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六回》[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陈春生当街喊状
2
邱军门勘问如雄
3
诗曰:
4
八字生来命本乖,多因日月时徘徊。
5
胸中有志休言志,腹内怀才莫论才。
6
夫子绝粮在陈蔡,太公独守钓鱼台。
7
二人俱有经纶志,因为时乖运未来。
8
话说春生问众渔人道:「列位老丈就该秉正从公,如何袖手旁观?似乎物伤其类,宁不寒心的?」众渔人道:「我们岂不知物伤其类!只是他的老子,现任本府太守。」春生道:「莫说他本府太守,就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们何不到军门大人那里去告他。」众渔人道:「军门大人,可是那放咕咚炮的,门口有两根红虾须旗杆,出门面前有插野鸭毛的,拿鬼头刀的,八个人抬著他的吗?」春生道:「正是。」
9
众渔人把舌头一伸道:「我们是尿膀胱不上碗的,小心些吧!」春生道:「不妨,有我。」又烦邻船照应他的船上的物件,即刻同众人并周奶奶一齐上岸。进得城来,天色已晚。街上走路的人说道:「今日是哪里做渔船会?」不言街坊谈讲。再说众渔人来到街上十字口,正往羊门衙署而去,只听得鸣锣开道,高灯提著,上面写著:「提督军门操江部堂。」春生看见,向著周奶奶说道:「岳母站定了。大人在此经过,不若当街喊禀吧!」
10
说话之间,只见那些执事,一对对过去,八人轿离前不远。春生抢行了一步,跪在轿前,扯住了轿杠,周奶奶也随后跪下,二人一齐喊道:「青天大人救人!势压穷民,白日抢劫有夫之女,无法无天,乞求大人作主!」那官长轿前护卫,见他拦轿喊冤,俱吓得一惊,便向著他举棍要打。那官长吩咐不要打他,吩咐住了轿子,那些灯笼火把,尽都回转,两旁边照得如同白日一般。那官长在轿内,点了一点头道:「那告状的人,将状子呈上来。」
11
春生哭哭啼啼禀道:「爷呀!这是空中楼阁无风之波,迅雷不及掩耳之时,哪里写得及状?」那大人在轿内点了一点头道:「这不象渔人的口气。」便向春生道:「告状人,你抬起头来,本部堂有话问你。」春生禀道:「大人天威,小民怎敢抬头?」那官长说道:「恕你无罪,只管抬头。」春生抬起头来。那官长叫差役,将灯笼筐儿去了。那灯笼照得如同白日一般,那官长用手扶在轿板,醉眼朦胧,将春生仔细一看,心中暗暗称奇。想道:「捕鱼之家,怎么生得这样骨格清奇,言语儒雅的后生?」
12
暗赞了一会,便开言问道:「你告的是何人?怎么抢了有夫之女?那抢的女子,是你何人?后边跪的,是你何人?你好生细细地讲来。说得情正理确,本部院自然准你,就是王子犯法,本部院亦有三尺之刑法。语中若有半字含糊,本部院执法如山,那反坐之条,断断不能姑宽的。」
13
那些众渔人听得大老爷发出这一番言语,众大家都怨道:「你我原说大家商议,说同他出来见风使舵,他就一直走得来喊冤,不知陈家姐夫可说得话来吗?倘若说不出来,只怕陪了夫人又损兵的故事呢!」又有一渔人说道:「古人说得好,贫不可与富斗,富不可与官斗,况且官官相护。这是他们自己寻苦,与我们无涉。」
14
不说众渔人议论,再言春生跪在轿前,哭哭啼啼说道:「爷爷听禀,那抢劫有夫之女,乃本府江大老爷的公子。自小民的渔船停泊于北门之外,那官船从小民船旁而过,恶棍从仆数十馀人,不由分说,硬抢小民之妻。生生打散鸳鸯伴,活活拆开连理枝,似此光天化日,殃民活折。锄奸保赤,解倒悬之惨,救奇祸之冤,此乃大人马足之下,岂能容那不惧王法,势压域野之徒?求大人速正国体,以救民命,刻不容缓,使人民感沐深恩,朱衣万代。上禀,后面跪的是小民岳母,被抢的女子,是小民结发之妻。此禀无一丝虚诬。望大人救民如救火,真真世世不忘鸿兹矣!」
15
那官长见说得剀切,又如流似水,便点了点头道:「就是江连之子,倚父之势,这等可恶。」又问道:「你妻子被他抢去,今在何处?本部院好著人捉拿这厮,好找还你的妻子。」春生还未开言,周渔婆禀道:「他把我女儿抢去,现在北关,此刻还未开船。」那官长闻言,此时大怒,向著那随行的旗牌道:「本院不及签票,著你等四人到北关船上,将江魁与众恶仆一并拿来。本部院在大堂上立等。如若逃走,即行究治。」那衙役答应,即奔北关拿人。那官长又吩咐:「将告状犯人,一齐唤到辕门听审。」那执衙役便来上刑具。
16
那官长吩咐:「不要锁他。著他随了本院轿走,还有细话问他。」执刑的人役,听得吩咐不要上刑具,便押在轿后,一声锣响,开道回衙。那官长一则似喜,一则似怒。喜的是得遇少年之人,眼见他非渔人之后,必有隐情在内,还要慢慢地用话问他;怒的是江连之子江魁,在省城之下,肆行无忌,抢劫贫民之妻,有犯律令。在轿内踌躇,不多时,已到衙门。省员役,早已尽知督院准了状子,必要审理,俱各明灯高烛,照耀如同白日。
17
单表院衙门,真正是赫赫威严之势,正是,
18
词曰:
19
元戎府,开基第一家。辕门生瑞色,虎坐起光华,玉石铺衙,门楼五彩搽。焉壁墙,四虎九头狮子吼;鼓亭内,三通鼓吹,大门开;大门上写著执掌天下,权衡邦家。粉壁墙上贴严禁二张,上写著字迹无差。一示严管守纳,二禁盔甲光华。所过处秋毫无犯,使百姓好作生涯。掳民财迟不怠缓,兵须将主即拘拿,好妇女罪归将主,地方官一同斩杀。三重门长条封锁,四面灯龙凤交加。左边摆刀枪剑戟,右边是鞭筒瓜金取,弯弓如同秋月,插雕鸟翎箭似狼牙。暖门上有对联,上写封疆,如同铁面;又写著凭赤胆,神鬼惊怕。东南门虎头牌悬挂,上写升赏参罚,革职捆打。西角门叩住远探马、近探马,报事取兵马,密层层枪分十下。东角门站立兵备道、河粮道、军镇道、粮道,一个个头戴著乌纱帽,身穿大红袍。西角门站立著总镇府、副镇府、部督府、协镇府,戴金盔,穿金甲,脚踏白粉底靴。东辕门挂号房、禀子房、报本房、行文房,一房房静寂如默。西辕门奏事厅、管粮厅,一厅厅怎敢混杂。北南排是无敌大将军,西瓜炮、马蹄炮、静瓶炮、连珠炮,俱是高炮;台内打著黄罗散遮阳扇,瓜锤钺斧两边排。辕门外,站立了许多文官武将,拴扣了多少追风马,凄凄洒洒。内中军传出号令,外中军禁止喧哗,天子诏也马缓报,候元戊击鼓排衙。挨肩擦背低低问,今日辕门实可夸。
20
诗曰:
21
画鼓铜锣几阵敲,辕门内外聚英豪。
22
冲天三个狼牙炮,展转军旗奏乐高。
23
且不言军门威严。单讲那督院进了衙门,走上了大堂,坐下了公案许久,连次差人捉拿江知府之子,且不言督院衙署之事。再说那旗牌官离了大老爷轿前,领了军令,来到北关。抬头看见前面有一号官船,那灯笼上写著是:济南府正堂江。几个旗牌来到船边,只见里面有痛哭之声,内中夹杂正励之言。
24
旗牌又怕大人久等,只得开言叫道:「船上人哪里?」那船上家人便问道:「那岸上来的是什么人?在此大呼小叫。」旗牌答应:「是太爷衙门中来的差役,请公子有要紧的话说。」那家人不敢隐瞒,只得回禀了江魁。那厮正在与玉姐缠绕,只听得家人说了此话,心中是暗暗地想道:「老爷这早晚夜静黄昏可有什么话说?叫那人前来,我有话亲自问他。」家人答应,叫水手搭跳板,叫那人来面禀公子。
25
水手搭了跳板,旗牌走上船来问道:「公子在哪里?」家人答应在舱内。旗牌见江魁就锁了。家人还装势道:「公子是老爷嫡亲的儿子,就是有话,等老爷当面去问他。你们因何这等大胆,就上起刑具来?」那江魁气得三尸神暴躁,口中说道:「反了!反了!」这旗牌见家人言三语四,遂向那家人道:「我们是军门大人差来捉拿他们的。清平世界,抢劫民间有夫之女,你们好大胆!说甚么话!」
26
那些家人听得说,吓得滚如流星。那旗牌此时把那些家人,俱都锁了,又说道:「那渔船的女子,藏在何处?」玉姐在舱内听得军门锁了那些家人与江魁,她心中早已知道是她丈夫在军门喊了冤,自必是准了状。哭哭啼啼,只得走出舱来说道:「难女就是被劫之人。」那旗牌把玉姐上下一看,虽然是哭的形容,果然生得十分可爱。便开言说道:「你的丈夫告了状,大人坐在堂上立等众人审问。你们随我一同进衙门去。」于是,家人随了江魁并玉姐一同上岸进城,到军门衙署而来。
27
再讲那传知府的旗牌,离了轿前,星速到知府衙门而来。正走之间,只见知府灯笼执事喝道而来。那旗牌抢行了一步,迎至执事前,高声道:「军门大人传江大老爷在辕门伺候!」那知府执事吏役禀上大老爷,江老爷吓了一跳,即忙吩咐执事转回衙署,同著了旗牌取路而行。在轿内千思万想,不知是为何事?便向两个旗牌笑嘻嘻地问询:「不知大人传本府,有何吩咐?」旗牌道:「你家公子,在北关抢了人家有夫之女,她丈夫、母亲告了公子,大老爷在辕门等候。」
28
江连一听此言,即刻吓得面如土色,暗地道:「不肖的畜牲,抢甚么女子!闯出祸来连累我,只怕连这乌纱帽也不稳。」不觉已至辕门下轿,走入官厅。不一时,四个旗牌押著江魁与众家人已到了。江连见了儿子,又看见了家人,不觉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便气喘喘地走出官厅。江魁见了他父亲,便说道:「爹爹救命!」那知府走上前,恶狠狠不论清浊,便是一掷靴尖,痛骂了一番,回头就把众家人痛骂了一会,且不言。
29
再表周婆一见玉姐,便上前一把抱住,她母女二人大哭了一常,母问道:「儿呀,你被奸人抢去,可曾被他玷辱吗?若是那样的了,你可对为娘的说,咬掉他一块肉!」玉姐把脸一红,说道:「母亲为何说出这等话来?孩儿宁可一死,怎么肯玷辱名节?」春生听得尚未失身,心中暗暗欢喜。
30
正在议论,忽听得堂上二声点响,传知府入见。礼毕,站立一边。那大人问道:「知府知罪吗?」江连一躬到地道:「卑府知罪。」那军门问道:「贵府平日为官,也还清正,情有可愿。只是贵府之子,几时到你任所?」江连又一躬道:「卑府这个不肖之子,是昨日才到任所。今日著他乘舟回去,不知这畜牲乾出这无王法的事来。是卑府罪该万死,回署请印进来,请大人提参。」
31
军门笑道:「自古道,『家无全犯』。贵府既是请罪,本督院开一线之恩,免你提参,在下面等候。」江连打一躬道:「多谢大人。」站立一旁。那军门便吩咐人役,将原被告犯人一齐带进来听审。一层层传将下去;于是,旗牌带著众人一齐报名而进,都在丹墀跪下点名,一个个开了刑具。但不知军门如何审理?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74440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