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卷五

《卷五》[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钦定四库全书
2
古今纪要卷五
3
宋 黄震 撰
4
5
司马懿事曹操魏文 与曹爽同受明帝顾命 诛爽而擅其权 尽录诸王公置邺 长子师继世专政魏谋以夏侯𤣥代之师夷𤣥与张缉等三族帝与李丰语师筑杀之废帝为邵陵厉公毌丘俭文钦奉义兵师与十万衆诛之师弟昭诛诸葛诞杀其君曹髦是为髙贵乡公灭蜀汉因此以为功而簒魏矣子炎竟即位追尊懿曰宣帝 师曰景帝 昭曰文帝
6
武帝 惩魏氏孤立大封同姓 御牛青丝靷以青麻代 初置谏官 立太子不赦 容皇甫陶谠言焚雉头裘 刘毅裴楷质直见容嵇绍许竒仇雠不弃有天下无穷之谚右好处 羊祜镇襄阳军有十年之积以伐呉宜藉上流表王浚为益州治水兵大舰 祜务修徳以怀呉人与呉将陆抗使命常通彼此以计相顾 祜请伐呉朝议以秦凉为忧唯杜预张华赞之祜以疾求入面陈伐呉曰取呉不必臣但既平呉当劳圣虑山涛亦云释呉为外惧 太康元年命王浑王浚杜预伐呉以贾充为大都督充谏伐呉者也幸充不材不挠成算杜预克江陵指授羣帅径造建业王浚自武昌顺流而下入石头呉主降 鲜卑攻䧟凉州马隆自荐讨之募三千五百人自至武库选仗给三年粮遂平凉州右混一事帝宠贾充充与荀顗荀朂冯紞为朋充为都督将之镇顗等劝纳氏太子乃复居旧仕太始七年 诏选公卿以下女权禁天下嫁娶九年 初灭呉纳其宫女五千太子昏愚不堪为嗣卫瓘抚床而言以皇孙明慧无废意咸宁四年 诏悉去州郡兵大郡置武吏百人小郡五十陶横山涛谏不聼及永宁后盗贼羣起州郡无备天下大乱太康元年 郭钦请徙内郡杂胡于边地不聴元年帝既平呉事游宴三杨用事山涛讽不改二年 荀朂冯紞谮出张华都督幽州三年 齐王攸徳望日隆荀朂冯紞等间之以都督青州王骏曹至谏不聴攸愤死四年 帝疾笃杨后奏以杨骏辅政永熈元年误右伐呉后骄 事傅元请举有礼之臣以崇风节退虚鄙之士以惩不恪不能用太始元年 贾充任恺皆有宠朝士各党附帝知而不责愈无惮充谮恺废于家朋党如此 王衍尝诣羊祜陈辞辞甚清辩祜曰败俗伤化必此人也诳如此 王浑王浚平呉争功浚或忿愤径出不辞太初元年三杨骏珧济用事势倾内外刘毅谓帝桓灵云卖官钱入私门贪墨如此 羊琇王恺石崇以奢相髙帝毎助恺 刘毅论九品中正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刘寔作崇让论 学者以庄老为宗而黜六经谈者以虚荡为辩而贱名检行者以放浊为通而狭节信进仕者以茍得为真而鄙居正当官者以望空为髙而笑勤恪千寳论壊右风俗败 处
7
惠帝 杨骏辅政贾后使孟观李肇诛骏废太后徙金墉城杀之 贾后专政任亲党贾涉等用张华裴頠辅政朝野安静华等功也 贾后废太子杀之 赵王伦废贾后杀之及华頠淮南王允讨伦不克死伦簒位迁帝金墉 齐王冏诛伦迎帝复位齐王得志骄奢 河间王顒表请长沙王义诛之顒与大将军颖诛长沙王废太子覃立颖为皇太弟颖僭侈东海王越奉帝讨之不克帝入邺为安北将军王浚所攻走洛阳河间王顒迎之废颖立炽为皇太弟都长安顒之将张方主之 东海王越起兵入长安奉帝还洛阳赐颖死右羣小作乱事 王衍乐声音善清谈宅心事外衍弟澄及阮咸阮修胡毋辅之等皆以放为达 何晏等祖老庄以无为为本由是士大夫皆废职业裴頠著崇有论 江统以戎狄乱华宜蚤絶其原作徙戎论 贾郭恣横货赂公行鲁褒作钱神论 刘颂作九班之制贾郭用权仕者不得速竟不行 颖表左贤王刘渊为冠军将军又拜北单于刘宣右贤王遂上渊大单于之号有衆十五万 颖奉帝还洛阳 刘渊即汉王位因号汉时李雄据蜀称帝号大成 炽即位为怀帝 刘渊克平阳即帝位 渊死聦继䧟洛阳迁帝平阳青衣行酒荀组奉愍帝即位长安 刘曜䧟长安降之使洗爵执葢
8
王祥孝感三老 海沂之康门无杂吊悌兴先尝祥馔之奕世 江左 吉 后何曽责阮籍放诞日食万钱
9
石苞镇淮南威惠望尘拜广城君赵王恺竞奢秀求绿珠不得 王伦诛之 羊祜九世清徳襄蔡邕外孙每将灭呉督荆州计呉石城守去 阳七百里 为边害祜以诡 令呉罢守减戍进垦田要始至无一日之粮季年有十年之积 据险 开建五城收膏腴地夺呉人之资石城以西尽为晋有乃增修徳信以怀逺人 与呉将陆抗使命常通力劝取呉 谓呉平则秦凉自定以又谓既平之后当劳圣虑不知王衍败俗 尝 军法将斩王戎 焚草 营置灭堕泪碑范忧在灭呉而乃勇于 呉不若 文子逺矣留贾充
10
杜预定律令七奏立籍田万常平仓武河桥灭欹器 在内 年 损益 机 号 库 呉身不跨马体不穿札每大事辄居将帅之列 立功后耽思经籍 既平呉不忘战
11
裴秀制朝贡贾后亲属进雅望素隆四海仪范不谓以亲戚 著崇有论玉山得一以别宅与衍 知人之鉴
12
韦忠言张华华而不实裴頠欲而无厌不就其辟卫瓘请改九品立乡举里选所抚床讽易太子 为贾后 诛字巨山文草书序古玉人有妻父乐广氷玉非终身不见喜愠遣云人 不及可以情恕 意相干可以理
13
张华强记草时人比之子産虐赞伐呉而仪礼诏诰皆所 定 惠帝昏暗 后在上 海内晏然华之功也物赵王伦孙秀废贾后因害好人 无馀财 博物
14
荀朂贾充女为后朂之谋尚邪謟与冯紞一凰盛称大子 自中书守 书令云夺我鳯 池贾充弑髙贵乡公镇晋初有天下任恺庾纯等刚正共疾之出充 闗中 以荀朂纳女之计遂留皆羊祜宻 留之充外孙姓韩海其父韩夀偷香者也谧既为充后 内辐凑 石崇 欧阳建诸潘岳虞 葛诠 陆机王粹 陆云杜育 缪徴邹㨗 杜斌左思 挚崔基猛刘瓌纳和郁舆周恢琨索秀附陈眕二郭彰许 刘 刘 刘 皆 谧号 十四友
15
杨骏后父逞与弟珧济号三杨党贾后患其专不得 使孟观诛骏亲 皆夷三族魏舒少养外家寗氏九成此宅相重为郎官幞被而出 禄赐散 族 有威 三公辞荣刘寔著崇让论石诸子不遵 如 崇厠
16
郭舒止王澄杖宗廞西諌王敦夺武昌城 地王浑伐呉先破皓中军甚愧恨之奏浚罪 既而王浚破石头降孙皓镇夀阳 前后著称 居台辅减声望金沟马割王恺牛讥伐和峤李 癖 孙皓 其无礼
17
王浚守巴全産育数千去三刀降益州修舰顺流东下大筏去锥火炬 鏁遂 呉 为王浑所抑忿愤
18
唐彬与王浚平呉迟留不竞警持节幽州边无犬吠之山涛好庄老备交嵇阮散居选职十馀年丝啓事至谏去武 禄赐 亲故 阁袁毅 饮八斗子简年几三十不为家父所知不镇襄阳髙阳池所载 社稷倾 作乐
19
籍少二十年与之交峤以礼而哀毁不逾 居䘮不居礼而毁悴和与时畧舒 好利无极李鑚 核
20
王衍戎从弟谈山涛知其误苍生不盛才美貌手麈一色 老庄口中雌黄 言钱 居宰辅为自全之计向以澄为荆州敦为青州号三窟可排墙之夕曰 若不祖尚浮虚戮力以匡天下不至今日谏衍妻郭氏贪几为所杖解王敦谢鲲庾敳阮修号四友 将之镇 衣探鹊 侮王敦为所杀
21
乐广约言析理卫披云雾覩青天为岳笔广㫖名客杯蛇影愈 玠病 与王衍 风流首 教内乐地
22
郑袤泰始以袤为司空固辞至十数谓国坦曰魏以徐景山为司空吾为侍中喻旨徐公谓某曰三公当上应天心茍非其人实伤和气不敢以垂死之年累辱朝廷也终不就遵大雅君子之迹可不务乎固辞久之见许
23
刘毅转司𨽻京师肃然去谓晋武卖官钱入私门殆不如桓灵 请 九品 散斋奏加妻罪刘暾以郭彰不救火而自卫正色诘之石惠帝愎险暾为左丞正色立朝三台肃然 勒杀之和峤鄙荀朂为人専车而坐朝武陔弟韶茂皆清 正于 野
24
任恺以社稷为己任充与庾纯张华向秀和峤等善 出贾 西镇不行遂成朋党崔洪实之后然荐却诜代已为左丞诜纠之洪云援弩自射 重之 口不言货 不执琉璃锺刘颂守廷尉六年比张释之虞哭张华比嫁女陈矫矫本刘氏以舜后姚 陈田为 未然傅𤣥谓魏武好法术而天下贵刑名魏文慕通达而守节为贱 上疏言儒学者王教之首 峻急台阁生风存诵学著述显贵不废 重儒教 子有大节之疾恶推贤言奢侈 费甚于天灾酒色杀人甚于作直 为司𨽻京都肃然
25
阎缵讼愍怀太子寃有哭张华 比贾谊 大节阮籍酣饮为常为求为东平相坏屏障望风土旬日而还 求 步兵校尉为酒 青白眼 礼岂为我设塲登广武战与族父籍为竹林㳺咸七月七日南阮犊鼻 武帝以 耽酒浮虚逺不用子 瞻 二孚善琴掾王戎称之三语 无鬼论金貂换酒 蜡咸从子钱杖头钱王敦敛 为婚孚族弟人羲之谓不惊宠辱 裕称 不须广学正应以礼让为先车焚不借之
26
嵇康叔夜贤与阮籍山涛向秀刘伶阮咸王戎为竹林七 戎与处二十年无喜愠 服石髓遇王烈安山涛举自代云一行作吏此事便废所东平吕 千里命驾 鍜大树下不礼锺会为谮司马昭诛之广陵散
27
向秀注庄安郭象述之作共嵇康鍜吕 灌 闻笛 思旧赋刘伶荷锸拳祝酒徳鸡肋 尊 酒 颂
28
谢鲲折齿敦讽议卒歳议王 衍四友 与王澄为友言如屑 醉 方庾亮为周顗子谦之字呼父
29
毕卓盗比舍郎酿一拍浮酒船中足了 生矣羊曼䵬伯达八伯之数裁阮放宏伯朗郄鉴方伯诞辅之 伯 卞壼 伯 蔡谟 伯 阮孚伯委刘绥 伯弟聃江泉能食谷伯𤨏史畴肥笨伯凶张嶷猾伯 聃 伯 以拟四光逸辅之谢鲲阮放毕卓羊曼桓彛阮孚祼饮逸脱衣露头大呌狗窦遂呼入号八达庾敳意赋衍东海王越换钱谓王 卿自用卿法
30
郭象宠于东海王越向秀庄为已住 熏灼内外至行簿篇窃自注秋水 乐二庾纯为儒宗贵行酒怒贾充问髙 乡公何在
31
皇甫谧年馀二十母教之梁贫者士之常不饯城阳太守 栁 书淫挚虞撰姓谱谈以馁卒笔太叔广 挚虞
32
束晢疎广后改姓得雨歌数汲郡不凖发魏襄王或云安厘王冢 竹书 十车晢为分释 挚虞言徐肇三月三日亡三女因洗袚晢曰周公洛邑流水泛杯故逸诗羽觞随波又秦昭王三日置酒河曲见金人奉水心之剑曰令君制有西夏 知广陵竹简 补诗
33
郤诜对策第一桂枝昆玉 自云严明
34
阮种对策第一简相平原政惠
35
华谭秀孝对策戴刘颂云不悟郷里乃有此才 若思毁之官途不至袁甫惟欲宰县不为台阁职
36
陆机抗之子呉不从 文章冠世颖服膺儒术王顾荣劝还为成都王 将 长沙 义奉天子与机战于鹿苑大败游牵秀等证于颖讥谓机有异志见害 好 权门 进趍获六歳能文持论过机机笑疾害为浚仪令冢获杀夫者 与 共被 宿王弼作言道访论古今厯览等古书
37
夏侯湛与潘岳为连璧丧生侈服食遗令薄潘岳安仁拜与石崇等謟事贾谧族望尘而 石崇之祸并夷三静退张载劔阁铭协傅𤣥延誉之号见世乱无仕进意 弟 亢皆有文 三张 拟二陆江统静黙有逺志五从戎论诛太子 事
38
孙楚为参军傲石苞石与王济言枕流潄鄞令馀姚令鄙山涛隠吏非吏 非隠许与许询一时名流台支遁问何如许一咏一吟 将北面矣 作天 山赋 谓习凿齿瓦石粃凿齿谓绰为糠 为文士冠
39
张辅论班不如马
40
马隆自荐平凉州其作匾箱车千地广则鹿角车营狭则直木屋 上 转战 里 凉遂平居十馀年于威信振 陇
41
周处射虎搏蛟纠从陆云学氐对王浑以魏灭于前 入洛 劾不避 人齐万年反战没周访以女妻陶侃子结友敦为中兴名将未尝论功切齿王敦终访之世 不敢为非 讨华轶杜弢
42
解系二弟结育皆精洁得誉赵荀朂欲交之不得讨氐羗表请杀孙秀遂为 王伦所杀云 我水中见蟹且恶之
43
索靖知天下将乱叹铜驼荆棘河与卫瓘俱以草书名 作草书状与 间王顒战与父皆有逸羣之量服靖云州郡吏不足污吾儿刘破刘聦 华夷向 为左仆射 随愍帝降 聪见杀茍晞平汲枽吕节千里牛致馈 都督青兖诸军于㫁决如流纯屠伯 小茍酷 大茍弟名刘乔止齐王冏不迎嵇绍
44
王裒父仪为司马昭所杀辟未尝西向而坐 三徴七 不就许孜负土建墓鹿犯松而死
45
庾衮兄毗疫独不去投植篱跪授 作筥养母 女兄箕嵇绍不为齐王冏抚琴难惠帝之奔独死其
46
辛勉刘聪賫药酒逼之不屈 月致酒米亦不受邓攸伯道乃弃儿买妾 其甥
47
呉隠之赋贪泉广州在州常食菜及乾鱼左思太冲赋三都
48
张翰秋风思莼鲈翰去而冏败
49
罗含梦彩鸟封置新淦之赂
50
羊琇以下外戚豪侈无制
51
孙登隠士好读易嵇七弦琴三投诸水不怒多阮籍与语不应 康从之 年临别云才 识寡夏统字仲御女洛中在船曝药唱贾充问之为歌慕歌禹河 之章曹娥小海 伍大风至潄天门鲁褒嫉时贪鄙著钱神论莫知所终
52
宋纎教授酒泉之南山三千人太守杨宣马岌皆不得见戴逵武陵王晞召之不为黄门伶人
53
东晋
54
元帝 名睿见王室乱求出镇至建邺以王导为谋主导说睿引顾荣贺循已结人心又谏谦以接士俭以足用江东归心焉西晋怀帝永嘉元年从戴邈之议立太学建武元年命课督劝功长史以入谷多少为殿最 愍帝遇害帝始即位改元 初欲慰恱人心孝亷不试七年乃试 立郊丘于建康 帝性简俭冲素容纳直言谏布帐施于宸极之殿右渡江招抚节俭事陈頵劝抑浮竞导不能从 参佐多避事自逸陈頵请皆免官睿不从祖逖请恢复睿素无北伐之意以逖为豫州刺史给千人廪不给铠仗使自募 宠任刁恊刘隗二人欲矫时弊每崇上抑下故为王氏所疾
55
以戴若思代祖逖忧愤死
56
王氏强盛帝恶之乃引刁恊刘隗为腹心损抑王氏遂与刘刁构隙闻逖死益无所惮 王敦举兵于武昌入㨿石头帝命刁刘戴渊攻之不克乃以敦为丞相敦竟不朝而还 帝恭俭之徳有馀而雄武之量不足故大业未复而祸乱内作矣
57
明帝 王敦钱鳯谋逆温峤告帝先为之备又与庾亮画策讨帝意遂决 敦将举兵内伺帝微察其营垒敦追之帝仅获免 帝命王导温峤庾亮卞壼等讨敦帝屯于中堂导闻敦疾笃率子弟发丧衆咸奋敦将王含败敦寻死馀党悉平
58
成帝 㓜冲庾太后临朝王导庾亮卞壷辅政大要皆决于亮 亮召苏峻守厯阳导皆以为不可峻遂约祖约反温峤欲下卫建康亮不从 孔坦请急㫁阜陵守江西当利诸口先往逼其城亮不从 峻䧟姑孰峻至蒋陵陶囘请从小丹阳伏兵邀之亮不从 峻遂䧟台城亮奔寻阳 温峤庾亮推陶侃为盟主共讨峻王导亦宻诏三呉起兵 峤贷振于侃侃怒欲还师峤责之乃止 温峤刘胤等斩峻峻弟逸复城守斩之 峤等欲迁都王导不可峤以荒残蓄资用而后还武昌 亮陈发祸之罪优诏以为豫州刺史湘州刺史卞敦不赴国难导召为少府 郭黙袭杀刘𦙍导即以黙代之 江州陶侃请讨之斩黙王导寛厚诸将不奉法庾亮与郗鉴笺欲共废导鉴不从 时俗尚浮虚李充著学箴 导薨以何充为䕶军将军庾冰为中书监辅政
59
康帝成帝弟委政于庾氷何充 时石勒杀刘曜弟虎杀子熈平秦陇而勒称帝子洪立
60
穆帝 㑹稽王昱辅政昱即简文帝昱用桓温镇荆楚上流刘惔谏不从 昱召温皓为扬州刺史曰足下去就即时废兴乃就职 桓温灭蜀威名大振昱引殷浩以抗温由是疑贰王羲之劝浩不冝与温构隙不从温闻石虎死遣诸将经营北方 褚裒表伐赵部将王龛攻于代陂裒退广陵 温忿朝廷仗殷浩抗已举兵顺流而下至武昌昱致书乃还 殷浩北伐无功再败桑山温疏废之权一归温 温伐秦三辅皆降至灞上乏食归 温自江陵北伐姚襄克洛阳表谢尚镇之
61
哀帝 燕攻洛阳温请都洛王述谓温欲以虚名威朝廷但从之果不行洛为燕所克
62
海西公 桓温破燕慕容垂于林渚至枋头秦救燕温大败初畜不臣之心至是威名顿挫郗超乃劝温废帝立昱
63
简文帝温威震内外帝常惧废黙遣诏以太子幼令温居摄王坦之毁诏改之 后太后令温居摄王彪之不奉令乃止 符健入长安国号秦 燕王隽称帝符健死生暴虐符坚杀之用王猛治国隽死温以慕容恪在忧方大耳 秦灭燕
64
孝武幼弱谢安王坦之辅政卒安晋室温求九锡安坦之缓其事 温卒弟冲代尽忠安靖 崇徳太后临朝与王彪之共掌政事 安緫中书朞䘮不废丝竹遂以成俗坦之谏不从 安举兄子元充镇御北方之任元治兵精锐时号北府兵敌人畏之 秦屡入冦安每镇以和静时人比之王导而谓文雅过之符坚大入以谢石谢元御
65
谢安出游围棋桓冲深忧之 元囚朱序说击前锋破之石等水陆继进阵淝水符融麾之少却秦遂大败石等还得秦乐宗庙始备金石 王国寳安壻安不用毁安于㑹稽王道子道子专权安出新城避之 帝溺于酒色委事道子又崇尚浮屠道子骄恣帝 不平乃以王恭镇京口殷仲堪镇江陵
66
安帝不慧国寳依道子参朝权王恭殷仲堪举兵讨之道子委事世子元显 元显杀王恭桓元等上疏申理朝廷深惮之 孙恩作乱三呉八郡皆应之元显战不利刘牢之引兵渡江恩乃遁入海 桓元䟦扈元显讨之元䧟城都杀道子元显等元簒位逐帝于寻阳 刘裕刘毅何无忌孟昶起兵讨元元败裕入建康斩元乗舆反正止于江陵 裕伐南燕慕容绍降平之 伐秦姚泓降 裕以幼子义真守长安乃东还谋簒 长安为夏勃所取 裕弑帝立恭帝裕封宋王遂有天下 时姚苌叛秦起兵于北地自称秦 慕容冲称帝号西燕 后秦姚苌杀符坚乞伏国仁称帝号西秦 慕容垂据中山号后燕为冯䟦所簒北魏拓㧞圭称王 秦吕光称三河王号大凉 圭称帝 慕容徳号大燕
67
刘琨初失身于贾谧匹刺幽州与鲜卑段匹磾结婚共讨石勒后与 磾有隙见害 少负才与祖逖友闻逖用日枕戈待旦志枭逆虏常恐祖生先我着鞭在晋阳乗月登楼长啸却胡
68
祖逖闻鸡蹴琨起河以自请文帝北伐中流击楫而誓 由是黄 南尽为晋土石勒不敢窥兵河南修逖母墓代方当推锋越河扫清冀朔而晋以戴若思 愤病卒 王敦亦肆志王隠谏以禹惜寸隂不闻数棊因举隠修史史之立自纳始 与梅陶谋月评 隠云三载考 神槌邵续去勒归国园不顾其子为勒所得害誓尽忠节灌 鬻莱以给 竟亦遇王导览之孙礼知天下已乱倾心元帝潜为兴复徙建康劝 顾荣贺循江东归心焉 去鼓葢请从导始克桓彜谓管夷吾庠周顗新亭对泣当戮力王室 复神州 劝修 序 刘隗用渐见疏澹如也亮敦反帝以导忠不问都受诏辅明帝曽复与庾 受诏辅成帝 止迁 售练布 何闻蔡克儿谟元规尘污人三馀见前成帝事王寛厚容衆 喜通戾介 相 世终始一心 衍澄问不免俗累止能弥缝一时之缺劝无百年长久之计 其志 欲偷安江左陈頵 抑浮竞不能从王敦杀周戴不能救王刘隗沮祖逖不能言 庾亮召苏峻不能止 敦不赴国难不能僇不郭黙害刘嗣不能问疫诸将如贾寜等不奉法 能惩 勒㓂襄阳大 死大半毙不能乗 葛陂淫雨三月不止困不能袭子恱有髙名民色养之争棊有旬桓温委 伏献 中书令瓜葛称孙王以军务王 大令小令
69
刘宏督荆州以命陶侃皮初破张昌可表皮祁守襄阳朝廷 其壻夏侯陟 宏不 曰十郡安得十壻三岘方二泽聴民捕鱼万酒不得分三品投醪与 军同厚薄 以米三 斛给益州 给流人十馀万田种粮食随才擢用事不肯以大乐避乱人作乐 羊冉说以从横之 斩之 一帋书贤十部从事
70
陶侃荆州刺史楚平杜弢杜宏分运甓参督荆州雍益梁诸军 郢相庆 惜 隂 佐酒器博具投之江此竹头木屑陵斩苏峻在戏王导苏武节似不如 移镇巴 武昌 军四十一年自南陵迄白帝数千里不拾遗其雄毅明㫁论饮不过限 梦翼决指 晦庵辨 诬述呉解 谓梦寐与志人安得知苏峻之诛庾亮耻为屈故诬之甚于以闺房难明事污人
71
温峤为刘琨将命至江左见王导乃欢然曰江左自有夷吾 絶裾离母 明帝立侍中参机宻镇武昌有惠政土削王敦画像燃要陶侃平苏峻告皇天后 涕流覆面 犀照牛渚
72
郗鉴儒雅著名空不应赵王伦辟 位至司 誓师讨苏峻 与王导受顾命含饭救其甥周翼及兄子迈 孙桓温入幕之賔不超死 愔见其书 哭
73
顾荣与机云号三俊王㗖执炙者后赵王伦败得其救免 仕齐 冏惧诛常醉为元帝常侍纪瞻顾荣谓太极者混沌之时言其理无复外 兼文武 瞻言极尽之称明帝谓社稷臣贺循童齿不羣议令武康禁不葬宗张闓廷尉闻之毁私门 庙制 当世儒 疑滞皆咨之刘隗善求人主意与元帝任之勒攻子王敦不克 妻子奔石吹笳出塞入塞之声而致胡去
74
刁恊中兴制度皆禀于恊刚悍使酒然志在正救杀王敦疏恊罪 帝令隗恊自为计恊为人所若思刼陆机机与定交荐之赵王伦答王敦见形者谓之逆体诚者谓之忠吕猗劝敦杀之周顗盛名对畧无醒日胁三日仆射下能饮一石过江无 一客腐 死 火攻 策 谓导足以容卿数百軰不王敦见之面热导王敦之反申救王导而 言故敦诛顗而 不救
75
卞壼成帝之立与王导俱受顾命多斥王导亏法从私 锺雅阿挠王典 贵游 慕王谢壼厉色于朝闻者莫不折节赴岩岩抚伐苏峻力战死 二子同 难母 之
76
刘超书迹类元帝宿絶不与人交书为清苦所成帝初统其衆 卫号君子营 苏峻 害锺雅苏峻之难与刘超俱侍卫为贼所害
77
孙惠为东海王越记室有文
78
郭璞赋为冠之得郭公青囊书九卷东赵载窃读未毕火焚 筮河东先扰避地 南 活赵固死马散豆买主人婢寻王导引参军事𦵏龙耳致明帝 在厠衔刀桓 见之 璞死王敦 彛死苏峻
79
葛洪稚川从不知碁局号木讷得 祖𤣥呉时 仙翁 好学博涉期于必以其炼丹秘术授郑隠令洪学隠尽得之闻交趾出丹砂求勾漏 止罗浮山 枹朴子 尸解
80
庾亮元帝聘其妹为太子妃王侍讲东宫帝諌以申韩刻薄不足留心 与 导俱受明 遗诏陶侃祖约疑亮删遗诏欲亮修石头城备之 苏峻反亮求侃 率衆黜导亮弟杜乂殷浩才名冠世翼弗之重曰冝束之髙阁蜀桓温緫角便期以逺畧 雅有大志以灭胡平 为己任代亮镇武昌康疏北伐石季龙次襄阳 帝崩还
81
桓彛苏峻之乱义在死国五子温冲有传最淹识或质羊时代温尽忠王室 劝除 望不从求外出处之澹然安都督江荆等七州累破符坚 委谢 内相而自任镇杆
82
王湛兄子济叹家有名士三十年而不知 子重誉第一 为中兴承子不答王导米价移镇 不随衆赞美子不为逊推諌庾翼以妖怪桓温求婚于 坦之述 置膝下 令宛陵颇受赠遗云足自当止跻后居州郡禄赐皆散亲故 性急踏鸡子 既 重位柔克为用 谢奕骂之面壁而己坦之著废庄论简文遗诏温居摄坦之特入毁之 与谢安共辅幼主谏谢安妓乐应与殷康子论公谦之义终与沙门竺厚常论报 竺死坦之亦卒 临 与谢安桓冲书幼惟忧国家 子与范寗舅甥纵张𤣥束帯造之始为賔主 饮连月不醒祼体而游
83
范汪依外家庾氏燃薪读书谓王弼何晏罪深桀纣疾守豫章以兴学抵罪 目刘惔清逺丹阳 芒屩养母老尹清整 好 庄
84
张凭判王蒙清谈之刘惔延上坐荐
85
韩伯康伯舅火在斗中柄热不须挥 殷浩称出羣之器王允之伪醉得其从父敦逆谋峻与其父舒告王导啓晋 讨苏 有功王彪之皆导之从弟公年二十须鬓白司止简文郊赦 废海西 简文崩云大 马何容得异终谢安称大事谘平公 彪之世不营宫室
86
陆玩迁司空人有呪柱者为玩曰以我为三公是天下 无人斗酒柈肉待桓温 茶果待谢安
87
何充王敦称兄含作庐江答以所闻异此议王导庾亮荐緫录朝政 庾氷立康帝 充 不合阮裕戏其志大欲作佛
88
蔡谟恐为后代所笑不迁司徒
89
诸葛恢王导期以黑头公一守会稽比闗中政第殷浩父羡字洪乔不为致书邮起浩好易老为风流宗 王蒙谢尚云深源不 当如苍生何石季龙死朝廷欲荡平闗河以浩督军大败山桑温桓温废为庶人少收温竹马 咄咄书空 后 欲以为尚书令浩竟达空函而絶
90
蔡裔声若雷震以一呼盗陨 浩委 军锋孔愉印龟左顾不苏峻反朝服守宗庙于谏王导用赵胤 从弃官营草室 终 山隂孔坦料苏峻必破台城必不攻白石垒安谏元帝拜王导妻忤导 庾氷省之责不问 国宁家孔奕以一罂非酒以手有轻重也
91
孔羣不视匡术不蘓峻党也七百石秫 了麴糵谢尚焉别顔囘舞王导以比王戎呼小安丰 鸲鹆 制石磬 鲲之子谢安虽处衡门自然有公辅望文不出如苍生何晋四十馀年方从桓温仕 帝崩温入将移室呼安与坦之欲害之安从容坐间何须壁后置人 比王导文雅过之 围棊别墅儿辈破贼游集东山之志始末不渝妙代桓温十六年卒波晦庵云王谢皆不得老子 处然安胜导只随逐流安却有心中原但亦为清虚绊了做不得党刘毅诛安之兄温逼桓温饮 入云失一老兵得一老兵𤣥幻度安答叔父安芝兰玉树欲生庭阶 举以镇御 郗超叹其履屐间亦得其任鹤八万破符坚百万孙斩符融射中符坚风声 戾以为晋师至 灵运安弟云羲之荐之桓温 后来一器舅袁湛世无渭阳
92
王羲之郗鉴求壻坦腹羲兰亭直换鹅书几以人精艺则易掩其善 之忠 髙洁今惟 书名争谏殷浩北伐减会稽内史开仓赈饥荒扇上疏 呉会赋役乞 监盗官米者罪 六角 与王述少齐名而轻之仕述显羲之耻下之誓不徽之子猷羲之第三子卓荦不羁 桓冲问何曹朝遇雨入冲车谓当相料理以手版拄颊云西山 来致有爽气耳 好竹称此君 雪夜访戴其行 放诞好声色时人秽坐献之灵床弹琴献之羲之幼子诣与徽之操之 谢安寒温而已安喜吉人辞寡笔火发神怡然令偷儿置青氊 草𨽻丹青 误 牸牛 安以韦仲将事讽题太极殿不可
93
许迈与羲之游者所别妻饵术莫测 终
94
桓伊肥水与徽之三弄怨奴吹笛伊抚筝歌诸人以舌击贼之两敌共对惟当忍毛寳破苏峻白邾城败死 龟
95
朱序镇襄阳筑符丕来攻母韩领百馀婢并城中丁女 城西北角 丕引过城名夫人城陈夀父䘮有病使婢丸药作三国志丁仪丁●有盛名覔米千斛不与不立传 父随马谡生髠作传短诸葛亮
96
王长文著通𤣥经禄为亲屈
97
虞溥鄱阳内史行修庠序处招学徒 礼无常虞预馀姚风俗尽有朋党之雅好经史 论阮籍祼袒 比 伊州被髪孙盛对殷浩谈理食冷复暖者数四至暮忘餐 著晋阳秋温大怒干寳父婢十馀年伏棺如生死见天地鬼神事 寳遂作搜神记 刘惔云鬼之董狐习凿齿桓温主簿脚救星人误死坚释道安佳对 以 疾废 䧟符 复归顾和周顗遇之扪虱不动使王导遣之部还独不言得失云宁 网漏吞舟袁崧歌行路难挽与羊昙唱乐 桓伊 歌为三絶
98
江逌火热鸡破姚襄
99
车𦙍武子集囊萤之谢安游 辄待
100
王雅孝武宴集雅末至不先举觞
101
王恭斥㑹稽王道子为委巷之歌春斥虞珧子妇裴为失行 濯濯如 月栁刘牢之应谢元之募穷百战百胜海号北府兵 讨孙恩于殷仲堪父患聦谓蚁动牛鬭桓𦵏流棺作州饭粒落席拾取之 𤣥逼令自杀刘毅与刘裕何无忌讨桓𤣥刘自讨卢循而败 留文武万馀不遣 裕讨其贰而死何无忌刘牢之甥于家无担石一掷百万死起义兵败 卢循 取苏武节而李𤣥盛广十六世孙温据河右二十四年武号凉武昭王 毅有惠政 兼文周札周处子李王敦党百以一门五侯为敦所忌道士 脱号八 谋逆 敦倂害之周彪访之曾孙叹为符坚所得詈以犬羊相聚洁谋袭坚 坚 曰周孟威不屈于前丁彦逺 已于后吉祖冲不食而死皆忠臣也
102
顔含简而有恩羣疾笃懐问降礼王导清无劳蓍龟 江左 士称周伯仁邓伯道 苦之节刘殷梦得粟刘事祖母孝后于 聦仕焉
103
王延忌日至旬啼之终得鱼人认其犊与 不取易雄贲王敦愿作忠鬼
104
罗企生为殷仲堪史愿死之不见桓𤣥见害范蔚有书七千卷常来读者为辩 食 百人徐邈为孝武掌纶诏太或疑歳辰此之左则彼之右何俱忌 答以 歳是游神如日出时向东皆
105
范宣伤乎改容一览庄子
106
王劝妻焚书求嫁
107
王沈释时论
108
袁宏作赋答谢安奉杨仁风也
109
罗含梦乌左秀 桓温谓江兰菊丛生
110
顾恺之千岩万壑画渐入佳境 才絶 絶 痴絶褚裒桓彜称皮里阳秋备谢安云裒虽不言四时之体 矣后父王蒙王文开生此儿也刘惔齐名 温润 市帽恬和范乔刘杨优劣论谓向定一代之书非雄所及 取柴与父母相欢娯耳陶潜五栁先生传乃公田尽种秫郡遣督邮至卧吏白束帯见之 赋归去来 夏月虚闲髙 北窻之下清风䬃至自谓羲皇上人 无弦琴
111
王敦字处仲头造王恺不恤行酒美人导叹其刚忍 据石 以诛刘隗为名 沈充钱鳯谋主既死悬首曰初诣石崇如厠脱故着新意色无作羣婢相谓 此客必能作贼 驱婢妾数十人桓温彛之子常以温峤竒之故名阵图为 山蛇势 降李势 面七星破符健 识八老婢以其似刘琨而多恨得见所种栁十围流涕升登平乗楼叹王夷甫不 不任其咎 似刘景 大牛况袁宏谢觊觎而比丘尼浴九为慕容垂所败乃废立 安见 还拜 求 锡不得而卒𤣥吞流星生篡位八旬
112
孟嘉褚裒不见酒得于庾亮坐上如桓温座落帽渐答温未得 中趣耳 丝不 竹竹不如肉近使然
113
殷仲文桓𤣥姊夫中𤣥败归义 何无忌 伤之诛苏峻纠合南渡遂讨敦有功祼有异志穷肆忿言庾亮召之 与祖约反 剥士女 极凶残孙恩五斗米道恩叔父泰师杜子恭秘术凝会稽王道子诛之 逃海攻上虞杀会稽王 之八郡皆应临海 刘牢之讨之二十万入海数为裕所败冦太守辛景破之赴海自沈妹夫卢循起杜丰庆攻之亦赴水死
114
五胡乱华当时僭号者十六国世姑取其鼎盛者名之刘 石 符 姚 慕容交乱一百三十六年前赵匈奴后和以惠帝永兴元年兴七以成帝咸 四年灭 三世二十 年刘渊史称其字元海好学善射成都王頴表监五部军事诳頴归据离石称汉僭大号以其祖汉甥故冒之立六年卒聦立宠六刘为刘氏起䳨仪殿陈元达谏将杀之刘氏谏止流星为肉刘産蛇兽而死后宫乱矣既而立三后杀士十八人陈元达自杀聦立九年凡执晋懐愍二帝聦死 粲立靳凖作乱尽灭之族子曜复立改号赵立十年专与嬖臣饮博谏者斩为石勒所杀
115
后赵羯五以成帝咸和三年僭立十穆帝永和 年灭 二主四子凡二 三年石勒 年十四倚啸上东门王衍知其为天下患并州饥刺史执卖为奴托于汲桑共起兵桑始命以今姓名桑败归刘渊冦钜鹿常山衆至十馀万以张賔为谋主刁膺为股肱孔苌为爪牙刘聦授并州刺史勒杀王弥并其衆聦怒犹加镇东大将军以慰其心曜立以勒为赵王乃灭前赵僭尊号自谓在二刘之间不效曹晋狐媚取天下勒死立十五年宏立 虎夺之虎字季龙 初虎为勒专征所向无前勒敬事佛图澄及虎奉之尤谨国人化之多慕佛虎据十州金帛不可胜纪犹发前代陵以取之发民女十三万夺人妇九千又用沙门呉进言苦役晋人筑华林死者数万自谓非天崩地䧟当复何愁在位十五年虎死导废世立三十三日闵杀之鉴立杀胡羯二十万髙鼻滥死者半闵竟灭石氏闵本姓冉为虎养孙及是自立国号魏为慕容隽所灭
116
前燕鲜卑暐即东胡和廆以武帝太康元年称公 至 四世太 五年灭 凡八十五年慕容廆莫获䟦好步揺冠音讹为慕容张华器异之谓大棘城颛顼之墟居焉教以农桑刑政修明流亡多归之廆举其英俊随方授任路有颂声元帝拜为大单于成帝加侍中 皝乎广反僭号燕王与石虎战败之帝加征北大将军皝尚经学兴学校然忌其兄翰杀之 儁立有文武才进攻幽蓟邺始僭大号迁邺立十一年卒梦石虎啮其臂鞭其尸弃之儁死召慕容恪辅政暐立庸弱皆委于恪根欲为逆恪诛之恪因水旱辞位未几卒评辅政无逺略而贪鄙以垂尝破桓温有功欲杀之垂奔符坚坚使王猛伐之坚复至禽暐
117
后燕以太元十二年僭立二以安帝义熈二年灭 四世 十四年慕容垂 皝第五子也恪尝谓暐曰呉王垂也将相之才十倍于臣臣死后愿委之复以评忌之奔符坚为冠军将军 坚伐晋慕容楷及绍说以中兴及坚败垂军独全子寳劝灭坚垂不忍负以兵授坚未几以农之说请至邺而定都中山以复燕魏王圭叛垂垂遣其子寳伐之髙湖谏不聴败而还垂自出其不意直指云中圭欲走而垂以疾还寳立为魏所攻遁死为兰汗所弑 盛杀汗自立盛汗之壻三年为慕容国等所弑 熈立熈宠其后符氏而虐其下云弑之
118
南燕以安帝隆安四年立十以义熈六年灭 至起凡 一年慕容徳 皝少子也暐败符坚以守张掖坚败乃从垂如邺寳败德遂入广因自立博学而喜谏以超为子 超以锺为青州段宏为徐州而公孙五楼内参锺宏俱不平与慕容说俱叛而晋刘裕伐之不利用河间𤣥文之言塞五龙城中患脚弱而降昔赵攻曹薿望气者谓渑水带城不可以塞五龙口而降恪之围段龛亦然
119
前秦氏元符健年晋称永和七年立太 十九 灭 共四十四年符健 父洪称三秦 健僭大号四年卒 生立无道谓虎狼助杀太白入井为渇忠良杀之略尽符法符坚杀之 坚者洪子雄之子也有文在其背曰草付臣又土洪故改蒲姓苻而名以坚博学有大志而王猛吕婆楼佐之至是僭号以兄法弟融王猛权翼薛讃并掌机政猛日亲幸用事樊世与猛争斩之仇腾席寳谮猛黜之猛与中丞邓羌恊数旬间贵豪死者二十馀人于是路不拾遗风化大行猛自中书侍郎迁中书令又兼元州重任又为丞相猛刚明清肃黜尸素㧞幽滞劝农练军官当才刑当罪国富兵强战无不克而坚又举异才修废职课农桑恤困穷礼百神立学校旌节义继絶世命牧伯守宰各举孝悌亷直文学政事察其所举行赏罚官悉称职田畴辟仓库充盗贼屏息歳旱开山泽之利息兵养民卒不为灾自长安至诸州夹路树槐栁二十里一亭四十里一驿百姓歌之而又去珠帘却千里马增崇儒教禁老庄图䜟之学一时治效焕然著耳目间矣 桓温伐燕猛劝救之破温于谯燕许割地背约猛免邓羌起灭之 初慕容垂来奔猛请除之坚以为冠军将军猛治慕容之子表言其叛垂惧走坚待之如初 张孟因星变言之阳平公融亦以为言坚不从及猛临终言勿以晋为图鲜卑西羌我之仇敌宜除之既而坚大举伐晋权翼符融等谏用慕容垂之言而决大败于淝水慕容垂桓冲等各叛冲自阿房城入长安坚奔五将山为姚苌所缢立二十七年 子丕立二年败 子登为姚苌子兴所败见杀九年 自健至登五世登子崇奔泾中自立
120
后秦羌十三世凡三 二年
121
姚苌父弋仲臣虎灭梁犊 兄襄破冉闵石氏灭归晋与殷浩不恊襄北引将图闗中符生遣符坚要杀之 苌者弋仲第二十四子襄死而降坚及讨慕容泓败而奔马牧西州推戴之杀坚自立八年梦坚而卒 兴立伐秦执符登杀之绎经事佛者十九矣平朔门校尉王满聦夜距门而自朝门入赏满 聦立二十二年卒佐命灭秦者尹绎 至泓降刘裕
122
李氏帝此在五胡之外共本号汉年以穆 永和三年灭 四十六李特 麋君之苗裔秦以为黔中郡汉以为巴郡汉末是汉中随流人入蜀自称益州牧二年为刺史罗尚所斩 子雄僭尊号三十年寛厚简刑 时海内大乱而蜀独无事百姓富实闾门不闭相之者杨褒班嗣位而越杀之一年而期立政刑紊乱李夀袭之自立三年卒 势长七尺九寸腰带十四围立五年桓温伐之降后凉氏人吕氏以孝武太元十五年僭立年安帝元兴三年灭 自光至隆九十三吕光长八尺四寸目重瞳苻坚臣婆楼之子王猛竒之荐令美阳夷夏爱服坚既平燕以光讨西域破龟兹降者三十馀国鸠摩罗什劝之东而苻坚败乃自称三河王 孝武僭即天王位立十年 纂初绍逊之不受既而夺之杀其弟宏三年吕超刺之自立而让于隆 隆立姚兴兵至姑臧超战败隆降后为兴所诛
123
北燕冯氏至太元二十年僭立年自䟦 宏二世凡二十八冯䟦 毕万后毕子孙有食采冯乡者为慕容寳中卫将军熈立欲诛之遂亡及云见杀衆推䟦为主僭大号于昌黎即国曰燕课百姓桑柘弟素弗为辅立十一年元熈元年也此后事入于宋至元嘉七年死 䟦死弟宏杀䟦子翼自立魏伐之奔髙丽见杀
124
南凉鲜卑以乌孤以安帝隆安元年僭立年傉檀 安帝十年灭 三世凡十九秃髪乌孤其祖夀阗母寝而産被中鲜卑谓被秃髪因氏焉 八世祖匹孤迁河西传夀阗至树几能据凉州至乌孤嗣位务农修好吕光署为大将军隆安元年自称西平王更称武威王太初后徙乐都用杨统乗虚图吕光醉坠马死 弟利鹿孤称河西王再伐吕隆然犹臣姚兴用史暠之言建学立三十三年 弟傉檀嗣神爽命世权吕氏取姑臧 其后受制于姚兴伐沮渠䝉逊伐赫连勃勃皆为所败 姚兴遣韦宗来观衅叹谓一代伟人未可图也攻之果不克 后䝉逊取其姑藏独保乐都之西征乙弗为乞伏炽盘所袭归之歳馀被鸩诸子奔䝉逊后归魏傉檀燕宣徳堂而叹孟禕曰此堂百歳更十二主
125
北凉临松卢水胡二世凡三十九年
126
沮渠䝉逊 其先为匈奴左沮渠䝉逊以官为氏伯父罗仇及麯粥为吕光所杀䝉逊奉其臣段业起兵又谮杀马权男成而斩业自立 姚兴遣使封西海侯攻克秃髪姑臧号西河王三十三年 茂安立六年魏灭
127
西凉
128
李暠为北凉敦煌太愔守自称凉公 暠子煌北凉灭之弟奔敦 北凉又屠之
129
冉闵内黄人 石季龙养孙 杀石鉴自立 战胜石祗焚其首三年与燕大战为慕容恪所擒送慕容儁斩之龙城七里草木枯五月不雨隽祀之諡曰武悼
130
131
张轨凉州年牧 轨子茂元帝即位自称愍帝建兴五 𫝊 骏重华祚𤣥靓天锡凡八主前秦灭之
132
匈奴后自勃勃至定凡二十六年
133
赫连勃勃 刘渊之族也 姚兴宠异之使助没奕于镇髙平又使镇朔方因袭杀奕于而并其衆义熈二年称天王以云骑风驰使姚兴疲于奔命又大败秃髪傉檀 自以匈奴夏后氏后称大夏使叱干阿利发夷夏十万人筑朔方北黑水南为统万城又造兵尤精 诏与天连改姓赫连非正统者姓鐡 伐刘裕裕留义真镇长安而还勃勃遂取长安僭大号还都统万刻石颂功 㐫暴好杀人无生頼谏者先截其舌而后斩之在位十三年以宋元嘉三年死 子昌立为魏所擒弟定僭号于平凉魏灭之
134
古今纪要卷五
URN: ctp:ws75349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