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一百零九回 王庆渡江被捉 宋江剿寇成功

《第一百零九回 王庆渡江被捉 宋江剿寇成功》[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话说当日宋江升帐,诸将拱立听调。放炮,鸣金鼓,升旗,随放静营炮,各营哨头目,挨次至帐下,齐立肃静,听施号令。吹手点鼓,宣令官传令毕,营哨头目,依次磕头,起站两边。巡视蓝旗手,跪听发放,凡呐喊不齐,行伍错乱,喧哗违令,临阵退缩,拿来重处。又有旗牌官左右各二十员,宋先锋亲谕:「尔等下营督阵,凡有军士遇敌不前,退缩不用命者,听你等拿来处治。」旗牌遵令,各下地方,鸣金大吹,各归行伍,听令起行。宋江然后传令,遣调水陆诸将毕。吹手掌头号整队,二号掣旗,三号各起行营向敌。敲金边,出五方旗,放大炮;掌号行营,各各摆阵出战,正是那震天鼙鼓摇山岳,映日旌旗避鬼神。
2 却说王庆,调拨军兵抵敌,除水军将士闻人世崇等已差拨外,点差云安州伪兵马都监刘以敬为正先锋,东川伪兵马都监上官义为副先锋,南丰伪统军李雄,毕先为左哨,安德伪统军柳元,潘忠为右哨,伪统军大将段五为正合后,伪御营使丘翔为副合后,伪枢密方翰为中军羽翼。王庆掌握中军,有许多伪尚书,御营金吾,卫驾将军,校尉等项,及各人手下偏牙将佐,共数十员。李助为元帅。队伍军马,十分齐整,王庆亲自监督。马带皮甲,人披铁铠,弓弩上弦,战鼓三通,诸军尽起。
3 行不过十里之外,尘土起处,早有宋军哨路来得渐近。鸾铃响处,约有三十馀骑哨马,都戴青将巾,各穿绿战袍,马上尽系著红缨,每边拴挂数十个铜铃,后插一把雉尾,都是钏银细长,轻弓短箭。为头的战将,是没羽箭张清,头戴销金青巾帻,身穿挑绣绿战袍,腰系紫绒□,足穿软香皮,骑匹银鞍马。左边琼英,头戴紫金嵌珠凤冠,身穿紫罗挑绣战袍,腰系杂色彩绒□,足穿朱绣小凤头鞋,坐匹银骏马。那右边略下些捧旗的,是叶清,直哨到李助军前,只隔百十步,勒马便回。前军先锋刘以敬,上官义骤马驱兵,便来冲击。张清拍马,捻出白梨花,来战二将。琼英驰马,挺方天画戟来助战。四将礩到十数合,张清,琼英,隔开贼将兵器,拨马便回。刘以敬,上官义驱兵赶来,左右高叫:「先锋不可追赶!此二人鞍后锦袋中,都是石子,打人不曾放空!」刘以敬,上官义听说,方勒住得马,只见龙门山背后,鼓声震响,早转出五百步兵来。当先四个步将头领,乃是「黑旋风」李逵,「混世魔王」樊瑞,「八臂那吒」项充,「飞天大圣」李衮。
4 那五百步军,就在山坡下一字儿摆开,两边团牌,齐齐扎住。刘以敬、上官义驱兵掩杀;李逵、樊瑞引步军分开两路,都倒提蛮牌,转过山坡便去。那时王庆,李助大军已到,一齐冲击前来:李逵,樊瑞等都飞跑上山,度岭穿林,都不见了。李助传令,教就把军马在这个平原旷野之地,列成阵势。只听得山后炮响,只见山南一路军马,飞涌出来,簇拥著三个将军:中间是「矮脚虎」王英,左是「小尉迟」孙新,右是「菜园子」张青:总管马步军兵五千,杀向前来。王庆正欲遣将迎敌,又听得山后一声炮响,山北一路军马飞涌出来,簇拥著三个女将:中间是「一丈青」扈三娘,左边是「母大虫」顾大嫂,右边是「母夜叉」孙二娘:管领马步军兵五千,杀向前来。
5 恰遇贼兵右哨柳元、潘忠兵马,接住厮杀。王英等正遇贼兵左哨李雄,毕先军马,接住厮杀。两边各礩到十馀合,南边王英,孙新,张青勒转马,领兵望东便走;北边扈三娘,顾大嫂,孙二娘,也接转马匹,率领军兵,望东便走。王庆看了笑道:「宋江手下,都是这些鸟男女,我这里将士,如何屡次输了?」遂驱大兵,追杀上来。
6 行不到五六里,忽听得一棒锣声响,却是适去的李逵,樊瑞,项充,李衮,这四个步军头领,从山左丛林里,转向前来;又添了「花和尚」鲁智深,「行者」武松,「没面目」焦挺,「赤发鬼」刘唐,四个步军将佐,并五百步兵,都执团牌短兵,直冲上来。贼将副先锋上官义忙拨步军二千冲杀。李逵,鲁智深与贼兵略礩几合,却似抵敌不过的,倒提团牌,分开两路,都飞奔入丛林中去了。贼兵赶来,那李逵等却是走得快,捻指间,都四散奔走去了。李助见了,连忙对王庆道:「大王不宜追赶,这是诱敌之计。我每且列阵迎敌。」
7 李助上将台列阵,兀是未完,只听得山坡后轰天子母炮响,就山坡后涌出大队军将,急先涌来,占住中央。王庆令左右拢住战马,自上将台看时,只见正南上这队人马,尽是红旗,红甲,红袍,朱缨,赤马:前面一把引军销金红旗。把那红旗招展处,红旗中涌出一员大将,乃是「霹雳火」秦明,左手是「圣水将军」单廷,右边是「神火将军」魏定国,三员大将,手□兵器,都骑赤马,立于阵前。东壁一队人马,尽是青旗,青甲,青袍,青缨,青马:前面一把引军销金青旗。招展处,青旗中涌出一员大将,乃是「大刀」关胜,左手是「丑郡马」宣赞,右手是「井水犴」郝思文,三员大将,手把兵器,都骑青马,立于阵前。
8 西壁一队人马,尽是白旗,白甲,白袍,白缨,白马:前面一把引军销金白旗。招展处,白旗内涌出一员大将,乃是「豹子头」林冲,左手是「镇三山」黄信,右手是「病尉迟」孙立,三员大将,手执兵器,都骑白马,立于阵前。后面一簇人马,都是皂旗,黑甲,黑袍,黑缨,黑马:前面一把引军销金旗。招展处,黑旗中涌出一员大将,乃是「双鞭将」呼延灼,左手是「百胜将」韩滔,右手是「天目将」彭玘,三员大将,手□兵器,都骑黑马,立于阵前。东南方门旗影里,一队军马,青旗红甲;前面一把引军绣旗招展,捧出一员大将,乃是「双将」董平,左手是「摩云金翅」欧鹏,右手是「火眼狻猊」邓飞,三员大将,手执兵器,都骑战马,立于阵前。
9 西南方门旗影里,一队军马,红旗白甲;前面一把引军绣旗招展处,捧出一员大将,乃是「急先锋」索超,左手是「锦毛虎」燕顺,右手是「铁笛仙」马麟,三员大将,手把兵器,都骑战马,立于阵前。东北方门旗影里,一队军马,旗青甲;前面一把引军绣旗招展处,捧出一员大将,乃是「九纹龙」史进,左手是「跳涧虎」陈达,右手是「白花蛇」杨春,三员大将,手执兵器,都骑战马,立于阵前。西北方门旗影里,一队军马,白旗黑甲;前面一把引军绣旗招展处,捧出一员大将,乃是「青面兽」杨志,左手是「花豹子」杨林,右手是「小霸王」周通,三员大将,手执兵器,都骑战马,立于阵前。
10 ——八方摆布得铁桶相似。阵门里马军随马队,步军随步队,各持钢刀大斧,阔剑长,旗齐整,队伍威严。八阵中央都是杏黄旗,间著六十四面长脚旗;上面金销六十四卦,亦分四门。南门都是马军。正南上黄旗影里,捧出二员上将:上首是「美髯公」朱仝,下手是「插翅虎」雷横,人马尽是黄旗,黄袍,铜甲,黄缨,黄马。中央阵东门,是「金眼彪」施恩,西门是「白面郎君」郑天寿,南门是「云里金刚」宋万,北门是「病大虫」薛永。那黄旗后,便是一丛炮架,立著那个炮手「轰天雷」凌振,引著副手二十馀人,围绕著炮架。
11 架后都摆列捉将的挠钩套索,挠钩后又是一周遭杂彩旗阵正西方门旗开处,「豹子头」林冲从门旗下飞马出阵,两军一齐呐喊。林冲兜住马,横著丈八蛇矛,厉声高叫:「无知叛逆,谋反狂徒,天兵到此,尚不投降!直待骨肉为泥,悔之何及!」贼阵中李助本是算命先生,甚晓得相生相克之理,疾忙传令,教右哨柳元,潘忠,领红旗军去冲击。柳元,潘忠遵令,领了红旗军,骤马抢来冲击。两阵迭声呐喊,战鼓齐鸣。
12 林冲接住柳元杀,四条臂膊纵横,八只马蹄撩乱。二将在征尘影里,杀气丛中,来来往往,左盘右旋,礩经五十馀合,胜败未分。那柳元是贼中勇猛之将;潘忠见柳元不能取胜,拍马提刀,抢来助战。林冲力敌二将,大喝一声,奋神威,将柳元一矛戳于马下。林冲的副将黄信,孙立,飞马冲出阵来。黄信挥丧门剑,望潘忠一剑砍去,潘忠死于马下。手下军卒散乱,早冲动了阵脚,贼兵飞报入中军。王庆听得登时折了二将,忙传令旨,急教退军。只听得宋军中一声炮响,兵马纷纷扰扰,白引黑,黑引青,青引红,变作长蛇之阵,簸萁掌,栲栳圈围将来。王庆,李助调将遣兵,分头冲击,却似铜墙铁壁,急切不能冲得出来。
13 鏖战多时,贼兵大败。王庆叫且退入南丰大内,再作区处。只听得后军炮响,哨马飞报将来说:「大王,后面又有宋军杀来!」那彪军,马上当先大将,河北「玉麒麟」卢俊义;左有「病关索」杨雄;右有「拚命三郎」石秀,领著一万精兵,抖搂精神,将贼兵杀散。杨雄歌翻段五,石秀搠死丘翔,并力冲杀进来。
14 王庆正在慌迫,又听得一声炮响,左有鲁智深、武松、李逵、焦挺、项充、李衮、樊瑞、刘唐,引著一千步卒,如割瓜切菜般直杀入来;右有张清、王英、孙新、张青、琼英、扈三娘、顾大嫂、孙二娘,四对英雄夫妇,引著一千骑兵,杀散左哨军兵,如摧枯拉朽的直冲进来,杀得贼兵四分五裂,七断八续,雨零星散,乱窜奔逃。
15 卢俊义、杨雄、石秀杀入中军,正撞著方翰,被卢俊义一枪戳死,杀散中军羽翼军兵,迳来捉王庆,却遇了「金剑先生」李助。那李助有剑术,一把剑如掣电般舞将来。卢俊义正在抵挡不住,却得宋江中军兵到,右手下「入云龙」公孙胜,口中念念有词,喝声道:「疾!」李助那口剑,托地离了手,落在地上。卢俊义骤马赶上,轻舒猿臂,款扭狼腰,把李助只一拽,活挟过马来,教军士缚了。卢俊义捻枪拍马,再杀入去寻捉王庆。
16 贼兵抛金弃鼓,撇戟丢枪,觅子寻爷,呼儿唤弟,十馀万贼兵,杀死大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降者三万人,除那逃走脱的,其馀都是十死九活,七损八伤,颠翻在地,被人马践踏,骨肉如泥的,不计其数。刘以敬、上官义两个猛将,被焦挺砍翻战马,撞下马来,都被他杀死。李雄被琼英飞石打下马来,一画戟搠死。毕先正在逃避,忽地里钻出「活闪婆」王定六,一朴刀搠下马来,再向胸膛上一朴刀,结果了性命。其伪尚书,枢密,殿帅,金吾,将军等项,都逃不脱,只不见了渠魁王庆,宋军大捷。
17 宋江教鸣金收集兵马,望南丰城来,教张清、琼英领五千马军,前去哨探;再差「神行太保」戴宗先去打听孙安袭取南丰消息如何。戴宗遵令,作起神行法,赶过张清、琼英,去了片晌,便来回报说:「孙安奉先锋将令,假扮西兵去赚城,被贼人知觉,城门内掘下陷坑,开城东门,放军马进去。孙安手下梅玉,金祯,毕捷,播迅,杨芳,冯升,胡迈七个副将,争先抢入城去,并五百军士,连人和马,都颠入陷坑中。两边伏兵齐发,长枪利戟,把梅玉等五百馀人,尽行搠死。幸得孙安在后,乘势奋勇杀进城门,教军士填了陷坑。孙安一骑当先,领兵杀入城中,贼兵不能抵挡。孙安夺了东门,后被贼人四面响应,把孙安兵马堵截在东门。小弟探知这消息,飞来回覆。半路遇了张将军及张宜人,说了此情,他两个催动人马疾驰去了。」
18 宋江闻报,催动大军,疾驰上前,将南丰城围住。那时张清、琼英进了东门,教孙安据住东门,张清,琼英正与贼军鏖战,因此,宋江等将佐兵马,抢入东门,夺了城池,杀散贼兵,四门竖起宋军旗号。城中许多伪文武多官范全等尽行杀死。
19 那伪妃段三娘听得军马进城,他素有膂力,也会骑马,遂拴缚结束,领了百馀有膂力的内侍,都执兵器,离王宫,出后苑,欲杀出西门,投云安军去,恰遇琼英领兵杀到后苑来。段氏纵马,挺一口宝刀,抵死冲突。被琼英一石子飞来,正中段三娘面门,鲜血迸流,撞下马来,颠个脚梢天;军士赶上,捉住绑缚了。那些内侍,都被宋兵杀死。琼英领兵杀入后苑内宫,那些宫娥嫔女,闻得宋兵入城,或投环,或赴井,或抹脖,或撞阶,大半自尽,其馀都被琼英教军士缚了,解到宋江帐前。宋江大喜,将段氏一行人囚禁,待捉了王庆,一齐解京。再遣兵将,四面八方,去追王庆。
20 却说那王庆领著数百铁骑,撞透重围,逃奔到南丰城东,见城中有兵厮杀,惊得魂不附体,后面大兵又到,望北奔走不迭。回顾左右,止有百馀骑,其馀的虽是平日最亲信的,今日势败,都逃去了。王庆同了百馀人,望云安奔走,在路对跟随近侍说道:「寡人尚有云安,东川,安德三座城池,岂不是江东虽小,亦足以王?只恨那些跟随逃散官员,平日受用了寡人大俸大禄,今日有事,都自去了。待寡人兴兵来杀退宋兵,缉捕那逃亡的,细细地醢他。」
21 王庆同众人马不停蹄,人不歇足,走到天明。幸的望见云安城池了。王庆在马上欣喜道:「城中将士,也是谨慎。你看那旗号齐整,兵器整密!」王庆一头说著,同众人奔近城来。随从人中,有识字的说道:「大王不好了!怎么城上都是宋军旗号?」王庆听了,定睛一看,果是东门城上,远远地闪出号旗,上有销金大字,乃是「御西宋先锋麾下水军正将混江……」,下面尚有三个字,被风飘动旗脚,不甚分明。王庆看了,惊的浑身麻木,半晌时动弹不得,真是宋兵从天而降。
22 当有王庆手下一个有智量近侍说道:「大王,事不宜迟!请大王速卸下袍服,急投东川去,恐城中见了生变。」王庆道:「爱卿言之极当。」王庆随即卸下冲天转角金啐头,脱下日月云肩蟒绣袍,解下金镶宝嵌碧玉带,脱下金显缝云根朝靴,换了巾帻,便服,软皮靴;其馀侍从,亦都脱卸外面衣服;急急如丧家之狗,忙忙如漏网之鱼,从小路抄过云安城池,望东川投奔,走得人困马乏,腹中饥馁。百姓久被贼人伤残,又闻得大兵厮杀,凡冲要通衢大路,都没一个人影,静悄悄地,鸡犬不闻,就要一滴水,也没喝处,那讨酒食来?
23 那时王庆手下亲幸跟随的,都是假登东,诈撒溺,又散去了六七十人。王庆带领三十馀骑,走至晚,到得云安属下开州地方,有一派江水阻路。这个江叫做清江,其源出自达州万顷池:江水最是澄清,所以叫做清江。当下王庆道:「怎得个船只渡过去?」后面一个近侍指道:「大王,兀那南涯疏芦落处,有一簇渔船。」王庆看了,同众人走到江边。此时是孟冬时候,天气晴和,只见数十只渔船,捕鱼的捕鱼,晒网的晒网。其中有几只船,放于中流,猜拳豁指头,大碗价喝酒。王庆叹口气道:「这男女每恁般快乐!我今日反不如他了!这些都是我子民,却不知寡人这般困乏。」近侍高叫道:「兀那渔人。撑拢几只船来,渡俺们过了江,多与你渡钱。」
24 只见两个渔人放下酒碗,摇著一只小渔艇,咿咿哑哑摇近岸来。船头上渔人,向船傍拿根竹篙撑船拢岸,定睛把王庆从头上直看至脚下,便道:「快活,又有下酒东西了。上船上船!」近侍扶王庆下马。王庆看那渔人,身材长大,浓眉毛,大眼睛,红脸皮,铁丝般髭须,铜钟般声音。
25 那渔人一手执著竹篙,一手扶王庆上船,便把篙望岸上只一点,那船早离岸丈馀。那些随从贼人,在岸上忙乱起来,齐声叫道:「快撑拢船来!咱每也要过江的。」那渔人睁眼喝道:「来了!忙到那里去?」便放下竹篙,将王庆劈胸扭住,双手向下一按,扑通的按倒在板上。王庆待要挣扎,那船上摇橹的,放了橹,跳过来一齐擒住。那边晒网船上人,见捉了王庆,都跳上岸,一拥上前,把那三十馀个随从贼人,一个个都擒住。
26 原来这撑船的,是「混江龙」李俊,那摇橹的,便是「出洞蛟」童威,那些渔人,多是水军。李俊奉宋先锋将令,统驾水军船只,来敌贼人水军。李俊等与贼人水军大战于瞿塘峡,杀其主帅水军都督闻人世崇,擒其副将胡俊,贼兵大败。李俊见胡俊状貌不凡,遂义释胡俊;胡俊感恩,同李俊赚开云安水门,夺了城池,杀死伪留守施俊等。「混江龙」李俊,料著贼与大兵厮杀,若败溃下来,必要奔投巢穴。因此,教张横、张顺镇守城池,自己与童威、童猛,带领水军,扮做渔船,在此巡探;又教阮氏三雄,也扮做渔家,守投去滟渝堆,岷江,鱼复浦各路埋伏哨探。
27 适李俊望见王庆一骑当先,后面又许多人簇拥著,料是贼中头目,却不知正是元凶。当下李俊审问从人,知是王庆,拍手大笑,绑缚到云安城中。一面差人唤回三阮同二张守城,李俊同降将胡俊,将王庆等一行人,解送到宋先锋军前来。于路探听得宋江已破南丰,李俊等一迳进城,将王庆解到帅府。宋江因众将捕缉王庆不著,正在忧闷,闻报不胜之喜。当下李俊入府,参见了宋先锋,宋江称赞道:「贤弟这个功劳不小。」李俊引降将胡俊,参见宋先锋。李俊道:「功劳都是这个人。」宋江问了胡俊姓名,及赚取云安经过。
28 宋江抚赏慰劳毕,随即与众将计议,攻取东川,安德二处城池。只见新降将胡俊禀道:「先锋不消费心。胡某有一言,管教两座城池,唾手可得!」宋江大喜,连忙离坐,揖胡俊问计。胡俊躬著身,对宋江说出数句话来。有分教:一矢不加城克复,三军镇静贼投降。毕竟胡俊说出甚么话来,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74869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