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宋朝事实类苑卷第四十五

《宋朝事实类苑卷第四十五》[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宋朝事实类苑卷第四十五
2 休祥梦兆(一)
3 ◆休祥梦兆(一)
4 苗训
5 周克明
6 毕文简
7 巩彦辅
8 朱正基
9 张乖崖
10 王庆之
11 张密学
12 钱惟治
13 王处讷
14 陈洪进
15 危序
16 韩魏公
17 夏文庄公
18 赵世长
19 张客省
20 贾直孺
21 冯侍禁
22 蔡子直
23 丁晋公
24 王元规
25 任玠
26 张茂直
27 杨文公
28 王尧臣
29 吕文靖
30 陆经
31 曾鲁公
32 李景初
33 ○苗训
34 苗训仕周为殿前散员,学星术于王处讷。训从太祖北征,处讷预语训曰:『庚申岁初,太阳躔亢,在亢,于德刚, 以上五字玉壶作『宿亢怪性刚』。 其兽乃龙,恐与太阳并驾。若果然,则圣人利见之期也。』至庚申岁旦,太阳之上复有一日,众皆谓目眩,以油盆俯窥,果有两日相磨荡,即太祖陈桥起圣之时也。初梦持镜照天,列宿满中,割腹纳之,遂通星纬之学。太祖即位,枢密使王朴,建隆二年辛酉岁,撰金鸡历以献,上嘉纳之,改名曰应天历,御制历序。处讷谓所知曰:『此历更二十年,方见其差,亦 玉壶作『必』。 有知之者,吾不得预焉。』 玉壶有『太平』二字。 兴国六年辛巳,吴昭素直司天监,果上言应天历大差,太宗诏修之。太宗善望气,一岁春晚,幸金明,回跸至州北合欢拱圣营,雨大下。时有司供拟,无雨仗,因驻跸辕门以避之。谓左右曰:『此营他日当出节度使两人。』盖二夏昆仲守恩、守贇在营,方丱。后侍真庙于藩邸,当龙飞。二公俱崇高,后守恩为节度使,守贇知枢密院事,终于宣徽南北院使。 『太宗诏修之』以上为一条,今见玉壶清话卷一。自『太宗善望气』以下为另事,今见湘山野录卷中。
35 ○周克明
36 景德三年,有巨星见于天氐之西,光芒如金丸,无有识者。春官正周克明言:『按天文录荆州占,其星名周伯。语曰:「其色金黄,其光煌煌,所见之国,太平而昌。」又按元命包,此星一曰德星,不时而出。』时方朝野多欢,六合平定,銮舆澶渊凯旋,万域富足,赋敛无横,宜此星之见也。克明本进士,献文于朝,召试中书,赐及第。
37 ○毕文简
38 真宗尹京,毕 玉壶有『相』字。 士安为府判,沉毅忠厚。中书将有签除, 玉壶作『谐』。 太宗令辅臣历选,不称旨,而李沆必欲用寇公。上曰:『准少年进用,才锐气浮,为朕选河朔有重德稀姓者处其中而镇之。』近臣少喻上意,方以毕公进之,上果喜,遂用参大政。时 玉壶有『曹』字。 利用为枢相,寇、曹二人者,一时酒后, 玉壶作『恃酒』。 往往凌诟于席,公处其间,尝温容以平之。不逾月,与寇俱平章事,岁馀,果负重望。太宗谓李沆曰:『朕固欲相士安者,顷梦数神人拥一紫绶者,令拜朕曰:「非久当相陛下。」梦中熟视之,乃士安也。』 见玉壶清话。
39 ○巩彦辅
40 长沙北禅经室中,悬观音印像一轴,下有文,乃故待制王元泽撰,镂板者乃郡 原作『邵』,据玉壶改。 倅关蔚宗。其文曰:『都官巩彦辅郎中尝魇云:「初梦两绯衣召入一大府,严甚,有紫衣当桉者曰:『此王也。』置庑下,授以沙盆,剔囚目使研之,馀断腕截耳,不可 玉壶有『胜』字。 数。或恐惧失便溺。少顷,一官至,呵巩解衣,巩以有官无罪。官怒曰:『此治杀生狱,岂问官耶?』巩窘呼观音,囚者皆和,而残者完,系者释,俱出,巩亦出,乃苏。」余友吴居易与巩同官开封府,言巩性朴直,不局 玉壶作『苟』。 于狱,以故或忤在势者云。』
41 ○朱正基
42 宝元元年,朱正基驾部知峡州,即江陵内翰昂之子。一夕,梦一吏自云:『城隍神遣某督修夷陵县廨宇,愿速葺,不宜后时。』朱不甚为意,连三夕梦之,方少异焉。因语同僚,亦尽异之,然亦未加修葺。明日报至,欧阳永叔谪授夷陵,报吏云:『已及荆门。』朱感其梦,待之特异,将入境,率僚属远郊迓之。欧公临邑,亦以迁谪自处,益事谦谨,禀白,皆敛板于庭,州将长伺之,俟入门,先抱笏降于阶,至满任, 原作『仕』,据明抄本及玉壶改。 不改前容。欧公亲语其事于其孙集贤朱初平学士焉。 见玉壶清话。
43 ○张乖崖
44 乖崖公,太平兴国三年科场,试笔 湘录作『不』。 阵成功赋,盖太宗明年将有河东之幸。公赋有『包成 湘录作『戈』。 卧鼓,岂烦师旅之威?雷动风行,举顺乾坤之德。』自谓擅场,欲夺大魁,夫何,有司以对偶显失,因黜之,选胡旦为状元。公愤然毁裂儒服,欲学道于陈希夷抟,趍豹林谷,以弟子事之,决无仕志。希夷有风鉴,一见之,谓曰:『子当为贵公卿,一生辛苦,譬犹人家张筵,方笙歌鼎沸,忽中庖火起,坐客无奈,惟赖子灭之。然禄在后年,此地非栖憩之所。』乖崖坚乞入道,陈曰:『子性度明躁,安可学道?』果后二年,及第于苏易简榜中。希夷以诗遗之曰:『征吴入蜀是寻常,鼎沸笙歌救火忙。乞得江南佳丽地,却应多谢脑边疮。』初不甚晓,后果两入蜀,定王均、李顺之乱,又急移馀杭,剪左道僧绍伦妖蛊之叛,至则平定,此征吴入蜀之验也。累乞闲地,朝廷终不允,因脑边疮,乞金陵养疾,方许之。
45
46 张乖崖成都召还, 湘录作『还日』。 临行,封一纸 湘录有『轴』字。 付僧文鉴大师者,上题云:『请于乙卯岁五月二十一日开。』后至祥符八年,当是岁也,时凌侍郎 湘录有『策』字。 知成都,文鉴至是日,特见凌公,曰:『先尚书向此以嘱某,已若干年,不知何物也,乞公开之。』洎开,乃所画野服携笻黄短褐一小真也。凌公奇之,于大慈寺阁龛以祠焉。盖公祥符七年甲寅五月二十一日薨,开真之日,当小祥也。公以剑外铁缗辎重,设质剂之法,一交一缗,以三年一界换之。始祥符辛亥,今熙宁丙辰,六十六 原作『六十一』,据湘录改。 载,计已二十二界矣,虽极智者,不可改。
47 ○王庆之
48 仆射相国王公,至道丙申岁为谯幕,因按逃困饥而流亡者数千户,力谋安集,疏奏乞贷种粒牛粮,恳诉甚苦,朝廷悉可之。一夕,次蒙城驿舍,梦中有人召公出拜空中紫绶象简者,貌度凝重,如牧守赴上之仪,遣一绿衣丱童,谓公曰:『以汝有忧民 湘录有『深』字。 心,上帝嘉之,赐此童为宰相子。』受讫即寤。殆晓,憩食于楚灵王庙,作诗志于壁。是夕,夫人亦有祥兆,而娠焉。后果生一子,即庆之是也。器格清粹,天与文性,未十岁,公已贵荫为奉礼郎。耻门调,止称进士,或号栖神子,惟谈紫府丹台间事。有古木诗:『不逢星汉使,谁识是灵槎?』祥符壬子岁,谓所亲曰:『上元夫人命我为玉童,只为吾父未受相印,受则吾去矣。』不数日,公正拜,庆之已疾,公忆丙申之梦,默不敢言,不逾月,庆之卒,年十七。真宗闻其才,矜恤特甚,命尚官 湘录作『宫』。 就宅加赠 湘录作『賵』。 襚,诏赐进士及第,焚诰于室。
49 ○张密学
50 张密学秉知冀州日,一巨盗劫民之财,复乱其女,贼败得赃,将就戮。其被盗父母,以不幸之甚, 湘录作『事』。 泣诉于公,公忿极,俾设架钉 湘录有『于』字。 其门,凡三日,醢之,议者颇快焉。后旬年,忽感痁疾,一日方午,剧发,梦中使至宅,急宣公,力疾促辔至禁门。中人引至便殿,垂箔,立轩陛久之,隔箔 湘录作『忽箔中』。 厉声曰:『争得非法杀人?』公认其声,乃真宗也,不知其端,不敢奏辨。斯须又曰:『张秉争得非法杀人?』公方奏曰:『臣束发入仕,遵谨宪章,岂止丹笔书极典,虽一笞扑,亦覆核精审。』上曰:『卿自与本人对辨。』引于殿西南隅,启一狱扉,囚系万状,始悟非人世也。引一铁钹罪人,血肉淋漓,肢节星散,泣诉于公曰:『汝用非法杀我,支体零散,奈何永无受托之所。』公方认冀贼也,诟之曰:『汝所犯,岂止一死耶?糜万躯,亦不足塞其父母之耻,敢将更有诉乎?』旁有一胥,容服谨严,视之,乃秉从事河阳日一幕典,遇公甚勤。低容曰:『五刑自有常典,亦不得憾其诉。』公曰:『其将奈何?』吏曰:『幸公之算未尽,暂经误至此尔,但遣俾之 湘录作『之俾』。 托生,可却还。』公怖且窘,叩其遣之之术于吏曰:『吾念 湘录作『念吾』。 与子有河阳之旧。』吏曰:『功力之大,无如法华经焉。但志 湘录作『至』。 诚许之。』公遂许归日召僧诵百部,以至添及千部,囚亦不舍,公愈怖。吏又曰:『不必多为其持诵之,法但贵长久,日请一僧诵一部,许终其身,乃可遣。』公如其说许之,果没不见。殆三日,神方还观。始觉, 湘录有『在榻后』三字。 乃日召一僧诵一部,至薨,未常一日废阙。
51 ○钱惟治 『治』原作『冶』,据宋史改
52 钱惟治字和世,初镇四明,尝梦神人披金甲,自称西岳神,谓曰:『公面有政文。』即拥土培之,后领华州节钺二十年。
53 ○王处讷
54 太宗欲知古高僧事,赞宁撰僧史略十卷进呈。充史馆编修寿八十四天监王处讷推其命,孤薄不佳,如三命星禽略禄壬遁,俱无寿贵之处,谓宁曰:『师生时所异者,止得天贵星临门,必有列土侯王在户否?』宁曰:『母氏长谓某曰:「汝生时,方卧草,钱文穆王元瓘往临安县拜茔,至门雨作,避于茅檐甚久,始浣浴襁籍,徘徊方去。」』 见湘山野录。
55
56 王处讷,洛阳人,少时有老叟至其家,煑洛河石为面以食之。又尝梦人持巨鉴,众星灿然满中,剖其腹纳之,后遂通星历之学,特臻其妙。依汉祖于太原,开国为尚书博士,判司天监事。周祖素与处讷厚善,举兵向阙,以物色求之,得之甚喜。因言及刘氏祚短事,处讷曰:『汉氏历数悠远,盖即位之后,专以复雠杀人及夷人之族,结怨天下,所以社稷不得长久。』周祖蹶然叹息。适以兵围苏逢吉、刘铢第,待旦加戮,遽命置之。逢吉已自缢死,但诛铢,馀悉全活。国初历司农少卿,直拜司天监。有子熙元,今为司天少监。 见杨文公谈苑。
57 ○陈洪进
58 陈洪进与张汉恩为刘从效左右将,有沙门行云者,若狂人,自福州来。洪进供僧有礼,行云语洪进曰:『汝当为此山河主,不出此岁。我且归长乐,秋后至此。』时建隆二年也。是春,从效卒,子绍錤典留务,至秋,洪进经绍錤将召越人执送金陵,汉恩为留后,自为副使。汉恩老且懦,洪进实专郡政,行云果来,谓洪进曰:『凡世报前定,但人有千钱之禄,不可以图之,况将相之位,岂能力取?今留公多疑人,前后诛杀甚众,王者不死,岂能害君哉?当须坦然任运,他日善终牖下,子孙蕃盛。苟怀疑杀人,蒙不善之报,鲜克令终矣。』洪进后废汉恩,幽于别墅,诸子屡劝除之,终不许,汉恩竟以寿终。行云秃首而不衣僧服,尝服紫皂揆衫,束带悬银鱼为饰,馆于州廨十馀年。忽谓人曰:『陈氏当有五侯之象,去此五年后,有戎马千万众,前歌后舞,入此城,喜而不怒,未知何故也。』恳求出舍外宅。洪进次子文颢,牧漳州,将归宁,行云曰:『吾不及见矣。』遂沐浴右胁而逝。语馆人曰:『过三日,乃得棺敛。』明日,文颢至,亟哭之,行云遽起坐,执手谈至暮,乃入灭。泉人疑所管二州,何以容五侯,当克取汀建以自益耳。后洪进来朝,献其地,改镇徐州,文显通州团练使,文颢、文顗、文顼三人并授诸州刺史,是为五侯。王师入城,垂櫜作笳鼓为乐,悉如其言。洪进感行云之言,帅泉十六年,未尝妄杀人,有犯极刑而情可恕者,多贷其死。
59 ○危序
60 乡人危序,应举探省榜,出门数步,即逢泥泞,踌躇未前,有老媪指示曰:『秀才可低处过。』危即从之。比看榜,最末有名,是岁果及第。此与摭言所载,后来者必衔得事,颇相类。
61 ○韩魏公
62 韩稚圭侍中知泰州日,卧病数日,冥冥无所知,倏然而苏。语左右曰:『适梦以手捧天者再,不觉惊寤。』其后援英宗于藩邸,翼神宗于春宫,捧天之祥已兆于庆历中,固知贤臣勋业,非偶然而致也。
63 ○夏文庄公
64 夏文庄公谪守黄州时,庞{公为郡掾,文庄识之,异礼优待。而庞尝有疾,以为不起,遂属文庄后事。文庄亲临之,曰:『异日当为贫宰相,亦有年寿,疾非所忧。』庞诘之曰:『已为宰相,岂得贫耶?』文庄曰:『但于一等人中为贫耳。』故庞公晚年退老,作诗述其事曰:『田园贫宰相,图史富书生』,为是故也。
65
66 文庄守安州,宋莒公兄弟尚皆布衣,文庄亦异待。命作落花诗,莒公一联曰:『汉皋佩冷临江失,金谷楼危到地香。』子京一联曰:『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成半面妆。』是岁诏下,兄弟将应举,文庄曰:『咏落花而不言落,大宋君须作状元及第。又风骨秀重,异日作宰相。小宋君非所及,然亦须登严近。』后皆如其言。故文庄在河阳,闻莒公登庸,以别纸贺曰:『所喜者,昔年安陆已识台光。』盖为是也。 见青箱杂记。
67 ○赵世长
68 俚谚云:『赵老送灯台,一去更不来。』不知是何等语,虽士大夫往往道之。天圣中,有尚书郎赵世长者,常以滑稽自负。其老也,求为西京留台御史,有轻薄子送以诗,云:『此回真是送灯台』,世长深恶之,亦以不能酬酢为恨,其后竟卒于留台也。 见庐陵居士归田录。
69 ○张客省
70 张客省退夫自言,应举时,因醉,乘驴过市,误触倒杂卖担子,其人喧争不已,视担中,只有乐记疏一册,遂五十钱市之,其人乃去。张初不携文籍而行,遇醉醒,止阅所买乐记疏。无何,省试黄锺为乐之末节论,独乐记为详,论擅场南省,遂高选,明年擢甲第。
71 ○贾直孺
72 贾直孺尝言,襄州居丧时,家中若有人呼侍中云。一日,为其父寻葬地,有人前引云:『侍中村。』其后居京城之西,邻妇心恙,逾墙言为其夫所苦,我来告贾侍中。直孺益自信,未几,为侍读学士,给事中,卒于城西第。其偶然乎?将鬼告之乎?果告之,鬼亦善戏谑。
73 ○冯侍禁
74 冯当世之父式,为左侍禁以终。当世幼时,取其所读书,题其后曰:『将仕郎、守将作监丞、通判荆南军府事、借绯冯京。』式既没十一年,当世状元及第,为荆南通判,视其父所题,无一字差者,是所谓知子者矣。 此条今见东斋记事卷五。
75 ○蔡子直
76 蔡子直识英宗皇帝于藩邸,为最旧。既即位,久之,以枢密直学士知秦州。英宗上仙,不及见。一日,梦宣召赐对,又赐茶,既而辞出,固留之曰:『只住此,更毋得去。』寤而记忆,乃灵驾发引日,因大恸哭,遂得疾,日中而卒。其幽冥之感,有如此者。
77 ○丁晋公
78 丁朱崖当政日,置宴私第,忽语于众曰:『尝闻江南国主钟爱一女,一日,谕其大臣曰:「吾止一女,姿仪性识特异于人,卿等为择佳婿,须得少年美风仪,有才学而门地高者。」或曰:「洪州刘生,为郡参谋,年方 渑录有『弱』字。 冠,风骨秀美,大门第,尝任贰卿,博学有文,足以充选。」国主亟令召至,见之大喜,寻尚主,拜驸马都尉。鸣珂锵玉,出入禁闼,良田甲第,珍宝奇玩,豪华富贵,冠于一时。未周星岁, 渑录作『未几』。 主告殂,国主悲悼不胜,曰:「吾不欲复见刘生。」削其官,一物不与,遣还洪州。生恍疑梦觉,触目如旧。』丁笑曰:『某它日,不失作刘参谋也。』席中莫不失色,未几,有海上之行,籍其家,孑然南去,何先兆之著也。
79 ○王元规
80 王元规景仁,庆历末,将赴吏部选。一夕,梦一人衣冠高古,若术士者,因访以当授何地官,期早晚。书八字与之云:『时生一阳,体合三水。』既觉,莫晓其意,及注官,果授河南府河清主簿,凡三字从水,到官日,正冬至。
81 ○任玠
82 蜀人任玠温如,晚寓宁州府宅,一夕,梦一山叟贻诗曰:『故园路遥 明抄本作『故国路通』。 归去来。』玠和之曰:『春风天远望不尽。』既觉,自笑曰:『吾其死乎?』数日,不疾而逝。 以上三条今见渑水燕谈录卷六。
83 ○张茂直
84 张茂直,兖人,家贫,喜读书。少游汶上,尝买瓜于圃,翁倚锄睥睨曰:『子非久,当断头,下刃之际,稍速则死,稍缓则生。果获免,必享富贵。』无何,慕容彦超据兖,例驱守埤,周师破敌,拥城者例坐斩之。斩殆尽,至茂直,挟刃者语之曰:『汝发甚修鬒,惜为颈血所污,可先断之。』茂直许焉,将理发,得释免。后知制诰秘书监卒。
85 ○杨文公
86 杨大年,岁二十一,为光禄丞,赐及第。太宗极称爱。三月后苑曲 原作『典』,据玉壶改。 宴,未帖职,不得预。公以诗贻馆中诸公曰:『闻戴宫花满鬓红,上林丝管侍重瞳。蓬莱咫尺无因到,始信仙凡逈不同。』诸公不敢匿,实时进呈,上讶有司不即召,左右以未帖职为奏。即日直集贤院,免谢,令预晚宴。后修册府元龟,王钦若总其事,词臣二十人分撰篇序,下诏须经杨亿删定,方许用之。大年祖文逸,伪唐玉山令。大年将生,一道士袖刺来谒,自称怀玉山人,冠褐秀爽,斯须遽失,公遂生。后至三十七,为学士,昼寝于玉堂,忽自梦一道士来谒,亦称怀玉山故人。坐定,袖中出一诰牒曰:『内翰加官。』取阅之,其榜上草写三十七字,大年梦中颇惊,曰:『得非数乎?』道士微笑,又曰:『许添乎?』道士点头,梦中命笔,止添一点,为四十七。至其数,果卒也。 见玉壶清话。
87 ○王尧臣
88 天圣四年夏,海州书表司隽宗远尝梦有神告云:『来年状元,是王尧臣。』乃题司房之北壁。是年秋试,开封府解榜到,隽见王之姓名,谓同列曰:『此是明年状元也。』洎南省榜出,又见王预奏名,隽愈喜,应再题于壁,未几果魁多士。愚时授海州通判,路逢前知郡事王遵度馆使,首话此事,后到又呼隽询之,果不谬。此神欲使人知魁多士者,必前定矣。
89 ○吕文靖
90 梅侍读知濠州,尝梦有人通刺云:『相公来谒。』睡起,通判吕殿丞至,文靖公也。梅见其语话奇特,遂厚待之。梅后坎轲,当吕作相,引为待制,后至金华之拜。 见康靖公闻见录。
91 ○陆经
92 陆经,庆历中为馆职。一日,饮于相国寺僧秘演房,语笑方洽,有一人箕踞于旁,睥睨经曰:『祸作矣,仅在顷刻,能复饮乎?』陆大怒,欲捕之,为秘演劝勉而止。薄暮,饮罢上马,而追牒已俟于门,陆惶惧不知所为。复见箕踞者行且笑曰:『无苦,终复故物。』既而陆得罪,斥废累年。嘉佑初,乃复馆职。 见东轩笔录。
93 ○曾鲁公
94 曾鲁公放生,以蚬蛤之类,以为人所不放,而活物之命多也。一日,梦被甲者数百人前诉,既寤,而问其家,乃有惠蛤蜊数■〈q奄〉者。即遣人放之,夜复梦被甲者来谢。 见东轩笔录。此条今见东斋记事卷五。
95 ○李景初
96 李景初自蜀浮江而下,至荆湖间,家人市一巨鳖,而景初未知也。夜中,梦皂衣姥告乞命,怪问家人,家人曰:『此必所买鳖也。』即遣放之,亦复梦皂衣姥来谢。然则太史记宋元事,若有之矣。古者,君子远庖厨,闻其声,不忍食其肉。虽然,天地间生此所以养人,但不暴天物可也。 见东斋记事。
URN: ctp:ws75703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