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曹氏伤寒金匮发微

《曹氏伤寒金匮发微》[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发之。然后病机不传经络。即传经络。未及藏府。即用葛根汤以发之。则外因之内陷者寡矣。血脉不流通。则四肢为之重滞。然当甫觉重滞。或用八段锦十二段锦法。使筋节舒展。或吸气纳于丹田。而徐嘘散之。使用身血分水分。随之运行。甚至或湿壅关节。时作竣痛。则针灸以通阳气。膏摩以破壅滞。则内因闭塞九窍者寡矣。然犹必安本分以避弄辟。远山林以避蛇虎。远壮第以保精髓。节衣服之寒暖。节五味之过当。务令营卫调适。内外强固。六淫之邪。乃无入其腠理。则病之成于不内不外者又寡矣。所谓腠理者。人身肌肉方斜长短大小不等之愧。溱合而成。溱合处大隙即谓之腠。肌肉并系而成块。众系之小隙。即谓之理。胸中淋巴系统。发出之乳糜水液。出肌腠而成汗。故曰通会元真者。固有之元气真。血分中营阳及之。水分中卫阳亦及之。故曰通会文理。即合并成块之肉丝,不独肌肉有之。即胃与小肠大肠并有之。各具淋巴微管。发出水液。故仲师连类及之耳。其实病气之始入。原不关乎内藏也。
2 问曰。病人有气色见于面部。原闻其说。师日。鼻头色青。腹中痛。若冷者死。鼻头色微黑者。有水气。色黄者。胸上有寒。色白者。亡血也。设微赤。非时者死。其目正圆者。痉。不治。又色青为痛。色黑为劳。色赤为风。色黄者。便难。色鲜明者。有留饮。
3 气色之见于面部者。无病之人亦有之。借如夏令行烈日中则面赤。暴受惊恐则色白。此其易知者也。明乎此。乃可推病之人气色,日鼻鼻头色青腹中痛者。鼻之上部尽头处。非鼻准之谓。相家谓之印堂。医家谓之关下。小儿下利。印堂多见青色。腹痛不言可知。下利手足逆冷。为独阴无阳。故曰苦冷者死。湿家身色薰黄者。黄中见黑色也。今印堂微见黑。故知其水气。湿病属脾藏。脾统血。血中有黄色之液。湿胜而血负。病在营。故其其色黄黑相杂。水气属三焦肾与膀胱。病卫。故印堂微黑。胸中为饮食入胃发生水液之处。其水液由脾阳生发。中医谓之中焦。西医谓之淋巴系统。胸中有寒。是病留饮。故萎黄见于印堂。血不华色则白。故亡血者色白。人饮酒则面有赤色。行日中及向火并同,为其血热内盛。阳气外浮也。伤寒阴寒内剧据。真阳外脱。慢亦面见赤色。是谓戴阳。此证多属冬令。故曰非时者死。谓非夏令血热张发之候也。按寒饮之色黄。失血之色白。或全见面部。戴阳之赤色。或见额上及两颧。不定在鼻之上部。故无鼻头字。非省文也。而色既辨。然又必验之于目。刚痉无汗。周身、筋脉紧张。故目系强急而目正圆。此证脉必直上下行。内经所谓但弦无胃也。故曰不治。目色青。少年妇人时有之。或不必因病而见。然往往有肝郁乘脾。而腥中急痛。若夫色黑为劳。与女劳痹额上黑同。凡人目中瞳人则黑。其外微黄。惟女劳则瞳人外圈俱黑。吾乡钱茂材信芳。诊宋姓病断其必死。不三月果死。予问故。钱日。女劳目之外眶尽黑。法在必死。盖瞳人精散处溢。如卵黄之忽散。臭败随之矣。风邪中于头。则入于目而目脉赤。荆芥防风蝉衣疆虫等味薰洗足以愈之。仲师固无方治也。色黄便难。是谓谷瘅。宜茵陈蒿汤。惟鲜明有留饮。当指目鲜泽者。及目下有既形者言之。若专以目论。则巧媚妇人。固自有明眸善睐者。何裳留饮乎。
4 师日。病人语声寂寂然。喜惊呼者。骨节间病。语声喑喑然不彻者。心膈间病。语声啾啾然细而长者。头中痛。
5 无病之人。语声如平时。虽高下疾徐不同。决无特异之处。寒湿在骨节间。发为竣痛。故怠于语言而声寂寂。转侧则剧痛。故喜惊呼。心膈间为肺。湿痰阻肺窍。故语声喑喑然不彻。头痛者出言大则脑痛欲裂。故语声喑喑然细而长。不敢高声语也。
6 师日。息摇肩者。心中坚。息引胸中上气者亥。息张口短气者。肺痿叶沫。此条心中坚当为心下坚之误。
7 痰饮留于膈间。则心下坚满。痰饮篇所谓虽利心下续坚满。膈间支饮人喘满心下痞坚。寒疝篇脉紧大而弦者。必心下坚。则此云摇肩心中坚者。其必为心下坚之误无疑。心为君主之藏。不能容纳外邪。惟心下为膈与胃相逼处。痰湿流于膈间。则气为之阻碍而气不顺。至于两肩用力摇动。则心下之坚满可知矣。此为湿痰凝固之证。所谓宜十枣汤者也。至于引胸中上气而咳。即后文唳则上气之证。吐黄蜀者宜皂荚丸。有水痰者宜射于麻黄汤。张口短气者。肺痿味沫。即后篇所谓肺痿之证。以上三者。皆出于主气之肺。辨息至为切近。故类及之。
8 师日。吸而微数。其病在中焦实也。当下之则愈。虚者不治。在上焦者其吸促。在下焦者。其吸远。此皆难治。呼吸动摇振振。不治。息由丹田上出肺窍是为呼。由肺窍下入丹田是为吸。呼吸略无阴凝。乃为无病之人。人惟中脘宿食不化。则吸入之气。至中脘而还。不能下入丹田。故出纳转数。下之则上下通彻。略无寄人室凝。此大承气汤。所以为承接中气之用也。然有本为大承气证。始病失下。病久精气耗损。肠胃枯燥而死者。即有久病虚赢。一下正随邪恶尽。以致虚脱而死者。因此后医失误。转授前医以为口实。而硝黄遂成禁例。然则仲师言虚者。不治为法当早下言之非为见死不救之庸工言之也。大下后食腹同此例。若夫肺虚而吸气乏力故吸也促。肾虚而纳气无权故吸远。促者上焦不容。远者下焦不摄。故曰难治。其不日不治而日难治者。肺壅肺痿肺胀及膈间有留饮。其吸皆促。为其有所阻也。亡血失精。其吸皆远。为其不相引也。数者皆有方治。而愈期正不可知。故曰难治。至于呼吸动摇振振。其人必大肉痿陷。大骨枯槁。午后微热。死在旦夕。虽便扁鹊复生。无能为役矣。
9 师日。寸口脉动者。因其王时而动。四时各随其色。非其时。色脉皆当病。
10 此寸口以两手六部言之。凡脉之大小。小视血分热度之高下。血分之热度。又以天时之寒暖为盈脑。天时至春而疏达。则其脉调畅。夏而张发。则其脉盛大。秋而收束。则其脉敛抑。冬而闭藏。则其脉沉既。所谓因王时而动也。夏令天气炎热。血分热度既高。甚有而色及掌心发红色者。亦有八九月间天气渐寒。红色渐变为白色者。此固因于血热之高低。非可以五色配四时也。不然。春日肝王。冬日水王。曾未见有春日色青。冬日色黑者。五色配四时之谬。固已不攻自破。然则四时各随其色。亦不过分赤白二色。以见血热之高低耳。非其时色者皆法当病。直以天时温暖。血不华色。营气不充脉络言之。亦以天时苦寒。血热暴张。面赤脉洪者言之。然则假令肝王色青及肝色青而反白二语。皆当删去。此必非仲师之言。或由门人袭内经东方生木节意而附会之。不可为训。
11 问曰。有未至而至。有至而不至。有至而不去。有至而太过。何谓也。师日。冬至之后早子。夜半少阳起。少阳之时。阳始生。天得温和。此为未至而至也。以得甲子而天未温和。此为至而不至也。以得甲子而天大寒不解。此为至而不去也。以得甲子而天温如盛夏五六月时。此为至而太过也。
12 此一节。论天时气之愆伏。愆太过也伏不足也。以见病气所由受。未至而至数语。当是古医家言。师特借冬至后甲子以起例。古者十一月甲子塑夜半冬至为历元。则冬至后甲子当在正月。日夜半少阳起者。不过略言阳气初回。内经所谓春三月发陈之期也。当此期内。地气方得温和。春未至而地气转阳。故曰示至而至。皮毛早开。风邪易袭。多桂枝证。若时令当温不温。即为至而不至。设当春令阳回之时,而天气忽然大寒。春行冬令。是谓至而不去。皮毛未开。寒邪中之。多麻黄证。春气方回忽然大热如盛夏五六月。春令夏行。是谓至而太过。汗液大泄。津液早亏。多人参白虎证。四气之转移。莫不皆然。此特一隅之举耳。得甲子不过陈述故训。勿泥。
13 师日。病人脉。浮者在前。其病在表。浮者在后。其病在里。腰痛背强不能行。必短气而极也。浮在前当病表实、以麻桂二汤发之、固已一汗而愈、若浮在后则里虚、血不充脉、发其汗则里液益虚、以致不能行、短气而竭、其不死机希、皆其致死之源、因医家见其脉浮、以为表实而强为发汗、不知浮在后不当发汗也。
14 脉浮在前。是通关前后言之,是谓表实。在后是指关后独浮言之。浮在关后。而不及关前。则脉管中血液不足。可知脉浮在表。为麻黄桂枝二汤证。若浮不及关以上。则血分本虚而不当发汗。此即淋家不可发汗。失精家不可发汗之意。太阳之里属少阴。脉之浮属太阳。不见微细病固无内传少阴之理。然太阳能之脉。夹抵腰中,即谓之里可也。脊为督脉经隧。腰为实少阴之藏。肾与膀胱为表里。自腰以下有两管。注小溲于膀胱。中医谓之下焦。西医谓之输尿管。即为其病在里亦可也。阴虚之人。强责其汗。势必牵涉于肾。腰竣背强。犹为太阳本病。至于阴寒精自出。逡削不能行。则水之上源。因发汗而渴。而下流亦涸矣。短气而竭是者。则以肾虚不能纳气故也。况阴虚必生内热。内热薰灼。至于骨痿髓枯。焉有不死者乎。
15 问曰。经云。厥阳独行。何谓也。师日。此为有阳无阴。故称厥阳。
16 油灯将灭。火必大明。膏油竭于下。则光气脱于上。是故虚实劳不足之人。日晡有微热。甚至者入夜壮热。至有喉痹口燥而烂赤者。此火。如煤油如火酒。救之以水则漂焰益张。扑之。以灰则息矣。故昔人有甘温清热之法。内经所谓劳者温之也。然补血养阴。正不可少。若油灯之添油者然。但恐不能不受重剂耳。倘更以寒凉。焉有不死者也乎。
17 问曰。寸脉沉大而滑。沉则为实。滑则为气。实气相搏。血气入藏即死。人府即愈。此为卒厥。何谓也。师日。唇口青身冷为入藏。即死。如身和汗自出为入府。即愈。
18 大气挟血。并而上逆。则寸口见沉大而滑之脉。但举寸口。则关后无脉可知。气血宛于上。冲动脑气。一进昏晕而为暴厥。血逆行而入于脑。则血络暴裂死。故唇口青。青者。血凝而死色见也。若冲激不甚。血随气还。身和汗出而愈矣。须知入藏入府为假设之词。观下文在外入里可知。不然。气血并而上逆。方异其下行为顺。岂有入藏即死。入府即愈之理。门人章次公言入藏为脑充血。脑膜为热血冲破。一时血凝气脱。故唇口青身冷者死。脑固藏而不泻也。入府为气还三焦脉络。散入肌腠皮毛。故身和汗出者生。三焦固泻而不藏也。此与内经所谓气与血并走于上。则为大厥。厥则暴死。气复还则生。不还则死。其义正同。否则云并走于上矣。内经虽未明言脑。而其旨甚明。尤在泾犹强指为腔内之五藏。通乎否乎。章说较鄙人为详尽。故并存之。
19 问曰。脉脱入藏即死。入府即愈。何也。师日。非为一病。百病皆然。譬如浸淫疮。从口起流向四肢者可治。从四肢流来入口者不可治。病在外者可治。入里者难治。
20 上节独言寸口。则有上无下。脉垂脱矣。则此云脉脱。当指无脉言之。陈修圆以为脱换之脱。非也。按伤寒论云。利厥无脉。服白通汤加猪胆汁。脉微续者生。暴出者死。微续者。胃气尚存。故曰入府即愈。暴出者真藏脉见故曰入藏即死。非为一病下。特推广言之。譬之浸淫疮。湿热兼毒之皮肤病也。天痘溃烂入口者死。广疮入口者死。若小儿天泡疮黄水疮。未见有从四肢流入口者。盖亦外病流脂水者。通名浸淫耳。病在外者可治。入里即死。以伤寒病论。则三阳可治。三阴难治。以痉疽言。则仲痛色红者可治。平陷色白甚至痛者难治。故师言百病皆然也。
21 问曰。阳病十八。何谓也。师日。头痛。项腰脊臂脚步掣痛。阴病十八。何谓也。师日。咳上气喘哕咽阳鸣胀满必痛拘急。五藏病各有十八。合为九十病。人又有六微。微有十八病。合为一百八病。五劳七伤六极。妇人三十六病。不在其中。清邪居上。浊邪恶居下。大邪恶中表。小邪中里。谷托之邪。从口入者。宿食也。五邪恶中人。各有法度。风中于前。寒中于后。泾伤于下。风令脉浮。寒令脉急。雾伤皮腠。泾流关节。食伤脾胃。极寒伤经。极热伤络。
22 治病以明理为先务。设病理不明。死守成方。则同一病证。且有宜于彼而不宜此者。则阳病十八一节。当是为拘守成方治病者言之。然变证虽多。岂可拘于十八之数。阳病十八。阴病十八。五藏病各有十八。六微复有十八病。令学者于此。昏无所得。若涉大川。不见津涯。卒致临证不敢用药。谤徨歧路。不知所归。此亦仲师之过也。惟善读书者。正不当以辞害意。今姑就所举之病名而释之,凝者关焉。病在外体为阳。寒邪袭表。体温郁而不达。则阳热上冲而病头痛。风中于肪。郁而不达。则病头痛。肠胃不通。燥气上于脑。则病头痛。阂疟发热。血气上入于脑。则病头痛。又有气挟热血宛而犯脑。则亦病头痛。头痛同而所以为头痛者不同。项为太阳经脉出脑下行之路。风寒外束。热血抵抗。胀脉历兴。项因强痛。寒凝太阳之脉。发为脑疽。则项亦强痛。项之强痛同而所以强痛者不同。腰为少阴寒水之藏。下按输尿管而输入膀胱。寒湿内阻三焦。水道不通。则病腰痛。强力举重。气阻胁下,则病腰痛。汗出为冷。久为肾著。则腰下冷嘲热讽痛。腰痛同而所以为腰痛者不同。太阳能经络。夹脊抵腰中。而脊髓则为督脉。寒袭于表。经络不舒。则背脊痛。强力入房。伤其督脉。则背脊亦痛。脊痛同而所以为脊痛者不同。四肢者。诸阳之本。湿流关节。则臂脚步掣痛。风中四末。四肝不用。则臂脚亦掣痛。血不养筋。筋络强急。则臂脚亦掣痛。此外复有肢节疼痛。脚步肿如脱之历节。阳明燥实。伤及支脉。右髀牵掣膝外廉而痛。寒湿流筋髀肉内痛。掣痛同所以掣痛者不同。复有脚气肿痛者。痛而腹中麻木。属血分。宜四物加生附牛膝防已呈萸木器厂瓜以治之。腹中急痛者。属气分。宜鸡鸣散以治之。又有血络不通。脚变急者。宜芍药甘草汤以治之。有肠燥伤筋而脚变急者。宜大承气以治之。此又脚病之不同也。然则阳病十八与多数而言之也。病在内脏为阴。风伤于肺则咳。膈间支饮则亥。肠中燥气犯肺则亥。亥固不必同也。谬痰在中脘。不能不一时倾吐则上气。水痰在心下。阳气欲升不得则上气。上气固不同也。寒缚表阳。外不得汗则喘。元气下虚。肾不纳气则喘。喘固不必同也。呃逆之证。有属胃气虚寒者。有属大肠腑滞不行。及膀胱小溲不利者。则哕固不同也。咽当为噎。老年之人。血气并亏。有食未入胃。梗于胸膈而不上者。又有噎膈之证。既入于胃。梗塞而不下者。是噎又不同也。水湿入肠。下利不止。则病肠鸣。痰饮为病。水入肠间。则亦肠鸣。虚劳之人。亦复肠鸣。是肠鸣又不同也。太阴寒湿。则腹中胀满。水结膀胱。则少腹胀满。宿食不化。则腹中胀满。血结胞门。则少腹胀痛。是胀满又不同也。久事伛偻。胸中阳气否塞。则心痛微背。阴寒凝结膈。则亦心痛彻心。是心痛又不同也。虚劳之人输尿管不通小便不利而腰痛者。小腹为之拘急。下后发汗。津液亏耗。则筋脉为拘急。是拘急又不同也。然则阴病十八。亦举多数言之也。若夫五脏之病,散见内经及元化中藏经者。不胜枚举。第就本书著录者言之。日肺痿。日肺郁胀。日肺中风。日肺中寒。日肺饮。日肺水。此肺病之可知者也。日肝中风。日肝中寒。日肝著。日肝乘脾。日肝乘肺。日肝虚。日肝实。此肝病之可知者也。日心中风。日心中寒。日心中痛。日心下痞。日心下悸。日心烦。日心。此心之可知者也。日脾中风。日脾中约。日脾水。此脾病之可知者也。日肾著。日水在肾。日奔脯。此肾病之可知者也。谷瘅。宿食。呕吐哕。反胃。消渴不能食。食已即吐。胃病也。肠壅下利清谷。不大便。圊脓血。肠病也胁下痛。小便不利。遗溺。三焦病也。寒则下重便血。热则为痔。小肠病也。呕吐。口苦耳聋。下利纯青。胆病也。膀胱无专病。时与三焦相出入。此六府病之可知者也。然则五脏病各有十八。合为九十。微在十八病。合为一百八病。要不过示人病出了经。寒热虚实之不同者。居其多数。不当泥成法以为治耳。不然病之变证。多端一切以十八限之。而谓绝无增减有是理乎。据后文五劳七伤六极。妇人三十六病。不在其中。便可识立言之旨。在多数而不在定安数。自此以下。略为疏折病源。风露中人。挟高寒之气。故清邪居上。湿热蕴蒸。挟地中水气而出。故浊邪居下。六气中人。起于皮毛。故大邪中表。气体先虚。邪乃乘之。故小邪中里。系即谷字。传写者误作系耳。饪尤本作饪。饼也。谷饪之邪。从口入者。为宿食。胃中胆汁胰液不足。消化之力薄也。日五邪中人。各有法度。胃邪之中人。各不可变易之处。风为阳邪。已至上。为阳气方盛。故风中于前。寒为阴邪。申至戌上。为阴风始出。故寒中于暮。湿从地升。太中于下。足先受也。雾散空中。故中于上。头先受也。风脉浮缓其表疏也。寒脉浮急。其表实也。雾伤皮腠。乃生癣疥。湿流关节。因病历节。食伤脾胃。是病腹痛。极寒伤经。项背斯痛。极热伤络。不病吐衄。即圊脓血。可以识辨证之大纲矣。
23 问曰。病有急当救里救表者。何谓也。师日。医下之。续得下利清谷不止。身体疼痛者。急当救里。后身疼痛。清便自调者。急当救表也。
24 此下二节。皆以治病缓急言之。治病大法。固当先表后里。如伤寒论太阳未罢。阳明化燥。先其表。后攻其里。此其常也。若夫太阳失表。一经误下。汗反入里。遂有水激中脘。直走小肠大肠。至于完谷不化者。此时水寒湿陷。中阳垂绝。危在须臾。虽有身痛当汗之太阳表证。正当置为后图。而急温其里。臂之侍疾之人。忽闻兴下失火。势必坌息往救彼其心。非不爱病者。有急于此者也。若内脏无病。但有身疼痛之表证。则一汗可以立愈。不烦再计矣。此条见伤寒论
25 夫病痼疾。加以卒病。当先治其卒病。后乃治其痼疾也。
26 病之暴起者易变。而痼疾则无变。变则加剧。不变则固无害也。故曰先治卒病者。伤寒也。虽然痰饮痼疾也。感于表寒而病。可用小青龙汤以汗之。膈间支饮。痼疾也。伤寒胃家实。可用大陷胸汤以下之。然则痼疾卒病,何裳不可同治乎。善治病者。可以观其通矣。
27 师日。五脏病各有所得者愈。五脏病各有所恶。各随其所不喜者为病。得、古作合解、音会、与人契全日相得
28 五脏病各有所得者愈以五味为最近。本篇首节举例甚至明。肝虚者补用酸。故厥阴病之乌梅丸。以乌梅为君。肝虚乘脾。则腹中急痛。急痛者。肝叶燥而压于脾。脾气不舒。痛延腹部。因用甘草味之药以实脾。故小建中汤方治。以饴糖为君。若入心。故泻心汤降逆方治。以黄连为君。辛入肺。故十枣汤泻痰泄水方治。以芜花为君。近人以芥菜卤治肺瘫、白芥子治痰饮、同此例。卤入肾。故小便不利之蒲灰散。以蒲灰为君。(此节水中莒蒲烧灰、近人以为蒲黄则误。
29 茯苓或盐汤。治小便不利。亦此意也。此五脏之病。各有所得而愈之大略也肺恶寒而主皮毛。寒由皮毛犯肺。则病伤寒,汗出不彻。水在膈间。即病喘咳。脾恶湿而主肌肉。外风凝互肌腠。因病中风。留著不去。渗人关节。因病历节。湿与水并居。留于中脘。即病痰饮。下陷大肠。即病下利。泛滥充塞。即病水肿。心恶燥亦恶水。胆胃燥气上薄心藏。则心气不足。而病吐血衄血。是为泻心汤证。水气凌心。则心下悸。是为小青龙汤证。肝恶燥。燥则胆火盛而病消渴。肝恶拂郁。有所逆则乘脾。而腹中急痛。肝又恶湿。湿胜而血败。秽浊年聚。尤病乃作。肾恶寒。水寒则血败。因病下血。肾又恶燥。藏燥则精竭。筋脉不舒。因病痿辟。此五藏各有所恶之大略也。脾喜燥而恶湿。多饮茶酒。则病湿痰。多卧湿地。则病风痹。肺喜温而恶寒。形寒饮冷。则病寒饮。风寒袭肺。皮毛不开。则病风湿。肾喜温而恶水。水停胁下。则小便不利。不病腹满。即病腰痛。肝喜凉而恶热。血虚生燥。则病善怒。气上撞心。心为君主之藏、无所谓喜、亦无所谓恶、其偶亦有病、变不过他藏所牵及耳。心喜静而恶人人皆但不在病情之中、故不述血热伤络。则便脓血。此则五脏之气。随其所不喜为病之大略也。要而言之。脾脏湿。故恶湿。肺腑凉。故恶寒。心脏热。故恶热。肾多水。故恶水。肝脏合胆火生燥。故恶燥。此藏气有馀而为病者也。然发汗太过。脾精不濡。痉病乃作。肠胃燥实。肺热叶焦。乃生痿辟。心阳不振。则脉郁结代。肾寒精冷。令人无予。肝脏血寒。则病厥逆。然则藏气不足。又何裳不为病乎。究之治病当求其本。断无成亦之可拘。读金匮者。亦观其通焉可耳。
30 病者素不应食。而反暴思之。必发热也。
31 此三句当别为一节。古本与五脏病混而为一。以致不可解说。陈修圆以为藏气为病气所变。直臆说耳。夫日素不应食。原非素不喜食。为使病本不欲食者言之耳。此证或出于病后。或出于病之将愈。盖病气之吉凶。原以胃气之有无为验。病固有时证悉去。始不能纳谷以致于死者。此固有胃则生无则死之明证也。但胃气之转。为病者生机。与脉伏之复出同。脉暴出者死。渐起者生。故胃气之转。亦以渐和为向愈。暴发为太过。夫胃主肌肉常人过时。忍饥则瑟恶寒至饱食之后肢体乃渐见温和。故厥阴篇有厥利欲食以素饼而发热。热者即为不死之。微但病后胃火太甚。即有急欲得食。食已即发壮热。而病食复者,予于家人见之。亦有阳明燥热。饱食之后。以致累日不大便。一发热而手足拘攀者。予于沉松寿见之。此仲师劳复篇中所以用博棋大五六枚之大黄。内经治痿所以独取阳明也。
32 夫诸病在脏。此脏字当作藏历之藏解、谓病藏证在里也、非指五脏、学者其勿误欲攻之。当随其所得而攻之。如渴者与猪苓汤。馀皆放此猪苓汤方见伤寒论阳明篇又见后消渴证中、以猪苓之利湿、所以通其小便、以阿胶之滋阴、所以解其渴、此猪苓汤所以为利小便而兼解其渴之神方也、攻其实而补其虚、惟仲师能深知其内情。诸病在脏为里证。别于皮毛肌腠筋络言之。非谓五脏也。此节表明因势利导之治法。特借渴者与猪苓汤以起例。盖下利则伤津液而渴。加以小便不利。水气在下。是当以利小便为急。然又恐甚其渴。与猪苓汤。则既解其渴。又利小便。此一举两得之术也。如伤寒转矢气。及宿食下利脉滑。可用大承气。亦此例也。
33 痉湿喝脉证第二
34 太阳病。发热无汗。恶寒者。名曰刚痉。
35 太阳病发热汗出。而不恶寒。名曰柔痉。
36 此二证。说解详伤寒发微。风寒外薄。血热内张。正与邪相争。故名刚痉。汗出表疏。正气柔弱。不与邪争。故名柔痉。
37 太阳病。发热。脉沉而细者。名曰痉。为难治。
38 此条见伤寒论。盖痉为津液枯燥之证。卫气不和于表。故发热。营气不足于里。故脉沉细。发热为标阳。脉沉细则为本过时。里气不温,则水寒不能化气。是当用栝蒌桂枝以解表。加熟附以温里。释详伤寒发微兹不赘。
39 太阳病。发汗太多。因致痉。
40 此条典见伤寒论。释解具详伤寒发微。兹不赘。
41 夫风病。下之则痉。复发汗。必拘急。
42 风病。陈修圆以为发热有汗之桂枝汤证。是不然。太阳病固自有先下之不愈。因复发汗。表里俱虚。其人因致冒。终以自汗解者。亦有下后气上冲。而仍宜桂枝汤者。亦有误下成痞。误下成结胸者。独发汗致痉之证。为中风所希见。则所谓风病者。其为风温无疑。夫风温为病。其受病与中风同。所以别于中风者。独在阴液之不足。故脉浮自汗心烦脚攀急者。不可与桂枝汤。得汤便厥。所以然者。为其表阳外浮。里阴内虚。阴不抱阳。一经发汗。中阳易于散亡也。俱此犹为证变未甚也。更有脉阴阳俱浮。自汗出身重息鼾。言语难出之证。一经误下。即见小便不利。直视夫溲。若火劫发汗。则瘛痤如惊阐。所以然者。里阴素亏。误下则在上之津液下夺。日系因之不濡。火劫则在里之津液外烁。筋脉因之不濡。津液本自不足。又从而耗损之。风燥乃益无所制。故上自日系。下及四肢。无不拘急。而痉病成矣。不然。本篇汗出发热不恶寒之柔痉。与伤寒温病条之不恶寒。何其不谋而合乎。是知中风一证。津液充足。虽误汗下。未必成痉。惟津液本虚者。乃不免于痉也。
43 疮家虽身疼痛。不可发汗。汗出则痉。
44 此条见伤寒太阳篇。盖人之汗液。由卫气外出者属水分。由营气外出者属血分。身疼痛。原系寒凝肌腠。急当发汗以救表。惟疮家营分素亏。一经发汗。血液重伤。至于不能养筋。一身为之拘急。是亦投鼠不忌器之过也。夫病至无可措手。要当用药薰洗。使邪从外解。而不当任其疼痛。如浮萍叶本荆芥薄荷防风等味。俱可煎汤薰洗。但使略有微汗。疼痛当止。(语详伤寒发微
45 病者身热足寒。颈项强急。恶寒。时头热。面赤。目赤。独头动摇。卒口噤。背反张者。痉病也。若发其汗。其脉如蛇。
46 此条见伤寒论本篇而佚其后半节。身热至恶寒。为葛根汤证。时头热至背反张。为大承气汤证。语详伤寒发微惟发其汗下。当有衍文。痉病之未成。原有属于太阳而当发汗者。惟已传阳明。燥气用事一经发汗。即见经脉强急。不当有寒湿相得。其表益虚。恶寒益甚。之变数语似属湿证脱文。不知者误列于此。陈修圆明知阳邪用事。热甚灼筋。不当恶寒。犹为之含混强解。此亦泥古之过也。愚按若发汗其脉如蛇。独承上时头热面赤以下言之。非承上身热足寒言之也。内经云。肝主筋。肝脏血虚生燥。则其脉弦急。后文所谓直上下行是也。发其汗。其脉如蛇。乃肝真藏脉见。五脏风寒积聚篇所谓肝死脉浮之弱按之如索不来或曲如蛇行者死也。盖痉病脉本急。重发汗,则经脉益燥。直上下行之弦脉。一变而成屈难伸之状。脉固如此。筋亦宜然。一身之拘急可知矣。黄坤载以为即直上下行。非是。
47 暴腹胀大者。为欲解。脉如故。及伏弦者。痉。此节承上节言之、脉如故、即上之其脉如蛇也。
48 夫痉脉。按之紧如弦。直上下行。
49 痉病之成。始于太阳。而传于阳明。太阳水气。受阳明燥化。阴液消烁。筋脉乃燥。但阳明不从标本而从中气。容有一转而入太阴者。伤寒太阳篇发汗后腹胀满面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主之。即此证也。痉病本由血少。统血之脾藏当虚。而复以发汗张其虚气。病乃转入太阴。而腹部虚胀。病机由表入里。筋脉不更受灼。故为欲解。惟下文脉如故。反伏弦。则殊不可通。沉弦则非曲如蛇行矣。何得云如故耶。按此反字当为及字。传写之误也。脉如故。即上节曲如蛇行之谓。沉弦。即下节直上下行。。其所以屈曲如蛇者。为其脉中营气不足。汗后阳气暴张。气欲行而血不从也。所以直上下行者。为血分热度增高。脉道流行。暴张而副省长也。夫血少则筋燥。悬生物之筋于风中可证也。热血灼筋,则亦暴宿。投生物之肉于沸油中可证也。故痉病之作。由于筋之受灼。验之于脉。无不可知。血虚固伤筋。血热亦伤筋也。
50 痉病有灸疮。难治。
51 痉病为风燥伤筋之证。血虚不能养筋。而复加以灸疮。使其证属中风传来。则当用栝蒌根以生津。桂枝汤以发汗。然又恐犯疮家发汗之戒。故云难治。但里急于外。又不当先治灸疮。耦意先用芍药甘草加生地以舒筋。加黄耆防风以散风。外用圹灰年久者。调桐油以清热毒而生肌。其病当愈。陈修圆浅注谓借用风引汤去桂枝乾姜一半。研末煮服。往往获效。盖此方主清热祛风。揆之于里。当自可用。
52 太阳病。其证备。身体强。几几然。脉反沉迟。此为痉。栝蒌桂枝汤主之。
53 栝蒌桂枝汤方。
54 栝蒌根二两桂枝三两芍药三两甘草二两生姜三两大枣十二枚
55 右六味。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微汗。汗不出。食顷。啜热粥发之。
56 太阳病。其证备。则颈项强痛。发热自汗。恶风之证也。身体强几几。背强急而不能舒展。邪陷太阳输也。自非将成痉证。则有汗之中风。脉宜浮缓。而不宜沉迟。夫痉脉伏弦。沉即为伏。迟为营气不足。此正与太阳篇无血尺中迟者同例。血不养筋。而见沉伏之痉脉。故以培养津液为主。而君桥蒌枝。仍从太阳中风之桂枝汤。以宣脾阳而达营分。使卫与营和。汗出热清。筋得所养。而柔痉可以不作矣。
57 太阳病。无汗。而小便反少。气上冲胸。口噤不得语。欲作刚痉。葛根汤主之。葛根汤方、葛根四两、麻黄三两去节、桂枝、甘草灸、芍药各二两、生姜三两、大枣十二枚、上七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葛根、减三升、去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渣、温服一升复取微似汗、不须啜粥、馀如桂枝汤法将息及禁忌。
58 太阳病无汗。小便少。气上冲。此与太阳篇下后气上冲。可与桂枝汤如前法同。惟筋强急。牙关紧而见口噤。风痰阻塞会压而不得语。实为刚痉见端。以气上冲而用桂枝。此为太阳中风正治法。惟本证为风寒两感。寒互皮毛。内阻肺气。故外见无汗。内则会压隔阻。故本方于桂枝汤加麻黄。期于肌表双解。太阳经输在背。邪陷经输。久郁生燥。于是背反张。卧不苦席之变。故于肌表双解外。复加葛根。从经输达邪外出。而刚痉可以立解。所谓上工治未病也。按此方本为太阳标热下陷经输而设。故加清热润燥上升之葛根。于背强痛者宜之。推原所由成。以外风陷太阳为标准。无论刚痉柔痉一也。柔痉起于中风。故用栝蒌桂枝汤。栝蒌生上行。主清经络之热。功用与葛根同。刚痉之成。起于风寒两感。故用葛根汤。盖非风不能生燥。非风窜经输恶性循环不成痉。可以识立方之旨矣。
59 痉为病。胸满。口噤。卧不著席。脚惊急。必介齿。可与大承气汤大承气汤方、大黄四两酒洗、厚朴半斤灸去皮、枳实五枚灸、芒硝三合、上四味、以水一斗、先煮枳朴、取子升、去渣、内大黄煮二升、内芒硝更上微火一两沸、分温再服、得下利、馀勿服。
60 风燥入阳明之府。津液受灼。上膈乃有湿痰。痰阻胸膈。风痰塞会压。而阳热上灼。牙关之筋燥急。则口噤。背脊经输乾燥。则卧不著席。周身筋脉液乾而缩。故肢惊于下。齿龄于上。可与大承气汤。此亦急下存阴之义也。盖必溲其燥热。然后膈上之风痰。得以下行。周身筋脉。亦以不受薰灼而舒矣。下后叶其馀药者。正以所急筋脉。非燥矢宿食可比。故不日宜而日兴。独怪近世儿科。既不识痉病所由来。而概名为惊风。妄投镇惊药。杀人无算。为可恨也。
61 太阳病。关节疼痛而烦。脉沉而细者。此名中湿。亦名湿痹。湿痹之候。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但当利其小利。
62 前篇日湿流关节。又日湿伤于下。盖太阳病汗出不彻。由腠理流入肢节空隙。因病竣疼。是为历节所由起。阳气为寒湿所遏故内烦。脉之沉细。在痉病为寒水在下不能化气。湿病亦然。湿者。水及膏液合并。滞而不流。若痰涎然。下焦垢腻。故小便不利。水道壅塞不通。溢入回肠。故大便反快。大便有日三四行。而饮食如故者。是宜五苓散倍桂枝。但得阳气渐通。而小便自畅。大便之溏泄。固当以不治治之。余解详伤寒发微。不赘。
63 湿家之为病。一身尽疼。身色如薰黄也。
64 湿家之病。起于太阳寒水。表汗不出。则郁于肌理。而血络为之不通。一身尽疼者。寒湿凝互肌腠也。此证则恶寒。继则发热。终则湿热蕴蒸。而身色晦暗如薰黄。湿证小便不利。大率以麻黄加术为主方。师所以不出方治者。要以病变多端。随病者之体温为进退。血分温度不足。易于化寒。温度太高。易于化燥。未可执一论治也。说解详伤寒发微。
65 湿家。其人但头汗出。背强。欲得被覆向火。若下之早。则哕。或胸满。小便不利。舌上如胎者。以丹田有热。胸上有寒。渴欲得饮而不能饮。则口燥烦也。
66 但头汗出。约有二端。阳热之证。阴液内竭。则但头汗出。寒湿之证。毛孔闭塞。则亦但头汗出。寒湿郁于经输。故背强。此与太阳病之项背强同寒互皮毛。内连肌肉。恶寒甚至者。遂欲得被子向火。此与太阳伤寒同此时正宜麻黄加术汤以发其汗。使水气外达。中气化燥。不得已而后下。然下之太早。水气太甚。随药内陷。与人体之膏液并居。留于上膈。则渍寒呃胸满。陷于下焦。则滋腻之湿。阻于水道。小便为之不利。此证寒湿在上。郁热在下。故有时渴欲饮水。水入口而不能不咽。促师不立方治。陈修圆补用黄连汤。语详伤寒发微
67 湿家。下之。额上汗出。微喘。小便利者。死。若下利不止者。亦死。
68 湿家水异。水可从小便去。而湿不可去。水清。而湿浊也。与燥反。燥结者易攻。而湿不可攻。燥易去而湿粘滞也。故下之而湿流上膈。故有胸满小便不利之变。但此犹易为治也。至下后阳气上脱。至于上汗出如珠。微喘而气咻咻若不续。阴液下脱。而小便反利。或下利不止。疾乃可为矣。按伤寒阳明证。于下法往往慎重者。亦以太阳之传阳明。下燥不胜。上湿恐下后利遂不止也。否则宿食下利脉滑者。犹当用大承气汤。何独于阳明证而反不轻用乎。
69 风湿相搏。一身尽疼痛。法当汗出而解。值天阴雨不止。医云。此可发其汗。汗之病不愈者。何也。盖发其汗。汗大出者。但风气去。湿气在。是故不愈也。若治风湿者。但微微似欲汗出者。风湿俱去也。
70 太阳病。发汗后。或自汗。风邪乘之。毛孔闭塞。汗液之未尽者。留著肌理成湿。一身肌肉尽痛。是为风湿相搏。此证本应发汗。现太阳伤寒之体痛同。后文麻黄加术汤。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其主方也。以麻黄之发汗。白术薏苡之去湿。本期风湿俱去。然适当天时阴雨。病必不去。药可与病气相抵。而地中之湿。与雨中之寒。决非药力所能及。故虽发汗。病必不愈。说解伤寒发微
71 湿家,病身上疼。发热。而黄而喘。头痛鼻塞而烦。其脉大。自能饮食。腹中和。无病。病在头中寒湿。故鼻塞。内药鼻中则愈。
72 湿家身上疼。非一身尽疼之比。风湿在皮毛。故发热。湿郁则发黄。湿在上体故而面黄。肺气不宜故喘。头痛鼻塞。风湿入脑之明证也。惟内药鼻中则愈。仲师未出方治。予每用煎药薰脑之法。倾药于盆。以布幕首薰之。汗出则愈。详伤寒发微、头痛甚者加独活。
73 湿家。身烦疼。可与麻黄加术汤。发其汗为宜。慎不可以火攻之。
74 麻黄加术汤方
75 麻黄三两去筋桂枝二两甘草一两白术四两杏仁七十个去皮尖
76 右五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二升半。去渣。温服八合。复取微汗。
77 太阳寒水。发于外者为汗。壅阻皮毛之内即成湿。故太阳伤寒。皮毛不开。无汗恶寒发热体痛者。宜麻黄汤以汗之。湿家发热身疼者。宜麻黄加术汤以汗之。加术者。所以去中焦之湿也。盖水湿凝互肌肉。血终停阻。乃病疼痛。壅疽。之生患难与共处必先疼痛者。血络瘀结为之也。故欲已疼痛者。必先通其不通之血络。阴疽之用阳和汤。亦即此意。若急于求救。而灼艾以灸之。断葱以熨之。或炽炭以薰之。毛孔之内汗液被灼成菌汗乃愈。不得出而血络之瘀阻如故也。况火劫发汗。汗溲而伤血分。更有发黄吐血衄血之变乎。
78 病者。一身尽疼。发热。日晡所剧者。此名风湿。此病伤于汗出当风。或久伤取冷所致也。可与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
79 麻黄薏苡甘草汤方
80 麻黄半斤杏仁十个去皮尖薏苡半两甘草一两灸右做麻豆大。每服四钱匕。匕者。茶匙也、四钱匕者、四茶匙也。水一盏半。煎八分。去渣温服。有微汗。避风。
81 一身尽疼。为寒湿凝互肌理。血络阻滞作痛。若阴疽然。前文已详言之。发热者。寒湿外闭。血分之热度。以阻呃而增剧也。日晡所为地中蒸气上腾之时。属太阴湿土。故阳明病欲解时。从申至戊上。所以解于申至戌上者。为热盛大之证。当遇阳衰退阴盛而差也。明乎此。可知申至戌上为太阴主气。湿与湿相感受。故风湿之证。常当日晡所剧。究病之所由成。则或由汗出当风。或由久伤取冷。内经云。形寒饮冷则伤肺。肺主皮毛。务令湿邪和表热。由皮毛一溲而尽。其病当愈。师所以用麻黄汤桂枝加薏苡者。则以薏苡能去湿故也。
82 风湿。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防已黄、耆汤主之。
83 黄已黄耆汤方
84 防已一两甘草半灸两白术七钱半黄耆一两一分
85 右做麻豆大。每抄五钱匕。生姜四片。大枣一枚。水盏半。煎八分。去渣温服。喘者。加麻黄半两。胃中不和者。加芍药三分。气上冲者。加桂枝三分。下有陈寒者。加细辛三分。服后当如虫行皮中。自腰下如冰。后坐被上。又以上被子绕腰下。温令微汗差。
86 脉浮为风。身重为湿。汗出恶风。为表气虚,而汗溲不畅。此亦卫不与营和之证。防已溲热。黄耆助表气而托汗畅行。白术灸甘草补中气以胜地湿。此亦桂枝汤助脾阳俾汗出肌腠之意也。按本条方治下所列虫行皮中云云、殊不可通。此证本非无汗、不当云服药后令微汗差。本方四味俱和平之剂、非尽汗猛剂。何以服之便如虫行皮中、且何以腰下如冰冷、谬二。且阳明久虚无汗、方见虫行皮中之象、为其欲汗不得也、何以服汤后反见此壮、谬三。此必浅人增注、特标出之。
87 伤寒八九日。风湿相搏。身体疼烦。不能自转侧。不呕不渴。脉浮虚而涩者。桂枝附子汤主之。(桂枝附子汤方、桂枝四两、附子三攻炮去皮破八片、生姜三两切、甘草二两切、甘草二两灸、大枣十二枚擘、上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渣、分温三服若大便坚。小便自利。去桂枝加白术汤主之。
88 白术附子汤方
89 白术一两附子一枚泡去皮甘草二两灸生姜一两半大枣六枚
90 右五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分温三服。一服觉身痹。半日许再服都尽。其人如里状。勿怪。即是术附并走皮中。遂水气。未得除故耳。
91 此条见太阳篇。说解详伤寒发微。于不呕不渴及大便坚小便自利二证。辨则至为明聊。兹特举其示备者言之。桂枝附子汤。为阳旦汤变方。而要有差别。阳旦之证。表阳盛而营血示为湿困。故加桂以助芍药之浅营。此证脉见浮虚而涩。表阳已虚。营血先为湿困。故但加熟附以温里。以营虚不可浅。而去疏营气芍药。阳旦所以用生附者。所以助里阳而浅在表之水气也。此用熟附三枚者。所以助表阳而化其湿也。彼为表实。此为表虚也。顾同一风湿相搏。身体疼烦不能转侧。不呕不渴之证。何以大便燥小便自利者。便须加白术而去桂枝。加术为去湿也。大便坚小便自利。似里已无湿。而反加白术。身烦疼不能自转侧。似寒湿独留于肌腠。而反去解肌之桂枝。此大可疑也。不知不呕不渴,则大便之坚直可决为非少阳阳明燥化。小便自利。则以阳气不行于表三焦。水道以无所统摄而下越也。盖此证小便色白。故用附子以温肾。湿痹肌肉。故加白术以扶脾。但使术附之力。从皮中运行肌表。然后寒湿得以从汗解。津液从汗后还入胃中。肠中乃渐见润泽。大便之坚。因当以不治治之。
92 附服白术附汤后见象解。商书云。若药勿螟眩。厥疾弗瘳。旨哉言乎。篇中大剂每分温三服。独于白术附子汤后。详言一服觉身痹。痹者。麻木之谓。凡服附子后。不独身麻。即口中额上俱麻。否则药未中病。即为无效。予裳亲验之。继之日三服都尽。其人如冒状。勿怪。即术附并走皮中。水气未得除故耳。夫所谓里冒者。如中酒之人。欲呕状。其人头晕眼花。愦愦无可奈何。良久朦胧睡去。固已渍然汗出而解矣。此亦余所亲见。独怪今之病家。一见麻木晕。便十分悔恨。质之他医。又从而痛诋之。即病者已愈。亦称冒险。吾不知其是何居心也。
93 风湿相搏。骨节疼烦掣痛。不得屈伸。近之则痛剧。汗出短气。恶风不欲去衣。或身微肿。甘草附子汤主之。甘草附汤方、甘草二两灸、附子二枚炮去皮、白术二两、桂枝四两、上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去渣、温服一升、日三服、初服得微汗则解、能食、汗出复烦者。服五合、恐一升多者。宜服六七合为妙。此与上节并见太阳篇。于伤寒发微烦掣疼不得屈伸。近之则痛剧。此可见寒湿流入关节。表里气血隔塞不通。此与疮溃作痛略同、盖气血以不通而痛也。不通则痛。此证暴为湿。积久即成历节。汗出短气。亦与历节同。湿犹在表。故恶风不欲去衣。或身微肿。不似历节之纯为里证。风阳引于外。故小便不利。惟证情与历节同源。太方治亦相为出入。甘草附子汤。用甘草白术桂枝。与桂枝芍药和知母同。用熟附子二枚。与乌头五枚灸草三两同。惟一身微肿。似当用麻黄以发汗。仲师兼而不用者。正以湿邪陷入关节。利用缓攻也。否则发其汗而大汗出。风去而湿不去。庸有济乎。
94 太阳中喝。发热恶寒。身重而疼痛。其脉弦细芤迟。小便已。洒洒然毛从。手足逆冷。小有劳。身即热。口开前板齿燥。若发其汗。则恶寒甚。加温针。则发热甚。数下之。则淋甚。
95 中喝系在太阳。则伏气之说。正当不攻自破。发热恶寒。似伤寒。身重疼痛。似风湿。小便已洒洒然毛从。手足逆冷。又似表阳大虚。所以有此见象者。夏令天气郁蒸。汗液大溲。则其表本虚。表虚故恶寒。感受天阳。故发热。加以土润溽暑。地中水气上升。易于受湿。湿甚。故身重而内痛。小便已。洒洒然毛从者。暑令阳气大张。毛孔不闭。表虚而外风易乘也。所以手足逆冷者。暑湿郁于肌肉。脾阳顿滞。阳气不达于四肢也。是证营卫两虚。卫虚故脉见弦细。营虚故脉见芤迟。小有劳。身即热。口开。前板齿燥。此证要属阴虚。卫阳本虚之人。发汗则卫阳益虚。故恶寒甚。阴虚之人而加温针。故发热甚。营阳本虚之人。下之则重伤其阴。故淋甚。此证忌汗下被火。与太阳温病略同。但彼为为实证。故汗下被火后。多见实象。此为虚证。故汗下温针后。多见虚象。要之为人参白虎竹膏汤证。固不当以形如伤寒。妄投熟药也。
96 太阳中热者。喝是也。汗出恶寒。身热而渴。白虎加人参汤主之。白虎人参汤方、知母六两、生石膏一斤碎细绵里、甘草二两灸、粳米六合、人参三两、上五味、以水一斗、煮米熟、汤成去渣、温服一升、日三服。
97 暴行烈日之中。则热邪由皮毛入犯肌腠。于是有太阳不热之病。外热与血热并居。则身热而汗出。暑气内侵。胃液旁溲为汗。则中燥热。因病渴饮。寒水沾滞。卫阳不固皮毛。故表虚而恶寒。陈修圆谓太阳以寒为本。虽似相去不远。究不免失之含混。此证用人参白虎汤。与太阳篇口燥渴心烦微恶寒同。然则本条所谓恶寒。与伤寒中风之恶寒甚者。固自不同也。
98 太阳中喝。身热疼重。而脉微弱。此以夏月伤冷水。水行皮中所致也。一物瓜蒂汤主之。
99 瓜蒂汤方
100 瓜蒂二十个
101 右以水一升。煮取五合。去渣顿服。
102 夏令地中水气随便阳上蒸。是为暑。暑者。湿热相搏之动气也。此气不著于人体则已。著于人体。无有不身热疼痛者。以有热复有湿也。但此证脉当浮大。所以然者。以血受阳热蒸化。脉道中热度必高。高者脉大。有表热而病气在肌肉。属太阳部分之第二层。与中风同。其脉当浮。而反见微弱之脉者。是非在浚寒泉瓷其涠濯。或者中宵露处卧看星河。皮中汗液未出者。乃一时悉化凉水。此即心下有水气之水。不由外入。水渍皮中。因病疼重。暴感阳热。转被郁陷。因病身热。瓜蒂苦泄。能发表汗。汗出热泄。其病当愈。伤寒发微中附列治验。兹不赘述。予意浮萍煎汤薰洗、亦当有效、他日遇此证、当试验之
103 百合狐惑阴阳毒病证治第三
104 论日。百合病者。百脉一宗。悉致其病也。意欲食。复不能食。常默然。欲卧不能卧。欲行不能不行。饮食或有美时。或有不欲闻食臭时。如寒无寒如热无热。口苦。小便赤。诸药不能治。得药则剧吐。如有神灵者。身形如和。其脉微数。每溺时头痛者。六十日乃愈。若溺时头不痛。淅淅然者。四十日愈。若溺快然。但头眩者。二十日愈。其证或未病而预见。或病四五日而出。或二十日或一月后见者。各随证治之。
105 百合之病。馀未之见。然意则可知。仲师以百脉一宗悉致其病为提纲。即可知其病在肺。盖饮食入胃。由脾阳运行上承于肺。乃朝百脉而输精皮毛。百脉精液得以沾既而不燥者。肺为水之上源。足以贯输而不竭也。故肺主一身治节。而独为五脏主。肺主皮毛。过于发汗。则肺液由皮毛外泄。而水之上源一渴。肺与大肠为表里。过于攻下。则太阳寒水由大肠下陷。而水之上源再竭。咽为食管。喉为气管。并接会压。吐之太过。则胃液竭而肺液亦伤。而水之上源三竭。三者之中。荀犯其了。则肺必燥。肺燥则无以滋既百脉。而百脉俱病。加以肺阴虚耗。病延血分。阴络内伤。肠中败血瘀阻。或由上源虚耗。胃中生燥。因病渴饮。或久渴不愈如消渴状。况肺阴一虚。易生内热。水泽不降。虚阳外浮。是生表热。病情不同。皆当以补肺之百合为主治之方药。此百病之大略。可由方治而揣测者也。肺阴不濡。则浊气不降。清气不升。诸藏之气。悉为顿滞。是太胃气顿滞。则欲食而不能食。意与萧索。百事俱废。故常默然。且肺阴不降。胆火上逆。因病烦躁。故欲卧不能卧。欲行不能行。肺阴虽伤。胃气尚存。故饮食或有美时。然以筋脉懈弛。不能动作。中脘易于停顿。故或有不欲闻食臭时。肺主皮毛。肺阴伤则卫阳不能卫外。微觉恶风。故似寒无寒。津液不濡皮毛。时苦乾燥。故如热无热。口苦者。肺阴不能滋既中脘而胆胃燥也。小便赤者。水之上源不足而下焦热郁也。溺时头痛者。水液下泄。郁热上冲于脑也。冲激不甚。则太阳穴经脉跳动。而但见淅淅然似痛非痛小便畅适。但有浮阳上冒。而病头弦。则其病更轻。若不知其肺阴之虚。而误投药剂。热药入口即吐。为其阴虚而内热也。凉药入胃即利。为其初无实热也。所谓如有神灵者。正如左氏传所云普候梦二竖。居膏之上。药所不能攻。针所不能达。使良医无能为力也。但病者身形虽如微和。其脉必见微数。微数者。肺阴亏而水之上源不足以即五脏而濡百脉。五脏热郁而经脉俱燥也。故此证但补肺阴,而诸恙不治当愈。譬之发电总机一开。而万灯齐明。万机齐动。所谓伏其所主也。此证或未病而见者。肺阴先虚也。或既病而见者。肺阴因病而虚也。或二十日一月后见者。则药误也。所以致此病者不同。故治法亦略有差别。此证大抵出于失志怀优之人。平时本郁郁不乐。以致此病一发。行住坐卧饮食。不能不自主。若有鬼物驱遗之者。口中喃喃。时欲速死。又如前生怨鬼索命。世无良医。无怪乡愚病此。召幽灵而女巫唱秋贲之鬼曲。设香颤而道士擅司令之淫威。未收愈疾之功。而已室如悬击矣误用哉。
106 百合病。发汗后者。百合知母汤主之。
107 百合知母汤方
108 百合七枚知母三两
109 右先以水洗百合。渍一宿当白沫出。去其水。别以泉水二升。煎取一升。去渣。别以泉水二升煎知母。取一升。后合煎一升五合。分温再服。
110 百合病。下之后者。百合滑石代赭汤主之。
111 百合没有石代赭汤方。
112 百合七枚滑石三两碎绵里代赭石如弹丸大一枚碎绵里
113 右先煎百合如前法。别以泉水二升。煎滑石代赭取一升。去渣打后合和重煎。取一升五合。分温再服。
114 百合病。吐之后者。百合鸡子汤主之。
115 百合鸡子汤方
116 百合七枚挚鸡子黄一枚
117 右先煎百合好前法。内鸡子黄搅匀。煎五分温服。
118 百合病。不经吐下发汗。病形如初者。百合地黄汤主之。
119 百合地黄汤方
120 百合七枚掣生地黄汁一升
121 右先煎百合如前法。内地黄汁。煎取一升五合。分温再服。中病勿更服。大便当如漆。
122 太阳寒水。由三焦下达膀胱为溺。由肾阳蒸化膀胱。外出皮毛为汗。故溺与汗为一源。寒水下陷。轻则为蓄水。重则为蓄血。。汗之由肺出皮毛者。属水分。由脾出肌腠者。属血分。故血与汗为证。营为血之精。行于脉中。卫为水之精。行于脉外。人一身之水。藉血热面化气。故肌腠孙络温而后皮毛固。一身之血。得水液而平燥。故三焦水道通而后血海濡。今方治标准。可知病之轻重。汗伤肺阴者。治以百合知母汤。但滋肺阴已足。下后水液下出大肠。由府病累及藏阴。湿热逗留为病。则治以百合滑石代赭汤。吐后液亏。阳气上冒。累及主脉之心藏。而怔忡不宁。或至不能卧寐。则治以百合鸡子黄汤。此其易知者也。惟不轻吐下发汗。而见百脉俱病自来注家。未有知其病由者。陈修圆知其病在太阳。不能从伤寒太阳篇悟到太阳之变证。黄坤载识为瘀浊在里。不能定瘀浊之名。识病而不能彻底。非所以教初学也。予以为此证直可决为太阳标热内陷蒸成败血之证。故方治用百合七枚以清肺。用生地黄汁以清血热。一升约今一大碗、须鲜生地半斤许。血热得生地黄汁清润。则太阳标热除。败血以浸润而当下。观其分温再服。大便如漆。可为明证矣。按肠中本无血、惟热郁蒸腐经络乃有之。此亦利下脓血之类、观于病蓄血者大便必黑。于此证当可了解。
123 百合病。一月不解。变成渴者。百合洗方主之。
124 百合洗方
125 百合一升。以水一斗。渍之一宿。以洗身。洗已。食煮饼。勿以卤豉也。
126 病至一月不解。则肺阴伤于里而皮毛不泽。脾阳停于里而津液不生。内外俱燥。遂病渴饮。此非水气停蓄。阻隔阴液而不能上承。不当用猪苓五苓之方治治之。仲师主以百合洗方。已食以不用卤豉之蒸饼。其意与服桂枝汤后之啜热粥略同。盖食入于胃。营气方能外达。与在表之卫气相接。然后在表之药力。乃得由皮毛吸入肺脏。而燥热以除。所谓营卫和则愈也。其不用卤豉。以百脉既病。不当走血故也。
127 百合病。渴不解者。桥蒌牡蛎散主之。
128 桥蒌牡蛎散方
129 桥蒌根、牡蛎熬等分
130 右为细末。饮服方寸匕。日三服。
131 百合洗方。所以润肺主之皮毛。以肺藏张翕之气。原自与皮毛之张翕相应。易于传达。臂之百川赴海。一区所受。万派同归。又惟其未也。更食煮饼以助脾阳。使里气外出。引药力内渍肺藏。而其为渴当差。其不差者。必浮阳上升。肺藏之受灼特甚也。栝蒌根清润生津。能除肺胃燥热而濡筋脉。观柔痉用栝蒌桂枝汤可知。牡蛎能降上出之浮阳。观伤寒柴胡龙牡救逆汤可知。合二叶以为方治。即降浮阳。又增肺液。渴有不差者乎。然必杵以为散者。则以病久正气不支。药当渐进也。试观久饥之人。骤然饱食则死。徐饮米汤则生。可以知用药之缓急矣。
132 百合病。变发热者,百合滑石散主之。
133 百合滑石散方
134 百合一两灸滑石三两
135 右二味为散。饮服方寸匕。日三服。当微利者止服。热则除。
136 人体之府藏。清阳内涵则凉浊阴。内蕴则热伤寒传阳明。由于胃浊失降。其明证也。百合病内脏虽燥。其初固无表热。变热者。久郁而生热也。此证阳气与阴液俱虚。肠胃初无宿食。欲去郁热。三承气汤俱非所宜。白虎斤竹叶石膏虽能清热。而不能疏其瘀滞。仲师言方。用百合滑石散。滑石剂量三倍于百合润燥。滑石以清热。石质重滞。取其引热下行。但使服后微利。其热当除。所以用散者。亦因病久正虚。不宜汤剂也。
137 百合病。见于阴者。以阳法救之。见阳攻阴。复发其汗。此为逆。见阴攻阳。乃复下之。此亦为逆。
138 见于阳者。以阴法救之。盖统上七节言之。水液不足。卫阳大伤。故曰见于阳。养阴泄热。故曰以阴法救之。百合病为似病非病之证。所谓见于阴者以阳法救之。本篇既不列病状。又无方治。读金匮者。不无疑虑。不知肺阴既伤。阳气外浮。故用百合养其肺阴。若营阴不达。当以扶助脾阳主治。即不当用百合。且不得谓之百合病矣。岂能更列于本篇乎。按太阳篇云。病人藏无他病。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此卫气不和也。先其时发汗则愈。宜桂枝汤。此证卫强营弱。为阴。故曰见于阴。桂枝汤能振脾阳。故曰以阳法救之。若夫阳浮于外。复发汗以壮里阴。阳乃无所制。阴盛于里。复下之以伤中阳。阴乃寝成寒中。故皆为逆也。
139 狐感之为病。状如伤寒。默默欲眠。目不得闭。卧起不安。蚀于喉为惑。蚀于阴为狐。不欲饮食。恶闻食臭。其面目乍赤乍黑乍白。蚀于上部则声嘎。甘草泻心汤方之甘草泻心汤方、甘草四两灸、黄芩、乾姜、人参各三两、半夏半升、黄连一两、大枣十二枚、上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渣在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蚀于下部则咽乾。苦参汤洗之。蚀于肛者。雄黄薰之。
140 苦参汤方
141 苦参一升。以水一斗。煎取七升。去渣。薰洗。日三。
142 雄黄薰法
143 雄黄一叶为末。筒瓦二枚合之。烧。商肛薰之
144 狐淫兽也。诗有狐绥绥。为寡妇欲嫁鲽夫而作。左氏春秋秦人卜与晋战。其系日乘三去。三去之馀。获其雄狐。占之日。夫狐蛊。必其君也。盖晋惠公蒸于贾君。有人欲而无天理。故秦人以狐名之。此可证狐为淫病矣。又晋候有疾篇。有晦淫惑疾之文。下文申之日。夫女。阳物而晦时。淫则有内热惑蛊之疾。内热为女劳痹。惑蛊为二证。惑即本篇虫蚀之证。蛊则聚毒虫于雍。令自相食。或用暇墓。或用蜈蚣。最后通牒存其一。即为蛊。相传南方有此术。妇人于其所爱者将行。以蛊灰暗饮食中约期不至。即毒发而死。左氏传以三证并称。又可证惑为淫病矣。以理断之。直今之梅毒耳。盖阴阳二电。以磨擦生。火重之以秽浊虫生。遂成腐烂。蚀于喉为惑。蚀于阴为狐。不过强分病名。而其实则一。按此证先蚀于阴。阴蚀已。则馀毒上攻而蚀于喉。并有蚀于鼻者。俗谓之开天窗。譬之郁伏之火。冒屋而出也。鼻烂尽。其人可以不死。蚀于上部则声嘎。会压穿也。蚀于下部则咽乾。火炎上也。惟蚀于肛者甚少。或者其乐童欢。世所称龙汤阳毒。盖即指此。所以状如伤寒者。以头痛言也。毒发于宗筋。则其热上冲于脑而头痛。俗谓之杨梅风。宜水磨羚羊角以抑之。所以默默欲眠。起则颠眩者。小便数而痛剧也。或用车前汁饮之、亦有小效。所以目不得闭。卧起不安者。昼夜剧痛。欲卧而不得也。所以不欲饮食恶闻食臭者。小便结于前。故不欲饮。大便闭于后。故不欲食。浊阴不降。中气顿滞。故恶闻食臭。热毒攻于上。故面目乍赤。脓血成于下。故面目乍黑。营气既脱。加以剧痛。故面目乍白。以促师方治巧之。狐惑之为虫病。灼然无可疑者。苦参汤洗阴蚀。则以苦参味性寒。兼有杀虫功用也。雄黄末薰肛蚀。亦以雄黄功用。去毒而兼能杀虫也。然则蚀于上者。何不用杀虫之品。日病起于下。虫即在下。蚀于喉。不过毒热上攻耳。此厥阴证之口伤烂赤同。故重用解毒之甘草为君。半夏黄连以降之。黄芩以清之。恐其败胃也。乾姜以温之。人参大枣以补之。其不用杀虫之药者。口中固无虫也。陈修圆不知此证之为梅毒。乃至欲借用乌梅丸。夫证见乌梅丸能愈梅毒者乎。亦可笑已。
145 病者脉数。无热微烦。默默但欲卧。汗出。初得之三四日。目赤如鸠眼。七八日。目四皆黑。若能食者。脓已成也。赤豆当归散主之。
146 赤豆当归散方
147 赤小豆三升浸令芽出爆乾当归二两
148 右二味。杵为散。浆水服方寸匕。日三服。
149 文日。脉数无热微烦。但欲卧汗出。无无脉数。此为阳中有臒。自汗出为脓未成。阳臒条下已历历言之。惟瘕将成之状。疮瘕篇初无明文。此云初得之三四日。目赤如鸠眼。内热蕴蒸之象也。又云七八日皆皆黑。若能食者。脓已成也。目四皆黑。为内瘕已腐。而败血之色见。此当是疮臒篇诸肿节后脱文。传写误录于此。赤豆当归散治肠中所下之近血。则此条当为肠臒正治。妇人腹中痛用当归散。亦以其病在大肠而用之。可见本条与狐惑篇阴阳毒绝不相干。特标出之。以正历来注之失。
150 阳毒之为病。而赤。斑斑舅锦纹。咽喉痛。吐脓血。五日可治。七日不可治。升麻鳖甲汤主之。
151 阴毒之为病。面目青。身痛如被杖。咽喉痛。五日可治。七日不可治。升麻鳖甲汤去雄黄蜀椒主之。
152 升麻鳖甲汤方
153 鳖甲手指大一片灸雄黄半两研升麻、当归、甘草各二两蜀椒炒去汁一两
154 右六味,以水四升。煮取一升。顿服之。老小再服。取汁。肘后千金方阳毒用升麻汤。无鳖甲。有桂。阴毒用甘草汤。无雄黄。
155 邪中之人。血热炽盛为阳。血寒凝结为阴。此不难意会者也。然则阴阳毒二证。虽未之见。直可援证状而决之。阳毒为阳盛之证。热郁于上。故面赤斑斑如锦纹。热伤肺胃。故吐脓血。阳毒为凝寒之证。血凝而见死血之色。故面目青血凝于肌肉。故身痛如被杖。二证皆咽痛者。阳热薰灼固痛。阴寒凝阻亦痛。咽痛同而所以为咽痛者不同。以方治论。则阳毒有虫。阴毒无虫。譬之天时暴热。则蛰虫咸仰。天时暴寒。则蛰咸俯。盖不独阳毒方治有杀虫之川椒雄黄。面阴毒无之。为信而有微也。方中升麻。近人多以为升提之品。在本经则主解百毒。甘草亦解毒。则此二味实为二证主要。鳖甲善攻。当归和血。此与臒毒用灸甲片同。一以破其血热。一以攻其死血也。又按千金方阳毒升麻汤无鳖甲有桂。阴毒甘草汤无雄黄。以后文水四升煮取一升顿服取汗观之。似升麻鳖甲汤中原有桂枝。后人传写识脱耳。
156 疟病脉证并治第四
157 师日。疟脉自弦。弦数者多热。弦迟者多寒。弦小紧者下之差。弦迟者可温之。弦紧者可发汗针灸也。浮大者可吐之。弦数者风发也。我饮食消自止之。
158 弦为少阳之脉。此尽人皆知也。然疟病何以属少阳。则以手少阳三焦寒水不得畅行皮毛之故。究其病由。厥有数因。人当暑令。静处高堂遂宇。披襟当风。则汗液常少。水气之留于皮毛之里者必多。秋风一起。皮毛收缩。汗液乃凝互肌理。是为一因。劳力之人。暑汗沾渍。体中阳气暴张。不胜烦热。尽则浴以凉水。夜则眼当风露。未经秋凉。皮毛先闭。而水气留著肌理者尤多。是为二因。又或秋宵若热。骤冒晓凉。皮毛一闭。水气被遏。是为三因。三因虽有轻重之别。而皮里膜外。并留水气。故其脉皆弦。痰饮之脉必弦者。由其水气故也。太阳寒水痹于外。一受秋凉。遂生表寒。营血受压。与之相抗。是生表热。故有寒热往来之变。惟水气轻者。随卫气而动。休作日早。其病易愈。水气重者。随营血内伏。休作日晏。其病虽愈。血热内张。故脉弦数而多热。水寒外胜。故脉弦迟而多寒。长女昭华治多热者。用小柴胡汤另石膏知母。治多寒者。则加乾姜桂枝。此本孙氏千金方。每岁秋间。治愈者动至数十人。足补仲师方治之关。至如弦小紧者不之差。或不尽然。所谓小紧者。或即温疟其脉如平之谓。盖温疟之为病。但热不寒。即寒亦甚微。渴饮恶热。不胜烦苦。本属阳明热证。用桂枝白虎汤后。表虽解而腹及少腹必胀痛。亦必大便不行。予裳治斜桥一妊妇。先病温疟。继病腹痛。先用桂枝白虎汤。愈后。继以腹痛下利。用大承气汤而愈。后治一年近不惑之老人亦然。可见下之而差。为温疟言之。辛未六月。浦东门人吴云峰患间日疟。发则手足攀急麻木。口苦吐黄水。午后热盛谵语。中夜手足不停。脉滑数而弦。用大柴胡汤下之。一剂而差。此可证当下之疟脉。不定为弦小紧矣。迟为血寒。故弦迟者可温之。弦紧为太阳伤寒之脉。水气留著皮毛。故可发汗。留著肌腠。故可针灸。浮大之脉。阳气上盛。证当自吐。不吐其胸必闷。故可用瓜蒂赤小豆散以吐之。至谓弦数者为风发。证状未明。以理断之。大约阳暴发。两手拘攀。卒然呕吐。若呈生之证。所谓以饮食消息止之者。不过如西瓜汁芦根汤菜豆汤之类。清基暴出之浮阳。然究不如大柴胡汤。可以刈除病根也。惟此证病后胃气大伤。饮食少进。当以培养胃气为先务。此又不可不甘落后知耳。
159 病疟结为疫瘦。如其不差。当云何。师日。此名疟母。急治之。以月一日发。当十五日愈。设不差。当月尽解。宜鳖甲煎丸。
160 鳖甲煎丸方
161 鳖甲十二分灸乌扇三分烧即射干黄芩三分柴胡六分鼠妇三分蒸乾姜、大黄、桂枝、石苇去毛厚朴、紫葳即凌霄半夏、阿胶各三分芍药、牡丹去心魔虫、人参各一分瞿麦二分蜂窠四分灸赤硝十二分蝉螂六分熬桃仁二分去皮尖研右二十三味为末。取煆龟下灰一斗。清酒一斗五升浸灰。矣酒尽一半。著鳖甲于中。煮令泛烂如胶漆。绞取汁。内诸药煎为丸。如梧子大。空心服七丸。日三服。千金方用鳖甲十二片。又有海藻三分。大戟一分。无鼠妇赤硝二味。
162 病疟之由。不外寒热。早用加减小柴胡汤。何至十五日一月而始愈。况一月不差。结为微浸之说。尤不可信。此传写之误也。疟母之成。多在病愈之后。岂有疟未差而成疟母者。此痞或在心下。或在脐下。大小不等。惟鳖甲煎丸至为神妙。或半月而消尽。或匝月而消尽。予向治朱姓板箱学徒。及沙姓小孩亲验之。盖此证以寒疟为多。胎疟亦间有之。他疟则否。北人谓疟为脾寒。南人谓无痰不成疟。二者兼有之。脾为统血之藏。脾寒则血寒。脾为湿藏。湿胜则痰多。痰与血并。乃成微浸。方中用桃仁历虫蝉螂鼠妇之属以破血。宁历以涤痰。君鳖甲攻痞。而又参用小柴胡汤以清少阳。乾姜桂枝以温脾。阿胶芍药以通血。大黄厚朴以调胃。赤硝瞿麦以利水而泄湿。疟母乃渐攻而渐消矣。细玩此节文义。当云病疟结为微浸。如其不差当云何。师日。名曰疟母。当急治之。以月一日发。当十五日愈。设不差。当月尽解。宜鳖甲煎丸。陈修圆黄坤载辈望文生训。殊欠分晓。
163 师日。阴气孤绝。阳气独发。则热而少气。烦冤。手足热而欲呕。名曰阐疟。若但热不寒者。邪气内藏于心。外舍分肉之间。令人消烁肌肉。
164 此节为温疟标准。阴气孤绝。或由汗出太过。或由亡血失精。水分不足。血热独强。温疟之证。其脉不弦者。水分虚也。水分不足。则亢阳无制。是为厥阳独行。故此病不发。则如平人。一发即身热如灼。渴欲饮冷。气短胸闷。其苦不可言喻。手足热者。谓不似寻常疟证。手足尚见微寒也。欲呕者。阳气上亢。胆胃逆行也。但热不寒。故名阐疟。说文、阐、劳也、人劳则阳气张、观于劳力之人、虽冬令多汗、阳气以用力外出之明证也邪气内脏于心。外舍于分肉之间。不过形容表里俱热。非谓心脏有热。各藏各无热也。予谓胃主肌肉。观下文肌肉消烁。此证当属阳明。原人一身肌肉。由水分与血分化合。水液本自不足。又经表里俱热。亢热薰灼。血分益增枯燥。则既类尧肌如腊。欲求如郭重之肥见恶于季康子者。不可得矣。大肉痿陷。大骨枯槁。能久存乎。
165 温疟者。其脉如平。身无寒。但热。骨节烦疼。白虎加桂枝汤主之。
166 白虎加桂枝汤方
167 知母六两石膏一斤甘草二两灸粳米二合桂枝三两
168 右五味。以水一斗煮米熟。汤成去渣。温服一升。日三服。
169 温疟之为病。太阳标热并入阳明之证也。太阳之气不宜。则阳明之热不去。此仲师用桂枝白虎汤之义也。外无水气压迫。故其脉不弦。一身无寒但热。骨节烦疼。及腰竣时呕。则诸疟并有之。不惟温疟为然。此于诊病时亲见之。但不如温疟之甚至耳。独怪自来注家。多称冬不藏精。水亏火盛。若内经疟论冬中风寒。气藏骨髓。遇大暑而发云云。尤为茺诞。治贵实验。安用此浮夸之言。使非阳明实热。何以温疟服桂枝白虎汤愈后。乃又有大承气汤证耶。
170 疟多寒者。名曰牡虑。蜀漆散主之。
171 蜀漆散方
172 蜀漆洗去腥云母石烧二日夜龙骨各等分
173 右三味。杵为散。未发前。以浆水服半钱匕。
174 疟之所以多寒者。皮毛为水气所遏。阳气不得宣也。水气留询问上膈。则寝成痰涎。故世俗有无痰不成疟之说。蜀漆为常山苗。能去湿痰。故用之以为君。云母石本经主治中风寒热。如在舟车。是为止眩镇风阳之品。龙骨当为牡蛎之误。本经牡蛎主治咳逆。并言治痰如神。水归其宅。可见蜀漆散方治。专为风痰眩晕而设。盖上膈之湿痰去。然后阳气得以外达。益可信无痰不成疟之说。为信而有微矣。
175 补三阴疟方治。
176 疟之轻者日发。血分热度渐低。则间日发。热度更低。则间二日发。世俗谓之三阴疟。然此证仲师无方治。俗工又不能医。故常有二三年始愈者。予蚤年即好治者。有乡人以三阴疟求诊。诊其脉。迟而弱。予决其为正气之虚。为之凝方。后此乡人愈后。将此方遍传村苍。愈十馀人。后于李建初书塾诊其侄克仁之子。脉证并同。即书前方授之。二剂愈。名常山草果补正汤。此方并治虚疟。癸酉十月初三日。麦加利银行茶役韩姓子。寒热日三四度发。服此汗出而愈。方用常山四钱。草果四钱。生潞党五钱。茯苓四钱。全当归八钱。生白术四钱。灸草五钱。川芎三钱。熟地一两。小青皮三钱。知母二钱。半夏三钱。生姜八片。红枣九枚。
177 中风历节病脉并治第五
178 夫风之为病。当半身不遂。或但臂不遂者。此为痹。脉微而数。中风使然。
179 不明风之为义。不足以知中风之病。臂之擎飙乍发。林木披靡。风从东受。则木靡于西。风从西来。则木靡于东。本体所以偏斜不正者。风力之所著。偏也。故口眼喁僻。半身不遂所受之风。虽有轻重。而一面之暴受压迫则同。然则风之著于人体者。偏左病即在左。血气乃受约而并于右。血气乃约并于左。血气不行之手足。乃废而不用。故曰当半身不遂。但臂不遂者。此这寒湿痹于筋络。当用葳灵仙独活等合桂枝附子汤以治之。不当与中风同治矣。脉为血分盈虚之大验。血虚故脉微。与伤寒太阳篇脉微脉涩同风为阳邪。其气善于鼓动。故脉数。盖脉微者不必数。虚固多寒也。脉数者不必微。固多实也。今半身
URN: ctp:ws75541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