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五

《卷五》[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五三、戶部副奏議覆巡視台灣刑科給事中書山等條奏台郡採買穀石定價增加乾隆八年四月
2 五四、戶部「為閩督喀爾吉善等奏」移會備陳台地轉運米穀情形,請准報銷水陸運費乾隆二十年四月二十日
3 五五、吏部「為內閣抄出浙閩總督楊廷璋奏移會覆奏台灣府撥運內地兵米及平糶穀石一案應查各款逾限未覆緣由乾隆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一日
4 五六、戶部「為本部奏」移會議覆閩督崔應階請將台灣府剩餘供粟撥補內地各營折色乾隆三十五年十月初四日
5 五七、戶部「為內閣抄出福建巡撫楊魁奏」移會酌籌台灣應運應補穀石,請旨留辦限買乾隆四十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6 五八、兵部為「內閣抄出福建巡撫雅奏」移會查辦彰化運閩兵穀舞弊改交折色乾隆四十八年十一月
7 五九、戶部「為內閣抄出閩浙總督常青奏」移會奏明浙商領買台谷,截數停運乾隆五十二年二月
8 六○、戶部「為內閣抄出閩浙總督李侍堯奏」移會酌籌平糶,以濟民食乾隆五十二年五月
9 六一、護理福建巡撫伍拉納奏折場員賣放兵糈船隻,審明定擬具奏乾隆五十三年六月二十九日
10 六二、戶部「為內閣抄出直隸總督蔣攸銛奏」移會收買台灣商運米石道光四年九月
11 六三、戶部「為內閣抄出閩浙總督孫爾准奏」移會請暫停海禁,招販台米運浙,以濟民食道光十一年九月二十三日
12 六四、戶部「為內閣抄出福建巡撫魏元烺奏」移會派撥兵船,前赴台灣,運回代買漳泉缺谷,以實倉貯道光十二年六月二十一日
13 六五、戶部「為內閣抄出福建巡撫魏元烺奏」移會因台灣米船進口稀少,請准委員分赴浙江、江西運米,協濟閩省民食道光十二年十二月十三日
14 六六、福建巡撫魏元烺奏折台匪已平,浙贛採買米石,請停撥運道光十三年二月二十八日
15 六七、戶部「為內閣抄出閩浙總督程祖洛奏」移會查明台灣欠運內地兵穀情形,分別清厘民欠,趕運新穀道光十三年九月
16 六八、戶部「為內閣抄出閩浙總督程祖洛等奏」移會因連歲台灣收成不豐,米船稀少,省會米價昂貴,請准開倉平糶道光十四年六月十九日
17 六九、戶部「為內閣抄出閩浙總督鍾祥等奏」移會台屬額運道光十五年分內地兵米兵穀全數完竣道光十七年五月
18 五三、戶部副奏
19 經筵講官太子太保東閣大學士兼禮部尚書兼管戶部尚書事務臣徐本等謹奏為遵旨議奏事:內閣抄出巡視台灣刑科給事中書山、監察御史張湄條奏,台郡採買穀石定價增加一折,乾隆八年四月初四日奉朱批:該部議奏,欽此;欽遵於本月初七日抄出到部。該臣等查得:巡視台灣刑科給事中書山,監察御史張湄奏稱:竊惟穀價以豐歉為低昂,採買視歲時為損益。台灣雖素稱產米之區,而生齒日繁,地不加廣;兼之比歲收成歉薄,地之所出,每歲止有此數,而流民漸多,複有兵米、眷米及撥運福、興、泉、漳平糶之谷,以及商船定例所帶之米,通計不下八、九十萬,此即歲歲豐收,亦難望如從前之價值平減也。近今閩省督、撫二臣議覆科道楊二酉等條奏,亦以台倉積貯不充,則內地之轉輸易竭,海外設有緩急,他處難以接濟。但督、撫所議,令台灣四縣貯粟四十萬石,恐一時買足為數太多,為期太迫,應定三年之限,照數購買等因,部臣以採買倉穀定例,年歲豐稔應盡數採買,並無預限三年之期議覆。臣等思台灣上年收成實止七分,既非豐稔,似不得盡數採買。部議既准其本處貯穀,又不寬其限期,未免米價更昂,轉於民食有礙,是不若督、撫所請三年之議為得也。再該督、撫議覆楊二酉所稱內地發買穀價僅得三錢六分或三錢不等,腳費俱從此出,不免賠累,嗣後請按年歲豐歉,酌量增減;部臣以台灣素稱產米,逈與內地不同,倏增倏減,恐啟浮冒捏飾之端,宜仍循舊例。臣等查上年台灣收成之際,米價每石尚至一兩五錢不等,則穀亦在七錢上下。續又准閩省水、陸提督及金門鎮等各移咨督撫赴台採買兵米,俱不下數千餘石。目下各屬米價,自一兩七、八錢至二兩不等,與從前大相懸殊。可知原議之穀價,即不論裝載運費,已不抵時值之半。倘仍不議增,必致因循歲月,互相觀望,採買無期。伏祈皇上天恩,准照閩省督撫所請,俾得按年歲豐歉,酌量價值及時採買,庶於海外地方實有裨益。至將來閩省提鎮等採買台谷,亦祈敕諭令其預為咨商台地官員,俟果有盈餘,然後委員赴買。臣等仰體聖心,自必隨時斟酌,使中外有無相濟,斷不敢稍存畛域等因,具奏前來。
20 查先據該督那蘇圖,調任福撫劉於義議覆給事中楊二酉條奏案內,請將台灣每歲運送金、廈、漳、泉等處穀石,並分年帶運穀,均屬必不可少之數,仍照舊撥運。並稱台屬四縣,常令貯穀四十萬石。現在台倉積貯無多,各屬市價未平,若令一時買足,為數太多,為期太迫,應定以三年之限,照數購買等因。當經臣部檢查台屬應存粟谷尚有三十餘萬石,是該處現存倉穀與該督所稱台屬各縣常令貯穀四十萬石之數,核算不過短少數萬石。且採買倉穀定例,年歲豐稔盡數採買,並無預限三年之例。行令該督撫等查明市價,酌量購買報部在案。今該給事中書山等奏稱閩省督、撫二臣議覆科道楊二酉等條奏,請台灣四縣貯粟四十萬石,定限三年購買,部臣以採買倉穀定例,年歲豐稔應盡數採買,並無預限三年之期,臣等思台灣上年收成實止七分,既非豐稔,似不得盡數採買,部議既准其本處貯穀,又不寬其限期,未免米價更昂,轉於民食有礙,不若督撫所請三年之議為得等語,查採買倉穀惟視年歲豐歉,從前各臣工條奏,節經臣部議覆,以市有餘粟,地方官乘時購買,以備賑糶,或市價增長,官即暫行停糶,並非拘定成數,爭先購買。所有台屬應買穀石,前據該督撫奏稱台屬今歲雨暘時若,秋後豐稔,米價日漸平減,是以議令將應買穀石酌量購買。若果購買之後,米價日漸騰貴,原可酌量停止,並未令其拘定年限。應令該督撫仍遵臣部原議辦理。至奏稱內地發買穀價,僅得三錢六分或三錢不等,不免賠累,台屬下缺
21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九本八一二頁。
22 五四、戶部「為閩督喀爾吉善等奏」移會
23 上缺閩督喀等謹奏為備陳台地轉運米穀情形、仰懇聖恩、准銷水陸運費事:竊照台郡土沃產饒,內地兵糧民食積儲,歲多取給於台產米穀,挽運轉輸之事迨無虛日,重務攸關。臣等自抵任以來,相應緩急,督催轉輸,一切水陸道里、挽運難易,留心稽核,就前後轉運情形,有不得不備悉陳明仰懇聖鑒者,莫如台地小船,車工運腳一事。台郡東逼崇山,西臨大洋,南北綿亙幾二千里,郡治為中權,附郭惟台灣一縣,北為諸羅、彰化二縣、淡水一廳,南為鳳山一縣。雖處濱海,沿邊皆有沙線,阻隔橫洋,巨艦不能直達各廳縣境。即北路有淡水一港,可通巨艦,亦離淡水廳治幾二百里;且屬禁港,不許商艘往來貿易。以致南北路各廳縣所產米穀,必從城鄉車運至沿海港口,再用膨仔杉板等小船,由沿邊海面運送至郡治鹿耳門內,方能配裝橫洋大船,轉運至廈。此即台地所需之小船車工運腳。不特官運米穀為然,即民間貨物米穀,亦複如此轉運;此蓋台郡天險所限,唯鹿耳一門為郡治之咽喉、全台之門戶也。台郡自來撥運米穀至內地,除就郡治撥運,橫洋船隻俱泊府澳,配運甚易,向不開銷小船車工運腳外,其自淡水廳屬竹塹及淡水倉起運者,每穀一石需小船車工銀四分八厘零至六分一厘零不等。自彰化縣鹿仔港、貓霧捒起運者,每穀一石需小船車工銀三分四厘零至五分六厘零不等。自諸羅縣笨港起運者,每穀一石需小船車工銀二分九厘零。自鳳山縣八社倉起運者,每穀一石需小船車工銀三分九厘零。此必需之腳費,亦久定之成規也。近年因發價赴台採買穀石運補內地各屬倉儲,報銷價腳內,台屬廳縣用過小船車工腳價,部駁以台運粟石定例,止有自台運廈船腳之費,並無廳縣運至府治另有動用水陸腳費之例,行令著追報部。嗣經敘明由各廳縣港社採買撥運米穀,必藉小船車工,方能運至府治,配運大船赴廈,咨請開銷。複准部覆,台運穀石雖稱必須小船車工,方能運府治至,但向無准銷之例,仍令著追報部。是不特已經造報請銷者均行著追,而歷年撥運兵糧,採買穀石,動用台地水陸運費,均屬無款可歸矣。
24 茲據布政司德舒轉據台灣府知府鐘德等將台郡各廳縣轉運米穀萬難刪除小船車工,並將從前未經議及開銷根由,剖晰具詳前來。臣等伏查台灣初分縣治,止台灣、鳳山、諸羅三縣。彼時地廣人稀,殷實業戶,皆萃居郡治。即鳳山、諸羅二縣年征供粟,業戶大半就郡建倉交收。是以歷年積存供粟,收貯郡城者頗多。且查雍正三年以前,台屬各縣年征供粟一十四萬餘石,每歲僅支給台澎兵米動穀七萬餘石,其餘並無撥用,歲有餘剩,至雍正三、四年間已積粟三十餘萬石。嗣於雍正三年為始,歲撥存粟碾米五萬石,運赴內地平糶,又歲運供粟二萬一千餘石,為賞給內地班兵眷口月米。又自雍正五年為始,歲運供粟二萬四千餘石,為金廈提鎮兩標兵丁月米。其初原系自台碾米運交各處出糶給兵。每米一石,自台至廈,開銷海船水腳一錢八厘。迨至雍正七年,前署督臣史貽直奏請將台屬碾運內地平糶米及眷米、兵米改運穀石,歸補內地碾糶給兵之項,為出陳易新之計。以米改運穀石,原定每穀一石,自台至廈,給海船水腳八分。此台運穀石改定腳費之始。然是時前督臣所指撥運之粟,皆積存郡治供粟。且原奏內聲明諸、鳳等縣供粟,業戶就府建倉交收,次年即撥運內地,以省搬運之費等語。是每穀一石,運費八分,止自台至廈海船運腳,而未及於台地轉運之小船車工也。繼此雍正十年為始,又歲運供粟一萬五千餘石,為督標四營兵丁月糧。又自乾隆十年為始,歲運供粟一萬四千餘石,為閩安、南澳等營兵丁月糧。撥運內地平糶與供支兵糧,陸續遞有加增,台郡積存供粟十萬石,從此撥運無存矣。即各廳縣續有墾升,年征供粟至一十七萬二千餘石,先後撥支台澎兵糧與內地兵糧、眷米年額,亦無餘剩。又撥運平糶台粟,原定發價各廳縣隨時收買,以備續撥。然撥運數多,買存數少。乾隆十一年,前撫臣周學健奏請停運壓欠平糶台粟案內,已聲明存價未買台谷至數十萬石。是以乾隆元年以後未運平糶歲額,全行停止補運。是原議就郡治撥運穀石為內地兵糧平糶之需,積穀早經撥運一空。續後遞年撥運,非就各廳縣現征之粟,即系就地採買之項,與原定就府倉撥運以省搬運情事逈異。此各廳縣轉運穀石,必須小船車工,實非始自今日也。至前督臣原奏內所稱業戶就府建倉交收歲納供粟之處,臣等悉心溯查,鳳山、諸羅二縣業戶原有在府建倉交納供粟之事。鳳山縣現查在府交納粟三萬二千九百餘石,諸羅縣現查在府交納粟二萬五千石,除就地碾給台澎兵米外,餘皆可就府倉撥運內地,無需轉運腳費。彰化一縣,甫於雍正年間分設,雖曾援照鳳、諸二縣之例,亦令業戶就府建倉交收,但公設之初,業戶俱就地主莊墾耕,離郡窵遠,勢難強令赴郡交收。淡水廳屬更系續後分割,均從民便,就近徵收供粟,並未在郡建倉交納。此又各廳縣先後公設情形不同,以致不能一例辦理也。至若各廳縣採買補倉與採買撥運內地谷石,更系就地購買收儲,遇有撥運,由廳縣挽運至府澳,方能配裝橫洋大船,不能均令就府收買以備撥運;小船車工尤萬難減省者也。惟是台郡改米運穀之初,原因就府治撥運,每穀一石止定以海船運腳八分,並未設及各廳縣小船車工。迨至府倉積存供粟撥運已完,陸續由各廳縣轉運徵存採買之谷,雖已按里計程支銷運腳,彼時因平糶穀價原有盈餘,無論海船運費與小船車工,均於本款動銷。直至台粟停止撥運平糶,無盈餘可動,甫於乾隆十八年題准於地丁銀內支銷,尚未按年造冊請銷,無怪內部以向無此項開銷執例未准。第臣等詳核案卷,熟察情形,稔知起初各廳縣無轉運之費,續後萬難刪除小船車工運腳。乾隆十八年,臣喀爾吉善與調任撫臣陳弘謀奏請增給淡水、彰化二處採買備儲穀石價腳案內,荷蒙特旨,每石准加給運費三分,仰見聖明洞悉台員挽運之艱,無微弗燭。臣等目擊內地兵糧民食積貯,不能不仰藉於台粟,現因各廳縣小船車工無款可動,即竭力催運,難令廳縣為無米之炊,不能按年起運,殊於內地兵糧民食積儲均有關系,用敢備細詳陳原委,仰請聖恩俯准照例開銷水陸運腳,俾得趕緊配運,以清積年塵案。至各年各案米穀運費,有原經題定於丁餉內支銷者,有續經題准於地丁內支銷者,亦有應就本款價值內支銷者。其原撥米穀,有就府倉撥運者,有就各廳縣撥運者。如蒙允准開銷,俯容臣等督同藩司逐案詳核確實,按程計里,悉照章程,年歸年案,據實請銷。倘或稍涉牽混冒濫,臣等立即嚴參,以懲虛冒,合並陳明。伏乞皇上聖鑒,敕部定議施行。謹奏。乾隆二十年四月二十日奉朱批:該部議奏,欽此。
25 草簽一件四月二十日總督喀爾吉善奏台地轉運米穀請准照例開銷運儲等因一折,奉旨:該部議奏。據咨,現在辦理。
26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二本一○二~一○三頁。
27 五五、吏部「為內閣抄出浙閩總督楊廷璋奏」移會
28 吏部為准咨覆奏事:考功司案呈,乾隆二十七年七月十七日,內閣抄出浙閩總督楊奏前事。除本部移咨戶部查辦訖,相應知照可也。須至移會者。計粘單一紙。右移會稽察房。乾隆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一日。
29 浙閩總督臣楊廷璋謹奏為准咨覆奏事:竊臣接准戶部咨開,乾隆二十五年以前未完事件福建省一件咨查事:台灣府應運內地谷二十五萬七千四百四十餘石零應查各款,例限一年查覆,節催愈限未覆,又不將承辦遲延各員及核轉之上司查明報參,請旨飭交該督將因何不行查參之處,確查覆奏等因,咨行到臣。遵查閩省乾隆二十五年未完敬陳酌通等事。台屬雍正九年至乾隆四年撥運內地兵眷兵米及平糶穀石一案,先經查明登覆。嗣於乾隆二十四年閏六月內複准部咨,以買補穀石系何年月日買補,於何項冊內造報風失,行令查明,出具倉收送部。經臣行司轉飭確查。緣台地遠隔重洋,文移往返,每有遭水之患。又定例承查事件,限滿未覆,向例按照逾限月日,分別處分,是以必待查覆之日,始可核計逾限月日,將職名附參。此案於二十四年閏六月准咨起,應扣至二十五年九月屆滿。緣台灣府於二十五年六月造冊,配搭陳合成船將文冊申送赴省,駛至清水洋面遭風,將船擊破,穀石公文一並沉失。至九月二十三日據報後,複行台屬轉飭台、鳳、諸、彰四縣補造。至二十六年二月初十日補造送司。經藩司查核鳳、彰二縣冊造數目舛錯不符,複經駁改。直至二十六年十二月,始據該二縣查明聲覆。核計限期,自二十五年九月失水後飭令改造之日起,至二十六年十二月造報到省,實逾正限三個月有零。再加司中造冊兩個月之限,除在封印日期,應扣至二十七年三月十九日限滿。據藩司於屆限時申送到臣,適因臣在浙辦差,未及即行咨部。及回閩後,即將文冊咨送。一面正在飭司查開遲延職名咨部議處,適准到部咨行令覆奏。除將該府縣遲延職名先行咨參,聽部議處外,理合將未即查參緣由,恭折奏明,伏乞皇上睿鑒敕部查核施行。謹奏。
30 乾隆二十七年七月十二日奉朱批:該部察議具奏,欽此。抄出到部。
31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二本一一三頁。
32 五六、戶部「為本部奏」移會
33 戶部為移會事:福建司案呈,本部奏前事一案,相應抄錄原奏移會典籍廳可也。須至移會者。計粘單一紙。右移會典籍廳。乾隆三十五年十月初四日。
34 戶部謹奏為遵旨議奏事:內閣抄出閩浙總督崔應階奏稱:竊照閩省標營兵丁月米,向就各府廳縣額征本色,就近撥支。緣各屬額徵多寡不等,以致各營月米支領未能畫一。業將臣折多本少之邵武、延平、羅源、洞山、烽火、楓嶺、並福寧鎮左營、漳州鎮標三營、城守營、雲霄、龍岩等營先後奏准於將軍標□□□□及台灣府屬餘剩供□內撥給各在案。茲接准部覆,台屬尚餘供粟四千八百餘石,行令查明通省各營支給本色有未及一半者,即行添給,以歸畫一等因。臣覆查尚有長福營左軍、閩安協左右營、泉州城守、同安等營遞年所支本色未及一半,隨飭行司道查議去後。茲據福建糧驛道達明會同布政使錢琦議詳前來。臣查長福營左軍兵丁六百二十三名,原已派支四個月零二十六日本色,今應添給一個月零四日米二日一十一石八斗二升;閩安協左右營兵丁一千六百二十二名,原已派支五個月本色,今應添給一個月米四百八十六石六斗;泉州城守營分防府汛兵四百四十八名,原已派支四個月一十三日零本色,今應添給一個月零一十六日米二百六石八升;同安營兵八百六十一名,原已派支五個月二十二日零本色,今應添給七日零米六十一石八斗七勺。以上共需米九百六十六石三斗七勺,折粟一千九百三十二石六斗一合四勺,請於前項餘剩供粟內撥給,以辛卯年為始運支。所有長福營左軍兵粟,飭令運赴福清縣倉收碾;閩安協兵粟,運赴閩縣倉收碾;泉州城守營兵粟,運赴南安縣倉收碾;同安營兵粟,運赴同安縣倉收碾。其各營扣存折色銀兩,留貯司庫充餉。所需台運車工、船腳,照例於地丁項下開銷。如此酌重添給,使通省兵食均歸畫一,邊海士卒,自當益沐聖主高厚洪恩於靡既矣。謹會同署福建巡撫臣鐘音合詞恭折具奏等因。乾隆三十五年九月二十一日奉朱批:該部議奏,欽此。欽遵於本月二十六日抄出到部。
35 臣等伏查閩省各營兵糧本色折色,均系從前隨時題定,歷年遵照辦理。嗣據該督崔應階以邵武等營兵糧本折未能均勻,先後奏請於將軍標裁兵餘米及台灣餘剩供粟內量為加給,經臣部覆准,並令查明通省各營尚有折多本少者,酌量添給本色在案。茲據該督奏稱,長福營左軍、閩安協左右營、泉州城守、同安等營所支本色,亦未及一半,請於台灣供粟內撥給等語。第查邵武等營所支折色,至八、九月不等,本色過少,兵食未能充足,是以臣部准其加添本色。茲該督奏稱長福等營向支本色已四個月、五個月有餘,今所請加給本色不過一月,並有謹止六、七日者,是所少本色原屬尾零無多,較之邵武等營支給八、九月折色而本色僅止三、四月者清形大有不同,自未便一律准其改支本色,致滋輾轉運碾,徒多紛擾,而車工、船腳,空糜運費,均屬未協。應將該督所請長福等營加添本色之處毋庸議。至台灣存剩供粟,仍令該督轉加謹收貯,俟有動用之處,再行報部查核可也等因。乾隆三十五年九月二十九日奏,本日奉旨:依議,欽此。
36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九本八四○~八四一頁。
37 五七、戶部「為內閣抄出福建巡撫楊魁奏」移會
38 戶部為移會事:福建司案呈,內閩抄出署福撫楊奏台灣運內地谷石一折,於本月初九日抄出到部,除行文外,相應抄錄移會可也。須至移會者。計粘單一紙。右移會稽察房。乾隆四十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39 署福建巡撫臣楊魁謹奏為酌籌台灣應運應補穀石、請旨留辦限買、以實倉儲事:竊照倉貯穀石,遇有撥運動支,理應隨時歸補,難容借欠懸宕。而台灣遠隔重洋,尤宜加意清厘。臣到任以來,留心查察,閩省向有眷穀一項,因各營輪撥過台兵丁,眷口仍留內地,每年每名賞給眷米一石二斗,歲需穀二萬餘石。又添補福州、興化、廈門、南澳各府廳暨閩縣、侯官等十四縣兵米計穀五萬九千餘石。兵眷二項,共谷八萬一百七石零,向於台灣府屬四縣額征供粟動支,搭配貿易商船,給以水腳,運至內地交倉支放。歷系年清年額。今自乾隆四十四年至四十六年未運兵眷穀積至十四萬八千一百三十四石有零。雖乾隆四十三年,前督臣楊景素以浙省、杭、嘉等屬米價較昂,奏准將閩省邊海各縣倉穀,先行招商買運赴浙糶賣,一面於台灣府倉撥谷八萬五千九百石,運交歸補,照運兵眷穀之例搭配商船載運,現在亦尚欠運穀一萬二千六百石。統計三年之內,添運不過七萬餘石,而積壓倍之。內地各府廳縣不敷支給,不得不借動常平接濟。皆由督運之府丞怠忽從事所致。若再因循,沿積日久,借支內地倉儲,轉成懸宕。臣查台灣府知府萬綿前、台防同知劉亨基,原系經手督運之員,現皆俸滿,未便令其即回內地,脫然事外。且接運之員,又有應運年額穀石,加以積壓,更難辦理。相應請旨,將萬錦前、劉亨基暫留台地,予限一年,將前項積壓未運穀一十六萬七百三十四石零,令其督運全完,方准內渡。如限滿不能運竣,即行奏參示儆。其浙商買穀案內府倉應補穀八萬五千九百石,緣本年台屬尚有乾隆四十二、四十四等年平糶穀及淡防同知糶變餘剩供粟共四萬四千五百餘石,應行買補。同時並買,恐昂穀價,請於歲內先買四萬三千石,餘俟來歲早稻收成後全數買補,庶於倉儲、民食,兩有裨益。是否有當,臣謹會同閩浙總督臣陳輝祖恭折具奏,伏乞皇上睿鑒,訓示遵行。謹奏。
40 乾隆四十六年十一月初六日奉朱批:自當如此。知道了。欽此。
41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九本八四一~八四二頁。
42 五八、兵部為「內閣抄出福建巡撫雅奏」移會
43 兵部為移會事:職方司案呈,內閣抄出福建巡撫雅奏前事一折,除行文完結外,相應抄單移會貴房查照銷案可也。須至移會者。計粘單一紙。右移會稽察房。乾隆四十八年十一月日。
44 乾隆四十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內閣抄出福撫雅跪奏為究明折運兵票緣由,審明具奏。竊照船戶謝元興折運台灣府屬彰化縣兵票一案,臣上年奏調,欽奉諭旨、飭臣據實查辦。臣查台灣撥運兵穀,原因內地產穀不敷,藉資接濟,例應本色交倉。彰化縣若非違例折征侵漁,抑因何折給船戶花銀,轉赴內地採辦?且查每年額運米石,為數甚多,其餘各廳縣不無同此情弊,均需徹底根究。並通查內地各屬歷年運到米石,又系如何折收。四面推求,以期水落石出。當即恭折覆奏,一面通飭確查。臣複恭譯前督臣陳輝祖原奏內奉到諭旨,並查核卷內,查有續准粵省來咨,船戶林各泰遭風漂廣,搭載運交處防廳兵票八十石,亦訊系折給花銀九十五圓,應同謝元興之案一並究審。臣即督令司府大員,嚴切鞫訊。嗣緣人証未齊,案情未確,且恐台灣道府查未切實,適值漳泉匪徒在台械斗滋事,經臣飭委前任藩司楊廷樺親赴查辦,並奏明於事竣之後即令該司將折運穀石一案,台屬各廳縣是否同此弊混,逐一悉心稽察,據實具報。並以謝元興、林吉泰折運兩船,俱遭風漂粵,致時敗露,其餘未經遭風之船,概無折運情事,複飭嚴訊,究出同時折運實有二十二船,共谷一千七百六十石,俱系彰化縣書辦吳謙稟明該縣焦長發折辦。至內地受撥各屬,有無私收折色之處,行據福州、興化二府並各廳縣陸續稟複,台灣撥運兵票均系實收實放,給兵支領。且台灣穀價每石六錢上下,而內地穀價每石需銀八、九錢不算,較之台灣已增至二、三錢之多,斷不肯減價折收,自貽賠累,歷來俱照本色收倉等情,所覆僉同。又據台灣道楊廷樺於本年四月查辦匪案事竣,督同台灣府王右弼提齊各屬行鋪糧書,訊明台、鳳、諸三縣歷系本色起運,委無折配情事。現如彰化,即因船戶領價不敷停止。是折運之不行,已可概見。至改增折色,勢必增價累民。台灣民俗刁悍,不待查究,早已告發。實在並無其事等情。並取具各即結,於八月二十四日稟複前來,參革知縣焦長發亦於另案拿解來省。臣隨督同兩司暨道府等親提犯証,嚴加覆訊。緣台灣府屬每年撥運內地兵票八萬餘石,系台灣、鳳山、諸羅、彰化四縣徵收承運。乾隆四十三年,浙省米價昂貴,經前督臣楊景素等奏請在於閩省內地府屬倉內約撥谷十萬石,曉諭浙省商民赴閩領買,於台灣府倉所貯穀石內撥出運還內地,仍將浙商所繳之價發給台灣府,分年採買還倉。前守萬綿前於四十五年十一月發交彰化縣銀三千兩,令其買穀五千石,該縣焦長發交糧書吳謙承辦,適值市價稍昂,未即買補。四十六年夏間,該府檄催交納甚急,吳謙遂向焦長發稟商,先將應運兵穀五千石抵交府倉,再行買補。因穀數較多,一時購辦不及,而領運船戶已有在彼處等候比催令上谷,吳謙因各船俱載有米穀,即以原領浙商穀價折給船戶,令其代辦交倉,事屬簡便。焦長發即允通融辦理。先有船戶黃潮隆等應行配運,經行戶陳尊美出具保結,吳謙起意從中漁利,隨同陳尊美等商明,向船戶聲稱兵穀尚未到,必須守候,倘願折色交代,立即給銀,可免耽延。陳尊美等希冀分肥,從傍攛合,每船酌谷八十石,折給花銀六十四圓。船戶以價少不敷購買,又增給腳費銀五圓。該船戶等因客貨已經攬載,難於久候,勉強允從。此後謝元興等均皆照數折運。迨最後之林吉泰一船,索價過多,連腳費共增至花銀九十五圓,吳謙轉有賠貼,即稟明焦令停止折配。其在前共船二十二隻,已折運穀一千七百六十石,餘俱買穀起運。至台灣穀價與內地貴賤懸殊,向例每船領運官穀之外,准帶食米六十石。如不駕往他省者,准其販米二百石,穀則倍之。經過口岸,查驗放行。今查訊該船戶等,或將所領穀價即在台地採買穀石,或另買別貨,將自帶之穀撥出抵數交倉,是以內地俱各收足本色。經過口岸,未得查出。旋因謝元興船隻飄赴廣東,被礁擊碎,貨物沉沒。經該處地方查驗,謝元興因被折運貼賠,又複遭風失貨,心懷不甘,遂即供吐實情。經前督臣接准粵省咨移,奏明查辦。又林吉泰之船飄風至廣,訊明配運兵票,亦系折價承領,一並提解來閩,經臣督飭司府等徹底追求,並究出黃潮漋等通共二十二船,均系折收領運。先後拘提現犯,供認不諱。此外並無再有折運,亦非向年積弊。臣恐該縣有違例折征情事,訊據焦長發供稱,台地米多價賤,若改折色,勢須增價,台民刁悍,必致上控,此弊斷不能行等語。核之內地及台灣查報各情形,均屬相符。除彰化縣之外,並無折運情弊,已屬確實。查此案焦長發聽從糧書吳謙,自四十六年閏五月起,至是年九月止,共折過二十二船,計穀一千七百六十石,以官價每石六錢,核銀一千零五十六兩,每船運穀八十石,核銀四十八兩,再加每石船腳銀八分,該銀六兩四錢,僅給花銀六十四圓,並船腳五圓,共折實紋銀四十五兩九錢九分,計船二十一隻,每船浸扣價腳銀八兩四錢一分,除林吉泰一船增銀八兩九錢三分外,共浸扣銀一百六十七兩六錢八分,吳謙分給陳尊美等每船一兩三錢,共銀二十七兩三錢,實在入己銀一百四十兩三錢。查律載各衙門收支錢糧等物、監臨主守不正收正支、那移出納、還充官用者、計贓准監守自盜論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又律載那移庫銀五千兩以上仍照擬雜犯總徒四年,又監守自盜倉庫錢糧入己一百兩以上杖一百流二千里各等語。今參革彰化縣知縣焦長發雖無染指情事,任聽吳謙弊混那移兵票一千七百六十石、計值銀一千零五十六兩,應依那移庫銀五千兩以下照雜犯總徒四年,現視人命釀成械斗案內從重問擬,歸於彼案完結,書吏吳謙漁利折運侵扣入己銀一百四十兩零,未便僅照監守自盜一百兩以上杖一百流二千里,應從重改發新疆給兵為奴,已於取供後在監病斃。保船行戶陳尊美、金元利、郭興勝、鄭亨裕、鄭松茂、黃合勝、陳義興、蔡協茂、連捷隆等九名,貪利說合,各分銀一兩三錢至五兩二錢不等,雖非監守官物之人,實屬監守自盜之贓,未便僅照盜後分贓計所分贓准竊盜為從論,應於吳謙流罪上減一等,各杖一百、徒三年。內陳義興、蔡協茂、連捷隆三犯均已病故,應毋庸議,餘俱解配折責擺站。戶書林良雖先未知情,迨既知抵運情由,不行稟阻,亦應照不應重律杖八十,折責三十板革役。鹿耳門口書邱廷祥、廈門口書董元雖訊無受賄縱放,但系專司稽查之人,並未查出,殊屬疏懈,應各照不應重律杖八十,枷號兩個月,滿日折責革役。船戶謝元興等,因被抑勒折運,並非情願,且俱如數交倉,應免置議。未經到案之金崇敬時,並免提質。尚有王得時、陳萬源二戶船隻漂沒無蹤,所領穀石,已著落認保鋪戶賠補。無干人等,概予省釋。吳謙在監病故,刑禁人等訊無凌虐情弊。那移穀石,已據焦長發買補運足。侵扣銀兩,分別查追。所有失察該縣勒派折運職名,系參革台灣道俞成、參革台灣府知府萬綿前。未經查出船戶折運職名系台防同知劉亨基、前署廈門同知劉亨基、前署廈門同知福昌。監斃遺犯一名,管獄官職名系署閩縣典史陳文煥。相應一並開參聽候部議。除備錄供冊送部外,所有審擬緣由,臣謹會同閩督富恭折具奏,伏乞皇上睿鑒,敕部核覆施行。謹奏。
45 乾隆四十八年十一月初九日奉朱批:該部議奏,欽此。
46 ——錄自明清史料己編第七本六六三~六六五頁。
47 五九、戶部「為內閩抄出閩浙總督常青奏」移會
48 戶部為移會事:福建司案呈,於正月二十九日內閣抄出閩浙總督常奏前事一折,相應抄錄原奏移會可也。須至移會者。計單一紙。右移會稽察房。乾隆五十二年二月日。
49 閩浙總督臣常青跪奏為續給浙商領買台谷截數停運、恭折奏明事:竊照乾隆五十年,浙西杭、嘉、湖三府屬夏秋缺雨,客米稀少,經前督臣雅德會奏,請照乾隆四十三年之例,動撥閩省福州、興化、泉州、福寧四府屬倉穀十萬石,招令浙商赴閩買運回浙糶賣。後因浙西三郡民居稠密,戶口殷繁,仍恐民食不無拮據,又經前督臣雅德奏請續撥台灣府屬倉穀十萬石,招商赴台領買。均蒙恩准欽遵辦理。嗣據浙省各商齎照來閩,將前撥內地谷十萬石陸續領運完竣,經臣恭折奏聞,並聲明續撥台灣倉穀十萬石,俟報明運竣之日,另容具奏在案。茲據署福建布政使李永祺詳稱:查前項續撥穀石,已據浙商何永和領買過四萬三千六百石,尚存穀五萬六千四百石,因浙省糧價漸次平減,經該商呈請停運等情,核明詳報前來。臣覆查無異,除飭將存動穀數分晰造報,並飭催浙省將浙商先後繳貯穀價銀一並匯解來閩,發給台屬,乘時採買還倉外,所有閩省續撥台灣府屬倉穀十萬石,已給浙商買運及截數停止緣由,謹會同福建巡撫臣徐嗣曾恭折具奏,伏乞皇上睿鑒,謹奏。乾隆五十二年正月二十六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50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九本八四六頁。
51 六○、戶部「為內閣抄出閩浙總督李侍堯奏」移會
52 戶部為移會事:福建司案呈,內閣抄出閩浙總督李奏前事一案,相應抄錄原奏移會可也。須至移會者。計單一紙。右移會稽察房。乾隆五十二年五月日。
53 閩浙總督臣李侍堯跪奏為酌籌平糶,以濟民食事:竊照漳、泉一帶,田少人多,所出米穀,不敷民食。本年麥收雖好,而種麥之區不過十之一、二,全賴台灣米穀販運接濟。近因台灣剿匪,尚未竣事,商販米石漸少。泉州所屬米價雖未平減,民間尚不至拮據;而漳州所屬市價漸增,龍溪、漳浦二縣尤為昂貴。該處地近海洋,民食向資外販,而驟有食貴之虞,即坐待秋收,亦尚須時日,若不亟為調劑,日漸加增,民力益難支持。自應照例平糶,以濟民食,而貼輿情。臣隨飛飭司道,在於軍需米石內撥米五千石,迅速委員分運龍溪、漳浦,減價平糶。仍一面轉飭漳州府動碾倉穀,陸續接濟。該處得有此項米石,民情便可安貼,轉瞬剿匪事竣,台灣本系產米之區,商販流通,源源接濟。且秋收在邇,新穀登場,民食可依舊充裕矣。除所撥軍需米石,仍令於倉谷內動碾歸還外,其應減價若干,並如何設廠分糶,示以限制之處,現飭司道妥議,行令該府縣遵照妥辦,並另行造冊咨部。臣仍不時嚴密查察,一有辦理不善,及奸儈、蠹吏藉端影射之處,即行分別參究治罪。務使小民得沾實惠,以期仰副皇上愛育黎元之至意。所有碾米平糶緣由,理合恭折具奏,伏乞皇上睿鑒訓示遵行。謹奏。
54 乾隆五十二年五月初十日奉朱批:亟應行者,知道了,欽此。於本月十五日抄出到部。
55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三本二四○頁。
56 六一、護理福建巡撫伍拉納奏折
57 護理福建巡撫臣伍拉納跪奏為場員賣放兵糈船隻、審明定擬具奏事:竊照上年台灣逆匪滋事,所有一應軍糧,俱由省城南台雇船載赴泉洲、廈門二倉收貯,必須多備船隻,以資挽運,委署浦下場大使浦城縣高泉巡檢江大複俟鹽船到省盤空後封雇應用。並令南台主簿談汝霖會同辦理。詎江大複膽敢將已封各船自放載貨物他往,經主簿談汝霖查知,具稟福州府知府,正在查辦間,督臣李侍堯暨臣等旋即訪聞,遂密調談汝霖至泉州查訊。據稱查點江大複計私放船一百三十餘號,稟明本府飭查有案等語。當經臣於藩司任內會同署臬司鹽法道戚蓼生、興泉永道萬鍾傑由府揭報詳參。總督臣李侍堯將江大複咨部斥革,提同案內人等質訊確情辦理在案。嗣准刑部咨行,令臣提同案內人犯一並研訊等因。遵即飭司審擬解勘去後。茲據司道等督同泉州府知府王右弼、汀州府知府成亨會審詳解前來。臣隨提犯率同司道等逐一嚴訊。緣江大複本任浦城縣高泉巡檢,署委浦下場大使。乾隆五十二年六月間,派撥江西、湖廣二省及閩省各屬上游碾運台灣軍米,俱自省城南台水次裝派海船,轉運泉州、廈門二倉交收,所需船隻,系福清、惠安等場運鹽到省盤空之後,封雇裝運糧米,至泉州、廈門交卸完竣,仍複載鹽回省,候配兵糧,期於軍需、鹽務兩有裨益。委該大使江大複並閩縣主簿談汝霖協辦。共截留鹽貨船二百二十四號,除配運外,尚餘船一百六十餘只。詎江大複以九月、十月間鹽船到浦必多,仍可截留運米,希圖將備運各船賣放侵肥,囑令書辦陳周向各船戶說合,按船繳送番銀,即給還牌照,准其攬貨開去。隨有船戶林長發等,每船或出番銀三、四圓及二圓不等,交陳周經手送交該大使家丁王升,轉繳江大複,共得受番銀四百二十二圓。每船又送給王升銅錢三百文,陳周銅錢二百文,即放船一百二十八號。談汝霖查知,向取撥船號簿核對。江大複情虛,匿不付看。該主簿談汝霖稟府查辦間,複經臣等訪聞革究。茲據該司道等審擬詳解,臣隨率同提犯究審,各據供認不諱。臣以江大複令巡書陳周說合,希圖得銀賣放船至一百二十餘號之多,每船決不止繳送番銀三、四圓及二圓不等,恐尚有不實不盡之處,再三究詰,堅稱實止得受番銀四百二十二圓,矢口不移。詢之各船戶人等,亦僉供如一。吊查放過船隻號數,均屬相符,似無遁飾。查例載,在官人役取受有事人財,俱以枉法贓論。又律載,枉法贓一兩至五兩杖八十、三十五兩杖九十、徒二年半,八十兩絞監候,無祿人減一等。又例載,以財行求及說事過錢之人,計所與之財與受財人同科,無祿人減一等。又衙門書吏照平人加一等治罪。又名例內開稱,與同罪者至死減一等各等語。江大複委令截留船隻,備運軍糧,輒敢得錢賣放,即屬枉法。該犯得受番銀四百二十二圓,計折實銀二百六十一兩六錢四分,合依枉法贓八十兩絞監候。但維時正值軍務倥傯之際,兵糧最為要緊,乃以封住待運各船,膽敢藉詞賣放,實出情理之外,舞弊營私,非尋常婪索者可比。江大複應請旨即行正法,以昭烱戒。巡書陳周得受船戶錢二十五千六百文,計折實銀二十五兩六錢,除入已枉法贓罪止杖徒不議外,應依說事過錢與正犯江大複同罪,照名例至死減一等,應杖一百、流三千里。但系衙門書吏,聽從本官舞弊玩法,應從重發往伊犁等處,給種地兵丁為奴,照例刺字。家丁王升得受各船戶錢三十八千四百文,計折實銀三十八兩四錢。雖訊無通同說合情事,但不行稟阻,遽將番銀轉繳,又複得受錢文,亦屬不法,僅依枉法贓三十五兩無祿人減一等律科斷,不足蔽辜,應杖一百、流三千里到配,折責四十板。仍於各名下照追銀錢,報解入官。已獲船戶林長發、曾萬全、林廷漢、曾萬珠、曾美升等各自出錢買放,計贓科罪,均在一兩以上。依以財行求、無祿人減一等例,應各杖七十,折責二十五板。其未獲各船戶,訊系四散外出,飭縣拘查發落。所有訊擬緣由,除咨部外,謹恭折具奏,並另繕供單,敬呈御覽,伏乞皇上睿鑒飭部核覆施行。謹奏。
58 乾隆五十三年六月二十九日奉朱批:即有旨諭,欽此。
59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二本一三六~一三七頁。
60 六二、戶部「為內閣抄出直隸總督蔣攸銛奏」移會
61 戶部為移會事:雲南司案呈,內閣抄出直隸總督蔣奏前事一折,相應抄錄原奏恭錄朱批移會稽察房查照可也。須至移會者。計單一紙。右移會稽察房。道光四年九月日。
62 協辦大學士直隸總督臣蔣攸銛跪奏為收買台灣商運米石,遵旨派員前往天津督辦,恭折覆奏,仰祈聖鑒事:竊臣接准戶部咨,以台灣商民運米至天津,糧價平減,難以銷售,請官為收買米十萬石,統計價銀三十六萬兩,於部庫通濟庫,長蘆運司天津道各庫,並大津關稅項下通同動用,奏奉諭旨,著蔣攸銛揀派公正明乾大員前往天津,專行督辦。所有動撥銀兩,均交該督委員一手給發,令該商等當堂收領。如有情弊,即嚴辦示懲。此項米石,暫行運卸北倉,加謹收貯,由部核辦等因。欽此。臣查通永道鄧廷楨辦事公正,幹練勤明,當即委令該道親赴天津,專行督辦。並飭熟悉天津情形之關務同知周衡,隨同鄧廷楨妥速辦理。茲據鄧廷楨帶同周衡馳赴天津,會同大津道韓文顯稟稱:部庫銀二十萬兩,通濟庫銀三萬兩,均已委員解到。其長蘆運司、天津道各庫並關稅項下亦解銀十三萬兩,共足三十六萬兩之數。各處解到銀兩,均系庫平庫色,借用天津道庫部頒砝碼兌收。發銀之時,即用原來整數印封給領,如有零星尾數,亦將原封當堂兌准給發,均不假胥役之手。至該商運到米石,並未齊帶原斛,僅以布袋裝盛,斤兩輕重未能畫一。隨督同該商酌中定擬,按照漕斛較明每米九斗五升,合符台灣原斛一石之數。該道親駐北倉,眼同過斛,飭令平斛響擋,不打樣米。所有拋灑土米,仍令該商自行掃回。其起卸米石,即將原袋移載剝船,委員押赴北倉。該商亦隨船親往,眼同斛兌。
63 專派周衡在倉監收,並添委署海防同知曹福崇幫同照料。各船米色,參差不齊。每廒貯米五千石,計十萬石分貯二十廒。如有潮濕灰暗之米,不拘石數,另廒分貯。在倉斗級、胥役人等,按日給發口糧,嚴禁藉端需索。又閩商船隻,無論淨裝米石,或配裝糖貨,俟卸米出空之後,該船裝有回貨,由抄海兩關會同刊髮免稅印照,俾沿途關津,照驗放行。現已調集剝船,於八月二十日起運開兌。計九月初旬可以兌竣,不致有誤回程等情。臣查該道鄧廷楨等所稟起運、兌收、給價各事宜,俱屬周妥。現複嚴飭該道,實力督辦,嚴密稽查,一面剴切出示曉諭,如有胥役克扣浮勒情節,即按名嚴拏究辦,以仰副聖主惠恤遠商之至意。除咨明戶部外,理合恭折具奏,伏乞皇上聖鑒。謹奏。
64 道光四年八月廿七日奉朱批:戶部知道,欽此。
65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十本九三一~九三二頁。
66 六三、戶部「為內閣抄出閩浙總督孫爾准奏」移會
67 戶部為恭折事:浙江司案呈閩督奏前事一案,相應抄錄移會稽察房可也。須至移會者。右移會稽察房。道光十一年九月二十三日。
68 閩浙總督臣孫爾准跪奏為浙省米價增昂,援案恭折奏請暫停海禁,招販台米運浙,以濟民食,仰祈聖鑒事:竊照浙江省杭州、嘉興、湖州、寧波、紹興等府屬,本地產穀,向來不敷民食,全藉川楚商販,源源接濟。上年各屬秋收及本年春花均非十分豐稔,茲接浙江撫臣富呢揚阿函商,現值湖廣、江西、安徽、江蘇等省被水,商販到浙甚稀,米價日形騰貴,亟須購運台米,以資接濟。臣查台灣米石,向系禁止越省販賣。道光三年間,因浙省米價增昂,維時閩谷廣價年增,經前督臣趙慎畛暨臣在福建巡撫任內會折奏請,暫停海禁,招販台米運濟,仰蒙恩准在案。本年閩省早收僅止七分,內地民食亦未能充裕,現在內地米價每石二兩三、四錢不等,價值未為平減。大田、閩清、建安、甄寧、寧洋、浦城、屏南、德化等八縣,曾經奏請平糶。即省城民食,尚不能不借資台米接濟。較之道光三年情形不同。維浙省所濟孔殷,非台販不能迅速接應。臣與在省司道通盤籌計,自應設法通融,仰懇皇上天恩,俯准援照前辦成案,暫停海禁,由閩、浙兩省藩司出示招商,隨時察看情形,酌定價數,填給印照,赴台採購,即從海道運赴浙省定海、乍浦兩處收口糶售。並飭經由各海口驗明印照相符,立即催趲前行,毋許留難阻滯。仍照案免予徵納稅料。一面飛飭浙省各屬,實力勸令藏穀之家,乘時出糶,毋許囤積居奇。一俟米價稍平,或川、楚等省販有米到,即行截止,以期閩、浙兩省民食均無妨礙。臣謹會同浙江巡撫臣富呢揚阿恭折具奏,伏乞皇上聖鑒訓示。再福建巡撫系臣兼署,毋用會銜,合並陳明。謹奏。
69 道光十一年八月二十九日,內閣奉上諭:孫爾准奏浙省米價增昂,請暫停海禁,招販台米運濟一折,浙江省杭州、嘉興、湖州、寧波、紹興等府屬向來產穀不敷民食,全藉川、楚商販接濟,現值湖廣等省被水,客販到浙甚稀,米價一形騰貴。據該督奏請招販台米運濟,著准其援照成案,暫停海禁,由閩、浙兩省藩司出示招商,隨時察看情形,酌定買數,填給印照,赴台採購,即從海道運赴浙省定海、乍浦二處收口糶售。並著經由各海口,驗明印照相符,立即催趲前行,毋許留難阻滯。仍照案免予徵納稅料。一俟米價稍平,或川楚等省販有米到,即行截止。該督撫並飭浙省各屬,實力勸令藏穀之家,乘時出糶,嚴禁奸商囤積居奇,以濟民食。欽此。
70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二本一七四頁
71 六四、戶部「為內閣抄出福建巡撫魏元烺奏」移會
72 戶部為移會事:福建司案呈,內閣抄出福建巡撫魏奏前事一折,相應抄單移會可也。須至移會者。計單一紙。右移會稽察房。道光十二年六月二十一日,主政張。
73 福建巡撫臣魏元烺跪奏為派撥兵船、前赴台灣運回代買漳泉缺谷、以實倉貯,恭折具奏、仰祈聖鑒事:竊照嘉慶十七年間採買案內,奏請發交台灣代買漳、泉二府屬缺額倉穀六萬石,前經奏撥兵船,於嘉慶二十三、四、五等年先後運回穀二萬五千石,尚有未買運穀三萬五千石,當經飭催去後。茲據福建布政使惠吉詳稱:台灣各廳縣現已報買穀一萬一千六百石,請照前辦成案,派撥兵船裝運。查鹿耳門、鹿仔港二口共存穀五千一百石,現有載運本年台灣餉銀兵船四隻,回棹時堪以順便勻裝,即令護送餉銀之文武員弁督運。其八里岔口存穀六千五百石,應由海壇、福寧、閩安、烽火鎮標協營各選堅固大號兵船一隻,酌派統帶之文官弁兵炮械,前往運回,均由廈防、蚶江二廳雇備小船轉運各倉交收。如一次船只不敷裝載,分作兩次運完。所有防護兵丁,按照緝匪之例,給與口糧,詳請具奏前來。臣查台灣代買漳、泉二府缺谷,並無腳費可銷,未便令商船陸續搭運。今以載餉及巡緝兵船赴台裝運,既可節省運費,並使倉貯得以早歸實貯,應如該司所請辦理。除咨行水師提鎮協營查照,並飭台灣府嚴督各廳縣將尚有未買穀二萬二千四百石趕緊買足運澳具報,照案派撥兵船陸續往運外,臣謹恭折具奏,伏乞皇上聖鑒。再閩浙總督系臣兼署,毋庸會銜,合並陳明。謹奏。
74 道光十二年六月初一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75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十本九六五頁。
76 六五、戶部「為內閣抄出福建巡撫魏元烺奏」移會
77 戶部為移會事:福建司案呈,內閣抄出福建巡撫魏奏前事一折,相應抄單移會可也。須至移會者。計單一紙。右移會稽察房。道光十二年十二月十三日副郎劉。
78 福建巡撫臣魏元烺跪奏為台灣米船進口稀少,省城並漳泉二府糧價日昂、仰墾聖恩、俯准委員分赴浙江、江西兩省運米協濟、以資民食事:竊照福建省城五方雜處,食指浩繁,漳泉皆濱海之區,地方斥鹵,所產米穀,即甚豐稔之年,亦屬不敷民食,全賴台灣米販源源接濟。本年晚稱收成,通計七分有餘,尤須仰給於台米。經臣多方設法,廣出招徠,現值台灣嘉義地方匪徒滋事,商販不前。且八月間,海面颶風迭作,營艘屢報損失,商船之擊碎者不少,民間造補需時,日來米船進口甚稀,糧價日漸增貴,中米一石近已賣四千文有零。現雖嚴飭各地方官勸令殷戶乘時出糶,禁止市儈囤積居奇,而台灣來路無多,相距明歲早收,為時甚遠,必須預為籌備,以免小民食貴之虞。近省並上游延平、建寧、邵武各屬市價,現亦不賤。存倉穀石,本年夏季業已奏撥六萬石解省平糶,尚未買補,未便再行動撥。臣與藩司惠吉商酌至再,不得不藉協濟於鄰疆。卷查乾隆六十年間,因彰泉二府米貴,曾經奏明委員前赴浙江、江西二省,各買米十萬石。嗣該二省以採買需時,改撥倉穀運米接濟有案。茲聞浙江、江西二省販到川米甚多。浙省七月以來,杭、紹、金、衢、嚴、寧波、溫州七府糧價,較前已賤。且閩浙洋面毗連,一帆可達。江西迤東一帶,亦與閩省接壤,由內河至閩,中間僅止新城縣五福地方陸路八十里,餘俱水路,運費尚輕,堪以通融挹注。合無仰懇皇上天恩,敕令浙江、江西撫臣,俟閩省委員到日,指示米多價賤之處,遴委妥員,幫同前往,按照市集時價,每省各買米十萬石,並飭地方官代雇船隻,由水路運回協濟。浙江之米,順舟分運漳泉。江西之米,徑運福建省城。倘該二省一時難以採買,仍照前辦成案,浙江省於沿海一帶,江西省於附近水次州縣,每省各撥倉穀二十萬石,碾米運閩。所需價腳等項,若由閩省解往,逐站轉遞,恐稽時日,應用多寡,亦難預定,應請由該二省於藩庫就近借給委員領用,知會閩省,即在糶價錢文內易銀解還歸款,於帑項不致懸宕,而小民口食有資。感沐聖主鴻慈,實涵濡於無既矣。
79 臣於拜折後,即委令汀州府同知陳繼曾前赴浙江、試用同知彭邦畯前赴江西,各帶佐雜數員齎同咨文先行起程。仍俟奉到諭旨之日,即行飛飭欽遵辦理,以期迅速運回,早到一日,即貧民早受一日之利。臣仍隨時察看情形,如尚未運回之先,糧價更昂,當在閩省各屬倉內擇其貯穀稍多者酌撥碾糶,俟浙江、江西二省之米運到,易穀歸補。總期民間不致艱食,仰副我皇上惠愛黎元之至意。臣因調劑民食起見,不揣冒昧,謹恭折具奏,伏祈皇上聖鑒,恩准施行。再閩浙總督系臣兼署,毋庸會銜,合並陳明。謹奏。
80 道光十二年十二月初二日奉上諭:魏元烺奏台灣米船進口稀少省城及漳泉二府糧價增長,請委員分赴浙江、江西運米協濟一折,福建省城及漳泉二府濱海之區,向賴台灣米販接濟。現值嘉義縣地方匪徒滋事,商販不前,糧價逐漸增貴。據該撫奏請預為籌備,以免小食民貴之虞,自系實在情形。著准其照案辦理。並著浙江、江西巡撫,俟閩省委員到日,指示米多價賤之處,遴委妥員,幫同前往,按照市集時價,每省各買米十萬石,並飭地方官代雇船隻,由水路運回協濟。浙江之米,分運漳、泉;江西之米,徑運福建省城。倘該二省一時難以採買,仍照前辦成案,浙江省於沿海一帶,江西省於附近水次州縣,每省各撥倉穀二十萬石,碾米運閩,所需價腳等項,准於該二省藩庫就近借給委員領用,即在糶價錢文內易銀解還歸款,以期民食有濟。該部知道。欽此。
81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二本一七五頁。
82 六六、福建巡撫魏元烺奏折
83 福建巡撫臣魏元烺跪奏為浙江、江西二省採買米石及協濟漕糧、分別停止撥運、仰祈聖鑒事:竊臣前因台匪滋事,米船進口稀少,省城及漳、泉二府糧價增長,於上年十月二十六日恭折具奏,委員分赴浙江、江西二省,各按市價採買米十萬石,由水路運回。浙江之米,順舟分運漳、泉;江西之米,徑運福建省城。倘該二省一時難以採買,各撥倉穀碾米運閩,所需腳價等項,由該二省借給,即在糶價錢文內易銀解還。仰荷天恩允准。又未奉諭旨之先,督臣程祖洛因恐浙江、江西之米不能如數運到,台灣兵糧與內地民食兵糈,均虞缺乏,奏奉上諭:在浙江沿海各州縣徵收本年漕米內截留十萬石,派員迅速解運等因,欽此,欽遵分咨去後。接准浙江撫臣富呢揚阿函咨:浙省倉穀須備糶濟,採買一項,核計價腳每石須錢四千數百文,先為代定秈米二萬石,竭力籌辦,約可再買米三萬石;漕糧一項,各幫船只均已修艌,舵水亦皆雇備,如截留十萬石,減船不下百數只,舵水皆須資運,於幫情諸多未便。現在台地平定,可否酌減五萬石之處,移商核辦。並准江西撫臣周之琦函咨:該省情形,採買與動碾倉穀,均有窒礙,議將買回川米撥給四萬石,核計價腳每石需銀四兩各等因前來。督臣業已渡台,不及往返扎商。臣與在省司道悉心籌劃,現在台匪已平,外省官兵亦經截止,台米船只漸有進口,軍糧民食,目今尚可支持。惟台地去冬蹂躪之後,晚稻大半失收,村莊多遭焚掠,此次查辦撫恤,台郡米石須濟本地民食,內運必不能多,轉瞬青黃不接,省城與漳泉二府素乏蓋藏,自應寬為籌備。第按省城中米,近日每石價銀三兩四錢,江西省撥運川米,每石需銀四兩,比較閩省市價已貴六錢。竊念發糶官米,原以惠濟貧民,其價須按發糶之時酌定,庶可以平市價,而益閭閻。今江西省所售川米四萬石價值更昂於閩省,出糶甚難,只可停止撥運。至浙江省漕糧,如照數截留十萬石,既於幫情未便,應照來咨,減半撥運五萬石。以四萬石運貯省倉,尚有一萬石分運漳、泉二府收貯。其浙省採買之米,價值亦比閩省有增,應將已為代購之二萬石,先行運交漳、泉二府各半盤收。俟鎮江開壩,川米到浙,市價平減之時,閩省如須接濟,再行酌買,以期帑項、民食,兩無妨礙。所有撥運浙米七萬石,應如何分濟兵糧、民食,歸還腳價,俟盤收到日,察看彼時情形,妥籌酌辦。茲據司道會詳前來,除飛咨浙江、江西二省查明辦理外,臣謹恭折具奏,伏乞皇上聖鑒。謹奏。
84 道光十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85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二本一八三—一八四頁。
86 六七、戶部為「內閣抄出閩浙總督程祖洛奏」移會
87 戶部為移會事:福建司案呈,內閣抄出閩浙總督程奏前事一折,相應抄單移會可也。須至移會者。計單一紙。右移會稽察房。道光十三年九月主政倪。
88 閩浙總督臣程祖洛跪奏為查明台灣欠運內地兵穀情形、分別清厘民欠、趕運新穀、並請循照舊章、分口勻配、以免積壓、恭折奏祈聖訓事:竊臣於上年十二月初二日具奏籌濟兵糧民食折內,聲明台灣積欠內地兵幫緣由,欽奉上諭,台灣各官辦理配運兵糧遲誤,著臣查明實在弊端,分別參辦等因。臣抵台後,因值辦理撫恤,並在台征兵,須發口糧,先將查明已征未運存澳之谷,酌撥六萬石,支給在台征兵及撫恤難民口糧。即在截留浙江漕米內,撥米三萬石,就近支給內地各營兵糧,以免重洋轉運之煩,恭折具奏。奉到朱批:依議妥行,欽此。嗣因查辦撫恤鳳山等縣難民戶口較多,飭將所撥台谷六萬石,盡數碾放難民口糧,複於奏報撫恤完竣折內陳明在案。其徵兵口糧一項,各縣有於未運兵穀內先行挪動者,亦有籌款買米墊放者,統歸軍需案內核實造報,再行酌議辦理。臣在台數月,吊查歷來配運章程,並隨地隨時訪察積年欠運之故,核之臣在內地所聞,尚有未盡然者。
89 緣閩省內地山多田少,福州、興化、漳州、泉州等府濱河地方,水陸兵額本多,又有應給戍台班兵眷谷,所征本地糧米,不敷支放。台地素稱沃土。台灣、鳳山、嘉義、彰化四縣,每年額征供粟,除支放本地兵米外,其餘運赴海口、澳倉,責成台防、鹿港、淡水三廳,各就所轄鹿耳門、鹿仔港、八里坌三口分配廈門、蚶江等處赴台商船,陸續帶運內渡,統計三口每年額運內地及澎湖各倉兵眷等谷十萬餘石。乾隆年間,奉部議定:廈船配穀一百八十石,蚶船配穀一百四十石,糖船配穀三百六十石,交各船戶零星帶運,又有例給水腳銀兩,歷久相安,不為苦累,亦不聞有頻年欠運之事。照嘉慶年間議明船隻梁頭之大小,定配運穀數之多寡,其初原為調濟商船起見,而各船戶巧於趨避,即有捏報梁頭、朦混短配之事。管口丁胥,藉以扶持求索。又台、鹿、淡三口之外,沿海偏港甚多。當春夏風信平穩之時,內地小船,往往私越販貨,不歸正口,漏配兵穀。積久之弊,由此而起。道光七年,前藩司吳榮光議請裁去梁頭名目,叅酌舊例,糖船仍定每次配穀三百六十石,廈船大號每次配穀一百八十石,次號配穀一百五十石,蚶船大號每次配穀一百石,次號配谷八十石,詳經前督撫臣批飭試行有效,再行奏咨。嗣於九年二月間,審奏安溪縣民盧允霞京控折內,聲明前議,奉部覆准。此後各口商船,不致公然短配,台運略有起色。前督撫臣又以額運穀數本多,近來赴台商船較少,奏蒙諭旨,自道光八年起,將每年額運眷穀二萬五千八百餘石,改放折色,原期減少額數,以補運積穀。惟額派眷穀一項,彰化獨多。該縣應運之谷,向歸鹿港、八里坌兩口分運。八里坌船少路遠,配谷無多。鹿港船只較多。自眷穀折價後,每年僅應配穀一萬二千餘石,未免船多穀少。鹿耳門一口,坐配台灣、鳳山、嘉義三縣,穀數本多,所裁眷谷無幾,計每年仍配穀五萬三千餘石。勢有偏重,難以疏通積欠。前據台灣府廳節次議詳,請將鹿耳門應運嘉義縣穀,自道光十年起,按年撥出一萬石。改歸鹿港口配運,另撥八千石歸新開之五條港配運,由司詳准遵辦。茲臣就近察看各口情形,自應照此分口勻配,俾得年清年額。是原定配運章程,尚屬妥善,毋庸更改。至節年欠運之多,由於每年未能照額運足,遂致陳陳相因。而欠運之故則有二:一因商船日少,一因穀數不足。
90 查商船之所以日少者,其故亦有二。台灣所產,只有糖米二種。近來粵省產糖充旺,紛紛外販。至台地北販之糖,獲利較薄。米穀一項,又以生齒日煩,其存積不能如昔日之多。上年內地及浙江省歉收,米貴不得不暫弛海禁。台米既多外販,致本地價亦增昂。漳、泉一帶船戶赴台販米者,常虞虧本,因而裹足不前。又海上風■〈日卂〉不利,即如本年六、七兩月,颶風迭發,台地口岸,據報商運貨船與配載撤兵商船有擊碎七只之多。其外洋有無漂失,與內地口岸有無遭風船隻,臣尚未及聞知。商船既壞於風波,商力有疲於折乏,赴台之船自少,內運之米遂虧,此亦實在情形。第商船既少,則台地谷石當有盈積,何以穀數又有不足?查積年欠運兵穀,除現已撥放撫恤並抵放徵兵口糧外,計其欠數,尚不下十萬石。臣詳加訪察,現在徵存未運之谷,業已無多,而積年民欠未征者甚屬不少。即如彰化縣年額應徵穀三萬三千餘石,自嘉慶二十三年起,逐年民欠皆有三、四千石不等,以十年計之,即有三、四萬石。一縣如此,他縣可知。臣因各該縣造報欠數,恐有不實,現經奏明勒限核算,交代一清,則欠數即出。此時道府皆系新任,無所用其回護,即責令就此澈底督查。其交代已結之廳縣,亦飭將十二年以前冊報民欠,清查完數,均毋許稍有隱混。統於半年限內,出具切實印結,分別酌辦。如果實系民欠,亟宜勒限追徵,歸補內地各倉墊放各營兵米之款。惟台地上年秋收歉薄,又遭賊匪蹂躪,本年早稻未能一律豐稔,現在軍務方竣,民氣未□,催科不宜急切。統俟查明實欠谷數,另以酌定限期,奏懇聖恩分年帶征,以紓民力。其已征未運之於內,有挪墊徵兵口糧,亟應清出補運,亦於清厘交代案內,一並責成道府切實盤查。以上據報民欠與那放徵兵口糧二事,如有捏飾虧短,即行據實嚴參追辦。
91 臣愚以為既清其源,須絕其流。目下情形,當以趕運新穀,不使再欠為急務。現計台屬各口,年運兵穀七萬餘石。各縣果能照額徵收,全數運澳,按船配運,一切認真經理,尚不至再有積壓。然欲令其新舊並運,仍恐有名無實。應請嗣後責成台灣經徵各縣,將年額應運內地兵穀,循照道光六年奏定按船配運章程,逐年掃數運足,不許顆粒短欠。並令管口之台防、鹿港、淡水三廳,隨時按數檄催運澳,催之不應,並移道府提究。每屆年終,經徵各縣與管口廳員,各將實運穀數,造具清冊,由道府核明,詳報督撫,核對內地收穀實數,於每年奏銷前專折奏報一次。如有短少惰征之咎在縣,短配之咎在廳,即將玩誤之員隨折嚴參,以示懲儆,仍勒限責令自行雇船補運。所有追完民欠,應俟征有成數,隨時專雇商船,赴台運回,毋庸按船帶運,俾此後年額兵穀,不致借口再有拖欠。至商力疲乏情形,尤宜加以體恤,培其元氣。訪查沿海管口丁胥,於船只出入,向有苛求規費之弊。迨乾隆五十三年,奏定各口巡查飯食之費,每船一隻,文口准取番銀五元,武口准取番銀三元,隨經勒碑海岸,仍不免暗中多取,惟現在尚無告發之案。臣惟當申明定例,剴切曉示,如再有管口員弁縱容丁胥格外苛索,苦累商船,以及私折賣放各項情弊,定即嚴行奏參治罪。如此核實清厘,逐層整頓,於兵糈商力,似均不無裨益。臣謹將查辦緣由,恭折覆奏,是否有當,伏乞皇上聖鑒訓示。謹奏。
92 道光十三年八月二十七日奉朱批:依議妥辦,欽此。
93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二冊一八九~一九○頁。
94 六八、戶部「為內閣抄出閩浙總督程祖洛等奏」移會
95 戶部為移會事:福建司案呈,內閣抄出閩浙總督程等奏前事一折,相應抄單移會可也。須至移會者。計單一紙。右移會稽察房。道光十四年六月十九日副郎景。
96 閩浙總督臣程祖洛、福建巡撫臣魏元烺跪奏為省會米價昂貴、開倉平糶、以濟民食、恭折具奏、仰祈聖鑒事:竊照福建省城人煙稠密,本地產米不敷民食,向來商販源源接濟。連歲台灣內地收成俱未豐稔,米船到省稀少。茲當晚收之後,糧價尚未見平。臣等因恐青黃不接之時,民食拮據,必須預為籌劃。先於本年正月間,奏請酌撥上下游各廳縣倉穀六萬石碾米運省,以備糶濟,欽奉諭旨允准在案。現在省城市價,每中米一石,賣錢四千六百文有零,相距早收尚遠,貧民買食維艱。臣等與在省司道酌商,亟宜開倉糶濟。已飭地方官親率鄉耆確查戶口,定於五月初二日即就上下游各廳縣運到米石,設廠平糶,按照中米價,每升除酌減十文,糶錢三十六文,除兵丁、書役及有力之戶不准買糴外,其餘實在貧民,分別大口、小口給票赴糴。並多派委員,會率紳耆,詳慎稽查,妥為經理,務使無濫無遺,以仰副我皇上聖愛黎元之至意。臣等仍再設法,廣招商販。一俟糧價漸平,即行停糶。至省外各屬,現據平潭廳並永福、建寧、歸化、大田等縣詳請開倉平糶,及此外如有應行糶濟之處,即按照各該地方情形,核實糶價,飭令辦理,隨時咨部外,臣等謹合詞恭折具奏,伏乞皇上聖鑒。謹奏。
97 道光十四年六月初三日奉朱批:妥實辦理,欽此。
98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二本一九一頁。
99 六九、戶部「為內閣抄出閩浙總督鍾祥等奏」移會
100 戶部為移會事:福建司案呈,內閣抄出閩浙總督鍾等奏前事一折,相應抄單移會可也,須至移會者。計單一紙。右移會稽察房。道光十七年五月日,主政餘。
101 閩浙總督臣鍾祥、福建巡撫臣魏元烺跪奏為飭催台屬額運道光十五年分內地兵米兵穀、全數完竣、恭折奏祈聖鑒事:竊照台灣府屬台灣、鳳山、嘉義、彰化四縣額運內地沿海各府廳縣倉兵米兵穀,向由鹿耳門、鹿仔港、八里坌、五條港四處海口勻配商船內渡。前因遞年積欠,當經奏明自道光十三年為始,年清年款,每年造冊,詳明督撫,於奏銷前專折奏報一次。嗣將應運道光十三、十四年分米穀催辦運清,奏明在案。茲查道光十五年分台屬各縣應運內地兵米兵穀,臣等嚴飭各該廳縣遵照奏定章程,趕緊配運,遇有商船不敷撥配,即由各該管口廳縣自行雇船專運,均不准稍有欠延。嗣續一律辦運完竣,報經台灣道府造冊,由司會詳,批飭覆查後。據藩司、糧道查明委系按數運竣,詳請具奏前來。臣等複核無異。除飭嚴催各該廳縣迅將道光十六年分應運米穀,依限運清,不許顆粒蒂欠,如有遲誤,即行指參示儆,並將道光十二年以前積欠谷石,飭催委員澈底查明實在民欠及道光十年以前豁免確數,分別催運籌辦外,所有道光十五年分台屬應運內地兵米兵穀全數運竣緣由,臣等謹合詞恭折具奏,伏乞皇上聖鑒。謹奏。
102 道光十七年四月十八日奉朱批:知道了,欽此。
103 ——錄自明清史料戊編第十本九八○頁。
URN: ctp:ws75091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