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二十一回遣溃勇清官捐薄俸 哄乡愚干仆访奸情

《第二十一回遣溃勇清官捐薄俸 哄乡愚干仆访奸情》[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却说李公正在批阅案牍,忽报有兵勇过境,立刻吩咐备马,亲自出城。一面赶出告示,晓谕民居铺户人等,毋得惊惶扰乱。一面加会营汛,速派兵分头巡查弹压。指挥已毕,便上马出城。
2 刚到北门外,就见有许多兵勇纷纷南来,一个个丢盔撩甲,落后争先。有背著个包袱的,有扛著席子的,也有挑著锅炉什物的,老少不等,良莠不齐,确系是败军之兵。李公便勒住马,著人问道:「老总们是哪一军的将官?从哪里来的?」便有那为首的答道:「我们是萨都统旗下哈翼长的前锋。在山东肥城剿杀捻匪,不料中了奸计,著了他的埋伏。统领不知下落,我们只得各自逃生。在路遇见左营宝大人,允许带我们回京。无奈粮草俱无,只好求沿途州县老爷凑个盘费。」李公道:「你们共有多少人?」答道:「有五百多人。」李公道:「你们的船是哪里雇的?」答道:「是德州汪大老爷替预备的。」李公道:「你们既要进京,就不必上岸。众位且回船等候,请你宝大人来个公事。德州汪大老爷既替你们预备船,也必有移知下站的文凭。沿路沧州等地方亦必有公文,请一并见示,本县自有办法。众位进城,恐百姓惊惶,倒怕生出事来。那时,本县倒不好回护。」说罢,便叫跟来的壮快赶紧送众位下船。众兵勇无奈,只得回头到船上去了。
3 李公吩咐跟人:「赶紧回署,叫账房赶快预备粗粮食六百斤,钱六十吊,立刻送到河坝,不可有误。」那跟人奉命去了。李公便到船上拜会那位宝大人,无非是说,地方瘠苦,市面萧条,求他约束众兵,不要上岸的意思。并许致送钱粮,聊尽地主之谊。那宝大人也是个好官,见李公至诚恳切,便点头允许。恰好钱米亦已送到,李公便命点交,扛送到船。李公作别上岸,便叫快手等帮著他们解缆抽跳,又派了许多人帮著拉纤,眼看他各船都开齐了,又叫跟来的家丁押著快班壮丁护送出境,然后回衙,一场风火冰消瓦解。上站县官因不敢露面,将城门关上,致众兵没处得食,在城外打劫抢掠,贻害了多少良民。因此,静海百姓便感激这位新官,要上匾送伞,以颂德政,这且不提。
4 却说李公回衙,略歇息了片刻,重复拿那件谋死亲夫的案卷,从头至尾的细细看了两遍,觉得其中破绽甚多,越看越有可疑。便叫张荣过来,附耳说道:「你如此如此办去。千万不可泄漏。限你明日午刻回话。」张荣去了。李公又看那张寡妇喊冤的一案,已补进呈词,便提笔批准。一面出票提许国桢一案听审。
5 且说那张荣领了李公钧命,改换了衣装,身边带了几钱银子,又带上一串钱,背了一个褡裢,彷佛是个过路客商的模样,悄悄的从后门出去,绕过大街,出了西门,一路问来,到了冯官屯地方,便打了个小店进去歇脚。店主人问道:「客人贵姓?从哪里来?」张荣道:「小可姓张,从青县来,路过贵屯,因身上不好,要住一半天再走。」店主人听说,便将褡裢接过,领他到柜房间壁屋内住下。张荣看房屋虽然不大,却也乾净和暖,便在褡裢内拿出个小褥子铺下,又将帽子摘下,将浑身的尘土扑了一回。店主人便送过脸水,又泡了一壶开水送来。
6 张荣洗著脸问道:「掌柜的贵姓?」主人道:「姓郑,在此开店三十多年,人多叫我郑大肚子。」张荣道:「贵村有位姓陆的,你老可认得么?」主人道:「咱们屯里姓陆的有十好几家,不知你问的是哪一家?」张荣道:「叫陆进财。年纪有四十来岁的。」主人道:「就是陆四爷。是陆老招公的儿子,怎么不认得。他爷爷叫陆海秋,是这屯里有名儿的,我也见过。」张荣道:「现时他的家业可好?」主人道:「提不得了,他家业要不好,也不致打官司了。」张荣故意的吃惊道:「什么打官司?是有人讹他么?」主人长叹道:「咳,陆进财是死了,还丢下有三十来顷地,一大片瓦房。没有儿,他女的有几个月的身孕,族中人多不依,说是奸生的,又通同把陆进财谋死。在前任县太爷手里告准了,过了两堂,奸夫也拿到,还没问就换了官了。」张荣道:「到底陆进财是吗病死的?」主人道:「那个说不清。」张荣道:「他女人有多大年纪?」主人道:「他这个女人是续娶的,现在只有三十来岁。」张荣道:「这个女的是谁家的闺女?平素是有不端的事吗?」那店主刚要说,走进一个少年,向店主人瞧了一眼,说道:「你老人家喝了几锺酒,又夹七夹八的瞎管人家的闲事?」那店主人眯著眼笑道:「张大哥又不是外人,咱说个闲话,又要你费哪一门子的心?」
7 张荣已洗完脸,便立起身,将脸盆递与少年说道:「这位敢是少掌柜?」主人道:「那是我二小儿,他哥哥死了,就仗著他。」张荣道:「好得很。」主人道:「你老同陆家是什么个交道?」张荣道:「也没什么交情,前几年也常常交个买卖。」主人道:「你不是贩临清布的张客人?」张荣便随口应道:「正是。」主人笑道:「我说不是外人,到了不是外人。你怎么近几年不见来?」张荣道:「本钱消乏了,就在家闲住。」正说著话,跑堂的送过来一壶酒,两碟小菜,又是四张家常饼。主人便立起身来说道:「张大哥请用,恕我不奉陪了。」张荣复拉他坐下一同说话。说到高兴的时候,便乘机问道:「你老哥方才说的打官司,是谁出名告的?」店主人道:「这静海县还有第二个人么?就是陆大荣,外号陆监生。又叫他坐山虎。除了他,谁有这样大势力?」张荣道:「这奸夫是哪里来的?」店主人道:「那奸夫就是陆大荣家的门馆先生,外号叫李瞎子。」张荣道:「谋死亲夫的罪名,奸夫也是要杀的。这李瞎子不要命么?」店主人道:「老弟呀,你到底年轻,不知世道的险。他们通同一气,无非是图陆进财的家产。只要认定那身孕是奸生的,就是养活个小子,也不能承受家产。那谋死亲夫,不过是个题目,问准了更好,问不准,那个带身孕的女人还能经得起那种折磨?不上半年三个月,自然也是死了。至于那个奸夫,只要认奸不认谋,还能定他杀头的罪吗?你说他们的计策狠毒不狠毒?」
8 张荣听罢,已经将心事明白,便觉得十分畅快,开怀痛饮。那店主人本是个酒徒,起先还假意推让,后来见张荣吃得兴头,便不客气,你斟我递,一杯一乾。两个人直吃得个天翻地覆,酩酊大醉。正是:
9 酒逢知己千盅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10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74479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3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