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二折 書鬧

《第二折 書鬧》[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字字雙[丑扮老男上]閭門好漢我為頭,名舊。飛鴻六順好拳頭,傳授。賭場到處慣拈頭,打就。人人認得老扒頭,年幼。自家姑蘇城外有名的周文元便是。少年無賴,獨霸一方。城中玄妙觀前,有一個李海泉,說得好岳傳,被我請他在此間李王廟前開設書場,每日倒有一二千錢拉下。除了他吃飯書錢,其餘剩下的,盡夠我買酒吃、賭場玩耍。昨日說過金兀術破鄜延州了,他說今日要說童貫起兵,甚是熱鬧。此時日已過午,不免催促他來,撐起布逢,聚人開說則個。正是:要知千古興亡事,須聽當場評話來。[下][淨,衣、帽上]年年花酒闔閭城,不愛身軀不愛名。說到人間無義事,捶胸裂眥罵荊卿。自家顏佩韋的便是。生平任俠,意氣粗豪。閃爍目光,不受塵埃半點;淋漓血性,頗知忠義三分。聞得李王廟前日日在那裡說岳傳,我想岳爺是個忠孝的人,他的書兒,必定好聽,因此與老母說知,前去聽他一回。你看那邊有幾個朋友踱將來了,想是也去聽書的。[末、旦、貼俱衣、帽上]相逢何必曾相識?都是蟠桃會里人。[向淨拱手介]朋友可是去聽書的?[淨]正是。[末]既如此,就此同行。[共走介][合]行過施茶亭,就是李王廟。[作到介][丑拿布篷上場撐介][丑向內介]聽書的人齊了,快些搬椅、桌、木凳出來。[雜應,搬桌,擺介][眾]這時候怎麼先生還不來?[丑]就來了。[付,衣帽、短胡,執扇搖擺上]興來舌戰詞壇上,贏得腰纏作酒錢。[與眾拱手介]列位請了。[丑]請坐了。開幕講。[外、小生扮客人急闖上]逢場來和戲,鬧里去奪急。[向付拱手介]李海老,我們是淮安人,在這裡楓橋賣豆。久慕你的大名,我們眾朋友請你到寒山寺開講一日,書錢從厚相謝。去去![丑]我們還講不多幾日,怎麼到你們那裡去?[付]且待此間講完了岳傳,小子就來請教。[外、小生]等不得,等不得![淨、末]凡事自然有個先後,也要有個終始的。[付]三位且在這裡聽了今日的書,明日再議。[眾]有理,有理。[各坐介][醜將茶壺、茶鍾放付桌上介][付拉錢介][眾各銀錢交付,爭論少介][付]且聽了半回再找。[眾閒話介][丑]列位朋友,知趣些便好。不可閒話喧嚷。幫襯,幫襯。[外、小生]講話的加倍罰他。[眾]有理,有理。[付將醒木拍桌介][眾作聽書,隨意點頭低語介][淨作逐段惱怒,漸作不平狀介][付開講介]徽宗無道坐龍亭,宋室乾坤不太平。蔡京、王黼真奸相,楊戩、高俅兩賊臣。朱靦弄權花石運,童貫稱王掌大兵。金邦百萬雄師至,萬里江山一旦傾。話說宋朝太祖,兵變陳橋,得了周家天下。以後七代皇帝,都四海升平,黎民樂業。傳至第八代徽宗皇帝,卻不理朝政,信任奸臣,寵用內監童貫。他舞弄威權,濫封了廣陽王之位。滿朝文武,盡出其門。又挑動邊釁,惹得金人時常攻打邊關。那邊上極要緊的所在,叫做雄州關,卻得一位足智多謀、勇力善戰的招討大元帥鎮守。那元帥姓韓,雙名世忠。其時秋高馬肥,金人統領百萬人馬,殺進了賀蘭山,衝過了寧夏衛,大勝了離虎山,攻破了鄜延州,看看直到雄州了。夜不收飛報韓元帥,連夜奏聞朝廷,候旨發兵征戰。隔了幾天,卻沸沸揚揚,傳說朝廷差了一位孫總兵,領十萬人馬,來退金人了。報入中軍,韓元帥道:「我在此鎮守,怎麼又差別人?況且朝中大將,並沒有一個姓孫的,如今他奉旨到我地方,禮無不接。」急急差四員將官,去接孫總兵。去了一日,那四員將官一齊奔到堂前跑下,稟道:「奉將爺令,小將們去接那孫總兵,就是本營向日的孫高。他犯了軍令,老爺將他捆打四十,趕出營中。他到京投在童貫麾下,今日領兵到此。小將們到彼營中,他卻喝道:『本府奉萬歲爺聖旨,廣陽王令旨,統兵到此。你主將多大的官兒,不來迎接?本該把你們一捆四十,且待我破了金人,與你主將計較。』喝叫軍士亂棒打出。」韓元帥道:「有這等事!小人得志,一至於此。」話聲末了,只聽得轟雷炮響、鼓角齊鳴。撥兒馬報入中軍道:「孫總兵大隊人馬,已從飛龍嶺出門去了。」韓元帥道:「且住!那孫高有甚本事退得金人?此去必然大敗。關隘難保,卻怎麼處?速傳前營韓彥直上堂。」元來韓彥直是韓元帥的公子,年方一十四歲,有萬夫不當之勇,慣用兩柄金錘,重一百二十斤,現為前營先鋒大將。傳不多時,只見韓公子頭戴金冠,身穿鎧甲,腰懸寶劍,手執金錘,當階跪下道:「爹爹有何差遣?」韓元帥道:「金兵入寇,朝廷差孫總兵領兵出關交戰,你可領五千鐵騎,悄悄護送孫總兵。倘孫兵有失,你可殺入金營,救取孫高。不容金兵一人一騎,進我關內。」把令箭付與公子。公子飛身往外,起兵去了。且說孫高才出關前,只聽得大隊金兵一齊殺到。但見征塵滾滾,殺氣騰騰。征塵滾滾,卷起四野烏雲;殺氣騰騰,衝滿一天黑霧。拐子馬,奔突咆哮;鐵浮圖,周圍密匝。兒郎兇狠,一個個羅剎夜叉;將帥雄強,一人人金剛揭帝。雁翎刀、偃月刀、潑風刀,光耀日月;飛龍旗、繡虎旗、豹纛旗,招颭雲霄。漫天蓋地殺將來,海湧山崩攔不住。孫總兵嚇得手足無措,同著眾將官正待抵敵,霎時間,金兵殺到:第一隊,紅袍、紅鎧、紅纓、紅甲,兀術四太子手執仙花月斧,匹馬當先。孫總兵待要阻擋,早被兀術劈頭一斧,翻身落馬。可憐得勢行凶將,做了南柯一夢人。孫營各隊,見帥字旗一倒,各自逃生。金兵圍裹將來,殺得尸橫遍野,血染成渠。那個韓公子在後邊,望見孫高兵敗,喝叫軍士:「一齊隨我上前廝殺。」公子就把紫金冠一按,獅蠻帶一緊,手執金錘,直望金營殺去。霹面撞著兀術,兩馬相交,兵器並舉,大戰三百回合。金營中三十六員大將,一齊來戰公子。公子毫不懼怯,越鬥越狠。錘起處,流星趕月;錘落時,彈打流鶯。錘往錘來,似兩輪紅日,錘上錘下,如萬點寒星。左一錘,蒼龍獻爪;右一錘,猛虎翻身。探馬錘,大鵬展翅;撒花錘,彩鳳騰雲。錘著人,半天霹靂;錘著馬,一命歸陰。錘風刮處鬼神驚,錘響聲聞天地震。公子鬥了半日,殺翻了數員金將。粘罕聞知韓家兵馬接應,急急鳴金收軍。眾將不敢戀戰,各歸營寨。韓公子三番殺入金營,砍了無數金兵,尋取孫高不見,金家人馬,退了三十里之地。韓公子入關固守,即差飛騎,將捷音報知元帥去了。不隔數日,只見提塘飛報說:「皇帝差了廣陽王童貫,領二十萬禁兵,到雄州來了。」韓元帥聞言嘆息道:「如此用人,怎成的大功?」話聲未絕,只見鎮守三山口訊地將官,差飛騎來報:「廣陽王前站已到三山口了。」韓元帥分付:「將牛、羊、酒、米等項,快送廣陽王軍前供應。」自己領著隨身兵將,前往迎接。行了一會,望見廣陽王大營已經扎定。韓元帥到了寨前,中軍報進。吹風裏面走出十來個頂盔貫甲將官,說奉千歲爺令旨,傳韓元帥一人進見。韓元帥走進中軍,只見整千將佐簇擁著廣陽王,頭戴七曲纓冠,身穿大紅蟒袍,腰系藍田玉帶,高高的坐在銀交椅上。韓元帥站在賬前,廣陽王走出座外,問道:「這就是韓招討嗎?」韓元帥打躬道:「是!」廣陽王分付請聖旨過來。十來個將官抬出龍亭,裏面又走出一位將官,捧著聖旨,立在中間。韓元帥躬身下跪。那官兒開著聖旨讀道:「韓世忠按兵不舉,喪師辱國,失守封疆,囚解來京。」讀招才完,眾將官推著一輛囚車到帳。廣陽王道:「奉聖旨,速將韓世忠跣剝,上了刑具,釘入囚車。」眾軍士就將韓元帥剝下盔甲,上了鐐杻,推入囚車,四面把鐵釘釘了。韓元帥那時真個是渾身是口不能言,遍身排牙說不得了。[淨拍桌怒嚷介]講這樣歪書!講這樣歪書![眾共驚介]卻是為何,這般亂嚷?[淨]可惱!可惱!童貫這驐狗,作惡異常,教我那裡按捺得定![付]從來說書,有好有歹,何須動得肝經。[淨]這等惡人,說他怎麼?[付]既是惡人,你不要聽他便了。[淨踢翻書桌介][付]這是那裡說起?[淨]我就打你這狗弟子。[眾攔勸介]他是說書的先生,為何打他?[付]可笑,可笑。[外、小生扯付介]去!去!去!我們自到寒山寺開講去。[丑扯介][付]我自去了,省得在這裡淘氣。[外、小生]此處不留人。[付]自有留人處。[外、小生同付下][丑怒指淨介]好好一個書場,被你這狗頭撒野火,趕散了我們的生意。我就打死你這狗頭。[趕上打淨介][淨]來!來!來!你敢和我放對麼?[末、眾兩邊勸介][淨、丑各脫衣介][兩邊扯架子介]
2 鎖南枝[淨]我衝衝氣,貫斗牛,老拳奮時神鬼愁。[丑擺勢介]饒伊勇力千斤,怎入區區手?[淨踢飛腳,醜做身法趕進,拿住淨腳介][末、眾勸介]二位不可認真。逢場戲,無怨尤,又何須強爭鬥。[淨]你要拿我麼?買乾魚放生,好不知死活哩![丑]不但拿你,還要打你落花流水哩!那邊家打少林,打太祖長拳,江湖上有名的十八家打法,我那一家不熟的麼![又各擺勢介]
3 前腔[丑]拳師我為首。你班門莫浪搊。[淨]憑你那一家打法,我只是沙家老實打。拿出沙家手段,一拳黑虎偷心,打得你翻筋斗。[淨一拳打倒丑介][腳踏丑胸膛介][醜在地喊介][淨提拳作打丑介][末、眾勸介]朋友,不可如此。看我眾人面上,放手,放手。公言勸,須罷丟,願賠情,望寬宥。[老旦急奔上]
4 前腔[老旦]聽傳報,急奔投。[作見淨指介]果然與人爭未休。還不放手,打死了人,不要償命的麼?[淨放丑立起介][丑作叫痛喘介][老旦扯淨介]還不跪下。[淨跪介][老旦]時常勸戒叮嚀,不把良言守。下次再不可如此。[淨]再不敢了。[老旦]起來。[淨立起介][末、眾]我們起先還道他是個好漢,卻元來是個怕老婆的都頭。這樣人採他怎麼?[淨]不是我母親分付,我怎肯饒。[末]這等說來,是令堂了。[老旦]適才小兒冒犯,老身特來請罪。[末向眾介]眾兄弟,方才他聽見不平,忿忿大怒,道他是個義士。如今他尊奉母親,又是個孝子了。[末、眾向淨拱手個]你懷公憤,是忠義儔。又奉親言,真孝友。[老旦]小兒是個粗魯之人,豈敢過承謬贊。[末向淨介]請問尊姓大號?[淨]在下顏佩韋。[末、眾]元來就是顏大哥,失敬,失敬。[淨向末介]請問尊姓貴表?[末]小弟楊念如。[淨]元來就是楊大哥,久仰,久仰。[末指醜、旦、貼介]這三位就是周文元、馬傑、沈揚,都是近邊有興的小朋友。[淨拱手介]哈哈!相逢一笑皆知已,豈是區區陌路人![末]顏大哥在上,今日小弟輩幸遇大哥這等孝義,眾心欽服,欲屈大哥和弟輩四人,共訂一盟,結為兄弟。未知老伯母允否?[老旦]小兒得蒙眾位提挈,是極妙的了。[淨]這叫做不打不成相識也。[末]請問大哥尊庚多少?[淨]小弟平頭三十。[末]小弟二十五歲。[指醜、眾介]這三個兄弟,都是二十三四的人,是顏大哥居長,小弟次之。[丑]我周文元第三。[旦]我馬傑第四。[貼]我沈揚第五。[末]幸得伯母在此主盟。我們眾兄弟,就此對天一拜。[共拜介]
5 前腔[五人合]盟言向天剖,精誠金石侔,不用烏牛、白馬,依然義結桃園,骨肉恩偏厚。[轉拜老旦介][老旦合]金蘭誼,生死周,弟兄情,地天久。[老旦]我兒請四位同歸草舍,杯酒談心。[末、眾]小侄等正要登堂奉拜,就此奉送伯母回家便了。
6 合[合]種樹種松柏,結交結君子。[同下]
7 [合合]松柏耐歲寒,君子有始終。[同下]
8 原評:「飛鴻,六順,皆手摶名色。吳人方言以壯年未包網巾者曰扒頭。」
9 前折寫周順昌傲雪十分雅靜,本折寫顏佩韋等五人聽書,十分熱鬧。從不同環境中突出人物的不同性格,場面冷熱相劑,戲也好看。
10 此段說書,散韻相間,語言精煉、生動,可見當時市民中聽書的風氣,以及說書人的高度藝術水平。人物出場就有戲,在行動中刻劃人物,比呆板地作自我敘述性介紹好。
11 原注:「吳人有沙蔭懷,善白打,以故號沙家打。」
URN: ctp:ws74570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