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二十一回遣潰勇清官捐薄俸 哄鄉愚幹僕訪姦情

《第二十一回遣潰勇清官捐薄俸 哄鄉愚幹僕訪姦情》[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卻說李公正在批閱案牘,忽報有兵勇過境,立刻吩咐備馬,親自出城。一面趕出告示,曉諭民居鋪戶人等,毋得驚惶擾亂。一面加會營汛,速派兵分頭巡查彈壓。指揮已畢,便上馬出城。
2 剛到北門外,就見有許多兵勇紛紛南來,一個個丟盔撩甲,落後爭先。有背著個包袱的,有扛著蓆子的,也有挑著鍋爐什物的,老少不等,良莠不齊,確係是敗軍之兵。李公便勒住馬,著人問道:「老總們是哪一軍的將官?從哪裡來的?」便有那為首的答道:「我們是薩都統旗下哈翼長的前鋒。在山東肥城剿殺捻匪,不料中了奸計,著了他的埋伏。統領不知下落,我們只得各自逃生。在路遇見左營寶大人,允許帶我們回京。無奈糧草俱無,只好求沿途州縣老爺湊個盤費。」李公道:「你們共有多少人?」答道:「有五百多人。」李公道:「你們的船是哪裡僱的?」答道:「是德州汪大老爺替預備的。」李公道:「你們既要進京,就不必上岸。眾位且回船等候,請你寶大人來個公事。德州汪大老爺既替你們預備船,也必有移知下站的文憑。沿路滄州等地方亦必有公文,請一並見示,本縣自有辦法。眾位進城,恐百姓驚惶,倒怕生出事來。那時,本縣倒不好迴護。」說罷,便叫跟來的壯快趕緊送眾位下船。眾兵勇無奈,只得回頭到船上去了。
3 李公吩咐跟人:「趕緊回署,叫賬房趕快預備粗糧食六百斤,錢六十弔,立刻送到河壩,不可有誤。」那跟人奉命去了。李公便到船上拜會那位寶大人,無非是說,地方瘠苦,市面蕭條,求他約束眾兵,不要上岸的意思。並許致送錢糧,聊盡地主之誼。那寶大人也是個好官,見李公至誠懇切,便點頭允許。恰好錢米亦已送到,李公便命點交,扛送到船。李公作別上岸,便叫快手等幫著他們解纜抽跳,又派了許多人幫著拉縴,眼看他各船都開齊了,又叫跟來的家丁押著快班壯丁護送出境,然後回衙,一場風火冰消瓦解。上站縣官因不敢露面,將城門關上,致眾兵沒處得食,在城外打劫搶掠,貽害了多少良民。因此,靜海百姓便感激這位新官,要上匾送傘,以頌德政,這且不提。
4 卻說李公回衙,略歇息了片刻,重復拿那件謀死親夫的案卷,從頭至尾的細細看了兩遍,覺得其中破綻甚多,越看越有可疑。便叫張榮過來,附耳說道:「你如此如此辦去。千萬不可泄漏。限你明日午刻回話。」張榮去了。李公又看那張寡婦喊冤的一案,已補進呈詞,便提筆批准。一面出票提許國楨一案聽審。
5 且說那張榮領了李公鈞命,改換了衣裝,身邊帶了幾錢銀子,又帶上一串錢,背了一個褡褳,彷彿是個過路客商的模樣,悄悄的從後門出去,繞過大街,出了西門,一路問來,到了馮官屯地方,便打了個小店進去歇腳。店主人問道:「客人貴姓?從哪裡來?」張榮道:「小可姓張,從青縣來,路過貴屯,因身上不好,要住一半天再走。」店主人聽說,便將褡褳接過,領他到櫃房間壁屋內住下。張榮看房屋雖然不大,卻也乾淨和暖,便在褡褳內拿出個小褥子鋪下,又將帽子摘下,將渾身的塵土撲了一回。店主人便送過臉水,又泡了一壺開水送來。
6 張榮洗著臉問道:「掌櫃的貴姓?」主人道:「姓鄭,在此開店三十多年,人多叫我鄭大肚子。」張榮道:「貴村有位姓陸的,你老可認得麼?」主人道:「咱們屯裡姓陸的有十好幾家,不知你問的是哪一家?」張榮道:「叫陸進財。年紀有四十來歲的。」主人道:「就是陸四爺。是陸老招公的兒子,怎麼不認得。他爺爺叫陸海秋,是這屯裡有名兒的,我也見過。」張榮道:「現時他的家業可好?」主人道:「提不得了,他家業要不好,也不致打官司了。」張榮故意的吃驚道:「什麼打官司?是有人訛他麼?」主人長歎道:「咳,陸進財是死了,還丟下有三十來頃地,一大片瓦房。沒有兒,他女的有幾個月的身孕,族中人多不依,說是奸生的,又通同把陸進財謀死。在前任縣太爺手裡告准了,過了兩堂,姦夫也拿到,還沒問就換了官了。」張榮道:「到底陸進財是嗎病死的?」主人道:「那個說不清。」張榮道:「他女人有多大年紀?」主人道:「他這個女人是續娶的,現在只有三十來歲。」張榮道:「這個女的是誰家的閨女?平素是有不端的事嗎?」那店主剛要說,走進一個少年,向店主人瞧了一眼,說道:「你老人家喝了幾鍾酒,又夾七夾八的瞎管人家的閒事?」那店主人瞇著眼笑道:「張大哥又不是外人,咱說個閒話,又要你費哪一門子的心?」
7 張榮已洗完臉,便立起身,將臉盆遞與少年說道:「這位敢是少掌櫃?」主人道:「那是我二小兒,他哥哥死了,就仗著他。」張榮道:「好得很。」主人道:「你老同陸家是什麼個交道?」張榮道:「也沒什麼交情,前幾年也常常交個買賣。」主人道:「你不是販臨清布的張客人?」張榮便隨口應道:「正是。」主人笑道:「我說不是外人,到了不是外人。你怎麼近幾年不見來?」張榮道:「本錢消乏了,就在家閒住。」正說著話,跑堂的送過來一壺酒,兩碟小菜,又是四張家常餅。主人便立起身來說道:「張大哥請用,恕我不奉陪了。」張榮復拉他坐下一同說話。說到高興的時候,便乘機問道:「你老哥方才說的打官司,是誰出名告的?」店主人道:「這靜海縣還有第二個人麼?就是陸大榮,外號陸監生。又叫他坐山虎。除了他,誰有這樣大勢力?」張榮道:「這姦夫是哪裡來的?」店主人道:「那姦夫就是陸大榮家的門館先生,外號叫李瞎子。」張榮道:「謀死親夫的罪名,姦夫也是要殺的。這李瞎子不要命麼?」店主人道:「老弟呀,你到底年輕,不知世道的險。他們通同一氣,無非是圖陸進財的家產。只要認定那身孕是奸生的,就是養活個小子,也不能承受家產。那謀死親夫,不過是個題目,問准了更好,問不准,那個帶身孕的女人還能經得起那種折磨?不上半年三個月,自然也是死了。至於那個姦夫,只要認奸不認謀,還能定他殺頭的罪嗎?你說他們的計策狠毒不狠毒?」
8 張榮聽罷,已經將心事明白,便覺得十分暢快,開懷痛飲。那店主人本是個酒徒,起先還假意推讓,後來見張榮吃得興頭,便不客氣,你斟我遞,一杯一乾。兩個人直吃得個天翻地覆,酩酊大醉。正是:
9 酒逢知己千盅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10 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74479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3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