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四十三回鄯善王絕情拒理震京虎馬踏荒郊

《第四十三回鄯善王絕情拒理震京虎馬踏荒郊》[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第四十三回 鄯善王絕情拒理 震京虎馬踏荒郊
2 狄難撫跑到絕路,見師父追上前來。情知性命難保,不由心慌意亂,坐立不穩,失身從馬上墜落山澗。作惡多端的狄難撫,就這樣葬身於澗下。
3 這陣兒,楊五郎的戰馬追到山顛。他展身軀往崖下一瞧,什麼也未瞧見。心裡話:小冤家,可惜你空有一身能耐了,自己作踐了自己,他不由心甲一陣悲痛,虎目中湧出了熱淚。
4 正在這時,就聽山下一陣鑾鈴聲響,平西王狄青趕上前來。接著,四虎大將也來到山頂。他們帶住戰馬,忙向五郎打探狄難撫的下落。
5 楊延德並不言語,只用手往山澗下指去。狄青一看,明白了:「楊五爺,別難過。都怪他不聽良言相勸,才走上這條絕路。他罪惡累累,死有餘辜,這是他應得的報應。」
6 楊五郎把眼淚搌了搌說:「眾將軍,回營!」
7 「是!」大家伙答應一聲。順著原道奔下山來,
8 簡短截說。眾戰將進了連營,面對穆元帥。從頭到尾講了一番。穆桂英聽了,也深為狄難撫惋惜。她略停片刻,說道:「既然這個冤家已落澗身亡,料定那山口和金塔再無人把守。良機不可錯過,待咱乘虛而入。眾三軍!」
9 「有!」
10 「立刻攻山!」
11 「是!」眾戰將答應一聲,人人頂盔貫甲,個個挂劍懸鞭,收抬得緊襯利索。軍卒照令行事,也各自准備停妥。穆元帥一聲令下,領兵帶將,浩浩蕩蕩出了連營。直奔山內進發。
12 征西大軍往通天嶺內衝殺,裡邊的鄯善兵將早就聽信了。他們得知主將狄難撫落澗身亡,已經失去了靠山。如今,穆桂英統兵攻來,誰還敢上陣廝殺?當兵的悄聲議論:「兄弟哥,這回可完了!」
13 「快逃命吧!」鄯善國的人馬,猶如喪家之犬,拋下鑼鼓帳篷,望風而逃。那些年老、體弱逃不了的,也都扔下家伙乖乖歸降。
14 再說穆元帥攻進山口,得過金塔大陣,才能繼續西行。穆桂英知道,金塔陣原來是由大太子單雲龍把守。她四處打聽單雲龍的下落。可找了好長時間,也未找到。向鄯善兵打聽,他們也一概不知。穆元帥思索片刻,先傳下將令,就地安營扎寨,並囑咐增哨加崗,嚴防敵軍偷襲。
15 穆元帥吩咐已畢,帶領眾位大將,來到金塔腳下。她一會兒看看陣圖,一會兒看看金塔,這樣一來,看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接著,穆桂英傳下令箭,命將官依照塔圖所示,把塔內的消息兒埋伏,明槍暗箭,滾擂絞刀、……全部折除。並取下了塔頂的紅燈,徹底破了金塔大陣。
16 接營,全營內殺牛宰羊,犒賞三軍。官兵將士笑逐顏開!好不快哉!
17 這一天,老太君和穆元帥在帥帳之內,正與眾位戰將議論軍情,楊五郎對老太君說道;「母親,我此番下山,是專為小奴才狄難撫而來。如今,他既已不在人世,我也該離開連營了。」
18 穆元帥聽罷,再三挽留。老太君深知楊五郎性情倔強,只好讓他回山。
19 眾戰將送走楊五郎,司馬林也對穆元帥說:「元帥。我也不能多呆了!」
20 「怎麼?」
21 「一來,我家中事情繁忙;二來,女兒雲英去到英唐國,杳無音信,我放心不下。待我回家,將諸事安排停妥,我親自到英唐探望女兒,請元帥放心,將來有用我之處,我一定到在帳前聽令!」
22 「好。老英雄多多保重。」
23 「不勞挂念。」說著話,司馬林辭別了眾人,直奔司馬莊而去。
24 數日之後,穆挂英擇了個黃道古日,升坐帥帳,發布軍令。一部分人馬,原地駐扎通天嶺;其餘將士,向鄯善城挺進。
25 穆元帥此番征西,鄯善國是最後一關。若把它征服,就可以得勝還朝了。
26 穆桂英帶領三軍兒郎。往前進發。這一天,監旗來報:「啟稟元帥,前邊已到鄯善城!」
27 穆元帥聽了,吩咐一聲:「響炮安營!」說話間,當啷啷三聲炮響,扎住了行營。軍士們埋鍋造飯,鍘草喂馬,安置帳篷,人人各盡其責。
28 穆元帥來到帥帳,告訴大家。「眾將官!連日行軍,將士疲憊。作戰之事,休要性急。等歇兵三日,養足了力氣,疆場再戰。」
29 穆元帥准備歇兵三日,沒曾想剛到第二天清晨,就聽鄯善城內號炮連天。時間不長,藍旗官登磴登登跑進帥帳稟報:「回稟大帥得知,鄯善兵扯旗亮陣,前敵討戰。」
30 「曉得了。」
31 「是!」藍旗官走後,穆桂英傳下將令:「眾將官。帶兵三千,隨本帥上陣!」
32 「是!」眾戰將傾巢而出,簇擁著大帥,來到前敵,排開了二龍出水的陣勢。
33 穆元帥在旗腳下帶馬抬頭一瞧,對面陣中,閃出兩桿大旗:一桿是西夏國的旗號,一桿是鄯善國的旗號。在鄯善國的旗號下,閃出一匹戰馬,馬上端坐著鄯善國的國王:年齡六十左右,面似黃金;一副黃臉熊,一部黃虯髯;紅眉毛,孤狸尾,雉雞翎;頭戴王冠,身貫金甲,外套戰袍,上繡金龍;得勝鉤上挂一口鋸齒狼牙扳門刀。一股系氣,好不成風。在他身邊,還有大太子單雲龍。
34 鄯善王見宋軍來型兩軍陣前,勒住坐騎,盯著穆桂英,上下打量了一番,摘下兵刃,問道:「前邊這位女將,通上名來!」
35 「吾乃大宋天朝征西元帥、渾天侯穆桂英!」
36 「嗯,好厲害的穆桂英啊!你派兵有方,用兵如神,將我鄯善國欺侮得好苦啊!我費了多少年的心血,經營下的通天嶺、金塔陣,可惜都斷送在你的手裡。不過,你休要高興得太早。你要明白,我這座鄯善城,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37 穆桂英聽了,微微一樂:「請問尊駕貴姓高名?」
38 「吾乃鄯善國王單天啟。」
39 「噢,原來是鄯善王,本帥我失敬了。鄯善王,咱兩國遠日無冤,近日無仇,宋國天朝從不曾以大壓小,欺侮鄯善,你鄯善為何調動人馬,聯合三國,侵犯我大宋?」
40 「嗯,穆桂英,咱兩國互相廝殺,由來巳久。曾記得我爺爺在世,就與你們開兵打仗。那時,不料殺出個狄青,是他刀劈了三陽公主,收下我姑母雙陽公主,招為駙馬。從那以後,兩國才罷兵不戰。萬沒想到,你國君主昏庸無道,竟將我姑父狄青全家無辜殺害。你這次進兵,又假公濟私,將狄氏根苗狄難撫害死於山澗。從遠處講,我要奪大宋江山;從近處說,我要為狄氏冤魂報仇。」
41 「啊呀,王爺言之差矣!」接著,穆元帥把怎樣恩放狄青;雙陽公主怎樣自尋無常;狄難撫怎樣落澗身亡的經過述說了一遍。又說:「我此番帶兵前來,決無意平滅貴國。只要你能歸降不戰,我立刻頓隊回國。從此,咱兩國睦鄰相處,多親多近,以免刀槍之苦,塗炭黎民。」
42 「哈哈哈哈!姓穆的,你真會講話。明告訴你,積了多少年的銳氣,今日我一朝全拿出來,定與你分個高低。你給我過來!」
43 穆桂英的戰馬剛要往前衝,就聽宋營中有人喊話:「元帥請回!」
44 穆桂英回頭一看:有一人催馬跑上前來。誰呀?平西王狄青。
45 狄王爺馬到前敵,勒住坐騎:「天啟,你過認識我嗎?」
46 鄯善王帶住戰馬,仔細觀察了一番。你別看別人認不出狄青來,單天啟是他的侄兒,所以,他還能看個八九不離十。平西王雖然上了年紀,模樣變了點兒,但仔細端詳端詳,還能看得出來。
47 單天啟看夠多時,問道:「你是……」
48 「我是你姑父狄青。天啟,元帥剛才所言極是,不怪人家,只怨咱們不對。當初,多虧穆元帥恩放於我,才有我的今日。你姑母是她自己撞死,並非皇上殺害。」
49 「呸!狄青,說了半天,你的胳膊肘是朝外扭呀!常言說,『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恩愛比海深。』你不為姑母報仇,反倒替仇人說話。我豈肯聽信你的鬼話。」
50 狄青的那番話,鄯善王根本聽不進去。為什麼?他應名是給狄家報仇,其實,這是個幌子。真正的用心是要奪宋國的江山。
51 狄青見勸說不行,不由氣撞頂梁,操起九耳八環刀,便拉開了架勢。鄯善王一看,剛要催馬上前,就聽背後有人說話:「呔!老王爺,殺雞焉用宰牛刀!你老人家退下,本帥的馬到了!」話到馬到,霎時間,從鄯善戰將中衝來一匹戰馬。馬上端坐一人。年齡三十來歲。身高過丈,漆黑臉膛;兩隻眼睛,黑眼珠小,白眼珠大,眼眉和眼角都往下耷拉著,大耳朵,大嘴岔,嘴唇往外翻翻著;頭戴串珠盔,身貫甲胄,掌端一條長桿大錘。
52 什麼叫長桿大錘?一般人使的錘,錘頭不大,錘把也挺短;他這個錘,桿挺長,前邊有個大錘頭,桿後邊還有纂,纂後邊還有兩個尖兒。這就是說,使長桿大錘的,比使雙錘的可吃功夫。
53 閒言少敘。狄老王爺看罷,問道:「什麼人?」
54 「鄯善國新選中的兵馬大元帥,我叫喪門野龍。你大概有所不知,我與老楊家有一天、二地、三江、四海之冤仇。我爹爹過去是鄯善國的兵馬大元帥,叫喪門烈。兩軍陣前,不幸死於宋將之手。我挂印為帥,就是為給爹爹報仇雪恨。老匹夫,你拿命來!」話音一落,馬往前提,大錘一舉,嗚!直奔狄王爺砸來。
55 狄王爺忙帶坐騎,擺起九耳八環刀,急忙去封。只聽倉啷啷一聲巨響,兩件兵刃碰到一處,把狄王爺震得在馬上又栽又晃,差一點摔下戰馬。狄青情知不是人家的對手,把馬往回一帶,圈馬就敗。
56 喪門野龍見狄青敗下陣去,把馬一帶,衝著宋將,大聲喝喊:「姓穆的,這就是你的戰將?真來不知自愛。你們哪一個還敢上陣?」
57 穆桂英剛才看得明白,心想,唉呀:這一員戰將,不亞於雙槍將狄難撫。她正在合計心事,就聽有人喊喝:「呔!前邊這小子,休說大話,我來也!」說著話,催馬就衝到兩軍陣前。
58 喪門野龍帶馬抬頭一瞧:對方馳來一匹戰馬,馬上端坐一人,黑臉膛,有盔有甲,掌端一把昆崙大槊。看到這兒,問道:「來將通名!」
59 「不認識?我是震京虎呼延雲飛!」
60 「嗯,有名的大將。」
61 「那就別說了。你叫什麼?」
62 「喪門野龍。」
63 「喪門野龍?就是三條活龍,我也不在乎。看家伙!」說罷,倆人馬往前提,戰到一處。喪門野龍把大錘一擺,嗚!奔雲飛而去。雲飛擺槊往外招架,倉啷啷一聲巨響,這二人同時在馬上栽了兩裁,晃了兩晃。雲飛差點掉下戰馬,喪門野龍也差點震落馬下。
64 喪門野龍坐穩身形,說道:「啊呀,你真厲害!」
65 雲飛說:「厲害?告訴你吧,象我這號的,在我們宋營都排不上個兒,後邊還有厲害的呢!你說廢話,看家伙吧!」話音一落,他把大槊又砸了下來。
66 喪門野龍見槊來了,不敢怠慢,急忙擺錘去封。兩個人打了十幾個回合,沒分高低。
67 喪門野龍邊打邊合計心思,眼珠一轉,有了主意。等二馬錯鐙之際,就見他把錘頭往左側一帶,突然往後一戳,照雲飛的馬後韝刺去。這一刺不要緊,雲飛的這匹馬疼得噅兒一聲長嘶。一抬腦袋,騰!把馬蹄子一揚,往起一躥,朝東南的荒郊跑去。
68 戰馬朝前飛跑,呼延雲飛怎麼拽也拽不住,只好信馬由韁。等跑了很長時間,來到一個十字路上,忽聽前邊有人說話:「喂,前面之人,上鄯善國怎麼走啊?」
69 「籲!」呼延雲飛聽到問話,緊勒絲韁,抬頭一瞧,不由茶呆呆發愣!
URN: ctp:ws74627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