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二十回趙斌夜探秦相府 王興無故受嚴刑

《第二十回趙斌夜探秦相府 王興無故受嚴刑》[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話說秦相見眾鬼卒拉著他爹爹秦檜就走。他一急,用手一拉,祇聽琅璫一響,睜眼一看,原來是南柯一夢,把蠟燈摔在地上。外面有值宿的丫鬟,進來把蠟燈撿起來,照舊點上。夫人那裏也醒了,問道:「大人因何這等大驚小怪?」秦相說:「我方纔在燈下看書,偶然心血一迷,已睡入夢鄉中。方纔得了一個兆,見老太師回煞歸家,帶了手銬腳鐐,眾鬼卒押解,述說我在陽世之間之惡。我打算要把大碑樓止工,將眾僧人放回,夫人你看意下如何?」夫人聽了一笑道:「大人乃讀書之人,你怎麼也信服這攻乎異端,怪力亂神之事?」秦相一聽夫人之言,他又把善心截住,問丫鬟外面有甚麼時光。丫鬟說:「方交三鼓。」秦相說:「傳我的堂諭,三更天我在外書房審問瘋僧,非重重責罰他不可。」
2 正說著,祇見屋中這盞蠟燈呼呼呼,燈苗長有一尺多高。秦相爺一愣,冒然間這燈又往回縮,縮來縮去,燈苗剩了有棗核大小,屋子裏全綠了,如是者三次。秦相把鎮宅的寶劍摘下來,照著燈頭就是一劍,忽然獻出兩個燈光,秦相復又一劍,獻出四個燈光。秦相一連幾十劍,滿室中燈光繚繞。就聽婆子叫:「大人,門外面站著一個大頭鬼,衝著我們直晃腦袋!」丫鬟說:「可了不得!桌底下蹲著一個支牙鬼,衝我們直樂。」那丫鬟說:「快瞧,在簾子那裏有個地方鬼,直點頭。」秦相吩咐叫婆子打點,叫家人進來打鬼。婆子丫鬟到門外一呼喚,外面眾家丁往裏跑,聽內宅鬧鬼,都要來在相爺面前當差,剛要到了內宅,就聽聲音一片喊叫:「了不得了!相爺,看那破頭鬼的頭上直流血。了不得了!相爺,有了抗枷的鬼。了不得了!相爺,有了吊死鬼。了不得了!相爺,有了無頭鬼,又有了淘氣鬼了,淨打了擰人。」
3 書中交代:此乃是濟公施的佛法。祇因秦相派了二十名家人。在外面禪房之內看押和尚,內中秦升說:「咱們這差事可不是玩耍,昨夜我就一夜未睡,今日又有這個差事。我出個主意,咱們大家每人出二百錢,做一個公東,買些酒菜來,入夜二更之時,大家喝了酒,至三更相爺要升書房審問和尚,也誤不了事。你等想想怎樣?」眾人都說道:「好好好,就是那樣辦罷。」眾人湊了四吊錢,叫一個人去沽酒買菜,都辦齊了。天有初更之時,祇見內中有說:「咱該喝了。」眾人把酒菜擺上。濟公說:「眾位慈悲慈悲,我和尚喝一盃酒呀。」秦升說:「和尚不準飲酒!你因何喝起酒來了?和尚說的是殺、盜、淫、妄、酒,此為五戒。你要喝,豈不犯了戒麼?」濟公呵呵大笑道:「管家但知其一,不知其二,內中還許多好處呢。天有酒星,地有酒泉,人有酒聖,酒合萬事,酒和性情,仲尼以酒為道,但不及亂耳。」秦升說:「和尚,你知道這些事,我給你一盃吃。」伸手斟了一盃給和尚。濟公接過來說:「好好好,日長似歲閑方覺,事大如天醉亦休。」把那盃一飲而盡,說:「眾位再給我一盃吃罷。」秦升說:「已然給你一盃吃了,還要,真不知自愛。」和尚說:「你要不給這盃,連那盃人情也沒了。」秦升又給他斟了一盃。和尚喝了說:「來,再給一盃,湊個三盃。」秦升說:「沒有了。不是我不給你,和別位要罷。」濟公哈哈大笑說:「好,我自己會喝。」拿著酒盃連說:「唵敕令,來來來。」就見盃中酒忽滿了,和尚連吃了幾盃酒,把酒盃放下。那些家人都要喝酒,一個個向前伸手倒酒,那瓶內連一滴皆無。秦升一語未發,一悶氣就先躺下了,眾人東倒西歪都睡了。濟公先點化了幾個鬼,想要把此事完了,也就省心了。不料秦夫人一句話就給擋住。和尚見家人睡了,和尚把鐵鎖盤起,就到內院去報應。那些惡僕平日倚主人之勢,在外招搖是非。和尚打一下,擰一下,正是報應眾人。祇見北房上有一人,手持鋼刀一把,要殺秦相,代濟公報仇。羅漢睜眼一看,來者非別,正是探囊取物趙斌。祇因前次趙斌幫著濟公盜五雷八卦天師符,裝韋馱在秦相府遇見尹士雄,兩個人回家中,見過趙老太太,有了兩天,尹士雄告辭就走了。趙斌仍是做小本生涯,倒不為賺錢。老太太因叫趙斌有個養身之道,省得胡作非為。這一天趙斌正在西湖賣鮮果子,見有無數官兵,圍住靈隱寺。趙斌見有認識的人,過去一問,方知是濟公打了秦相府的管家,秦相發傳牌調兵圍靈隱寺,捉拿瘋僧到相府,要把濟顛活活打死。趙斌一聽大吃一驚,自己一想:「濟公待我有救命之恩,他老人家遇難,我如何不救?」又想:「我娘親晚上又不叫我出來。有了,我說個誑,等我娘親睡著,我帶上切菜刀一把,奔那秦相府把奸相殺了,給我師父濟公長老報仇雪很。」自己慢慢回家,老太太問:「今天因何不賣了?」趙斌說:「我今天身子不爽。」老太太說:「既是身子不爽,在家休息罷。」及至晚飯後,趙斌正望他母親睡覺,忽聽外面打門。出來一看,乃是對門街居王老太太。一見說:「趙斌,我煩你一件事。祇因我王興兒清早起來賣果子,去到秦相府門首擺攤,正午的時候,來了一乘小轎,說我兒得了子午瘀,把我媳婦接了去,直到這個時候,還不見回來,我甚不放心。家中又沒人,我煩你去代打聽打聽。」趙斌連忙答應。他本是實心做事的人,進去告訴母親。換好了衣服,揣上一把切菜刀,出來一直奔至秦和坊。
4 來到秦相府門首。此時已晚,見王興的果攤尚未收,有看街的郭四在那裏看守。趙斌一看熟人,說:「郭頭,我王賢弟那裏去了?」郭四道:「原來是趙爺。你問王興,別提了,今天一早秦相府二公子把他叫去。他叫我給看著,也給他賣了錢不少。我尚有忙事,他一進去,就沒有出來。我進去打聽,他們都不叫我問,我也不知是甚麼事?」趙斌也不知王興是怎麼一件事,別了郭四,便在各處訪查,也未打聽著,直至天有二鼓,自己纔奔秦相府,找僻靜之處,將身躥上房去,打算要刺殺秦相給濟公報仇。哪想到將來到裏面,在房上一看,院中燈火綠沉沉的,照得那些家人直似一群怨鬼,嚇得趙斌戰戰兢兢,穿房越脊,往西奔去。來到一所花園,趙斌站在房上東張西望,心說:「這所花園子,不是秦相府裏。在他這相府隔壁,是誰家的?」看了夠多時,祇見在東北上有一所院落,燈光閃爍。趙斌跳下來切近一看,周圍栽的桂樹,路北的垂花門。一進門,目前一帶俱是花牆子,當中白灰抹的棋盤心。這院子是北房三間連月臺,東西配房各三間。趙斌抬頭一看,見上房屋是垂下竹簾子,裏面現著燈光,由外向裏看的甚真。見裏面是一張八仙桌,桌上擺的乾鮮果品,冷葷熱炒,是一桌海味席,趙斌想:「這倒是活該給我預備的,叫找吃飽了,喝足了,再殺那狗娘養的。」趙斌往前剛走了兩步。猛然心中一動,自己叫著自己:「趙斌你太粗魯了!倘若屋內有人,我便往裏走,豈不被他看見?那時多有不便。我不免找塊石頭,探探有人沒有?」在院中找了一塊小磚頭,照定帶子打去。綠林人講究投石問路,用石頭一打,要有人必有答話﹔「這是誰砍磚頭呀。」有黃狗聽見有響動,汪汪一叫,也就探出來。趙斌今天用磚頭照簾子一打,並不見動作,自己滿心大悅,知道是沒人,這纔往前行走。剛上一臺階,祇聽上面叫:「哎呀,大哥來了。快救命呀!」趙斌大吃一驚,抬頭睜眼一看,原來是王興夫妻二人在房樑上倒吊渾身是血。
5 不知這夫婦二人因何在此遇難,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75285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