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下

《卷下》[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前卷既定,又摘錄古人畫說,參以己意,而畫家源流宗派,亦略可考。要之眾妙傳心,非可言喻,豈能筆罄。覽斯集者,知搦管時不容輕落,而耳食者未許漫評。金針欲度,難與人巧,游藝之中有依據,明者自領之而已。外附用絹紙畫具,及裝潢藏弆之法,牛毛繭絲,亦全力搏兔之意云爾。
2
書畫一源
3
倉頡造書,史皇制畫,書畫非異道也。非書則無記載,非畫則無彰施,二者殊途而同歸。六書始於象形,象形乃繪事之權輿。形不能書象,而後會之以意;意不能盡會,而後諧之以聲;聲不能盡諧,而後求之以事;事不能盡指,而後轉注假借之法興焉。書者,所以濟畫之不足也。使畫可盡,則無事書矣。明宋濂《畫源》
4
詩畫相表裏
5
陰陽一噓而敷榮,一吸而揪斂,則葩華秀茂,見於百卉眾木者,自形自色。雖造化未嘗究心,而粉飾大化,文明天下,亦以彰眾目、協和氣焉。而羽蟲三百六十,聲音顏色,飲啄態度,各不相同。上古采以為官,稱聖人取以配象類,詩人多識於鳥獸草木,《月令》四時記其榮枯語默。故善詩者詩中有畫,善畫者畫中有詩。然則繪事之寄興,與詩人相表裏焉。宋《宣和畫譜》
6
畫派
7
漢晉以來,多畫人物宮殿,唐吳道子亦工人物,至邊鸞始以花鳥著,其徒于錫、梁廣、陳庶等繼其業。五代末,始有徐熙、黃筌名工花鳥,名盛一時。宋開畫苑,南北兩朝能手甚多,而皆以徐黃為宗派,元時猶祖述之。至明而繪事一變,山水花鳥皆從簡易,而古法弁髦矣。本朝書畫,直追晉宋,且駕徐、黃而上。亦見文治之隆,而黼黻休明,於茲為盛也。
8
六法前後
9
明謝肇淛云:古人言畫,一曰氣韻生動,二曰骨法用筆,三曰應物寫形,四曰隨類傅彩,五曰經營位置,六曰傅模移寫。此數者何嘗道得畫中三昧。以古人之法,而施之於今,何啻枘鑿。愚謂即以六法言,亦當以經營為第一,用筆次之,傅彩又次之。傅模應不在畫內,而氣韻則畫成後得之。一舉筆即謀氣韻,從何著手?以氣韻為第一者,乃賞鑑家言,非作家法也。
10
畫忌六氣
11
一曰俗氣,如村女塗脂。二曰匠氣,工而無韻。三曰火氣,有筆杖而鋒芒太露。四曰草氣,粗率過甚,絕少文雅。五曰閨閣氣,描條軟弱,全無骨力。六曰蹴黑氣,無知妄作,惡不可耐。
12
【兩字訣
13
畫有兩字訣,曰活曰脫。活者,生動也,用意、用筆、用色,一一生動,方可謂之寫生。或曰當加一潑字,不知活可以兼潑,而潑未必皆活。知潑而不知活,則墮入惡道,而有傷於大雅。若生機在我,則縱之橫之,無不如意,又何嘗不潑耶?脫者,筆筆醒透,則畫與紙絹離,非筆墨跳脫之謂。跳脫仍是活意。花如欲語,禽如欲飛,石必崚嶒,樹必挺拔,觀者但見花鳥樹石,而不見紙絹,斯真脫矣,斯真畫矣。
14
【士大夫畫
15
趙文敏問畫道於錢舜舉,何以稱士大夫畫?曰:隸體耳。畫史能辨之,則無翼而飛,不爾便落邪道。王維、李成、徐熙、李伯時,皆士大夫之高尚者,所畫能與物傳神,盡其妙也。然又有關棙,要無求於世,不以贊毀撓懷。常舉以似,畫家無不攢眉,謂此關難度。
16
入細通靈
17
人之技巧至於畫而極,可謂奪天地之工,洩造化之秘。少陵所謂「真宰上訴天應泣」者也。古人之畫,細入毫髮,故能通靈入聖。今人動曰「取態」,謂之游戲筆墨則可耳,以言乎畫,則未也。
18
形似
19
東坡詩:「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作詩必此詩,定知非詩人。」此論詩則可,論畫則不可。未有形不似而反得其神者,此老不能工畫,故以此自文。猶云:「勝固欣然,敗亦可喜;空鉤意釣,豈在魴鯉。」亦以不能奕,故作此禪語耳。又謂寫真在目與顴肖,則餘無不肖,亦非的論。唐白居易詩「畫無常工,以似為工,學無常師,以真為師。」宋郭熙亦曰:「詩是無形畫,畫是有形詩。」而東坡乃以形似為非,直謂之門外人可也。
20
文人畫
21
畫者,文之極也,故古今文人頗多著意。張彥遠所次歷代畫人冠裳,大半必其人胸中有書,故畫來有書卷氣。無論寫意、工致,總不落俗。是以少陵題詠,曲盡形容;昌黎作記,不遺毫髮。歐文忠、三蘇父子、兩晁兄弟、山谷、後山等,評論精高,揮翰超拔。然則畫者豈獨藝之云乎。宋鄧椿《論畫》
22
【雅俗
23
筆之雅俗,本於性生,亦由於學習。生而俗者不可醫,習而俗者猶可救。俗眼不識,但以顏色鮮明,繁華富貴者為妙,而強為知識者,又以水墨為雅,以脂粉為俗。二者所見略同。不知畫固有濃脂艷粉而不傷于雅,淡墨數筆而無解于俗者。此中得失,可為知者道耳。
24
寫生
25
昔人寫生,先用心於行乾分條。分寸之間,幾多曲折;膚理縱橫,各核名實。雖有偃仰柔勁之不同,自具迎暘承露之態。勾萌拆甲,以至花葉葳蕤,脫瓣垂實,皆一氣呵成,絕無做作。今人一枝一榦,既少分別,朝榮夜舒,情性全乖,無惑乎花不附木,木不附土,剪彩欺人,生意何在!所以貴賤修促,苗裔斷延,皆可徵效。明顧凝遠《畫引》
26
生機
27
董其昌曰:畫之道,所謂宇宙在乎手者。眼前無非生機,故其人往往多壽。至如刻畫細謹,為造物役者,乃能損壽,蓋無生機也。黃子久、沈石田、文徵仲皆大耋,仇英短命,此其徵矣。
28
天趣
29
人能以畫寓意。明窗淨几,描寫景物,名花折枝,想其態度綽約,枝葉宛轉,向日舒笑,迎風欹斜,含煙弄雨,初開殘落。布置筆端,不覺妙合天趣,自是一樂。然必興會自至,方見天機活潑,若一涉應酬,則煩苦鬱塞,無味極矣,安得有畫。
30
結構
31
宋政和中,建設畫學,用太學考試法,試四方畫士。以古人詩句命題。嘗試「竹鎖橋邊賣酒家」,人皆向酒家著筆,一史但於橋頭竹外,挂一酒簾而已。又試「踏花歸去馬蹄香」,人皆作馬上看花景,一史於落紅徑上,掃數蝴蝶飛逐馬後。又試「嫩綠枝頭紅一點」,人皆於花木上妝點,一史獨於危亭縹緲、綠楊隱映之處,畫一美人憑闌而立。果皆得中魁選。想其結構時意象慘淡,圖成後落落大方,推陳出新,真切而不落纖巧,乃為結搆。
32
【定稿
33
古人畫稿,謂之「粉本」,前輩多寶蓄之,蓋其草草不經意處,有自然之妙也。宣和、紹興所藏粉本,多有神妙者。可見畫求其工,未有不先定稿者也。定稿之法,先以朽墨布成小景,而後放之。有未妥處,即為更改。梓人畫宮於堵,即此法也。若用成稿,亦須校其差謬損益,視幅之廣狹小大而裁定之,乃為合式。今人不通畫道,動以成稿為辭,毫釐千里,竟成痼疾。是可嘆也。
34
臨摹
35
臨摹即六法中之傅模,但須得古人用意處,乃為不誤,否則與塾童印本何異。夫聖人之言,賢人述之而固矣;賢人之言,庸人述之而謬矣。一摹再摹,瘦者漸肥,曲者已直,摹至數十遍,全非本來面目。此皆不求生理,於畫法未明之故也。能脫手落稿,杼軸予懷者,方許臨摹。臨摹亦豈易言哉。
36
繪實繪虛
37
人有言:繪雪者不能繪其清,繪月者不能繪其明,繪花者不能繪其馨,繪人者不能繪其情。以數者虛而不可以形求也。不知實者逼肖,則虛者自出,故畫北風圖則生涼,畫雲漢圖則生熱,畫水於壁則夜聞水聲。謂為不能者,固不知畫者也。
38
法古
39
明范允臨云:學書不學晉書,終成下品。惟畫亦然。五代以前名跡已不可考,而宋元諸名跡,珍賞家猶藏一二,其殘縑斷素,流落人間者,明眼亦能得之,斯畫家宗匠也。有志法古者,留意訪求,潛心摹擬,方能得其神理。今之畫者,不見一古人真跡,而師心自創,妄意塗抹,懸之市中,以易斗米,畫安得佳耶?
40
畫所
41
宋顧駿之嘗構高樓以為畫所,每登樓去梯,家人罕見。必時景融朗,然後含毫,若天地陰慘,則不操筆。今之畫者,筆墨混於塵埃,丹青和其墨滓,徒汙絹素,豈曰繪畫?
42
畫品
43
古之工畫者,非名公巨卿,即高人逸士,未有品不高而能畫者。王紱於月夜聞鄰舟笛聲,訪之,贈以畫竹。翌旦其人以重幣求雙幅,紱麾之,并收其前贈。今人略知飾色,便思求利,曲意徇人,其人可知,其畫可知也。又文徵仲、董文敏,生前即多贗本,或求其名款,亦姑應之。其度量有過人者。
44
畫鑑
45
自古以畫名世者,不惟其畫,惟其人。因其人亦重其畫,見其畫如見其人,雖一時寄興於丹青,而千載流芳於金石。間亦有名盛而珪玷者,則又為藝林之龜鑑也。
46
【賞識
47
古畫多贗本,良賈亦能辨之。視其絹色、墨蹟、圖書之新舊,宋絹極細,明絹則粗。宋元人畫多不用紙,董華亭晚年嘗用綾,皆其閨房內所求,今亦有贗本。至于賞鑒之家,以筆墨氣韻為主。古畫重裝,亦有失神者,而其骨力自在。至六法未諳,用筆破敗者,則尤其易見者也。
48
唐宋名家
49
元湯髒《畫鑑》云:唐人花鳥,邊鸞為最,大抵精於設色,穠艷如生,其他畫者雖多,互有得失。歷五代而得黃筌,花卉翎毛,超出眾史。筌之可齊名者,惟江南徐熙,熙志趣高遠,畫草木蟲魚,妙入造化,非世之工畫者可及也。筌之子居寶、居寀,熙之孫崇嗣、崇矩,各得其家法。至趙昌惟以傅染為工,骨法氣韻蔑如也。花鳥一科,當以唐之邊鸞,宋之徐、黃,為古今規式。
50
徐黃畫體
51
宋郭若虛論徐、黃畫體諺云:黃家富貴徐熙野。此不惟各言其志,亦耳目所習,得之手而應之心也。黃筌與其子居寀,始事蜀為待詔,筌累遷如京副使。既歸朝,筌為宮贊,居寀服舊職,皆給事禁中,多寫禁禦所有珍禽瑞鳥,奇花怪石。今傳世之桃花、鷹鵲、純白雉兔、金盆鵓鴣、孔雀、龜、鶴之類是也。徐熙江南處士,志節高邁,放達不羈,多狀江湖所有汀花野竹、水鳥淵魚,今傳世之鳧、雁、鷺鷥、蒲藻、蝦魚、叢艷、折枝、園蔬、藥苗之類是也。二者春蘭秋菊,各擅重名,下筆成珍,揮毫可範。復有居寀兄居寶,徐熙之孫崇嗣、崇矩,皆能傳授家學。蜀中則有刁光允、劉贊、滕昌祐、夏侯延祐、李懷袞,江南則有唐希雅、希雅之孫中祚及宿,都下則有李符、李吉之儔,皆守其派。
52
沒骨派
53
宋郭若虛《畫記》云:李少保端愿有圖,一面畫芍藥數本,云是聖善齊國獻穆大長公主臥房中物,或云太宗賜文和。其畫無筆墨,惟用五采布成,旁題云:翰林待詔黃居寀等定上品徐崇嗣沒骨圖。後因出示兩禁賓客,蔡君謨乃題云:前世所畫,以筆墨為上,至崇嗣始用布彩,濃麗生態,肖物逼真,故趙昌輩效之,多用定本臨摹,不落筆墨,謂之沒骨派。愚謂造物賦形,本五行為五采,本無邊墨,故名手畫像,只用赤脂檀粉烘染而成,不用墨腔。後來名手間出,學沒骨者漸失真傳,以臨摹多而裁制少也。
54
鋪殿、折枝
55
徐熙於雙縑幅素上畫叢艷疊石,傍出藥苗,雜以禽鳥蜂蝶之類,位置端莊,駢羅整肅,以備宮中挂設,謂之鋪殿花,次曰裝堂花。又嘗畫折枝,小幅多瓶插對臨,寬幅寫大折枝桃花一枝,謂之滿堂春色。後有作者,鮮能出其範圍。
56
明人畫
57
有明一代之畫,若沈周、王問、王穀祥、陸治、孫克弘、魯治、陳淳、周之冕等,皆能花卉。沈、王、陸又以山水名,孫則兼人物。要皆落墨淡色,寫意而不能工至。國初,惲壽平運以生機,曲盡造物之妙,所題詩句極清艷,書法得河南三昧,洵空前而絕後矣。今之學壽平者,不師其意,專事描摹,以至枝榦不分,苞蒂不備,真意盡失。而尚為贗款以欺世,豈能當識者之目耶?
58
【翎毛
59
古人花卉,必配翎毛,大而鸞、鶴、鷹、雕、山雞、孔雀,小而鸚哥、畫眉、鴝鵒、鳩、鵲、燕、雀之類,水禽則鷺鷥、鴛鴦、鳧鴨、脊令、魚虎之類,無不一一肖形。黃筌畫山雞於御屏,時有獻鷂者,鷂忽奮起欲攫之。鷂固健,畫亦神矣。宋李澄叟畫說,畫翎毛者當浸潤於籠養飛放之徒。鷙鳥問養鷙鳥者求之,寫照依形,各從其類。韓幹畫馬,廄中萬馬皆吾師之說,明矣。然則畫花卉者,須就老圃朝夕觀之,然後得其含苞吐秀,榮敷凋落之態。徒事稿本,奚益也!
60
草蟲
61
叢花密葉之際,著一二飛蟲,不惟空處不空,亦覺分外生動。宋曾雲巢無疑工畫草蟲,年愈邁愈精,或問其何傳,無疑笑曰:此豈有法可傳哉,某自少時取草蟲籠而觀之,窮晝夜不厭,又恐其神之不完也,復就草間觀之,於是始得其天。方其落筆之時,不知我之為草蟲耶,草蟲之為我也,此與造化生物之機緘蓋無以異,豈有可傳之法哉?
62
畫石
63
宋黃休復論前輩畫太湖石,用飛白法,而以淺深墨嵌空之,獨黃居寀以筆端搶擦,文理縱橫,棱角峭硬,如虯虎將踴,厥狀非一。其畫松竹花雀,皆能變易古法,別開生面。
64
點苔
65
明唐志契論點苔當從石縫中點出,或濃或淡,或濃淡相間,不多不少,不密不疏。古畫有橫苔、直苔,并有不點苔者。必預先畫石,無一筆頹敗,故加一點,一點好看;少一點,容或無妨也。近時作者,率意點擢,不顧其安,苔豈有長於突處不堅牢之理?以識者觀之,如鳥鼠之糞堆積狀耳。又謂山石醜處,須以苔遮掩之,愈遮愈醜,是以浮寄煩腫之病都由於此。
66
畫竹
67
竹分竿、節、枝、葉。畫竿從梢至根,雖一一畫下,而意思貫穿。梢頭節短,漸漸長,至根又漸短,行筆平直,兩邊如界,此畫竿法也。畫節用兩筆勾出,上一筆稍彎如仰月,其生枝處略突;下一筆承上略短,無兩頭超起,此畫節法也。枝必附節,雄竹單枝,雌竹雙枝,上節在左,則下節在右;用筆迅速,方能遒健;葉多則枝伏,葉少則枝昂;風枝雨枝,隨時俯仰,此畫枝法也。葉須勁利,實按虛起,一抹便過,遲留不得;粗忌如桃,細忌如柳;一忌孤行,二忌兩並,三忌如叉,四忌如井,五忌手掌,六忌蜻蜓;總須葉葉交加,疏處遙相照應,則不犯諸忌矣。轉側向背,雨打風翻,正闊偏狹,雙頭單腳,此畫葉之法也。故畫蘭用側筆,畫竹用折筆。王紱畫竹,竿瘦而葉肥,倍饒豐態,學者宜宗之。
68
【畫松
69
松榦如龍鱗,然不可圓圈到底,須以橫直筆點擦破之。其節四面對生,枝老則下垂,頂鏽則拳禿。葉如釵股,每葉必雙。其枝枝處有筒,赭色。茅松枝長葉茂,葉葉交加。剔牙松幹蒼黑,葉短,亦交叉,其葉之正面圓而叢,側面如半扇。相其枝榦而布列之,以色之淺深為新舊。又羅漢松,青幹闊葉,結子如豆,青紅各半,如梵僧趺跏狀,故名。
70
畫柏
71
畫柏亦須畫古柏,疤節累纍,或豁腹虯形,或禿頂鴟喙,或龜蛇紐結。葉用攢點法,或五出六出,叢聚如黛。枯枝黑色,無皮,有皮處如麻絲,纏繞彎環斜抱。凡畫松柏,皆欲成形,僵立如鬼,夭矯如龍,藤蘿牽掛,苔蘚班駁。根畔不宜多草。如畫折枝,則柏葉宜直筆抒寫,而葉端有赭色點,並宜柏子。至纓絡柏、刺柏、黃柏,皆不入畫。
72
畫柳
73
諺云:畫人莫畫手,畫獸莫畫狗,畫樹莫畫柳,一畫便出醜。以柳之飄曳搖揚,隨風無定也。要之入畫者皆垂柳,略帶微風。梅時,柳稊而已;杏時,柳眼尚未全舒;桃時,柳眉方展,葉長而分棵。夏則柳幔重帷,秋則柳條衰落,所謂六法通四時也。凡畫花柳,柳宜在前,花宜在後,則掩映好看。至顏色青黃,則隨時早晚。
74
梧桐
75
直幹橫枝,四面對節,樹老則枝下垂,綠皮無皴,橫抹數筆而已。葉如盤大,五出,長柄。花五出。結實如杓子,綴於邊,熟則皮皺。皆堪入畫。
76
【潑墨
77
唐時王洽,性疏野,好酒,醺酣後,以墨潑紙素,或吟或嘯,腳蹴手抹,隨其形狀,為山石雲水,倏忽造化,不見墨污。後張僧繇亦工潑墨,嘗醉後以髮醮墨塗之。凡畫不用筆者,吹雲、潑墨、水畫以墨浮水,用紙收貼、火畫點香畫紙,如白描畫、漆畫、繡畫,皆非正派,故不足取。
78
指畫
79
唐張璪即以手畫,畢宏見而驚異之,或問所授,曰:外師造化,中得心源。近時高且園其佩工指畫,名指頭生活,人物、山水、禽魚,無不生動。曾見其巨幛作海水圖,駭波立浪,雄壯若有衝激聲,上空半尺許,寫兩飛鶴,遠望之宛然海角天涯。高本工筆畫,苦於應酬,乃變為指畫。未有不能筆而能指者。俗手未知握管,強欲效顰,畫虎不成,災墨禍紙,令閱者污目,豈不可笑。
80
西洋畫
81
西洋人善勾股法,故其繪畫,於陰陽遠近不差錙黍。所畫人物屋樹,皆有日影。其所用顏色與筆,與中華絕異。布影由闊而狹,以三角量之。畫宮室於牆壁,令人幾欲走進。學者能參用一二,亦其醒法。但筆法全無,雖工亦匠,故不入畫品。
82
落款
83
畫有一定落款處,失其所,則有傷畫局。或有題,或無題,行數或長或短,或雙或單,或橫或直。上宜平頭,下不妨參差,所謂齊頭不齊腳也。如有當抬寫處,只宜平抬或空一格。又,款宜行楷,題句字略大,年月等字略小。元人畫有落款於樹石上者,亦恐傷畫局故也。凡畫以單款為佳,傳之於後,亦加珍重。必欲為號,須視其人何如。今人恐被攘奪,必求雙款,以不敏謝之可也。
84
裱畫
85
裝潢非筆墨家事,而俗手每敗壞筆墨,不可不慎。畫就即裱,恐顏色脫暈,必須時久。而帚法重輕,調糊厚薄,視紙絹之新舊為程度。小幅挖嵌為佳,書斗必須淺色。所鑲綾絹,非本色亦淺色。軸則花梨、紫檀、黃楊、漆角者為宜,玉石則太沉重。式尚古樸,勿事雕飾。絹畫則綾裱,紙畫或絹裱,即用紙裱,亦必綾邊上下尺寸俱有一定,長短不得。古畫重裝,宜仍托底。珍賞之家,必延良工於室為之,恐一落鋪中,易去底紙,摹作贗本,則失卻元神也。裝後題簽,必善書者,篆隸更妙。賞鑑圖書,亦不可少。
86
藏畫
87
裝潢得法,亦貴珍藏。盛以畫囊,置木箱內,懸之屋梁透風處。南方蒸熱,伏候宜取曬晾,以樟腦、蕓香、花椒、煙葉等貯箱內。又貴時常取挂,則無霉蛀之患。焚香恐防熏黑,垂簾以避蠅污,什襲珍之,則畫不落劫,傳之十世猶新,何患其不壽乎。
88
末附
89
礬絹
90
膠礬不得法,雖筆墨精妙,亦無所施。置一繃架,直梃二根,約長八尺,寬二寸半見方,多鑿筍穴。橫乾二根,或二、三、四、五尺寬不等以絹有寬窄也,穿入穴內,用木楔楔緊。然後著漿。漿糊不可太熟,熟則無力。先粘上邊橫幹,次左右兩直梃,粘絹時看照絲縷正直,空下一邊,懸乾數寸。漿乾之後,以小竹竿縛定絹邊,而以麻索網於下乾之上,然後上膠礬。以排筆順下,不宜逆帚。礬遍,拔出木楔,自內楔出繃緊,麻索亦抽緊。中腰反面用木幹撐直,乾後背面亦礬。凡膠礬絹,須天氣晴明,俟其陰乾揭下,則潔白而光潤。
91
用膠礬
92
廣膠以明亮有節者為上。膠一兩,礬三錢,謂之外加三。隔宿先將水浸膠,明旦火上略熱,即化明白礬,研末,沖以溫水烘化,用大碗二,膠礬各或半碗,俟溫後沖和,合為一碗。若滾熱即沖,則成塊矣。
93
【礬紙
94
膠礬分兩如前,紙性沁入,膠一兩,礬三錢,水須一碗半,止礬一面足矣。礬時,須下有襯紙,則不破壞。如畫山水,則用風礬,以紙浮貼牆上,一兩月即可用,愈久愈佳。
95
搥絹
96
先以水噴絹,勻遍,用白布三尺,卷作心,外包絹,不可太緊,用搗衣槌于光石上搥打。左手持絹,右手執槌,兩手俱要松活,每打一下,則左手一轉側。搥四五百,則絲扁而勻細矣。若耿絹,則自然緊細,不必搥。
97
畫碟
98
畫碟宜多用二寸圍、白地無花者,舊窯更佳。筆捵亦不可少。用過即洗淨,貯一擎盒內。北地風灰易滓,用時必有遮膠。杯亦宜磁,不宜銅器,恐銅鏽亦能變色也。硯臺、墨床、壓尺、介尺等,俱要潔淨。
99
畫筆
100
畫筆惟杭州八字橋張文貴家所製為得法其孫號思溪。點花用白描,行榦用狼毫,鉤筋用小狼毫,葉用小著色,翎毛蜂蝶用鬚眉,山石用蟹爪,點花心用白描禿筆,天、水、煙、雲、地、坡、石、岸用排筆、判筆。用過即洗淨,置筆筒內。粉筆、胭脂筆各不相假,餘或通用。
101
用水
102
無泉水,則用冰水,或雪水。夏月天、泉水數者俱無,則用蒸滴法。以大碗覆鍋上,而取其滴露以擠胭脂,非此不可作。畫時須水二碗,一洗筆,一調顏色,污即更換。
103
洋菊譜有序
104
洋菊出乾隆年間,花具五色,圓者如球,扁者如盤、如輪。花瓣皆有筒,或短筒,或長筒,或筒末出瓣如匙,或但有筒而無瓣。丙子閏九月,奉旨召入內殿,各為之圖,定以佳名,而御題其上,裝成巨冊,入秘苑珠林,乃恭為譜序曰:
105
「鞠有黃花」,《月令》載之。亦越晉室,淵明采之。五色茱萸,出自後代。統名曰菊,譜不勝載。近得洋菊,花事一變。鋸葉筒瓣,為圓為扁。爍如星懸,簇如針攢。如輪如蓋,如缽如盤。超挖如匙,排插如簪。如笠斯糾,如環無端。心管五出,色態多般。或曰蒿本,人力所接。冒以洋名,實出中國。餘既繪圖,賦以長篇。乃為茲譜,以備考焉。
106
花名三十六種
107
銀佛座
108
白花,黃心,半筒,瓣末俱超,宛如佛座。葉大尖長。與金佛座皆為上品。
109
金佛座
110
鵝黃色,綠心,筒二分,尖瓣上超,花極玲瓏。葉尖而密,圍大。
111
宮花錦
112
金黃色,外深內淡,半筒,瓣末上超,花圓滿。微心,不甚顯大,徑三寸。舊名含煙鋪錦。
113
錦貝紅
114
朱紅色,反瓣黃色,開足多反抱,紅黃相間,形如球,瓣短,交叉疊亂,花不大。梗葉尖細。舊名金背紅。
115
雪羅襦
116
白花,淡黃心,筒二分,闊瓣平直圓整,反瓣有紅絲。葉圓而小。舊名青山掛雪。
117
珊瑚枝
118
大紅帶紫色,黃心,四面有鬚,筒不見,瓣尖闊。葉帶紫色。
119
紫霞綃
120
粉紫色,甚嬌,花大如盤,檀心凸起,筒長五分,瓣尖闊,形扁。葉尖小。舊名國色天香。
121
七寶盤
122
牙色,長筒,末舒瓣二分,如耳挖,黃心,花扁如盤。葉少鋸。花徑三寸。
123
桂叢紫
124
紫色,長筒,末略舒,瓣大,心徑半寸,金黃五出,筒葉嫩綠,花大而扁,瓣希少。舊名紫桂蓮。
125
千金笑
126
銀紅色,瓣闊,環抱玲瓏,心間五出,筒微黃不多露。葉尖長而窄狹。
127
蜜荷花
128
淡黃色,檀心甚小,筒瓣寸許,闊二分,皆超起,葉尖長少鋸。
129
紫絲蓮
130
深紫色,花大如盤,黃心如棋子,二分筒,瓣末俱超起,形扁,徑三寸。梗粗,葉長,瘦如雞腳。
131
檀心暈
132
血牙色,近心牙黃,長筒,瓣末如匙,圓三寸。梗細葉圓。
133
雪蓮臺
134
白花,帶碧色,瓣末超起,如蓮,心黃而小,半筒。葉肥嫩,葉細。
135
【雨鵑紅
136
朱墨色,心圓小而黃,長筒,末如匙,花大如輪。葉尖長,帶赤色,梗粗。
137
絨錦心
138
淡紫色,心大徑寸,黃金色,五出,筒瓣長,筒如線,不出匙,參差疏落,類桂叢紫,花扁如盤。葉瘦。舊名紫龍鬚。
139
佛手黃
140
嫩黃色,心五出,筒深黃散亂,瓣闊彎環。葉肥澤,梗細。
141
湧金輪
142
嫩黃色,大如盤,檀心凸起,身黃,瓣長二寸,筒末出匙超上,圍六寸。肥葉圓勁。舊名黃金針。
143
粉翎兒
144
粉色,長瓣,大徑三寸,心青黃色,瓣有出心上者,托瓣微紅。葉長瘦如蒿。
145
錦標紅
146
朱色,微筒,長瓣,開足下披心一簇,金黃。葉肥。舊名滿心大紅。
147
月華秋
148
粉紅色,心中青外黃,筒二寸,白瓣,裏白外紅而尖銳,如月華五采。梗細。
149
紅玉環
150
白花,微紅,不見筒,瓣長闊,變環相紐,如連環,圓球徑三寸。舊名玉連環。
151
昭容紫
152
深紫色,筒瓣到頭如匙,心黃而小,形扁。
153
銀絲針
154
白花,青黃心,極小,瓣如針,花圓。葉細。梗弱。舊名銀針,又名銀絲蓮,花形之特異者。
155
秋月白
156
白花,闊瓣,筒二分,形圓。葉團而短。舊名鵝毛飛。
157
海紅蓮
158
粉紅,大心,黃色瓣,半筒,末超起如蓮臺、葉肥,梗粗。花扁,徑三寸。
159
萬點紅
160
淡粉紅,長筒,末作小匙,匙內深紅,瓣疏而參錯。葉尖,梗細。舊名落紅萬點。
161
【青心玉
162
白花而圓,微筒,青黃心,瓣闊,托瓣微紅。梗細,葉團小。舊名青心壓玉。
163
錦麟祥
164
金紅,半筒,瓣狹而長,彎繞,花圓徑二寸。葉如蒿。舊名橘皮紅。
165
金赤芾
166
大紅,心五出,筒帶黃色,瓣闊而尖,花扁,徑二寸。葉少鋸,梗直。
167
【鷺鷥管
168
粉紅,闊瓣,大心,淡黃白色,五出,筒如白羽,花扁,徑三寸。葉尖長,梗細。
169
朝陽素
170
淡紫色,半筒,粉心,五出,心上有瓣,花大而扁,徑三寸。葉尖長。
171
金縷衣
172
嫩黃,長筒,瓣末出匙,檀心圓小,青莖,大徑四寸。葉尖,多鋸齒。舊名黃鶴樓。
173
【紫金魚
174
玫瑰色,長筒,末作匙,心帶黃色,花扁,徑三寸。葉肥而長,梗細。
175
墜紅絲
176
銀紅色,著心處白色,長筒,瓣出半寸,青心如棋子,花大四寸餘。舊名老君眉。
177
金鳳羽
178
黃色,瓣闊,半筒。葉小。花開最早。又白者名銀鳳羽。
URN: ctp:ws75791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