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十五回昆仑山子牙下山

《第十五回昆仑山子牙下山》[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昆仑山玉虚宫掌阐教道法元始天尊因门下十二弟子犯了红尘之厄,杀罚临身,故此闭宫止讲;又因时机成熟,昊天上帝命仙界重组;故此三教并谈,乃阐教、截教、人道三等。共编有三百六十五位成神,又分八部:上四部雷、火、瘟、斗,下四部群星列宿、三山五岳、步雨兴云、善恶之神。
2 此时成汤合灭,周室当兴;又逢神仙犯戒,元始封神。姜子牙享将相之福,恰逢其数,非是偶然。所以「五百年有王者起,其间必有名世者」,正此之故。
3 一日,元始天尊坐八宝云光座上,命白鹤童子:「请你师叔姜尚来。」
4 白鹤童子往桃园中来请子牙,口称:「师叔,老爷有请。」
5 子牙忙至宝殿座前行礼曰:「弟子姜尚拜见。」
6 天尊曰:「你上昆仑几载了?」
7 子牙曰:「弟子三十二岁上山,如今虚度七十二岁了。」
8 天尊曰:「你四十年来学了什么?」
9 子牙曰:「弟子生性愚鲁,只知无为而为。」
10 天尊曰:「你生来命薄,仙道难成,只可受人间之福。成汤数尽,周室将兴。你与我代劳,封神下山,扶助明主,身为将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此处亦非汝久居之地,可早早收拾下山。」
11 子牙哀告曰:「弟子乃真心出家,苦熬岁月,今亦有年。修行虽是滚芥投针,望老爷大发慈悲,指迷归觉,弟子情愿在山苦行,必不敢贪恋红尘富贵,望尊师收录。」
12 天尊曰:「你命缘如此,必听于天,岂得违拗?」
13 子牙曰:「弟子混混噩噩,无德无能,怎堪下山封神、扶助明主?」
14 天尊曰:「应天命而行,无为即德,他事自有能人助你,不须忧心。」
15 子牙在山上清闲已惯,一时恋恋难舍。
16 南极仙翁上前言曰:「子牙,机会难逢,时不可失;况天数已定,自难逃躲。你虽是下山,待你功成之时,自有上山之日。」子牙只得下山。
17 子牙收拾琴剑衣囊,起身拜别师尊,跪而泣曰:「弟子领师法旨下山,将来归著如何?」
18 天尊曰:「子今下山,我有八句钤偈,后日有验。偈曰:『二十年来窘迫联,耐心守分且安然。磻溪石上垂竿钓,自有高明访子贤。辅佐圣君为相父,九三拜将握兵权。诸侯会合逢戊申,九八封神又四年。』」
19 天尊道罢,「虽然你去,还有上山之日。」
20 子牙拜辞天尊,又辞众位道友,随带行囊,出玉虚宫。
21 南极仙翁送子牙,在麒麟崖分付曰:「子牙勿忧,上有天尊挡雨,下有神将遮泥。只要用那一招无为而为,道法自然!」
22 子牙别了南极仙翁,自己暗思:「我上无叔伯、兄嫂,下无弟妹、子侄,叫我往那里去?」忽然想起:「朝歌有一结义仁兄宋异人,不若去投他罢。」
23 子牙借土遁前来,早至朝歌。离南门三十五里,至宋家庄。子牙看门庭依旧,绿柳长存。子牙叹曰:「我离此四十载,不觉风光依旧,人面不同。」
24 子牙到得门前,对看门的问曰:「你员外在家否?」
25 管门人问曰:「你是谁?」
26 子牙曰:「你只说故人姜子牙相访。」
27 庄童来报员外:「外边有一故人姜子牙相访。」
28 宋异人正算帐,听见子牙来,忙忙迎出庄来,口称:「贤弟,如何数十载不通音问?」
29 子牙连应曰:「不才弟上昆仑出家去了。」
30 二人携手相搀,至于草堂,各施礼坐下。异人曰:「常时渴慕,今日重逢,幸甚,幸甚!」
31 子牙曰:「自别仁兄,实指望出世超凡,奈何缘浅分薄,未遂其志。今到高庄,得会仁兄,乃尚之幸。」
32 异人忙分付收拾饭食,又问曰:「是斋?是荤?」
33 子牙曰:「既出家,岂有饮酒吃荤之理。弟是吃斋。」
34 宋异人曰:「酒乃瑶池玉液,洞府琼浆,就是神仙也赴蟠桃会,酒吃些儿无妨。」
35 子牙曰:「仁兄见教,小弟领命。」二人欢饮。
36 异人曰:「贤弟上昆仑多少年了?」
37 子牙曰:「不觉四十载。」
38 异人叹曰:「好快!贤弟在山可曾学些甚么?」
39 子牙曰:「怎么不学?不然所作何事?」
40 异人曰:「学些甚么道术?」
41 子牙曰:「挑水,浇松,种桃,烧火,扇炉,炼丹。」
42 异人笑曰:「此乃仆佣之役,何足挂齿。今贤弟既回来,不若寻些事业,何必出家。就在我家同住,不必又往别处去。我与你相知,非比别人。」
43 子牙曰:「正是。」
44 异人曰:「古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贤弟,也是我与你相处一场,明日与你议一门亲,生下一男半女,也不失姜姓之后。」
45 子牙摇手曰:「仁兄,此事且再议。」二人谈讲至晚,子牙就在宋家庄住下。
46 宋异人二日早起,骑了驴儿往马家庄上来议亲。
47 异人到庄,有庄童报与马员外曰:「有宋员外来拜。」
48 马员外大喜,迎出门来,便问:「员外是那阵风儿刮将来?」
49 异人曰:「小侄特来与令爱议亲。」
50 马员外大悦,施体坐下。茶罢,员外问曰:「贤契,将小女说与何人?」
51 异人曰:「此人乃东海许州人氏,姓姜,名尚,字子牙,别号飞熊。与小侄契交通家,因此上这一门亲正好。」
52 马员外曰:「贤契主亲,并无差迟。」宋异人取白金四锭以为聘资,马员外收了,忙设酒席款待异人,抵暮而散。
53 子牙起来,一日不见宋异人,问庄童曰:「你员外那里去了?」
54 庄童曰:「早晨出门,想必讨帐去了。」
55 不一时,异人下了牲口,子牙看见,迎门接曰:「长兄那里回来?」
56 异人曰:「恭喜贤弟!」
57 子牙问曰:「小弟喜从何至?」
58 异人曰:「今日与你议亲,正是相逢千里,会合姻缘。」
59 子牙曰:「今日时辰不好。」
60 异人曰:「阴阳无忌,吉人天相。」
61 子牙曰:「是那家女子?」
62 异人曰:「马洪之女,才貌两全,正好配贤弟;还是我妹子,人家六十八岁黄花女儿。」异人治酒与子牙贺喜。
63 二人饮罢,异人曰:「可择一良辰娶亲。」
64 子牙谢曰:「承兄看顾,此德怎忘。」
65 乃择选良时吉日,迎娶马氏。宋异人又排设酒席,邀庄前、庄后邻舍,四门亲友,庆贺迎亲。其日马氏过门,洞房花烛,成就夫妻。
66 子牙成亲之后,终日思慕昆仑,只虑大道不成,心中不悦,那里有心情与马氏暮乐朝欢。马氏不知子牙心事,只说子牙是无用之物。
67 不觉过了两月,马氏便问子牙曰:「宋伯伯是你姑表弟兄?」
68 子牙曰:「宋兄是我结义兄弟。」
69 马氏曰:「原来如此。便是亲生弟兄,也无有不散的筵席。今宋伯伯在,我夫妻可以安闲自在;倘异日不在,我和你如何处?常言道:『人生天地间,以营运为主。』我劝你做些生意,以防我夫妻后事。」
70 子牙曰:「贤妻说的是。」
71 马氏曰:「你会做些甚么生理?」
72 子牙曰:「我三十二岁在昆仑学道,不识甚么世务生意,只会编笊篱。」
73 马氏曰:「就是这个生意也好,况后园又有竹子,砍些来,劈些篾,编成笊篱。往朝歌城卖些钱钞,大小都是生意。」
74 子牙依其言,劈了篾子,编了一担笊篱,挑到朝歌来卖。从早至午,卖到未末申初,也卖不得一个。子牙见天色至申时,还要挑著走三十五里,腹内又饿了,只得奔回。一去一来,共七十里路,子牙把肩头都压肿了。
75 回到门前,马氏看时,一担去,还是一担来。正待问时,子牙指马氏曰:「娘子,你不贤。恐怕我在家闲著,叫我卖笊篱,朝歌城必定不用笊篱,如何卖了一日,一个也卖不得,倒把肩头压肿了?」
76 马氏曰:「笊篱乃天下通用之物,不说你不会卖,反来假报怨!」夫妻二人语去言来,犯颜嘶嚷。
77 宋异人听得子牙夫妇吵囔,忙来问子牙曰:「贤弟,为何事夫妻相争?」
78 子牙把卖笊篱事说了一遍。
79 异人曰:「不要说是你夫妻二人,就有三二十口,我也养得起。你们何必如此?」
80 马氏曰:「伯伯虽是这等好意,但我夫妻日后也要归著,难道束手待毙。」
81 宋异人曰:「弟妇之言也是,何必做这个生意?我家仓里麦子生芽,可叫后生磨些面,贤弟可挑去货卖,却不强如编笊篱。」
82 子牙把箩担收拾,后生支起磨来,磨了一担乾面,子牙次日挑著进朝歌货卖。从四门都走到了,也卖不得一筋。腹内又饥,担子又重,只得出南门,肩头又痛。子牙歇下了担儿,靠著城墙坐一坐,少憩片时。
83 只见一个人叫:「卖面的站著!」
84 子牙说:「发利市的来了。」歇下担子。只见那人走到面前,子牙问曰:「要多少面?」
85 那人曰:「买一文钱的。」子牙又不好不买,只得低头撮面。
86 不想子牙不是久挑担子的人,把肩担抛在地傍,绳子撒在地下。此时因纣王无道,反了东南四百镇诸侯,报来甚是紧急。武成王日日操练人马,因放散营炮响,惊了一骑马,溜繮奔走如飞。子牙弯著腰撮面,不曾提防。
87 后边有人大叫曰:「卖面的,马来了!」
88 子牙忙侧身,马已到了。担上绳子铺在地下,马来的急,绳子套在马七寸上,把两箩面拖了五六丈远。面都泼在地下,被一阵狂风将面刮个乾净。子牙急抢面时,浑身俱是面裹了。
89 买面的人见这等模样,就去了。子牙只得回去。一路嗟叹,来到庄前。
90 马氏见子牙空箩回来,大喜,「朝歌城乾面这等卖的。」
91 子牙到了马氏跟前,把箩担一丢,骂曰:「都是你这贱人多事!」
92 马氏曰:「乾面卖的乾净是好事,反来骂我!」
93 子牙曰:「一担面挑至城里,何尝卖得,至下午才卖一文钱。」
94 马氏曰:「空箩回来,想必都赊去了。」
95 子牙气冲冲的曰:「因被马溜繮,把绳子绊住脚,把一担面带泼了一地;天降狂风,一阵把面都吹去了。都不是你这贱人惹的事!」
96 马氏听说,把子牙劈脸一口啐道:「不是你无用,反来怨我,真是饭囊衣架,惟知饮食之徒!」
97 子牙大怒,「贱人女流,焉敢啐侮丈夫!」二人揪扭一堆。
98 宋异人同妻孙氏来劝:「叔叔却为何事与婶婶争竞?」
99 子牙把卖面的事说了一遍。异人笑曰:「担把面能值几何,你夫妻就这等起来。贤弟同我来。」子牙同异人往书房中坐下。
100 子牙曰:「承兄雅爱,提携小弟。弟时乖运蹇,做事无成,实为有愧!」
101 异人曰:「人以运为主,花逢时发,古语有云:『黄河尚有澄清日,岂可人无得运时?』贤弟不必如此。我有许多夥计,朝歌城有三五十座酒饭店,俱是我的。待我邀众朋友来,你会他们一会,每店让你开一日,周而复始,轮转作生涯,却不是好。」
102 子牙作谢道:「多承仁兄抬举。」异人随将南门张家酒饭店与子牙开张。
103 朝歌南门乃是第一个所在,近教场,各路通衢,人烟凑积,大是热闹。其日做手多宰猪羊,蒸了点心,收拾酒饮齐整,子牙掌柜,坐在里面。一则子牙乃万神总领,一则年庚不利,从早晨到巳牌时候,鬼也不上门。
104 及至午时,倾盆大雨,黄飞虎不曾操演。天气炎热,猪羊肴馔,被这阵暑气一蒸,登时臭了,点心馊了,酒都酸了。
105 子牙坐得没趣,叫众把持:「你们把酒肴都吃了罢,再过一时可惜了。」
106 子牙至晚回来。异人曰:「贤弟,今日生意如何?」
107 子牙曰:「愧见仁兄!今日折了许多本钱,分文也不曾卖得下来。」
108 异人叹曰:「贤弟不必恼,守时候命,方为君子。总来折我不多,再做区处,别寻道路。」
109 异人怕子牙著恼,兑五十两银子,叫后生同子牙走积场,贩卖牛、马、猪、羊,「难道活东西也会臭了。」子牙收拾去卖猪、羊,非止一日。
110 那日贩卖许多猪、羊,赶往朝歌来卖。此时因纣王失政,妲己残害生灵,奸臣当道,豺狼满朝,故此天心不顺,旱潦不均,朝歌半年不曾下雨。天子百姓祈祷,禁了屠沽,告示晓谕军民人等,各门张挂。
111 子牙失于打点,把牛、马、猪、羊往城里赶,被看门役叫声:「违禁犯法,拿了!」子牙听见,就抽身跑了。牛马牲口,俱被入官。子牙只得束手归来。
112 异人见子牙慌慌张张,面如土色,急问子牙曰:「贤弟为何如此?」
113 子牙长吁叹曰:「屡蒙仁兄厚德,件件生意俱做不著,致有亏折。今贩猪羊,又失打点,不知天子祈雨,断了屠沽,违禁进城,猪、羊、牛、马入官,本钱尽绝,使姜尚愧身无地。奈何!奈何!」
114 宋异人笑曰:「几两银子入了官罢了,何必恼他。今煮得酒一壶与你散散闷怀,到我后花园去。」
URN: ctp:ws75938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