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四十三回

《第四十三回》[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第四十三回十六苑群芳領袖五大湖勝境題名話說上回書中,表明了一個王桂枝的來歷。十六院夫人裡面,還有十五個夫人未表,且待小子一一寫來。如今先表一個謝夫人,她的芳名,叫做湘紋。十六妙年華,生得端麗不群。
2 她的父親繼祖,原江左謝靈運的後人,曾一度仕隋,做個郡丞官兒。只因淡於名利,沒到三年,便退隱林下,詩酒自娛。在離洛陽東南二十餘里,他闢地五畝,結了一廬,小有園林的雅境。門上題額曰:「養晦廬」三字。那邊的鄉人,便多稱他為養晦先生,遣了子弟,向他求學,他卻誨人不倦,循循善誘,甚得該處人民的愛戴。他生有一子一女,子名德餘,年尚幼稚。
3 女兒即是湘紋,雖是破瓜年齡,詩詞歌賦,無一樣不是精通。
4 更得一件謝氏東山絲竹的遺風,擅長各種樂器,尤以一曲瑤琴,為最佳妙。繼祖的寶愛這個女兒,自是不消說得。他的老妻金氏,早已故世,家中一切內務,俱由湘紋主持,治理得井井有條。這般賢能的小女子,哪一家不欣羨,便紛紛向謝府求親問字。繼祖愛女心深,那些庸夫俗子,怎在他的眼中,一律給他拒絕。在他授業的門弟子裡面,有個梁鏡瑩,生得面如冠玉,一表人材,所學又精,甚得繼祖的垂青,頗屬意於他,將湘紋嫁出。只是梁家家道貧寒,繼祖也是深悉,他卻並不在意。他遣人示意鏡瑩,命他遣媒說合,鏡瑩好不歡喜,當下興沖沖的回到家中。
5 鏡瑩原是早孤,由他的母親鄭氏。守節扶養,慈母嚴父,職兼一身。鄭氏卻能教子有方,為鄰里所重。鏡瑩那天回去,便將繼祖有意於他的事兒,稟知了鄭氏。
6 鄭氏卻道:「兒蒙謝先生見重,為母的甚是心喜,婚姻大事,關系終身,不得不鄭重考慮,雖是謝家的小姐,賢名人所共聞,只是為母的心下,尚思一見其人,再行定奪。」鏡瑩原是孝順的人,鄭氏所說,從來沒有相違,如今聽了鄭氏的話兒,當然也是無言。鄭氏又沉吟了一回。便整一整釵裙,徑命鏡瑩伴陪了她,同到謝府見過了繼祖。繼祖還當作鄭氏親身前來,替他的兒子求親,哪知鄭氏卻一字不提,只稱謝了一番訓迪的盛情,繼祖不覺暗暗納悶,又不便先行提起。
7 鄭氏和繼祖閑談了一回,便請求見湘紋,繼祖見鄭氏欲和他的女兒會面,暗自點頭,明白了鄭氏的來意,尚須視了湘紋的人品,始敢求婚。當下便率了鄭氏,同進內堂落座,始命侍女喚出了湘紋,和鄭氏相見。湘紋落落大方,周旋中節,鄭氏暗自留意,觀察了一回,徑起身告辭。到了外面,招同鏡瑩,回到家中,便對鏡瑩道:「謝家女兒,不是我兒的匹配,只得辜負了謝先生的盛情了。」鏡瑩甚是詫異,隨即問鄭氏道:「母親從何而知?」鄭氏道:「兒須明白,並非謝家女兒,不能夠匹配我兒,卻是我兒不能匹配於她。依了為母的看來,謝家婦女,舉止端祥,吐語溫婉,容光照人,額現紅霞,大有貴相,須歸為帝皇的家人。我兒若與成就婚姻,深恐折了福分,於兒不利的緣故。」鏡瑩方始大悟,息了此念,依舊用心攻讀。
8 繼祖一面,意為鄭氏見了他的女兒,定能會意,便須前來求親。哪知一連幾日,不見發動。繼祖好生疑,難道我的女兒,這般人才,鏡瑩的母親,還不合她的心意不成?後來輾轉探聽明白,繼祖不禁嘆道:「鄭氏女中丈夫,我卻不及她了。」因此越發的器重鏡瑩,常對人道:「鏡瑩有賢母,哪得不成為佳兒。」這一天的午後,繼祖在室中,與他的女兒湘紋閑談,忽有家丁傳進一紙名刺,繼祖接來看時,見刺上「許廷輔」三字。
9 繼祖執了名刺,沉吟了一回,問家丁:「這個人是怎等樣的人物?」家丁回道:「是個內監裝束。」繼祖聽說是個內監,越發動疑。便命相請,湘紋回避入內。
10 廷輔怎地忽會光降林符,其中也有一個由來。
11 原因廷輔選秀到了此處,四下一打聽,便知謝繼祖的女兒湘紋,才貌雙全,推為第一。又聞繼祖作過官兒,諒來手中有些油水,他既是只生一女,必定寶愛,終也不願將女兒選入宮中,勢必出些賄賂的銀兩。當下便來拜訪繼祖,由家丁請到裡面,和繼祖分了賓主坐下。廷輔便將來意說明,哪知繼祖毫不推辭,徑允將他的女兒選入宮中。廷輔不覺大失所望,忽的一個轉念,便含笑對繼祖道:「像令千金這般才貌雙全,不是咱家當面奉承,選入宮去,後福非同小可,老先生若能用些歡喜銀兩,咱家準教令千金不受虧。」繼祖聽說,明知廷輔要些好處,他原不是一錢如命的人,為了愛女身上,花幾個銀兩,更是情願。便含笑入內,取出了黃金兩大錠,送與廷輔道:「這些小意,公公請收下了。」廷輔也不再假推讓,謝了一聲,即行納入了袖中道:「一準如此,明天咱來迎接令千金,老先生今天便好替她料理一切。」
12 繼祖點頭應允,送走了廷輔,轉身入內,告知了湘紋,湘紋吃驚道:「父親怎生忍得將女兒送入深宮?」繼祖笑道:「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像你這般才貌,嫁與庸夫俗子,豈不辜負了一生。鏡瑩的母親,謂兒須配帝皇,不為無見。如今趁此點選秀女,到了皇帝家,為父的雖不是貪圖富貴的人,但願我兒的此去,中了鄭氏的語兒,便不至辜負我兒了。」湘紋見老父如此說,也是無可奈何,只得收拾一切應用的物件,到了明天,便拜辭了繼祖,乘轎而去,這是謝夫人的來歷。
13 如今卻須表個樊夫人,卻是長安人氏。父親樊建功,是個尺藉中人,母親蔣氏,夫婦兩個年過半百,只生一個女兒,取名玉兒,生得貌艷於花。老夫婦兩,愛若掌珠。玉兒卻有一件過人的去處,原來她的身材,雖似弱不禁風,兩條粉臂的膂力,偏能勝過偉男,更喜使槍弄棒,熟練諸般軍器。她的父親,原是個武夫,見女兒性喜此道,索性令她終日學習武藝,使得一口好劍,四鄰輕薄的人,便替玉兒起了個外號,叫做「胭脂虎」。聲名傳布了出去,聽在選秀人的耳中,便也收羅了去,竟會給蕭皇后看中,封為了夫人,這便是樊玉兒的來歷。
14 一個是秦夫人,芳名鳳琴,為山西大同府人氏。卻是一個針神,諸般女紅,沒一樣不是精通。所繡的花鳥人物,栩栩如生,無人能及。品貌又是生得出眾,一雙小金蓮,推為大同府第一。大同本以出產小腳有名,鳳琴能夠稱為第一,就可不必小子描寫了。像這般人才,自然不免給點秀的選入宮中。那便是秦鳳琴的來歷。尚有十二個夫人,小子若是一個個寫出,長篇累牘,不免叫閱者生厭。小子也覺沒味,不得不簡略地表白了一番,便算交待清楚。
15 原來一個是劉云芬,開封人士。一是個狄珍珠,饒州鄱陽縣人。一個是梁文鴛,陜西蘭州人氏,眉間有一嬌艷的紅痣,愈顯娉婷。一個是李憂兒,山西平陽府人,生得玲瓏嬌小,善解人意。一個是陳菊清,也是洛陽的富室女兒。一個叫作方貞娘,卻是江都人。善於度曲,原是個樂戶的兒女。一個是吳郡人柳繡鳳。一個是田玉芝,生得長身玉立,苗條可人,為襄郡人氏。尚有四個,便是石夫人筠青,張夫人麗卿,黃夫人雅云,朱夫人吉兒。一共十六個夫人,各有一種體態,國色天姿,不愧做群芳的領袖。蕭皇后又選了三百二十個人,雖是姿色稍遜十六院人,卻也一個個花嬌柳媚,便充作了美人。每院分領二十個人,叫她們學習歌舞彈唱,供飲筵的時候取樂。其餘的秀女,揀靈慧的,分發苑中樓臺亭榭充役。蕭皇后一一分派就緒,已是子夜過後,眾秀女謝恩退出。頃刻間風流雲散,殿上頓覺寂寞,一股芬芳的香味,卻還滿布在殿中。
16 煬帝醉眼迷蒙,笑對蕭皇后:「愛卿品評群芳,可稱公允萬分了。」蕭後也笑道:「如今滿眼鶯燕,聖上盡自任意樂去,只恐要樂不思蜀了。」煬帝見蕭後打趣她,隨後勾住了蕭後粉頸道:「朕躬今夕便思一幸蜀宮了,怎說樂不思蜀?」蕭後不禁粉臉生春。煬帝便和了蕭後同入寢宮,溫柔鄉里,共效於飛。
17 容易一宵,又是天明,煬帝臨朝,虞世基出班奏道:「新苑落成,敢請游幸,五湖十六院,敬乞題名。」煬帝點頭應允。
18 待到退朝,遂與蕭皇后乘了寶輿,同幸新苑。到了苑門跟首,虞世基上前相接,煬帝便命他前導,欣然入宮,煬帝即道:「此苑在洛陽西偏,不妨即名西苑。」虞世基應聲稱是。一路東湖行去,只見碧柳絲絲,植遍堤上,迎風作舞,恍似折腰接駕。
19 柳色映著波光,綠沉沉一片,好不幽涼。煬帝點頭顧蕭後道:「此湖波光生翠,就題它為翠光湖可好?」蕭後道:「聖上自是定評,何必問妾。」世基卻道:「東湖題為翠光,甚是恰當。」
20 他們且言且行,轉到了南湖,這時驕陽正高。南湖以地勢關系,獨占了陽和之勝,一輪赤日,映照在湖心,只覺金光浩蕩,果成奇趣。煬帝對世基道:「此湖徑可題為迎暉湖,卿意如何?」世基道:「迎暉雖佳,似兼渾倫。依臣看來,此湖獨占陽光之勝,不如題為迎陽。」煬帝點頭稱善。不覺得折入了西湖,只見白鷗數點,出沒波中,四面芙蓉臨水,玉影亭亭,浩蕩蕩一片爛銀般燦爛。蕭後歡喜道:「此湖絕佳,聖上快與題個佳名。」煬帝笑道:「朕已是想得了,叫作銀光可好?」
21 世基稱善,蕭後也道恰當,煬帝甚是有興。
22 不覺到了北湖,但見崢嶸怪石,崛起湖中,高低大小,形式各異,波兒因風激動,向石上撞去,便發琮琮的幽響,令人聽了意遠,煬帝連聲稱佳,問世基道:「此湖可題什麼名兒?」世基思索了一回,搖了搖頭道:「還請聖上賜名,愚臣卻不敢辱沒此湖。」煬帝略一沉吟道:「水清因石潔,不妨叫作潔水湖。」世基獻諛道:「非是聖明,怎能想得到,愚臣甘拜下風。」煬帝格外得意,不多一會,轉入了中湖,卻較四湖略大,一片波光,浩淼明爽,煬帝便題為廣明湖。南偏一半,遂已游盡,世基便道:「北面大湖十六苑,聖上索性玩遍了罷。」煬帝笑道:「既來此地,怎肯只游一半。」乃向北面行去。正是:風光不盡仍須賞,莫使南湖笑北湖。
23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75286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