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二回太守被责献女 昭君用计辱奸

《第二回太守被责献女 昭君用计辱奸》[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诗曰:
2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3 若还四季不饮酒,空负人间好时节。
4 话说太守王忠,见奸相发怒,吩咐左右动手拿他,急急叫声:「相爷且慢,容卑职告禀。」奸相道:「你做一个黄堂太守,管辖万民,连一个昭君没处找寻,怎么回覆旨意?你还有什么分辩?」王忠道:「非是卑府不用心细查,乃查了一月,在城在乡并无昭君名字,还望相爷原宥。」奸相听说,好不耐烦道:「钦限紧急,任你慢腾腾的性儿,谁担此违背圣旨之罪?你这狗官不用追比,焉肯将昭君找寻出来!左右与我将狗官扯下去打。」下面一声吆喝答应,吓得王忠只叫:「相爷开恩,容宽限三日,卑府好去细查。」奸相坐在上面,佯作不睬,左右虎狼动手,可怜王忠被捺在地,轮替四十荆条大棍,打得王忠哀声不止,肉绽皮开。打毕放起,奸相又叫声:「王忠,再限三日,如有昭君,万事休提。三日外再无昭君,定取狗官首级,决不宽贷。」
5 王忠听说,吓得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只得诺诺而退,连声答应,一步一拐,出了馆驿。有家丁扶著,也骑不得马,唤一乘小轿抬进衙门。可怜王太守,眼泪汪汪,下轿入内,有姚夫人接至房内坐定,见老爷这等狼狈,问起缘由。太守未曾开言,先叹了一口气,道:「夫人,想我堂堂四品黄堂之职,今日撞见奸相,这个对头星,因我不将昭君查出,打了四十大棍,又限三日,若无昭君,定要典刑。夫人呀!看来女儿是要献出的了,若再隐匿,只怕我这条老性命就活不成了。」姚夫人见说,由不得目瞪口呆,暗想:「女儿这等聪明伶俐,怎生舍得她远离他方!若把女儿前去应选,丢得我夫妻二人膝下冷清,日后倚靠何人收成结果;若不把女儿献出,又伯老爷受罪不起。」由不得一阵心酸,两眼泪如雨下。王太守也是含悲痛哭,且自慢表。
6 再言昭君,自从酒醉睡去,梦中与汉王相会,面约终身,她就痴心妄想,志不改更。到了次日,天明起来,梳洗已毕,不带丫环,出了香房,独自步进花园,对天双膝跪下,暗暗祷告:「念信女王嫱,昨夜梦中相会汉王,汉王面许奴家选进西宫,若是奴家有后妃之福,但求天遂人愿;若是奴家福薄,汉王不来召取为妃,奴宁老死香闺,再不他适。」祝罢一番,将身站起,归了香房,每日只是闷闷沉沉,坐在房中思想汉王,痴心等守,茶饭顿减,容颜消瘦,毫无一点欢情。
7 那日因在房中闲会,取了一双大红绣鞋,用针刺绣双飞鸳鸯。正要绣成,忽然线断针折,因大吃一惊道:「难道奴与汉王无缘,不能应三更之梦了吗?」说著扑籁籁地泪滴香腮,连声叹息,不禁心中有感,吟诗一首:
8 寂寞无聊坐绣房,尖尖十指绣鸳鸯。
9 鸳鸯绣到双飞处,线断针残泪两行。
10 吟诗方了,耳畔内忽听远远地上房一片嘈嚷之声,心中好不十分诧异,便叫丫环:「你听,夫人房中为什事这等吵闹?速速前去,且看一看,回来报我知道。」丫环答应。去不多时,急忙回报小姐道:「不知为什么事情,老爷和夫人坐在一处,痛哭不止。」昭君闻知大惊,即命丫环拿梳具过来,打扮一番,要到上房探问消息。你道昭君怎生打扮?但见她:
11 面对菱花挽乌云,手理青丝发万根。
12 高梳一个蟠龙髻,凤钗金簪髻边横。
13 柳叶眉弯如新月,秋波秀眼黑白分。
14 脂粉不施生来媚,耳上金环左右分。
15 穿一件团花锦绣袄,系一条碧水波浪裙。
16 翠手镯双龙取宝,金戒指八宝装成。
17 红绣鞋刚刚三寸,白绫带裹住摺根。
18 行一步裙不动人真爱惜,笑一笑齿不露价值千金。
19 远看她分明是广寒仙女,近看她好一似南海观音。
20 昭君打扮已毕,出了香闺,来到上房,见了爹娘,叫声万福。老爷、夫人齐道:「吾儿少礼,一旁坐下。」昭君道:「孩儿告坐。」坐定,便问爹娘:「为什么事情这等伤心?可说与孩儿知晓。」王太守见问,料难隐瞒,便将朝廷钦差毛相来到越州,命为父的四门大张皇榜,要选昭君,因为父的舍不得将吾儿花名报去,回言越州没有此女,恼了奸相,把为父的打了四十棍,还限三日定要昭君,如再没有昭君,就要致死为父,所以与你母亲在此伤心的话说了一遍。
21 昭君听说,心中又恨又喜:恨的是奸相太不留情,喜的是梦真灵验。便叫声:「爹娘,休要烦恼,事到其间,只管把孩儿报去充选,一可救爹爹性命,二使儿进皇宫,一家富贵。爹爹且去见奸相,只说昭君有了,要赦卑职无罪,方敢说明。他自然叫爹爹直说,爹爹回他,卑府一身无子,只生一女,名曰昭君,情愿入宫充选,他自然改容相待爹爹。」
22 王太守见女儿肯去充选,即刻出房,上马来到馆驿。见了毛相,毛相便问:「昭君有了么?」王太守就照女儿的话回了一遍。毛相忙站起扶住知府,口称:「恭喜知府」,并陪罪道:「如今是国丈大人了,方才多多得罪,望乞国丈宽宥。」王忠连称:「不敢。」毛相道:「可用暖轿将令媛抬来一看。」王忠答应。回到府衙,说与夫人、女儿知晓。昭君道:「既是天子选儿为妃,还怕奸相不来朝见,岂有君妃见小臣之礼?爹爹去对他说,一个不出闺门的绣女,怎肯轻于出去见人,请相爷到府衙一看,不怕他不来,等他来时,女儿也代爹爹出一口气。」太守听说,连称:「有才女子胜于男儿!」便出了衙门,赶到馆驿,回明了毛相。毛相暗想:「我原是假意试他一试,他若肯来,就失了贵人的身分,如今不来,方是正理。且住,难道我反求见于她么?」腹内沉吟。未知他肯去否,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75466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