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 檢索 "赐"
檢索內容:
檢索範圍: 慟余雜記
條件: 包含字詞「赐」
Total 4

慟余雜記

32 長洲既逐,東林喪氣者久之,遂不能扼武陵之用楊嗣昌。武陵故窺先帝有以東宮,不了家事意,密戴定王,舉朝目為田氏私人。武陵父鶴,嘗以流賊初發,坐視猖獗,失律獲罪。武陵因請滅賊為父贖罪,而實希徼幸成功為固寵計。乃進韓城薛國觀主持內中線索。迨武陵僨事自殺,而先帝不忍加罪,且恤贈焉。海內大為不平。韓城故兇手,又黷貨,既不能如烏程之矯廉,即主眷,亦不固。故吳來之昌時揮金十萬,打透內中線索,欲為牧齋翻局,而卒不能。乃說司禮曹化淳以構殺韓城勾帳。韓城知之,即傾司禮。司禮以騎虎之勢,立發奸贓,而韓城繯之處分下矣。中外稱快,一時在廷以大臣體面誅之。上曰:「朕所誅者,是『貪欺』二字。」仍出其二揭:一請廢翰林院、一請監視內臣冠服皆用紗帽圓領。然後知其奸諂至此。
78 韓城之敗,以文華殿中書王陛彥者,華亭上海人也。葉有聲為副院薦之,為入幕之賓,遂通賄賂線索。事發,廠衛鞫之,悉得其奸狀。故王棄市而葉繯,其實不關東林手段也。至宜興而濫乃更甚。
90 特用題名記,史惇等一百六十三人,吳康侯等一百人,大學士周延儒奉勅撰文,翰林院侍書朱國詔奉敕書並篆額,工部營繕司郎中王灝監刻,今立于國學中。
94 定國之殺高傑也,懼罪自疑,彷徨無計,有熊丹邱者,客于陳雪灘,進說曰:「定國能殺興平,此其人不凡,不及早收之,不西走賊,即北走虜,為禍匪細。」雪灘然之,言之於瑤草,馬曰:「此賊也,安用收?」陳又力言,馬曰:「誰可使者?」陳曰:「張立中唯一為定國兒女親,藉手招之可致。」馬曰:「我固知與老先生同患難,不日即起用矣。」許事可無言,陳遂不復言。未三日,張唯一以原官召用矣。蓋張與陳均以丁卯典試浙闈受累者,故馬以此塞其口。熊因又說陳曰:「公已入政府,則招撫一局,不須賞,公自為之可也。」陳乃自作手書付熊,使馳報張召用新恩,並招定國。張大喜曰:「再遲數日,許不擇音矣。」即刻致許,令具認罪一疏、謝恩一疏,遣其子貢生某齎奏至徐州。遇飛騎二百餘,則朝遣逮定國者,遂以貢生諸人為奸細殺之。許偵知,即刻反投豫王矣。先是清人分遣出師,率以■定,豫王拈得江南,大有難色,不得已,強行與妻子訣別。至是,定國力言取江南易如反掌,豫王疑其誘己,定國乃請前驅。攻取揚州,皆定國之教也。士英誤國如此,可為痛恨!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