三关。到这城门外。再等一等人眼黑些。好进城去。〔做见焦赞科〕〔焦赞云〕哥哥。你那里去。〔六郎云〕兄弟。你那里去。〔焦赞云〕哥哥。我知道多时了。我与哥哥做个护臂。咱同共入城。探母亲去。〔六郎云〕兄弟。既然你知道了。不要大惊小怪的。咱弟兄二人。探望母亲去。兄弟。你平日性子粗糙。此事干击斫头的罪犯。一些儿泄漏不得。只等黄昏时候入城。兄弟跟著我去来。〔同下〕〔正且同七娘子上〕〔正旦云〕尀奈王枢密。好生无礼。拆毁了我家清风无佞楼。老身再三阻当不住。倒将我推下阶基。跌碎了这头。看看至死。老身差院公去说与六郎知道。著他不要回来。只等院公到时。才见分晓也呵。〔唱〕
30 南吕一枝花这两日气的我闷闷的眠。害得我恹恹的卧。把功臣生割舍。纵贼子放乖泼。天理如何。著细作都瞒过。圣人前宠用他。现放著中书省鼎鼐调和。枢密院将边关事领掇。
31 梁州第七都是这两赖子调度的军马。你可甚么一管笔判断山河。痛煞煞这几日难挨过。不听的做夜市的炒闹。争地铺的搀夺。经商客旅。买卖无多。往常时这清风楼前后屯合。到今日冷清清只一片空阔。不见了祥云罩碧瓦丹甍。不见了晓日映珠帘绣幕。不见了香雾锁画戟雕戈。那厮敢胡为乱做。把先皇圣旨不怕些儿个。平白地闯出这场祸。送的我倒枕著床没奈何。拆的来做不得存活。
32 〔带云〕孩儿每我待睡些儿。早关上门者。〔杨六郎上云〕某乃杨景是也。入的城来。不见了焦赞。来到府门首。我且轻的击著。开门来。〔七娘子云〕是谁唤门来。〔六郎云〕是您哥哥。〔七娘子云〕我开开这门。原来是六郎哥哥来家了也。〔六郎云〕妹子报与母亲说。您哥哥来了也。〔七娘子云〕我报与母亲去。〔做见科〕〔正旦云〕这早晚谁在门首里。〔七娘子云〕母亲。是六郎哥哥来了也。〔正旦云〕著孩儿进来。〔六郎见旦科。〕〔正旦云〕孩儿也。你这一来是请旨的么。〔六郎云〕母亲。您孩儿一见了书。就恨不得飞到家来看我母亲。怎么还有工夫去请圣旨。是瞒著众将。私自回来的。〔正旦云〕孩儿。你不曾请旨。私下关来。敢不中么。〔唱〕
33 牧羊关我急使的人拦当。你慌来家做甚么。你敢跳不出这地网天罗。他则待赚离了边关。罗织你些罪过。〔六郎云〕您孩儿只因谢金吾把母亲的头跌破了来。〔正旦唱〕他他他又不曾将我头跌破。又不曾将我厮揪撮。因拆门楼得了些腤𦠛气。这几日才较可。
34 〔六郎云〕母亲。待孩儿是看咱。兀的不气杀我也。〔正旦云〕六郎你苏醒者。〔唱〕
35 骂玉郎我则见阶直下气倒忙扶坐。我这里慌搂定紧收撮。则听的喝喽喽口内潮涏唾。我与你摇臂膊。揪耳■〈耳朶〉高声和。
36 感皇恩呀。叫一声杨景哥哥。直恁的叫不回他。我这里掐人中。七娘子揪头发。一家儿闹喧聒。不争你沉沉不醒。撇下了即世的婆婆。却教俺怎支持。怎发付。怎结末。
37 〔带云〕那王枢密呵。〔唱〕
38 采茶歌怕不的平地起干戈。直赶上马嵬坡。〔带云〕倘若有些好歹呵。〔唱〕你可便著谁人搭救宋山河。世不曾来家愁杀我。你也心儿里精细不风魔。
39 〔六郎醒科云〕这父母之雠。几时得报。活活的气杀孩儿也。〔正旦云〕孩儿。我一家儿只靠的你。可便回三关去。不要在这里惹出祸来。〔六郎云〕奉母亲的命。孩儿不敢有违。只今晚便回三关去也。若再有什么紧急事。著八娘子稍书来。报您孩儿知道。〔正旦云〕孩儿。我且问你咱。〔唱〕
40 哭皇天那军情事非轻可。不知你曾引的人来也独自个。〔六郎云〕母亲。您孩儿同焦赞兄弟来也。〔正旦云〕焦赞孩儿在那里。著孩儿家里来波。〔六郎云〕入城来不见了也。〔正旦唱〕你道他入城时不见了。因甚的不寻他。他从来有些儿有些儿撒泼。他若是见说拆毁咱楼阁。他若是见说跌损咱肩窝。怕不就掇起他不腾腾那杀人心杀人心如烈火。怎还顾别人的利害。自己的死活。
41 〔六郎云〕那焦赞好个杀人放火的性儿。多咱要做下来了。这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哩。〔正旦唱〕
42 乌夜啼哎。还说甚恶人自有恶人磨。这都是你自惹的风波。那贼也正掌著威权大。但有搀搓。谁与兜罗。〔带云〕孩儿。你也不要顾他了。你只便回三关上去。免堕贼臣之手。〔六郎云〕母亲。您孩儿便去。〔做别科〕〔正旦云〕孩儿。你且坐著。听上衙更鼓。这早晚几更了。〔六郎云〕是二更过了。〔正旦唱〕听漏沉沉才勾二更过。意悬悬盼不到来日个。你且暂歇波。权时坐。一来是鞍马上困倦。二来是腹内烦渴。
43 〔云〕早鸡鸣了也。孩儿。你不可久停久住。便索赶早出城。回三关去。小心在意者。〔六郎云〕母亲好将息。您孩儿辞了母亲便去也。〔正旦唱〕
44 尾声只等的鸡鸣便去休担阁。儿也你若得飞出城门便是你一命脱。我少不的到圣人前自言破。怕只怕王枢密的刻薄。百般的将你个杨六郎摧挫。儿也你只自逩你的前程顾甚我。〔下〕
45 〔六郎云〕辞过了母亲。须索往三关去也。〔诗云〕夤夜里回到家庭。天未晓又待登程。能尽的忠不尽孝。生忿子苦痛伤情。〔下科〕〔巡军上云〕什么人。兀的不是杨景。快拏住者。执缚定了。见枢密大人去来。〔六郎云〕街坊邻舍。与我母亲前报知。说王枢密拏我杨六郎往法场上去了。母亲。则被你痛杀我也。〔下〕
46 〔音释〕
47 鼐音奈 绰超上声 豳音宾 汾音焚 尀音颇 褒音包 獬音械 豸音寨 𤠯音唐 猊音移 髓桑嘴切 窜仓算切 蘸知滥切 𩣵音冤 搠声卯切 泼音颇 他音拖 掇音朵 夺音多 合音何 阔音颗 罩嘲去声 甍音萌 幕音磨 闯丑禁切 活音和 么眉波切 撮磋上声 腤音庵 𦠛音簪 苏音苏 涎徐煎切 膊波上声 掐音恰 聒音果 末音磨 嵬音韦 阁音何 大音惰 搀初衔切 兜斗平声 渴音可 脱音妥 薄音波 逩本去声 夤音寅
48 第三折
49 〔谢金吾同梅香上〕〔金吾云〕自家谢金吾。从拆了清风无佞楼回来。这几日只管眼跳。常言道眼睛跳。悔气到。难道有甚悔气到的我家里。梅香且安排酒来。等我吃几杯咱。〔焦赞上云〕某焦赞。和六郎哥哥。私下三关。天色已晚。入的城来。便好道君子报冤。且歇三年。只我老焦这一个急性。莫说三年。便是一夜也等不得。尀奈王枢密谢金吾无礼。我打听得这个宅子。便是谢金吾住宅。我先杀了谢金吾满门良贱。然后杀王枢密去。我听上衙更鼓咱。三更前后也。我跳过这墙来。我来到这后花园中。我是听咱。〔梅香云〕这早晚。衙内还在那里𠳹酒。如今也该睡了。我前后执料去咱。〔做叫猫科云〕猫儿猫儿。〔焦赞做见杀梅香科云〕兀那妮子休走。吃我一刀。〔梅香做死科下〕〔焦赞云〕则这个便是谢金吾的卧房。我蹅开门来。〔做杀谢金吾科〕〔焦赞云〕我杀了谢金吾。并家眷一十七口也。我这等去了。不为好汉。我立不更名。坐不改姓。待我割下一幅衣衫。就血泊里蘸著鲜血。写著四句诗在那白粉壁上。〔做写科〕〔诗云〕多来少去关西汉。杀人放火曾经惯。一十七口谁杀来。六郎手下焦光赞。〔云〕你看这诗。恰像朱笔写的。可不写的好。一不做二不休。杀了谢金吾。再杀那王枢密去。跳过那墙来。〔巡军上云〕是什么人。拏住。这不是焦赞。执缚定了。报枢密大人去。〔下〕〔净扮韩延寿领番卒上〕〔韩延寿诗云〕马到旗开处处平。临军对阵辨输赢。掌管番兵都领袖。塞北英雄第一名。某乃番将韩延寿是也。见为都总管大将之职。某手下有雄兵百万。战将千员。长与大宋相持。不能取胜。可是为何。只为南朝有一大将。乃是杨六郎。此人十分英雄。久镇河北之地。使俺番兵不能侵其境界。今奉太后之命。俺这里有一人。乃是贺驴儿。此人深通六番文书。著他到南朝阴为细作。改名王钦若。他若是得志于中原。与俺家做个里合外应。恐怕他贪恋中原富贵。忘俺契丹之恩。去他左脚板下。朱砂刺贺驴儿三字。果然他到的南朝。直做到枢密之职。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好生权势。不想他背义忘恩。更待干罢。我累累的著细作去到南朝见那贺驴儿。至今不见回信。我如今再著一个能干的人。持书一封见他去。书呈已写下了也。兀那小番。你则今日为细作。直至京师。见王枢密去。关口上小心在意。堤备官军。休教杨六郎知道。则今日你便去。〔诗云〕不避风霜道路寒。假妆探马入边关。若能投见王枢密。不得回书莫便还。〔番卒上云〕自家韩延寿帐下小番。奉俺元帅将令。差我往南朝见王枢密去。我来到这半山之中。迷踪失路。不知往那里去。远远的官军来也。我且𧻞在这里。〔孟良上云〕某孟良是也。远远的一个番军。小校。与我拏住者。兀那番军。你往那里去。从实的说。你若不说。小校拏我那斧来。待我劈下那颗驴头。〔番卒云〕老爷休砍。我死了著那一个送书哩。〔孟良云〕将书来我看。这厮正是细作。则今日与岳胜哥哥说知。将这厮绑缚了。直至京师。见圣人去来。〔下〕〔王枢密上云〕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尀奈杨景无礼。他私下三关。擅离信地。夤夜将谢金吾良贱一十七口。尽行杀坏。我巳曾著人拏住杨景焦赞两个。正是飞蛾投火。不怕他不死在手里。但那杨景是一个郡马。怎好就是这等自做主张。将他只一刀哈喇了。倘或他郡主入朝。来称寃叫屈。可不我倒要与他打官司。如今朦胧奏过圣人。将他两个押赴市曹杀坏了。以绝后患。我就自做监斩官。来到这角头上闹市中。左右那里。唤刽子手。将那两个贼犯绑将过来。〔刽子拏杨景焦赞上〕〔刽子云〕行动些。时辰到了。〔六郎云〕兄弟。你送了我也。〔王枢密云〕兀那杨景焦赞。你擅离信地。私下三关。无故杀坏谢金吾一门十七口良贱。你知罪么。〔六郎云〕著谁人救我咱。〔王枢密云〕刀斧手。到午时三刻。疾忙下手者。〔刽子云〕理会的。〔正旦扮皇姑领杂当上〕〔正旦诗云〕朝登黄金殿。暮宿宰臣家。饥餐御厨饭。渴饮翰林茶。老身长国姑是也。今因我女壻杨六郎。不合擅离信地。私下禁关。带领了焦赞到京。杀坏了谢金吾一十七口家属。王枢密在圣人前朦胧奏过。建起法场。他亲为监斩官。眼见两个孩儿。没那活的人也。老身不免领著手下几个亲随。劫法场走一遭去也呵。〔唱〕
50 越调斗鹌鹑我看那赴法的孩儿。则待搭救俺女壻。今日个郡马当刑。畅好是君皇下的。臣宰每不劝谏留人。直等到午时三刻。听的那一声叫下手只。可不道一将难求。千军易得。
51 紫花儿序諕的我急煎煎心如刀搅。痛杀杀腹若锥剜。扑簌簌泪似扒推。〔王枢密云〕刀斧手且住者。不知是那个皇亲国戚来了也。等他过去了。才好杀人那。〔正旦做见王枢密云〕我道是谁。原来是杨六郎丈母长国姑。我若是尊敬他。必然要我留人。再奏天子。可不那杨六郎一定饶了。我则把法度利害与他说。怕做什么。我是东厅枢密使。他又不敢惹我。〔做施礼科云〕国姑到此有什么事。〔正旦云〕我无事也不来。〔唱〕送长休饭著俺这女壻再休思想。永别酒和俺这女壻从此分离。〔王枢密云〕这的是圣旨哩。〔正旦唱〕谁敢把圣旨轻违。〔王枢密云〕国姑。良吏不管月局。贵人不踏险地。这个所在。便不来也罢。〔正旦唱〕这杀场上不关亲因何来到这里。〔王枢密云〕是是是是杀场上。国姑且请回咱。〔正旦唱〕他两三番把咱支对。你怎么信口胡喷。抢白的我脸上无皮。
52 〔王枢密云〕哎。我王枢密几曾抢白来也。只是好劝你。这法场上不是国姑来处。想那杨家父子。有甚么功劳。〔正旦云〕你那里知道。他家没的功劳。倒是你有功劳来。〔唱〕
53 金蕉叶则这满京城百姓每尽知。你与俺大宋朝出甚么气力。提起他父子每端的痛悲。一辈辈于家为国。
54 〔王枢密云〕杨景便也罢。想他父亲杨业。没本事死了阵上。这也是有功劳的。〔正旦唱〕
55 寨儿令他他他也则为俺赵社稷。甘心儿撞倒在李陵碑。便死也不将他名节毁。他也曾斩将搴旗。耀武扬威。普天下那一个不识的他是杨无敌。
56 〔王枢密云〕想他哥哥杨五郎。削发为僧。这等怕死。也是有功劳的。〔正旦唱〕
57 么篇你道是杨和尚破天阵吃了些亏。却不道救铜台是靠著伊谁。他兄弟在沙场上苦战争。刀尖上博功绩。怎怎怎著他云阳市。赴这个好筵席。
58 〔王枢密云〕事做到这里。怕他怎么。我是东厅枢密使。他也不敢惹我。国姑。据杨景犯下的罪名。叫做一人造反。九族遭诛。国姑你倒要来救那罪人。敢是你女娘家不曾看王法哩。〔正旦云〕我这两个孩儿。当日有功。今日有罪。也合将功折罪。王枢密。你则是看我国姑面上。将两个孩儿饶过者。〔王枢密云〕这国姑好会做大也。我要杀的人。只说看国姑的面皮。我的面皮可著狗吃了。〔正旦云〕你骂谁哩。你饶便饶。不饶便罢。你怎生骂我。〔王枢密云〕我歹杀波是东厅枢密使。〔正旦云〕你便做著东厅枢密使来。想你当初不得志时。提著个灰罐儿。卖诗写状。那早晚也是东厅枢密使来。〔王枢密云〕这个国姑。越饶著越逞。道我不得志时。提著个灰罐儿。卖诗写状。你家父祖。当初不得志时。游关西五路。也曾挺著脖子。拽伞车儿来。〔正旦云〕这厮好无礼。也〔唱〕
59 鬼三台百姓每都听得。王枢密这奸贼。敢和咱斗嘴。直恁般无上下失尊卑。我如今问你。问你个骂皇亲的罪过该甚的。〔王枢密云〕我骂了一个老婆子。有甚的罪过。〔正旦唱〕可是你掌朝纲的王法也不识。常言道莫说他人。先输了自己。
60 〔王枢密云〕我是东厅枢密使。你也不该毁骂大臣么。〔正旦云〕是我骂来。是我骂来。〔唱〕
61 调笑令你道是。枢密骂不的。是我骂你这改姓更名漏面贼。萧太后使你为奸细。几年间将帝主明欺。〔带云〕你道我不知道你哩。〔唱〕则那贺驴儿小名须是你。〔王枢密云〕那里是甚么贺驴儿。我是王钦若。〔正旦云〕噤声。那壁姓贺。这壁姓王。〔唱〕可不的山河易改。本姓难移。
62 〔云〕你这贼可知道我家奉的圣旨么。觑一觑剜了眼睛。指一指剁了手腕。〔唱〕
63 雪里梅剜眼睛便挑剔。剁手足自收拾。〔云〕俺府里的亲随那里。〔唱〕你与我扭开了长枷。将六郎扶起。唤左右快疾。
64 〔做放杨景焦赞王枢密夺正旦打科〕〔六郎云〕母亲休打他。则怕不中么。〔正旦唱〕
65 秃厮儿不恁的如何救你。不打死不算忠直。我今番下手也则是迟。我和你厮扯定。入宫闱去见官里。
66 〔王枢密云〕我是东厅枢密使。国家大臣。你怎的我。〔正旦唱〕
67 圣药王遮莫你有势力。有职位。到底是我天朝部下泼奴婢。我可也不怕你。不惧你。我须是天潢支派没猜疑。来来来我敢和你做头抵。
68 〔王枢密云〕我那里认的你这国姑。你先皇潜龙时。贩油伞游关西五路。都不曾有偌多亲眷。今日这个也亲。那个也亲。你家姓柴。官里姓赵。胡姑姑假姨姨。可是甚么亲眷。〔正旦云〕兀那厮。你听著。我是太祖皇帝的妹妹。太宗皇帝的姐姐。真宗皇帝的姑姑。柴驸马的浑家。杜太后的闺女。柴世宗皇帝的媳妇。你偏不认的我。〔唱〕
69 麻郎儿俺柴家托孤让位。俺赵家受禅登基。这都是一门亲戚。须不比重山认义。
70 么篇俺大哥开天立极。俺二哥继体垂衣。今皇帝是俺嫡堂叔侄。先皇帝是俺同胞的那姊妹。
71 庆元贞俺本是深宫内苑帝王姬。如今在琼楼朱邸做贵臣妻。家藏著丹书铁券有光辉。你这贼不知。那个知。怎将俺做的胡姑姑也假姨姨。
72 〔王枢密云〕你为杨六郎。只管骂我。杨景私下三关。焦赞擅杀谢金吾一十七口。合该诛杀。你怎敢劫了法场。我结纽了你见圣人去来。〔正旦云〕兀那两街百姓都听者。他在这法场上。骂了我也罢。只到朝中。剥了他朝靴。看他脚底板上。刺著两行朱砂字道。贺驴儿宁反南朝。不背北番。这难道是我妆诬他的。〔唱〕
73 收尾则他这贺驴儿小名怎许长瞒眛。现放著脚板上两行儿朱砂字迹。到来日我一星星奏与君王。不到得轻轻的索放了你。〔下〕
74 〔王枢密云〕嗨。我欲杀坏了杨六郎焦赞两人。剪草除根。谁想被国姑劫了法场。放了这两个。似此怎了。只除先去奏过圣人。少不的连这国姑也断送我老王手里。〔诗云〕可奈泼婆娘。公然劫法场。我今须面圣。先下手为强。〔下〕
75 〔音释〕
76 𠳹音床 塞音赛 角音皎 的音底 刻康美切 只张耻切 得当美切 諕音夏 剜碗去声 险与险同 喷平声 力音利 国音鬼 稷将洗切 敌丁离切 博巴毛切 席星西切 识伤以切 剔音体 拾绳知切 疾精妻切 直征移切 潢音黄 禅音善 侄征移切 姊音子 迹将洗切
77 第四折
78 〔殿头官领校尉上云〕下官殿头官是也。今因杨景焦赞。私下三关。擅杀谢金吾。圣人命王枢密监斩二人。可怎生不见回话。令人。朝门外觑者。若来时报俺知道。〔王枢密上云〕自家王枢密。奉圣人的命。亲为监斩官。建起法场。杀那杨景焦赞两个。不想长国姑劫了法场。我今不敢隐讳。去见圣人。奏知此事。早已来到朝门内了也。〔做见科云〕大人可怜见。长国姑欺负杀我也。他又劫了法场。毁了圣旨。大人须与我转奏者。〔殿头官云〕既然这等。下官即当替你转达天听。不须烦恼。〔正旦同杨景焦赞上云〕这厮每好无礼也呵。〔唱〕
79 双调新水令我须是真宗皇帝老姑姑。这贼呵谁根前你来我去。将皇亲厮毁谤。将大将厮亏图。我和你直叩青蒲。拣著那爱处做。
80 〔正旦同杨景焦赞见科〕〔殿头官云〕长国姑。你怎么殴打王枢密。于礼不合么。〔正旦云〕大人听我说一徧波。〔殿头官云〕你是说我听咱。〔正旦唱〕
81 甜水令只见那孩儿每闹闹嚷嚷。聒聒焦焦。簇捧著法场前去。〔殿头官云〕这法场上。你也不该去么。〔正旦云〕我是他亲丈母。怎不要去送碗长休饭。递杯儿永别酒那。〔唱〕我须是割不断的紧亲属。因此上熬一片痛苦心肠。忍一点凄惶眼泪。陪一句哀求言语。做杀卑伏。
82 〔殿头官云〕长国姑。你为女壻的情分。这般伏低做小。那王枢密却怎么。〔正旦唱〕
83 折桂令那一个王枢密气昂昂腆著胸脯。纳胯妆么。使尽些官府。他道我两家同坐。一人造反。九族全除。〔带云〕大人那王枢密骂我来。〔殿头官云〕你是长国姑。他怎生的骂来。〔正旦云〕他骂俺先皇曾游关西五路。挺著脖子。拽伞车儿哩。〔唱〕他不合毁骂俺先皇上祖。也曾的把马推车。那厮不识亲疏。不辨贤愚。一刬的残害忠良。抵多少指斥銮舆。
84 〔殿头官云〕杨景擅离信地。私下三关。焦赞杀死谢金吾家一十七口。都是他自犯出来罪过。须不是王枢密屈陷他的。〔正旦唱〕
85 乔牌儿便不合离边关到帝都。便不合将谢家十七口一时屠。则俺个官家怎不看功劳簿。纵有那弥天罪也准赎。
86 〔殿头官云〕长国姑。你说将功折罪也是。只可惜来迟了。被王枢密先奏过圣人。说你劫了法场。毁了诏书。殴辱大臣。龙颜大怒著哩。〔正旦唱〕
87 水仙子哎。他道俺劫法场擅放了御囚徒。又道俺恃皇亲毁诏书。又道俺殴大臣激的天颜怒。〔殿头官云〕长国姑。你也枉做一场。那杨景焦赞。到底饶不得这死罪哩。〔正旦唱〕要鸣寃何处所。可不的屈杀无辜。既然是饶不的那孩儿命。我也更何颜号国姑。拚纳下这雪白头颅。
88 〔做撞头科〕〔殿头官云〕住住住。待我与你再奏官里。不要这等做性命著。〔孟良拏番卒上云〕自家孟良。早来到朝门之外。令人。报复去。道孟良到来。有紧急军情事。〔校尉报科云〕喏。报的大人得知。有孟良在于门外。〔殿头官云〕著他过来。〔校尉云〕著过去。〔孟良做见科云〕报的大人得知。孟良拏得一个番军。他说是韩延寿的细作。稍书一封。送与王枢密的。我拏将来。要面见圣人。当朝勘问。烦大人即便转达。〔殿头官云〕拏过那厮来。〔番子见跪科云〕我是韩延寿差的。单要见王枢密来。〔殿头官云〕这等。显见的王枢密果有反叛之心。令人拏下王枢密者。〔校尉拏王枢密验科报云〕左脚板上。委实有贺驴儿三字。〔正旦云〕大人你才不说来。〔殿头官云〕我说甚么来。〔正旦唱〕
89 侧砖儿你道我平白地把得人把得人来加凌辱。这公事眼看虚实定何如。撇起个瓦儿在半空里怎住。须不是我皇姑的厮赃诬。
90 竹枝歌你道他久在天朝不负初。你道我妄指他做番臣无证处。可怎生搜出那纸文书。反叛的是王枢密。细作是谢金吾。这两个无徒。今日里合天诛。
91 〔殿头官云〕奉圣人的命。长国姑以下。都向阙跪者。听我下断。〔词云〕此桩事久屈无伸。到今日才得明分。谢金吾假传圣语。背地里嫉妬元勋。清风楼三朝敕建。拆毁做一片灰尘。更无端行凶逞势。跌损了畲太夫人。倚恃著东厅枢密。他本是叛国奸臣。通反书一时败露。枉十年金紫荣身。上木驴凌迟碎剐。显见的王法无亲。杨六郎合门忠孝。焦光赞侠气超群。皆是我天朝名将。加服色并赐麒麟。长国姑除邪去害。保忠良重镇关津。也论功增封食邑。共皇家岁古长春。〔众谢恩科〕〔正旦唱〕
92 清江引谢得当今圣明主。不受奸臣误。把清风楼重建一层来。著杨六郎元镇三关去。直把宋江山扶持到万万古。
93 〔音释〕
94 属绳朱切 伏房夫切 腆他典切 刬音产 赎绳朱切 殴讴上声 辜音姑 辱如去声 剐音寡 侠音协
95 题目 杨六使私下瓦桥关 
96 正名 谢金吾诈拆清风府
97 谢金吾诈拆清风府杂剧终
98 《元曲选》 杨氏女杀狗劝夫杂剧 (明)臧晋叔 编
99 杨氏女杀狗劝夫杂剧  (元)无名氏 撰
100 ●杨氏女杀狗劝夫杂剧目录
101 楔子
102 〔音释〕
103 第一折
104 〔音释〕
105 第二折
106 〔音释〕
107 第三折
108 〔音释〕
109 第四折
110 〔音释〕
111 题目 孙虫儿挺身认罪 正名 杨氏女杀狗劝夫
112 楔子
113 〔冲末扮孙大同旦杨氏梅香保儿上云〕小生姓孙名荣。字孝先。祖居南京人氏。在土街背后居住。浑家杨氏。还有一个小兄弟。叫做孙虫儿。虽然是我的亲手足。争奈我眼里偏生见不得他。今日是小生的生辰之日。大嫂。你与我卧羊宰猪。做下筵席。别的亲眷可都阻了。则有我那两个至交柳隆卿胡子转。去请他来陪我吃一杯儿寿酒。大嫂。你门首觑者。他两个这早晚敢待来也。〔旦云〕员外也。你把共乳同胞亲兄弟孙二不礼。却信著这两个光棍。搬坏了俺一家儿也。〔二净扮柳隆卿胡子转上〕〔柳诗云〕不做营生则调嘴。拐骗东西若流水。除了孙大这糟头。再没第二个人家肯做美。小子柳隆卿。这个兄弟叫做胡子转。今日是孙员外的生日。俺两个无钱。去问槽房里赊得半瓶酒儿。又不满。俺著上些水。到那里则推拜。将酒瓶踢倒了。若员外教俺买酒去。俺就去赊了来。算下的酒钱。少不的是员外还他。俺两个落得吃他的酒。使他的钱。〔胡云〕哥说的是。我只依你便了。〔柳见旦科云〕嫂嫂。哥哥有么。俺兄弟两个将一瓶儿酒来。与哥哥上寿哩。〔旦云〕下次小的每。接了两个小叔羊者。〔孙大云〕大嫂。兄弟每无钱。那里得这羊酒来。请他里面坐。〔柳胡见科云〕恭喜哥哥华诞。俺两个无什么礼物将敬。只一瓶儿淡酒。与哥哥一滴。添寿一岁。哥哥休怪。〔孙大云〕兄弟。滴水难消。休道是兄弟将酒来。你则这般空来。也是你兄弟的情分。将酒来。我与兄弟开怀畅饮一场。〔做拜踢倒酒瓶科柳云〕呀。刚只得这一瓶儿酒。又踢翻了。如何是好。〔胡云〕待兄弟再去买来〔孙大云〕不要去买。我家里有的是好酒。大嫂。将酒来。〔柳云〕既然哥哥有酒。我们借花献佛。与哥哥上寿咱。〔送酒科〕〔旦云〕这两个来了。怎的不见小叔叔来。〔正末扮孙二上云〕小生孙华。小字虫儿的便是。自小父母早亡。我向住在哥哥嫂嫂家里。俺嫂嫂大贤会。则有俺哥哥孙大。信著两个逆子的言语。赶我在城南破瓦窑中居止。俺哥哥见俺。不是打便是骂。今日是俺哥哥生日。俺虫儿无什么对象将去与哥哥祝寿。只去拜哥哥嫂嫂两拜。也不失人间的道理。可早来到门首也。〔见旦科云〕嫂嫂。〔旦云〕小叔叔你来了也。两个光棍来了一日。怎不见你来。〔正末入见科〕〔柳胡云〕孙二来了也。接了羊者。〔孙大云〕孙二。你与我做生日。你将的羊酒来。〔正末云〕你知兄弟贫寒度日。那里得这羊酒来。只是拜哥哥嫂嫂两拜。也见兄弟的意思。〔孙大云〕我少你那两拜哩。你拜了我。我就饱了。我就醉了。我也领你的盛情。你那里是与我做生日。明明是赶嘴来。〔打正末科〕〔正末云〕兄弟不曾敢说甚么。你打我怎的。〔孙大云〕我不打你别的。我打你个游手好闲。不务生理的弟子孩儿。〔正末云〕哥哥。你打您兄弟。可也上有天哩。〔唱〕
114 仙吕赏花时知他是谁好游闲谁不良。谁起风波谁要强。瞒不过邻里众街坊。〔孙大云〕你是我的兄弟。你敢妆么放党。不伏我打哩。〔正末唱〕俺哥哥道我妆么放党。平白地揣与个罪名当。
115 么篇这的是自有傍人说短长。铜斗个家私你独自掌。咱须是一父母又不是两爷娘。〔云〕虫儿打街上过来。众人都道孙大郎与孙二似一个印合脱下来的。〔柳胡云〕这厮胡说。你和俺哥哥一个印合儿里脱下来的。怎么你这般穷好嘴脸。〔正末唱〕怕不一般的俺模样。哥哥比兄弟多一片家狠心肠。〔下〕
116 〔孙大云〕你两个兄弟少罪。〔柳胡做醉科云〕俺两个定害哥哥。改日再谢。〔下〕〔旦云〕员外。明日是清明节令。俺收拾下祭礼。请小叔叔一同上坟去咱。〔同孙大下〕
117 〔音释〕
118 分去声 思去声
119 第一折
120 〔柳胡上诗云〕昨日庆生辰。今朝请上坟。随他好兄弟。争似眼前人。今日孙员外请咱两个上坟。须索去走一遭。〔做与孙大遇见科〕〔孙大云〕你两个兄弟来了也。〔做摆祭礼科〕〔柳胡云〕你的祖宗就是我的祖宗。我们一齐拜。〔做同拜科〕〔孙大云〕咱祭过了祖宗也。两个兄弟把盏破盘。〔饮酒科〕〔旦云〕我员外好是执迷也。将亲兄弟教他另住。受著饥寒。今日上坟。也不等他一等。被这两个光棍搬弄。连祖宗在地下也是不安的。兀的不又吃醉了也。我这里看波。可怎生不见孙二来。〔正末上云〕小生孙虫儿。将著这一分纸。一瓶儿酒。今日是一百五日清明节令。上坟去咱。可早来到坟前也。〔放下酒科云〕俺烧一陌纸与祖宗。愿你都好处托生去咱。古人有云。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我孙虫儿贫难。备不得什么祭礼。只是这一瓶儿酒。兀的不穷杀孙虫儿也。〔唱〕
121 仙吕点绛唇从亡化了双亲。便思营运。寻资本。怎得分文。落可便刮土儿收拾尽。
122 混江龙莫不是姓孙的无分。却将这精银响钞与了别人。教兄弟有家难逩。无处栖身。把我赶在破瓦窑中捱冻馁。教人道披著蒲席说家门。也不是我特故的把哥哥来恨。他他他不思忖一爷娘骨肉。却和我做日月参辰。
123 〔旦云〕小叔叔。你上坟哩。〔正末云〕嫂嫂少罪。〔旦云〕你哥哥上坟。在这里等了你多时。不见你来。先自祭祀了也。你怎生来的这等迟。〔正末云〕嫂嫂。自从前日与哥哥做生日来。不知甚的意思。打了我这一顿。我因此不敢见哥哥去。又害怕打哩。〔旦云〕小叔叔。不妨事。等著你哩。你过去吃几锺酒。身上寒冷哩。〔正末云〕这等我过去。〔做见科〕〔孙大云〕这个村厮又来了。〔正末唱〕
124 油葫芦他骂道孙二穷厮煞是村。便待要赶出门。则著我自敦自逊自伤神。现如今爹爹你你都亡尽。但愿得哥哥嫂嫂休嗔忿。为甚么单骂著我。你敢是错怨了人。〔孙大云〕我和你有什么情分。你来见我。〔正末唱〕既是哥哥与兄弟无情分。却怎生等我上新坟。
125 〔孙大云〕我正等你来打哩。〔正末唱〕
126 天下乐哎。俺亲的元来则是亲。〔云〕嫂嫂。我不过去也。则怕哥哥打我。〔唱〕我为甚么抽也波身却倒褪。其实当不过那百般的心性狠。谁想他赤的金。白的银。但得俺哥哥欢喜呵便是十万分。
127 〔孙大云〕你来这里做甚么。〔正末云〕你兄弟上坟来。〔孙大云〕俺家坟里有你这等人。我和你甚么亲你来上坟。〔正末唱〕
128 那吒令哥哥道是不亲。我须是姓孙。哥哥道是不亲。孙虫儿上坟。哥哥道是不亲。这两个是甚人。〔孙大云〕这两个是我死生交的兄弟也比你。〔正末唱〕哥哥你自忖量。你自评论。您直恁般爱富嫌贫。
129 〔孙大云〕你这一万年不得长进的人。〔柳胡云〕哥哥。这等人不长进。则待馋处著嘴。懒处著身。不捻了他去。待做甚么。〔孙大云〕小的每。捻这厮出去。兄弟每把盏则管吃酒。不要采他。〔正末云〕你看他两个贼子帮著俺哥哥吃酒。好不快活也。〔唱〕
130 鹊踏枝他两个把盏儿吞。直吃的醉醺醺。〔孙大云〕兄弟。好酒也。〔柳胡云〕好酒。您兄弟都吃醉了也。〔正末唱〕吃的来东倒西歪。尽盘将军。〔柳胡做使酒科云〕孙二。我尽盘将军。是吃你的。没廉耻穷叫化弟子孩儿。今日俺家员外上坟。特特请我两个来。这所在只有我坐处。可有你站处。要你管我。〔正末云〕这里正是你家的。〔唱〕今日个到坟堂中来厮认。是你什么娘祖代宗亲。
131 〔柳胡云〕这泼赖无礼。你那里是骂俺。哥哥。你看孙二见俺这里吃酒。他骂你吃你娘祖代宗亲哩。〔孙大云〕谁骂我来。〔柳胡云〕是孙二骂你来。〔孙大怒科云〕孙二。你好也。俺祖代宗亲。是你什么哩。〔做打正末科〕〔正末云〕你休信他每说话。兄弟怎敢骂哥哥来。〔唱〕
132 寄生草哥哥。我又不是庶出逃生子。须是你同胞共乳亲。俺哥哥出门来宾客相随趁。俺哥哥还家来侍女忙扶进。你兄弟破窑中忍冷躭愁闷。俺哥哥富家山野有人瞅。你兄弟贫居闹市无人问。
133 〔孙大云〕我酒醉了也。有我两个兄弟扶的我家去。你这穷厮还敢无礼。你坟上来。拷折你两欠骨。到我家里来。我打你二百棍。〔柳胡云〕如何。这所在那里有你来。〔正末唱〕
134 金盏儿我坟前去那场恨。还家去怒生嗔只待要各支支拷二百粗荆棍。咬牙根做出那恶精神。我待坟前去要敲折我两欠骨。还家去又要打断我脊梁筋。天那。我正是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
135 〔云〕哥哥将兄弟不认。信著两个贼子。打了我这一顿。我不敢到坟上添土去。我则往坟外拜一拜罢。祖宗少怪。孙虫儿无甚。只烧的一陌儿纸。一瓶儿酒。祭奠祖宗咱。〔做拜科唱〕
136 后庭花这村醪酒刚半盆。纸钱儿值几文。不是我将父母相拖逗。也是你歹孩儿穷孝顺。〔孙大云〕兄弟每慢慢的把盏者。将羊背子来做按酒快活吃。〔柳胡云〕快些碎羊背子。来吃。来吃。〔正末唱〕他那厢吃的醉醺醺。我这里嘴卢都暗喑的纳闷。哎。孙虫儿来上坟。几番家桃李春。他那厢笑呷呷倒玉樽。我这里哭啼啼谁动问。
137 青歌儿天那。你于人有那般那般慈悯。偏生我是这般这般时运。俺哥哥白马红缨衫色新。俺哥哥眼内无珍。看的我做各姓他人。动不动棍棒临身。直著我有口难分。进退无门。只落的袖稍儿偷揾住俺这悲悲切切泪纷纷。这的是谁生分。
138 柳叶儿难道我孙虫儿与他来不亲不近。见一阵旋风儿绕定荒坟。来时节旋的慢去时节旋的紧。为甚么小的儿多贫困。大的儿有金银。爹爹你你阿。你可怎生来做的个一视同仁。
139 〔孙大云〕兄弟。你去看孙二坟外做什么哩。〔柳胡云〕哥哥。俺两个看去来。〔做看科云〕哥哥。孙二在坟外绞七个纸人儿。埋在土里。咒你早死了。这家私都是他的。〔孙大怒科云〕这厮无礼。〔做打科云〕我今日吃的酒淹衫袖湿。花压帽檐低。随你随你。只休上我门来。〔旦云〕员外醉了也。〔柳胡扶科旦随下〕〔正末云〕俺哥哥去了也。我到坟上辞别了俺爷娘还归我那破瓦窑中去。哥哥。你这著两个帮闲的贼。打我这几顿。哥哥。由你打我。我则是好心肠待你。〔唱〕
140 赚煞你便骂我一千场。便拷我三十顿。我则索狼吃幞头心儿自忍。若不是死了俺娘亲和父亲。这家私和你疋半停分。豹子的孟尝君。畅好是食客填门。可怎生把亲兄弟如同陌路人。哥哥。你有金有银。闪的我无投倈无逩。则向这破窑中和月待黄昏。〔下〕
141 〔音释〕
142 拾绳知切 别邦耶切 褪吞去声 长音掌 瞅音揪 恶音袄 喑音音 旋去声 阿何哥切 倈梨靴切
143 第二折
144 〔孙大同柳胡上云〕昨日上坟处多吃了几锺酒。不自在。两个兄弟。咱今日往谢家楼上。再置酒席与我酘一酘去来。〔做上楼科〕〔柳胡云〕哥哥。咱三人结义做兄弟。似刘关张一般。只愿同日死。不愿同日生。兄弟有难哥哥救。哥哥有难兄弟救。做一个死生文书。〔孙大云〕两个兄弟说的是。〔做饮醉下楼柳胡扶孙大睡倒科〕〔柳胡云〕这是街上。不是你的床铺。怎么就睡倒了。哥哥。你听得禁钟响哩。你还家去来。〔孙大做不醒科〕〔柳胡云〕这等好睡。再叫也叫不醒。可又遇著个不知趣的天。下起大雪来。我每身上寒冷。陪他到几时回去。如今起更一会了。巡军这早晚敢出来也。他是个富汉。便拏住他。只使得些钱罢了。怕甚的。咱两个是个穷汉。若拿住呵。可不干打死了。不如撇下他还家去来。〔做摸科云〕呀。哥哥靴䩓里有五锭钞哩。常言道见物不取。失之千里。这明明是天赐我两个横财。不取了他的。倒把别人取了去。〔做取科云〕便冻杀了你。也不干我事。〔下〕〔正末上云〕好大雪也。孙虫儿往街上题笔。觅几文钱去来。如今天色已晚。我还窑中去咱。〔唱〕
145 正宫端正好黑黯黯冻云垂。疏剌剌寒风起。徧长空六出花飞。不停闲雪儿紧风儿急。这场冷著我无存济。
146 滚绣球有那等富汉每。他道是压瘴气。下的是国家祥瑞。怎知俺穷汉每少食无衣。我则见满天里飞磨旗。半空里下炮石。俺须是死无个葬身之地。只落的抱双肩紧把头低。我如今冒他大雪窑中去。抵多少袖得春风马上归。冻的我脚步儿难移。
147 〔云〕嗨。那富汉每下著雪他倒欢喜。却不知俺穷汉每好苦楚也。〔唱〕
148 倘秀才有等人道宜扫雪烹茶在读书舍里。又道是宜羊羔烂醉在销金帐底。不知他陶学士风流可也胜如党太尉。谁说起。寒江上一蓑归。那渔翁的冻馁。
149 〔云〕好大雪也。我想古来贫儒。也多有受苦的。〔唱〕
150 滚绣球似这雪呵教买臣懒负薪。似这雪呵教韩信怎乞食。似这雪呵郑孔目怎生迭配。晋孙康难点检书集。似这雪呵韩退之蓝关外马不前。孟浩然霸陵桥驴怎骑。似这雪呵教冻苏秦走投无计。王子猷也索访戴空回。似这雪呵汉袁安高眠竟日柴门闭。吕蒙正拨尽寒垆一夜灰。教穷汉每不死何为。
151 〔云〕这雪下的越紧了也。我待往大街上去呵。风大雪紧。身上无衣难行。我打这背巷里去。也略避些风雪。〔做绊倒科云〕这街上倘著的是什么对象。又不是个包袱。元来是一个醉汉。兀那君子。你也少饮些。怕做什么。我欲待要去。这厮又一把拏住我右腿。怎么好。待我低头试看咱。〔惊科云〕呀。却元来是我哥哥酒醉了。你卧倒在这里。眼见的和这两个贼弟子的孩儿一处吃酒来。他两个去了。将你撇在这里。好朋友也。〔诗云〕君子结交不为财。小人结交专为嘴。如今撇你雪堆中。还只信他无后悔。〔唱〕
152 呆骨朵见哥哥迎著风冒著雪倒在当街睡。我只怕钟声尽被那巡夜的凌逼。虽然是背巷里悄促促没个行人。只怕雪地里冷冰冰冻坏了你。为甚么这头巾上泥来污。〔云〕哥哥。你上坟处也曾说来。〔唱〕却不道花压帽檐低。满身上雪渐消。〔云〕哥哥。你可又说来。〔唱〕这的是酒淹衫袖湿。
153 〔云〕这两个好无礼也。你那一身穿的吃的。都是俺孙员外的。今日哥哥吃的醉了。你丢了他。结下得这两个好兄弟也。〔唱〕
154 倘秀才自古道胶漆的雷陈也不似你这般合意。鸡黍的范张也不似你这般为嘴。你两个若没俺哥哥怕不饿杀你这颓。你两个。撮捧著吃的醉如泥。却撇他在这里。
155 〔云〕你这两个贼子。每日帮著俺哥哥吃酒做好汉哩。〔唱〕
156 滚绣球你妆了么落了钱。你吃了酒噇了食。〔带云〕好也呵。〔唱〕哥哥也是他养军千日。俺孙员外不枉了结义这等精贼。你便十分的觑当他。他可有一分儿知重你。这的是使钱的伶俐。哥哥也在上坟处数遍家曾题。兀的般满身风雪𨈊跧卧。可不道一部笙歌出入随。抵多少水尽也鹅飞。
157 〔云〕我待扶起俺哥哥来。他又是打我。若不扶起来。冻死俺哥哥怎好。罢。我也怕不的打。我则背俺哥哥家去。〔做背科云〕可早来到也。〔叫门旦同梅香上〕〔开见科云〕小叔叔。你与哥哥商和了也。这谁劝你来。〔旦扶孙大睡科云〕你怎生背将你哥哥来。〔正末云〕嫂嫂。我还窑中去。在这土街背后经过。绊了我一交。我道是什么。却是哥哥倒在大雪里睡著。两个贼子撇下去了。孙二想著共乳同胞的兄弟情分。恐怕街上冻死了。我只得背将家来。嫂嫂。哥哥睡著了也。嫂嫂安置。我回去也。〔旦云〕生受你。身上寒冷。吃些酒饭还家去。〔正末云〕嫂嫂。则怕哥哥觉来又打我。〔旦云〕你放心。你哥哥直睡到红日三竿还未起哩。〔正末云〕嫂嫂。假如哥哥觉来。怎生好那。〔旦云〕他觉来我自支持他。包你没事。〔正末云〕哥哥性子不好。要打著你如何。〔旦云〕我也不是个善的。怕他怎么。保儿。快将面来与小叔叔吃。〔正末做吃面科〕〔唱〕
158 货郎儿他道俺哥哥十分家沉醉。且吃些儿热汤热水。俺哥哥直睡到红日三竿未起。可怎生近新来偏恁觉来疾。〔孙大做醒科云〕好睡也。〔正末唱〕他酩子里纽回胭颈。没揣的转过身体。
159 〔云〕嫂嫂。俺哥哥觉来了也。〔旦云〕小叔叔由他。不要害怕。〔正末唱〕
160 脱布衫我坐则坐战兢兢的。〔孙大做起科云〕是甚么人吃我面哩。〔正末唱〕他醉则醉气丕丕的我这里低著头沉吟了半晌。他那里不转睛矁了我一会。
161 太平令吃的是亲嫂嫂的酒食更过如吕太后的筵席。〔云〕嫂嫂。哥哥觉来了也。你说一句儿。〔旦云〕我且不说。看他怎的。〔正末唱〕嫂嫂。俺哥哥觉来你支持。我也不是个善的。諕的我一个脸描不的画不的。一双筯拿不的放不的。一口面吐不的咽不的。我便有万口舌头教我说个甚的。
162 〔孙大云〕兀那吃面的是谁〔旦云〕是孙二叔叔。你大雪里冻倒在街上。那两个贼子撇下你去了。不是叔叔背将来。那里有你这性命哩。〔孙大云〕我记得靴䩓里剩下五锭钞来。我看咱。呀。怎么不见了。孙二。你那里是背我。明明要乘醉偷我这钞来。〔正末云〕哥哥大雪里睡著。孙二恐怕冻坏了你。背将家来。我不知哥哥有钞。怎么偷得。〔旦云〕多敢是那两个贼子拿去了。〔孙大云〕大嫂。你胡说。我这两个兄弟都是有仁有义的。他怎生拿的去。断然是这孙二穷厮也。〔正末唱〕
163 伴读书白茫茫雪迷了人踪迹。昏惨惨雪闭了天和地。寒森森冻的我还窑内。滴溜溜绊我个合扑地。黑喽喽是谁人带酒醺醺醉。我我我定睛的觑个真实
164 笑和尚諕的我悠悠的魂魄飞。不寻思当街上正是哥哥睡。直背的到家来不得口好气息。倒吃顿泼拳捶。哥哥也你瞒天地。昧神祇。〔做拜天科云〕今日打兄弟。明日骂兄弟。〔唱〕这的也是孙虫儿罪。
165 〔孙大云〕这穷厮你要拜死我哩。〔打科云〕小的每将孙二拏到檐下大雪里跪著。〔梅香做批末跪科〕〔正末云〕哥哥。你好下的冻杀你兄弟也。
166 叨叨令则被这吸里忽剌的朔风儿那里好笃簌簌避。又被这失留屑历的雪片儿偏向我密蒙蒙坠。将这领希留合剌的布衫儿扯得来乱纷纷碎。将这双乞量曲律的胳膝儿罚他去直僵僵跪。兀的不冻杀人也么哥。兀的不冻杀人也么哥。越惹他必丢疋搭的向骂儿这一场扑腾腾气。
167 〔旦云〕小叔叔。你也忒老实。员外著你跪。你就跪。难道著你死。你就死了不成。〔正末起科云〕嫂嫂。你救我这命咱。〔旦云〕保儿。将锺热酒来。与小叔叔荡寒〔正末吃酒科云〕嫂嫂。若不是你这锺热酒呵。险些儿冻杀我也。〔唱〕
168 耍孩儿我怎生来不称俺哥哥意。嫂嫂也我不曾犯十恶五逆。这一个家缘儿都被你收拾。我挂口儿并不曾𠶧题。现如今他强咱弱将咱打。可不道人善人欺天不欺。也是我自买到他憔悴。天那。我本是声寃叫屈。他听的又道我说是谈非。
169 二煞我衷肠除告天。奈天高又不知。只落的捶胸跌足空流泪。我过一冬两三层单布权遮冷。捱一日十二个时辰常忍饥。哥哥行并不敢半句儿求于济。他见我早揎拳攞袖。努目撑眉。
170 三煞你欺负呵则欺负咱。你于济呵曾于济谁。你怀揣著鸦青料钞寻相识。并没半升粗米施饘粥。单有一注闲钱补笊篱。我黑说到明明说到黑。也说不尽我那苦楚。也诉不尽我这伤悲。
171 四煞你不是我呵你明日怎觑人。你不是我呵你今朝做醉鬼。被闲人剥了你新衣袂。洞房中把嫂嫂闲愁杀。巡铺里把哥哥高吊起。冻的你刚存这一口儿气。怎不寻那两个无徒说话。只管把你兄弟禁持。
172 五煞你迸著脸噷喝的我。我好心儿搭救著你。背将来暖处和衣睡。我指望行些孝顺图些赏。他刬的不见了东西倒要我陪。早看我身儿上穿著甚的。将一条旧褡■〈衣专〉扯做了旗角。将一领破布衫攞做了铺迟。
173 六煞你向身上剥了我衣。就口里夺了我食。恶哏哏全不顾亲兄弟。我便噇了你这一锺酒当下沾些醉。我便吃了你那半碗面早登时挣的肥。〔旦云〕小叔叔。你休怪。你哥哥不晓事。看我些面皮罢。〔正末唱〕我也则是嫂嫂行闲聒七。我不是买来的奴婢。又不是结下的相知。
174 〔云〕嫂嫂少罪。我孙虫儿回家去也。〔唱〕
175 煞尾你无过是胸腰上撞我几头。脖项上打我几捶。忍下的就将我冻剥剥跪在檐前地。嫂嫂也这须是我压背他来家可也落得的。〔下〕
176 〔柳胡上云〕咱昨日将孙员外撇在街上。偷了他五锭钞。如今到他家里看他去。他若有些说话。咱每自会随机答应。这是他家门首。〔做叫门旦开科〕〔柳胡云〕嫂嫂。哥哥在家么。〔旦云〕昨日你三人吃的酒醉了。你将哥哥丢在雪里。不是孙二背将回来。可不冻死了也。〔柳胡云〕嫂嫂。难道我两个丢下哥哥。是这等人。狗也不值。昨日哥哥醉了。是我两个背到门前。恰好遇见孙二。嫂嫂。这不敢欺。我两个也是醉人。背了这许多路。背的一些力气都没了。其实交与孙二。著他好好的接将回来。嫂嫂。你只向那孙二。他在背后说你哩。〔孙大云〕我道兄弟每不是这等人。咱今日往李家楼上吃酒去来。〔柳胡云〕嫂嫂。你看今日哥哥醉了。可是我两个背回来。〔同下〕〔旦云〕俺员外只信那两个光棍。将他兄弟朝打暮骂。百般的劝不省。我如今不免出一智量。劝员外咱。〔诗云〕只为同气连枝不可伤。做出区区巧智量。从古妻贤夫省事。免使傍人说短长。〔下〕
177 〔音释〕
178 酘音窦 难去声 䩓音要 横去声 黯衣减切 剌音辣 急巾以切 石绳知切 食绳知切 集精妻切 逼兵迷切 污乌去声 湿伤以切 噇音床 日人智切 贼则平声 当去声 𨈊音弯 跧之湾切 疾精妻切 的音底 矁楚九切 席星西切 迹将洗切 实绳知切 息丧挤切 祇音其 称去声 逆银计切 𠶧店平声 行音杭 揎音宣 攞罗上声 识伤以切 饘音毡 黑亨美切 迸方孟切噷音荫 哏狠平声 七仓洗切
179 第三折
180 〔旦上云〕俺员外今日又吃酒去了也有王婆婆许下我一个狗儿哩。我取去来。王婆婆在家么。〔老旦扮王婆上云〕谁叫门哩〔做开门见科云〕元来是孙大嫂。难得贵人踏贱地。到俺家里有甚事干。〔旦云〕婆婆。我无事也不来。你许下这狗儿。我特来取那。〔王婆云〕大嫂有。你将的去。〔做与狗科〕〔旦诗云〕有一事关心已久。如今待借他下手。〔王婆笑科诗云〕虽然为邻舍情多。不家贫也不卖狗。〔下〕〔旦做回家科云〕我将这个狗儿把头尾去了。穿上人衣帽。丢在我家后门首。我将前门关了。员外必然打从后门来。等他见了。看说甚么。我自有个主意。这早晚员外敢待来也。〔孙大同柳胡上〕〔柳胡云〕今日哥哥吃的醉了也。俺两个送哥哥去来。〔孙大云〕不须兄弟相送。我今日不当十分醉。我自家去。兄弟少罪。明日来早些。〔柳胡云〕哥哥。俺不送了也。〔下〕〔孙大云〕两个兄弟他还家去了。这早晚大嫂敢关了前门。我也径往后门去咱。〔做绊倒科云〕是甚么物件绊我这一交。待我看波。〔做看科云〕呀。是一个人。敢是家中使唤的保儿。这厮每少吃些酒么。这里睡倒。〔做推科云〕起来。可怎生不动那。〔将手抹科云〕抹我两手。都是这厮吐下的。有些朦胧月儿。我试看咱。〔做看惊科云〕怎生是两手鲜血。是谁杀下一个人在这里。〔做叫门科云〕大嫂开门。〔旦开孙大做慌科〕〔旦云〕员外你慌怎么。〔孙大云〕大嫂。我吃酒回来到后门前。不知是谁杀下一个人。大嫂。我是好人家的孩儿。到来日地方邻里送我到官。我怎生吃的过这刑法。我不如寻个自缢死罢。〔旦云〕员外。你不要慌。则咱两口儿知道。你有那两个兄弟。平日吃的穿的。都是你的。与你结做死生交。对天盟誓。兄弟有难哥哥救。哥哥有难兄弟救。今日你有难。正用的著他。如今悄悄的教两个兄弟将死尸背出。丢在别处。可不好那。〔孙大云〕大嫂。你说的是。大嫂咱两个去来。〔做行科云〕这是柳隆卿家里。〔做叩门科云〕兄弟在家么。〔柳上云〕这早晚谁叫门哩。〔孙大云〕是你哥哥孙大郎。〔柳云〕是哥哥。待我开门。〔做开门科云〕哥哥请家里来。教拙妇烹莞豆捣蒜。与哥哥吃一锺。〔孙大云〕不劳你。哥哥事忙。有人欺负著我来。〔柳云〕谁欺负哥哥来。你兄弟舍一腔儿热血。和他两个上一交。〔孙大云〕人便有个人。你哥哥特来投央你。只要你休违阻我。〔柳云〕哥哥。你但道的。你兄弟便依。〔孙大云〕兄弟。咱今日吃罢酒。你两个还家去了你哥哥打后门里去。不知是谁杀下一个人。你哥哥特来央你。背一背远处去。等我埋了他罢。〔柳背云〕别的事也小可。你杀了人教我去背。我替你死。〔回云〕哥哥。你放心。小可事。兄弟见哥哥来慌了。不曾穿的里衣。哥哥。你门前略等一等。你兄弟穿了便去。〔孙大云〕你便出来。〔柳云〕便出来。〔做入科云〕我将门来关了。哥哥。你听兄弟有四句诗念与你听。〔诗云〕你倒生的乖。其如我不呆。你将人杀死。怎教兄弟埋。〔下〕〔孙大云〕柳隆卿不肯去了。我再叫胡子转兄弟咱。〔做叫门科〕〔胡上云〕谁叫门哩。〔孙大云〕是你哥哥孙大郎。〔胡云〕哥哥。您兄弟有四句诗。还是先念了开门。是开了门念诗你听。〔孙大云〕你哥哥事忙。没工夫听诗。你开门罢。〔胡云〕既是这等。待我一头开门。一头念诗你听咱。〔诗云〕何事急来奔。更深亲扣门。别件都依得。刚除背死人。〔做开门科云〕哥哥。请进来坐。哥哥。你晓得我穷。夜又深了。莫说酒。茶也是难的。〔孙大云〕兄弟。我那要吃你的。我央你一件事来。只休似你哥哥柳隆卿。〔胡云〕哥哥。我又不是他一父母生的。各人自要做人。你有什么事。要用著兄弟。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孙大云〕兄弟不知。你哥哥后角门头。是谁杀下一个人。你哥哥央你背到别处去。将他埋了者。〔胡云〕休道是哥哥杀死一个。便杀了十个。怕没银子使。要我替你偿命。哥哥。我问你。那柳隆卿怎么说来。〔孙大云〕便是他不肯。因此来寻你。〔胡云〕哥哥放心。我不是柳隆卿。那厮无行止。失口信。今日哥哥有难。兄弟不救。不为兄弟了也。〔孙大云〕兄弟。你说的是。只要快些儿者。〔胡云〕哥哥不妨。休道这一个。便十个你兄弟也背出去了。我家有个没连布袋。我取去将死人装在里头。有人问我胡子转你那里去。我说道与孙员外送草去。可不好那。〔孙大云〕好。早些儿取布袋出来。〔胡做入关门科云〕你杀了人。教我背去。〔诗云〕孙大做事全没礼。后门杀下枉死鬼。你今怕死不偿命。死活来朝不由你。〔下〕〔孙大云〕两个兄弟都不肯去。罢罢罢。我只是缢死了也。〔旦云〕员外你不要慌。这两个贼子他不肯背去。我想来有你亲兄弟孙二。央他背出去。怕怎的。〔孙大云〕大嫂。我与兄弟似参辰日月。将他不是打。便是骂。不曾得了我一口儿好气。今日我有难。却央他。莫说他一定不肯。便肯时。我也没这脸见兄弟去。〔旦云〕员外你放心。咱两口儿去来。〔下〕〔正末上云〕昨日虫儿好意背的哥哥到家。俺哥哥打了兄弟一顿。哥哥。你全不想咱是共乳同胞的弟兄。哎。〔诗云〕不想共乳同胞一体分。煨乾就湿母艰辛。好衣好食别人用。全没相怜半点亲。〔唱〕
181 南吕一枝花稀剌剌草户扃。破杀杀砖窑静。俺这里春光元不到。人迹罕曾经。万籁无声。是甚么向息飒惊咱醒。透著些影依微何处灯。〔做听科〕却原来是伴独坐皓月澄澄。搅孤眠西风泠泠。
182 梁州第七我如今穷范丹无钱怎了。便教他赛陈抟也有梦难成。积渐的害得咱忧成病。一递里暗昏昏眼前花发。一递里古鲁鲁肚里雷鸣。这孙虫儿一身忍饿。教孙大郎万代留名。我和你本一个父养娘生。又不是蜾蠃螟蛉。怎么无半年欺负了我五场十场。我每日家嗟叹了千声万声。那一夜不哭到二更三更。〔孙大同旦上云〕大嫂。你去叫门我有甚脸儿见兄弟那。〔旦云〕你不叫。我叫门咱。〔叫科云〕孙二开门来。〔正末唱〕是谁人叫门那声。〔旦云〕快些。〔正末唱〕这声音不似个男儿应。〔旦云〕孙二你开门咱。是你嫂嫂叫门哩。〔正末唱〕元来我嫂嫂门前等。他是个妇人家无烛从来不夜行。我出门去审问个分明。
183 〔云〕嫂嫂。更深半夜。你一个妇人家。这早晚天道。也不是你来的时候。〔旦云〕不访。我是你亲嫂嫂。怕做甚么。〔正末云〕我孙虫儿呵。〔唱〕
184 隔尾我常时有命如无
URN: ctp:ws74296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